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唐一宁南宫羽小说by丁晨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唐一宁南宫羽小说by丁晨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2019-10-09 15:53:41作者:丁晨

主人公丁晨是怎么出场的。步步为营傲娇总裁小心妻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一场五百万的交易,她被迫嫁入第一豪门,沦为食物链最底端的小白兔。住狗屋,佣人欺负,丈夫羞辱,最可怕的是……邪恶小叔的撩拨。他说:女人,你若给我大哥戴绿帽子,我就再给你五百万。困境成就了她的野心,屈辱磨练了她的意志。她忍辱负重,步步为营,成为豪门女继承者。小白兔逆袭为大灰狼的历史,从来不靠男人,靠自己。

唐一宁南宫羽小说by丁晨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步步为营傲娇总裁小心妻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让她住狗屋

城堡内部如宫殿般豪华,但冷冰冰的,就像一座……坟墓。

唐一宁打了个寒颤,浑身发冷。不知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噩运,但她已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不祥预感。

三楼。

张婶推开门。“你先洗个澡,一会儿大少爷会过来。”

“他……他睡这?”唐一宁紧张得舌头打结。

“当然了,你是大少爷的未婚妻,他不睡这睡哪儿?”张婶反问。

“……好吧。”也是,他们即将成为夫妻,夫妻都是要睡一间房的。

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还是个毁容的残疾人,一切就像一场可怕的噩梦。

唐一宁磨磨蹭蹭地洗了个澡,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等得快睡着的时候,走廊上响起了一阵轮椅和地面摩擦的声音。

她被猛地吓醒,想逃却不能逃,感觉自己像被送给恶魔的祭品。

门打开的一刹那,灯突然熄了,吓得她急忙往外张望。

停电了吗?

可是外面还有灯,只是房间的灯熄了。

他不想被她看到他毁容的脸?

一个男人坐着轮椅“走”了进来,一步步逼近,停在她面前。一动不动地坐着,身形高大得可以称为粗犷,让她联想起《美女与野兽》,只是他可能是真的野兽而不是王子。

没有灯,她看不清他有没有毁容,但是残疾是肯定的。一双绿油油的狼眼睛,盯得她毛骨悚然。

“你……你好,我是……唐一……”声音戛然而止。

“我知道你是谁。”男人一把捏起她下巴,手指冰冷。

“嗯……”唐一宁闷哼,被掐疼了,心跳骤停,不敢直视他被毁容的脸。好吓人啊。

那双鹰隼般的瞳孔,却将她打量得清清楚楚。

一张巴掌大小的脸,顶多算清秀,而且胆小如鼠,他绝不会看第二眼。

“就是你这个普通至极的女人迷惑老头子逼我娶你?”

骇人的声音响起。

手指猝然用力一捏。“幻想着爬上我的床?呵,你配吗?”

“好疼,放开我。”她挣扎着,下巴快被他捏断了,整个人疼得发抖。“你……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你狡辩,你这种女人抱有什么目的嫁给我,我清楚得很!我最讨厌带着目的接近我的女人!”

脸逼得更近,唇齿间挤出危险的字眼。“如果你以为南宫家大少奶奶的位子很好坐,那就大错特错。我会让你后悔走进这个地方。”

“看在老头子的份上我留你一命,但你休想我碰你一根手指。”

幽幽月光里,男人勾起一抹骇人的冷笑。“你最好祈祷老头子能活得久一点,他什么时候死,我就什么时候送你给他陪葬。滚——”

粗暴地甩开她,唐一宁被掀翻在地,一头撞上沙发,立刻肿起了一个大包,头晕眼花,好一会儿倒不过气。

“张婶——”

“少爷,有什么吩咐?”张婶迅速赶来。

“从今天起,这个女人睡外面。”

“可是晚上很冷,万一她被冻死了,怎么跟老太爷交代?”张婶有所顾虑。若老太爷那边怪罪下来,她第一个倒霉。

“那就让她睡木屋。”黑暗掩藏了男人的五官,却掩藏不了他脸上的残酷。

张婶皱眉。“可那以前是狗屋啊。”

“这种女人连狗都不如,让她住狗屋,已经是恩赐。把她拖出去,别脏了我的眼睛。”

“……是。走吧。”张婶伸手去扶她。

“我自己走。”唐一宁推开她的手,忍着疼痛和晕眩,扶着沙发慢慢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

……

豪华却空寂的客厅,寒意刺骨。

“是你自愿嫁给大少爷的,怨不得别人。”张婶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凉凉地嘟哝了句。

唐一宁听得很不舒服。这个家里每个人都这么冷血吗?

她以为南宫羽已经够可怕了,没想到南宫川有过之而无不及。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她真害怕自己会死在这对变态兄弟手里。

“我不怨任何人。”她咬唇道。怨恨对改变现状没有任何作用,她有那个精力,还不如想想怎么在这个吃人的家里活下去。

“大少爷的命令任何人不能违抗,从今天起,你就住木屋。至于什么时候能住进来,得看大少爷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不过张婶心想除非老太爷回家,不然她得一直住在狗屋,至少住一个月。

“怎么?你不愿意?”

唐一宁心想这不是废话吗?谁愿意住狗屋?南宫川分明就是在羞辱她。

可她已经收下那五十万,她别无选择。只能自我安慰,住狗屋总强过和南宫川同处一室,不然不出一天她就一命呜呼了。

她没回答,拖着行李箱往外走。

张婶对着她的背影冷笑。看吧,这年头的女人为了钱什么都肯做,大少爷怎么对她都是她活该。

……

狗屋只有十平方,和唐一宁以前住的房间差不多大,一股浓浓的狗臭味,地上脏兮兮的,只有一块垫子。

“这么晚,佣人都睡了。你要么忍,要么自己打扫。”张婶瞥了眼角落的扫帚。

想了想又问,“你不会半夜逃跑吧?”

唐一宁没说话,撸起袖子开始打扫。她从小就帮她爸打扫马厩,还要包揽李玲母女三人的活儿,这些对她来说没什么,没什么的……可是扫着扫着,眼睛一阵酸痛。

不可以哭,她压下眼泪。为了外婆,她什么委屈都能忍。唐一宁,你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垮。

……

四楼的一间房,窗口亮着灯,一道颀长的身影,暗中观察着一切。

第5章 暗中观察

南宫羽立在窗边,手执一杯红酒,将小女人每一个委屈和倔强的表情都看在眼底。她停了停,擦了擦眼睛才继续走。

南宫川居然赶她去住狗屋,果然够变态。

他逼她嫁给南宫川,是不是残忍了些?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很快笑起来。逼?怎么叫逼呢?他给了她选择——五百万或者走人,她选择了钱,那么她就活该继续为了钱忍受折磨和羞辱。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就算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同情心,也绝不会浪费在这种女人身上。

他很好奇,她还能坚持多久?

杯中的红酒被一饮而尽,笑意更深。那笑容出现在画一般迷人的脸上,神秘危险。

曾有人形容他的脸为“上帝最杰出的作品”,冷佞轻佻、邪恶温柔,他的一个笑容让女人神魂颠倒。

但,没有人知道他内心有多阴暗。

……

唐一宁忙到下半夜,才把狗屋打扫干净。

一大早,阴天,城堡依然恐怖。

佣人正忙着准备早餐。

“唐小姐。”她们冷淡地跟她打招呼。

这里的人身上都没有人气,特别的冷漠。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唐一宁问。她在齐家每天早晨都要干很多活,已经习惯了。

“不用了,免得你跟老太爷告状。”再说你嫁进南宫家不就是为了享福吗?张婶腹语。

“我没想过告状。”

“家里有佣人,不需要你干什么,吃早餐吧。”

早餐中式西式都有,非常丰富。齐家的早餐也很丰富,但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和阿澈哥哥一起吃过饭了,以前他们很亲昵的,现在却……

唐一宁的心如被小刀飞快地割了一下,不见血但很疼。

有些人,明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却成了心上永远的疤,一想就窒息地疼……

她不许自己再悲伤下去。

“他不吃早餐吗?”

“大少爷的早餐都是我们送到房间的。”

“以后我来送。”她很害怕南宫川,但是他是她未来的丈夫,而且她答应过爷爷会好好照顾他。也许他是因为突然发生意外才会性情大变……

张婶冷笑。“你昨天已经看出大少爷有多讨厌你,太着急表现自己,只会让他更憎恶你。”

她根本没有要表现什么。唐一宁不想解释,喝了两勺粥。“对了,南宫羽在家吗?他住哪间房?”

张婶皱眉。“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就随口问一下。”

“唐小姐,我不得不提醒一句,你身为大少爷的未婚妻,以后还是不要和三少爷说话了。还有太太和四小姐,见了她们最好绕道走。”

“一家人连句话都不能说?”

“除非你想挑起战争。”

看来两兄弟的关系比她想的还要恶劣,难怪南宫羽要让南宫川这辈子都得不到幸福。偏偏倒霉的她夹在他们中间……唐一宁不禁为自己日后的处境捏了把汗。

她从其他佣人嘴里打听出南宫羽住在四楼,趁张婶不注意偷偷溜上去。

房门虚掩着,她敲了几下门。

“南宫羽?南宫羽,是我。”

无人回应。

她推开门,浴室传出“哗哗”的水声。

原来在洗澡。

唐一宁把卡放在书桌上就要离开,但转念一想,万一他没发现呢?还是留张字条吧。

“在写遗嘱?”

阴凉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吓得她一蹦而起。

第6章 你想引起我的注意?

“你走路怎么没声音?想吓死人吗?”唐一宁就像只惊弓之鸟,脸色煞白。

南宫羽一手拿着毛巾在擦头发,湿漉漉的发丝间微蓝色的瞳孔含笑,但是那种不怀好意的冷笑。

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修长的身躯暴露在空气里,在那白皙健硕的肌肤上,每一颗水珠都散发着性感的诱惑。

“你偷偷摸摸进我的房间,反倒怪我吓你?你怎么不干脆倒地装死讹医药费?”

“谁要讹你的钱。”

长得再帅也改变不了变态的本性,看着他就讨厌。

“让我看看你写的遗嘱。”

“一大早就诅咒我,你嘴巴可真毒。我是来还你钱的,我取了五十万,剩下四百五十万还在卡里。喏,还给你。”

她递给他,但南宫羽没有伸手接,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你看着我干嘛?”唐一宁被他盯得不舒服。他的笑容总让她瘆得慌。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

“你见识了我大哥有多变态,后悔了,于是打起了我的主意。故意取走五十万,把剩下的钱还给我,想引起我的注意。”南宫羽脸上写着:自作聪明的女人,你以为这点雕虫小技能骗得过本少爷这双法眼?

唐一宁被气笑了。“我知道很多女人喜欢你,所以你狂妄自大,觉得所有女人都对你别有居心,可是其中绝对不包括我。我是脑子有病,才会去勾引一个自己讨厌的人。”

说完把卡塞进他手里,扭头就走。

“我让你走了?”

凭什么她的去留非得得到他同意?唐一宁不服气地想,双腿却被他的霸气所慑,不听话地停住。

南宫羽扔掉毛巾,脸色不佳地走到她面前。身材修长,如一只年轻的猎豹,威慑力十足。

她个子娇小,视线与他的胸膛平齐。男人胸肌健硕,肌肉线条非常漂亮,足以媲美阿波罗神,令无数女人疯狂跪舔。就连她都忍不住有点脸红,耳根发烫。

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

“我南宫羽给出去的钱,就绝不允许女人退回来。”

抓过她的手强行塞给她。

“我不要。”

“拿着。”

“我说了不要。”

反复几次,唐一宁推搡得烦了,一气之下像只小老虎一样生气地咬住了他的虎口。宣泄着两日积压的怒气,直到满嘴血腥味才松开。

“啪——”银行卡掉在地上,南宫羽虎口多了一圈带血的牙齿印。

唐一宁害怕地后退了一步,但她不后悔。兔子急了还咬人,她要让他知道她也是有脾气的。

她以为他会还手,但南宫羽没那么做,他甚至非常非常温柔地一笑,伸出舌头,舔了一圈血痕。

这一动作他做得极为缓慢,犹如品尝世界上最鲜美的红酒,看得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变态,他是吸血鬼吗?

这比他动手还恐怖。

“味道真好。”南宫享受地喃喃,舌上还沾着鲜血。

唐一宁吓得逃了。

一口气跑到一楼,心脏砰砰跳得很激烈。

“你去哪了?”张婶不满地问。“你不会上四楼了吧?以后少去四楼,不,别再去了。”

她勉强稳了稳凌乱的心跳。“我出去一趟。”

“我送你。”

楼顶传来邪肆的男声,南宫羽走下楼来。

第7章 敢给我大哥戴绿帽……

楼梯上的男人身材挺拔,一身休闲装,年轻俊美,仿佛自带光圈,迷倒一圈女人不费吹灰之力,却是唐一宁的噩梦。他们两兄弟一样变态,虽然性格不同,但变态程度不分伯仲,一样叫她害怕。

“不用了。”她连声拒绝。

“我会安排车,不麻烦三少爷。”张婶是站在南宫川这边的。对南宫羽的态度很恭敬,但只是浮于表面。

“送我亲爱的未来大嫂怎么能叫麻烦呢?乐意至极。”南宫羽轻笑,却是皮笑肉不笑。

“走吧。”他不由分说地抓住她的手腕。

“放开我……”

“我说了不用你送。”

“三少爷。”张婶皱眉。他不会想对唐一宁怎么样吧?这个女人很可能在两兄弟之间挑起更多纷争。

“快放手!”

“我自己能走,用不着你多管闲事。”唐一宁扭动着手腕,被强行塞进车里。车门被先一步锁上。

她忍无可忍。“南宫羽,麻烦你离我远一点!答应你的事情我做到了,我也保证了不会泄密,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进了南宫家还想独善其身?做梦!”他冷笑着一脚油门,发动了价值千万的复古老爷车。

唐一宁内心一凛,感觉自己掉进了泥淖,会越陷越深,万劫不复。好绝望,她不想把自己的人生断送在这座坟墓里。

“我并不想卷入你们的战争。”她的声音带了点儿哭腔。

“现在说这个已经太迟了。从你收下我的钱,你就已经没有回头路。”

“那我选的也是你大哥而不是你,你为什么老招惹我。”他就像一只毒蜘蛛一样缠着她。

“难道不是你招惹我吗?”

“我什么时候招惹你了?”莫名其妙!

南宫羽轻蔑冷笑。“非要还我四百五十万,惺惺作态。”

“变态的人都很自恋吧。”唐一宁嘟囔了句。

谁知南宫羽耳尖,立刻回道。“本少爷有资格自恋。”

“……”居然无法反驳。

车子经过山道,卷起满地落叶,一片黄灿灿的景象,有一种忧愁的美。但是唐一宁现在没心情欣赏这种美,相反,她觉得自己就像这寒风中的落叶,年纪轻轻生命却已经枯萎了。

“去哪?”

“在市区放我下来就行。”她只想赶紧下车。从没这么讨厌一个人,和他多待一秒都要爆炸。

“一大早急着去见谁?情人?”南宫羽一勾嘴角。“唐一宁我告诉你,如果你敢给我大哥戴绿帽……”

他就杀了她?她以为他会这么说,怎知——

“那我再给你五百万。”

“……”他真的有病。唐一宁扭头望向窗外,不想和一个“病人”交谈。

偏偏南宫羽不放过她,愉快地问道:“昨晚在狗屋住得惬意否?”

故意往伤口上撒盐,可恶的男人。

“我哥没有让你失望吧。是不是特别的变态?”

“你管好自己吧。”

“我有什么问题?我好的很。”他轻快地问。

“好?”唐一宁听了个笑话,一口气道。“你性格扭曲,自私自利,连自己家人都算计,哪里好了?你就是心理疾病测试里最讨厌的那种人,应该去医院治一下你的人格障碍,晚了就没救了。”

话音刚落,“嘎——”,老爷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要不是系了安全带,唐一宁已经飞出玻璃了。

“下车。”南宫羽的脸色陡然变得阴冷。

第8章 阴魂不散的四百五十万

唐一宁小脸煞白。“你知不知道这样突然停车很危险,万一……”

“我让你下车!”南宫羽恶狠狠瞪着她,目光比刀锋还锐利。

唐一宁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激怒他了,也不敢问,急忙解开安全带。还没站稳脚跟,车子就飞驰而去,差点撞飞她。

“神经病,说翻脸就翻脸。”这种人,绝对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唐一宁走了半个小时才走到山脚的站点,搭公交去医院。

刚下车,手机“叮——”的一声,进来一条短信,显示她银行卡进账四百五十万。

天降横财,换做其他人肯定笑开花,可唐一宁脑子里只有四个字:阴魂不散。

正常人哪会逼着别人收钱?南宫羽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变态,非要逼别人照他的意思去做。他是皇帝么?

算了,好不容易离开南宫家,别再被他影响心情。

唐一宁交完手术费,找医生确定了手术时间,提着一篮水果走进病房。

“外婆早。”小脸一扫郁闷,展露笑容。

文芳刚醒,被病痛折磨得脸色憔悴,但是看到宝贝外孙女,灰白的眼睛亮了。“宁宁来了。”

“您别动,我给您削个苹果。”

“哎,我这把老骨头又拖累你了。手术费很贵吧?那天听医生说要好几十万呢。”

“钱已经交了,您不用担心,安心等着做手术。”

“你哪来那么多钱?你后母那么吝啬,你爸又软弱,肯定不会给钱。你可千万别干什么违法的事情啊。”

“当然不会。您别担心。”唐一宁低头苦笑。卖自己不算违法吧?

“我说不做手术,你非不听。我都一条腿踏进棺材的人了,不值得花那么多钱,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不许说这种话,您一定长命百岁。”唐一宁握着外婆满是皱纹的手,心疼不已。她父母在她出生不久就出去打工,她是外婆带大的,所以她现在无论受多少委屈都值得。

“乖孩子,你太善良了。”文芳到了这个年纪,已经看透了生死,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乖外孙女,怕她被人欺负,怕她受委屈,怕自己拖累她。

唐一宁陪着文芳聊了会儿天,照顾她睡着。刚走出病房,就撞上了自己父亲唐峰。

“那个……手术费交了?”唐峰右手缠着绷带,讪讪地问道。

唐一宁想起李玲的话。

你以为你爸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联系不上了?

等老太婆两腿一蹬,你爸就回来了。

她不愿相信父亲是那样的人,现实却给了她一记血淋淋的的重击。心和最后一丝信任,一起碎了。

“这几天你去哪了?为什么联系不上?”极致的失望后,她的声音异常冷静,眼睛冷冷地看着他。

“那个、那个我不是帮齐老爷送东西去B市吗?路上翻车了,我住院了。你外婆的手术费交了?哎,你怎么不等我回来交啊。”

“等你回来?交上手术费之前你会回来吗?”唐一宁激动地反问。

步步为营傲娇总裁小心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步步为营傲娇总裁小心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步步为营傲娇总裁小心妻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