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林熙顾少成小说by十片叶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林熙顾少成小说by十片叶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2019-10-09 15:46:06作者:十片叶子

主人公十片叶子是怎么出场的。误惹顾少步步惊婚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她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明明该穷苦一生,却意外招惹了京都最了不起的人。他是顾家手掌大权的大少爷,对她温柔疼爱,许她相爱一生,却为了家产把她送到了亲弟弟的床上;他是顾家桀骜不驯的二少爷,狠辣果断,对她各种欺辱、利用和伤害,只因为她爱的人不是他……身心俱伤,她选择逃离,恶魔黑帝拦路而笑,“林熙,不管哪个方向,你只能逃到我的床上!”

林熙顾少成小说by十片叶子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误惹顾少步步惊婚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顾少城的项链

“没什么意思啊!”顾少成似是无辜的摆摆手,“我只是说......你经商就对了,大学毕业的时候幸好没去当演员。”

顾南轩沉下俊脸,温煦的声音也冷了几分,“二弟,我们是亲兄弟,有话直说不好吗?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短,但是血缘关系没办法割断,而我.......希望当一个好大哥,我就你这么一个弟弟。”

听闻他的话,顾少成笑了笑,邪魅的俊脸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忽然,他把手间的香烟扔到地毯上,用脚踩灭。

“好大哥,你关心我的身体,我当然应该听你的。”

“.......”顾南轩抿唇,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找了另外的话题,“父亲说你在宴会上带来的那个女人,是你的未婚妻,真的吗?”

“当然!我在顾家本来就不受宠,父亲希望我尽早结婚,我可能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思吗?”顾少成勾唇,“不过......我的小未婚妻好像对你有兴趣,那天在宴会上多看了你好几次呢........”

顾南轩的心脏顿时加快,似乎要跳出喉咙来。

他不知道这是顾少成的暗示,还是真的随便说说而已。

可是这次的计划如果败露,林熙很可能会丧命.......

这个二弟的狠辣他是绝对知道的。

顾南轩忽然有些后悔了。

“大哥怎么不说话了呢?”顾少成不紧不慢的解开了衬衫最顶端的一枚扣子,颈项上的银色细链露了出来,动作虽谈不上优雅,可是却有一种慵懒的性.感,“难不成......大哥和我的未婚妻认识?”

“怎么可能。”顾南轩声音低沉的打断他,“我只是替父亲好奇那是谁家的女孩子,也好上门提亲!毕竟我们顾家在京都市有头有脸,礼仪不可少。”

“不用,我的女人不在乎这个。”顾少成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的向顾南轩俯身,最后停在他的耳畔,“只要我俩‘性’福就可以了,反正父亲要的就是孩子.......”

说完,他大笑着走出大厅,留下沙发上的顾南轩暗自的攥紧拳头。

心脏如窒息一般的疼痛,好像被谁掐住了脖子.......

他必须要加快行动速度了,他不能让林熙怀上顾少成的孩子!

绝对不可以。

****

再次走进顾少成的卧室,林熙先是四处看了看。

没有什么复杂的装修,甚至连华丽一点的天花板都没有!

地板是墨绿色迷彩的,连欧式大床都是墨绿色的。

林熙小心翼翼的朝着阳台走去,忽然,桌子上的一个淡蓝色水晶瓶引起了她的注意。

它很小,谈不上什么做工精致,简直就是普通的礼品店会卖的小玩意,在阳光的投射下,会发出闪闪的光。

一看就是女孩子的东西。

顾少成把它放在房间里做什么?难道是哪个暗恋他的女人送的?

“谁准你碰我东西的?!”

一声厉喝从身后传来,惊得林熙手一抖,蓝色水晶瓶就这么从手间滑落--

顾少成眼神暴戾,迈开长腿去接,可惜就差了那么一秒......

瓶子被摔个粉碎,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

林熙这才发现,原来瓶子里还有一张卷好的纸。

顾少成忽然像疯了一样的推了她一把,林熙猝不及防的撞向了后面的玻璃酒柜。

眩晕感以及肩膀的疼痛让她皱紧眉头。

“你找死!”

顾少成阴戾的气息让她不由自主的畏惧起来,嘴唇也逐渐失去了颜色.......

倏地,林熙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掐紧,肺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

他似乎想要生生的把她的脖子掐断。

林熙微微抬眸,入眼的是顾少成那猩红的眸子。

杀意十足。

看来这次她是必死无疑了.......

“顾.......”林熙瞪大眼睛,想要念出心里的那个名字来,可是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在她快要以为自己死掉的时候,顾少成却忽然松开了手,她的身体便顺着墙滑了下去,倒在地上。

门口的莫林急忙走进来,从地上把她扶了起来。

林熙试图让自己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是嗓子却干干涩涩的。

“这次不杀你,不代表我以后不杀你,给我小心点。”顾少成冷声说着,颀长的身影转身离开了卧室。

“咳咳……咳咳……”林熙用力的咳嗽几声,才觉得舒服一些。

莫林在她耳边叹了口气,对她摇摇头。

“林小姐,你不应该去碰二少爷东西的。”

“那东西......对顾少成来说很重要吗?”只不过是个廉价的瓶子而已,他居然差点因为这个杀了自己!

“当然,不过二少爷的事情林小姐还是少问吧,不然莫林也爱莫能助。”莫林低着头,从林熙的角度看过去,他脸上的刀疤特别的狰狞。

林熙扶住墙,有些迟疑的小声问道,“你........为什么总帮我?”

好像自从挡枪的事情发生以后,他每次都在顾少成的面前帮自己,还多次私下提醒自己要注意哪些。

难不成他对自己..........

“林小姐不要多想,莫林做这些只是感谢你当时替少爷挡枪而已!这是莫林的疏忽,所以后果应该由我来承担。”

原来只是想要感谢自己。

林熙忽然特别想笑。

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可是心思却很细腻。

如果他知道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话,恐怕会像顾少成那样,毫不犹豫的杀掉自己,而不是把自己扶起来吧。

“林小姐你休息吧,莫林先退下了。”

“恩。”

林熙点头,目送着他离开卧室关上了门。

她蹲下身体想要收拾地板上的残余,眼睛的余光忽然看到了地上的那个纸卷。

是从蓝色瓶子里掉出来的!顾少成视这个东西这么重要,难不成这个纸卷就是顾南轩想要的东西?

她赶紧拾起来塞进了衣兜里,左右看看有没有监控之类的,才站起来躲进浴室。

打开纸卷,几行娟秀的字就出现在眼前。

【少城,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我也知道你打算秘密把我杀掉,可是我不想逃,因为我相信你爱过我,这样足够了!当你看到这个纸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死在你的枪口下了吧?真好,我死之前还能最后看你一眼,不管你以后能不能调查清楚我是被冤枉的,我都不会怪你。云依依。】

看完上面的字,林熙的手都在颤抖。

她不知道这个云依依是谁,可是她却觉得由心的同情她。

一个这么爱顾少成的女人,最后却要死在他的枪下!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要有这么痴情的女人,又为什么要有顾少成这么可怕的男人!

她忽然想到了刚才顾少成想要掐死自己时那狰狞的双眸,那时候她以为自己肯定活不成了,可他却在最后关头放过了自己。

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云依依的关系吧?

怔愣了片刻,林熙把纸条重新折叠好,放到了酒柜里的某一个红酒瓶底下。

这是一个女人最后的痴心,她不能自作主张的毁掉,还是等顾少成什么时候自己发现吧.......

深吸了一口气,林熙觉得还是很胸闷,便离开房间打算去后花园透透气。

刚走了几步,那清淡的薄荷味就窜入了鼻间。

顾南轩?!

林熙一转身,一个大手急忙捂住了她的嘴,如大提琴般的嗓音传入耳朵里。

“跟我来。”

顾南轩似乎很熟悉这里,带她绕了几个圈子,就到了一间佣人房。

“这是.......”林熙有些不解的看向他,“你早就准备好的?”

“从你进来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在给你准备退路。”顾南轩淡淡的一笑,“林熙,我说过让你相信我,我会护你周全。”

“可是你这么做太危险了!顾少成随时都可能发现的。”依照这几天的了解,她可不认为顾少成会因为亲情而放过顾南轩,“你让晴空来接应我就行,我如果偷到了东西,就跟她一起逃走,你别再来了!”

顾南轩的眸中闪过一道异色的光芒,沉声道,“没有晴空了.......”

“晴空怎么了?!”

“死了。”

“死了?”林熙错愕的瞪圆了眼睛,“怎么可能,她功夫那么好,从小到大一直都跟在你身边保护你,她怎么能死了?”

“是我杀的。”顾南轩的喉咙艰难的动了动,“她开枪打伤了你,我当晚喝醉了,错手......把她打死了.......”

“什么?!”

林熙简直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一向温和的他,居然杀了人.......

“林熙,是我低估了你在我心里的地位,所以看到她打伤了你,我就没办法控制自己.......晴空她也不闪躲,我当时也不是太清醒.......”顾南轩抿了抿唇,深沉的眼底满是懊恼。

“南轩你.......”林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现在先别说这个了好吗?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顾南轩拉住了她的手,俊脸凝重,“我要的东西原来一直是顾少成挂在脖子上的那条银色项链,如果你有办法弄来的话那是最好,如果不能弄来,我也不会再让你来冒险了,我明天就要接你离开这里。”

顾少成的项链?

林熙回想了一下,他好像一直把衬衫扣子系的很规整,自己根本就没见过他赤.裸上身的样子。

第5章: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就一天的时间太紧迫了,顾少成根本都没有信任我呢!”他刚才还差点要掐死自己.......

“我等不及了,这种日子太煎熬了。”顾南轩把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力道轻巧的揉搓着,不安的双眸泄露出他的情绪,“林熙,如果我一无所有的话,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当然!无论你怎么样我都愿意。”林熙回握住他的手,“如果我真的偷不出来,我们就退出这些纷纷扰扰好不好?你带我离开,我们去哪里都行!”

“恩。”顾南轩郑重的点头,心里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愿是他想太多了。

*****

晚上,时针都已经指向了十点,顾少成还没有回来。

今晚是最后一次机会,她想做最后的努力。

双手抱臂的在卧室里面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遍,直到楼下传来了车声,林熙才赶紧上床假装睡着。

不一会,卧室的门被打开,踉跄的脚步由远及近的向床边走来。

可窜入鼻间的不是淡淡的烟草味,而是一股浓烈的酒味!

顾少成喝酒了?

林熙在被子里迟疑了一下,然后假装被吵醒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果然,他是喝酒了,俊脸有些微红。

“你.......回来了啊.......”林熙一边假笑着,一边观察着顾少成的反应。

她不知道他喝了多少酒,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顾少成没有说话,而是抬手开始解他的衬衫扣子!

林熙的眼睛一直盯在他的手上,甚至都忘记了一个男人在她面前脱-衣服,那接下来将发生什么.......

果然,在他白色衬衫被脱掉的时候,她看到了那条项链。

最顶端是一把钥匙形状的吊坠。

“还看?脱!”顾少成眯起狭长的眸子,语气生硬。

林熙一愣,“什,什么意思?”

“呵,别装纯了,给本少爷脱!”他忽然伸出手去扯了一把她的上衣。

瞬间,扣子被扯掉,散落在地板上。

“啊--”林熙惊呼一声,再去拢自己的衣服已经来不及了。

雪白的文胸落入顾少成的眼里,无疑是在烈火上添了一把柴火。

“顾少成,你无耻!你啊!”

林熙想要逃,却被顾少成一把抓了回来,狠狠的压倒在床上。

颀长的身体覆上去,她根本无处可逃。

“你以为当我的女人,只需要动动嘴吗?”顾少成的俊脸一点一点逼近,薄唇残忍的上扬,“我没有杀了你,你别高兴的太早。”

“顾少成!你放开我!”林熙已经彻底慌乱了,她根本不想要听他说任何话,她现在只想逃!

忽然,顾少成掐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极快的掀起了她的裙子……

疼,撕裂般的疼痛袭.来,让林熙的小脸瞬间煞白。

林熙惨叫一声,娇-躯痛到颤抖。

墨绿色的大床很快承受不住他的速度,吱吱的响了起来。

门外,莫林抿了抿唇,迈步离开。

----------

宿醉的代价就是头痛欲裂。

顾少成睁开眼睛的时候,额头传来的痛意让他蹙紧了眉。

从床上坐起来,他拿过边上的睡袍随意的披到肩上,一侧脸,旁边空无一人。

他记得昨晚.......自己强行要了林熙.......

伸手掀开被子,果然,上面赫然出现一抹血红。

原来她是第一次,怪不得总是爱装纯。

揉了揉太阳穴,他下床给自己倒了杯水。

“莫林,林熙呢?”打开门,门外的莫林已经站在那里候着了。

“林小姐已经离开了。”

“哦?这么快吗?”顾少成挑了挑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脖子。

上面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了。

唇角是一闪即逝的讥讽。

“这女人拿自己的初夜跟我交换这个,还真是有心呢。”

“二少爷,那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莫林不懂他的意思,有些茫然。

“找啊!老爷子知道我有个未婚妻,还见过她的样子,她这戏无论如何都得给我演完!”

“是,二少爷。”

莫林弯腰行礼,然后退下。

顾少成扬了扬浓眉,视线最后落在床单的那一抹血红上。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

银色的项链静静的躺在桌子上,阳光投下来,时不时的还会折射出五彩的光。

别墅大厅里,顾南轩坐在沙发上,一脸的焦急。

“林熙,你到底哪里不舒服?你的脸一点血色都没有。”

“我.......”林熙躺在沙发上,张了张嘴,却把那句话给憋了回去,“我没事,可能是感冒了,你快点看看这个项链是不是你要的东西吧.......”

“是,是那把钥匙。”顾南轩抬手把项链拿在手里,不用多看,他就知道没错。

“那就好。”林熙垂下眸子,极力的想要掩饰自己的不舒服,“南轩,我想休息一下,有事明天再说好吗?”

“可是你的病......真的不用看医生?”

“休息一下就好了。”林熙摇摇头,硬是抬头对他挤出一丝笑,“不用担心我。”

顾南轩迟疑了一下,最后只得无奈的点头。

“那好吧,如果有事的话,你一定要立刻通知我!”

“嗯,我没事的。”

见她如此坚持的下逐客令,顾南轩也不好再继续留下,只能转身替她关好门。

听到门声,林熙才敢放心的站起来走去浴室。

她的步伐很踉跄,甚至是艰难的挪到的。

慢慢的褪-掉衣服,身上那又青又紫的伤痕让人触目惊心。

也提醒着她,昨晚的顾少成是何等的粗-暴。

顺着墙缓缓的滑下,林熙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是水滴还是眼泪.......

她不敢告诉顾南轩,可是这种事早晚也瞒不住,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如果他知道自己已经和顾少成上-了床,会不会再也不要自己了?

林熙越想越觉得害怕,她抬手捂上了自己的耳朵,任由水珠洒在她的身上。

******

上午,阳光透过树叶照在庭院里,郁郁葱葱的,很是惬意。

自从在顾少成那里逃出来以后,林熙已经很久没睡过一次好觉了。

她只要一闭上眼睛,顾少成那张狰狞的脸便出现在脑海里。

他疯了一样的撕扯自己的衣服,然后粗暴的闯入-自己的身体.......

“啊--”

林熙忽然尖叫了一声,从梦中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庭院的摇椅上睡着了。

“怎么了?又做噩梦?”顾南轩温和的声音传到耳边,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别怕,只是个梦,我在你身边呢。”

林熙转过脸去看了他一眼,清秀的小脸有些苍白,额头上渗出一层薄汗,“我没事.......”

“还说你没事!看看你这几天瘦的,都快要变成骨架了。”顾南轩无奈的叹了口气,“都怪我,就不应该让你去!我明知道顾少成心狠手辣的!”

“南轩,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林熙弯着眉眼一笑,“你看我不是挺好的吗?我只是......害怕如果顾少成知道了我的身份,会不会找你的麻烦?”

那东西对于顾家来说,特别的重要。

而这个东西被自己偷走了,顾少成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自己的,他现在找不到自己,目标肯定就锁定在了顾南轩身上。

“没事,他一时半会还查不出来你下落,因为我准备先让你去安怡市一段时间,等我拿到了盒子里的东西,我就去接你好不好?”顾南轩抬手摸了摸她乌黑的秀发,“钥匙已经在我手里了,我只需要找到盒子,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嗯.......”林熙点点头,欣然接受了他的安排。

她也确实不想在京都市了,只要一想到顾少成也和自己在一个城市里,她就不由自主的畏惧。

也许离开一段时间,自己就不会做噩梦了。

“那你去收拾一下吧,我晚上就让人带你离开。”

林熙扬眉,“这么快?”

“我不想把你再置身于危险当中,我是个男人。”顾南轩温煦的脸轻轻一笑,薄唇在她脸颊上印下一吻,“相信我,我一定会娶你的。”

“真的吗?”林熙迟疑了一下,似乎有些纠结,“我说......我是说如果,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你还会爱我吗?”

“不是原来的你?”顾南轩不解的挑眉,“什么意思?”

“如果我……”林熙一冲动,差点说出口!幸好她及时的收住,有些心虚的扯了扯唇,“我是说,如果我毁容了,或者我伤残了........”

“不可能!我说过会保护你的。”顾南轩回答的斩钉截铁,可是林熙心里却没有底。

她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坦白一切,可是却始终说不出口。

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

傍晚的时候,来接林熙的车就到了别墅。

她的行李很少,就只有几套衣服而已。

收拾完以后,顾南轩一直把她送到京都市的高速公路口,才开车返回去。

林熙坐在车里,视线始终望着车窗外,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脑海里在想些什么,只是特别乱。

因为入了夜,高速上的车很少,所以司机开得特别快。

白天需要三个小时的车程,现在两个小时就到达了。

顾南轩给她安排的很妥善,还特意买了一辆白色的奥迪车给她停在别墅的庭院里。

第6章:暂时你还是有用的

“林小姐,这是大少爷让我交给你的钥匙。”司机下了车,帮她把行李搬了进去,然后递给她一把车钥匙。

林熙接过来,点了点头,“我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大少爷让您有什么需要的给他打电话,或者直接叫我就行,别墅的电话里有我的号码。”司机表情严肃的传完顾南轩吩咐的话,还弯腰行了礼,才转身开车离开。

林熙站在庭院的中央,深吸了一口气。

现在自己距离顾少城已经很远了,今晚应该能睡个好觉了吧.......

转身走进别墅,里面绿色的装潢让她觉得耳目一新。

还是顾南轩最了解自己,他知道自己喜欢绿色,可是......这个别墅难道是他早就准备好的?

她还从来不知道他在安怡市也有一栋别墅。

不过她也没有很惊讶,因为顾南轩一向很聪明,他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给自己找一个后路。

扯了扯唇,林熙迈开步子准备去卧室看看。

忽然,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一阵凉意,很快的,一个冰冷的东西就抵-住了她的腰。

林熙一惊,下意识的想要回头去看--

“别来无恙啊,未婚妻。”

声音妖孽十足,带着几分慵懒的感觉。

听不出什么怒意,却让人感觉到全身不由主的颤栗。

“顾少城?!”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是应该在京都吗?

“还能听出我的声音呢?也不枉费在我身体下面辗转一回啊。”顾少城清冷的笑了笑,“不打算请我进去喝一杯吗?未婚妻.......或者说,我应该叫你未来大--嫂.......”

林熙的心一颤。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腰上抵-着的抢就更近了一些。

“去房间说。”

*******************

上了楼,林熙说不害怕是假的。

因为她身后站着的人是顾少城,一个随时有N种凄惨手段让你一命呜呼的男人。

他身上还是那种淡淡的烟草味,可惜此时她已经没心思去闻了。

“顾少城,你要跟我说什么?”既然已经被他给抓到了,林熙也无话可说。

是自己和顾南轩都低估了他的能力。

“这么急着逃走干什么呢?”顾少成轻笑着把枪收回了皮-带里,一双狭长的眸子盯在她的小脸上,“难道我那晚......你不满意?”

“顾少成你无耻!”林熙一回想到那晚,全身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要杀要剐给我个痛快好了!”

如果真的逃不掉死亡,那就让她有尊严的死!

他的羞-辱,她真是一句都不想听。

“啧啧,别说的那么血-腥,我是那么凶残的人吗?”顾少城扬了扬浓眉,唇角含笑。

“.......”他如果不血-腥,那这个世界上都是善良的人了。

“别急着去见阎王,你偷了我的东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他忽然笑了两声,迈步一点一点的把林熙逼到一个墙角里。

林熙暗自握紧了拳头,她不想把自己的害怕表现出来,所以硬是逼着自己与他视线相对。

“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顾少成的身体微微下伏,俊脸逼近她的脸颊,“我让你假扮我的未婚妻,你却半路给我逃了!京都市现在人尽皆知你是我的未婚妻,如果不把你带回去,我顾少城岂不是要变成个大笑话了?”

林熙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你不是来杀我的?”

“暂时你还是有用的。”

“如果我宁死也不帮你呢?”林熙咬了咬牙,似乎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她真是不想再回到顾少城的别墅里了!那简直是噩梦,比死都要恐怖。

她甚至都不敢回忆。

林熙宁愿一死。

可是.......“由不得你选择!当然了,如果你求死的话,我也没办法,不过我将会公开那段视频.......”顾少成勾唇一笑,眼底尽是精明。

“什么视频?”

“我的卧室里可是有监-控的,尤其是那天.......我还特意把摄像头对准了我的床,你要不要来欣赏一下?”

“你--”林熙顿时小脸煞白,“你卑鄙!”

“怎么样,还求死吗?”

“.......”

林熙怒视着他,可是顾少成却对她的愤怒视若无睹,甚至大手还开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乱动了起来。

“告诉我......跟了我以后,我哥碰过你吗?”

“别碰我!”记忆被重叠,林熙像惊弓之鸟一般挣扎起来。

可惜顾少成偏偏不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人。

“我们顾家的老爷子特意重视我们两个的幸福生活,你不让我碰你,那我真是没办法了!到时候我就告诉他,是大哥抢了我的未婚妻.......你说老爷子会不会生气呢?”顾少成的俊脸上虽是一直带着笑,可是手却钳住了她的腰,“你要是不配合,我就让你们一对苦命鸳鸯一起去见阎王,我还要把视频传到各家媒体上,让认识你的所有朋友,所有亲人,都看看你在床上时的模样!”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顾少成还没有怕过什么!”

气氛瞬间凝固,林熙眼里已经透出了血红的杀意。

可是.......她却杀不了顾少城.......

在他的面前,主动权一直都不是在自己手里。

几分钟后,她眼里的怒意渐渐的被一种挫败所取代。

顺势被他推倒在床,林熙认命的闭上眼睛。

夜,才刚刚开始.......

******

清晨,丝丝缕缕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卧室里。

顾少城有准时的生物钟,所以早早就醒来了,慵懒的倚靠在床头上吸着香烟。

旁边的女人到现在还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

香烟刚吸了几口,被扔到地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伸手捞起来,是莫林打来的。

“二少爷,果然不出您所料,老爷确实派人跟踪了你。”

“呵,他猜到我会找个女人假扮未婚妻,不要把他当傻子。”顾少成的黑眸扫过林熙那熟睡的脸,“他要是问起我去哪里了,就说我在和未婚妻度假,好争取早日让他抱上孙子。”

“知道了少爷,可是您什么时候回京都?”莫林顿了顿,继续道,“我看大少爷已经开始行动了。”

“急什么?老爷子派来跟踪我的人一时半会不可能离开,我也就只好和林熙秀秀恩爱给他们看咯!”顾少成侧过脸,把烟头扔到烟灰缸里,“不用害怕顾南轩,他最爱的女人在我的床-上,这个筹码足够对付他。”

挂断电话,顾少成把手机随意的一扔,赤-果着上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看来指望旁边这个女人给自己做早餐是不可能的,只好自己动手了。

蓦地,阳台上有一处微弱的光亮让他蹙了蹙眉。

这老爷子,难道还有窥探别人墙角的爱好呢?居然把监控探头都安到卧室里了!

不过也好,这样有利于证明自己和林熙之间的“恩爱”.......

思及此,他俯身还在林熙的脸上印下一吻才下床。

******

林熙是被一阵饭菜香弄醒的。

她微微的睁开眼睛,涩得让她不禁蹙紧了眉头。

抬手揉了揉眉心,有些惺忪的坐起来。

“嘶.......”

身体的酸痛感立刻传来,让她倒吸了口冷气。

不对!

她这是在安怡市,而且.......昨天自己还和顾少成厮混在一起!

林熙赶紧往旁边一看,哪还有人了?不过凹陷下去的枕头证明,昨晚确实有个人睡在自己旁边。

重点是,这个人是顾少成!

一个强了自己的男人。

“醒了?”一道磁性的男声忽然响起,吓得林熙身体一僵。

慌忙抬头,只见顾少成居然端着一碗粥在走向自己?!

“你.......”林熙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沙哑得不成样子。

一定是昨晚.......

“是不是嗓子不舒服啊?那就不要说话了,喝了粥以后再多睡一会,我这一整天都陪着你!”顾少城的俊脸在上扬着,语气也自然的好像关心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是.......顾少成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了?

林熙完全游离在状况外,不懂他这都是唱的哪一出戏。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快点喝啊,难不成你想让我喂你?”顾少城端着粥坐到了床边,一双黑眸里满是宠溺,“小妖精,你再露出这么吸引我的表情,我会忍受不住的。”

咳咳--

谁来告诉她,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顾少城忽然基因变异吗?还是她根本就是没睡醒,还在做梦!

“你在玩什么?”林熙哑着一副嗓子,低声的问他。

第7章:你还真是痴情

“对你好还不行吗?瞧你这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看来我平时对你的关心太少了,这是我的失职,对不起啊,来......我喂你喝粥.......”

顾少成的话,让林熙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看着他拿着勺子把粥喂到了自己的嘴边,林熙抬手扶住额头,然后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

天啊,她一定是在做梦.......可是为什么被掐的地方会疼?

“呃.......”林熙扯了扯唇,惊悚的看向顾少成,“难道是你疯了?”

“傻瓜,是不是幸福来的太突然了,你接受不了?”顾少成还是保持着他邪邪的笑,可是眸子却是温和的,与他平时那股子狠戾完全不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少成就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但语气温和,就连性情都大变。

此刻,他居然在厨房里面洗碗.......

趁着他现在注意力没有在自己的身边,林熙悄悄的躲进房间里想给顾南轩打电话。

可是明明她按下的是顾南轩的号码,厨房里面却响起了电话声!

林熙一惊,连忙挂断,可惜顾少成已经从厨房朝卧室走了过来。

“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想我了?”顾少成狭长明秀的眸子眯起,大手直接把她从酒柜旁拉进自己的怀-里,看似两个人在你侬我侬时,他却低沉的声音警告道,“不要跟我耍花样,我会让你......和顾南轩死的很惨,不信你就试试。”

果然,他伪装的再温柔,可骨子里还是顾少成。

“你到底想干什么?”林熙咬着牙,厌恶的拧眉。

“干-你。”

“.......”

“在我面前老实点,这出戏要是给我演砸了,小心视频........”顾少成唇角的笑意加深,手指轻拨开她唇边的发丝,单臂揽住她的腰,声音忽然放大,“小妖精,这么快就又想、要了?好吧,我满足你........”

林熙瞪大眼睛想要反驳,却接到了他警告的目光。

虽不知道这是在演戏给谁看,可她别无选择。

秀气的小脸忽然一变,乌黑的瞳眸掠过一丝恨意,但很快就被掩了下去。

撒娇的语气在顾少成的耳边响起,“站着好累的,去床上.......”

顾少成勾唇。

这个女人总是那么聪明。

******

凌乱的大床,随处可见的衣服。

枕头都被扔了下去,幸好被子还一直在身上。

熙无力的垂下胳膊,可还不忘拉下他的脸,用微不可及的声音说,“我帮你演戏,你放过南轩。”

“为什么不是求我放过你?”顾少成的眼底升起一丝玩味。

“我只问你,能不能放过南轩。”事到如今,她已经无所谓自己是怎么样了。

就刚才顺从他上了床的那一刻,林熙就放弃了所有对未来的憧憬。

她已经这么脏了,如果能保住顾南轩的话,那也无所谓再脏一些。

就当是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呵,你还真是痴情呢......”顾少成忽然俯下身,咬住了她的耳垂,磁性的声音带着些许未褪的情欲,“好,不过以后你都要听我的。”

“你说话算数?”

“你不信也可以啊。”

“.......”

“这个房间有监控,如果不想果体被看见的话,最好别再房间里脱衣服。”说完,他双臂撑起身体,利落的拿过衣服套在身上。

林熙怔了怔,恍然大悟。

怪不得刚才上床的时候,顾少成的单手一直扯着被子。

床上的东西都被扫到了地上,唯独被子还在。

身心窜起一阵凉意。

她发现自己低估了上流社会的黑暗。

忽然,一只大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还愣着?小熙熙,我们该起床去超市了。”

顾少成的一句“小熙熙”,叫得林熙差点没吐出来。

“去超市干嘛?”

“你未婚夫我连牙刷都没有。”

“哦........”

*****************

安怡市,沃尔玛超市。

幸好不是周末,而且还是上午,所以来购物的人不多。

顾少成一改平时的西装革履,在商场里买了一身黑色的运动装穿上。

他本来就比顾南轩年纪小,再穿得这么休闲,就好像一个在校的大学生。

精致的五官有那么几分纨绔子弟的感觉,薄唇似笑非笑的勾着,一副迷人不偿命的样子。

林熙就算不睁眼睛,都能感觉到四周的人全在看他。

来超市买个日用品而已,至于搞得像明星见面会似的吗?

“好帅啊.......”

“快看啊,那里有帅哥!”

“比我的欧巴还要好看......”

听到旁边的议论声,林熙低下了头,想要快步走出去。

忽然,她的衣领被人在后面扯住。

回头,是顾少成那张妖孽十足的俊脸。

“小熙熙,你想扔下你的未婚夫吗?”

林熙顿时无语,皮笑肉不笑的咧嘴,“那你到底要不要买东西?”

他想成为这焦点,她可不想这么招摇过市!

“买,当然买。”顾少成俯下颀长的身子在她额头上吻了吻,林熙都能听到周围有羡慕的惊呼声。

心里不由得感慨。

现在社会上的小女生真是目光短浅,光是看个皮相有什么用?

不得不承认,顾少成真的很好看。

他站在货柜前挑选商品的时候,林熙不经意的抬头,眼神也怔了怔。

褪掉了那一身的戾气,原来他也能像居家男人一样来超市买东西。

默默的移开视线,林熙抬手拿过一瓶洗发水放进了购物车里。

顾少成用余光看到了,居然伸手把它拿出去又放回货架上。

“你干嘛?”

“不要薄荷的。”

“.......”林熙看了看,那瓶确实是薄荷味的。

顾南轩最喜欢这种香味,所以她也习惯性的用这个了。

“以后跟我在一起,什么都换成橙子的。”顾少成的语气不是在商量,而是命令。

“这也有要求?”

“谁让你天天得跟我睡在一起?”

“.......”他以为她愿意?

顾少成连着拿了好几个瓶瓶罐罐放进去,林熙看得目瞪口呆。

“你拿这么多干什么?”这些足够用一年的了!

“懒得挑哪个橙子味好闻,都买一样,拿回去试。”顾少成说的极为嚣张,就好像这些东西是免费的。

林熙没办法苟同他的思想,可也懒得管他。

反正不是自己花钱。

在超市里逛了一圈,购物车上的东西也塞得满满的。

最后还非得去水果区买一箱橙子,顾少成才满意的结账走出超市。

林熙望着眼前这一堆东西,头疼的蹙眉,“怎么拎回去?”

“用手拎。”

“.......”

顾少成痞痞的一笑,直接把袋子从地上拎起来,林熙甚至能看到他臂上的肌肉绷起。

她忘了......

顾少成是从部队出来的,他不是一向体弱多病的顾南轩。

******

林熙还以为他会坐计程车,可是顾少成却一路步行回去的。

要知道,她在后面跟着走都脚酸了,何况他还拎着那么一大袋东西。

“这么惊讶的看着我干什么?”顾少成挑眉,“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也常常做这种负重训练。”

被看穿的心思,林熙有些尴尬的扯扯唇,“我以为富家少爷都是出门就坐车。”

“你以为我是顾南轩那个病秧子?”顾少成哼笑,俊脸上满是不屑。

林熙蹙了蹙眉,她不喜欢别人这么形容顾南轩。

身体是父母给的,况且如果没有他这么多年在顾家的努力,顾家怎么可能有今天的辉煌?

“在我面前想其他男人,我会伤心的.......”顾少成忽然空出一只手来,直接将她扯进怀里,附在她耳边小声的道,“其实我很好奇,为什么你那么喜欢他,你跟我的时候还是个雏?”

林熙的小脸顿时青白交加,“他才没有你这么下-流!”

“哼,最后还不是留给了我?”顾少成大笑几声,迈步走进别墅。

身后的她气得直咬牙。

******************

顾家大厅,气氛肃穆。

顾老爷子坐在红木椅上,虽然已经上了年纪,可还能看出来他年轻的时候是个美男子。

身边站了两排保镖,清一色的黑西装,背着一双手,面无表情。

“父亲,您这次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顾南轩站在一旁,俊脸温和,薄唇微微扬起些弧度。

“也没什么,就是少城和他未婚妻的事情,我想让他们尽早结婚,这事你多劝劝少城。”顾老爷子拿过茶杯吹了吹,然后低头轻抿了一口,“他刚从部队回来,还不能适应上流社会,凡是你这个当大哥的要多照顾。”

“我当然知道了父亲,只是.......”顾南轩蹙了蹙眉,有些试探着问,“少城的未婚妻?还是上次来宴会上的那个吗?”

“我看那个小姑娘不错,还替少城挡了一枪。”说到林熙,顾老爷子赞赏的点点头,挑眉看他,“怎么,你有别的意见?”

“当然没有,这是二弟的事情,我这个当大哥的自然顺从他。”顾南轩聪明的没有多问,而是继续陪父亲聊起顾家产业的事情,最后还聊了一会茶道才离开。

一走出顾家别墅,顾南轩就立刻拿出手机给林熙拨过去。

第8章:给我剥橙子

幸好,响了两声,那边就接了起来。

“喂,南轩.......”林熙的声音有些怪怪的,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同。

“林熙,你在那里还住的习惯吗?”顾南轩没有怀疑什么,而是笑着问道。

她能接自己的电话,那边就应该没什么状况。

“习,习惯!”

“我这几天如果空出时间了,就去看你。”

“啊?不要来!”林熙突然调高了声音,让顾南轩不解的一愣。

“怎么了吗?”她不是一直都很缠着自己,怎么这次自己说要过去看她,她都拒绝了?

林熙那边停顿了几秒,她的声音才传过来,“没什么.......我是害怕耽误到你的工作!你就专心做你的吧,不用惦记我,我不想拖你的后腿........”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顾南轩语气宠溺的笑了笑,“等我娶了你,你就是我的妻子了,哪有夫妻之间说这些的。”

“嗯.......那个.......南轩啊,我在厨房里面煲汤呢,能不能先挂了电话?”林熙支支吾吾的在那边说着,但幸好没引起顾南轩的怀疑。

“那好吧,如果你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嗯........”

慌忙的按下红色键,林熙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被吓飞了。

她从来没骗过顾南轩,所以更害怕自己的谎言被拆穿。

可是听到他居然没有怀疑自己,林熙又觉得心里充斥着愧疚。

“电话都挂断了,你还打算愣在那里多久?”顾少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面前,俊脸有些阴沉。

林熙垂下眸子,不想去看他,“秀了一天恩爱,你不累吗?”

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用撒谎骗顾南轩!

“不累啊,我体力还很好。”顾少成忽然抽走了她手里的手机,随意的扔到了地板上。

“哎,你--”林熙下意识的要弯腰去捡,他修长的腿一踢,手机瞬间就被踢出老远。

“记得你和我的交易,我不想再提醒你。”

“你疯了吧?我是答应陪你演戏,可是没说连电话也不可以打吧?”林熙避开监控探头,压低声音说,“而且我不接南轩的电话,他很快就会怀疑到的。”

顾少城哼笑一声,“所以我才让你接起这通电话,但是没说让你挂了电话还傻站在这里缅怀!”

“.......”林熙发现他简直是不可理喻!

暗自握了握拳,她也只能强压下心头的怒火。

“过来吃饭。”她气成这样,顾少成却能像没事人一样,还一脸痞笑的叫她吃饭。

咬了咬下唇,林熙忍气吞声的跟着他到了餐厅。

看到桌子上面的菜,她难掩的惊讶。

“这都是你做的?”

“有必要这么讶异吗?”顾少成耸了耸肩,拉开椅子坐下,“在部队里,首要条件就是学会生存。”

连饭都不会做,在野外早就饿死了。

林熙不懂部队里的事情,可还是觉得顾少城会下厨这件事,让她很意外。

而且.......演戏也不用这么逼真吧?居然纡尊降贵的给自己做菜!

拿起筷子尝了几口,味道竟然很不错,让人尝了食欲大动。

这让林熙对顾少城又有了新的认识。

“一会把药吃了。”林熙刚吃了几口饭,顾少成面无表情地说道。

她在短暂的错愕后,点了点头,明白顾少城说的药是什么药。

毕竟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她也没有想到会怀-孕,幸好他提醒自己。

不然若是不小心怀了他的孩子,林熙简直不敢往下继续想。

夜幕降临的时候,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林熙拿了一件长袖衣服披上,走到阳台上去看。

她记得以前每次下雨打雷的时候,顾南轩都会过来陪自己,就算是没办法赶来,他也会打电话给自己。

可是自从顾少城被接回顾家,他就变得异常忙碌,甚至连胃病都是这段时间饿出来的。

林熙自然也明白,顾南轩这是不想让自己的心血这么容易就落到别人的手里,可是财产这东西就真的这么重要吗?不惜身体,不惜一切,甚至把自己安插-在顾少成的身边做卧-底。

“还有这个闲情逸致来看雨?”顾少城忽然从身后出现,手里端着一杯热水。

林熙侧了侧脸,目光涣散,“顾少城,你有没有爱过人?”

问过之后,她又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太没有价值。

魔鬼怎么可能会爱人?

顾少城没有说话,而是低头喝了一口水。

林熙忽然想到了那个叫做云依依的女人。

她那么爱顾少城,那顾少城......爱过她吗?

气氛忽然变成有些诡异,两个人都各怀心事。

沉默了几分钟,顾少城冷冷的开口,“明天收拾东西跟我出国。”

“出国?”他不是要在这里跟自己秀恩爱给他父亲看吗?

“在我面前,以后问题不要这么多。”顾少城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走了,留下一脸错愕的林熙。

他这又是玩什么?

----------

沐浴后的顾少成用浴巾围住的下、身,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走出来。

身上不是原来那种烟草味,而是橙子的幽香。

“你给我吹头发。”又是命令的语气。

林熙真想知道他有没有求过人。

不情愿的下床拿过吹风器,林熙半-跪在他旁边,一只手轻轻理着他浓密的黑发。

橙子的香气随着风散发出来,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

林熙第一次觉得,这个味道比薄荷要好。

虽然薄荷很清凉,可是总觉得太尖锐了。

吹着吹着,林熙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腿-上有凉意。

低头一看,顾少成的大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吹个头发,也能把他吹起了?

“顾少城--”

“说话像个女人点,别动不动就大呼小叫的。”薄唇肆意的扬起,顾少成的手更加猖狂的向她身体某处探去。

林熙下意识的躲开他,怒视着他,“你到底要不要吹头发了?”

“你吹你的,不耽误我。”

“.......”

顾少成再次旁若无人的伸入她的短裤中,林熙真是忍无可忍了。

“你再动,我真的没办法吹了!”

“好啊,那不用吹了。”他忽然转过身去,双手一推,林熙便猛地向后跌去。

****************

清晨,雨过天晴后,天空格外的蓝。

林熙睁开眼睛,身边的男人早就没了踪影。

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顾少成就从房间外走了进来。

身上还是昨天的那一身运动装,只是这次还戴了一个墨镜。

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滑稽。

“在房间里戴墨镜干什么?”林熙不解的挑眉。

“省得出去被一群花痴围住。”顾少成的语气里带着不屑和厌恶,好像被别人追捧这件事让他很反感。

可是昨天她记得某人还在超市里当了一把焦点呢.......

“怪胎。”

“你说谁?”

“说我自己。”林熙扯了扯唇,懒得和他争辩。

翻身下床,她拿着衣服走进了浴室。

顾家的怪胎不止一个,居然还有把摄像头按到卧室里面的,害得她穿衣服换衣服都得在浴室。

想到这里,林熙警惕的抬头看了看四周。

浴室里应该没有监控了吧.......她真是怕了!

洗漱完换好衣服,刚推开浴室的门,林熙就看到了莫林。

他什么时候来的?

“二少爷,您这样走了.......老爷会生气吧?”莫林没有看林熙,而是站在顾少城身边,一脸的焦虑。

“我带她一起走,生气什么?”顾少城回头瞄了林熙一眼,“老爷子无非就是想让我多播种,好早点给他生出孙子来,至于在哪里播种,他没有要求。”

莫林刚毅的脸忽然一滞,林熙也跟着脸烫了起来。

这男人......非得把话说的那么露骨吗?

莫林是开一辆黑色的捷豹过来接他们的。

坐进车里,林熙四处打量了一下。

果然是富人的车,什么配置都是最好的,连座椅都是纯小牛皮的。

“喏,给我剥橙子。”顾少成忽然塞给她两颗橙子,语气是亘古不变的命令。

林熙蹙眉,“现在已经离开监控区了吧?”

他们还需要秀恩爱?

“在监控区里你是未婚妻,离开监控区你是贴-身女-佣。”顾少成说完把眼睛一闭,往靠椅上一躺,“剥!”

狂妄到了极点的男人.......

林熙在心里默默的诅咒他一万次,可是手上也只能认命的开始剥橙子。

误惹顾少步步惊婚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误惹顾少步步惊婚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误惹顾少步步惊婚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