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龙战神李麟结局完整全文

  • 时间:
  • 作者:燃烧点
  • 来源:zzy
  • 猛龙战神李麟
猛龙战神李麟结局完整全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燃烧点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猛龙战神小说全文分享,猛龙战神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猛龙战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小旅馆的服务生却力大如牛,得到混沌之气更是如虎添翼,众人敬他为九洲战神,他到底经历的什么?

猛龙战神李麟结局完整全文

猛龙战神小说在线阅读

燃烧点小说作品《猛龙战神》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突变

戴礼是个古玩疯子,痴迷的很,昨天晚上两人约好的,李麟今天要是不去,老家伙绝对会跳脚骂娘。

车子来到小区门口,下了车李麟就接到戴礼的电话,老家伙昨天晚上兴奋了一夜没睡着,今天度秒如年的总算等到了下午。

李麟刚一进门,戴礼激动的直接拽着他,滔滔不绝的说道:“小李啊,你可算来了,我刚准备给旖旎打个电话,到这会儿了还不来,是不是她不同意啊。”

“戴叔,你多虑了,我答应了你肯定能去。”李麟苦笑着说道。

没办法,他现在想要在戴旖旎那里安全的住下去,就得先把这个老家伙伺候好,免得像以前那样总瞧不上自己,三天两头撺掇戴旖旎赶走自己。

“好好好,吃过饭那怎么就去吧。”

戴礼面红耳赤的从货架上拿起一花瓶,双手抱在怀里,转身边急着离开家,边说道:“小李啊,昨天晚上我也想了,这些天来一直是我对不起你,让你见笑了,别跟我这老头子一般见识哈。”

能让这个性格要强到不行的老东西低头认错,那绝对是个奇迹。

李麟忙哭笑不得地说道:“戴叔,瞧您说的,我这一年多在戴姐那里又吃又喝的,还不是您照顾着。”

一句话说的戴礼万分尴尬,张了张嘴吧半天愣是没说出来一个字,打着哈哈一笑,加快了行走的脚步。

古玩街,坐落于黄州市北城地区,再往北恰好靠近著名的北山旅游中心,外加这片地儿的古建筑居多,从而造成古玩街这边的人流量相当强悍,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纵然烈日炎炎,依然能看到无数个背着旅行包,打着太阳伞的行人穿梭于各个店铺里面。

然而,正如大多数城市一样,古玩店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行业,所谓三年不开业,开业吃三年,不仅仅是以为这个行业利率高,收益好,更多时候还存在着相当复杂的坑蒙拐骗。

打眼与捡漏并存,两者就在一线之隔。

车子停在了街道口,戴礼双手依然谨慎的抱着那口花瓶,一路上不停口的给李麟介绍这口花瓶的来历和价值,更多时候还在询问最高能拿下多少钱?

不用说,老东西来这里就是为了卖掉这东西。

“戴叔,你以前是不是经常来?”下了车,李麟在商店买了两瓶水,太热了,而且这么多人,赤牙咧嘴的走着。

“唉,没遇到你之前,我来这里可都是跟瞎子摸黑一样,虽然这些年我懂了一点古董,可是被别人一忽悠,全傻了,最后都是拿不定主意,不了了之。”

说这事儿,戴礼就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古玩哪里是他这种人能玩起的,身上那点钱都得谨慎着花。

“那你有熟悉的人吗?”李麟问道。

“来往过几家,但我想找个大点的店铺,能多要点钱。”玩了这么多年的古玩,戴礼在这行的朋友还是有的,可他知道一旦牵扯到私交,生意上的事儿可就不好说了。

“我明白了。”李麟点点头,抬头四处张望着。

天本来就热的要死,这条街上的人实在太多了,摩肩擦踵那般,两人被夹在中间,戴礼又生怕自己怀里的宝贝被挤烂了,一直小心再小心。

古风阁。

就在距离两人几十米远的地方出现了一家规模稍微大点的古玩店,“古风阁”三个正楷字的招牌高高挂着,戴礼那张老脸总算笑了,咧着嘴带着李麟走了过去。

不得不说,古风阁的规模和阵势的确不小,两层小楼,三五名店员,里面摆满了清一色的古玩古董,当然,八成都是一些赝品和残次品,不然,傻子才会把真宝贝摆放在这里。

一进入店门,李麟浑身上下顿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种糟热的情绪一下的荡然无存,倒是增添了数不清的清爽感。

一股凉爽舒适的气流从丹田处缓缓凝聚,散发,额头上那豆粒大的汗珠渐渐的消失了。

这奇妙的变化让李麟陡然一惊,他知道定是那混沌之气又在运作了,果不其然,一口气还没喘完,脑海中忽然闪现出复杂的光芒,吞噬了所有视线那般。

“小李,小李……”

正在这时,戴礼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他显然也察觉到了李麟脸上的变化,忙拽动了两下喊道:“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白?”

好一会的功夫,李麟总算逐渐恢复意识,呼了口气说道:“哦,戴叔,没事儿,可能是热的,一会儿就好了。”

戴礼这才将信将疑的点点头,悄悄碰了下李麟的胳膊说道:“待会儿你帮叔把着点关,我虽然能看出大概的情况,但不会掌握价格。”

李麟理解的笑道:“懂了。”

迎接两人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正如电视中的那般形象,身穿白色唐装,单手捻着一串佛珠,倒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一脸慈祥的笑容朝这边走了过来:“两位,这是要做什么?出手?”

出手的意思就是将自己的东西卖个店里。

“老板,您瞧瞧这东西。”

戴礼点点头,将怀里的那口花瓶递了过去,淡然道:“瓶子是祖传的,现在家里遇到点情况,急需用钱,您给掂量掂量,看看能值多少?”

“哦,这样啊!”

男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点了点头,缓缓双手接过来瓶子,大概性的瞥了两眼,道:“里面谈,坐下喝点水。”

一句话,瞬间让戴礼醒悟,显然,这东西的确不是小价钱了。

在古玩店出手宝贝,一般情况下如果不值钱,对方直接给你开口说了,可一旦是个数十万的东西,人家马上就会对你以贵宾的待遇照顾。

这就相当于去银行办业务,金钱数额的大小决定着你在银行的地位身份。

这种古玩店,不同于附近卖纪念品的店铺,规模虽大,但来这里的顾客可不多,毕竟在这里交易一次,涉及金额起码都要在几万元左右。

里屋是个很奢华干净的接待室,沙发茶几应有尽有,吹着空调,一进门瞬间就有一种凉爽感觉扑面而来。

戴礼还好,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了,何况他年龄已经步入半百,倒没显得多好奇,而是一直盯着那名店主手中的花瓶。

李麟可就不同了,他虽然“懂”古董,但都是源自混沌之气的提示,说白了还是个半吊子,进来之后难免对周围拜访的古董增添了几分好奇。

“诶,这位先生,怎么称呼?”身穿唐装的男子顺手推了下鼻梁上的金边眼镜,问道。

“免贵姓戴。”戴礼微微一笑,伸手和对方握了下,继而转手指了指旁边的李麟说道:“这是我女婿,李麟。”

惊愕、诧异的李麟还没等反应过来,便看到唐装男子已经朝自己伸出来的手,并介绍自己说道:“哦,李先生,两位先坐着,我姓赵,请问戴先生,您打算多少钱出手?”

戴礼心里有谱,但对价格却拿不定主意,偷偷用脚尖碰了下李麟,后者会意一笑,说道:“赵先生,我们都是行里的人,我以前做过这一行,想必赵先生也是行内高手,这口花瓶的价值您应该看出来了吧?”

姓赵的男子倒是很洒脱,笑着点头说道:“确实,我就是想问两位的意向价格?”

“这个数。”李麟顺势抬起手做了个“七”的手势,说道:“清乾隆时期的琉璃花瓶,就算放在拍卖会上也要七位数吧,赵先生?我现在只要七十万,因为急用钱,您看过分嘛?”

姓赵的男子意味深长的笑了,只是没有表态,继续低下头凝视着那口花瓶,让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戴礼这会儿可紧张坏了,他不怕别的,哪怕生意做不成都无所谓,可他怕的就是如果对方认为自己的花瓶是赝品,故意来这儿骗钱的可就完了。

心脏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可是,还没等戴礼说话,姓赵的男子却缓缓将花瓶递还给了戴礼:“两位,请稍等,这个事情我还做不了主,我去找我们老板。”

望着唐装男子转身离去的身影,戴礼心里更没底儿了,急的额头上都是汗渍,呼吸急促问道:“李麟,你告诉我,这瓶子到底是真的吗?”

闻言,李麟却一下子被搞懵了:“戴叔,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自己的瓶子你自己不清楚吗?”

“我清楚什么啊?财不露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个副院长,这东西是我捡漏弄来的,一直在家里放着,没敢拿出来,直到你昨天说是真品,所以我才敢拿出来试探一下,可是我现在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啊。”

往常在医院威风凛凛严肃古板的戴院长今天完全变了个人那般,担心的有点多余。

李麟被他弄得一脑袋黑线,有些狐疑的问道:“那怕什么,大不了他们不要就行了,你又不是真的要钱。”

“唉,你懂什么啊,这要真是赝品,人家直接给你砸了……”

“谁要的七十万啊?”

戴礼话没说完,一道陌生声音对门外传来,紧接着,便看到一名身着西装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那名姓赵的男人,对方直接指向戴礼,说道:“王哥,就是这两位,想骗钱。”

“骗钱?”

咯噔一声,戴礼和李麟几乎同时猛地站了起来,震惊地瞳孔瞪大。

第11章 高仿花瓶

“拿着一个高仿的破花瓶,到我这里张口就要七十万,当我这里是傻子嘛?”

中年男子冷声一笑,三两步走到茶几前,不疾不徐地拿起那口琉璃花瓶,扬起嘴角不屑的说道:“你们到底是谁?黄州的规矩你们可能还不清楚,我吕某只要发现一个赝品,就会给他砸坏一个,为的就是不让同行上当。”

戴礼一下傻了,茫然的抬头看向李麟,又支支吾吾辩解着:“这……这真没有啊,你们都胡说什么,我这是真的。”

“还在这儿嘴硬是不是?”

中年男子猛然举起手里的花瓶想都不想一下重重摔在了地上,转身大喝道:“来人,让他们滚出去。”

突如其来的一切打乱了李麟和戴礼的计划,两人一瞬间都有些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地上被摔成支离破碎的花瓶,彻底傻了眼。

“行了,滚吧。”姓赵的男子得意一笑,走上来狠狠推了一下李麟。

“李……李麟,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戴礼是混过古玩行的人,他知道如果真是赝品的话,那今天来这里就犯了忌讳。

在业内,如果拿着赝品去普通小店,人家如果看出来你这个是赝品,就会以拒绝交易为借口将你赶走,可是,这个古风阁却不同,谁都知道他们是这条古玩街的老字号,如果真是赝品,当场就给你砸碎。

李麟脸色一阵面红耳赤,冰冷的目光瞪向姓赵的男子:“一百万,拿出来。”

“你说什么?”姓赵的男子像听到笑话一般,咧着嘴问道。

“先别着急走。”

李麟也火了,他强压着砸店的恼怒,缓缓从地上捡起花瓶的碎片,说道:“既然事情闹大了,咱们就来个正大光明的鉴定,如果这个花瓶是赝品,我二话不说赔你一百万,如果是真品,那么今天可就不是用七十万交易的事情了。”

话音一落,刚要转身离开的中年男子一下停住了脚步,猛然转头冷冽的看向李麟。

说真的,李麟也紧张,他就是生怕自己搞错了情况,所以才缓缓蹲下身捡起碎片,运用混沌之气检查这口花瓶的材质到底是否真的是乾隆时期的琉璃瓶。

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年轻人,你知道我这里是干什么吗?”

中年男子双手背后,一副倚老卖老的姿态说道:“你知道从我这里有多少人被打出去了吗?”

“我现在只知道这个花瓶价值一百万。”李麟此时表现出来的气质全然不同,无形间的散发出来的恨意咄咄逼人。

只是,他那种从尸体堆里滚出来的恨意,这些人却是不能理解的。

“找死。”中年男子怒喝一声,转身看了下旁边姓赵的男人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人给我赶出去。”

“明白。”

唐装男子说完转身一把扣住李麟的胳膊,说道:“滚出去。”

可惜,在李麟面前他的力气太小了,手掌刚刚用力便被李麟一个翻转一拳砸在了他的肩膀上,飞起一脚,直接将唐装男子踹跪在了地上,再次冷声道:“店大欺客,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你这是铁了心的要砸我生意了。”

中年男子显然也是大风大浪经历过来的人了,双手猛地一扣,突然大喝一声说道:“来人,把这两个给我打出去。”

顷刻间,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几名小青年齐刷刷的出现在了外面大堂里,这一下,引起不少路边顾客的注意。

戴礼平日里都是坐在办公室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哪里见过这种的阵仗,一下慌了,忙拉着李麟说道:“行了,行了,不就一个破瓶子吗?我们不要了就是,不要了。”

“现在你打了我的人,不是你们要不要的事情了。”然而,没等李麟说话,中年男子却冷冷一笑,单手一挥,喝道:“拉出去。”

“看见没,这是他们要找事儿,不能怪我了。”

不知道为何,李麟突然感觉一种熟悉的兴奋感一下冲到了脑海,他似乎天生就喜欢这种暴力一样,双目赤红,眼睁睁看着从对面袭来的一只拳头,轻而易举的一把抓住,猛地下掰。

刺耳的一声脆响,那名第一个冲上去的青年当场躺在了地上,心狠手辣的李麟接着抬起脚,猛地一下将对方给踹晕了过去。

那娴熟的动作,干脆的做法,一瞬间让剩下的青年们心头一紧,他们知道眼前这个带傻了吧唧的客户可不是简单人。

正如他们所料,李麟的确不简单。

刚刚打人的动作像是被启动了开关那般,李麟嘴角露出一抹兴奋的笑意,单脚点地,突然凌空跃起,一条腿迅猛的从半空中劈了下来。

一名青年还没等反应过来便被砸趴在了地上,然而,疯了一般的李麟并没有就这样停手,想都没想抓住旁边一人,又是一拳直接打倒在地。

双方的战斗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直到这一刻,中年男子才傻了眼,事儿闹大了。

“行了,闹够了没有?”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冷冽的女人女人声音从二楼传了出来,中年男子猛地一惊,忙抬头看去,接着毕恭毕敬道:“冰姐,你怎么来了?”

“你的意思等你们把我的店给砸完了,我才能出来?”

女人年龄不大,约莫在二十八左右,一袭黑发垂肩而下,冰冷的瓜子脸上带着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傲感。

她身着白色职业套装,身材高挑,双手环胸,一双杏眼第一时间盯着李麟打量起来,带着微微怒意的红唇往上扬了下,冷声道:“你知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敢在这里撒野?”

因为女人的突然出现的,现场的比划早就停止了,只剩下一片狼藉的场景,双方剑拔弩张的对视着。

“你这里还能是皇宫怎么着?”

李麟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缓缓捡起一个花瓶碎片,递了过去:“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到底的是不是乾隆年间的货,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随便砸我的东西也不对吧。”

“你是第一个敢给我这么说话的人。”

陌生女人那双凤目中闪过一丝恼怒,但很快被她那良好的修养给压了下去,不屑看了下李麟手中的花瓶碎片,并没有接过来,依然冷冰冰的问道:“赵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被叫做赵叔的西装中年男子脸色苍白,愧疚似的赶忙低下头说道:“冰姐,这……这明显是他们来闹事儿,拿着假货想来我们这儿骗钱。”

“是这样吗?”像问废话一样陌生女人气场很足的看向李麟,当然,是用审视的目光。

“你觉得呢?”李麟现在很不想和这个白痴女人说话了。

陌生女人饶有兴趣的再次打量了几下李麟,转身看向中年男子说道:“赵叔,我现在想知道实话,如果你实在鉴定不出来什么,我可以打电话给古董几个负责人,我想他们……”

“冰姐,我……我知道错了。”

中年男子的确是挺无辜的,起初只是听堂弟说对方是拿着赝品过来骗钱的,所以他连看都没看直接抬手摔了,然后直接想把人赶出去。

因为这种事儿,他做的太多了,所以并没有觉得自己刚才有什么过分。

可是,现实告诉他,今天早晨起来忘了看黄历了,碰上了一个刺儿头。

“这么说,瓶子是真的?”陌生女人那双柳叶般的眉毛一下扬了起来,要知道一百万可不是小数目。

中年男子现在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十分不情愿的点了点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将两人的对话全部看在眼里的戴礼也跟着咯噔一声,虽然他知道自己没有冤枉李麟,可他更知道今天这钱拿不得啊。

眼前的这个女人李麟不认识,可是他却认识。

几年前,黄州市乔总的干女儿乔若冰,出了名的女强人,两年前,乔总病逝,虽然乔若冰的地位在黄州日落千丈的,大不如以前,但绝对不是他这个小小副院长能得罪起的。

一百万,凭戴礼这个胆量,他真不敢拿,瞬间马上表态说道:“这……这钱我们不要了,没……没事儿,不就一个瓶子嘛。”

“戴叔,你是疯了吧?”

没等他把话说完,李麟一把将他拽到了身后,狠狠瞪了一眼,继而转脸看向陌生女人说道:“现在都弄清楚了,你们打算怎么办?这钱是赖着还是给呢?”

“我的钱,你敢要吗?”乔若冰浑身上下的确有种强大气场,尤其是那双慑人的眼神,寻常人绝不敢对峙。

“你能不能别跟我摆谱,赶紧把钱拉出来。”

可惜,李麟这个从刀上火海力爬出来的男人,真心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你叫什么名字?”乔若冰像没听见他说话那般,开口问道。

“我只要钱。”李麟并不是傻子,他虽然不知道乔若冰到底是干嘛的,但是从这个女人那双眼睛就可以看出,她是个心狠手辣的货,所以他不想有任何纠缠。

乔若冰不疾不徐地伸手从地上捏起来一块花瓶碎片,轻轻吹了一口,说道:“我的钱你还是不要的好,我怕你有命拿没命花。”

第12章 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这人天生性格就贱,你越是这样说,我更想拿了。”李麟完全不将乔若冰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放在眼里。

“有种。”

乔若冰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微微上翘,夹杂着一些阴谋,冷笑道:“明天晚上,皇城连锁酒店,有种的话就过去,这是我的名片。”

说着,她不疾不徐得抬起一只纤纤玉手,抽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李麟接过名片瞥了两眼,促狭一笑:“乔若冰,记住了,明天晚上一定到,如果你们准备不好钱,到时候这家店可就危险了。”

“行了,行了,李麟,我们快走吧。”胆都快被吓破了的戴礼拽着李麟便匆匆离开了古风阁,他现在一万个后悔带李麟来今天这种地方了。

望着两人仓皇而逃的身影,乔若冰双手环胸,重重舒了口气。

“冰姐,您……您还真打算把钱给他?”这时,中年男子战战兢兢探过脑袋来问道。

乔若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当然,事情是你做出来的,钱自然也是你来出了,至于他能不能拿走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中年男子心里咯噔一下子,抿了抿嘴,抬手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苦笑道:“我想他肯定不敢拿,也拿不走。”

“那你可能要看错了,他可不想那种不敢拿东西的人。”乔若冰那张诱人的脸蛋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冰……冰姐,你……你不会真的把钱给他吧?”中年男子心头一颤,他可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的实力强大到何种地步,如果她不愿意,就算李麟有三头六臂也不会能把钱拿走。

那可是一百万啊,自己半年的年薪呢,说不心疼怎么可能。

“我为什么不给他?”乔若冰面无表情舒了口气,转过身缓缓在房间里踱着脚步,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们现在面临是什么情况,皇城的地位越来越小,这个时候如果再没个帮手,到时候,恐怕损失的就不是一百万了,而是我们自己的性命。”

“冰姐,你的意思……拉那小子入伙?”老奸巨猾的活了这么多年,中年男子可不傻,三两句话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看他自己的能力吧,如果明天晚上真能让我满意,给他一百万又能如何?可如果他实力真不行的话,别说一百万,就算是一百块也别想从这儿拿走。”

说完,乔若冰冷冰冰的转过身,踏着高跟鞋匆匆朝二楼走去了,半途中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停顿了下说道:“哦,对了,赵叔,别忘了从你账上取出来一百万。”

“诶诶!”

中年男子满脑袋的冷汗,但又不敢反驳,起码也找不到理由抗议,只能低着脑袋认栽。

……

从古风阁一出来,戴礼气的直接一把甩开孟凡,凶狠瞪了他一眼:“你想干什么?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戴叔,皇城连锁酒店在什么地方?”李麟像没听老家伙的发火那般,淡定的问道。

“我说的话你没听到是吗?”戴礼气不打一处来,涨红着脸三两下将李麟给拽到旁边,压低了声音说道:“今天算我们倒霉,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算了,钱不给就不给吧。”

“为什么啊?”李麟惊讶的一下瞪大眼睛。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戴礼气的鼻孔喘着粗气,说道:“你知道乔若冰是什么人吗?你知道黄州市现在是什么情况吗?你连她的钱都敢要,我看你是嫌自己命大了。”

“那可是一百万,她就算是天王我也得把钱给赔过来,我管她是谁干嘛?”李麟从第一次参加任务时候,就已经将自己的性命扔出去了,从而养成了今天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习惯。

戴礼双手背在身后,厉喝道:“在几年前,乔若冰是整个黄州市古玩界女强人,现在虽然的地位不如以前了,但绝不是你我能惹得起。”

闻言,李麟便恍然明白了。

他觉得没有必要再和戴礼谈下去了,这个看起来平日里严肃板着脸的老家伙,敢情也是怂包。

“现在知道害怕了吧?”

见李麟低头沉思,戴礼以为他意识到后怕了,得意得冷哼一声说道:“所以刚才我说你就是命大,如果刚才再继续冲撞下去,今天咱们两个谁都别想活着出来了。”

“她一个女人家,真有这么厉害?”李麟忽然多了几分好奇。

“说厉害,乔若冰确实很有能力,这些年她一直靠她干爹乔总在黄州市站稳脚跟,两年前老乔死了,从此以后,乔若冰的威信也在黄州市日渐下滑,被竞争对手伍思德压着,力量就越来越小。可就算这样的,普通人也不敢惹。”

作为一个副院长,戴礼接触到的人也是五花八门,什么来路的朋友都有,自然而然对于黄州的情况有些了解。

“伍思德?这又是谁?”李麟现在发现黄州市看来乱的很呐。

“当年被成为黄州双雄的之一,乔总和伍思德为了扩大自己事业版图,暗暗较量了几十年,但这个伍思德明显不是乔总的对手,知道老乔死了之后,伍思德才终于站了起来。”戴礼虽然了解这些,但是他一万个不愿意接触那个圈子。

“哦,这样我就明白了。”

可惜,在李麟现在听来,这不仅没有任何好怕的地方,反而感觉十分的好玩。

“行了,听我的,这些事情你千万别参与,钱的事情我就不要了。”戴礼见李麟不再执意询问皇城会所的事情,总算松了口气,继续道:“再说了,古董这玩意儿,你说他值钱也行,你说他一分钱都值也对,所以这一百万就算没了也不亏。”

李麟懒得跟他讨论,反正今天算是看清了这货是个什么样的角色,转身拦了辆的士,弯腰钻了进去。

…………

然而,就在一个小时前,两人刚刚走进古风阁古玩店的时候,黄州市的另一边也正蔓延着一场危机。

凤仙小镇,一家规模中等的水吧门口,这时停下了一辆黑色别克,车门打开,三两名小青年走了下来,最后一名下来是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板寸头,身材健壮。

男子点点头,单手把玩着一枚Zippo金色打火机,掉了根烟,晃悠着身子掀开链子走了进去,进门后眯着眼睛左右打量着。

“铁少,你来了?”

“铁少,里面请。”

男子一进门便瞬间成了水吧主角,虽然此时到下午,水吧内的人员还不是太多,但足以说明他在这片地区的地位和威信。

“老黄呢?”

男子正是刚刚黄大耀说王铁,伍家的侄子,一天到晚花天酒地,很多连面都没见着就表示满心崇拜。

“黄哥在里面,在里面呢。”水吧经理是个秃顶的中年男子,此时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给王铁引路。

“行了,我知道怎么走,你去拿几瓶好酒,账记在我身上,滚吧。”

王铁随手将烟头扔掉,娴熟地吐出一个烟圈,而后抬手拨拉下脑袋上的头发,停在了一处包房门前,停都没停直接推门而入。

灯光黯淡的包房内,坐着两名男子,其中一人正是刚刚吃瘪受挫的黄大耀。

“老黄?抱歉抱歉,我来晚了。”

王铁走进包房,第一眼便将目光落在黄大耀身上,迈着虎步来到大理石桌子面前,拿起多半瓶红酒,说道:“兄弟自罚三杯,自罚。”

不待黄大耀说话,王铁下手为快倒了一杯红酒,二话不说,抓起酒杯一饮而尽,动作干脆。

“好好好!”

黄大耀这才仰起头哈哈大笑,腾出一片位置说道:“王铁啊,来来来,坐在这儿,咱都是自家人,没那么多规矩,你能来就说明看得起我老黄。”

“黄哥,你可别开玩笑。”

一杯红酒下肚,王铁脸不红气不粗,像喝凉水一样嘛事儿没有,很淡定坐在了黄大耀身边:“我的公司发展,还得全仰仗你照应,我王铁就算再狂,再你这个老哥哥面前,怎么着也得矮上三分不是?”

“哈哈哈——”

能说会道,注重地位,虽然两人是第一次见面,黄大耀便立马对王铁佩服了起来,一下紧紧握住他的手,绷着嘴感叹道:“虽然咱哥俩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你让哥哥真心明白了什么叫一见如故。”

“哈哈,好,不说了,一切都在酒里。”

感情有没有,全看杯中酒。

王铁身上的富二之气要远比其他人强盛的多,端起旁边的一瓶红酒哗啦啦给黄大耀满上,接着,也给自己倒上,端起酒杯说道:“以后我就叫你哥,你就是我亲哥,这杯酒算是弟弟给你抬的第一个酒,你掂量着来。”

猛龙战神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猛龙战神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猛龙战神小说全文

猛龙战神相关小说大全

《至尊神医强者》小说(陈宝生苏芸萱)全文免费阅读(三楼东)

陈宝生苏芸萱小说全文完结免费阅读至尊神医强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三楼东刻画的主角陈宝生苏芸萱人物出场了。至尊神医强者小说全文分享,至尊神医强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至尊神医强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农民陈宝生获得了吊炸天的神龙传承!他的眼睛可以透视,呼吸可以召唤风雨,开口能和动植物沟通他一点点的在变成一条人形的神龙!在他慢慢改变的过程中,各路美女闯进了他的生活。

小说名称:至尊神医强者

《新婚娇妻宠上瘾》小说(沈琦夜墨轩)全文免费阅读(沈琦)

沈琦夜墨轩小说全文完结免费阅读新婚娇妻宠上瘾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沈琦刻画的主角沈琦夜墨轩人物出场了。新婚娇妻宠上瘾小说全文分享,新婚娇妻宠上瘾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新婚娇妻宠上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嫁给北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做人人羡慕的夜少奶奶,从此沈翘的人生过得顺风顺水,本以为这场婚姻只是各取所需。谁知道她竟丢了心

小说名称:新婚娇妻宠上瘾

吴凡杨怡小说全文目录by都市第一弃少免费章节阅读

吴凡杨怡全文目录都市第一弃少免费章节阅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岁月无痕免费试读:小姨子办过门酒,未婚夫却当众提出,要把撵出杨家,这样才能娶杨敏。杨家脸面无光,却敢怒不敢言。吴凡站出来,但是杨家却把怒火发泄到吴凡身上。吴凡决定摊牌了

小说名称:都市第一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