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医妃难逑冷面王爷和离吧在线阅读完整版by凤阁染香

医妃难逑冷面王爷和离吧在线阅读完整版by凤阁染香

2019-10-09 15:33:22作者:凤阁染香

医妃难逑冷面王爷和离吧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医妃难逑冷面王爷和离吧在线全文阅读,作者凤阁染香是如何刻画的。医妃难逑冷面王爷和离吧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23世纪的美女博士,被人追杀被迫跳海,不小心穿越到了古代。宫里处处陷阱,步步惊心,她如何从卑微的存在逆袭到宠惊天下......

医妃难逑冷面王爷和离吧在线阅读完整版by凤阁染香

袁紫萱上官尘小说医妃难逑冷面王爷和离吧推荐章节

第一章:天才为妃

北青,晋王府。

月色迷蒙,星光暗淡,云湖凤凰亭中,晋王双目赤红。

袁紫萱贴着冰冷的石桌,被晋王上官尘死死按住,指尖掐入透出丝丝血迹。

成亲一年,晋王不曾碰她半根指头,昨日,求曾孙心切的太上皇,再次降旨入俯,问起晋王妃的孕事。

袁紫萱不得已如实告知成亲半年,尚未圆房。

她不想哭诉告状,可是,却不甘心。

从第一次见到晋王上官尘,袁紫萱的心就系在了他身上,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终于嫁给上官尘为妃。

本以为,再冷的石头,也能够焐热,可袁紫萱始终是高估了自己。

袁紫萱深深的注视着上官尘,看着他因愤怒而赤红的眼睛,。

他明明是自己的夫君啊!

“王爷......我......”

“别回头,我不想看到你肮脏的样子!”上官尘一手按住袁紫萱的后颈,另一手捏着她的下颚,不允许抬头也不允许回头。

鲜血溢出,袁紫萱的嘴角渗出血。

“袁紫萱,本王如你所愿与你圆房,从此以后,你休想再与本王有任何纠缠。”

袁紫萱扯着嘴角笑的悲凉,“你......竟如此恨我。”

出嫁之前,母亲教过袁紫萱房中之事,可是上官尘却连屋都不愿意进,在这湖畔凉亭中,喝了药物,破了她清白的身子,最终更没有一丝眷恋的起身......

紫袍黑靴,上官尘穿戴整齐,结实强壮的身影伫立在亭中,一脚踢开地上袁紫萱的衣裙,居高临下的盯着她。

“你错了,你不配本王恨,本王对你,只有厌恶,就像恶臭的苍蝇,叫人恶心,否则,本王也不会在这黑漆漆的凉亭中与你圆房。”

修长的腿一踢,石椅轰然倒地,上官尘旋风般的离开了。

羞辱,巨大的羞辱。

袁紫萱看着人影消失在黑夜里,午夜的风从湖边吹来,她的心也在这一刻彻底冷却。

上官尘的声音忽的远远传来,响彻王府:“以后不必把她当主子看,只当我晋王府多养了一条狗。”

轰!袁紫萱的心被碾碎,她捂着胸口,痛,真痛啊,如愿与他圆房了,可是,他却用这种方式,碾碎了她的心和尊严。

袁紫萱望向一旁泛着波澜的湖水......

凤凰亭中,传出侍女的惊叫声。

“王妃跳湖了......”

紫月阁,一片死寂,只有轻微的脚步声,茹嬷嬷送走了大夫,转身寒着脸进了屋中。

“王妃若要死,待王爷休了你后,回去再死,莫要脏了王府的地,再给我们王爷带来晦气。”

袁紫萱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床边满脸凶恶的妇人。

“我......在哪......?”

头疼的要命,快要爆炸了。

“莫不是跳湖失了魂?”茹嬷嬷呸一声,一脸厌恶的走了出去。

袁紫萱挣扎着起身,浑身像是要散架一样疼。

她颤巍巍的站起来,咬着牙走到桌旁,拿起水壶,对着脸泼下去,倒在椅子上,她才觉得意识慢慢清醒。

双手抱头,袁紫萱有些怔忡,不敢相信现在经历的一切。

她是二十三世纪的人,自小就被称为神童,十岁读完高三后被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院录取,十六岁读博,被国家科研院栽培,开始研读生命科学、生物医学,拿到国际交换生名额后又醉心病毒学,在国外研究院参与大脑基因研究项目,与此同此,研究小组还拥有最新AI智能技术、空间科学技术。

第二章:为妃做歹

改变大脑基因的药物和生物芯片研制成功后,因巨大的利益,研究成果国际恶势力的抢夺,看着成员相继死去,袁紫萱吞下药物和生物芯片,抱着AI药箱跳入海中。

醒来,脑子里有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在慢慢地呈现。

安侯爷嫡女袁紫萱,思慕晋王上官尘已久,十五岁及笄后,在袁宵节灯会上,设计谋陷害晋王“轻薄”了她,一番寻死觅活之下,得偿所愿成为晋王妃。

只可惜,原主费尽心思嫁入王府半年,晋王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袁紫萱摇摇晃晃的找了一面镜子,瞅了瞅镜子里的人,和二十三世纪的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真是......见鬼了。

跳海赴死,竟然重生到不知名朝代的晋王妃身上......也不知道当时抱着的AI智能药箱还能不能找到。

那可是二十三世纪的万能医学药箱,是国家花重金研制的可以随时变大变小的百宝箱。

在二十三世纪,人类体质已经发生了变化,机器渐渐取代了人工劳作,所有国家的最高科技研究所,都在研究大脑基因药物和人工智能。

一种用意念就控制一切智能行为的药物。

重生这种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在海里的时候,她不想死,加上药物的作用,所以灵魂穿越了......

袁紫萱捶了捶渐渐昏沉的脑袋,已经无法再思考了,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回床边,倒头就睡。

或许,醒来后又回去了呢。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惨烈的哭喊。

“我的孩子啊!快!快去叫大夫!”

门外传来了茹嬷嬷焦急而慌张的声音。

血腥的味道,从虚掩的窗户透过来。

袁紫萱双手攥着被单,确定自己还是在刚才的房间,才脚步虚浮的走了出去。

只见茹嬷嬷抱着个约十岁左右的孩子坐在院子里,小孩子的胸口汩汩流血,尖锐的飞镖插在了胸口上,急痛的放声大哭。

茹嬷嬷凌乱不已,想伸手为他捂住流血的地方,可那飞镖就突出在胸口上,她便想把那尖锐物拔掉。

“不能动!”袁紫萱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快步走了过去。

茹嬷嬷吓了一跳,回头见是她,没好气的皱眉:“没王妃什么事,王妃回去吧。”

袁紫萱仔细看了看,心中稍松,这飞镖没有毒,并且也没有刺到心脏的位置。

飞镖没入很深,若强行拔掉会伤及血肉,导致流血不止甚至危及生命。

袁紫萱拉开茹嬷嬷,沉稳地吩咐道:“去准备酒精,镊子,棉花,针,再以乌头、莨菪子、麻沸散、黄色羊踯躅,晒干的曼陀罗花,一起熬汤端上来,速度!”

她说着,反被茹嬷嬷狂怒地推开:“你想干什么?别碰我孙子!”

“不,嬷嬷,你等到大夫......”

茹嬷嬷见袁紫萱还要再胡说,用了狠劲连连推搡着她进了屋中,砰一声把门关上。

袁紫萱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脑子里有一句冰冷的话在回荡,“不必把她当主子看待,便当我晋王府多养了一条狗。”

她只是一条狗,自然,下人们也不会尊重她。

爬起来躺回到床上,袁紫萱听着外头渐渐远去的痛哭声,应该是被安置到了其他地方。

她沉重的叹了口气,若是延误治疗,伤了身子不说,还可能因感染而丢了一条性命。

袁紫萱没什么悲天悯人的心肠,只是认为自己学的就是医学,做的是药物和病毒研究,祖上都是医生,从小家中祖辈父辈谈论最多的话题便是做医生的责任与救治方式。

袁紫萱也想做好这件事,可是现在看来,因为原主的原因,她想做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这或许就是人们心中的成见,如同一座大山难以撼动。

她想救人,别人却以为她害人。

第三章:AI药箱

躺了一会,袁紫萱慢慢的走出屋子,按照脑海的记忆,往凤凰亭的云湖边走去。

既然被晋王府的侍卫从湖里捞起来以后,她就成了晋王妃,那......药箱会不会也一同随着从大海里“重生”过来了?

“扑通——”

湖水很冷,仿佛细细的针往身体里钻,袁紫萱浑身冻的要命。

不知道为什么,大脑像是有感应一般,袁紫萱奋力的朝着湖底某个方向游过去。

拨开缠绕的水草,一个银色的药箱出现在面前,袁紫萱抱着它游出湖面。

“咳咳咳——”拖着湿漉漉的身子,袁紫萱抱着药箱,加快脚步回到屋子,因为太着急,她没注意到,一路上竟没有遇到一个下人。

拿手帕擦干药箱,袁紫萱诚惶诚恐的打开,在看到药箱里面放置的东西时,她泪流满面。

盖子内侧贴着一张全家福照片......她再也见不到父母家人了。

怔忡许久,袁紫萱看到里面摆放着针管,然后开始默念药材的名字,“酒精,针,乌头、莨菪子、麻沸散......”

每念一个名字,药材就跟变魔法似的出现,这个药箱,是二十三世纪的最新发明,利用四维空间和人工智能合成的箱子,被国家赠予优秀的生化人员用来最大限度的储存药材。

现在有了这些药物,袁紫萱第一个想到的是那孩子,大概还有救。

吱呀一声响,房门被推开。

袁紫萱一哆嗦,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刚才竟是在做梦!

“王妃请用膳。

”侍女端着一碗白粥,重重的放在桌上,掌灯后离去。

袁紫萱呆呆的怔愣了一会儿,又摸了摸身上的衣服,也是干的,看来刚才的确是在做梦,她没有跳湖找药箱!

双脚挨地,袁紫萱刚要起来喝粥,忽然膝盖被撞了一下。

袁紫萱低头看去,却见地上放着一个药箱。

屏住呼吸,袁紫萱掐了自己一下,这......这不就是AI药箱吗?

左顾右看了一眼,袁紫萱迅速提起药箱放到床上打开,颤抖着手,触摸着里面的照片,药物还有针管,再三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自己到底有没有跳湖捞箱子?

袁紫萱双手抱头,大脑里能想明白的唯一解释就是......她在睡梦中,意念主导了自己去做这件事。

意念,大脑药物和生物芯片,可以将人的想法发挥到极致,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凭借超强的意志力隔空取物......

袁紫萱久久不能平静,却已经接受了事实,她吃下了大脑研发药物,吞下了智能生物芯片,开始有了超强意念。

把药箱放置床底,袁紫萱喝了粥,躺回床上继续休息,看能不能用超强意念把自己送回去。

这破地方,鬼才愿意待着。

一直到第三天夜里,袁紫萱再一次从睡梦中醒来,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披头散发,脸色苍白,身上的青紫已经褪去,但是脖子上却有一道明显的抓痕,结着血迦。

难道,是回不去了?

她二十三世纪的女医学家,在这里活成这个鬼样子?

袁紫萱摇了摇头,唯有先适应眼下的生活,再作打算。

翌日早上侍女再送白粥来的时候,袁紫萱一脸生无可恋,却还是从脑子里过滤出原主的记忆。

侍女叫洛梅,袁紫萱道:“洛梅,茹嬷嬷的孙子怎么样了?”

洛梅眼圈有些红,没好气的对袁紫萱道:“允哥儿快死了,你高兴了吧。”

这话什么意思?

医妃难逑冷面王爷和离吧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医妃难逑冷面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医妃难逑冷面王爷和离吧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