您现在的位置: >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免费阅读&第1023章在线试读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免费阅读&第1023章在线试读

2019-06-27 16:18:12作者:优雅的叶子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是一部很好看的悬疑小说,I提供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顾筱帧。我出生在鬼节,七月十五那天。据我做神婆的奶奶说,我注定了命犯桃花,只不过这个桃花不是跟活人,而是死人!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免费阅读&第1023章在线试读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我叫顾筱帧,今年二十一岁,苦比的大三狗一名。

我的生活一直都在平淡如水的氛围中度过。

一个月之前,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见到了不该见的东西。

那天我和我的大学同学兼室友兼死党施文,正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女生宿舍那边有人要跳楼,快去看看啊……”

“听说是被渣男抛弃了,孩子都打过四个了……”

“诶,我知道那个女孩,我们一个高中的,都叫她公共汽车……”

我和施文互看了一眼,也随着人群的涌动往女生宿舍的方向奔去。

我们宿舍一共十五层,不消说,从顶楼上跳下来必死无疑。

只等我们到的时候,悲剧已经发生了。

我亲眼目睹了那一袭红色身影就那样从十五楼的高度翩然下落。

瞠目,我惊恐的捂住了嘴巴,不知为何心头连升出了几分胆寒之感。

是我的错觉嘛,在我们赶来的瞬间。我好像看到一抹虚浮的影子生生的冲入了那跳楼女孩的身体里面。那影子也是一个女人,浓黑长发披肩,遮住了她的面容。

倏的,一道冷然的目光全权注视在了我的身上。跳楼女孩将目光紧锁于我,面带着一种狰狞而又邪魅的笑。她那眼中的怨毒快要化成黑水从眼中流出。

前时,那跳楼女孩的表情是带着犹豫的。就在我看到那影子冲入她的身体的瞬间,我能感觉到她已经无法控制她自己的身体,满面抗拒神色。

“砰——“的一声。

女孩已经化作了一滩血肉模糊在地上。

我后脖颈渗出一阵凉意,身体一阵的疲软。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将我包围。

与此同时,那操纵了跳楼女孩的影子已然悠哉的从那滩血肉里面飘了出来。

转头冲我的方向,诡谲一笑。

我两眼一翻白,就这么晕倒了。

目睹了跳楼事件之后,我稀稀拉拉的病了小半个月,才康复。

这件事情也成了施文调侃我的谈资,人家跳楼,我晕了……

至于那个影子我到现在也还是不敢确定,究竟是我的错觉,还是我真的看到了什么不该见得东西。总之那感觉很真实,非常真实。

跳楼事件之后,学校开始盛传起来了女生宿舍闹鬼。许多人都决定搬出不住了。

我爸妈听闻这件事情之后,由他们赞助,也竭力决定让我搬走。最终,我在学校附近租了处房子,搬出了宿舍。

对于跳楼的女孩我还是忌惮的很得,怪不得那天在顶楼我看她有点面熟,原来她就住在我们隔壁宿舍。

之后,我又继续归于了往日平淡如水的生活,也没再看到什么不该看到东西,也没有再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

说回现在。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我刚刚结束了我青春期发育以来的第十八段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恋情。

我出生在鬼节,七月十五那天。我的奶奶是村子里面一名颇有威望的神婆。我出生的那天,奶奶给我算命,说我天生带煞,那种煞叫做驳婚煞。

犯此煞者,恋爱不顺,婚姻难定,无论男女,大多单身到老。

因为这个原因,导致我妈和我奶奶自打我出生的那天一直婆媳关系不和到现在。我妈被气的月子里面落了病根,身子常年虚弱。

后来搬来了城里,逢年过节都是我爸带我回村看奶奶,我妈放出了话和我奶奶老死不相往来。不过奶奶身子骨很硬朗,自己一个人过得很也悠哉。

再说回来那驳婚煞。

我长得并不难看,个头一六五,体重九十斤。五官谈不上惊艳,但论漂亮两个字那是绝对在线的。也可以称得上是美女一枚了。

然而,代表男女那方面的桃花一直都很有默契的和我擦肩而过,就连烂桃花我都没有碰到过半朵。

回首过往,上高中的时候。

当天还偷偷往我课桌里面塞情书的男孩子,放学回家的路上就被汽车撞断腿了。

起先,我原以为这只是个别案例而已。

后来有当面给我表白的,被楼顶掉下来的花盆准准的给砸了个脑开瓢。

再后来,好不容易算是有了那么一点点小进展。男孩骑脚踏车带我去河边放合欢灯,好死不死的他骑车骑着骑着掉河里面了,连连续续的发了小一个月的烧才好利索。而坐在后座位上的我什么事儿都没有,就连个屁股墩也没挨着摔一下。

久而久之,也就没有男生再敢主动跟我表白了。

貌似哪个男生会对我感兴趣,便等同于那个男生即将就要倒大霉了。

至于这次,可惜了这个男孩是个转校生,不太了解我的光辉事迹。不幸在和我聊天的时候刚买的新款手机好死不死的漏电了,现在估计正作心肺复苏呢吧。

秉着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原则。

我拉上了施文,毅然决然地走向了吃货之路。

这小妞在之前可是已经背信弃义了我一回了,原本说好我们两个一起出去租房子住。说好一起到白头,她却偷偷焗了油。

还用说嘛,这小妞找了男票和人家同居去了,我自然落单了。

大饱口福之后,施文买买买的本性被商场橱窗中的新款衣服给刺激了出来。拉着我逛的不亦乐乎了起来。

”筱祯,你说你要不要找个大师什么的给你算算那姻缘线啊。望眼大学三年都过去了,你这么个大美女,一场恋爱都没谈过呢。而我都被渣男劈腿不下八次了,不过我现在遇到了齐学长……”施文先是别最委屈了一番,然后又开始甜蜜蜜的大虐特虐于我了。

我笑笑没说话,即便我和施文关系再好,我也从来没把我命带驳婚煞的事情告诉过她。不是我故意隐瞒,只是我觉得或许之前那十八次真的都是意外,根本都不存在什么驳婚煞这种东西。

虽然我尊敬奶奶,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主义者。

总而言之,我并不想承认也不愿相信。

恋爱中的女人果然智商都是负数的,我一个没留神。施文已经像是个三岁小孩似的,蹦蹦跳跳地抄起一件心仪衣服直奔试衣间了。

 

第二章

坐在外面等施文的功夫,一个错神儿间,我怀疑我是不是看错了。

正对着我的那面试衣镜上。

一个男人,他的眼睛,我甚至都敢确定那是不是一双眼睛。没有眼白,冷冽至极,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有那黑色的瞳仁,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只是一瞬间。

离奇的是,我能确定那是一个男人,但我的脑袋里面却只记住了他那双恐怖的眼睛,至于别的部位,穿着,长相,就好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

“筱祯?你怎么了?不舒服啊,脸怎么都白了?”施文从试衣间里面走了出来。

就在她话毕之时。

一道酷冷充满磁性的低沉男声,在我的耳边响起,“晚上,我来找你……”

如果说刚刚那双眼睛是我的幻觉,难不成,不过两三分钟而已,我又出现了幻听?

只随着男声一同袭来的冰寒彻骨的余温还在我的周身回荡着,怎么也不像是出现了幻像!

顷刻之间,冷汗从我每一个毛孔中涌了出来,我的身体僵硬的像是石头一样,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将我包围。

我?我这是撞鬼了吗?

窗外夜色沉沉,有漆黑的烟云遮蔽了夜空。

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的脑袋里面总是不明觉厉的闪现出那双诡异的黑瞳画面。

那双漆黑的瞳仁像是结了冰,冷的吓人。

一丝凉涔涔的阴风飘进,吹的人从手心凉到脚底。六月份的天,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冷。我拢了拢身上的睡衣。隐约我记得我明明是没有开窗户的啊。

关好窗子,一阵难以抗拒的困意来袭。

原本还想再刷一集美剧再睡的,实在是架不住那瞌睡虫的折磨,刚合上眼,便沉沉的进入梦乡了。

睡着,睡着。我被一阵很古怪幽幽的声音给吵醒了。

那声音很好辨识,是办喜事的时候敲锣打鼓的声音,节奏明快,喜气洋洋。

我刚睡下还没一个小时呢吧,这三更半夜的,谁们家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办喜事。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打算下床一探究竟。

脚下的触感软软的,入目,一条很长很长的红地毯我看不到它的源头,它是怎么进来的我家里面?

我虽心生疑惑万千,但脚下的步子却没有顿住,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径直朝那红地毯的延伸方向走了出去。

瞠目,我家的大门呈现打开的状态。

一顶红轿子飘荡在我家门前,那轿子在暗夜中展露出的红,似被淋了血一般如也。

我看的了然,那轿子不是实打实的落地状态,而真真儿的是悬浮于地面之上的。

我瞬间浑身僵硬的像是木头一样,拔腿就想要跑,可整个人就如同定在原地一般。

轿子旁边站着四个穿着红衫的喜婆打扮模样的婆子,我看过那四个婆子的脸,这四个人的五官竟然长得一模一样!

更恐人的是,这不应该是喜事嘛。她们四人手中一人握有一盏透着凄厉色调的白色灯笼!

灯笼上贴着的大红喜字,看得令人触目惊心,一股寒意直从脚心窜到天灵盖上。

就在我整个人,还处于震惊和恐惧不能自拔中。

那四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喜婆,硬板的四张布满沟壑的老脸上冲我神秘一笑。

我下意识的试图用尖叫来拯救自己,“啊——”

然而当我真正叫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只存在口型的变化,但我却发不出声音了。

同时之间,那四个喜婆直接飘到我身边,一把把我驾了起来。她们脸上的笑谄媚中透着太多的渗人感觉。

我的天啊,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人生生的用飘这个方式来前进的?

不,她们哪里是人,那可是鬼啊!

紧接着我听到这四个人用着尖利的语调异口同声向我道:“新娘子,吉时到了,该入洞房了。”

新娘子?入洞房?这都哪儿哪儿?

我不停地胡乱摆着四肢试图反抗,嘴里面因为不能正常说话,仅能发出“呜啦,呜啦”的混乱声线。

那四个婆子力气极大,根本不顾我的反抗,就好像是压根看不到似的。一心的把我往那花轿里面塞。

此刻间那四个婆子便是刀俎,而我则莫名其妙一脸懵比的陷入了任人鱼肉的境地之中。

眼瞅着自己就已经被塞进去那花轿里面了。

入轿前的一瞬间,我也分辨不出是哪个喜婆说了一句:“瞧我们这新娘子害羞的,一会见了咱们新郎官啊,必然就是一百个情愿了。”

这叫什么话?一百个情愿?她怎们不说一万个情愿啊。

这四个喜婆虽说长相一样,说话的声调却有所不同。

我只听另一个喜婆开口道:“快些吧,本就有些耽搁了,莫让新郎官发威,那可就不好了。”

因为轿子是自己飘的,坐在轿子里面的我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波动,但确实能感觉得出轿子在朝一个方向前进着。

一路上,那敲敲打打的喜庆的吹奏声不绝于耳。坐在轿子里面的我简直整个人都快要崩溃掉了。

你问我什么不跳桥逃跑?

呵呵,我也想啊。

我虽不能说话,但好在我的四肢都能任由我自己的摆布。

进轿之前,见那喜婆掀轿帘别提掀的有多么的轻松了。而那轿帘到了我手里面,就像是一座山一样,别说掀开了,就连个缝我也撇不出来。

不知道这轿子飘了有多久,也不知道我们的目的地在哪里。

终得,我感到轿子不再有飘动的感觉,停了下来。

四个喜婆显得极为恭敬的把我从轿子里面搀扶了下来,几乎直接是被她们推着往前走的,她们一面推我,一面脸上带着那极为惊悚渗人一般的眉开眼笑即视感。

忙不迭的说道:“新娘子,快着点儿啊。新郎官可还等着呢。”

事件发展到现在,貌似她们都很听那个所谓的“新郎官”的话,并且言语和行为中都对那“新郎官”表现的极为忌惮的模样。

不消说,那新郎官肯定也是鬼咯?

喵的,我这是撞了什么邪了,大半夜的先是被鬼轿子抬走了,又被鬼婆子拉着去和一个鬼新郎入洞房?

入目,一栋宏伟无比的建筑出现在我眼前,我来不及细细观察,看那家具的摆设和布置,脑袋里面只蹦出一个字,那就是“壕”。

然后我整个人直接就被推到了一间卧房里面。

一个穿着红色喜袍的男人站在卧房深处,身形颀长,高大伟岸。看样子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第三章

“过来吧。”一道充满磁性而又寒冽无比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畔之中。

我的身体再一次的失去了本我的控制,幽幽的向那鬼新郎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我怎么感觉这个男人有点熟悉,我好想从哪里见过他。不,更准确的说是,他那双眼睛我好像是从哪里见过?

我知道了!

在商场里,那双被我吓得要死的黑瞳布满了正副眼眶的男人。虽此刻间,他的眼睛是正常的,但其中的精髓,这世上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拥有了。

“你——”我惊恐的同时之间,却也发现自己能够说话了。

紧接着,鬼新郎直接附身向我,探出冰寒而又灵巧的舌直入我的口腔之中,我被动的在他的掌控之下,直接被他撬开了唇瓣,与他唇齿缠绵了起来。

顷刻之间,我浑身颤栗不已,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况且还是舌吻实在是太震撼了。

我卯足了全身的力气打算推开这鬼新郎,怎奈我却浑身瘫软的没有任何力气。

终的,这男鬼放开了对我双唇的极为霸道的钳制。末了,又不轻不重的在我的唇瓣上咬了一下才罢休片刻。

紧接着,他伸出宽厚冰凉的大手箍在了我的头后。

我的眼眸之中全权被他那张清冷俊雅的面庞充斥而来。

映着卧房中的白色烛光,我终于看清了这男鬼的长相。那是一张完美到如同雕塑一般的面庞。深不可测迥然加持的眼眸,菱角分明的下颌,挺着的鼻梁,薄削的双唇。

在这样一张可以说是颜值逆天的面庞之中,我找不出任何的缺陷所在。

只是在这种性命攸关的危险境地之中,我竟对一个男鬼泛起了花痴这样真的好吗?

“你,我跟你无怨无仇。你是鬼我是人,自古人鬼殊途。我衷心的祝福你下辈子投个好胎,娶他十个八个的老婆,拜托你放过我吧……”回过神儿来惊恐瞬间重新把我充斥,这一席话,我说的磕磕巴巴。

只一心求这男鬼大发慈悲放过我吧。

男鬼伸出他那修长洁白的手指,眼神魅惑的挑起了我的下巴。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下一步打算对我做些什么的时候。我已经被打横抱起,径直被他扔到了床上。

喵的,下一秒我被他这一抛,摔的七荤八素。脑袋瓜子“嗡嗡”的,四肢一阵的酸痛袭来。

我又不是纸片,我是人啊!

正欲挣扎着挺身起来,男鬼俯下身整个身子又朝我压了上来。这一次,他更加过分。带着幽然凉意的指尖直接往我的衣服里面探了进来。

凉的我浑身一颤,非得没有清醒多少,倒似像陷入了更深一层的沉沦之中。

“顾筱帧,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男人了。”男鬼忽地提高了音调,那阴冽到极致的语调,瘆的我后脖颈一阵发寒。

总是我长这么大到现在也没有谈过恋爱,没有过男人。但要鬼来当我顾筱祯的男人,我的心还没那么大呢好不好!

我能说我已经被这不知到底是梦还是现实中的情景,吓得三魂七魄都快要分崩离析了。

如果真的是梦的话,只求赶快让我清醒过来吧!

我已承受不住啊!

紧接着,更让我承受不住的时刻,在我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就那样来了……

“啊——“

一声极度悲痛而又惊恐的惨叫之后,我猛然意识到,就在刚刚,就在零点一秒之前,我竟然被鬼给上了?

那我难以承受的坚硬就那样直戳戳的与我的身体合二而一了。

”记住,这种痛,只有我能够带给你。“从男鬼的声音中听不出丝毫的温度。

我唯唯能够感受到的只有他对我强大的占有欲。

此时间,我已经痛的泪流满面。心情更是崩溃的厉害,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只能任由男鬼在我的身体上不断的驰恒,他就好象是一只不知疲倦的兽。

而我也无力反抗,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境地,我再徒然反抗还有什么用呢。

这一夜过得很漫长,我隐约记得,我几经昏昏欲睡过去,却又被这男鬼撩拨起来,不得已的配合着他的欲望。

翌日,当我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

我睡在我自己的床上。一切看起来都和往日没有什么区别。

难道昨夜真的只是一场梦?

只那梦未免也做得太真实,而我在梦中的想象力也太超群了吧。

我是很希望恋爱,却从不希望和鬼恋爱。

正当我一面自嘲,一面打算下床洗漱的时候。

蹬腿,那火辣辣的痛,从我的双腿之间传来。顷刻之间,我也意识到我整个人都似被拆卸过一番,又重新的组装到了一起一般似的。浑身上下都吃痛的厉害。

我掀开被子,那一抹血红如晴天霹雳一般使之我即刻间遍体皆凉。

昨夜发生的一切看似是梦,原来真的是现实嘛……

强忍着痛感,我奔到卫生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原本洁白的肌肤上面布满了青紫的星星点点,那满满的情欲色彩,分明就是欢爱之后留下的吻痕。

我差一点跌坐在地上,整个人的脑袋简直木掉了。

一想到那双漆黑幽冥的眼眸,我的冷汗就不禁的从每一个毛孔中涌出。

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有鬼吗?而且还好死不死的被我撞到了?

我缓了片刻,犹豫了再三,还是决定给奶奶去了一通电话过去,打算寻求她老人家的帮助。

电话里面我没有说明来意,只称想奶奶了,想回去老家看看奶奶。

奶奶自然是欢喜的很,满心的应下了。

下了大巴,还没走到村口,就见到奶奶拄着拐杖巴巴的在村口观望的身影。她老人家因为太想我,我刚打完电话,她就出来迎我了。

到家之后,奶奶拿出特意为我准备的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桂花糕来,这个味道我怀念极了,已经有很久没有吃过了。

才咬了一口,不禁泪流满面。

“筱帧啊,你这孩子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跟奶奶说,别让奶奶担心啊。”

我犹豫了一下,擦干眼泪,把那男鬼缠住我的事情悉数告诉了奶奶。

奶奶听后幽幽地叹了口气,一下子像是老了好几岁,缓缓道:“没想到这天还是来了,你也大了,这事情也该告诉你了。”

我讶异,奶奶原本就知道我会被这男鬼缠的事情吗?

“什么?阴命?”我震惊。

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阴人选妻老公不是人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