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一剑飞仙》叶尘楚语然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 时间:
  • 作者:会飞De咸鱼
  • 来源:ZW
  • 一剑飞仙叶尘楚语然
一剑飞仙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会飞De咸鱼原创小说一剑飞仙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一剑飞仙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世家弃少,八万年修仙归来,手持一剑。什么富二代,武道宗师,重生仙尊,敢招惹我的,老子一剑斩之。

精品小说《一剑飞仙》叶尘楚语然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一剑飞仙小说在线阅读

一剑飞仙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高人驾临

车内弥漫着楚语然独有的味道,这让坐在副驾驶上的叶尘十分享受,尤其是看着他那双套着黑色丝袜的大长腿。

只是欣赏的时间不长,很快,楚语然驾驶着奥迪进入一处豪宅。

两人还没下车,一名身着西装的青年便主动迎了上来,主动将车门拉开,脸上挂着绅士般的微笑,彬彬有礼:"语然,你终于回来了。"

楚语然看见车外的年轻人,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声音冷清道:"吴子豪,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请你叫我的全名。"

不用说,叶尘也猜出来,这个叫吴子豪肯定是楚语然的追求者。

楚语然也不理会吴子豪,反倒是走到副驾驶外面,将车门拉开,露出热情的微笑:"叶尘,已经到我家了,你可以下车了。"

叶尘点了点头,从车里走了出来。

"你是谁,怎么坐在语然的车里?"吴子豪一见楚语然车里下来一个少年,脸色大变,立即走到叶尘跟前,盛气凌人的注视着他。

吴子豪很清楚,楚语然的爱车是不允许任何男性接触,更别说乘坐。

可突然出现一个男性坐在她的车里,尽管只是一个少年,也让吴子豪心里大为不爽。

也难怪他看到叶尘从车里走出来,会表现的如此紧张。

吴子豪见叶尘身上不过一千元,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好狗不挡道。"叶尘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一眼便看出对方是一名武者,但纵欲过度,身体十分空虚。

对于叶尘的暴脾气,楚语然再清楚不过,一言不合就动手。

他虽然讨厌吴子豪,但两家毕竟是世交,她可不想叶尘真的动起手来。

吴子豪脸面挂不住了,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当即就要动手。

碍于楚语然在旁边,他只能按时忍住这口气,暗地里已经将叶尘列入打击对象。

"小子,毛都还没长起,脾气就这么冲,这江南市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吴子豪眼里,收拾这么个穷小子,分分钟的事情而已。

"他是我的学生,你要是敢乱来,以后就不要来我家了。"对于吴子豪,楚语然在了解不过,典型的富二代做派。

"语然,你别生气!"一见楚语然站出来替叶尘说话,吴子豪更加的气氛,但他赶紧重新挂上笑脸:"这次我们把张天师请来了,他肯定可以治好你的病。"

"张天师?"楚语然面色一喜,张天师可不就是二十年前出现,给她看病的那位高人。

而且还说能够治好自己的病,楚语然异常欣喜。

她让叶尘来给她治病,不过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这个张天师可就不一样了,那可是真正的高人。

但叶尘毕竟是她请过来的,她肯定不能现在就让人把他送回去,只得带着他进入大厅。

进了大厅,叶尘顿时看见人群中围着一位老者,老者闭着眼睛,盘膝而坐,双手搭在膝盖上,一派高人作风。

围绕在老者周围的是一群中年人,有男有女,看得出来,这群人对那老者十分尊敬。

那老者处于假寐状态,一见楚语然进来,脸上浮现出只有叶尘观察出来的喜色。

"语然,你这孩子,打你电话也不接。"一位中年妇女立即将楚语然带到老者跟前:"还不快快拜见张大师。"

楚语然也不敢怠慢,赶紧对老者行礼。

张大师微微睁开双眼,道了一声:"无妨。"伸出手就开始替她把脉。

"这小孩是谁?"张大师给楚语然把脉的期间,楚语然的母亲注意到一身廉价衣物的叶尘,赶紧一招手,让管家赶了过来。

吴子豪赶紧站了出来,谄媚道:"阿姨,这不过是语然的一个学生。"

楚语然的母亲嫌弃的扫了一眼叶尘,责备道:"语然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听出楚语然母亲话语里的意思,吴子豪心里一喜,赶紧去安慰道:"她肯定不知道张大师驾临,我这就让人把他送走。"

"还是自豪懂事,你让管家把他送回去吧。"楚母欣慰的拍了拍吴子豪的肩膀。

然后转身,紧张的盯着张大师,根本就没有将叶尘当一回事儿。

"王管家,还得麻烦你将语然的学生送回去。"吴子豪眉毛一挑,然后将王管家拉到一旁,叮嘱了一番。

管家得到吩咐后,马上就要派人将叶尘送走。

但众目睽睽之下,叶尘大摇大摆的坐到了张大师对面的沙发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一脸凝重的张大师,然后对管家吩咐道:"一杯白开水。"

张大师一来,在场的人全部恭恭敬敬站在一旁,彰显出张大师高人一等的地位。

突然看见一个少年就这么坐了下来,所有人向叶尘投来不善的目光。

"管家,让保安过来,将人带走。"楚母生怕怠慢了张大师,误了给女儿治病的机会,立即命令管家派人将这个愣头少年带走。

楚语然赶紧站了出来,阻止保安道:"不得对我的学生无礼。"

"语然,今天可是张大师给你治病的重要日子,赶紧让你的学生离开。"楚语然的母亲可不想因为一个普通学生,得罪了张大师。

"我既然答应替楚老师治病,自然不会离开。"叶尘注视着张天师的一举一动。

在场的人无不大跌眼镜,这个少年也太不识趣了,说出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来。

吴子豪第一个站不住了:"小朋友,你还是赶紧回学校念书去吧,这不是你来的地方。"

"这位同学,欢迎你到我们家里来,但今天家里有要事,还是请你暂时离开,下次欢迎你再过来做客。"

楚语然的父亲楚仁杰倒是没有其余人那么盛气凌人,而是带着商量的语气,试图说服叶尘主动离开。

毕竟张大师在,不能失了礼节。

"我既然答应了楚老师,自然是要治好她的病再离开。"叶尘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再说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错过了这次,我就不会出手了。"

"哈哈哈……"

见到叶尘摆出一副比张大师还要逼真的高人姿态,所有人都忍不住捧腹而笑。

吴子豪自然不会放过打击叶尘的机会:"除了张大师,整个江南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治好语然的病,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竟敢和张大师相提并论。"

"你若是能够治好语然的病,我吴子豪就一头撞死在这里。"吴子豪拍着胸脯说道。

对于楚语然的病情,吴子豪再清楚不过。

那可是丹田碎裂,就连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医疗设备都检查不出来。

全华夏都解决不了的病情,他一个普通学生又怎么能治疗。

吴子豪嘲讽道:"你一个高中都没毕业的穷学生,居然敢在张大师面前大放厥词,你可知张大师一根手指都能灭了你?"

"也罢,就从你开始吧。"叶尘淡淡一笑,看着吴子豪说道:"你一名黄级三品武者吧。"

吴子豪顿时一惊,这个普通学生居然知道他是一名武者,不过,这就更让他骄傲:"既然你知道我是一名武者,识趣的话早点离开,不要让我亲自动手。"

对于吴子豪的威胁,叶尘全不在意,而是盯着吴子豪,继续说道"腰酸膝软,是不是经常感觉胸口闷痛,丹田内真气无法凝聚。"

此言一出,吴子豪大惊失色,不可置信的盯着叶尘,但马上反驳道:"一派胡言。"

"你纵欲过度,眩晕耳鸣,大腿私处经常奇痒无比,显然是天花。"

吴子豪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越听越心惊。

一听到天花,众人都将异样的目光投向吴子豪。

随后,叶尘实现停留在楚语然父楚任杰身上,对他招了招手,相视一笑。

楚任杰被叶尘目光一扫,顿时有种一丝不挂,全被看穿的滋味。

"你的病,涉及隐私,我还是告诉你一人为好。"

楚任杰赶紧坐到叶尘身边,将耳朵凑到他前面,小心谨慎的听着。

"你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叶尘一说,楚任杰老脸一红,一屁股坐在地上,良久才回过神来,走到楚母身边,低头说了几句。

楚母立即对叶尘投来刮目相看的眼光,换上一副笑脸,坐到叶尘身边:"小友真的能够治好这怪病?"

"自然!"叶尘淡淡一笑:"面色带黄,身体乏力,夫妻生活极不协调,只需本尊推拿一番,保证生龙活虎,夜夜笙箫。"

楚任杰听了这话,心里一喜,但老脸一红,急忙将叶尘拉到一边,示意他别再说下去。

此时,一直再给楚语然把脉的张大师见叶尘语出不凡,脸色显得凝重起来,催促道:"楚小姐病情危急,若不及时治疗,只怕……"

"只怕什么?"众人皆惊,唯独叶尘笑而不语的注视着所谓的张大师。

"不出十日,暴毙而亡!"张大师站了起来:"不过,既然老夫来了,自然不会放手不管。"

一听楚语然只有不到十日的时间,楚家人大惊失色。

楚母立即对楚任杰说道:"既然张大师看得起,你就将那件东西拿出来吧。"

 

 

第八章一展身手

楚任杰犹豫再三,还是叹了一口气,道:"只要张大师能够治好语然,我楚任杰便将那东西赠与张大师。"

"好好好……"见楚家人终于松口,张大师连说了三个"好"字,喜形于色。

叶尘也不着急,就坐在那里静静地观察着这位张大师。

而且,他们刚才所谓的那件东西倒是让叶尘产生了兴趣。

想要治好楚语然的病,他都需要一番手段,这张大师哪里来的自信,可以治好她的病。

那可是远古大巫之力。

当张大师注意到叶尘脸上流露出来的不屑表情时,摆出一副长辈姿态:"小友也懂医术?"

"略懂一二。"叶尘背靠在沙发上,翘了二郎腿。

"老夫张凌,地级武者,江湖人称张天师,不知小友师承何方?"

一听地级武者,在场众人无不肃然起敬,就连楚家的家主也才玄级高手,整个江南都没有一名地级武者。

这张大师果然是高人,居然是一名地级武者。

一名玄级武者在江南是已经算是顶级人物,人人见了都要巴结,这张大师居然是一名地级武者,是何等的恐怖。

"哼,你还不配知道"叶尘可是一代仙尊,他不过是一名后天武者,和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狂妄小儿。"张大师突然一张手,向沙发上的叶尘抓了过去:"老夫便让你看看配与不配。"

只见张大师探出的手掌化作一道虚影,像是龙爪一般,抓向叶尘头盖骨。

一见张大师出手,在座众人无不震惊,只是随意一掌便能将真气隔空射出,也只有张天师这等后地级武者才能做到。

楚家毕竟是世家,在场的人除了楚语然,全部都是武者,一眼就看出了张大师出手的恐怖。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地级武者,另外一个只是普通的学生。

众人都不由得惋惜,眼见一个少年就要命丧于此。

唯有吴子豪脸上露出一抹喜色,他早就想对叶尘下手,但又害怕楚语然对他生出反感。

张大师亲自出手,让他心里十分爽快。

楚语然也是大惊失色,她可是知道着张大师是何等的恐怖。

叶尘展现出一定的实力,但和张大师相比,想差的不止一点半点。

眼见张大师打出的一掌就要击中叶尘的头部,但叶尘依旧洋洋洒洒的半靠在沙发上。

众人眼中,叶尘已经被吓傻了,面对张大师的出手,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砰!地一声闷响,出人预料的一幕发生了。

气势凶猛的张天师瘫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胸口,连续咳了几声,一滩老血溅到地上。

叶尘依然悠闲自得的半躺在沙发上,一只脚还停留在空中,似笑非笑的打量着瘫倒在地上的张大师。

"地级武者,不过如此。"叶尘起身走到张大师跟前,问道:"她身上的大巫之力可是你所种植?"

张大师脸色一变,矢口否认道:"什么大巫之力,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

说话间,张天师右手探到背后,摸出一只黑色的铃铛,趁叶尘不注意,将黑色铃铛祭出。

"铃铃铃……"那黑色铃铛滴溜溜一转,整个房间顿时被黑雾笼罩。

黑雾聚拢,化作一张鬼脸,发出一阵阵嚎叫:"黄毛小子,竟敢坏了老夫的好事,定不饶你。"

黑鬼脸张开大嘴,带着猎猎的风声扑向叶尘。

黑色鬼脸带着巨大的压迫力,让楚家人员在黑雾中惊慌不已,就连达到玄级武者实力的管家也毫无反抗之力。

众人只得运转体内的真气,抵制黑雾的入侵。

但黄级实力的真气根本无法抵挡铃铛这件法器的威力,只是一瞬间,众人的神智开始被迷惑。

唯独叶尘,眼里依旧是一片清明,根本不受任何黑雾影响。

整个人如同插在地上的一柄利剑,泰然自若。

"装神弄鬼,给我破"

叶尘一声厉喝,旋转在空中的铃铛顿时一震,晃荡两下,掉落在地上。

黑雾消散,整个大厅已是一片狼藉,家具破烂不堪,散了一地。

楚家的人狼狈不堪的靠在墙上,大口的喘着气,感觉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待黑雾散尽,却见楚语然已经被张大师给控制住,一把匕首横在她白皙的脖子上。

"黄毛小儿,你敢坏我法器。"张大师擦了擦嘴角的老血,威胁道:"实话告诉你,老子可是鬼医门的人,你要是敢动我,就是跟我鬼医门作对。"

"什么,他竟然是鬼医门的人。"吴子豪吓了一跳,急忙对张大师拱手道:"子豪不知前辈竟是鬼医门的高人,还望前辈手下留情。"

楚家众人一听鬼医门,无不震惊,脸上布满了畏惧:"张大师,还请你放过小女。"

"哼,将这个黄毛小儿赶走。"张大师一咬牙:"不然,我不会救你女儿,只会一刀杀了他。"

一听张大师要动手杀人,楚母吓得脸色煞白,急忙跪倒在地上,恳求道:"张大师,千万不要杀我的女儿,不管你要多少钱,我们都给。"

"对对对,张大师,我马上就将那件东西拿来给你。"楚任杰也吓得脸色铁青。

"你可把我们语然给害惨了,求你赶紧离开,不要妨碍张大师给语然治病。"楚母情急之下,站起来就要将叶尘往外推。

楚任杰也对叶尘劝说道:"小友,你还是赶紧离开,鬼医门的恐怖不是你能想象的,你还是赶紧离开吧。"

"臭小子,别以为你会点功夫就了不起,跟鬼医门的张大师比起来,你连提鞋都不配,滚。"吴子豪指着门外,大声的吼道。

面对楚家人的质疑与驱赶,叶尘根本不在乎,在他眼里,这群人不过蝼蚁一群。

至于他们口中的鬼医门,他更不会在乎。

他唯一在乎的便是楚语然的性命,以及她体内的大巫之力。

"我若离开,楚老师必定会死在你们这位张大师手里,因为,她体内被种植了大巫之力。"叶尘伸手一指张大师。

张大师眼里顿露出惊慌之色,这个少年表现出的实力已经让他大为惊讶,没想到他还知道大巫之力的秘密。

"哈哈哈,一派胡言,什么大巫之力,你这是在欺负楚家人的智商吧。"张大师极力掩饰脸上的异样。

"我不管你是什么张大师,也不管什么狗屁鬼医门,放开楚老师,我饶你一命。"叶尘眼见楚语然体内的生命力正在被大巫之力疯狂的吞噬,他不敢继续耽搁下去。

"好大的口气,我鬼医门门主乃是后天强者,只手间便能取你性命。"张大师得意洋洋的说道。

"冥顽不灵!"

叶尘突然竖起中指,指向张大师。

咻!

一道无形的剑气带着清脆的破空声射向张大师的头部,精准无比的射中他的眉心,直接将张大师击飞出去。

"噗!"一道血雾溅飞,地级修为的张大师瞪着眼睛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念叨着:"后……后天……"

张大师脑袋以外,一命呜呼。

他顾不得众人的震惊,将楚语然直接扛在肩上,问道:"他的房间在哪里?"

"在楼上!"

楚母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指着二楼的房间。

"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进来。"叶尘扛着楚语然,在众人的注视中冲向二楼。

"你,你怎么能进语然的房间?"一见叶尘竟然带着楚语然,还进入她的闺房,吴子豪立即反对道。

叶尘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冰冷的扫了一眼吴子豪:"你有意见。"

一股寒意逼向吴子豪,吓得吴子豪连连后退。

叶尘满意的回过头,抗着楚语然进了她的房间。

一入香闺,叶尘将楚语然放倒在床上,他的视线顿时停留在楚语然床上的一些小物件。

一向严肃高冷的楚语然居然也有收集各式小内内的爱好,看着铺在床上颜色斑斓,样式繁多的贴身衣物,叶尘忍不住和仙界那些圣女,公主,女帝的贴身衣物作了一番比较。

得出一个结论,还是地球上的女性会穿。

虚弱的楚语然一脸羞红,将脸埋在被子里,恨不得挖一个低地洞钻进去。

她的贴身衣物居然完全呈现在自己的学生面前,这让她一个做老师脸面何在。

"你不要再看了,赶紧给我治病。"楚语然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

"哦!"叶尘将视线收了回来:"那你把衣服脱了吧。"

 

 

第九章楚明华的震惊

"脱,脱衣服?"楚语然身上哪里还有一丝老师的威严,完全就是个被吓坏了小女生。

"不然的话,我专门跑到你家里来干什么?"叶尘也看得出来楚语然有所顾忌,当即背过身:"你若为难,我这就离开。"

"别,你别走,我脱就是了。"等了这么多年,楚语然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这次机会。

"既然你信任于我,我便赐你一番机缘!"

叶尘转过身,眼神清澈无比,不含一丝杂质,注视着楚语然胸口的那团淤青。

定睛一看,那团淤青已经转变成为黑色,形似一张鬼脸,和张大师铃铛里召唤出来的一模一样。

法眼一开,两团黑色的大巫之力正聚集在心脏部位,吸收她的心头血。

叶尘不敢怠慢,运转体内灵力,注入楚语然体内。

五行灵力,相生相克,乃万物之源。

只见楚语然胸口的黑色鬼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减,在五行灵力的滋养下,她的身体散发出柔和的五彩霞光。

"咦,居然是至阴之体。"叶尘没想到楚语然居然五大圣体之一的至阴之体:"难怪会将远古大巫之力种植在她身上。"

叶尘发现,远古大巫之力在至阴之体的温养下,大巫之力已逐渐转为巫龙。

一旦巫龙成形,也就是楚语然丧命之时。

叶尘推断,外面的张大师肯定是这种巫之人派来收取巫龙的,根本不是给楚语然治病。

"好恶毒的手段。"叶尘收手,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一套针灸之法:"姑且施展出这真龙九针,将两条巫龙的力量封存在你体内。"

叶尘凭空一抓,五道颜色的光针出现在他手里,光芒闪耀。

他这一手已经完全超越了世人的预料,将灵气凝聚成针,这等手段要比银针效果强千倍不止。

九根闪耀着五彩光芒的灵针插在楚语然的胸口,光芒流走,形成一条气势磅礴的五彩神龙。

这便是叶尘施展的镇龙九针,灵力形成的灵针扎到楚语然身上,形成独特的阵法。

镇龙九针一施展,楚语然胸口的黑色鬼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消减。

伴随着一声嘹亮的龙呤之声,那张鬼脸不断的扭曲,最后发出不甘的怨声,完全消失。

鬼脸消失,大巫之力开始显现,两条乌黑的光线与镇龙九针抵,但镇龙九针毕竟是仙门阵法,根本不是两条未成形的巫龙所能抵抗。

最终,在叶尘施展镇龙九针的威势下,两条未成形的巫龙直接化为最纯净的巫力,融入楚语然体内。

"嗯."巫力入体,楚语然发出一声闷哼,似享受,似痛苦。

楚语然毕竟不是武者,在巫力的冲击下,咬牙忍受,嘴里不断发出瞭人的叫声。

"哦,啊,不要啊……"巫力入体,楚语然双手紧抓着被单,咬着嘴唇,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楚语然这一叫,让一楼大厅守候的家人急忙冲了上去,堵在了闺房门口。

楚语然吸收巫力之后,叶尘又用灵力滋养她的身体。

她的声音已经不再是痛苦的喊叫声,转变成为一种极为享受的闷哼声。

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声音:"恩,好舒服,不要停,不要停。"

楚家人和吴子豪听到这种声音,误以为叶尘乘虚而入,借治病为由,对她做出那种事来。

奈何叶尘展现出的实力,他们只能在外面急的跺脚。

"报警,那小子肯定对语然做出了畜生行径,我马上报警。"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声音,吴子豪无法镇定,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砰地一声!

吴子豪连人带手机被叶尘从二楼踢飞了出去,瘫倒在地上。

"哼,本尊救人,你竟敢打扰。"

叶尘二话不说,冲上去直接将吴子豪拧了起来,啪啪啪啪,很干脆就是几巴掌。

"楚老师需要静养,你们最好不要进去打扰。"收拾完吴子豪,叶尘端坐在一楼的沙发上,享受着楚家人热情服务。

"叶大师,您看这是五十万银行卡,密码上六个6,作为你出手救人的费用,希望您笑纳。"楚任杰将一张银行卡恭敬的送到叶尘手里。

叶尘也不做作,他本来就需要钱购买药材,炼制一批丹药。

殊不知,吴子豪被打出楚家后,他偷偷的联系了江南武道协会的副会长,楚任杰的父亲,楚语然的爷爷,楚家扛鼎之人楚明华。

叶尘刚将五十万的银行卡收进口袋,楚家客厅大门却是被人一脚踹开。

"哪个黄毛小子,好大的胆子,居然招摇撞骗到我楚家人的身上,老夫今天倒要见识一番。"

一身唐装的楚明华龙行虎步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脸嘚瑟的吴子豪。

楚明华一进门,楚任杰立即迎了上去,准备向他解释:"父亲,语然的病……"

张大师的到来本就是楚明华安排过来的,他可是花了很大的精力,才请来这位后天武者。

没想到儿子楚任杰居然如此愚钝,让楚语然的一个学生给他治病。

而且还是到楚语然的房间里面,孤男寡女的。

凭借他这么多年的江湖经验,给自己孙女治病的那个少年肯定是个骗子。

让他不解气的是,唐唐江南楚家居然被一个少年蒙骗。

"张大师人呢?"楚明华开口询问。

"爸,那个张大师已经死了。"楚任杰指着地上的那具尸体:"就是被语然的学生击杀的。"

如果不是叶尘出手,恐怕他的女儿已经糟了那歹人的毒手。

对于楚家人而言,叶尘才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对叶尘无比的感激。

就连楚语然的母亲也站了出来,替叶尘说话:"爸,语然的学生真是高人,不仅出手制住了歹人,还治好了咱们语然的病。"

"一派胡言,张大师乃是一名地级武者,实力非凡,整个江南,都没有能够杀得了。"楚明华自然清楚一名地级武者的实力有多么恐怖。

"赶紧把张大师请出来,将那个黄毛小儿带出来,老夫倒是要看看,他凭什么在我楚家招摇撞骗。"

楚明华气势凌人,一甩手示意王管家赶紧将人给带出来。

见识过叶尘的手段,王管家吓得紧皱眉头,赶紧对楚明华做嘘声的动作,嘴角一抹,指向大厅角落里死透了的张大师。

楚明华定睛一看,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终于确定角落里的人,可不就是他请来给孙女治病的张大师。

楚明华顿时勃然大怒,一声厉喝:"是谁,居然敢对张大师下手,我楚明华定要一掌劈了他。"

楚明华话一说完,整个楚家人噤若寒蝉,手里捏着一把汗,老爷子这口气也太大了。

那可是一根手指就能解决一名地级武者的存在,老爷子实力强悍,也仅仅只是一名玄级巅峰武者,实力还不如已经死透了的张大师。

"你确定你要一掌劈了我?"

叶尘将手里最后一块水果吃完,抽了一张卫生纸擦了擦手,悠然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原来就是你这个黄毛小子,老夫……"楚明华见到一名年轻人站了起来,说话的口气还如此嚣张,当即就要冲上去教训一顿。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叶尘已经转过身来,楚明华整个人就愣在了原地,望着叶尘,愣愣的说道:"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试试一掌能不能劈了我?"叶尘孤傲的说道。

楚明华三步并作一步,冲到叶尘面前,神情异常激动。

在众人不明所以的注视下,楚明华的态度360度大转弯,让人大跌眼镜。

下一刻,让人措手不及的一幕发生了。

楚明华一脸讨好的将叶尘请到客厅的太师椅边,又拍了拍上面不存在的灰尘,请他坐下。

扑通一声。

一向桀骜不驯的楚明华,身家几十个亿,江南武道协会的副主席,居然跪倒在一名少年面前。

他双手捧着茶杯,老泪盈眶:"大师,请收我为徒吧。"

整个楚家都炸开了,脑子不够用起来。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楚老爷子吗,他居然跪在一个少年面前,还央求着拜对方为师。

吴子豪是全场唯一一个还保持头脑清醒的人,他第一时间冲了上去,伸出手就要将楚明华拉起来:"楚爷爷,你可是长辈,怎么可以给他下跪?"

"你给我滚出去,你若敢再踏入我楚家半步,老夫定不饶你,将断绝与你们吴家所有的商业合作。"楚明华一掌将吴子豪推开。

然后回过头一脸笑容的看着叶尘:"大师,小孩子不懂事,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还是赶紧收我为徒吧。"

"哼,我说话做事,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叶尘声音冰冷,断然拒绝:"你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说明你我无缘,莫要再说。"

这时,楚语然已经收拾完整,换了一套连体碎花裙,从闺房里走了出来,脸上还残留着丝丝红润。

 

一剑飞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一剑飞仙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一剑飞仙小说全文

一剑飞仙相关小说大全

《凶楼》小说(田志勇)章节在线阅读

原创小说凶楼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凶楼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神秘的D栋,诡异的病人,邪恶的404病房……我是守夜人,为你揭露私立医院不为人知的一面

小说名称:凶楼

《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小说(厉凌烨白纤纤)章节在线阅读

原创小说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盛传厉氏的总裁神秘而又冷酷,没什么人见过他的真面目。直到那个算计了他的种的小女人出现,厉总从神秘变成陪女人逛街是常态,冷酷变温柔,妥妥的一个宠妻狂魔。小包子眼看着妈咪要被抢,愤怒的一掐小腰,“爹地你要

小说名称:天降萌宝:总裁爹地放肆宠

《掌娇》小说(肖玉瓒王博衍)章节在线阅读

原创小说掌娇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掌娇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瑟彼玉瓒黄流在中。”——《诗经·旱麓》“音乐博衍无终极兮。”——《楚辞·远游》 帝京城里才貌双绝、铁面无情、生人勿近的王参将要成婚了 娶的是川渝首府人尽皆知的一个笑柄: 年逾二十都还未婚

小说名称:掌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