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米虫大结局

  • 时间:
  • 作者:米虫
  • 来源:ysg
  • 重生之庶女翻身记辛晓寒
《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456章by米虫,小说重生之庶女翻身记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米虫是如何刻画的。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讲述了: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什么“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统统都是屁话!当她忍下剧痛生产,连自己亲生孩儿都没瞧见一眼,就被恶奴用麻袋裹了,卖进青楼。而始作俑者,便是她的夫君和嫡姐!再次睁眼,重生回到了三年前。她暗自发誓,一定要让所有伤她,害她之人,尝到后果,血债血偿。前世,她是微不足道的庶女,唯唯诺诺,只求苟且偷生。今生,她要将自己的命运紧紧掌握,翻手为云

《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米虫大结局

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翌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辛晓寒睡了个安稳的觉,只觉得浑身的不痛快都消失一般。

丫鬟小茶拿着梳子仔细的帮辛晓寒整理着发髻,一边夸赞道:“小姐,你这头发可真是又长又好。”

辛晓寒懒懒的应了一声:“那外面的桃花落了一地怪可惜的,待会儿不如打些花儿下来,做成糕点或者米酒都是好的。”

小茶笑了笑:“小姐你太聪明了,奴婢怎么就没想到还有这个作用。”

待梳妆完毕,望着菱花铜镜之中倒映着那张如玉脸庞,唇不点而朱,眉目如画,肌肤胜雪,鬓发如云。头上单单的用两支银簪子装饰着,却丝毫隐藏不了她的美丽光华。

这张脸呀,前世她藏着掖着,却还是给她招来那样的灾祸。

谁说红颜祸水,不过是那些无能的男人失败了,便把罪过往女人身上推罢了。

辛晓寒弯了弯唇角,眼底泛着寒意,这容颜利用得当,也是一把利器。

正在她端详着镜中容颜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小茶皱了皱眉头,赶忙说道:“小姐,奴婢出去看看——”

辛晓寒微微颔首,抬手捋了捋鬓发,听着那门外的动静,心里估摸着也猜到了几分。

她走出卧房,正巧林氏也走出房门来,想来也是听到了门外的动静。

小茶拦也拦不住,只见一个身着粉色撒花纯面百褶裙的娇俏女子,正带着一大帮子的奴婢闯了进来。

那气势,啧啧,可真是大。

辛晓寒看着面前这个女子,弯了弯唇。来者正是辛府二小姐,辛月兰。

这个辛月兰最是蜜口剑腹,两面三刀,如同一个跳梁小丑般的存在。她也是侍妾所生,却一向看不起自己的生母,反而一直向大夫人那边靠拢,一口一个大娘叫的亲热。

辛晓寒本以为是辛文萱带人上门挑衅,没想到来的却是辛月兰。不过倒也正常,辛月兰一直变着法子讨好正房,怎么能放过这么个机会,好争取在正房面前立功呢。

“哟,来的不是二姐嘛。不知道二姐来到我们这偏院,有何贵干?”辛晓寒微微的笑着,目光却是不卑不亢,直视着辛月兰。

“这不是听说昨天六妹被大姐在花园好好地教训了一顿嘛。我是来看看六妹你的伤势怎么样了。”辛月兰显然很是诧异,没想到平日里见了面都要绕着走的辛晓寒,今日竟然会主动开腔。

“我倒是无妨,多谢二姐挂心了。”辛晓寒瞥了一眼那一大帮子奴婢,这阵势摆明是要来闹的。

“辛晓寒,昨日你在花园里面可威风了,公然殴打嫡长女,这事情可是传遍了后院呢。”辛月兰嘲讽的笑,又不屑的瞥了眼一旁畏畏缩缩的林氏:“林姨娘,你可是教出个好女儿呢。”

见辛月兰提到自己,林氏的脸色一白。怯懦的走到辛晓寒的身旁,不安的扯了扯辛晓寒的衣衫。

“辛月兰,你倒是管的宽。这正主还没找上门,走狗倒是叫的欢畅。”

“你!你说谁是狗!”辛月兰一时气急。

“谁急眼,谁就是狗!”

“好你个辛晓寒,平日里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没想到藏着这么利的一张嘴巴。”辛月兰急躁的咬了咬牙,对一旁的奴婢吩咐道:“澜儿,给我好好教训一下她。”

“是!”那丫鬟澜儿平日里跟在辛月兰的身边,也是蛮横惯了的。

前世辛晓寒可没少挨过耳刮子,但现如今,她怎么还会允许一个小小的奴婢欺负到自己头上?

“我倒要看看,哪个敢动手!”辛晓寒眼眸冰冷,剜了一眼澜儿:“我再不济,也是辛府六小姐。你一个小小的奴婢,也敢出手掌掴我?岂不放肆!”

被辛晓寒这样一瞪,澜儿也有些心虚,看了一眼辛月兰。

“好,好,如今你这个贱胚子也在我面前摆起架子来了。”辛月兰冷哼着,上前就作势要打:“奴婢动你不得,我这个做姐姐的,就好好教训你这个不分长幼尊卑的东西!”

眼见着辛月兰气急败坏就要扑上来的样子,辛晓寒不动声色。

直到辛月兰扑过来,她的身子朝一旁灵巧一躲,避过了辛月兰的攻势。

“你还当我是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辛晓寒?”辛晓寒冷笑了一声。

“你们这些蠢人,还愣着作甚!赶紧给我抓着她!”辛月兰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对那些奴婢怒吼着。

那些奴婢犹豫片刻,还是碍于辛月兰的威严,上前就要去抓辛晓寒。

“二小姐,你且住手。看在我的面子上,饶过晓寒这次吧。”林氏见势不妙,伸手扯着辛月兰的衣袖,赶紧求饶着。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还看在你的面子上!”辛月兰皱了皱眉,一脸嫌弃,毫不客气的猛推开林氏。

林氏本就娇弱,哪里经得起辛月兰这用力一推。整个人朝后退了两步,腰狠狠地撞在了桌角上,她痛的倒吸一口冷气,捂着腹部紧皱眉。

辛晓寒见自己娘亲受到这样的侮辱,眸光一冷。

下一秒,直接从自己头上抽下一根银簪子来,趁着混乱,抓住了辛月兰。

她将簪子抵在辛月兰的脖子上,那锋利的簪子若是一个不小心,便可随时要了辛月兰这条小命。

“都给我住手!”辛晓寒大喊了一声,迸发出来的气势,把众人都给震慑住了。

那些奴婢眼见自家主子都被人控制了,立刻停止了动作,不安的看着辛晓寒。

“辛晓寒,你疯了!”辛月兰万万没有想到,辛晓寒竟然敢这样对自己!难道真的如那些奴婢私下里传的那样,辛晓寒着了魔了?

“二姐,我劝你嘴巴还是放干净一点。不然指不定我的手一抖,你就要见血了。”辛晓寒轻笑了一声,这种将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可真是不错。

“你你你……你要是敢伤我半分,大娘定不会饶过你的。”辛月兰一脸惊恐,却强装着镇定。

呵,都这个时候了,她还狐假虎威,用王氏来吓唬自己。可真的是愚蠢!

“好啊,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就更不可能放过你了,一命抵一命,算起来,我还是赚了呢。”辛晓寒的笑意更深,可那冰冷淡然的话语,倒真的把辛月兰给吓得不轻。

“辛晓寒……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怎么样?唔……让我想想。”辛晓寒挑眉,真做出一副思虑的模样来。她瞥了一眼面前的那些个奴婢,前世,自己可被这些恶奴欺负的不轻。

“咱们来玩个游戏吧,二姐?”辛晓寒淡淡的说:“你让你这些恶奴,自己抽自己一百下。若一百下之后,她们的脸都肿了,我就放了你。若是有一个人脸没肿,我就在你脸上划一道?”

“辛晓寒,你不要太过分!”辛月兰厉声呵斥道。

“我过分?”辛晓寒的手上用了力,那簪子在辛月兰纤细的脖子上留下一小道划痕,很快便沁出鲜血来。

那股刺痛,让辛月兰的脸色发白。她万万没想到,辛晓寒竟然来真的。

“你们!快点自己掌嘴!狠狠的打!”辛月兰的声音颤抖着,吩咐着面前的奴婢们。

那些奴婢哪里敢违背主子的意思,若是今天不抽肿自己的脸,恐怕回去之后,会被二小姐整治的更惨。

“啪”“啪”“啪”……

一个个巴掌声响起,倒像是乱弹奏的乐曲一般。

辛晓寒看着面前那些自讨苦吃的恶奴,眸光深沉,笑意越发张扬。

等到一百个巴掌打完,果然一张张脸都肿的跟猪头似的。

辛晓寒冷冷的将辛月兰推开,不带一丝感情:“带上你的人,滚出我的院子!辛月兰,你听好了,若是日后你再敢欺负我们这房,我定不会让你好过!”

“辛晓寒,我不会放过你的。”辛月兰惨白着俏脸,狼狈不堪,带着她的那些奴婢,一边朝着门外跑着,一边喊道:“你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屋子又重新恢复寂静,庭院前阳光正好,桃花依旧鲜艳粉红。

辛晓寒将手中的簪子擦了擦,重新插到了发髻之上,表情淡然,仿若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小茶在一旁都惊呆了,托着下巴,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你刚才实在是太威风了!”

林氏却是忧心忡忡,细眉紧蹙,对辛晓寒说:“晓寒,这个辛月兰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事情闹成这样,她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娘,我以后不会让她们再欺负你了。”辛晓寒担忧的看着林氏的腰部,恐怕那里都撞的淤青一片了。

“我没事的。”林氏见女儿这么体贴,心底一暖。

“别担心,我做事自有分寸。”辛晓寒微微颔首,又对小茶说:“你先扶着夫人回房歇息。”

“是。”小茶扶着林氏,回了房间。

辛晓寒走到院子里,看着那落了一地的粉红花瓣。红颜易老,鲜花易凋,这世界上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呢?只有把握当下,才是王道。

按照辛月兰那个脾性,估计此刻已经在王氏面前闹了起来吧。

辛晓寒的内心格外的平静,毫无波动。

果然,还没过一炷香的功夫,王氏那边便派人将辛晓寒给请了过去。

 

第五章

王氏的正院格外的大气,两进两出的院子,屋内的摆设装饰都是一等一的华美。与林氏那破败的小院子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辛晓寒被人引入了主屋,只见屋子里倒来了不少人。

居正坐着的是大夫人王氏,她虽然已年过四十,却保养得当,肌肤依旧光滑。上身穿着深青色琵琶襟上衣,下着金丝银线缝制的烟云蝴蝶裙。高高的发髻之上插着珠翠首饰,雍容华贵,自然衬托出高贵自傲的气质来。

王氏膝下有一双儿女,长子辛明钺,长女辛文萱。所以她这个正房夫人的位置,多年以来,坐的稳稳当当,岿然不动如泰山。

而侧旁坐着的两位妾室,一个便是辛月兰的生母蓝氏,另外一个是刘氏,生有二少爷辛明安。

各房的小姐倒只有辛文萱和辛月兰两人,瞧着她们两人那一脸得意愤恨的模样,辛晓寒暗自发笑。

“晓寒拜见大夫人,蓝姨娘,刘姨娘,拜见大姐,二姐……”辛晓寒镇定的请安,规规矩矩,挑不出一点错来。

大夫人王氏沉声应了一声:“起来吧。”

辛晓寒站直身子,唇边带着一抹浅笑,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那自己就见招拆招。

王氏轻轻咳了一声,便问道辛晓寒:“你可知我今日为何将你叫来?”

辛晓寒讥诮的瞥了一眼辛月兰和辛文萱,随即淡淡的说:“知道。如果晓寒没有猜错的话,恐怕是有人在大夫人面前搬弄是非,瞎嚼舌根了。”

辛月兰一时间气愤,插嘴道:“辛晓寒,你说清楚,别夹枪带棒的!你说谁嚼舌根!”

这么沉不住气,一句话一激,就将辛月兰这个蠢货给激出来了。

王氏和蓝氏的脸色皆是一变,一旁的刘氏倒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等着看好戏。

“月兰,你先闭嘴。”蓝氏呵斥着。

王氏的神色很快便恢复了,抬眼凝视着辛晓寒,带着冷意:“晓寒,你可知错?”

辛晓寒抬头,直视着王氏,目光没有丝毫的闪躲:“大夫人,晓寒不知道何错之有。”

王氏冷笑:“到如今还想狡辩么?昨天你和文萱两人在花园闹得整个后院都知晓。我本想着你是初犯,暂且不跟你计较。可今日,你竟敢用利器威胁伤害月兰,还将那一个个奴婢打的不轻。晓寒,你倒真的是无法无天了!你眼中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夫人?”

辛晓寒听到王氏说的话,只觉得好笑。什么念是初犯,就不计较。昨天跟辛文萱的一番闹腾,若不是自己起身反抗了,恐怕此刻自己还躺在床上奄奄一息。要真把账算清楚,到底谁的错,还不一定呢。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一个洪亮如钟的声音:“这是唱的哪出戏?”

一听到这个声音,辛晓寒的心中一喜,尚书辛金岳来了。

真的是天助我也啊,看来这场戏,是更热闹了。

整个屋子的人都站起身来,纷纷向着辛金岳请安。

可偏偏辛晓寒没有请安,反而“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众人都吓了一跳,不知道辛晓寒这又是搞得什么把戏。

辛金岳坐到上座,皱着眉头盯着辛晓寒,眯着眼睛,似乎思索了一番:“这是?”

王氏的眼底闪过一抹讥诮,脸上却是一脸大度平淡:“老爷,这是咱们府上的六小姐,辛晓寒呐。你不记得了?就是那个林氏生的。”

辛金岳想了想,才恍然大悟:“是,是。没想到都长到这么大了。”

辛晓寒的眼中闪过一抹冷意,真的是可悲啊。自己在辛府生活了这么多年,可自己的亲生父亲,却压根不记得她们母女的存在……难怪被人欺负打压到如此地步…

“那这是怎么回事?”辛金岳皱着眉头,问着王氏:“这丫头犯了什么错?”

王氏便将事情简单的描述了一遍,当然了,这话里话外,都将错误推到了辛晓寒身上。

辛金岳沉思片刻,对辛晓寒说:“晓寒,这就是你不对了。长幼有别,你怎可如此欺负你的姐姐们。我记得你娘亲林氏是个温柔如水的女子,怎么会教出你这样野蛮的女儿来。”

温柔如水?野蛮?呵呵……

辛晓寒偷偷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那疼痛硬是逼得落下了两滴泪水来。

她缓缓地抬头,一张梨花带雨的美丽脸庞,我见犹怜。

“爹爹,大娘,晓寒知错了。”辛晓寒撇了撇唇,一脸哀戚,泫然欲泣:“昨日的事情,是晓寒的错。晓寒不应该打碎杯子,惹得嫡姐不高兴。就算嫡姐要打我五十藤条,我也应该受着,不应该挣扎的。”

此话一出,配上那娇滴滴的眼泪,王氏和辛文萱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辛晓寒继续说道:“今天的事情,也是晓寒的错。二姐带着一大帮子奴婢冲进我们院子里,着实是把我给吓坏了。当时二姐对我娘出言不逊,说我娘不会教女儿,还伸手推了我的娘亲……娘亲的身子本来就不好,当时就痛的差点晕了过去。二姐还不解气,上前就要打我……我错了,我不应该还手,可二姐说的那些话太气人了……”

“她说了什么?”辛金岳见辛晓寒出落的如此美丽,犹有不忍。想到这些年,对她们母女两的忽视,心底不禁有些惭愧。

“二姐说……说我有娘生,没爹教……”辛晓寒的声音哽咽:“还说爹爹早就将我们母女两个给忘记了,就算我们死在那小院子里面,也没人知道。”

“胡说八道!”辛金岳一下子被辛晓寒说中了心事,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一眼辛月兰:“月兰,你倒是有本事。”

“爹,爹,你别听这个下贱坯子乱说!我没有说过那话!”辛月兰见辛金岳发怒,当时就吓得不轻。她愤怒的指着辛晓寒,怒骂道:“辛晓寒,你血口喷人,胡说八道!”

“下贱坯子?你就这样称呼你的妹妹吗?”辛金岳皱眉,更是冒火。

“我……我……”辛月兰没想到她这脱口而出的称呼,倒正中了圈套。

辛晓寒跪在地上,头微微的低着。在外人看来,她是在害怕自责。其实,她只是想掩饰住自己眸中的喜色罢了……当她捕捉到辛金岳眼中一闪而过的愧疚时,她就知道,这一回合,她赢了。

“老爷,虽然说月兰也有错,但晓寒也不应该拿簪子威胁性命啊。”王氏赶忙说着,又对辛月兰使了个眼神。

辛月兰立即明白过来,扯了扯衣领,露出那被簪子刺破的伤口,哭丧着一张脸说:“爹,你看,这就是被辛晓寒给刺的。我只不过是想教训她一下,可她却是想要了我的命啊。”

不得不说,王氏这一招倒是狠。

辛金岳果然犹豫了片刻,沉声对跪在地上的辛晓寒说:“你当真有用簪子威胁你姐姐的性命?”

辛晓寒重重的磕了两个头,浑身瑟瑟发抖,又抬头,一脸悲哀绝望的神色。

她缓缓地将自己的衣袖掀起来,露出两只胳膊来,那胳膊上布满了伤痕,淤青紫红一片,很是骇人!几乎没有一处肌肤是好的!

坐在上座的几位夫人和辛金岳,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仅仅是手,晓寒的身上,全是伤……”辛晓寒的眼泪滴落,直教人心疼无比。

她不再言语,只是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辛金岳。那一眼之中,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情绪。

辛金岳看着面前这个被自己忽视了多年的女儿,看着她那手臂上遍布的伤痕,心底的愧疚感越发浓厚。

半晌,他侧头对王氏说:“夫人,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王氏能够做这么多年的当家主母,自然不是吃干饭的。她自然明白辛金岳如此问她,是什么意思。

纵使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王氏还是轻声说道:“都是姐妹之间的小打小闹。的确是月兰做的过分了……蓝氏,你领着你女儿回去,闭门思过半个月!”

“可是……大娘……”辛月兰不服气,还想说什么,却硬是被王氏一个眼刀子给憋了回去。

蓝氏赶紧拉着自己这个冲动自负的女儿,灰溜溜的告退了。

“晓寒,你也起来吧。”辛金岳起身,主动伸手去扶起这个女儿,眸中带着一个父亲的慈爱。

辛晓寒心中一动,多少年来,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父爱……

现如今,爹爹亲手扶着她起来,还如此温柔的跟她说话,这是只有出现过在她梦中的场景。

“爹……”辛晓寒泪眼模糊,看着辛金岳。

“乖女儿,这些年,是爹爹亏待了你们母女。”辛金岳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又侧身对王氏说:“夫人,这种事情,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了!”

“是,是!”王氏赶忙应道。

“谢谢爹。”辛晓寒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来:“爹爹,娘亲时常惦记你呢。她还跟我说过,你以前最爱吃她亲手做的糕点呢。”

辛金岳微微眯着眼睛,仿佛陷入了往日的回忆之中。想起十几年前,温柔可人的林氏,无微不至的照顾。红袖添香,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的确是令人怀念。

“嗯,你娘亲的手艺的确不错。”辛金岳微笑了一下:“等我得空了,就去你们院子坐坐,看看你娘亲。”

“娘亲一定会很高兴的。”辛晓寒惊喜的应道,黑色眼眸之中闪过一抹得逞的神色。

 

第六章

又跟辛金岳说了会子话,辛晓寒便离开了大夫人的别院。

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如此顺利,辛晓寒本来只想着让辛兰月他们吃个哑巴亏的。可万万没想到辛金岳会出现,这真是个意外之喜。

不过经过这次,这尚书府里的人,以后都会对林氏这房忌惮几分吧。

善良,并不代表软弱。心计,也不代表恶毒。

当辛晓寒回到悦兰苑的时候,隔着老远就看见丫鬟小茶和娘亲林氏焦急的站在门口张望着。

“小姐,你回来了!”小茶激动的跑上前来。

林氏也快步走上来,拉着辛晓寒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她无碍,才松了一口气。

“娘亲,小茶,你们别担心。”辛晓寒微微一笑。

“大夫人他们没有把你怎么样吧?”林氏皱着眉头。

“没有啊,我这不是好好地嘛。”辛晓寒亲昵的搂着林氏的肩膀,一起朝着屋内走进去:“而且,我还有个好消息。”

林氏心里还是惴惴不安的,没想到大夫人真的放过了辛晓寒,真是太不可思议。

走进内堂,坐了下来。

小茶赶紧手脚麻利的冲泡了一壶茶水上来,又倒了两杯,轻轻地放在桌上。

辛晓寒端着茶水,一饮而尽。又将事情的经过,跟她们说了一遍。

听着辛晓寒的叙述,林氏和小茶都瞪大了眼睛,皆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辛晓寒顿了顿,抿唇轻笑对林氏说:“爹爹说,他很怀念你的糕点。”

林氏听到这话,那张憔悴的脸庞上泛起一层粉红来。眼中似乎噙着泪水,嘴唇嗫喏着:“老爷……老爷他还记着我……”

这一幕,看到辛晓寒眼中,真是无比的心酸。

“娘亲,爹说了,有空就会来看你的。”

“可……可我们这里,这么简陋……而且我……”林氏犹豫了片刻,伸手轻轻地覆上脸庞,眼眸之中闪过一抹自卑:“都过去这么多年,我已是昨日黄花,容颜老去。怕是老爷见到我,会失望。”

辛晓寒看着林氏这幅又娇羞又不安的模样,心底已然有了主意。

她轻笑了一下,安慰着林氏:“娘,你多笑笑,别整日惴惴不安,蹙着眉头。再说了,还有我在呢。”

“傻女儿,你又不是神仙,难不成还会妙手回春?”林氏轻笑了一下,语气之中更多是无奈。

“虽然我不是神仙,但是妙手回春的法子还是有的。”辛晓寒挑眉。

林氏只当辛晓寒说的好话来安慰她,并未放在心里去。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来了三个奴仆,手中托着用红布盖着的托盘,毕恭毕敬的朝着林氏和辛晓寒请安。

“这是何物?”林氏皱着眉头,疑惑的看着那三个托盘。

“这些都是老爷下令赏给林姨娘和六小姐的。”为首的奴才一脸谄媚的笑,又拿出一个鼓鼓的荷包来,双手托着递给林氏:“这个是账房发下来的,这个月悦兰苑的月钱,小的顺路给林姨娘你送过来。”

看着面前那奴才谄媚奉承的模样,还有鼓鼓囊囊的一袋银子,辛晓寒不禁冷笑,果然这府中的人,一个个都是趋炎附势的墙头草。

林氏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尊敬过,一时间还有些无从适应,赶紧接过那包银子。

辛晓寒在一旁淡淡的说:“这些东西且放在桌上吧。”

“是。”那些奴仆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桌上。

辛晓寒走过去,伸手掀开那些红布。

“哇塞,这么多好东西!”小茶发出感叹来,笑开了花。

林氏也呆住了,眼睛盯着那些珠钗首饰,还有华美的衣衫,移都移不开。她在这辛府中呆了这么多年,哪里有过这么多好东西。

辛晓寒唇角弯弯,心里暗忖道:没想到辛金岳如此大方,一出手送了不少好东西。

这可真的是及时雨,她正愁没有钱花。

辛晓寒从荷包里面拿出三块碎银子出来,给了那三个奴仆一人一块。又多拿了一块银子,递给为首的那个奴仆,轻声吩咐道:“拿着这个钱,却给我买几本医书来。”

“是,是。”那奴才得了赏,嘴巴都咧开了花似的,赶忙应下。

将那几个奴仆打发走了之后,小茶看着那些珠翠首饰,笑眯了眼:“夫人,小姐,我们有这么多好东西了!”

林氏拿着那个鼓鼓的荷包,看着里面装着的银子,不禁感叹道:“这个月的月钱,竟有这么多。”

辛晓寒随手拿了一个白玉镯子,漫不经心的把玩着:“以往账房那些人把我们的月钱都扣得厉害,如今爹爹发话了,他们哪里还敢造次。”

“晓寒,这突然有这么多好东西,为娘这心里有些慌。”林氏怯怯的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女儿,她过惯了苦日子,突然多了这么多财宝……她都不知道要如何处理。

辛晓寒扯了扯嘴角,又是心疼,又是无奈的说:“娘亲,以后日子会更好地。这些算不得什么……”她的手轻轻划过那精致的华裳,总共四套衣衫,两套是自己的,两套是林氏的,皆是华美精细,布料滑顺细腻。

“晓寒,这些东西还是你来保管吧。”

“嗯。”辛晓寒也不推唐。

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辛晓寒知晓自己的缺点,前世只略识得一些文字,琴棋书画这些更是一窍不通。

若是以色侍人,色衰而爱弛。空有这一身好皮囊,并不是长久之计。

当务之急,还是要多学多看,不断的提升自己的能力,才能够跟那些人斗上一斗。

深夜,月明星稀,悦兰苑格外的宁静。

辛晓寒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袋里面思索着,到底有什么法子,才能请个老师来学习。

毕竟她才得罪了王氏,还有那两个难缠的小姐。若是请求王氏帮忙找个教习师傅的话,摆明了是自取其辱。

而且这几天,她的所作所为,在这府中已经够惹眼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若是再过分张扬的话,恐怕会招惹来更多的麻烦。如今,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强大。只能先卧薪尝胆,韬光养晦一阵子。

反正陆子安还要等到十月份,才会来府中提亲。如今,距离那日,还有大半年的时间。

辛晓寒捏紧了拳头,她必须要好好利用这半年的时间。

思来想去,她心里渐渐地有了主意,这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六小姐辛晓寒病重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辛府。

正院绣阁里,沉香袅袅。

辛文萱绣着手帕,一边问着母亲王氏:“娘,你说这个辛晓寒怎么说病就病了呢?实在是太蹊跷了。”

王氏端着天青色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水:“蹊跷?就她那下贱小命,如何经得起荣宠?你爹昨日赐了悦兰苑不少好东西,怕是她们母女两个都乐疯了吧。”

辛文萱微微一愣,看着王氏:“莫不是娘亲你背后做了手脚?”

王氏摇了摇头,淡淡的说:“我还没出手。不过派去的奴婢回来说,病的很重,那脸上身上,长满了红疹子,很是骇人。怕是会传染……文萱,这阵子你可别去悦兰苑了,别也染了病回来。”

“咦……”辛文萱不禁露出嫌恶的表情来:“果然贱人得的病都是脏病。”

“林氏母女还想翻身?哼。”王氏冷笑一声:“怕是无福消受。”

…………

一时间,原本备受瞩目的悦兰苑,很快又的凄冷。

悦兰苑,开的繁密的桃花树下。

辛晓寒正顶着一脸的红麻疹,捧着一本医书,懒洋洋的看着。

不少奴仆都偷偷地隔着墙,往里面张望着。瞧见辛晓寒那脸上的麻疹,皆是一副惊恐之色。

辛晓寒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继续看着手中的书页。

看来这个办法的确不错,这样,外人也不敢来招惹她们了。

相信没过多久,尚书府的人又会忘记悦兰苑的她们……而这正是辛晓寒思索了一夜,得出的办法。

这脸上的麻疹,不过是她用胭脂画出来。而她大大咧咧的坐在院子里面,就是故意显摆给那些别有居心的人看,让他们对自己避而远之。

这件事情,辛晓寒自然也瞒着林氏和小茶。

她们两人的性子太过柔弱,没准哪天就说漏嘴了。这个风险,辛晓寒并不打算冒。

又过了两三天,一切正如辛晓寒所估计的那样,悦兰苑又恢复了宁静。

辛晓寒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一身男装打扮,不禁皱了皱眉头。似乎还是女气了一点……她犹豫片刻,又拿着眉笔,加粗了眉毛,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悦兰苑是整个尚书府里最偏的一个别院,而且靠近外墙。辛晓寒很早就在后院那块,发现一个狗洞。

经过她的开凿,那个狗洞已然有一定的宽度,足够她整个人通过。

将抵在狗洞前面的砖块拿走,辛晓寒沿着狗洞,缓缓地爬了出去。

当走出那偏僻的小巷子,热闹的街市呈现在她的眼前。

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庶女翻身记小说全文

重生之庶女翻身记相关小说大全

(完整版)&莫安然冷依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冷面总裁娇妻休想逃》在线阅读

完本小说冷面总裁娇妻休想逃主角莫安然冷依凌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冷面总裁娇妻休想逃》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因为一次兼职,竟然水逆的不行,把总裁家的盘子给打碎了,莫安然以为只是一张普通的盘子,没有想到人家总裁跑上门来,“你打碎了我十个亿的盘子!你该怎么赔?”她不信,要逃,没想到总裁各种围堵,竟然在女生厕所设计相遇,将门反锁。“好久不见啊,女人”

小说名称:冷面总裁娇妻休想逃

(完整版)&顾西誓刑北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套路深》在线阅读

完本小说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套路深主角顾西誓刑北岩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套路深》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上辈子她心盲眼瞎,错把仇人当恩人,最终不仅害死了那个深爱自己的男人与还未出世的孩子,还落得惨死下场。重活一次,顾西誓要手撕渣女,脚踹渣男,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再虐的他们生不如死!而自己上辈子负了的那个男人,这辈子,她倾尽所有,也要回报!至于原来厌恶他小妻子为何变了成了这娇羞的模样,刑北岩表示不重要,在他心里,只有一个字,“宠!”

小说名称: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套路深

(完整版)&陆辰修余沐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甜妻在上总裁请克制》在线阅读

完本小说甜妻在上总裁请克制主角陆辰修余沐恩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甜妻在上总裁请克制》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当她知道陆辰修收养她的原因时便是他亲手将她推向深渊的开始。她最害怕被抛弃,可是终究还是被他抛弃。他最害怕失去控制,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她疯狂。陆辰修:“答应我,永远都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

小说名称:甜妻在上总裁请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