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剑仙武侠小说全文免费看

剑仙武侠小说全文免费看

2019-10-09 16:42:54作者:醉卧晨曦

剑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又名,作者醉卧晨曦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剑仙小说全文分享,剑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剑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仙剑碎,大战起;剑道崩,来日复。人生于世,不必畏首畏尾;剑气凌霄,战个不死不休。逢敌必亮剑,一代剑仙李玄成长史!

剑仙武侠小说全文免费看

剑仙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剑仙第9章 较量

李玉宸将醉了的儿子抱回屋内,看着儿子那稚嫩的面容,心中一阵酸楚。

安顿好儿子后,李玉宸走出了院门,这是他十年来第一次离开这个小院。当他来到一间屋子时,里面早已有人在等他。

“你考虑清楚了?”

“嗯,玄儿目前的情况已经没有退路,除此别无他法。”

“唉,你可知道他背负的是什么?”

“我知道,但这就是命。命运选择了他,我没有办法…”

“三弟啊,既然你已经决定,我们也不好劝阻,我们能做的只是支持你。今后的路,就要看他自己了。”

“放心吧,父亲,玄儿不是那等半途而废之人。大哥,二哥,这段日子怕是要麻烦你们了。”

……

第二日清晨,李玄醒来后只觉得头疼欲裂,看着周围的环境,盖在自己身上的被褥,昨日的一幕幕浮现在李玄眼前。父亲那无声的关怀,让李玄一阵心安。

家的温暖无时无刻不在温暖着他的心灵,但却没有一刻是如此让他难忘,父爱如山,只是不会轻易表达出来。

李玄整理衣冠后,来到后院,众人早已就位,李琐正与一妙龄少女交手。

那少女长的明眸皓齿,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不施粉黛也不掩霞色,一身青萝衣裙包裹身躯,青涩的身体也已初现曼妙。

少女身影轻盈,随风而动,显得颇为轻巧。反倒是李琐累得不行,喘着粗气,拳头连其衣角也未曾碰到,十分狼狈。

“呵呵,小弟,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要姐姐让让你啊?”

少女黄鹂一般的嗓音响起,巧笑嫣然,这让李琐更为气愤,握起拳头直冲而上。

“哎呀,”少女侧身一躲,反手一掌击出,李琐便飞了出去,载了个跟斗。

“真是的,连亲姐姐也下得了狠手,这就是给你的教训,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呸!

李琐翻身而起,吐了一嘴的泥,“有你这样的姐姐吗?从小到大你打的我还少了?你不就是比我早生几年吗,再过段时间,你绝不是我的对手。”语气中颇为不服。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

一边观战的一个中年男子怒声呵斥。

只见此人一身员外打扮,身体略显肥胖,脸上留着八字胡,手中转着两个钢珠,发出令人牙寒的声音。

“知道了,爹。”李琐的头缩了缩。

这中年男子便是李琐的父亲,李玉轩。李家长子,现负责李家对外商贸,掌管着李家大半的经济来源。而先前与李琐交手的少女,便是李琐的姐姐,李家长房长女,李沛菡。

李琐走到父亲身边,又是一阵数落,李沛菡在一旁幸灾乐祸,笑得花枝乱颤。

“玄儿,你来的正是时候,与你二姐较量一番吧!”

说话的却是李玄的父亲,此时的李玉宸已经一改先前模样,一身武者装束尽显风范,胡子也尽数刮去,脸上重现光泽,眼里也没有了颓废,只余下那满眼的异彩。

李玉泉身边的少女便是李玄的二姐,李语琴,模样也是俊秀,一袭绮罗衣裳显得恬静淡雅,颇有其父风范,站在那里自成风景,温文尔雅,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

听得父亲发话,李玄走到场内,另一边李语琴也款款而来,脸上带着微笑,给人恬然安宁的感觉。

莲步轻移,走到李玄对面,十分有礼貌的问候了一句:“小玄,准备好了吗?”

李玄拱手一礼,“烦请二姐赐教!”展开架势,一拳握与身侧。李语琴则依旧如初,面带微笑。

一阵风吹过,李玄猛然前冲,一拳砸出,气势磅礴,将地面都砸出一个坑洞。可终究没什么用处,李语琴只是一个退步,便移出丈许。待得李玄力气用尽,李语琴一记鞭腿直击胸前。要是这一记中了,李玄可就爬不起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李玄察觉不妙,连忙向后倒去,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攻击,后腿部发力,再次发起进攻。双方打得难解难分。

台上的众人看到李玄的应对,无不点头称赞。

“三弟,你生了个好儿子。玄儿这作战技巧十分熟练,今后你可以放心一些了。”李玉轩笑着说道。

李玉宸摇了摇头,表情依旧冷酷,“还不够,他还太过稚嫩,没有见过血,出门在外,那是必不可少的一关。”

“这个是不是要求太过苛刻了,玄儿如今也不过十岁啊!”一旁的李玉泉十分震惊。

“我知道,但是他必须快速成长起来,不然那些人找来,那就凶多吉少了!”

李玉宸蔚然长叹,其余众人也是感到无可奈何,自由李琐与李沛菡姐弟俩搞不清自家长辈在说些什么。

“好了,闲话待会儿再说,玄儿他们快分出胜负了。”李润一此时的话引起众人的注意,重新将目光聚焦与场地上的两人。

李玄一番激战下来,每一拳都是用力全力,如今已是疲惫不堪,虽然消耗巨大,但是也打中了几下。

另一边的李语琴此时也有些狼狈,额上的汗珠沾湿了刘海,一张小脸通红通红的,身上的衣裙也留有几处拳印,这是先前李玄留下的。

虽然没什么大碍,但以李语琴那内力小成的修为,卸去那股刚猛的力道,也是废了一翻功夫。好在李玄不能使用劲气,不然这几下,李语琴不死也得重伤。

“小玄,你这长拳练的真好,在这上面,怕是这李家也没几人比你更出色。”李语琴笑着说。

“语琴姐,你就别笑话我了,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接下我这一拳,你便胜了;若接不下,那小弟就得罪了。”

“好,让姐姐看看,小玄有多少实力。”

李玄举起全身气力,脑中想着那日爷爷教授长拳的画面,拳上汇聚的力道越来越大,骨节噼啪作响。眼睛一定,看着眼前之人,腿部发力,一拳轰出。

李语琴依旧是面带微笑,到眼神却逐渐凝重,小手握拳,也是汇集全身力量,一拳轰出。

台上众人看到眼前这幕情景也是颇为紧张,李润一察觉到场中变化,连忙提醒,“老二,准备救治,这一下,只怕会出事啊。”

“不会吧,语琴会有分寸的。”李沛菡满脸惊讶。

就在这时,两拳相撞,击出一股气浪,尘土飞扬,随后现出两道身影。

李玄依旧是一拳挥出的姿势,嘴里喘着粗气,李语琴则收拳而立,面带微笑的看着他,身上没有半点痕迹。

 

 

剑仙第10章 剑道启蒙

看着这一幕,李玄颓然倒下,苦涩地说:“还是不行,语琴姐,你赢了。”

李语琴摇了摇头,笑着道:“是你赢了,要不是姐姐最后用内力护住周身,只怕我早已倒下。”随后李玄便昏了过去。

就在李玄倒下那一刻,李玉泉纵身而出,片刻便来到李玄身边,把脉之后才舒了口气,看着自家女儿,摇了摇头。

随后抱起李玄,招呼着女儿跟上,来到台上。“放心吧,无大碍,只是力竭昏了过去,休息片刻便好。”

李玉宸借过李玄,对他道了声谢。一阵忙碌后,李玄醒了过来,看着眼前众人,一阵恍惚。

“醒了,对方才一战,有何想法。”李润一看到他醒来后,便即发问。

李玄起身,想了想才慢慢道来:

“方才孙儿太过鲁莽,以己之短攻敌之长。语琴姐身法轻盈,以速度见长,孙儿胡乱挥拳,虽然侥幸打中几下,但并未造成什么伤害。

如若孙儿能够快上那么一些,倒是能凭借长拳的刚猛,狂轰乱炸之下将其逼得与我正面交锋,那样倒是有几分胜算。

可是,语琴姐那内力修为却是……”

众人点了点头,表示对李玄看法的赞同。

“你说的不错,但是你还忽略了几点。”李润一摸着胡子笑道,“你姐姐与你对阵,事先收了几分实力。若是全力上阵,你连她一招都接不下。

其次,你二姐的兵器也未使出,若是用出支长鞭,加上她那轻盈的身法,你连他周身半丈都近不得。”

李玄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平淡安静的二姐,心中骇然无比,只觉得先前一月的功夫白费了。但是,旋即想到刚才与二姐对阵时,乃是与自己相同实力,心中便又涌起几分自信。

“看来不用爷爷劝导,你已想明白了。”李润一欣慰地笑着。

李玄起身对着众人躬身一礼,又对这李语琴道:“谢谢了,语琴姐。”

“不必客气,这都是应该的。”李语琴笑着回应,性子依旧淡然,但语气无不透露着关心之意。

“玄儿,你也不必妄自菲薄,刚才一战,你表现颇为不错。比我这混蛋小子强多了。”

“爹,你说什么呢。”

“你爹可没胡说,就你刚才那乱打一通,能打到人才怪。”

“就是,小弟你那样子真像一只猴子,只知道追着姐姐打闹,呵哈哈!”

“好了,安静一下。”李润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叫停了众人,“玄儿,琐儿,要习练何种兵器?”

李玄看了看李琐,看其还在犹豫,便先回答,“爷爷,我的选择不变,依旧学剑。”

李润一听闻叹了叹气,看着自己这个孙儿,又看着那最小的儿子,“好好教他,不要耽误了他!”语气颇为无奈。

李玄的两位伯父也是叹了口气,只期望这个侄儿在将来的路途中一帆风顺。

“那么,琐儿,你呢?”转而看向李琐,目光中带着期许。众人也将目光从李玄身上转移,来到李琐身上。尤其是其父,更是禁张,手中把玩着的钢珠的节奏也乱了。

李琐在众人的注视下,颇为沉重,脑中各种各样的兵器一一呈现,最终停留下一个影子。李琐深吸一口气,看着李润一与众人,道:“我要练枪!”

片刻后,李润一笑了,李玉轩也笑了,还是开怀大笑。

“好,好,好啊!”

李润一此刻十分欣慰,既高兴自家绝学有人传承,又高兴以李琐的资质必定能比自己走得更远。

“今后,爷爷教你枪法,但是枪法之难学,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明白吗?”

“是,爷爷!”李琐点了点头。

随后众人散去。李玄跟着父亲回到自己那间院子。

回来后,李玉宸并未让儿子休息,而是直接在选中对其展开启蒙式的教导。二人坐在院中的石凳上闲聊:

“玄儿,你对剑道了解多少?”

李玄想了想,答“剑道存在久远,自剑陨之日后没落,但剑道任然存在,只因人们不去修行,至今丝毫不可闻。

我在这个月里曾经查找过一些资料,发现关于剑的讯息少之又少,多是一些奇闻异事,如剑仙御剑飞行,飞剑千里取人首级等,具体如何,孩儿未知。”

李玉宸点了点头,起身在院中漫步,声音飘渺,“你说的不错,御剑飞行,飞剑伤人都是真实存在过的。但今日,为父要告诉你的是,做为一名剑客必须的品质!”

“品质?”李玄挠了挠头,十分不解。

“不错。作为一名剑客,要侠肝义胆,心存天下;剑锋所指,所向披靡。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

当年仗剑走江湖,

梦里依稀刀光影,

云萦高山闲鹤鸣,

浊酒谈笑泛五湖。

这首诗是当年剑宗先祖所创,你母亲最喜欢的诗。当你选择成为一名剑客时,作为剑宗传人时,你要牢牢记住此刻的感受,记住这种品质。”

李玄点了点头,仔细回味着这首诗的意境,心中磅礴之气犹然而生,那股子霸气也让李玄的气质由之一变。

此时,存于李玄脑海中的剑影也是一番震动,仿佛是因这首诗而引动,由剑尖那一块激荡出无穷剑气,黑暗的区域一下子就被剑气粉碎,清出一片新的领地。

外界的李玄感到体内一阵异动,体内经脉一阵抽触,周身灵气都被其吸引,为其身躯所吸收,一股杂质从其体内排出,身体开始放出光芒。

“爹,这是…”

“洗筋伐髓!”李玉宸一脸震惊,十分激动,“快,谨守心神,引气入体。这是你的大机缘,你那经脉的问题或许在今日便能解决。”

李玄听后,心思逐渐沉入感悟之中。一丝丝灵气不断融入身体内,肉体不断强化,身体散发出的光芒也越来越强,甚至超越了当日的李琐、林宇辰等人,而原本闭塞的经脉也逐渐张开了一条缝隙。

李玄在这众多灵气中牵引出一丝,从这缝隙中游过,灵气在其中缓慢的游走,直至消无。一丝灵气消耗完后,又一丝灵气进行着这个过程,如此反复,李玄体内筋脉逐渐坚韧,灵气的流速也在加快,经脉的缝隙也变得大了几分。

此时李玄心思空明,进入物我两忘之境,体内的灵气也逐渐失去控制,在李玄体内横冲直撞。

就在这时,流光又是一阵轻吟,原本失去控制的灵气按照一种玄妙的方式开始运转。久而久之,李玄的丹田处也慢慢生出第一缕气劲。

 

 

剑仙第11章 迟来的洗经伐髓

李府,李玄所住的院落内,光芒减弱,李玄的身体逐渐恢复正常。

光芒消失后,李玄睁开了眼睛,眼前除了父亲以外,二伯也是在场,脸上带着担忧之色。待得见到李玄醒来后,便一把拽过他的手,搭上把脉。

“脉象平稳,没有大碍。”

递给李玉宸一个放心的眼神。

“玄儿你感觉如何?”李玉宸满怀激动的问道。

“感觉很好啊!”说着抬了抬手,一拳挥出,音爆之声响起,李玄被吓了一跳,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

“这个力量…”

“不错,看来这次洗筋伐髓你的收获很大啊,再看看你那经脉是否有所变化。”李玉宸欣慰地笑着。

“嗯!”

李玄赶忙调整呼吸,进入内视之境。只看到原本闭塞的经脉张开了一条细小的缝隙,随着自己的呼吸,一丝丝灵气在其中奔腾。虽然细微,但是速度却是很快。

随着经脉而走,直到丹田处,出现一个气旋,一缕无色透明的劲气在其中旋转。见到这一幕的李玄,惊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我…我好像…好像练出内劲了!”

此言一出,惊掉了一地的下巴。李玉泉不可置信地上前查看,一缕劲气从李玄手腕处进入,一个来回后再从原处撤出。

检查完后的李玉泉看向李玄的目光都变了,好似在看一个奇怪的东西。

“玄儿,你方才到底在干些什么?”

“没什么,我在教他一些剑道的基础,让他有个清楚的认识。怎么了,二哥?”

李玉泉依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玄,“三弟,你可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什么?玄儿体内原本闭塞的经脉硬生生的被冲开了一条缝隙,借着先前洗筋伐髓时的灵气,硬是修出了气旋,与体内产生第一缕劲气。

而且,这劲气并非是我李家独门的烈阳劲。其无色无形,我完全看不出它的属性,但它却能以一种十分温和的手段逐渐巩固并开拓经脉。

如此功法,简直闻所未闻。三弟,你曾出去历练,可曾听闻过这世间有此功法?”

“没有!”李玉宸摇了摇头,“我未曾听闻过这种功法,若是谁家有此功法,那其必定是闻名于世家豪门大派,否则也不可能毫无踪影。”

越想越觉得奇怪,继而又问自己儿子,“玄儿,刚才你有何感受,这功法从何而来?”

“这我也不知道啊,刚才那般,我只觉得身体很温暖,很舒服,随后便什么也不清楚,而且时间也很短暂,只过了一下子,我就醒过来了。”

李玉宸兄弟俩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道:“顿悟!”

再看看迷茫的李玄,李玉泉只觉得自己这半辈子白活了。这孩子的问题自己整整治了十年,也只是略有起色,没成想,一个顿悟就把自己给甩到天边。

“唉,玄儿啊,你这次可是大大的机缘啊。”李玉泉自嘲地笑了笑,“伯父这十余年的努力都没你这一朝顿悟来得轻巧啊!”

“伯父言重了,要不是伯父,玄儿只怕是早已夭折,又何谈今日?”

“不错,二哥,若不是你为玄儿调理身子,又何来今日啊!”

父子俩出言劝慰,忙活一阵后,才劝住了李玉泉。

“玄儿,你这法门是你顿悟而来,今后完善如何就都要看你自己了,谁都帮不了你。若是你能将此功法修至大成,这片天地都会有你的一个名字流传于世。”

李玉泉鼓励的说,但内心却是不平静,天才之人固然可以攀登到顶峰,但中途夭折也不在少数。武者一途,注定了要与天争,与地争,更要与人争。

“放心吧,伯父,终有一日,我会攀上绝顶,俯瞰着苍生,那时我要杀我母亲者偿命,重塑剑道的辉煌。”

天空中响雷阵阵,只片刻就下起了倾盆大雨。人们不会知道一个传奇正从此刻开始展开,等待着他的是一片血雨腥风。居于李玄身体内的剑影也是一阵颤抖,好似兴奋,又好似渴望。

雨越下越大,林城内的街道上空无一人,人们都在自家休息,也不往外走去。金府,一个少女望着北方,好似在想着什么。

崔府,一个少年正在雨中挥舞长刀,屋檐下,一个少女紧张的望着他。

天色渐沉,雨势也小了下来,但却依旧未停。位于城主府中一处幽深的院落里,一个身影走过,随后里屋亮起灯火。身影左右看了看,没有异常,便拨动了一下身旁烛台上的转盘。

咔…啪…

机关运转的声音响起,烛台前方的地毯向下倾斜,漏出一条台阶。这个身影拾阶而下,来到一间密室。

这人正是林城城主,林远桥。那老者却是已故的老城主,林溪山。

“哼!不必担心,待我炼化这神兵,成就地仙位,量他们也不敢造次!”

林远桥听闻大喜,“那孩儿便祝父亲早日功成,如此我林家便是这林城唯一的主人。”

笑容渐起,颇为阴狠。

“远桥,过几日为父便转移去那处地方,这段日子,你要小心些,无甚大事,切莫来寻我,以免被他们察觉,知道吗?”

“是,父亲。”林远桥躬身一礼,“孩儿便在府中恭候父亲归来。”

“嗯,那里安排得如何?人手是否可信?”

“父亲放心,那地方已经布下迷阵,方圆十里也都有人手把控,只等父亲进入变了开启迷阵,那批人便可以…”

割喉的手势映照的烛火的光芒,显得十分狰狞。“只有死人才最能保守秘密。”

“呵呵,不错,记得手脚干净点。”

“父亲放心,这些人身上早已中了剧毒,到时孩儿更会亲自出手,了解他们。此事也只有我们父子二人知晓。”

“很好,你去吧。”

“孩儿告退!”

林远桥躬身一礼,后退着离开了密室,并将一切恢复原貌,才悄然离去。

密室内昏暗无比,空气污浊,常年没有打扫。除了那道身影带进来的烛火外,就只有那方石台上的水晶散发着幽蓝的光泽。石台前坐着一道苍老的身影,面如枯槁,身上沾满了灰尘,犹如一座雕塑。

“来了,有何事?”

老者的嘴唇抖动,灰尘落了一片,声音沉闷。

“父亲,近日来崔李金三家走动颇为频繁,孩儿怀疑他们会有所动作,特来请示父亲!”

 

剑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剑仙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剑仙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