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心染冷夜月小说-BOSS是个黏人精免费阅读

  • 时间:
  • 作者:盛少
  • 来源:zsy
  • BOSS是个黏人精林心染冷夜月
结婚一年,老公不愿碰她。理由竟是报复她!盛怒之下,她找了别人!他日再见,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她的顶头上司……一边是总裁上司,一边是满心求复合的难缠前夫,还有每次碰到她一身狼狈的高富帅,究竟谁才是她的此生良人……

林心染冷夜月小说-BOSS是个黏人精免费阅读

BOSS是个黏人精小说在线阅读

林心染冷夜月小说BOSS是个黏人精推荐章节

BOSS是个黏人精 第4章 拍照要挟

凌晨三点,林心染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客厅。

看到一双不属于她的蛇皮纹高跟鞋。

果然来了。

她脱下自己的高跟鞋,赤脚无声地走进厨房。

五分钟后,她轻轻扭转卧室的门把手。

端起脸盆走进卧室。

亲眼看到抱在一起睡觉的男女,整颗心像被当场浇了开水,疼得麻木了…… 黑眸染上恨意,林心染扬起手,将乌漆漆的一脸盆水泼向这对狗男女! 萧毅然和陆小桃瞬间惊醒! 萧毅然看着眼前站着一个人,吓了一跳,抹了把脸上的脏污,看清后破口大骂:“林心染!你他妈疯了!你泼了什么鬼东西?” 身边的陆小桃看清是林心染后,立刻装出害怕的表情:“毅然,我好怕,我怕她打我……” 萧毅然胡乱抽出餐巾纸,帮着陆小桃擦脸,哄道:“别怕,有我在,她不敢打你!” 看着一身狼狈的陆小桃还不忘发骚,林心染冷笑出声:“我不会打你,我怕脏了我的手!” 萧毅然厌恶地看了她一眼:“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离婚吧。

” “萧毅然,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这话正是我要说的!财产我们平分!” 说完,林心染转头就走,多看一眼这对狗男女都觉得辣眼睛! 萧毅然疾步追出来,身上不着一物,他拽着她的手,嘲笑道:“林心染!你他妈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房子车子都是谁买的?都是老子的钱!离婚你还想分一半财产?你想得美!除非你净身出户,我就答应签离婚协议!” 林心染感觉内心痛得窒息,抬眸望向他:“好,我净身出户!” 她的果断与平静,让萧毅然内心一震。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答应…… 他以为,她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可她亲眼看到他和别的女人躺在一起,竟然连难过的眼泪都没有? 这个事实让萧毅然的心中很不是滋味。

趁他愣神,林心染使劲甩开他夺门而去。

一直站在暗处偷听的陆小桃,黑眸中欣喜不已,嘴角勾起一丝胜利般的笑意,他们终于要离婚了! 大半夜,泪流满面,坐在出租车里,林心染突然好想大醉一场。

她身上穿着乐悠悠的斜肩短袖和牛仔裤,一双高跟鞋就放在她的脚边。

开车的司机再次问道:“小姐,想好去哪了吗?” 林心染道:“去民兴路的大排档一条街。

” …… 四十分钟后,匆匆赶来的乐悠悠找到了林心染所在的位子。

拉过一条凳子就坐下,冲着老板娘喊道:“老板娘,十号桌再来四瓶青岛!” “悠悠,你真想灌醉我?没看我已经喝两瓶了……”脸颊醉红的林心染耷拉着脑袋,手里握着酒瓶子,盯着瓶口又猛灌了一口。

乐悠悠随手拿起桌上的羊肉串咬了一口,无奈道:“看着你想买醉的架势,我就知道了,你今晚不容易醉……难道你没听说过吗?有些酒,越喝越清醒,我明白你现在的感受,你想喝就喝,想哭就哭,总之老娘都奉陪到底!” 迷离的眼神仿佛飘去了远方,林心染早已哭肿的眼睛又默默流泪,她的嗓音带着哭腔:“悠悠,你知道吗?大学时期的萧毅然不是这样的,那时,他跟我说话都还会脸红呢……” “我从小家教严,我妈一直强调说男人很在乎女人忠贞,她说她当年就是因为不是黄花闺女才被我爸嫌弃,后来他们离婚了……所以,大学时期,我和萧毅然谈恋爱,我就一直死守着那最后一道防线,想等着结婚后再圆房……” 乐悠悠就这样静静的听着,麻木地嚼着羊肉,看着自己的好闺蜜陷入痛苦,她却没有爱情的止疼药可以给她。

或许,只有酒精可以暂时缓解伤痛吧…… 喝醉了也好。

林心染的嘴角扯起一丝讽刺的笑意:“呵,没想到,等我们真结了婚,他反倒不想碰我了,天天早出晚归,后来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淡……” 乐悠悠听出话中的深层含义,她惊异问道:“心染,你可别告诉我,你和萧毅然没发生关系?” “没有。

”林心染举起啤酒瓶将剩下的半瓶酒喝光。

乐悠悠惊得失语,刚要再问,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是林心染的。

拿起划开屏幕:“你谁啊!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有病啊!” 电话挂断后,林心染哈哈大笑:“悠悠,我们接着喝!” 看着她都快坐不住了,乐悠悠有些心疼了:“亲爱的,别喝了,我们回家吧?” “叮”一声,是手机短信。

她从别墅出来后,一直开着手机,林心染内心希冀着萧毅然向她道歉,或者求饶…… 她拿过来一看,是个陌生手机号。

短信内容:老地方,速来。

“这他妈谁啊……”林心染正想关了手机,突然看到对方又发了一张照片。

瞬间,她坐直身体,酒醒了三分! 对方还发过来一条内容:不来,照片就发网上。

“心染,怎么了?你脸色变得好难看……”乐悠悠看向她手中的手机。

林心染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就往头上淋。

“天哪,你受什么刺激了?” 更清醒了。

“悠悠,我突然想起有件重要的事情,我先走了!”说着,林心染已经摇晃着站起身,从包里掏出几百块放在桌上就要走。

乐悠悠拉着她,满眼忧心:“这大半夜谁找你啊?是不是萧毅然这个渣男?心染,你可别心软!你这次要是真原谅了他,他以后只会变本加厉,不会对你好的啊!” “悠悠,你别多想,不是他……我真的有事,一会你先回去吧。

”林心染的语气有些冷,脸色青红交错。

乐悠悠最终放手了:“你去哪?我陪你去吧。

”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

” 最终,乐悠悠看着林心染打车走了。

…… 半小时后,醉醺醺的林心染出现在酒店套房门口。

深吸一口气,最终按响了门铃。

很快,门开了。

男人腰间围着块浴巾,头发还在滴水,薄唇微启:“来得还挺快。

BOSS是个黏人精 第5章 醉酒对抗

林心染走进房间后,身上浓重的啤酒味混合着烧烤味,让刚洗完澡的冷夜月蹙眉。

“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去喝酒吃烤串?” 面对他的质问,林心染转身抬头看他,声音透着怒气:“把你名字告诉我?工牌号也行!” 冷夜月略过她,走向酒柜,却倒了一杯水。

举止优雅尊贵,就连喝水的动作都是那么让人流连忘返。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黑眸透着一丝揶揄。

林心染脱下高跟鞋,大步走到他的面前,发现身高差距太大,得扬起头看他,顿感气势削弱。

她后退两步,大声吼道:“我要投诉你!” 看着她的可笑举动,冷夜月难得有丝周旋的心情,他拿着玻璃杯走向沙发,随意一坐就是最强势的存在。

“投诉我什么?” “我要投诉你不够专业!” 他的嘴角勾起坏笑:“昨晚的你,可是享受的很。

” “享受你妈!”酒壮怂人胆,今晚的林心染满脑子想爆粗口。

剑眉一蹙,他的声音瞬间冷了八度:“我不喜欢女人说脏话。

” 林心染满脸无所谓:“你是谁啊?你管我?我想说就说!” 冷夜月顿时没了聊天的兴趣,看了她一眼:“行了,快去洗澡,我还有两个小时。

” 他对她的无视和命令,令林心染错愣。

接着就抓狂了:“你他妈有病啊!我警告你,钱我已经给过你了!你不要再对我纠缠不清,快把那些偷拍的照片都还给我!” 她的话,让冷夜月笑出声,仿佛笑她是个智障。

林心染气得跺脚:“有什么好笑的!那些照片到底在哪?你的手机呢?” 说着,她便开始找起来,等她正准备往卧室去找时,冷绝月已经站起身。

大长腿几步走向她,拎起她就跟抓小鸡似的,直接扛着她走向浴室。

往厚厚的地毯上一丢,他居高临下的扫了她一眼:“满身酒气,闻着让人恶心,就给你十分钟,洗好了快出来。

” 浴室门“呯”一声就被关上了。

林心染被摔得有点头晕,一有晕的感觉,接着就想吐,胃里一阵翻搅,她立刻爬起来冲到马桶边上狂吐…… 在卧室的冷夜月正在接电话。

“在哪呢?我们在慕白这打牌呢,你来吗?”唐文轩嘴角叼着烟,手上正举起一杯洋酒。

冷夜月回的简洁:“没空。

” “你很忙?” “陪女人。

” “……” 唐文轩“噗”的一声,将喝进去的酒全喷了出来。

“你厉害!你……你继续。

”唐文轩瞬间挂了电话,他都想象不出冷夜月跟女人在一起时,是不是也是这么机械这么冰冷? 想起来就一阵哆嗦。

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唐文轩莫名其妙的脸红,冷不丁又打了一个哆嗦 。

边上的慕白关切的捏了捏他的衣角:“冷吗?” “不,不冷。

”唐文轩看着慕白那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心里直犯怵,慌忙从他手里把衣服抽出来,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挂了电话后,冷夜月处理了几封邮件,看到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小女人还不出来。

他失去耐心,放下手机,亲自去抓人。

一打开浴室的门,他的身形僵住了! 这个臭丫头,居然靠着马桶睡着了…… 身上还穿着衣服! 他气得走过去拽起她,将她丢进了浴缸,拿着喷头,将热水浇在她的身上。

林心染很快就醒了,醉得云里雾里,困得要死,手脚都无力。

她看到这个冷酷男人手里拿着蓬头,水淋在她脸上,她难受的顿时大哭:“你究竟想怎么样……为什么要折磨我?今晚我的心情糟透了,你还要欺负我……我都给了你五百万!你还想怎么样啊……” 花洒顿时停了,冷夜月脑中的想法随着她的哭声,彻底没了。

她的眼泪,让他心烦,还有火气。

他大手一捞,将她从浴缸捞起,用浴巾随意一擦,拿起浴袍将她包裹住,抱起她丢在了被子上。

冷夜月开始穿衣服,今晚的计划落空了。

五分钟后,穿戴整齐的他看着又睡着的小女人。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无奈。

走之前,叫了客房服务,他受不了浴室那股呕吐后未散尽的味道。

这个酒店套间,是他的专属房间,受不了丝毫的不清洁。

可刚关上房门时,冷夜月联想到客房男服务员看到那女人的反应。

这个烂醉的女人,被人欺负了也不会知道! 黑眸中闪过一丝恨恨的恼怒。

最终,冷夜月又折回房间,径直走到卧室,抱起林心染离开了酒店。

今晚真是有了太多的例外。

似乎再多一次,也无所谓了。

冷夜月将林心染和她的随身包都丢在了后座。

他上了驾驶位,对后座的女人警告道:“你要是再吐,我就把你丢下车。

” “呕” 一股恶臭扑鼻而来。

冷夜月:…… 一小时后,冷夜月的迈巴赫驶进了冷氏集团大楼的地下停车场。

他下车后,扛起林心染走进了专属电梯,直通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后,冷夜月将她抱到了他专属的休息室,给她盖好被子后就离开了。

…… 上午十点,林心染宿醉酒醒,双手抱着脑袋,好半天没有缓过来。

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房间里。

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什么都没穿…… 惊得她差点尖叫出声。

环视一圈,像一间卧室,似乎又不像。

她看到不远处摆放着一个大衣柜,房间面积很大,但很空旷。

似乎主人不喜欢任何多余的东西,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这么简洁。

她渐渐听到门外传来隐约的男人声音。

细心去听,还不只一个男人声,是好几个! 林心染头皮发麻,她到底是在哪? 忽然想起昨晚她去酒店见了之前的男人。

难道是在他家? 卷起被单,她蹑手蹑脚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自己的衣服。

林心染盯着眼前超大的衣柜,她立刻走过去打开。

看到衣柜里是一整排清一色的男人衣物。

咬着牙,抓了件白衬衫穿在身上。

长到成了她的连衣裙,走路生风,羞得脸颊燥热难堪。

林心染脸贴着房门,正在偷听外面的动静,不敢轻易开门。

外面好像是安静了。

正当她要开门时,突然被外面的人推门进来撞翻在地。

她的坐姿,瞬间让进来的男人黑眸一暗。

林心染回神尖叫。

男人勾唇:“小妖精,醒来就想招惹我?”

BOSS是个黏人精 第6章 被迫沉沦

“小妖精,醒来就想招惹我” ---------------- “不要脸!谁招惹你了……”林心染紧张的拽着衬衫,不想自己走光。

冷夜月眼带笑意走进屋内,随手将门一关。

“这里到底是哪?” “我公司。

” 林心染心惊,怎么到了他的单位…… “你是说,这里是你上班的地方?”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睡在了他接客的地方,顿觉浑身起鸡皮疙瘩,好脏…… 见她一副鄙夷的表情,冷夜月黑眸一闪,就知道她误会了,可他并不想解释。

迈着大长腿走过来后坐下,嘴角带着丝坏笑:“怎么,我就不能正经上个班?” 他神情高冷,俯视着她,林心染这才发觉她还傻子似的坐在地毯上,立刻站起身,刻意离他三米远。

“你也有正经工作?”她倒真有些好奇了,这男人还兼职? 冷夜月两指划着他的下巴,眼眸微垂,想了几秒:“我是总裁……的秘书。

” 林心染了然的点头:“哦,我知道了……先不说这些了,我的衣服在哪?” “你的衣服都在昨晚的酒店。

” “啊?你怎么没有拿过来?这我要怎么出去……”林心染一张小脸顿时垮下来。

冷夜月难得好心情,他站起身:“正好我还没吃早饭,我可以送你去酒店拿衣服。

” “我就穿成这样出去?” “你觉得难为情?” 林心染怒道:“废话!让你只穿一件衬衫走出去,你也不乐意吧?” 黑眸里有丝轻笑,但声音清冷:“我有个主意……” 两分钟后,林心染被冷夜月抱着离开了办公室。

路过看到的穆天震惊不已,回神后刚要说:“冷……” 被冷夜月一个警告的眼神阻止。

等他抱着她进了专属的电梯,林心染轻轻问道:“你确定没人看到我?” 此刻的她,头上包着冷夜月的西装外套,还穿着他的长西裤,长长的裤腿拖在外面,就像一个小孩儿偷穿了大人的衣服。

他嘲笑道:“就你现在这个样子,你父母都认不出你。

” “那就好……”她的手臂上挂着她的包,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脖子,生怕自己掉下去。

出了专属电梯后就是他的私人停车位。

打开车门,将她放到了副驾驶位子。

当冷夜月将迈巴赫驶离地下车库时,他道:“你可以不用遮了。

” 林心染一听,立刻拿下西装外套,被闷了好一会儿,她的小尖脸红扑扑的,看起来很可爱,就像个多汁的红苹果想让人咬一口。

冷夜月扫她的那一眼很幽暗。

这时,林心染的手包里传来震动声。

她打开包一看,短信十几条,未接来电好几个,现在打来的正是她的老公萧毅然。

屏幕一划开,就听到萧毅然恶劣的语气:“你现在在哪?” 林心染看了身边男人一眼,见冷夜月似乎一点也不感兴趣的样子,她稍稍有些放松。

“你有什么事情?”她的语气也不好。

“你妈来了!她找不到你,就来我公司了,快来把你妈接走!” “啪”电话就挂了。

林心染低头咒骂了句:可恶! “你老公?”声音清冷,听不出喜怒。

林心染心里咯噔一声,看了他一眼,但没说话。

见她不回答,冷夜月也没再问。

当车开到酒店地下停车场后,他又抱着她直接去了套房。

进了房间,林心染迫不及待跳下他的怀抱,正要去找她的衣服。

被冷夜月的大手一抱,将她扛到肩上走向卧室。

一进卧室,她如同一个抛物线被丢过去砸的脑袋晕乎乎,还不等她坐起身就被冷夜月给抱住了。

“你放开我!” 他勾唇:“为你当了免费司机,我要收点小费……” “什么小费?我没钱!”林心染气得不轻,她当初昏头豪掷千金让他捡了个大便宜,他怎么还无耻的问她要小费? 冷夜月不费吹灰之力,单手将她双手置于头顶。

没过几秒,当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有一丝凉,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敢碰我试试!”她的黑眸里顿时泛起冷意。

“我为什么不敢碰?”他的无所畏惧,让她恼怒! 一个出来卖的男人,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的占她便宜? 岂有此理! “我告诉你,我已经没钱包你了,你别再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冷夜月低头靠近她的耳边:“你的钱给多了,可以包月……” 包月? 林心染哭笑不得:“给多就给多!我不要什么包月!你快放开我……再不放开我要报警了!” 他要敢强来,她就报警! 冷夜月轻笑道:“就算报警也只会相信我……” “你胡说八道!”她挣扎半天就是动不了,像条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黑眸闪过一丝好看的流光:“不信?那就试试……” 想起那一晚的痛苦经历,她吓得头皮发麻。

望着她眼睛隐隐泛起的泪花,他的食指贴上她的唇:“嘘,别哭,我很温柔的。

” “我,我信你个鬼!”她的泪水忍不住滑落。

他殷红的薄唇扬起一丝无情:“不信?” 呵,女人,居然敢质疑他? 不出几秒,他就让林心染心服口服深信不疑。

望着她的黑眸渐渐染上一丝迷雾,他的嘴角有了丝笑意。

“看着我……” 他的声音宛如魔音,她望着他,黑眸里是他那完美至极的俊脸。

第一次,她沦陷了。

BOSS是个黏人精 第7章 离婚协议

转眼,过去了两个小时。

当她拿起手机时,看到萧毅然已经打了十个电话。

“可恶!我妈又不是瘟疫,他至于厌烦成这样吗?”她气得丢下手机,直接跑进浴室去洗澡了。

等她关上浴室门后,冷夜月不动声色地拿起她的手机。

看到未接来电的名称显示“渣男”二字,他的心莫名有丝顺畅。

接着,他放下她的手机,不再理会。

冷夜月大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明明卧室有更大的浴室,他却偏偏要去客厅旁边的那间。

扭转浴室的门把手,肆无忌惮的走进去,从林心染的身后抱住了她。

她吓得转身,碰到了男人肌肤,抹掉脸色的水渍,看清高大挺拔的男人身躯。

“你怎么来了……” 他伸手关掉开关,花洒立刻停了水。

深邃刀刻般的极致俊脸笼罩着一层水雾,冷夜月美的如仙如魔,邪魅且妖孽,薄唇微启:“帮我洗澡。

” “……” 林心染转身不再看他的身体,之前的那一幕幕全部浮现在她脑中,顿时呼吸不畅,心脏跳的飞快。

“你有手有脚,为什么要我帮你洗澡?卧室不是有浴室吗……”话未说完,她被他禁锢在墙角。

他的语气有了丝不耐:“不愿意?” 察觉到他声音里明显的不悦,林心染吓得吞咽口水,忤逆他恐怕不会让自己好过。

最终妥协:“好,我帮你洗。

” 全程脸红得像个大番茄,这么细致看清他的精壮身体后,林心染羞的嘴唇都咬出了血。

冷夜月的神情傲慢高冷,宛如尊贵的帝王,眯眼望着这个小女人的复杂表情,黑眸里始终带着丝戏虐,享受着林心染对他的服侍。

…… 半小时后,林心染在酒店套房里匆匆吃了点东西,拿起包就要走。

坐在主位餐桌上的冷夜月说道:“站住。

” 鬼使神差,她下意识的乖乖转身,直直望着他:“还有什么事?” 想起他手里的照片,她心口强压着怒火。

“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记住,不要再让别的男人碰你。

”他的话说的很平静,甚至不带一丝情绪,却给人一股无形的强势和压迫。

林心染的火气压不住了:“你是谁啊?你凭什么管我!别以为和我有过两次关系,就真以为是我男人!我办不到!” 冷夜月抬眸看她,嘴角勾起:“办不到是吗?那好,今天就将你的照片发布在网上,我是无所谓,反正照片上没有我的脸。

” 他的无耻和威胁,让她气得攥起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揍烂他的俊脸! “你到底想怎么样?给个痛快话!哪怕是要钱,你说要多少?” 此刻林心染真的很后悔! 遇上这么个难缠泼皮无赖,实在不行,就问乐悠悠借点钱,把照片的事情先摆平。

“我说了,你的钱给多了,你可以包月。

”他用餐刀将顶级鱼子酱均匀的抹在吐司上,神情桀骜,声音清冷,宛如天界的杀神。

林心染简直要疯了,只差把高跟鞋脱下来扔在这个狂徒脸上! “包你妈……” “注意你的言辞,我说过,我不喜欢女人说脏话。

” 他的黑眸透着森森寒意,让她及时闭嘴。

她甚至有种直觉,如果她继续骂下去,她会走不出这酒店。

可她也不是逆来顺受的傻子,这样被人欺负! 深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她平静道:“冷先生,我希望我们能够和平解决这件事。

我给你的五百万,是我们之前的一场交易!交易已经完成,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我们已经两清。

希望你专业点,也希望你能够把那些照片还给我,如果你继续这样纠缠威胁我,我只能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这件事,到时候对谁都没有好处!” 她的冷静和反击,让冷夜月的黑眸中闪过一丝欣赏。

看来这个小女人真是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越发有意思了…… “这样吧,林心染,我再睡你十次,我就把照片还给你。

时间地点都由我决定,而你需要随叫随到。

如果你觉得办不到就去告我吧,报警也行。

” 他有恃无恐的狂妄自大,让林心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一时拿捏不准对方的心理,他是真不怕?还是在匡她? 但联想到如果真报警闹上法庭,她的那些照片肯定会被很多人看到,那她的名声也彻底的毁了…… 如果被父母亲戚朋友们知道了,她以后要怎么面对他们? 最终,她咬牙切齿道:“好!我答应你,希望你不是食言的小人!” 气得她再也待不下去踩着高跟鞋愤愤的离开了。

她走后,丝毫没有影响冷夜月的胃口。

反倒,让他吃的津津有味。

驰骋商界那么多年,从未与一个女人周旋玩这种小游戏。

突然感觉也不错,就当调剂下生活。

他划开手机,给秘书打了个电话:“穆天,以最快的速度收购林心染所在的公司。

” “是,冷总。

” …… 出了酒店的林心染,很快招了辆出租车,赶往萧毅然的科技软件公司。

一小时后,她上了电梯。

当她走出电梯踏进公司后,路过的员工都说道:“您好,萧太太。

” 她匆匆走过,随意点下头。

待走到萧毅然的办公室门前,她直接推门进去。

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陆小桃。

此刻,陆小桃正上身真空坐在萧毅然的怀里。

大白天就在办公室胡来! “无耻!”林心染忍无可忍骂出口。

萧毅然脸色不佳,怒骂道:“林心染!你他妈的不知道敲门?” “哼,你也知道丢脸?” 面对突然出现的林心染,陆小桃倒是不慌不忙转过身,骚气十足的开始穿衣服,身材很好的她眼中有着满满的骄傲。

林心染嘴角勾起讽刺,拿出手机就给她三连拍! 这下,陆小桃不淡定了,急道:“毅然,她偷拍我的照片……” 林心染朝她晃了晃手机:“瞎吗?我明明是光明正大的拍好不?” 陆小桃表情跟吃了苍蝇一样,林心染心情大好。

萧毅然的眸色中闪过不耐:“乖,你先出去,照片我会给你要回来。

” 陆小桃恨恨地瞪了林心染一眼,穿好衣服后不甘心的走出去了。

“我妈呢?在哪?” 萧毅然厌恶的扫了她一眼:“她已经回老家了。

” 他随意拿过桌边的文件,往前一推,语气决绝:“林心染,这是离婚协议书,签字吧!”

BOSS是个黏人精 第8章 纠缠不清

萧毅然无情的话,猛地将林心染拉回到痛苦的现实。

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 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 “林心染,你发什么愣?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心染的痛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一抹泪水还是让他捕捉到了。

林心染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笑吗?” 泪水瞬间滑落,她也没有刻意回避,就这样直视着他的目光。

萧毅然蓦然站起身,从桌边的烟盒里随意抽了一支烟,神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用打火机点燃了他手指间的香烟。

深深抽了一口,他吐出烟圈,声音平静道:“林心染,我们之间的问题,不是我一个人的错!别把你自己想得那么无辜,当初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考验我,就是不让我碰你!说什么如果我能够忍到结婚时,就证明我真的爱你,这他妈到底是谁灌输给你的思想?” 林心染感觉心情沉重,她没有说话,静静听着。

他又抽了一口,继续道:“我记得刚大学毕业时,我父亲病重刚去世不久,办完葬礼后,我的心情糟透了,我极度渴望你的温暖,希望通过你证明我还活着……可那一晚,你始终不肯给我,还威胁我说,如果我强来,你就要跟我分手……呵,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

” 萧毅然此刻的背影隐隐透着一股荒凉,林心染站在身后,仿佛都能感受到当初的夜晚。

那时的她,思想还比较禁锢保守,被母亲长期的传统观念给洗脑了。

她和萧毅然大学恋爱两年了,他们商量好,大学毕业后就结婚。

可她始终没有同意婚前发生关系。

老实说,因为这件事,她确实有愧于他,让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忍了一次又一次。

“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吗?”她语气平静,却隐隐透着质问。

萧毅然忽然转身,黑眸盯着她,语气不善:“不错。

” 她怒问道:“那你为什么还答应跟我结婚?” 他冷笑:“我也想让你尝尝守活寡的滋味……” 这样的回答,令她心碎。

她全身心的准备好奉献给他时,其实他早已经不爱她了。

“呵,我真傻!为什么当时没有看出来……”林心染走上前,拿起离婚协议书,擦掉眼泪认真仔细的看了一遍。

协议就如之前说好的,她净身出户,家里的两套别墅和三辆车全部归于萧毅然的名下。

确认无误后,她正准备签字,没有看他,问道:“有签字笔吗?” 萧毅然走回办公桌,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专门签合同的钢笔,丢在桌上。

林心染俯身正准备签字,她的领口微垂,春光乍现,几处显眼的痕迹直冲进他的眼底。

“等等!” 她起身看他,问的面无表情:“怎么了?” 萧毅然两步站在她的面前,一手拽起她的手臂:“你昨晚去见谁了?” 她神情一顿,面对他的质问,林心染冷笑:“跟你有关系吗?” 他气得笑岔:“怎么没有关系?在没离婚之前,你还是我老婆!说,你是不是背着我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了?” 林心染气得无语,萧毅然背叛她在先,现在居然无耻的指责她? “萧毅然,放手!我们已经没关系了!” 她对他的疏离和不再留念,令萧毅然的心间狠狠划过一丝不甘心。

林心染是他的初恋,还是他的妻子,现在两人走到了婚姻的尽头,他竟然从没碰过她。

那些痕迹深深刺激到了他的男人自尊! 萧毅然突然抱住她,将她拖到沙发处,没两下就将她压在沙发上。

“萧毅然你快放开我!”林心染慌了,想起他之前还和陆小桃在苟且,心间就泛起一阵恶心。

他温润俊朗的脸,此刻变得有些狰狞,嘴角带着痞气:“放开你?老子要在离婚前,睡你一次!” “萧毅然!你这个疯子!快放开我……”她拼命挣扎,脸已经通红。

她的慌乱和对他的厌恶,让他更加来劲。

“林心染,你现在还是我老婆,你应该履行你的义务!” 他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眼尖的发现,她的耳根处也有痕迹,他气得狠狠一拳打在沙发上:“他到底是谁?” 他的怒吼,让林心染心中有丝莫名的爽感。

“怎么,你也会吃醋吗?你不是早不爱我了?你的相好就在外面,你去找她呀。

”既然挣脱不开他的钳制,她就用言语挑衅他。

萧毅然咬牙切齿的问道:“林心染,我他妈再问你一遍!这孙子是谁?我要打残他!” 竟然敢碰他的老婆! “哈哈哈……”林心染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他单手掐着她的下巴,恶狠狠道:“你笑什么?” 转瞬,她的笑意渐渐散去,黑眸闪过一丝寒意:“萧毅然,你别再发狗疯了!放开我,让我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我们好聚好散!” 萧毅然望着这双曾经让他痴迷的黑眸,此刻有种异样的美感,就像带刺的红玫瑰等着男人去采摘,又像孤傲的天山雪莲让人不敢靠近。

“等会再说……” 下巴被他禁锢,她一时逃不开,林心染咬紧牙关不让他得逞,使出浑身力气反抗他。

一得机会,她抬起膝盖就是用力一顶! 萧毅然咒骂一声,痛得倒在一边。

林心染趁机爬起身,立刻跑到办公桌前拿走离婚协议书,头也不回的去打开门。

门一开,便看到坐在秘书位子上的陆小桃,冷冷一瞥。

这么快就把她调到了他的公司? 林心染什么话也没说,大步离开了。

陆小桃见林心染的衣服有些皱巴巴的,她立刻推门进去看。

看到萧毅然趴在沙发上,嘴里骂着:臭娘们! “毅然,你怎么了?” 现在正是他最狼狈的时刻,他回头瞪她,怒红着眼吼道:“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BOSS是个黏人精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BOSS是个黏人精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BOSS是个黏人精全部精彩内容

BOSS是个黏人精相关小说大全

时婳霍权辞小说-爱你繁花落尽免费阅读

“不,我没有撒谎,我根本就没有骗你……”“我求求你不要再装了好不好,时婳,你这副嘴脸真的是丑陋至极!”——————————在霍权辞的心里,时婳就是一个为了钱无所不用其极的蛇蝎女人,他憎恶她的欺骗设计。可当一切都真相大白时,他却希望她一直都是骗着他的。那场葬礼,夹杂着风雪,渐渐冰封了他的心……

小说名称:爱你繁花落尽

许你怦然星动在线阅读完整版by梨花奶酪冰

许你怦然星动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许你怦然星动在线全文阅读,作者梨花奶酪冰是如何刻画的。许你怦然星动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一纸离婚协议断了她对他的感情,几年婚姻不过是他的算计,她恨他入骨。三年过去,她蜕变成小有名气的全民偶像,他归来已是集团总裁。阴谋再起,生母刁难,养父嗜赌,许家逼近……他用情爱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网,等待她沦陷。她在娱乐圈的大染缸里浮沉,他的重新出现,究竟是帮她磐涅重生,还是让她坠入深渊?

小说名称:许你怦然星动

佳妻有点凶在线阅读完整版by曼新新

佳妻有点凶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佳妻有点凶在线全文阅读,作者曼新新是如何刻画的。佳妻有点凶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若有人问她,遇到一个彻底拿住自己的人到底是什么感觉,她绝对大嘴巴子扇过去:自己去试试就知道了!丧心病狂啊,好好的意气风发我行我素,突然之间变成了被这个男人吃定,这简直就是一出人间悲剧。“嗯?你确定是悲剧?”他眯眼。“咳咳咳,不不不,我开玩笑呢。”某人傻笑着后退。呐,这就是被彻底拿住的悲催境地吧!

小说名称:佳妻有点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