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小说免费阅读 简善慕迟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小说免费阅读 简善慕迟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2019-10-09 15:42:06作者:画小

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主角简善慕迟小说免费阅读 简善慕迟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作者画小是如何刻画的。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五年前,她抛弃了他嫁入豪门,狠心绝情,令他狼狈绝望,不知去向。五年后,他强势归来,带着对她满腔的恨,肆无忌惮的报复着她,他说:简善,这一切,都是你欠我的。她有一个善良又美好的名字,叫简善,曾经,他经常温柔缱绻的唤她善善,可她却是他见过的最心狠的女人,狠得让他又爱又恨。他说:简善,我真想掐死你,一了百了。他说:简善,你欠我的,我要你用一

《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小说免费阅读 简善慕迟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 沈明川受伤

沈明川的一只手拄在地上,另外一只手胡乱的擦拭一下额头,就看到了鲜红的血迹。

简善慢慢的整理好思绪,压住心中的紧张和惶恐,试图上前,“你受伤了?”

可沈明川的眼底依旧充满危险的冷光,让简善不敢靠近,可是又不能任由着他额头的血向下流,就在简善挣扎之际,突然,沈家的其他几个人闯了进来。

首先冲过来的是简善的婆婆,裴娟。

“明川,你这是怎么了?”裴娟紧张不已,不管沈明川是否残疾,他都是她的儿子,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母爱始终犹在。

沈明川皱了皱眉,一阵痛意划过,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倒在了地上。

裴娟紧张不已,大声喊道:“送医院。”

站在他们身后的沈家二少沈明安一直都未曾发话,刚进来的时候他们所有人的注意都集中在沈明川额头上的伤,而只有他,把目光停留在简善的身上。

他的眼眸轻眯,目光紧紧停留在简善的胸口和腋下,看着他雪白娇嫩的肌肤,他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此刻,他的目光依旧没有转移,始终停留在简善的身上,甚至还浮想联翩,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和简善修成正果。

一直没有听到沈明安的说话,云佳有些好奇的转头看向他,却不料,竟看到了这一幕。

顿时,云佳的火气就上来了,把这笔账记到了简善的头上

接着,裴娟去了医院,但是却把简善锁在的家中,让云佳和沈明安看管,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她哪里都不能去。

在此期间,他们把简善封闭在屋子里,一日三餐都是由佣人送来。

晚上,云佳手中端了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摆着一个馒头,一小碟咸菜。

她推开房间的门,把食物放在一旁,来到简善身边,“简善,我来给你送饭。”

简善冷眼一撇,“那我应该谢谢你。”

她知道,云佳肯定是没安好心。

在这个家里,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对她好,这一点,简善早就已经看明白了。

云佳翻了个白眼,不屑的说:“你就是应该感谢我,什么叫应该呀?你这是什么态度?”

不管简善怎么说,她都能够找到麻烦。

既是如此,简善也懒得搭理她,更不想在她的身上浪费任何时间。

“别在这没事找事,我没有时间和你在这消磨。”

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简善本来心情就不好,云佳却又偏偏来招惹她。

对于云佳,简善一忍再忍,如果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她从来都不愿意和她有什么正面冲突,可是她却总能是无中生有,故意找茬。

面对简善冷言冷语,云佳掩盖了心中的愤怒,好奇的问道:“没有时间?”

简善冷眼一扫,并未作出回应。

云佳的眸子微微转动,忽然大笑出声,“哈哈哈,该不会沈家大少沈明川无法满足你,你在这想男人呢吧?”

简善目光清冷,掷地有声的说:“别在这胡说八道,请你管好你自己的嘴巴。”

云佳冷笑出声,依旧咄咄逼人,“简善,你该不会被我说中了吧,所以你才这么愤怒。”

简善勾起唇,“云佳,我可没想得罪你,你还是乖乖做你的沈家二少奶奶,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简善本不想挑起争端,但是在云佳看来,简善就是怕她,所以才会如此。

“随便你怎么想,总之我不想挑起矛盾,我希望你还是安分守己就好。”简善手臂环抱在胸膛,转过了身子。

可是云佳却咄咄逼人,由于沈明安多看简善两眼,就怎么都不肯放过她。

她怪里怪气的说:“我倒是想安分守己,是你,是你一直在勾引沈明安,甚至还在诱惑婆婆,让她对你远远比对我要好的很多,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简善,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有好日子过!”

云佳是沈家的二少奶奶,一直因为裴娟对简善好,经常忽略她,因此心中记恨简善。

再加上,沈明安总是对简善抱有其他想法,但是她却无法改变,这也成为了云佳的心头之恨。

说罢,云佳走向了一旁,拿过了她刚刚拿来的托盘,看一下里面装着的食物,不由得唏嘘了两句,“你看你吃的,连狗都不如!”

“哈哈哈!”猖狂放肆的笑声在房间里面回荡,而简善却无心顾暇。

云佳耍了一通这才离开。

由于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面对着程慕迟的步步紧逼以及沈明川的受伤事件,简善的心绪一直不得安生。

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眼看着都已经凌晨一点多钟了,她竟然毫无睡意。

就在此时,她突然听到门口仿佛有什么声音。

停下翻身,紧紧的抱住了枕头,咬住了嘴唇,身体紧绷着。

吧嗒,吧嗒……

安静的夜中,这样的声音格外明显,分明就是在开锁。

顿时,她的背脊挺的笔直,思绪在来回的流转。

她想,这么晚了,谁会来,而且还以这么见不得光的方式。

想过了沈家所有的人,只有一个人,会做这样的事。

这几年来,沈明川由于心理原因一直没有性能力,这件事沈家的人基本都知晓,而正因为这样,却助长了沈明安想得到简善的心。

他有好多次在私底下调戏简善,甚至还以各种方式占简善便宜,但都被简善机智化解。

如今,沈明川好不容易离开了这个家,而母亲却又让他看管简善,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趁着云佳睡着,沈明安自己一个人独掌钥匙,来到了简善的门前,轻轻的旋转着,最终打开了门。

房间漆黑,沈明安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向前走,生怕惊动了睡梦中的简善。

他的动作轻而慢,但是心中却急得很,一想到能和简善来个快活春宵,他就激动不已,甚至口水都忍不住的向下流……

在漆黑的夜中,他轻轻的抬腿,为自己试路,直到脚踢到床头的时候,他才停下了脚步。

他半躬着身体,低声的说道:“哈哈,小美人儿,我来陪你了。”

越想越激动,手开始行动起来,放到了床边,不停的向前蹭。

可是,蹭了好半天,都没有碰到简善丝毫。

第十章 简善被打

他顿时就不耐烦了起来,一把掀开了被子,朝床上就扑了过去。

本以为,能够抱到一个柔软的可人儿,可哪里想到,抱在怀中的感觉很不对……

沈明安下意识的摸了摸,却发现,他身下的竟然是一只毛茸茸的大熊。

“妈的,怎么回事?”他气急的爆粗口,声音很大。

躲在窗帘后面的简善清楚的听到了他的声音,这分明就是沈明安。

她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唇,并没有离开这里的意思。

如若现在出现,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呢?

想到了这一点,简善紧握着手机,把电话拨到了沈明安的手机上。

想必他过来,应该是不会带手机的吧,这样被吵醒的那个人就是云佳。

一切都在简善的把握之中,果然,把云佳吵醒了,但是简善却一直未发出声音。

云佳醒来之后,发现沈明安不见了,在房间里面寻找一圈之后,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又去别处找了找,依旧不见人。

回到房间后,她竟然发现放在床头柜的钥匙不见了,那是锁着简善的那间屋子的钥匙。

顿时,云佳气得炸了锅,直接冲向简善的房间。

简善房间的门留有一条深深的缝隙。但是灯始终却是关着的。

云佳来到门口,啪的一声打开了灯,顿时,房间里面一片光亮。

当场,沈明安吓坏了,不知道灯怎么突然亮了,乍一回头,就看到愤怒重重的云佳正站在不远处盯着他看。

沈明安刚想爆粗口,话到嘴边,就立刻的憋了回去,愣了愣,“老婆,你怎么来了?”

他没想到竟然惊动了云佳,明明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她睡得很死,可现在竟然跑到了这里来。

云佳的脸色铁青,“我还想问你呢,深更半夜的,你怎么跑到了这个小贱人的房间?”

一时之间,沈明安竟无言以对。

如果简善在这里,他大可以说是简善勾引他,可是现在,连个人影子都不见,他连借口都找不到了。

“我,我……”

还没等沈明安说出个所以然来,云佳就开始大发雷霆。

云佳不管不顾的冲到了床头,胡乱的翻找,床上不见简善的踪影,床下也没有……

她在房间里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看到简善。

不过,她并没有放弃寻找。

房间门是锁着的,简善无论如何也逃不开这个房间,难道他们两个人已经发生了关系?

伴随着这样的想法,云佳越发的气恼,同时也坚定了信念,就算是把这间屋子翻过来,她也必须要找到简善。

越过了床头,她又胡乱的翻着衣柜,把简善的一些衣服全部都扔了出来,可是也没有找到简善。

此刻,简善正光着脚丫站在了飘窗上,前面由窗帘挡着,他们自然没有看到简善的踪影。

但简善倒有些纠结,她也不知晓自己到底是否应该出去。

想来想去,还没等她决定,云佳找了过来。

她一把拉开了窗帘,就看到简善光着脚丫站在那里。

“简善……”云佳怒吼了一声,眼底都是浓浓的怒意,恨不得立刻宰了简善,才能够解她夺夫的心头之恨。

简善一脸困顿,还没想好怎么应对,就被云佳打了一巴掌。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你竟然勾引我老公!”她大声的指责,眸底翻云覆雨。

对于像云佳这种家庭主妇来说,抓住沈明安是重中之重,一旦老公出轨,仿佛天都塌了一般。

云佳这一巴掌用足了力气,简善干净白皙的脸蛋瞬间泛红。

站在床头的沈明安瞳孔紧缩,没想到云佳竟动起手来。

简善的脸转向一侧,森冷的目光看向她,语气阴骘,“云佳,你先搞清楚状况,是你老公闯进我的房间,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倒是动起手来了!”

云佳胸口起伏不定,愤怒的目光直射过去,盯着沈明安。

“是你过来找这个贱人的吧?”她的语气不平,出口闭口贱人。

沈明安好色龌龊不说还胆小至极,能撇的责任绝不往身上揽,反驳道:“佳佳,你误会了,是她整天想着勾引我,我一时控制不住,所以才……”

云佳收回了怒气的目光,转头看向简善,再次抬起手臂朝着简善的脸就要打下去。

眼看着手臂即将落在简善那带着巴掌印的小脸,但却被她及时抓住。

云佳的手臂被简善紧紧的攥着,她的眼中带着愤怒,没好气的怒吼道:“简善,你给我放手,放开我!”

简善眉心一拧,“云佳,别太过分。”

“刚才那一巴掌我可以不再追究,但是你休想一味的欺凌我!”简善忍让退步,如果放在以前,她肯定会打回来,可现在,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砺,给她套上了坚韧的外壳。

望着简善冷厉的眼神,云佳的心中久久不能平复,嘴巴依旧狠毒,“你这个贱人,分明就是你勾引我老公在先,现在还想来威胁我,你不得好死,活该你嫁了一个废人!”

这几年来,云佳处处刁难简善,总是把“活该你嫁了一个废物。”挂在嘴边。

简善紧握她的手腕,声音冰冷,“第一,是你老公主动来这里找我,和我无关,第二,我嫁了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着别人在这多言!”

云佳只觉手臂一阵刺痛,鼻尖冒出细密汗珠,“你放开我,疼……”

简善冷哼一声,不耐烦的说:“你还知道疼。”

“放开啊,放开……”

她的身体开始不老实起来,简善懒得和她撕扯,不耐烦了松开了手。

由于惯性的作用,云佳的身体向后倒退好几步,差点摔倒。

她倒吸一口凉气,好不容易站直身体,眼底带着浓浓怒意,“简善,你给我等着,你休想在这个家中这么放肆!”

云佳一往的高傲,她认为,沈明安是沈家的继承人,而她是沈家的二少奶奶,今后的沈家终归是他们两人,谁也休想骑到她的头上!

更何况,她还有云家的背景作为支持,自然不把简善放在眼里。

简善不屑的瞥过冷眼,“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们请吧。”

第十一章 是她勾引的我

云佳心情糟糕,冷眼看向沈明安,“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走!”

沈明安一愣,立即上前扶住云佳的手臂,“对对,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他们离开之后,简善的心情久久不能够平复下来,刚刚还在酝酿睡意,现在却一丝丝的睡意都没有了。

面对着沈明川的受伤,程慕迟的不断纠缠,简善已经身心俱疲,现在还要在家里应付这两个东西,真是……

云佳回到房间,扭曲的面部紧绷。

双臂环在胸前,浑身的怒火还未散去,冷眼看向沈明安,“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嫁给你这种人!”

沈明安讪讪向前,来到云佳面前,“佳佳,我不是说了吗,是她勾引的我,我只是一时没禁得住诱惑,所以才……”

云佳眉头紧皱,“到现在你还想骗我,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对那个小贱人的心思,这几年以来,你时刻都打了她的主意,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恬不知耻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沈明安贱呲呲的凑了过来,“佳佳,可你刚才不还是……”

云佳冷哼一声,脸上带着不情不愿的笑容,鄙夷的看着他。

“你还真以为我相信了你的鬼话,我告诉你,我不过就是想给那个女人点颜色瞧瞧,就算她没有勾引你,能让你动了贼心,我也不会放过她!”

她的眼中充满了满满的愤怒,仿佛瞳孔之间有熊熊烈火在燃烧。

沈明安到现在也没有得到简善,他可怜香惜玉着呢,“佳佳,既然如此,那你可不可以放过她,不要再处处和她作对了!”

听到沈明安为简善求情,云佳气的不打一处来,一把推开了沈明安。

“呵,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为那个贱蹄子求情,她到底给你灌的什么迷魂汤?”云佳怒火中烧,恨不得再去给简善一巴掌。

沈明安上前拉住云佳的手腕,“佳佳,我不是这个意思,也不是单纯的想为她求情,毕竟大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如果你再继续刁难她,母亲大人该不高兴了!”

云佳不信邪,阴阳怪气的说:“到底是怕妈不高兴了,还是你不高兴了?”

见云佳身上火焰还在不断上涨,沈明安语气淡淡的说:“当然是怕妈不高兴了,我这也是为你着想。”

“收起你的好心,这个家有我在,她简善休想过的安生!”

第二天清晨,躺在病床的沈明川醒了。

医生说:他的头部受伤严重,摔成了脑震荡,只要能醒来,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被送到医院以后,裴娟就一直守在他的身旁,满满的担忧。

几年前她一个做母亲的已经对不起沈明川,当年是她没有照顾好他,才会被绑匪挟持,以至于断了双腿,而如今,竟又昏迷不醒的躺在医院里。

思及此,裴娟满满的自责。

沈明川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间简洁干净的房间,他轻轻动了手臂,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一般,转头就看到了裴娟。

“妈……”他低声的唤了一句。

裴娟昨晚守了一夜,到现在有些撑不住了,迷迷糊糊的睡去。

刚刚进入睡梦中,就被沈明川唤醒。

她疲倦的双眸微睁,但见沈明川醒来,一时猛的清醒,紧张又激动的抓住了沈明川的手臂,“明川,你醒了?”

医生说过了,只要他能醒,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沈明川轻轻点头,“妈,这是医院吗?”

他依稀的记得之前的事,简善一夜未归,他试图检查简善,但是却被推倒,后来发生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裴娟说:“孩子,你昨天受伤了,额头上的血流不止,所以我才把你送到医院。”

沈明川的轻轻的抿了抿唇角,往四周看去,病房里除了母亲,再也没有其他人。

他紧张的抓住裴娟的手,问道:“妈,简善呢?”

沈明川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询问简善,由此可见,简善在他心中是有一定位置的。

裴娟按了按他的手背,耐心的询问着:“明川告诉妈,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受伤?”

她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若是简善没有好好的善待他,她定不会原谅简善。

想到简善彻夜不归之事,沈明川并未提及,他可以肆无忌惮的为难简善,但是却见不得别人伤害她。

沈明川淡淡摇头,目光清冷,“妈,昨天我只是不小心摔倒了,和别人无关。”

尽管裴娟心里存有疑虑,既然沈明川这么说了,她也只能相信。

“那你下次小心点。”她淡淡的说。

沈明川嗯了一声,认真的看向裴娟,“妈,简善呢,我想见她,可不可以让她来照顾我?”

他喜欢看到她明媚的笑,还有纯净的瞳孔,想起她,他心中的阴霾似乎慢慢驱散,躁动也适可而止。

裴娟正好有工作要做,而沈明川又吵着找她,是应该把她叫来了。

“好,你放心吧,一会儿我就让她来,让她一直在这里照顾你,直到出院。”

沈明川的瞳孔终于露出淡淡笑意,“谢谢妈。”

“跟妈客气什么,这是我该做的事。”

当年的事,成为她一辈子的遗憾,让她愧疚终生。

沈家宅院里,简善刚刚醒来。

昨夜了无睡意,再加上沈明川和云佳一闹,外面蒙蒙亮,简善才睡着,因此,醒来的有些晚。

简善刚刚下床,就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

是云佳。

简善揉睡眼惺忪的双眼,塌啦着拖鞋走了过去,打开了门。

云佳双臂环胸,趾高气扬的看着简善,轻蔑的瞥了一眼,“真是一头懒猪,竟然才睡醒!”

简善脸色阴冷难看,懒得和她有任何交流。

“如果你只是来讽刺我,请走吧,我没时间奉陪!”

云佳冷哼一声,“我还没有你想的这么无聊。”

接着说:“婆婆回来了,让你去楼下见她。”

简善也正想知道沈明川的情况怎样,可以问问她。

“好,我知道了。”

说完,云佳高傲的转身,扭动着她引以为傲的杨柳细腰,离开了这里。

随后,简善就跟了下去。

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