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盛安安陆行厉小说by君子来归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盛安安陆行厉小说by君子来归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2019-10-09 15:49:51作者:君子来归

主人公君子来归是怎么出场的。新妻难宠总裁请克制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天之骄女盛安安被害身亡,一夕重生为江城首富陆行厉的新婚妻子沈安安。害她的,伤她的,她必有怨抱怨,有仇报仇。那些欠她的东西的人,她也要一桩桩,一件件,亲手跟他们讨回来!盛安安:“我说亲手讨回来,就是我自己讨就可以了,你不用帮忙。”陆行厉:“我就帮了,你有意见?”盛安安:“……没有。”陆行厉:“老婆,讨完了回家睡觉。”盛安安:“……”

盛安安陆行厉小说by君子来归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新妻难宠总裁请克制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真正的变态

盛安安挣脱他,手臂灼灼发热似还停留男人的触感。

她不安的抱着手:“你少瞧不起人,我宁愿呆在乡下都不愿意跟你这种人呆在一起,一秒我都嫌浪费生命!要不是……”

要不是她现在是沈安安。她盛安安跟陆行厉就是势不两立!

“总之,你就是个禽兽败类!”

陆行厉看着清灵灵的女孩,脸红红的指着自己一顿骂,眼眸似含着一汪清泉,突然低笑:“有点意思。”

他眼底的探究越发阴沉,“我第一次对人看走眼,沈安安,你还挺有心机的。”

盛安安呼吸一滞,惊觉自己是否露马脚了。

她忙转开头,“我……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盛安安夹紧双腿,跪跌在地毯上,暴露在睡裙外的肌肤粉粉嫩嫩,颤栗发烫。

陆行厉居高看她,冷冷道:“你喝了桌上的水,斐尽在里面下了东西。”

盛安安脸色一变,心里惊骇万分,“你怎么现在……才说……”

“说了,我还怎么看戏?”陆行厉笑,就像看一个可怜的小玩具。

盛安安狠狠的瞪他,咬牙冲进浴室,落锁,放水。

她趴在浴池边上,又热又难受,浴火翻滚。

陆行厉舌头顶着腮帮,邪火猛起,他拿出刚才从陆朝元身上顺走的房卡,去开门,却发现竟然打不开。

“爷爷,她会死的。”抵着门,陆行厉料定陆朝元就在外面。

门外面栓着一把外置的密码锁,两边排列满保镖,陆朝元正坐在太师椅上喝茶,铁了心不放人。

陆行厉低咒,他发现浴室门反锁,直接暴力踹门。

“砰砰砰”撞击的声响,门外的人听得半真切,还以为里面的情况很激烈……

门锁垮了,陆行厉开门直入。

他看到盛安安整个人沉浸到浴池里,伸手用力把她扯出来,“你闲命长?”

盛安安媚眼如丝的看着眼前俊美不凡的男人,忽然伸手拉下他的脖子,吻上他。

陆行厉眼神讳莫如深,,他轻啧一声,手掌扣住她脑勺,狠狠吻住她,夺回主导权!

盛安安陡然眼眸一清,陆行厉唇上吃了疼,眼底黑暗如墨渗透:“你敢咬我?”

“滚开……我不要你!”

盛安安浑身都湿透了,一身白腻,唇却极红,像极了魅惑人心的妖。

她推开陆行厉,摇摇晃晃的走出浴池,手臂却被男人拽住,把她压在墙壁前,强吻。

“陆行厉,你疯了……”盛安安挣扎,左右闪躲:“放开我……我不要……”

她力气不如陆行厉,又身中魅药,很快就束手就擒。

却不是香艳的画面,两人就像高傲的兽王,谁都不肯臣服,彼此撕咬啃噬,血迹斑斑,尤其惨烈。

“你是属狗的吗?”陆行厉亢奋起来,盯着盛安安不驯的脸,血液沸腾。

看他擦掉唇角的血,盛安安恨不得一口咬断他脖子,“你敢碰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陆行厉却笑:“你不想要吗,嗯?”

他解开腰带,浴袍滑落,攥住盛安安的手,一寸寸抚摸他……

她的手不似千金小姐那般柔嫩无暇,指腹微微带着茧,指甲修饰得干净圆润。

摸起来,竟也很舒服。

盛安安浑身又酥又麻,看着行为惊世骇俗的男人,银牙含血挤出:“变,态!”

陆行厉声音沙哑,却是轻笑:“我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变态。”

第5章 征服欲

一觉醒来,不但和死对头结了婚,还和死对头上了床,这种心情……简直日了狗。

盛安安咬着枕头,看着在她身旁睡觉的男人。

他赤着的上身布满鲜明的抓痕和红印,一直延伸到脖子。她自己身上的稳痕也不比他好多少。

满室透着疯狂的混乱,偌大的床有湿了一半,两个人只能挤在另一半,可以想象昨晚的战况有多激烈。

到现在,盛安安都浑身酸痛,腹胀感明显!

她愤然抄起枕头,压在陆行厉脸上,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沈安安,你发什么疯!”

陆行厉睡的不深,宽而大的手掌紧紧攥住女孩纤细的手,面若冰霜。

盛安安挣扎,美眸怒瞪:“陆行厉,你这个混蛋,你乘人之危!”

陆行厉盯着盛安安的眼睛,觉得里面的火焰都要烧到他心脏,直窜身下。

“别说昨晚你没享受到。”他声音异常沙哑。

想起昨晚的疯狂,连陆行厉也意外自己竟然会失控成这样,不过是一个青涩女孩,连接吻都不会。但她身上有他想要狠狠捏碎的美丽傲气。

无关爱情,不过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征服欲。

盛安安低头抿嘴,黑发披在她雪白肩头上,显得女孩特别娇小温顺,就像被驯化的小兽。

陆行厉有些兴味索然,还以为沈安安有多不一样,毕竟她这一个月前后的改变判若两人。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爬上他床的女人,最后大概也就这样子,虚伪。

松开盛安安的手,陆行厉掀开被子下床。盛安安却趁他不备,把他扑倒在床,骑在他身上,用力的咬住他脖子……

“滴滴”,门锁在此时打开了。

陆朝元考虑到沈安安可能会脸皮薄,就先让陆行厉的表妹,明雪进去看看情况。

明雪心里嫉妒得发狂,沈安安一个从乡下来的丫头,凭什么能得到陆行厉,凭什么能做陆家长媳!

她迫不及待推门而入,扑面而来的旖旎气味让她为之一颤。

“表哥……天啊!”

明雪惊呼,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沈安安压在表哥身上,两人颈项交缠,滑在腰上的被褥可以看到他们……都没有穿衣服!

表哥真的和沈安安睡了?明明沈安安只是一个幌子,他这么做,一定是为了报复那个姓舒的女人!

盛安安抬起头,陆行厉的目光落在她唇上,上面沾着鲜红的血,艳丽得刺目。

她对他说:“昨晚你就只是一个按摩棒,别真当自己有多厉害!”

陆行厉眼底诡谲。

盛安安翻身下床,瞥了一眼明雪,捡起个毯子披在身上,走进了浴室。

“去准备一套女装。”陆行厉捂着流血的脖子,歪头命令。

“爷爷都给安安准备好了,他就在外面,我去请他进来吧。”明雪垂眼,直勾勾盯着地上被撕碎的吊带睡裙,转身瞬间,脸部扭曲。

陆朝元这个老狐狸,一进来就知道事儿成了。

他也觉得惊讶,陆行厉向来软硬不吃,昨晚他是把人给关住了,却没有十足把握能成事。

老爷子打量着陆行厉挂彩的伤,脖子处的痕迹看起来相当激烈。

老爷子一边叫来家庭医生,一边心疼起沈安安。

那孩子,那么柔弱,昨晚肯定很辛苦。

第6章 心寒

在医生给陆行厉上药的时候,盛安安洗完澡出来,身穿着明雪送来的衣裙。

那是di高定天使专属限量版,全球仅有两件,一件现在还在盛安安家里,另一件则穿在沈安安身上。

真是讽刺。

“安安,你父母一直在等你,你过去跟他们聊聊,聊完我们就回家。”陆爷爷和蔼道。

回家?如果有选择,盛安安还真不想和陆家扯上关系。

但她目前没选择,至于沈安安的父母,她倒想会一会!

盛安安不知道沈玉良在哪。

“少夫人,请跟我来。”斐尽领着盛安安去到沈玉良夫妇的套房前,替她打开门:“我就在这里等您。”

盛安安一进去,就看到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男人。

他的身旁,是她的继母季兰,还有他们的明星女儿。

“怎么现在才来?”

沈玉良首先按耐不住。

他谨慎的关好门,拉过盛安安问话:“你和陆行厉成了吗?”

“成什么?”

见她在装傻,沈玉良就怒了:“我不是都让人教过你了?你没照做?陆行厉没睡你?”

盛安安冷笑。

原主沈安安有先天性心脏病,五岁的时候,母亲去世,父亲再娶,继母携带儿子上位,成功挤走年幼的沈安安。

一直到成人,沈安安都和外婆住在乡下老家,是正宗地道的乡下妹。一个月前,父亲沈玉良突然把她接回江城。

原来,沈安安和陆行厉从小就定下娃娃亲。

当年,沈安安外公和陆行厉爷爷是过命的兄弟,如今陆氏家族显赫,权势滔天,连沈玉良都没想到陆朝元竟然会履行承诺,并指名只要沈安安当他们陆家的大少奶奶。

沈玉良惊喜如狂,把他的野心计划都灌输给沈安安。但原主并没有这个心理承受能力,而且还十分害怕陆行厉,竟……就这样硬生生被折磨吓死了。

这一个月里,沈玉良给沈安安请了无数个“老师”,除了礼仪,更多的反而是教她怎么在床上伺候男人,全是不堪入目的影片。

沈玉良完全把沈安安当成个几女来调教。

真叫人心寒!

“你这么想知道,何不直接去问陆行厉?”盛安安冷冷地看他。

那一眼,竟叫沈玉良心里发毛。

“爸,你看她这样子像是成事吗?肯定是被陆行厉嫌弃了呀!我就说了嘛,她一个在乡下长大的土包子,陆行厉怎么可能会碰她。你就应该帮我去争取,让陆朝元改变主意,你看现在大好的机会,都让沈安安给浪费了!”

这个说话的人,是沈安安同父异母的妹妹,沈如嫣。

“你小声点。”沈玉良轻斥,担心隔墙有耳。

提起这桩婚事,沈玉良就咬牙切齿。

他多想让小女儿嫁给陆行厉,偏偏陆朝元点名只要大女儿。他怎么磨破嘴皮子都不管用,也不知道沈安安走了什么狗屎运。

“陆朝元真是老糊涂了,陆行厉可是江城太子爷,给他找这么一个上不台面的XF,真是可笑!”沈如嫣脸上写满了嫉妒不甘,恨恨的盯着沈安安,轻蔑道:“她配吗?”

“我为什么不配?”

盛安安讥诮勾唇,把他们的态度都看在眼里。

“你敢顶我嘴?”沈如嫣瞪大双眼,走过去就要掐沈安安。

第7章 跪下道歉

这一个月来,沈如嫣没少欺负过沈安安。在沈家,沈安安过得连佣人都不如,经常受到虐待。

但是,现在壳子里的人是盛安安,盛家的大小姐!

沈如嫣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盛安安自小就学过防身术,轻而易举就捉住沈如嫣的手,冷冷道:“当年和陆家结下娃娃亲的人是我外公,我才是周瑶唯一的女儿。至于你妈,她生你的时候,还是个淸妇呢。”

“你!”沈如嫣手痛到花容失色,挣扎时候,暼到沈安安被头发挡住的吻痕,“你……你脖子上是什么?”

“你说呢?”盛安安轻撩发丝。

暧昧的吻痕,遍布玉颈。

沈如嫣目光可怖,她才发现沈安安身上穿的名牌是E&G的限量款,价值百万。

陆行厉竟然,如此宠沈安安。

季兰也变了脸色。

她还等着沈安安被陆行厉抛弃,到时候再想办法撮合沈如嫣和陆行厉,之后沈安安就彻底就无用了。

随便把沈安安送人,或者嫁个老男人换取利益,她季兰也终于是彻底把周瑶母女玩死了。

没想到沈安安竟然和陆行厉睡了!

季兰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缓着语气说:“安安,我和你爸当年是真心相爱,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你还耿耿于怀。”

“当小三就当小三,何必说的那么漂亮?”

“玉良,她……”季兰红了眼眶,一副要哭的可怜样子。

沈玉良自然要为她做主,指着沈安安命令:“沈安安,你马上跪下道歉!”

盛安安非但没有道歉,还扬起手,打了季兰一耳光!

“啪”的,把脸都打歪了。

“这一巴,是为我母亲打的。”盛安安笑,是女孩特有的天真无邪。

季兰恨不得撕烂她的脸!

“沈安安,你反了!”沈玉良怒不可恕,抬手就要教训她。

恰恰这时,敲门声响了。

沈玉良陡然停手,心思在转。

他如果打下去,她脸上留下的印子,会让人瞧到。

他目前还不清楚,陆行厉对沈安安是什么态度。

沈玉良实在不敢动手,把手收回去,动辄以情道:“安安,这些事都是谁教你的,你以前明明很单纯善良的!”

“你要听爸爸的话,咱家公司很需要拿到陆家的投资资金,我教过你该怎么做的。这样,爸爸答应你,只要你让陆行厉投资咱家公司,我马上把你外婆接回江城,让她老人家安享晚年。”

乡下的日子太清苦了,沈安安的外婆身子愈发的差,也正因沈玉良的诱惑,沈安安才傻傻的对他唯命是从,不敢忤逆。

“我可不知道要怎么做。”盛安安继续装傻,现在的她可不稀罕沈玉良那点虚伪的亲情,“再说了,我以前是怎么样的人,你了解吗?”

第8章 跟他没感情

沈玉良梗住。

沈安安五岁就被送去乡下,直到一个月前才接回来,沈玉良的确不了解这个被他遗弃的女儿。

所以之前她的胆小如鼠,唯唯诺诺都是装出来的?

还以为她只是个软柿子,日后随他拿捏把控,现在却判若两人!

沈玉良面色发青,意识到,沈安安脱离自己的控制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敲门声响了两下,门外的人就没耐性了,直接打开门。

出现在门口的俊美男人,一身颀长定制西装,气质矜傲贵气。

他看着盛安安,似嘲讽她现在的处境。

盛安安不知道他来了多久,又听到多少,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他。

想到昨晚他的变态行为,盛安安就想杀了他,故而嫌弃的别开了头。

“姐、姐夫。”沈如嫣痴痴的盯着男人,他就是陆行厉,江城第一贵少,娱乐圈里无数明星花旦想要抱住的金大腿。

差一点,她就能取替沈安安和他结婚。

沈安安为什么不干脆死在乡下里,沈如嫣恶毒的想。

“走了。”陆行厉对盛安安说,没看旁人一眼。

对沈家人,陆行厉是不屑的。

“厉少,我送你和安安吧。”沈玉良不敢以岳父自居,弯身哈腰的硬是在女婿面前矮了两个头。

陆行厉居高临下,那眼神,就像看一只蝼蚁。

“我认为,我们的交易已经结束了。”他说。

沈玉良冷汗直冒。

陆行厉早就给过他好处,作为交易,他把沈安安卖给陆行厉,并且遵守陆行厉的条款。但他私心想要更多利益!

沈玉良不知道沈安安有没有听懂,但看她一脸平静的样子,她不可能懂这些规则。反正沈安安已经和陆行厉结婚了,只要说服她跟他里应外合,以后陆家的财产还不是源源不断进他口袋!

殊不知,盛安安已经在心里打定主意,她要替沈安安活下去,从沈玉良手中拿回沈家的产业!

黑色的宾利内,盛安安被安排到和陆朝元同一个车。

老爷子有话要和她单独说。

“孩子,我知道你不想离开乡下,但你始终是周瑶的女儿,这次把你接回来让你和阿厉结婚,也是为你将来着想。以后你就把陆家当成自己家,和阿厉好好过日子。”

不……盛安安打从心里拒绝。

偏偏她现在没得选择,只能闷闷道:“我跟他没有感情。”

陆朝元大笑:“傻孩子,感情可以慢慢培养,阿厉虽然为人霸道,但你多迁就一下他,以柔克刚,你那么善良,他肯定会动容的。”

安安心思纯正,没那么多邪门歪道,陆行厉身边正缺这种人。这孩子,说不定能让陆行厉改变。

“放心,爷爷看好你。”

盛安安垂眸,却不这样想,她想和陆行厉离婚。

新妻难宠总裁请克制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新妻难宠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新妻难宠总裁请克制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