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说《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穆宁凤慕南)

  • 时间:
  • 作者:三七七七
  • 来源:zd
  •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穆宁凤慕南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作者三七七七标签:副标题]在线全文阅读,精品小说穆宁凤慕南小说章节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在线章节免费阅读讲述了:人前他一袭紫衣风华绝世,以国号为名,是世间最尊贵的男儿,虽如此却心狠手辣杀人麻,京中贵女无人敢嫁,直到那日有传言流出……那文理不通大字不识手无缚鸡之力的慕家小姐贪图王爷美色,半夜摸进王府差点坐折王爷的脖子。也有人说慕家小姐胆大包天,得了慕老将军那颗大树后溜进王府扒了王爷的衣裳,让王爷丢了清誉,不得不娶她为妻。更有人亲眼所见,那宁王妃不顾女子

精品小说《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穆宁凤慕南)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小说在线阅读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1章 下重金,查

慕南从书阁出来,吃了点东西便又窝了回去,捧着地理志看的津津有味。

她在里头看书,修羽就抱着剑守在书阁外打瞌睡,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他一度怀疑有人将这慕小姐给掉包了。

穆宁从书阁出来,回书房处理了关外的一些事物,忙完时已经到了夜里。

“王爷,慕小将军密函,边关不安,怕是西北有动静。”看到他起身,星影这才呈上密函。

穆宁刚舒展的眉头瞬间又拧在了一起,他接过密函扫了一眼,眸色暗沉,“这件事本王已经知晓,让你查的事可有眉目了?”

“属下无能。”星影闻言,立刻跪到了地上,“属下动用了所有的情报机关,却什么都查不到,若非身后有强权掩盖,便是真的清白。”

“她身上的疑点太多,本王要用她,不得不得查。”

“万花楼不是自称天下最大的情报网吗?下重金,本王要清楚她的底细。”穆宁说完,脑海中再度浮现出了她抱着书卷酣睡的模样。

心尖不可抑止的又颤了一下,穆宁闭眼,挥去了脑中的画面。

该死的女人,肯定是故意勾引他。

“那个女人呢?”他抬起脚,又落了回去,转身坐到了轮椅上。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星影一个趔趄又跪了下去,“应是在书阁。”

“让她来用膳。”穆宁说完,转动轮椅,出了书房。

等到他离开后,星影才揉着膝盖慢慢爬起来,看着他家主子离开的方向,陷入了沉思。

他家王爷的行为真是愈发古怪了,嘴上说怀疑慕南要调查她,放在以前定是直接关进地牢上刑了,可他家王爷非但没那么做,反而还好吃好喝的带着,宛若半个主子。

他摇了摇头,冲门外的侍女挥了挥手。

侍女福了福身,转身朝书阁的方向跑去。

书阁内灯火通明,下人们怕她夜里看书伤了眼睛,多奉了一倍的灯进来。

听完侍女的话,慕南本不想去的,但侍女说她若不去,穆宁必定发火,遭殃的必定是来传话的人。

听到这里,慕南只好合上书卷,随她出了书阁。

穆宁看着桌上的膳食,眼前浮现的却全是那个女人的音容笑貌。

年轻王爷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恰好一旁的侍女不小心将筷子摔到了地上,他蓦地抬眸,心烦意乱到了极点,“都给本王出去!还有那个女人,别让她出现在本王身边。”

声音从花厅里传出,慕南在门外停下了脚步,怒气委屈同时冲上心头,她看了眼引路的侍女,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小侍女看了眼离开的人,又看了眼花厅,咬着嘴唇愣在了原地。

“混蛋。”慕南来到花园,掐了朵被人精心养护的花,踢倒了脚边的的灵草。

她早就知道穆宁是个神经病,不想看到她还叫她去吃饭,王八蛋。

慕南深吸了一口气,停止了摧残花草的动作,早知道这样,她现在恨不得回到救他的那天晚上,砍了他的三条腿

想到了这里她啧了一声,穆宁身边似乎真有高人在,按常理说他的腿怎么着也得休养月余,这才几天他竟然就能走路了。

“你手上的花叫做沁金,如其名,盛开时如沁了金子一般,世所罕见,千金不换。”一道白色身影从花树上跳下来,径直走到了她跟前。

邪魅的面容带着三分玩味,“你毁了这么多,不怕穆宁杀了你?”

“他不会。”看了眼来人,慕南松开了攥紧的拳头。

听着她这般笃定的语气,郁以安不禁摇了摇头,他能看出来,她太过自负了。

“他是宁王,世间最尊贵的所在,没有什么是他不敢的。”他最终还是提醒了一句,他知道慕南有些本事,让她背了傲气,有了傲骨,但是这些,只会害了她。

穆宁的为人,他再清楚不过了。

慕南心中一愣,朝他看去,“你怎么在这里?”

“来找你喝酒。”郁以安说完冲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我今儿特地让人买下了所有的千饮醉,走,小爷我要跟你不醉不休!”

“所有的千饮醉……”慕南不禁抽了下嘴角,“你……真有钱……”

郁以安甩了下袖子,哼道,“小爷更多的是才华。”

“我说郁小侯爷,您也知道这是谁的地方,您这般大摇大摆的闯进来找我喝酒,正如您所言,不怕死啊?”慕南看了眼他的脸,生的倒是真好看。

郁以安一笑,眉眼飞扬,放荡不羁,“我与你不同,他杀不了我。”

“也是,你们都是皇亲贵胄,自然与我不同。”因为刚才那件事,慕南心中依旧不爽。

她上辈子的一切都有人教,有人引导操控,所以她不知道所谓的人情世故,甚至到了现在,她还以为这个世界与她之前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同。

“走,喝酒。”慕南越想越烦躁,索性脚尖一点,翻上了花树,跳出了宁王府。

郁以安被她的话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来不来?磨蹭什么呢?”慕南的声音从墙那头传来,他应了一声,连忙跟上。

穆宁坐在厅子里等了许久不见人来,心中愈发火大,“人呢?”

星影听出了他话里的火气,连忙挥退了一侧的伺候的侍女,“王爷不是说不想见到慕小姐吗?”

“本王何时说过?”平复好心情后的穆宁挑了挑眉。

星影心中一堵,几乎背过气去,“属下这就去请慕小姐。”

“嗯。”

星影出去后还没走几步路,就看到了杵在那儿的侍女,疑惑出声,“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不用当差?”

“星影大人……”小侍女闻言,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眼泪啪嗒啪嗒的就往下掉,“大人命奴婢去请慕小姐,但是慕小姐听到了王爷说的话……就走了……奴婢不敢进去通禀……”

小侍女越哭越伤心,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往下落,星影听的头疼,慕小姐性子冷傲,怕是听见了他家王爷心烦意乱时骂人的话,生气了。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千饮醉

“奴婢真的害怕呜呜呜……”小侍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浑身发抖,脑子里全是她家王爷动怒的画面。

“行了别哭了,你下去吧。”星影挥了挥手,皱眉离开。

当他赶到书阁时,却并未看见慕南的身影,他将坐在门边打瞌睡的人踢醒,“我问你,慕小姐呢?”

“你不是让人来请慕小姐同王爷用膳吗?”修羽揉了揉因为一直僵着而有些酸痛的脖子,哈欠连天。

“慕小姐没回来?”星影心中顿时一响,暗道不好,怕是又要连夜抓人。

修羽点点头,“没有,怎么?又跟王爷吵架了?”

“差不多。”星影看了眼天色,叹了口气,“你带几个兄弟,去找找慕小姐,能找到人最好,找不到继续找。”

明天万花楼的人就来回话了,如果这时候慕南丢了,他家王爷估计会拿他们去卖钱折金子。

想到这里,星影不禁又叹了口气,他家王爷的脾气是越发古怪了,也越来越难伺候了。

穆宁听到这个消息后,没有动怒,也没有发脾气,他食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子,沉吟道,“去看看郁小侯爷在何处。”

“是。”星影冲前面跪着的暗卫使了个眼色,暗卫行礼后便退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穆宁的人不到一个时辰就查清楚了两人的去向,即便如此,在星影带着人过去时,两人已经醉到连道儿都走不动了。

星影捡起地上的酒坛闻了闻,脸色骤变,慌忙叫了几个人上来,“你们,送郁小侯爷回府,你们,顾好慕小姐。”

“是。”

许从安睡眼惺忪的盯着眼前的人,带着睡意的脸上写满了不悦,“这么晚了叫我做什么?”

“你要是说不出来,我就毒死你。”他说完磨了磨牙。

穆宁没有理会他的威胁,淡淡瞥了他一眼,“去煮醒酒汤。”

“你有病吧?”许从安听完,抓起手边的枕头朝他砸了过去。

穆宁拂袖将枕头挥到一边,嗓音微凉,“煮些醒酒汤。”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许从安崩溃了,抱着脑袋在床上滚了又滚,“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慕南酒量其实很好,怪就怪那千饮醉的劲儿出奇的大。

清冷的月光下,满天繁星,千灯高挂的长街上,一穿着紫衫的女子一手搂着一个黑衣加身黑布蒙面的人,边走边晃。

“我告诉你们,我酒量好着呢,就是这什么千饮醉的酒劲儿太大了,嗝——”

“狗屁的千饮不醉,我就喝了一丢丢,就能飞了%¥#@……”

被她搂着的两个暗卫无奈的架着她,互相翻了个白眼。

“王爷,慕小姐喝的……千饮醉。”星影先回来禀报,说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下。

穆宁眼皮一跳,“喝了多少?”

“慕小姐与小侯爷两人喝了四坛。”星影索性一口气说了出来。

门外前来送醒酒汤的许从安脚一崴,差点打翻手中的碗,他扶着门框站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喝了多少?”

“一人两坛。”星影低头重复了一遍。

“糟了……”许从安慌忙放下手中的醒酒汤,接着就开始从身上往外掏药瓶子,边掏边念叨,“这俩人疯了吧?这千饮醉虽是果酒,但用来酿制的是丢魂果,喝了这么多,不想活了啊?”

穆宁已经不想说话了,他揉了揉太阳穴,眼中闪过无奈。

“这些药,你快些送去郁家,耽搁不得,现在就去。”许从安从药瓶子里挑拣出来几只,递给了星影,“记得让他一口气吃完,一颗都不准剩,不能饮水饮茶,两日不得用饭。”

“是。”星影捧了药,当即往郁家赶去。

“你怎么想的,让她一个女儿家出去喝酒,还是千饮醉这种饮多了致命的酒。”许从安回到桌前,踢了下脚边的轮椅。

“我都听说了,你让星影花重金买万花楼调查慕南。”许从安想起来就啧啧啧直叹,“你真是贼啊,万花楼与你的千机阁抢生意,你就让他们查你查不出来的人,贼,真是贼。”

“他不是号称千机阁查不到的他都能查到吗?给他钱,让他查。”穆宁说完端起了桌上的醒酒汤,放在鼻下闻了闻,迅速推到了一侧,十分嫌弃。

许从安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他转过身来,一板一眼的问道,“你砸了这么多金子,就不怕慕南是真清白?”

“若是如此,更好不过。”穆宁说着笑了,如春风拂面。

事到如今他已经想开了,他年已十九,早到了娶妃的年纪,即便没有中意的人选,届时也会有人硬塞给他不喜欢的,与其如此,还不如将这女人的底子摸透。

如果慕南当真没有其他身份,是个清清白白的大家小姐,那他便留着她,找个合适的时机娶回来,养着,好玩不闷。

如果慕南有其他身份或者是那个人的人,他也有法子,留下她,为他所用,到时候,再找机会娶了也成。

否则,杀了她还要费力气,不值当。

许从安是完全看不出来他的心思,否则,定会指着他大骂一声贼精。

看着厅外挂着的红灯笼,穆宁又沉了沉眼,这还不成,慕南有几分本事,性子顽劣有傲气,过于自负。

他父皇不会让这样的女子做他的王妃,需得好好调教。

长街上搂着两个暗卫谈天说地的慕南不知怎的忽然打了个喷嚏,她摸了摸鼻子,开口便骂,“混蛋穆宁,王八犊子,当个王爷整日没事做,就跟那翘着尾巴的猫一样,自私自傲不要脸!”

两个暗卫瞬间冷汗至踵,本就没怎么说话的他们此时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了。

“阿嚏——”

穆宁揉了揉鼻尖,许是夜里有些凉。

“自私自傲就算了,不要脸是真的不要脸,我活了这么久了,就从来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还外面的小姑娘都思慕他,能将宁王府的墙头给扒平咯!”

“我呸——”

“别说那些贵家小姐了,就是姑奶奶我,自戳双目,削发剃度也绝不嫁给他!”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慕南醉酒

慕南骂了一路,话里一个脏字都不带且句句没有重复的,两个暗卫对视了一眼,纷纷觉得自己可以去兼职说书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慕南上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一个网络喷子,抱着键盘,逮谁喷谁。

奈何命不由己,做了一辈子的正直人,给国家做了一辈子的事,直到今日,她才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她跟郁以安喝酒的地方在城楼,离宁王府有七里之远,从第二里路开始,她就开始骂,一直骂到宁王府,可能她也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总之一看到宁王府三个大字,她眼睛一闭,就睡了过去。

听到人回来了,穆宁顾不得其他,立刻将人安置在了自己房中,许从安看着这一切,略带欣慰的笑了一下。

安置好人后,许从安给慕南喂了些药,足以解酒的药性,却不能解酒性。

看着床上的人,他松了口气,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回到自己的院子后,许从安立刻收拾了行囊,连夜离开了宁王府,师兄让他办的事,算是成了。

穆宁救他一命,他还穆宁一段姻缘,解他天煞孤星的命格,此恩,也算是了了。

慕南睁开眼,只觉得晕晕乎乎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但胃里没那么痛没那么想吐了。

她挣扎着坐起来,惊动了小榻上看书的人。

“醒了?”穆宁微眯了下眼,有些惊讶她这么快就醒了。

慕南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脑子清醒中带着些迷茫,嘴里还残留着千饮醉的清甜,她咧了咧嘴,伸出双手朝他扑了过去,准确无误的掐住了他的脸,“王八蛋。”

“你说什么?”穆宁眉梢轻挑,看着她此时的模样,却生不起气。

“我说你是个王八蛋。”慕南说着拍了拍他的脸,小嘴一撇,“你说说你,整天要杀我,你倒是杀啊,真当我什么都知道啊!你不就是想利用查清楚我身后的人吗?”

说完她咯咯一笑,脑袋往他胸口处蹭了蹭,“你死心吧,我是谁,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

“因为我身后根本没人,都是我骗你的!”慕南说完笑了起来,“看看你那样子,还自以为你能掌控我,我呸!”

“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么小把戏啊!”说完,慕南又捏了捏他的脸。

穆宁后仰着头躲了一下,试探性的问了一声,“既没有人指使你,你又何故接近本王?”

慕南捏他脸的动作转变成了拍的,“你少在那里自作多情了,我被那杀千刀的算命的骗进来的,要是让我逮到那算命的,我就让他尝一尝,什么叫做十大酷刑!”

穆宁此刻真的信了,同时,他想起了一件事,慌忙将人抱到了一边,起身唤道,“来人!”

修羽推门而入,“王爷。”

“去!快去!”穆宁指了指门外。

“去……去何处?”修羽一愣。

“去万花楼,将本王下的单子撤回来!快!”穆宁拍了拍心口,有点不好受。

他早该想明白的,就算是天上来的,他千机阁也能查出蛛丝马迹,慕南身上什么都查不到,根本不是她隐藏的太深,而是她本身就没问题。

于此同时万花楼中。

万花楼主看着眼前被单独标出来的单子,抽了抽嘴角,拿起来看了之后,眼角也跟着跳了起来。

“穆宁脑子有病吧?被驴踢了?”

站在旁的女子抖了一下,“那主子……这笔单子,咱们接还是不接?”

“废话!”万花楼主翻了个白眼,将手上的东西摔得啪啪响。

“接!”

“当然得接了!”

女人点点头,哦了一声,“这慕家大小姐到底什么来头啊?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花重金来买?关键是也没什么可买的地方啊?查她小时候尿过床?”

“查,只管去查!”万花楼主飞快的敲着桌子,脚尖也飞快的抖着,“一个两个的都是冤大头,出价还一个比一个高,我倒要看看,还有没有第三个冤大头。”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进来了一个捧着单子的人,这人跪在地上,双手举起了单子。

“说。”万花楼主看都没看,端起了茶盏。

“主子,宫里的单子,出金一千五百两,查慕家大小姐慕南。”

“噗——”万花楼主一口茶喷了跪在地上的人一头,“一千五百两?金子?查慕南?”

“是,宫里花一千五百两,查慕家大小姐慕南。”地上的人冷漠的擦了擦头上的水,声线抖都没抖一下。

……

修羽离开后,慕南酿酿跄跄的就要往外走,穆宁一惊,抬手就要拦她,却没有拦住,只得跟上去,语调是从未有过的温柔,还带了几分哄小孩子般的腔调,“外面夜露重,容易着凉,随我回去。”

慕南听到声音,见来人是他,酿跄着朝他扑了过去。

然后,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他们家王爷,被慕小姐按到了地上,猛亲。

那人朝他扑来,穆宁下意识的扭头闪躲,意识到了什么后生生把头又扭了回来,女儿家的唇又香又软,落在他脸上轻轻蹭了一下。

他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心跳骤然快了起来。

在情理之中,在意料之外。

穆宁想过自己会成婚,会娶一个女子做王妃,意气用事时也想过,若这一辈子遇不到心悦之人,便算了,只身一人也并无不好,但他没有料到,自己遇到了一个让他想起来便心尖一颤的女子,会遇到的这么早,这么快。

他甚至规划过,若拗不过父皇的心意,便先随便择一女子入王府主事,为侧妃,王妃之位,则留给他还未出现的心爱之人。

现下看来,什么都不用了。

母妃去前,曾与他说过,待他成人后,一定要娶心爱之人为妻,朝朝暮暮,年月更替,只此一人,相敬如宾也好,热恋缠绵也罢,只此一人。

忽然,骑在他身上的人直起了腰身,端起拳头落到了他的脸上。

“厚颜无耻的王八羔子,去!你去把那些个女子叫过来,我想看看她们如何扒平你宁王府的墙头!”

“别以为天底下的女子都一个样儿,挤破脑袋的想嫁给你们皇亲贵胄。”

“哪怕天底下的男人只剩下你一个,我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躲在角落的下人们吞了口口水,隐约瞧着,他们家王爷的脸……似乎有点绿……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全部精彩内容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相关小说大全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穆宁凤慕南结局在线阅读_第6章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三七七七执笔的古代言情小说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穆宁凤慕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三七七七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最新章节目录,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的作者是三七七七,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人前他一袭紫衣风华绝世,以国号为名,是世间最尊贵的男儿,虽如此却心狠手辣杀人麻,京中贵女无人敢嫁,直到那日有传言流出……那文理不通大字不识手无缚鸡之力的慕家小姐贪图王爷美色,半夜摸进王府差点坐折王爷的脖

小说名称: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

秋风瑟瑟解我意江瑟瑟靳封臣结局在线阅读_第6章

秋风瑟瑟解我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作者叶蓁执笔的言情小说秋风瑟瑟解我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江瑟瑟靳封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叶蓁秋风瑟瑟解我意最新章节目录,秋风瑟瑟解我意的作者是叶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秋风瑟瑟解我意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五年前,为了救回母亲,她卖了自己。生下孩子后,再也没见过。 五年后,一只小包子找上门,缠着江瑟瑟,要亲亲,要抱抱,要一起睡。 江瑟瑟非常乐意,有求必应。。。。

小说名称:秋风瑟瑟解我意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江瑟瑟靳封臣)小说完结版

秋风瑟瑟解我意全文免费阅读无需登录江瑟瑟靳封臣小说)完结版共享,秋风瑟瑟解我意的作者叶蓁,最新章节目录解读。五年前,为了救回母亲,她卖了自己。生下孩子后,再也没见过。 五年后,一只小包子找上门,缠着江瑟瑟,要亲亲,要抱抱,要一起睡。 江瑟瑟非常乐意,有求必应。。。。

小说名称:秋风瑟瑟解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