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宠妻成瘾阴险鬼夫Stop!》免费阅读&第1023章在线试读

《宠妻成瘾阴险鬼夫Stop!》免费阅读&第1023章在线试读

2019-06-27 16:03:01作者:白骨夫人

宠妻成瘾阴险鬼夫Stop!是一部很好看的言情小说,I提供宠妻成瘾阴险鬼夫Stop!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聂小盼。我叫聂小盼,我高高在上的未婚夫突然死了。可就在我拼命回忆着他的好,在他的尸体前哭的撕心裂肺的时候,他突然动了!没错,真的动了,死了的人突然动了,可想而知我有多害怕。然而,最害怕的还在后面……一向讨厌我的未婚夫竟然将冰冷的手伸向我的……

《宠妻成瘾阴险鬼夫Stop!》免费阅读&第1023章在线试读

宠妻成瘾阴险鬼夫Stop!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今年冬天似乎格外的冷,冷风一个劲地往人脖子里面钻,我忍不住裹紧了羽绒服,恨不得脚下生风,立马回到自己温暖的出租屋里。

我叫聂小盼,很普通的名字,却有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生。

当然,这事还要从我糊涂的老爸老妈给我订的娃娃亲说起。

讲真,我到现在都不明白,对方家庭条件那么好,怎么会看上我,和我们这样的穷人结娃娃亲,难道就因为当年做过邻居许下的那狗屁承诺?说出去鬼都不愿意信!

不过想起我那便宜未婚夫,那说一句完美估计都没有几个人反驳。

我觉得“高富帅”这三个字仿佛就是为他而生的,简直不要太贴切,可惜我不是白富美,所以从我们见第一面开始,就注定了此生都不会在一起。

从刚开始的惊艳,到后来的越来越不顺眼,说实话,现在就算他自带一个亿来找我,我都不会接受。

因为这个人脾气简直太臭了,每次见面都会给我脸色看,除了打击我,就是排挤我,真真应了句衣冠禽兽,仔细想想不要也罢。

“呼,怎么又想起他了?”我吸了吸鼻子,挤上了末班车。

说起来也是奇怪,最近我总是时不时地想起我那万恶的未婚夫,不管我愿不愿意。

“小姐,麻烦打卡!”司机师傅低沉的男中音让我一个激灵。

打完卡之后,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末班车上的人总是很少,我的眼光扫过那分散坐着的三三两两的人,却不料竟然在最后一排看见了个熟悉的高大身影。

男人冲我笑了笑,右眼角底下褐色的泪痣也跟着扬了扬。

我惊讶的揉了揉眼睛,可那人却突然不见了。

“艹,真是见鬼了!”我忍不住低声爆了一句粗口,正准备一觉睡到站的时候。

口袋里的电话突然传来嗡嗡的震动声。

我这才想起,因为杜一水那个恶魔上司,我竟然下班都忘了将手机调回铃声。

“喂,妈,怎么……” 不等我的话说完,我妈焦急的声音就已经从电话那头传了进来。

“小盼啊,你打辆车来城西小澈家的别墅,快点!”

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小澈就是我那便宜未婚夫许澈,我妈老爱那么亲密地叫他。

但现在大半夜的,我妈叫我去许澈家干嘛?

想了想,我还是拒绝道:“我不去,明天还要上班呢,再说了,您老又不是不知道我上头那位多变态,要是我明天不能按时按点到公司还不得被批斗死?”

“小澈出事了。”我妈的声音有些低沉,还带着哭腔。

我愣了愣,无所谓地打了个哈欠:“他能出什么事啊,是不是花街柳巷逛多了把不干净的病带身上了?”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小澈过世了。”

“什……什么?”我的睡意一下子被我妈的话震得无影无踪,好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妈,这种玩笑不是乱开的。”

“妈没开玩笑,你赶紧过来吧!小澈已经应劫了,妈怕你也……”

“妈,我都说了好几遍了,那是封建迷信,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要是老转播那样的思想,小心坐牢。”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我们两家定娃娃亲的缘由我虽然不知道,但记得我妈在我小的时候就说我八字弱,跟许澈定娃娃亲也是因为许澈八字过硬,可以帮我压得住一些妖魔鬼怪。

我一是不信,二是因为许家本来就是大家,富有不说,而且他们也知道这事对自己的儿子一点好处都没有,怎么就轻易答应了呢?

更奇葩的是去年我和许澈去他家过年的时候,碰见了一个所谓的法术高超的道长,他当着我们两家人的面说因为我的关系,许澈的八字也已经弱的不行。明年,也就是今年会有一个大劫,如果过了就好,不过我们的生活都会跟着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所以我妈才说什么应劫的事。

但是这么一想,我却觉得更加奇怪了。

先不说我信不信迷信,很显然我家跟许家长辈都是很相信的,但当时那道士都说的那么直白了,许澈也极力想要和我解除婚约,可偏偏两家长辈装聋作哑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更奇怪的是,现在许澈真的已经应劫遇难了,为什么他们还叫我回去?

怎么感觉这事处处透着诡异呢?

可是,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未婚夫,我不去没有道理。

想到这儿,我挂断了电话,在站点下了车,打了个出租就往城西赶去。

城西,许家有一套很大的别墅,离市中心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但我却一次都没有去过。原因无他,只因为许澈和我一碰面就会掐。

不过他家别墅也挺好找的,放眼望去,就他家的别墅最大,离别的别墅也远。

我裹了裹脖子上的围巾,脚下的步伐又放快了一些。

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许家象牙色的欧式大门前,但奇怪的是,却没有听到一点点的哭声。

加快了步伐走了进去,入目就看见了一个大大的灵堂。

遗像上,许澈那张俊美的脸正对着我的方向,可是已经变成了灰白色,甚至他左眼角褐色的泪痣也已经失去了颜色。

但我左看右看却没有看见棺材,心中思索万千,却也是被悲伤暂时的替代。

纵然我和他平时一见面就处不来,但现在鼻头还是忍不住发酸。

这些年来,虽然他讨厌我,但有时候也会时不时地送个温暖,给我在网上定个高价的衣服,有时帮交个房租,虽然我知道那都是他家里面嘱咐的,可还是忍不住去想他的好。

“小盼来了啊?”突然,从灵堂的右边门里走出来一个贵妇,她身上穿着黑色的皮草,头上戴着黑色的绒帽,看见我非但没有悲伤怪罪的意思,反倒堆着一脸笑过来拉住了我的手。

“你站在门口干嘛,赶紧进来吧,外面多冷啊!”

“阿姨……澈他……”我看了一眼许澈他妈,又扫过他的遗照,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滑了下来。

我想许澈他妈之所以这样,一定是太难过了才会强颜欢笑,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谁都会感到悲伤。

不过好在许澈还有个大哥,不然他爸妈得难受成什么样子?

“唉……小盼你吃了吗?没吃阿姨让厨房给你做点吃的。”

“不用了。”我摇了摇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那还有什么心情吃啊!

“我……我妈他们没来吗?”我揉了揉鼻子,抽泣了好一会才说道。

许澈的妈妈点了点头,“来了,都在客厅呢!阿姨带你过去吧!”

“也好!”我点了点头,跟在许澈他妈的后面来到了客厅,就见客厅里面三三两两地坐着很多的人。

甚至连许澈的哥哥许润也来了,但奇怪的是,我怎么感觉他们都不悲伤呢!

摇了摇头甩掉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思想,我快步走到了我爸妈的身边,小声的问道:“妈,到底怎么回事啊?我刚刚怎么在灵堂没看见棺材?”

“棺材还没来呢,听亲家说小澈是去云湖滑雪,湖面塌陷掉下去了。”

“那他的尸体……”这么冷的天,云湖又那么深,估计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吧!

却听我妈说道:“小澈的尸体找到了,只不过因为天太冷,已经跟湖水完全冻在了一起,现在据说是连人带冰全带来了。”

我妈说着顿了顿,见我沉默又捅了捅我的腰,“小盼你也别太难过,等小澈尸体一到我们就给你们结婚。”

“结什么婚?”我愣了愣,声音不由地提高了好几个分贝,“什么叫等他尸体到了就结婚?”

不远处,许澈爸妈也听到了,走了过来,他妈一脸慈祥地拉着我的手说道:“小盼啊,你和我们家阿哲是从小就订了婚约的,你放心,即使我们家阿哲现在出了事,我们也不会悔婚的。”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不解地从许澈他妈手里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情况,我也没什么顾忌了,忙说道:“许澈不是死了吗?还怎么结婚?”

“你这孩子说的,当然是结冥婚了。”我妈扯了扯我的袖子,还让我别太激动,说是好事。

我简直特么日了狗了,让我嫁给一个死人就已经够奇葩了好吗?但更奇葩的是我爸我妈居然还举双手赞同。

“我是不是亲生的?你们二老竟然让我嫁给一个死人!”我瞪大眼睛看着我爸妈。

可我爸妈竟然虎着脸斥责我:“你这孩子到底怎么了?怎么这么不懂事?你和澈的婚事那是不争的事实,你……”

“好了好了亲家,既然小盼不愿意我们也就别强迫她了。”就在这时,许澈他妈突然站出来替我说了话。

而她的这句话,竟然让在座的所有人都冲我投来了批判的眼光,好像我就应该嫁给一个死人一样。

搞得我本来对许澈死亡的悲伤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幸好他妈还算明智。

可她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我浑身一怔,满是恐惧的看着她……

 

第二章

“小盼啊,你和小澈怎么说也是未婚关系,你要是不想嫁给小澈阿姨也不强求,毕竟现在我们家小澈已经过世了。”许澈他妈说着揉了揉眼睛,眼眶红了一圈。

但我却难受不起来,而是擦干眼泪竖起了耳朵,心中思索万千地看着许澈他妈,猜测着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却见她一双白嫩的跟年龄不太符合的手,一把抓住了我,声音哽咽着说道:“阿姨只有一个请求,你可不可以为我们阿哲穿一次婚纱?”

“什么?”

“你放心,阿姨一家也不糊涂,就是假装走个程序,不会让你们真结婚的。”许澈他妈说完,抬头看了我一眼,又补充了一句,“小盼你也是大学生,想必也知道,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盼盼,你别过分,只不过走个形式而已,又不会真的让你嫁给一个死人。”我妈将我一把拉到身边,贴着我的耳朵小声说道。

我心中乱的好像麻团一样,完全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事情。

可就在这时候,一直以不爱说话出了名的许润走到了我面前,他眼角有点湿润,二话不说就朝我鞠了一个躬,“小盼,我也知道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很过分,而且小澈他在世的时候对你也不是太好,可是我爸妈年纪大了,所以拜托你了,就帮帮我们吧!”

“还有你放心,你和小澈拜堂的事,除了我们两家人绝对不会让第三方知道,你也不用担心以后的婚姻问题。今晚守完灵之后,你们的婚约也会解除,小盼,你……”

“既然如此,那好吧!”

我知道在这样拒绝下去,我肯定会变成一个千古罪人的,更何况我爸妈都没有意见,想来想去,不过也就是穿个婚纱而已,再说了,就像许澈他妈说的,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我也只能咬咬牙点着头,就当是由我给自己和许澈的娃娃亲画上句号吧!

见我答应之后,许澈一家终于露出欣慰的表情,我爸妈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就被我妈和许澈他妈带到了一个很大的化妆间里。

刚进门就看见一个塑料模特身上穿着一件极美的婚纱,婚纱周边都点缀着钻石,由此可见许家到底有多豪,一件走过场的婚纱都比人家正式结婚来的好。

但此刻,再美的婚纱都没办法让我喜悦起来。

如同一个木偶一样被我妈和许澈他妈化妆,盘头,以及穿婚纱。

我妈没事就喜欢摆弄发型,我小时候就在我的头上尝试过各种新娘盘头,所以我并不惊讶,但却没想到许澈他妈这种洗个脸都有佣人专门伺候的人,竟然能画的一手好妆。

还没到半个小时,我还算可以的娃娃脸就变得越发的精致。婚纱也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一样,穿在身上凹凸有致。许澈他妈看的赞不绝口。

但那一句句“是他们家小澈好福气才娶到了我”却膈应到我了。

我好想吼一句,能不能不要总是说的好像许澈还是个活人一样。

虽然我不迷信,但也听得瘆得慌。

但思来想去,我还是选择闭上了嘴,只愿这一切能够早点结束,明天一早我就去上班,到时候各种对象任由我谈,再也不用受婚约的约束。

而且等出去之后,我一定要好好调查一下,我是不是我爸妈亲生的,怎么这种时候不向着自己女儿说话,反倒给一个已死之人帮腔。

一切收拾妥当,我妈刚要拿梳妆台上的一条祖母绿的项链往我脖子上套。

偏偏许澈他妈却开口阻止道:“亲家,别让小盼带那个,让她带这个吧!”她说着,从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拿出了挂着红绳子的吊坠,那吊坠通体呈红色,有大拇指般大小,上窄下宽,看着倒像是一枚印章。

“小盼,这是澈出生那年我们高价订购的红宝石,特意给他刻的私印。”许澈他妈说着,面带恳求地看着我。

我心里一怔,竟然被我猜对了,没想到还真的是一枚印章。

“给我吧!”我伸手在许澈他妈一脸感激下接过印章,反正这么荒唐的婚礼我都答应了,带个漂亮的印章也没什么关系。

想着,我用大拇指摩挲着印章底部,翻过来看了看,果然许澈四个字刻在底部。

或许在进门前看见这四个字,我说不定还会因为触景生情掉几滴眼泪,但现在我直接陷在字的缝隙里,恨不得直接将这几个字抠掉。

活着的时候就各种刁难我,死了也不给我选择的权利。

想着,我冷着脸将印章套在了脖子上。

低头看着镜子,却是忍不住感叹,这枚印章可真漂亮,配着我通体雪白的婚纱,正好相得益彰,好像平白又让我美了一个层次一样。

“妈……小澈来了。”

突然,许润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我吓得浑身一怔,下意识地就后退了一步。

许润一脸抱歉地看着我,“不好意思,小盼,我说的有些急了,是小澈的尸体运来了。”

“好,那现在我们就去灵堂吧!”

我妈好像比我还急,那一脸满意的表情,好像我跟许澈这么一个死人结婚她还非常满意一样。

“等等!”就在我赌气地甩开我妈的手,朝门口走去的时候,许澈他妈突然说道。

接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就塞到了我的手里。

“小澈的尸体跟冰连在一起,晚上可能会很冷,你把这件羽绒服披上。”

“谢谢阿姨!”我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再看我妈如常的表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羽绒服很长,直接遮到了我的脚踝处。

任由着我妈和许澈他妈将我扶着朝灵堂走去。

因为羽绒服保暖的关系,在露天的院子里我都没有感觉有多冷。

然而,我前脚踏进灵堂的时候,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甚至连牙齿都跟着打颤。

再看我妈跟许澈他妈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亲家,这灵堂怎么这么冷啊?”我妈带着疑惑看向我左边的许澈他妈。

我也不解地看过去,就见许澈他妈脸色有点奇怪地解释道:“大概是因为小澈的身体还冻在冰里面的原因吧!”

“这可不行啊亲家,这要是让我们家小盼呆一晚上,估计会被冻坏的。”

“你放心亲家,一会儿我就让人给小盼再拿一条毛毯过来,我们先去客厅吧!”她说着就跟我妈同时放开了我。

我因为一直盯着面前一个隐隐能看见人形的长方形冰块,所以并没有将她们的话放到心上。

直到门被哐的一声关上时,我才浑身一震反应了过来。

下意识地就往门边跑去,却听到了外面锁门的声音。

吓得我慌忙喊道:“妈,许阿姨,你们锁门干什么?”

“小盼,妈跟你爸爸还有你阿姨叔叔他们都在外面守着,你放心守一晚上,明天一早妈妈就送你去上班。”

“你们的意思是灵堂就让我一个人守是吗?”要疯了,这里面冷的要死不说,就算我不相信这世上有鬼什么的,可是守着一个尸体过一晚上也不是事啊!

我越想越觉得害怕,可是外面却没有了声音。

说实话,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平时都是恨不得时时刻刻捧在手心里,可今天竟然三番两次将我往火坑里面推。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爸妈,阿姨!”我又不死心地拍了拍门,脑袋里面飞快地转动,“守一晚上也没关系,但你们不是说要给我再拿一条毛毯吗?你们赶紧拿过来啊,这里面太冷了。”

然而,我撕心裂肺地吼完,外面依旧只有寒风的呼呼声,以及身后蜡烛烛心炸开的噼啪声。

在这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见响声的灵堂里,格外的刺耳和诡异。

无奈,我只有靠着门蹲了下来。

可这人啊,就是犯贱。

安静下来之后我就忍不住猜测那长方形冰块里面,许澈现在是什么样子?

因为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人死后的样子,我越想越好奇,索性放开了胆子朝冻着许澈的长方形冰块走去。

大概是因为害怕的缘故吧,我总感觉这短短的路变得特别的漫长。

直到我额头都开始出汗的时候,才走到了许澈的冰棺材旁。

谁知,却意外的发现,被冻住的许澈就像睡着了一样。

身上黑色的羽绒服上面有一层薄薄的冰霜,那张让所有女人都会着迷的脸还是一点没变。

倒是睫毛上也落在白色的霜,可这样一来,却让他的睫毛显得又长了几厘米。

那颗在遗照里显得暗淡无色的泪痣,此刻颜色也分外的清晰。

我忍不住在心里暗骂,真是日了狗了,死了还这么好看。

不过真他妈的冷啊!

想着,我裹紧了衣服正要转身继续去门口蹲着。

电光火石间,却意外地看见许澈的睫毛突然动了动。

我以为是自己的眼花了,慌忙揉了揉眼睛。

可再看的时候,却是吓得一个劲地后退,一屁股跌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因为……因为许澈的眼睛竟然睁开了!

 

第三章

“南……许澈,你别……别吓我!”我哆嗦着嘴巴用屁股蹭地,一个劲地往后退。

惊悚的是,许澈竟然从那冰块里面坐了起来。

“我的妈啊!诈尸了!”我尖叫着朝门外跑去,然而,到门口之后才记得门给他们锁上了。

情急之下,我只有大声吼叫,“爸妈,救我!救救我啊!许澈他诈尸了!”

我喊得喉咙都哑了,可外面还是一点点的声音都没有。

想到自己的背此刻正对着许澈,心下一抖,干脆转过了身。

果然,许澈那双深邃的眼睛冷冷地盯着我,睫毛上的冰霜都没有化。

“南……许澈,你……你是不是没……没死啊?”我哆嗦着往边上蹭。

却见那许澈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反倒唇边勾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诡异笑意。

好在心里还抱着许澈可能没有死的想法,我冷静下来了之后,也不是那么害怕了。

先前颤抖到发软的双腿,这会儿也恢复了知觉,在许澈伸手的一瞬间,一个矮身就从他的胳膊底下钻了进去。

此刻,我脑子里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反正不管许澈是诈尸还是没死,我都不想跟他近距离的相处。

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跑。

可就在我跑到先前放着许澈尸体的长方形冰块面前的时候,却彻底傻眼了。

因为许澈的尸体竟然好好地躺在那冰块里面。

那我身后……我身后的是什么?

身后一波波的冷意越来越近,我冷得牙齿上下打颤。这才发现。身上的羽绒服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清凉的婚纱让我全身都在发抖,可惜已经没用了。

因为许澈那双冰冷的手已经圈上了我的腰。

“聂小盼,真没发现你竟然这么爱我,死了都要嫁给我啊!”许澈说话的时候,带起的冷空气吹起了我的耳边的碎发。

我感觉要不是他抱着我,这会儿我肯定已经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站都站不稳了。

许澈的尸体还在眼前的冰块里,那就是说现在身后的这个许澈是鬼了?

这世上竟然真的有鬼吗?

都说百闻不如一见,这回我要是还不信,那就相当于自己骗自己了。

然而,就在我还拼命地消化这个见鬼的事实时,许澈那双冰冷的手却已经开始在我的身上游走了。

“别……”我张了张嘴,却无力地发现自己已经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话了。

就听许澈在我的耳边哈着冷气,“小盼啊,既然你都嫁给我了,那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下夫妻该做的事?”

“不……”

“以往的经验告诉我,女人说不一定就是欲拒还迎的把式。”许澈说着,直接将我强行扳过去与他面对面。

他睫毛上的冰霜已经化成了水,一滴滴滴在我不由自主地抽搐的脸上。

而他冰冷的手指却是漫不经心地勾勒着我脸部的轮廓,继续说道:“没想到啊,才一年没见而已,你竟然都学会了这样勾人的把式,快说说,这一年是不是背着我勾搭了好多男人了?”

“我……我没有!”我握紧了拳头,闭上眼睛,可一句话仿佛抽干了我的力气一样,让我全身一软,下意识地就往地上蹲下去。

可就在我屁股刚要落地的时候,许澈却扯着我的衣领将我拉了起来,接着一把拴住我的腰。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或者说我根本就不愿意想起。

只记得许澈好像有用不完的体力一样,从刚开始的小心翼翼,到后面的粗暴无礼,一遍一遍,直到我彻底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我在晕过去的那一瞬间,一遍遍的地安慰着自己,没关系,聂小盼,不过就是一个恶俗的春meng而已。

都说春meng了无痕,等我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以前爸妈和朋友都说我心太大,通俗的说就是缺根筋。

我本来不信的,可现在我是真信了。

那么清楚的疼痛我竟然还当做是一个梦,不是缺根筋又是什么?

只是还处在昏迷中的我,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被鬼给强了根本就不是最恐怖的事情,因为最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

所以,在我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不由地想,一定是我出门没看黄历,才会遇到这么恐怖的事情。

估计再想象丰富的作家都不会想得出,我醒来之后竟然不是在灵堂里,不是在公司里,更不是在家里。

而是在一个棺材里。

更可怕的是,我身上的衣服从里到外都已经换好了。

那就说明在这之前,是有人见过了我,只是那个人会是谁?

是许澈的家人?还是我的爸妈?

不过应该不是我的爸妈,因为我实在说服不了自己,那么疼爱我的父母会将我放在棺材里。

宠妻成瘾阴险鬼夫Stop!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宠妻成瘾阴险鬼夫Stop!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宠妻成瘾阴险鬼夫Stop!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