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睡妮大结局

  • 时间:
  • 作者:睡妮
  • 来源:ysg
  • 高冷老公惹不得夏以安
《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456章by睡妮,小说高冷老公惹不得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睡妮是如何刻画的。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讲述了:五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伙同妹妹将她送入陌生人的床,18岁未婚生子,她被剥夺继承权,臭名远扬,成为夏家的弃儿。五年后,她涅槃重归,寒心似铁,摒弃所有的恩情,转身遇见了他。席鹰年,冷清嗜血,A城庞大财团的神秘帝枭,翻云覆雨只手盖天……夏以安知道,未婚的他即使有个5岁的孩子,依旧抵挡不住全城女人对他的趋之若鹜,可他却在选择了声名狼藉的她。婚后—

《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by睡妮大结局

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在线阅读

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孽障!”夏霸天不由分说的上前,一巴掌甩在夏以安的脸上,“你还想把我的脸丢到哪里?你就不该离开精神病院,一回来就闯祸,夏以安,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你现在就给我滚!”

夏霸天的这一巴掌,猝不及防。打的夏以安耳朵嗡嗡的想着,一边脸顿时红肿不堪。

她猛地勾唇冷笑,黑眸缓缓落在这个叫做父亲的男人脸上:“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现在住的别墅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产。该滚的,应该是你们吧?”

夏以安的这句话刚刚落下,冯美娇顿时跳了起来,尖锐的声音带着轻蔑的嗤笑:“夏以安,我看你真是在精神病院待久了,彻底疯了吧?这别墅的屋主写的可是你爸的名字,有你什么事情?”

“我劝你现在就给我离开,少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今天是妹妹大喜的日子,你就不要在这给人晦气了。”夏霸天脸上却拂过一抹心虚的表情,他声音冷冷的对夏以安说道。

“晦气?”夏以安突然妖冶无比的笑着,美眸几度流转,缓缓落在一言不语的霍泽身上:“刚刚你那么想要吻我,该不会也觉得我晦气吧?”

“夏以安,你够了!”霍泽额头上的青筋顿时暴露无遗,很明显他在紧张。

“怎么?做过的事情就不承认了?就像五年前一样吗?霍泽哥哥。”夏以安却旁若无人,用着调情的语调和霍泽肆无忌惮的谈笑着。

此时陆续有一些客人朝着这边走来,似乎注意到这边的“热闹。”

还没等霍泽有所反应,夏希爱眼疾手快的上前挽住霍泽:“我劝姐姐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我们并不欢迎你。”

夏家所有的人都担心的事情会闹大,特别今天是这么重要的日子。

“这不是夏家的大女儿,夏以安吗?”

“是啊是啊,五年前这大女儿进了精神病院,没有想到已经出来了,出落的还这么美。”

“夏先生,好福气啊,两个女儿都这么美。”

就在此时人群中开始响起这种声音,夏霸天只好以着笑脸迎人,他走到夏以安面前,拉着她,压低声音:“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夏以安一脸粲然的笑容,说着还主动朝着那些客人们招着手。

一时之间,长相出尘的她成为了焦点。

夏霸天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皮头让夏以安存在在这场婚礼上。

不远处的席鹰年,不小心又看到了这夏家人重聚的“温暖场景”。

当然,他没有错过夏以安的余光,她当时明明已经看见了夏希爱带着父母朝着她走来,他甚至看到她嘴角勾起那抹的得逞的冷笑。

这个女人是故意的,她出奇的聪明,一个小小的把戏,便将所有人玩弄在鼓掌之中。

席鹰年手中惬意的摇着一杯猩红色的液体,杯中的液体泛出的波光,倒影着那男人完美的脸,他眯着眼睛性感的嘴角划过一抹饶有趣味的笑。

这个女人,真是有趣。

而茕茕孑立站在那里的夏以安,双手紧紧捏在一起,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她在心里对自己起誓,一定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这一切才刚刚是个开始!

一个星期后。

盛夜,喧嚣四起,暗欲萦绕。

一家五星级的酒店,奢华的总统套房,哗啦啦的水声从浴室传来,清晰入耳。

席鹰年洗完澡之后,下半身围着一条白色浴巾走了出来。

光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女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性感美人。

“立刻给我滚出去。”

席鹰年却没有多看一眼,他径直的走向沙发,端起茶几上早已经倒好的红酒,坐下轻饮,语气像是在讨论着今天天气如何般的随便。

“席先生,果真如同传言般,不解风情呢。”

床上的女人,缓缓起身。她扭动着妖冶的身段,语调里没有一丝畏惧,娇笑道。

下一秒钟,她回头,两个人的目光瞬间交错在一起,女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住!

怎么是他?

“原来是你,看来欲擒故纵的手段你用的屡试不爽啊。”

席鹰年在看清女人的脸时,薄凉的唇竟勾起了一抹淡淡的弧度。

“真抱歉,我并不知道是你。”

夏以安快速裹起床上的薄被,眉眼不由的低垂,声音不卑不亢的说道。

原本她是被人当做礼物送给如今南都权势最强大的男人,这个机会也是她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争取到的。

夏以安深知自己的优势,想要在南都站稳脚步,她需要一个强大的靠山。

毫无疑问,传言中南都第一帝少席鹰年,便是她最好的选择。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男人就是席鹰年!

“堂堂夏家大小姐,也要沦落到这种地步吗?”

席鹰年放下酒杯,起身缓步走向床边的夏以安,低沉的声音带着嘲弄漫不经心的调笑着。

夏以安轻蹙着眉头,她抬起眼迎向席鹰年那讳莫如深的眼眸,有些生气。

但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她还要拿回自己的一切,还要去找寻那个下落不明的孩子。

“很荣幸,第一个金主就是席先生。”

夏以安勾起红唇,笑得妖娆,歪着脑袋的模样,黑瞳绽放着无辜的表情,让人很是心动。

“哦?听说你在精神病院呆过?”

席鹰年似乎对夏以安很感兴趣,他站在她的面前,用着一种居高临下的角度,俯视着他。

“五年。”

夏以安和他对视着,语调带着轻笑,漫不经心的样子十足的慵懒。

“为什么?”

席鹰年没有想到夏以安回答的这么爽快,她甚至没有任何的掩饰。

“因为太蠢。”

说话席间,只见夏以安猛地丢掉身上的被子,倏地从床上站起。

“看来五年的时间,你并没有长进。如今依旧很蠢,你还太嫩。出去!”

眼看着席鹰年转身离去,夏以安心里一阵挫败,垂下的双手紧紧攥住。

不,她不能走!

如果失去了这样的机会,再想获得就更难了!

“席先生三番五次的拒绝我,是因为你本身就不行吗?”

夏以安咬了咬唇瓣,默默闭眼,使出激将法。

“你说什么?”

听到夏以安说的这句话,已经走远的席鹰年猛地转身,深棕色的眼眸微眯,一抹危险而凌厉的目光如锋利的刀刃般扫来。

“你知不知道,你在找死?”

 

第五章

头顶上悬挂的水晶吊灯,灼亮的刺着她的眼,她闭上眼,长长的睫毛跟着颤抖起来。

她,就要成功了!

“这么紧张?听说你生过孩子,是吗?”

席鹰年的大手落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清冷而低沉的声音骤然落下。

“是。”

夏以安没印象想到席鹰年对她的底细这么清楚,但坦诚如她,没有丝毫的掩饰。

只是孩子是如今的她心内唯一的痛,这样被席鹰年扯开伤疤,她有些不舒服。

“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

席鹰年再次笑道。

翌日中午。

夏以安睁开眼睛,一只手搭在眼前,挡着刺目的阳光。

正在此时,浴室的门打开,一阵水蒸气袭来。

“你的价格是多少?”

席鹰年有些嘲讽的低笑,突然问道。

“什么?”

夏以安蹙眉。

“我问昨晚的价格是多少?”

男人好看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话语直接而无情的落下。

夏以安的脸色瞬间苍白,她下意识的捏紧了拳头。

内心冒出的羞辱感很快被她压制下去,从她选择这条路开始,所谓的自尊都是没有价值的东西。

“席先生,我不想要你的钱。”

夏以安抬起小脸,露出粲然的笑容,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席鹰年挑眉:“那你要什么?”

“我要做你的女人。”

说着,夏以安已经走到席鹰年面前,一字一顿的说道。

她的话语刚落下,席鹰年便发出一阵大笑。

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

“夏以安,你觉得我是慈善家还是傻子?嗯?”

席鹰年早已经看透一切,他清楚夏以安的想法,却依旧毫不客气的将她吃干抹净。

他看得出来夏以安现在所表现的只是伪装,但他根本不关心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他席鹰年从来不是任何人的救世主,对他而言昨晚只是邂逅而已,天亮就该说再见了。

“谁都知道你是A城第一帝少,全城女人都仰慕你,我也不例外。怎么我想做你的女人,席先生就要把人家想的那么坏呢?”

夏以安歪着脑袋笑着,努力做出一副开放的模样。

席鹰年眯眼,第一次认真的端视着面前这个女人。

光从外表看来,夏以安无可挑剔。

“是吗?这么仰慕我,可以为我做什么呢?”

席鹰年伸出手,轻捏着她的脸,低沉的声音讳莫如深的说道。

“做什么都行。”

夏以安回答的响亮,她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个机会,绝对不能失去。

“哦?”

席鹰年挑眉,轻笑一声。

下一秒钟,他一把将夏以安推到了落地窗前,紧接着他将窗户打开。

原本笑得肆意无害的女人,此时有些害怕起来。

黑色的瞳孔泛出一丝不安,迎上席鹰年的视线。

“你要做什么?”

夏以安声音透着一丝害怕问道。

“不是说可以为我做任何事情吗?你从这里跳下去,我就相信你对我的真心和仰慕。”

席鹰年勾起嘴唇,话语却让人坠入冰窖般的寒冷和残酷。

“这里可是30楼。”

夏以安失声尖叫,看席鹰年的表情,根本不像开玩笑。

这还没有开始报仇,小命就在这玩完了。

夏以安瞪着大眼睛。

“不敢?”

席鹰年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低笑。

“从这里跳下去我会死的。”

夏以安是真的害怕,席鹰年这个人太捉摸不定,谁知道这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所以?”

这样捉弄夏以安的把戏,席鹰年似乎沉浸其中。他并不着急,看到她脸上露出丰富的表情,他觉得从未有过的有趣。

“……好!我跳!”

几秒钟过后,夏以安咬紧牙关,她闭上眼睛,决定赌上一把。

随后,她松开对席鹰年的拥抱,直接往打开的窗户仰去。

身体在倾斜的刹那,耳边的风呼呼吹着。

真的会死掉吗?

就这样的死掉了吗?

夏以安问着自己。

 

第六章

眼前的一切都支离破碎起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冷风,夏以安的身子瑟缩了下,脑子里闪现出以前在精神病院的日子。

不甘,屈辱,混杂着无尽的恶心,尽数涌上心头。

“呼--”

耳边的风猛地灌进她的耳朵,产生了短暂的耳鸣。

但下一刻,这种感觉戛然而止。

她的手腕处传来男人掌心的干燥与温热。

夏以安有些费力地抬头,迎上席鹰年如深渊般的眸子。

她勾了勾唇角,脸上的笑意越发妖冶。

她赢了。

席鹰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漠如斯的脸上依旧没有出现多余的神情。他救了夏以安的命,姿态却是极为随意。

“席先生,这是相信我的真心了?”

即使是面对再不堪的境地,她也能够笑的从容如胜利者般。

席鹰年一个用力将夏以安提起,她的身子轻巧地越过窗台。

夏以安顺势揽住席鹰年的脖子,歪着脑袋嘟着嘴巴:“席先生,不知道我现在够不够格做你的女人呢?”

她心里不是不忐忑。

这的手段可不是她能够应付的,她必须抓住来之不易的机会。

“你很有趣。”

席鹰年眯着眼睛看向夏以安,深沉的眼里有着暗流涌动。

“我很喜欢考验别人,不知道你能经得起我的多少考验?”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女人,他倒是想看看,她究竟能够忍到什么程度。

而她要做他女人的目的,他也好奇的很。

会不会,和夏家有着很深的联系?

夏以安暗暗吸了一口气。这个男人,果然是只老狐狸。只是她现在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就不会再退缩。他席鹰年,未免太过小看她的决心!

“当然是全部了。”

夏以安再次醒来时,席鹰年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她面前。

他宛如最高地位的独裁者,藐视地看着卑微如蝼蚁的她。

她攥紧拳头忍住,半直起身子,看着身着一身正装的男人。

“席先生,我的考验通过了吗?”

只要他点头,那么她所经历的,就不是白费的。

她受的所有苦痛,迟早让他们那群人加倍还回来!

尽管她掩饰地很好,席鹰年还是没有错过她掩盖在表面情绪之下的愤恨。

席鹰年缓慢弯下腰,和夏以安的目光平视:“为什么想做我的女人?”

这样不怕死的,非要达到目的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他抬手摩挲着夏以安的下巴,接着触碰上她的唇瓣。

“因为你是个很好的靠山。”

夏以安眯起眼睛,整张小脸魅惑至极。

“而我,恰好需要。所以,对于你,我势在必得。”

席鹰年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

她的眼里有着异样的光芒闪动。

许多年了,他不曾见过这样的女人。

“只要你通过我的考验。”

他薄唇勾起一个弧度:“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依旧是这句话。

夏以安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格外难缠。

她径直攥着他的手,扬起头,给他一个坚定的回答:“好。”

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够做到的事情。

“我很好奇你的目的。”

“我要让将我推入地狱的人,生不如死。”

她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她也从未想过对席鹰年说一句谎话,这个男人太过警觉,在他面前耍小聪明,无疑自寻死路,不如坦白一些。

席鹰年勾着嘴角:“你想要利用我?”

“各取所需。”

夏以安脸上忽地堆起笑容看着席鹰年,“你需要我,我需要你的权势地位做仰仗。很公平的交易,不是吗?”

席鹰年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想到如果昨晚不是他,会有着另一个男人将她占有,他的心里便涌现出少许恼怒。

夏以安再次抬头时,眼前多了一张银行卡。捏着它的主人高贵宛如神邸,低眸施舍地看着她。

“这是你辛苦一天的费用,去买两件像样的衣服。想做我的女人,在外面抛头露面时,不能丢脸。”

“谢谢,”夏以安毫不客气地接过,将卡在手里转了一圈,问道,“席先生这是在默认我成了你的女人了?”

“哦?”

席鹰年淡淡看着夏以安,忽然好奇她为什么得到了这个结论。

他不过是对她产生了一点兴趣,不想她穿着不合他品味的衣服影响他的心情。

毕竟,他也很久没有这样高的兴致了。既然她送上门,他也不会浪费。

夏以安明亮的眸子掺杂着笑意:“你说你不是慈善家。既然如此,便不会随意施舍。”

不等席鹰年说话,她已经径直开口:“定个协议吧,席先生。”

席鹰年打量着此刻有着灼灼目光的夏以安,唇角微微勾起:“看你表现。”

夏以安酒店出来时,已经接近日暮。

她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感受着对于她来说,来之不易的生活。

和她隔着一条路的迈巴赫上,席鹰年单手搭着后座的车窗,双眸定定地看着沐浴在微醺日光里的女人。

司机在前面冷汗涔涔,方向盘都险些握不稳。

已经半个小时了,总裁却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他不是一向惜时?

而且,对面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个女人?

女人?

意识到自己想法的司机吓了一大跳。

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入总裁的眼?

他顺着看过去,想要认清站在那女人的模样,后座便传来冷冷的声音:“开车。”

司机也顾不得那么多,飞快地踩下油门,车子向着公司的方向驶去。

夏以安倒是没注意到街边停着的车子,她沿着街道缓慢向回走。

已经是初春,空气里还夹杂着些许凉意。

来往的行人穿着厚重的呢子大衣,她却是裹着薄薄的风衣走的潇洒自在。

脑子里闪现的,是席鹰年昨夜的话语。

即使她一句也不愿意听,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

她生过孩子,有过不堪。

这些全部都是那母女亲手给予!

她眼里闪过一抹锋利,接着挺直腰杆,坚定地向着前面走去。

A城最大的商场。

高楼矗立在城市的黄金地带,玻璃墙在黄昏下显得格外瑰丽。

夏以安没有犹豫,直接去了最高层。

席鹰年的意思她明白。他对任何东西都十分挑剔严苛,她作为他的女人,身上穿的衣服也不例外。

“夏以安!”

刚走了没几步,身后忽地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夏以安回过身,脸上的锋芒已经尽数收敛,只余淡淡夹杂着讽刺的笑容。

在看了来人一眼之后,她便不屑地挪开视线。

夏希爱踩着八厘米的尖细高跟鞋,气势冲冲地走到夏以安面前。

她穿着初春的套装,手里捏着同款式的小包,整个人时尚又高贵。

她怎么也没想到逛个商场也能够遇到夏以安。她好不容易才将她送进精神病院,没想到只过了五年,她就出来了!

不过让她稍稍觉得安慰的是,夏家根本不允许她踏进去半步。

她想着,心也就放宽了些,瞥了她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利用八厘米高跟鞋的优势和夏以安平视:“从精神病院出来的感受如何?我想应该是非常愉快的吧?只可惜,夏家已经不接纳你,霍泽现在要娶的也是我。”

夏以安没应声,脸上的表情都未变。

她说的那两样,她不感兴趣。

夏希爱注意到她身上的衣服时,更加得意:“你的日子不好过吧?蝼蚁的滋味如何?”

她呵呵地笑起来,满脸都是讽刺。

一字一句,都戳到了夏以安的心上。

“多亏你告诉我,我才能认清现在的生活。”

夏以安拉了下身上的风衣,眯起眼和她对视,讽刺意味明显:“但你似乎忘记了,在你们的订婚宴上,霍泽似乎对我余情未了呢。怎么,我离开了五年,你还没牢牢抓住他的心?”

高冷老公惹不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高冷老公惹不得小说全文

高冷老公惹不得相关小说大全

(完整版)&莫安然冷依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冷面总裁娇妻休想逃》在线阅读

完本小说冷面总裁娇妻休想逃主角莫安然冷依凌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冷面总裁娇妻休想逃》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因为一次兼职,竟然水逆的不行,把总裁家的盘子给打碎了,莫安然以为只是一张普通的盘子,没有想到人家总裁跑上门来,“你打碎了我十个亿的盘子!你该怎么赔?”她不信,要逃,没想到总裁各种围堵,竟然在女生厕所设计相遇,将门反锁。“好久不见啊,女人”

小说名称:冷面总裁娇妻休想逃

(完整版)&顾西誓刑北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套路深》在线阅读

完本小说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套路深主角顾西誓刑北岩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套路深》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上辈子她心盲眼瞎,错把仇人当恩人,最终不仅害死了那个深爱自己的男人与还未出世的孩子,还落得惨死下场。重活一次,顾西誓要手撕渣女,脚踹渣男,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再虐的他们生不如死!而自己上辈子负了的那个男人,这辈子,她倾尽所有,也要回报!至于原来厌恶他小妻子为何变了成了这娇羞的模样,刑北岩表示不重要,在他心里,只有一个字,“宠!”

小说名称:第一婚宠重生娇妻套路深

(完整版)&陆辰修余沐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甜妻在上总裁请克制》在线阅读

完本小说甜妻在上总裁请克制主角陆辰修余沐恩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甜妻在上总裁请克制》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当她知道陆辰修收养她的原因时便是他亲手将她推向深渊的开始。她最害怕被抛弃,可是终究还是被他抛弃。他最害怕失去控制,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为她疯狂。陆辰修:“答应我,永远都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

小说名称:甜妻在上总裁请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