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西宫有喜:皇上慢走》小说免费阅读 宁瑾卫映彤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西宫有喜:皇上慢走》小说免费阅读 宁瑾卫映彤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2019-10-09 15:46:03作者:山善

西宫有喜:皇上慢走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主角宁瑾卫映彤小说免费阅读 宁瑾卫映彤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作者山善是如何刻画的。西宫有喜:皇上慢走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求求皇上别宠了!京城轰动了,十里红妆从卫府绕了半个城。锣鼓喧天中,街头巷尾的百姓看着两顶华丽的凤辇抬入宫墙,唏嘘万分。皇帝立后,竟选了两位,还都是卫家的女儿。 入了宫门,两顶凤辇左右分开,更华丽的那个往东,在离养心殿更近的凤霞殿停下;另一个则往西又走了半柱香的时间,直到行至冷宫边上才落了轿。

《西宫有喜:皇上慢走》小说免费阅读 宁瑾卫映彤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西宫有喜:皇上慢走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沉冤待雪

  “你……欺人太甚!”令歌咬了咬牙,不顾礼节,厉声喝问。

  “罢了。”看够了戏的卫珍珠忽然开口,拉了拉宁瑾的手说道,“皇上,妹妹怎么说也是和臣妾同为皇后之人,搜宫之事……还是到此为止的好。”她拖长了声音,瞥向卫映彤的目光中尽是讥讽。

  “身为皇后,便要有母仪天下的样子,你若是不懂,朕找人来教你。”宁瑾声音清冷,目光扫过卫映彤惨白的面色,却一丝怜悯或是心疼都没有,“身体不好叫御医来看,不必次次都在朕的面前做这般样子。”

  印象中自己每次苛责卫映彤的时候她都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反倒让她觉得卫映彤只是在故作可怜。

  卫映彤双手紧握成拳,微长的指甲在掌心刺出深深的月牙痕迹,心底惨然。

  自己这个皇后还真是挂名挂得彻底,皇上连自己是真的身子不好都不愿意相信。

  搜宫的侍卫们鱼贯而出,跟着帝后一同离去,从始至终卫映彤都没有得到一句抱歉。

  “娘娘,您还好么?要不要请御医来给您看看?”宫女们全都围了上来,关切的问道。

  “你们都去忙自己的事吧。”卫映彤婉拒了这个提议,竭力扬起一个笑容,“多谢你们。”

  宫女们面面相觑,她们生来就是奴籍,骨子里都流淌着卑贱,伺候人已经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从没有人对她们说过一句谢谢。

  令歌自然看得出主子状态堪忧,使了个眼色,受宠若惊的宫女们这才纷纷退了下去。

  令歌扶着卫映彤跌跌撞撞的回到寝殿,这才开口问道,“娘娘,奴婢出宫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穆淩尘来了。”卫映彤倒在软榻上,目光空洞。

  令歌将房门紧闭,燃起了进宫前陈亦云交托给她的安神香,这才在卫映彤身边坐了下来,诧异反问道,“穆公子?他怎么来了?”

  在宫外的时候,穆淩尘本是陈亦云的好友,因此与她们主仆二人也十分亲近,令歌总觉得这个人有些深不可测,没想到他连擅闯内宫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

  “他想带我走。”卫映彤在安神香燃气后整个人平静了不少,深吸了一口气后缓缓说道。

  她身子本就弱不禁风,今日又情绪波动太大,若不是令歌在身边撑着,她只怕早就倒下了。

  令歌瞪大了双眼,“那……那些搜宫的侍卫,也是穆公子引来的?”

  卫映彤闭口不答,不过面上的神情已经算是答案。

  穆淩尘引来麻烦是不争的事实,但谁都知道他是一片好心,卫映彤也不愿过多责怪他。

  “娘娘,您要不要请御医来看看?”令歌知道主子不愿再提此事,抿了抿薄唇,转移话题道。

  卫映彤缓过些神来,坐起身来疑惑道,“请御医做什么?”

  她身体不好本就是旧疾,这些症状也不是第一次出现,陈亦云早就告诉过她改如何处置,进攻之前甚至连药材都已经备好,着实没必要在宫中再看御医。

  “可是皇上不信。”令歌咬着下唇,压低了声音说道,语气之中满是委屈。她一点都不希望自家主子平白受那些不该承受的冤屈。

  卫映彤目光一抬,望了令歌半晌后轻轻笑了笑,苍白的面颊带上了几分柔和,“令歌,这宫中只有你待我好。”她的声音听起来便十分虚弱,仿佛她整个人只是一张轻薄的纸,轻轻一碰都会被戳一个窟窿,“别人我信不过。”

  令歌垂下头,心中满是不甘却也无话可说。

  卫映彤身体不好,常常需要服药,可她和令歌都不是精通药理之人。若是被有心之人得知她身体真正的状况,专下些看起来没有异常却足够害她性命的药物,可谓防不胜防。

  被宁瑾质疑还是保住性命,卫映彤想都不想就会选择后者。

  “避子药带回来了么?”卫映彤坐直了身子,主动开口问道。

  令歌这才想起正事,点了点头,转身下去熬药了。

  宫外,济世医馆。

  穆淩尘出宫后便直奔此处,他虽不看病,却也是济世医馆的熟客,门口药童十分痛快的告知他陈亦云现在何处。

  “你急匆匆的做什么,这里是医馆,你别惊了病人。”陈亦云远远便听到他进门,不紧不慢的说道。

  四书五经他没看过多少,但医书看过许多,整个人呆着读书人的气质,令人一见之下只觉高雅。

  “告诉我,进宫都有什么办法?”穆淩尘张嘴就问,声音还不太低,听得陈亦云一惊。

  “小曹,忙你的去吧。”陈亦云叹了一口气,向屋中正收拾药材的学徒说道。

  小曹聪明伶俐,颇有眼力,自然知道什么话该听什么话不该听,立刻行了一礼,快步退下去了。

  “你进宫做什么?”陈亦云关进房门,压低声音道。

   事关宫闱,怎么说也是小心谨慎些为好。

  “今日我进宫了。”见陈亦云这么小心翼翼,穆淩尘总算知道配合一些,将声音低了下来,“映彤一个人在宫里,我不放心。”

  陈亦云一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便是一紧,想到令歌方才才从他这里要了避子药,顿时皱了皱眉头问道,“映彤怎么样?”

  “她住的地方,和冷宫也没什么差别。”穆淩尘言简意赅,声音冷得仿佛结得出冰,“可我让她跟我走她又不听。”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不禁抬高了几分,“她究竟为什么非要留在宫里!为了荣华富贵么!”

  “胡说,映彤不是那样的人!”陈亦云听不得好友诋毁卫映彤,插嘴道。

  “她这么下去只会死在宫中,哪有什么荣华!”穆淩尘对陈亦云的喝止视而不见。

  陈亦云闻言只觉得全身的血都一寸寸的冷了下去,双拳缓缓握紧,深深吸了一口气,“我问你,你是如何进宫的?”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沉声问道。

  “绕开侍卫的巡查进去的。”穆淩尘漫不经心的答道。

  

第十章 决定入宫

  “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陈亦云面冷如霜,“皇宫内院你也敢闯,就不怕给映彤引火上身么!”大概是从医多年的缘故,陈亦云心思缜密,比起毛毛躁躁的穆淩尘要好上太多。

  穆淩尘有些肝火上升,刚要反驳,陈亦云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毫不留情的截口道,“你离开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异样,但你又怎能确定你走以后没有侍卫循着痕迹追查到映彤那里?”

  穆淩尘不知如何回答,一时语塞,面色有些发白。

  “你明知映彤在宫中过的不好,还要给她找这样的麻烦。”陈亦云到底还是自己冷静了下来,只是语气中满是无奈。

  穆淩尘经他提醒才意识到自己的言行的确不妥,垂下头去,一副认错的态度。

  陈亦云见他如此,也不好过多责怪,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坐了下去。

  穆淩尘沉默了半晌后更加坚定了想要入宫的决心,坐在陈亦云身边问道,“你还没告诉我应该如何名正言顺的入宫。”

  陈亦云这时才明白他为何问出这个问题,想了想后说道,“入宫的渠道不少,但以你的情况,做个侍卫吧。”

  穆淩尘听闻自己向来引以为豪的武功终于派上了用场,顿时不再先前那般沉闷,“也好,明日我就……”说着,他起身就要向外走。

  “别那么心急。”陈亦云连忙将他拦下,苦口婆心的说道,“若是你今日真的被人发现踪迹,岂不是送到了人家眼前?缓几日再去,到那时才万无一失。”

  穆淩尘想了想觉得颇有道理,点头道,“也好,就听你的。”

  陈亦云这才松了一口气,侧身放他走了。

  当晚,陈亦云一夜未眠,第二日一早便亲手摘下了店前悬着的牌匾,上面济世医馆四个字看起来颇有年头,饱经风霜。

  “师父,您这是做什么?您平日不是最宝贝这匾了么?”正当陈亦云坐在台阶上抱着牌匾叹气的时候,早早到医馆的小曹见此情景吓了一跳,连忙上前问道。

  “是啊。”陈亦云口中答着,目光却不从匾上移开,“以后医馆不再开了,这牌子也就没必要挂着了。”

  小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家师父每日大半的时间都是泡在医馆之中的,不是给人诊病就是研究药方,他都想不到师父不开医馆了要去做什么。

  “师父……您是不是惹了什么仇家?”小曹小心翼翼的问道。

  “胡说什么。”陈亦云扯了扯唇角,对他的突发奇想有些无奈。

  “既不是招惹仇家急需搬家,师父您就没必要……”小曹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您是要进宫?”

  陈亦云眯着眼睛看了看他,“你着实聪明。”他由衷赞道。

  “您不会是想和皇上抢……”小曹挤眉弄眼。

  “住口,这种话怎能胡说。”陈亦云眉心一紧,语气严厉起来看,低声呵斥道,“脑袋不要了?”

  小曹自知多言,垂下头去,“师父,宫里挺危险的,你要小心。”

  “我知道。”陈亦云也正了正神色,轻声答道。

  凤霞宫。

  今日卫珍珠起身格外早,让蝶香精心挑选出最为雍容华贵的钗环首饰,密密匝匝的戴了满头。

  蝶香忍不住提醒道,“娘娘,这样搭配是否太奢华了些?皇上先前说您要有母仪天下的样子,依奴婢之见,您不如搭配得端庄典雅些。”

  今日是回门的日子,也是卫珍珠入宫后第一次回府,卫珍珠对此极为重视。

  “今日本宫回府,端庄典雅管什么用,就是要让那些人看看,本宫在这宫里,过的是什么样的好日子。”蝶香的劝阻卫珍珠半句都听不进去,“尤其是沐氏那个小贱人。”她又恶狠狠的补充了一句。

  蝶香暗自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强求,只是低低答应了一声,不再多言了。

  “皇后娘娘,内监传了信来,说车撵已经备好,请娘娘过去。”有宫人进门禀报道。

  卫珍珠面色顿时一喜,伸手示意蝶香扶她起身,一步三摇的向宫外走去。

  “对了。”卫珍珠抬头看了看今日的阳光,忽然想起了什么,漫不经心的问道,“落霞宫的那位如何了?”

  蝶香早就探清了消息,对答如流,“回娘娘,她昨日虽然看起来支撑不住,却也没有请御医去看,据说歇息一会儿便好转了。”

  卫珍珠轻轻勾了勾唇角,绽出了一个清冷的笑容,“她别死了就好。”

  她虽然看卫映彤一百个不顺眼,但不得不承认卫映彤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孔真的好用。

  她需要卫映彤来帮忙稳住圣宠,卫映彤可以死,但绝不能是现在。

  “娘娘放心,蝶香自会盯着落霞宫,有异动立刻告知娘娘。”蝶香垂首说道,声音平稳坚定。

  卫珍珠举步继续向前,蝶香的能力她从来不会怀疑。

  到了宫前,车架已经备好,宁瑾正在车前亲自迎她。

  卫珍珠见自己能有这样的待遇,心花怒放,立刻松开了蝶香,快步上前,柔声道,“都是妾身不好,竟让皇上等了。”

  宁瑾看着她满头钗环首饰不禁微微皱眉,不过片刻后又舒展神情,将卫珍珠揽进怀中,“无妨。”他低低说道。

  低沉的声音似是在撩拨卫珍珠的心弦,她顿时红了脸,从宁瑾怀中脱身出来,“皇上,这还有旁人看着呢。”

  宁瑾轻轻一笑,转头吩咐道,“准备启程吧。”

  正在此时,内监尖利的声音响起,“西宫娘娘到!”

  宁瑾与卫珍珠的面色顿时一沉。

  “臣妾参见皇上,姐姐。”卫映彤施施然俯身行礼,“臣妾来迟,还请皇上见谅。”

  卫映彤今日的装扮若是论华丽,怕是比卫珍珠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她衣着素雅气质出尘,头上凤钗虽不奢华夺目却胜在做工精巧,设计之人别出心裁。

  这旁人看来惊为天人的西宫娘娘,在皇上眼中却是一副绝好的装扮配上了一张不堪入目的脸孔,着实可惜。

  

第十一章 姊妹回门

  “你来做什么?”宁瑾沉着脸问道。

  卫映彤对他的刁难要有准备,才不会像昨日那般满腔委屈,“回门。”她从容答道。

  “回门之事,本宫回去便够了,妹妹身子不好就在宫中好好修养。”卫珍珠没好气的说道。

  卫映彤自然懒得和她多言,自己手中可有着她最致命的把柄,只要说服宁瑾,不怕她不。

  “敢问皇上,臣妾可是您八抬大轿迎进宫来的正宫皇后?”卫映彤颇有底气的问道。

  虽然双后尊卑有别,但名义上说的确同为正宫皇后。

  “是。”祖宗礼法,宁瑾心中再怎么不满也说不出一个不字。

  “那三日回门,臣妾不该出现么?”卫映彤字正腔圆。

  宁瑾咬了咬牙。

  他原本的计划中根本就没有卫映彤这个女人,三日回门是最基本的礼节习俗之一,皇后仪表难得出现在百姓面前。

  他自然希望只带“倾国倾城”的卫珍珠出宫,卫映彤这般他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女人就该好好躲起来,不要抛头露面。

  可卫映彤偏偏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明知谁都嫌弃她,却还是要削尖了头往前凑。

  也罢,反正丢脸也是卫府丢。

  宁瑾犹豫了半晌后咬了咬牙,冷声说道,“也罢,启程吧。”

  皇上与两位皇后亲临卫府,虽说卫相已经算是宁瑾的长辈,但君臣有别,卫相可不敢真的让皇上对自己多么敬重。

  有资格在前厅陪着皇上的人自然是得宠的卫珍珠,不过这正合了卫映彤的心意,她与令歌草草行了些必要的礼节,便径直到后院去寻生母沐氏了。

  “小姐……不,娘娘,您怎么回来了?”一进后院,卫映彤便敏锐的感觉出这些下人对自己又敬又怕。

  其实他们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毕竟卫映彤只是一个挂名皇后而已,真正能翻云覆雨搅弄风云的人是坐在前厅谈笑风生的卫珍珠。

  不对。卫映彤心思飞转,那些人如此又敬又怕,多半是做了什么对不住她的事,比如……苛待沐夫人!

  想到这里,卫映彤当机立断抓住一名路过的下人的衣领,冷声问道,“我娘亲在哪里!”

  下人被她这么一吓,还以为自己做的事都被她知道了,顿时抖得筛子一般,口中念念有词道,“娘娘饶命,不是我做的,都是大夫人她逼我的!”

  卫映彤没心思听她多说,猛的推开她,大步向自己先前居住的院落走去。

  令歌小跑着才能跟上主子的步伐。

  卫映彤在一处破落的院落前停下脚步,不住的喘着粗气。

  “堂堂卫相府邸,竟能找出一个这么破财的地方,着实辛苦那位大夫人了。”卫映彤扶着门边开口,声音很轻,带着淡淡的讽刺。

  “奴婢以为您入了宫,沐夫人至少不必在住在这里了,没想到……”令歌轻声开口,话说到一半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不是你的错。”卫映彤及时开口阻止了令歌的揽责上身,举步进门。

  “彤儿?彤儿你回来了?”屋中传来熟悉的声音,可那声音却在发抖。

  此时天气已经转凉,可院落之中半点保暖的东西也不见,屋中陈设早已陈旧不堪,连窗棂都已经松动,此时呼呼的透着风。

  屋中没有一个伺候的下人,只有一名妇人孤零零的坐着,望着卫映彤的目光满是殷切,她的衣衫已经被洗得发白,比起府中下人穿着也好不了多少。

  那正是卫映彤的生母,沐氏夫人。

  屋中寒凉,卫映彤不禁打了个哆嗦,大步上前,握住母亲的手,指尖冰凉的触感令她的一颗心都缓缓沉了下去。

  “娘亲,您怎么还住在这里?”卫映彤将沐夫人的手捂在自己的袖中,声音微微颤抖,“大夫人不是答应只要我乖乖入宫,就不再难为你了么?”

  卫映彤虽然出身不高,但骨子里带着冰清玉洁,她对宫中的荣华富贵没有多大的兴趣,反倒更希望自己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出嫁。

  可卫珍珠需要借她的脸来维持自己的荣宠,当初大夫人威逼利诱她入宫的时候曾经答应,只要她乖乖听话,她的生母就可以在府中得到优待,而不是终日欺凌。

  这个诱人的条件最终打动了卫映彤。

  可是……如今看来,大夫人并没有兑现承诺,娘亲在府中的待遇反倒因为没有卫映彤的回护,变得更加凄惨。

  卫映彤面色发白,不知是因为此处风冷还是心中怒意滔滔。

  沐夫人握着女儿的手,泪水不自觉的滚落下来,滴在卫映彤同样冰冷的手指上,“彤儿,娘亲想你了。”她含混的吐着字,声音轻得令人心疼。

  卫映彤只觉得一颗心如坠冰窖,心中的疼痛与悲愤一拥而上,只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娘,女儿一定会帮你讨个说法的。”卫映彤沉默了半晌后终于开口,一字一顿的说道。

  “彤儿,你在宫里过得好么?”沐夫人却如同听不到卫映彤的话一般,一句接一句的问着自己的话,抓着女儿的手,浑浊的眼睛上下打量。

  “我很好,娘你放心。”卫映彤口不应心。

  娘亲已经过得很难了,她说不出一句自己也有难处的话来让娘亲更加忧心。

  “宫里好啊。”沐夫人缓缓点头,声音沙哑得仿佛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宫里吃饱穿暖,比这府里强得太多了。”

  卫映彤的眼泪险些直接落下来,她抿了抿薄唇,“娘,您饿不饿?想吃点什么,女儿这就叫人给你做。”

  不用猜都知道这个院落就没端进过什么好饭菜,大夫人怕是恨不得用猪都要挑着吃的烂菜叶糊弄娘亲的吃食。

  沐夫人不答,似是一时也想不出什么答案。

  卫映彤轻轻叹了一口气,转头吩咐令歌道,“去让厨房做些汤面给娘亲暖暖身子,面要煮得软软的,娘亲肠胃不好。”

  令歌点了点头,转身退了出去。

  卫映彤这才坐在沐夫人身边,握着她的手上下细细打量。

  

西宫有喜:皇上慢走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西宫有喜:皇上慢走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西宫有喜:皇上慢走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