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宁瑾卫映彤小说by山善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宁瑾卫映彤小说by山善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2019-10-09 15:33:19作者:山善

主人公山善是怎么出场的。西宫有喜皇上慢走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求求皇上别宠了!京城轰动了,十里红妆从卫府绕了半个城。锣鼓喧天中,街头巷尾的百姓看着两顶华丽的凤辇抬入宫墙,唏嘘万分。皇帝立后,竟选了两位,还都是卫家的女儿。 入了宫门,两顶凤辇左右分开,更华丽的那个往东,在离养心殿更近的凤霞殿停下;另一个则往西又走了半柱香的时间,直到行至冷宫边上才落了轿。

宁瑾卫映彤小说by山善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西宫有喜皇上慢走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兴师问罪

  宁瑾的脑海中浮现出宫女先前声嘶力竭求饶叩首的情景,面色更加阴沉,没想到这个女人入宫不过短短一日,就已经如此苛待下人。

  “轮不到你多问。”宁瑾冷声说道。

  卫映彤被宁瑾呛声,倒也不气,反倒轻轻笑了笑。只要宁瑾不怀疑自己,事情就变得十分简单了。

  “令歌,让宫中侍女们都过来吧。”卫映彤开口吩咐,声音平静。

  令歌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但凭她的心思着实猜不出什么,疑惑的看了看皇上又看了看自家主子,只得照做。

  宁瑾在规规矩矩站了几排的宫女之间徘徊。

  昨夜云雨之时他药劲没过,今日再见时那宫女已经白纱遮面,他记忆中的容颜十分模糊,但他可以确定……那是一个美人。

  可这些宫女之中一个称得上绝色的美人都没有,还一个个噤若寒蝉,没有半分先前胆大包天的模样。

  宁瑾看了一遍后只觉索然无味,转头看向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卫映彤。

  已经想好了说辞的卫映彤放松下来,面上不自觉的挂了几分轻笑,可是这几分笑意此时被宁瑾看在眼中只读得出嘲讽二字。

  满腔怒火腾的窜了上来,宁瑾认定是卫映彤在搞鬼,厉声喝道,“你把她怎么了!”

  天子盛怒,场中众人肝胆俱寒,接二连三的跪倒一片,口中纷纷说着“皇上息怒”。

  卫映彤叹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跪了下去,“臣妾不知皇上所指何人,宫中的侍女全都在此,绝无隐瞒。”

  “来人,给朕搜!”宁瑾额头青筋绷起,大步上前,俯下身恶狠狠的捏起卫映彤的下颔,“若是朕发现你有所隐瞒,便治你的欺君之罪。”

  话音刚落,几名侍卫礼节性的像卫映彤道了一声得罪后大步走进宫中,四处搜查。

  卫映彤吃痛,皱眉道,“皇上您尽管搜,掘地三尺也无所谓,若是您能从臣妾宫中再搜出一名宫女,臣妾甘愿领罚。”

  宁瑾冷哼一声,甩手松开了她。

  卫映彤保持不住原先的姿势,重重的倒在地上,咬紧牙关才没有痛呼出声。

  令歌连忙将她扶起来,关切的轻声问道,“娘娘您没事吧?”

  卫映彤抿了抿薄唇,轻轻摇了摇头。

  半晌,奉命搜查的侍卫一无所获的归来,向宁瑾复命。

  “当真什么都没有?”宁瑾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厉声喝问。

  “回皇上,属下绝不敢知情不报。”为首的侍卫跪了下去,沉声回禀。

  宁瑾摆了摆手,这些贴身侍卫各个都是他最信任的人,他既不怀疑这些人的忠诚也不怀疑这些人的能力,也就是说……是他自己错了。

  虽然他不明白为何会是这个结果,但那宫女没有被卫映彤藏在落霞宫里是无法质疑的事实,事到如今即便他是当朝天子也只得作罢。

  皇上为了一名宫女对皇后大发雷霆,这样的闲话传出去已经很不好听了,若是他还不依不饶,只怕更加有损天家颜面。

  卫映彤端详着宁瑾犹豫不决的神情,知道他已经心生退意,只不过是一时放不下面子而已。

  她心中暗笑一声,伸手示意令歌将自己扶起来,缓声说道,“皇宫内院宫女众多,皇上您一时记错了也不奇怪,不妨您将要找之人的相貌告知臣妾,臣妾帮您寻找。”

  宁瑾望向她的目光依旧满是厌恶,袍袖一摆,冷声答道,“不必了,皇后有空不如多多研读女德,否则恐怕难以母仪天下。”

  说罢,宁瑾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在落霞宫中停留片刻。

  卫映彤望了他远去的背影半晌,目光有些迷离。

  不知为何,昨夜一番云雨的情景总是在她的脑中挥之不去,她说不出自己是怎样的感觉,似乎是……想念。

  一想到这两个字,卫映彤打了个哆嗦,回过神来。

  “娘娘,您真的没事么?”令歌看她面色发白,连忙扶着她坐下,倒了一杯热茶。

  “放心,我没事。”卫映彤疲惫的靠在椅子上,神情恹恹的,目光虚虚的向上看,双眼空洞无神,“只是有些累了。”

  令歌伸手按着主子的肩膀,“娘娘,皇上究竟在找谁?”

  主子常年身子虚弱,令歌为此特地学了最好的推拿手法,可令酸痛缓解很多。

  卫映彤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声音中透着虚弱,“已经没事了。”

  她并不是不信任令歌不愿将事实和盘托出,只是她着实不愿再回忆昨晚的事情,总归宁瑾不会再因为一个不存在的陈姓宫女找自己的麻烦,说与不说也没什么区别。

  令歌向来最明事理,闻言也就不再多问,一时间宫中安静了下来,只余卫映彤指尖规律的敲击桌案的声音。

  “令歌。”不知沉默了多久,卫映彤忽然开口,“给我准备避子汤。”

  令歌一惊,手上的推拿不禁停了下来,诧异的道,“娘娘您……”

  “以防万一罢了。”卫映彤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大惊小怪。

  按常理来说一夜雨露之情不会有什么大事,不过万一她被这位微小的概率砸中,事情可就有些麻烦了。

  从未被皇上临幸过的西宫皇后有了身孕,这等丑闻若是传出去,大罗神仙也保不住她的性命。

  令歌垂下头,就算主子不说,她也多少猜出了些端倪,“娘娘,奴婢出宫一趟吧。”她沉默了半晌后提议道。

  卫映彤正盯着青砖出神,闻言奇道,“出宫做什么?”

  “去找陈大夫。”令歌正色答道,“您身子不好,这事可大可小,交给宫中别人奴婢不放心。”

  主子受圣上冷落,正当盛宠的东宫皇后又绝非善类,宫中尽是势利之人,如今西宫的处境说是虎狼环伺也不为过,药物一类的东西令歌是绝不放心交由他人之手的。

  “陈亦云?”卫映彤提起这个名字,心中微微一动,沉默了半晌后才答道,“也好,的确只有他能让我放心。”

  说这话的时候她声音很轻,似是刚一出口就消散在了风中。

  

第五章 争风吃醋

  这世上对她好的人真的太少了,少得一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陈亦云便是其中之一。

  卫映彤将目光移回了面前的茶杯上,看着蒸腾的水汽轻轻勾了勾唇角,几日之前自己还信誓旦旦的说入宫以后就不再麻烦陈大夫了,没想到短短一日之后这话便不作数了。

  “娘娘您好好休息,奴婢这就去。”令歌知道避子之事不能耽搁,当机立断的说道。

  一场风波过后,落霞宫恢复了先前的平静,下人们各做各的杂役,放贴身侍女出宫的皇后娘娘多了几分无聊,有些慵懒的半躺的软榻上品茶。

  然而此时的凤霞宫却没有这样的平静。

  昨夜之前的卫珍珠还是一名怀春少女,羞答答的幻想着如何与当朝天子共赴巫山,没想到所有的幻想全都付诸东流,皇上甚至不曾多看她一眼。

  于是今日的卫珍珠成了一名泼辣怨妇,看什么都想砸,看谁都不顺眼,甚至想将宫中有几分姿色的宫女全都乱棍打死。

  “娘娘您消消气,皇上昨晚多半是忙于政务,他心中必定是记挂着您的。”贴身侍女蝶香柔声劝道。

  “胡说!”卫珍珠截口道,“本宫明明听说皇上昨夜回了寝殿歇息,今日还去了一趟落霞宫!”她一提到落霞宫便想起昨日卫映彤威胁自己的嘴脸,新仇旧恨交织在一处,恨得牙根都痒痒。

  “您放心,今天一入夜奴婢就去养心殿,说什么都帮您把皇上请到这儿来。”蝶香信誓旦旦的说道。

  卫珍珠斜了她一眼,这才恢复了些皇后娘娘该有的样子,可没过多久,她还是觉得不放心,咬了咬牙说道,“不行,现在就去。”

  蝶香想劝她说这样未免显得太过心急,让后宫其他妃子看了笑话,可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即便说了主子也不会听,只好任由她去了。

  养心殿。

  “皇上,东宫的皇后娘娘来了,说给您带来了她亲手做的银耳羹,请您尝尝。”太监凑到皇上身边禀报道。他收了卫珍珠的银子,一张嘴抹了蜜般的甜。

  宁瑾点了点头,“让她进来吧。”

  在旁人眼中面容丑陋却故作姿态的卫珍珠扭着肥硕的身体走进殿中,却得到了皇上温暖的笑意。

  毕竟在宁瑾眼中,所谓倾国绝色,便是如此了。

  “皇上,臣妾亲手熬制的银耳羹,您趁热尝尝。”卫珍珠含笑说着,从蝶香手中的食盒中端出白玉羹碗,递到了宁瑾面前。

  “珍珠有心了。”宁瑾依着卫珍珠的意思尝了一口,银耳羹清爽入味,这等手艺比起御厨也不差分毫。

  卫珍珠向来好吃懒做,自然没有这样的本事,这银耳羹乃是蝶香的手笔。

  “皇上,昨晚您怎么不到臣妾宫中去?”卫珍珠一边问着话一边向宁瑾身边靠,宁瑾倒也没有拒绝。

  她根本沉不住气,若不是蝶香想了这个银耳羹的办法,她恨不得直接单刀直入。

  宁瑾呼吸一窒,这着实是他今天最不想回答的问题,他总不能告诉卫珍珠说昨夜宠幸了一个不知名的宫女才没去凤霞宫。

  卫珍珠一眼便看得出宁瑾的回避,心中认定他有所隐瞒,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醋意顿时翻涌上来,没好气的说道,“刚刚大婚,皇上就厌弃臣妾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靠坐在宁瑾的怀中,两人的面孔贴得极近。

  宁瑾望着面前惊为天人的面孔,只觉得整个人都燥热起来。

  他记不清昨晚那宫女的面容,可此时卫珍珠的眉眼与那女子莫名贴合,仿佛昨夜令他迷恋不已的正是这位东宫皇后一般。

  他不愿在外人面前失态,当即不动声色的将卫珍珠微微推远一些。

  卫珍珠猜不透他心中所想,只当他在疏远自己,心中怒意蒸腾,猛的站起身来,撒泼道,“皇上,您既然这般嫌恶臣妾,便干脆收回臣妾的后印吧!”

  宁瑾见她会错了意,连忙挽回,“珍珠,朕并非嫌恶你。”他顿了顿,接着道,“不如……朕陪你到御花园中散散心。”

  卫珍珠闻言目光一亮,“真的?”笑容顿时回到了面颊上。

  宁瑾将手边的奏章推向一旁,站起身来道,“朕还会哄骗你不成?”

  卫珍珠笑靥如花,娇滴滴的道,“臣妾就知道,您心中定然是念着臣妾的。”

  一旁的蝶香颇有眼力的将案上的银耳羹收回食盒中。今日自家主子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已经达到,这碗银耳羹也就没什么作用了。

  落霞宫。

  对着一副残局思考破解之法的卫映彤忽然觉得有些异样,她向来敏感,对丁点异动都会有所察觉。

  殿中还有人。

  可令歌不在身旁,她在宫中甚至连一个信任的人都找不出来。

  卫映彤深吸了一口气,将手心的棋子缓缓握紧,竭力保持声音的平静,“出来吧。”

  她无论有多慌张都要表现出内心的镇定,无论暗处的人是何目的,只有镇定才有资格同他谈判,否则就只能任他宰割。

  “映彤,你还好么?”应声响起的声音令卫映彤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她在这世上的朋友不多,令歌去找的陈大夫是一个,那面前这个身形挺拔的男子就是另一个。

  “你怎么来了?”卫映彤没有和他四目相对的叙旧,反倒有些紧张的问道。

  她并不觉得来人对她有敌意,但这里是皇宫内院,外男擅闯绝不是小事。

  “你放心,没人发现我。”男子信心满满的说道,武功向来是他最引以为豪的东西之一。

  “笑话。”他越是这般漫不经心卫映彤越是紧张,“你可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当皇宫内院的侍卫都是废物不成!”

  男子的目光四下看了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上前一步抓住卫映彤伶仃的手腕,开口道,“映彤,你和我走。”

  卫映彤一惊,猛的将手抽了回来,低声呵斥,“你疯了!”

  她身份特殊,这般举止是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的。

第六章 避子之药

  “映彤,我是为你好。”那人见卫映彤对自己如此抗拒,目光有些暗淡,退后了半步,轻声说道。

  两人先前分明是很好的朋友,他不明白卫映彤为何会忽然选择入宫,更不明白为何她忽然就对自己如此疏远。

  卫映彤深吸一口气,移开了目光,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若是当真为我好,现在就该出宫去。”她顿了顿,声音更沉了几分,“穆淩尘,皇宫内院不是容你胡闹的地方。”

  穆淩尘颇为不服的冷哼了一声,“映彤,你怎么这般畏首畏尾?”

  卫映彤猛的转过身来,低吼道,“不是我畏首畏尾,而是你小看了这座皇宫!”

  她向来喜欢清静,入落霞宫第一天就喝下人们定了规矩,她的寝殿平日不需要旁人伺候,只令歌一人就好。此时她格外庆幸自己的这个决定,否则两人交谈的声音早就被侍女们偷偷听去了。

  宫外,济世医馆。

  这家医馆看起来年头不少,高悬的牌匾略显破旧,匾上以方正的楷体刻着这个十分俗气的名字。

  “陈大夫,您这牌匾再不修缮怕是要掉下来了。”令歌一进门就毫不客气的说道。

  正端坐堂中研究药方的人正是这家医馆的主人,陈亦云。

  “胡说什么。”陈亦云闻言抬起头,也不计较令歌的失礼,含笑说道,“只是旧了些而已,还没到更换的时候。”

  “您分明也不是个小气的人,唯独对这个牌匾舍不得花银子。”令歌坐了下来,不依不饶的说道。

  陈亦云不答,盯着她看了半晌,皱着眉头道,“你不是随映彤进宫了么?”

  令歌点了点头,“我家小姐让我来的。”这里毕竟是个医馆,难免隔墙有耳,她若是一口一个娘娘,未免太过引人注目。

  陈亦云的神情顿时更加严肃,“是不是她的身子又出了什么问题?我之前叮嘱她吃的药都好好吃了么?”

  卫映彤的身子一直都是他在照看,按理说近日不该有什么问题才对,除非她在宫中遇到了意外。

  “陈大夫你别紧张,小姐叫我来,是来求一副避子药。”令歌压低了声音,缓声道。

  “避子?”陈亦云吃了一惊,沉声问道,“避子做什么?”

  他不明白宫中的状况,自然想不通卫映彤既然已经入宫为后,为何还要避子,求子还差不多。

  “这个你就别多问了,小姐既然想要,自然是有原因的。”令歌自己也不大知道具体情形,自己猜测出的结果还是不要胡乱对旁人说的好。

  “好,你等我去取药。”陈亦云沉吟了片刻后点了点头,交代了一句后便起身去药房了。

  令歌没有跟上去,药房中的药材她都不认识,跟上去也帮不上忙,况且她信任陈亦云,也不存在监视一说。

  不多时,陈亦云回到堂中,将手中的一包药材递给了令歌,叮嘱道,“按照药方服药就好,还有,先前给她的药方一定要照常服用,她身子不好,经不住折腾。”

  令歌连连点头,“陈大夫你就放心吧,我每日都盯着小姐喝药呢,耽误不了。”她站起身来道,“我不能耽搁太久,先回去了。”

  陈亦云目送令歌离开,望着她的背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师父。”低声的呼唤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出来,“您这是做什么?”

  开口的是医馆中的小学徒,姓曹,算得上是陈亦云的半个徒弟,平日里聪明伶俐,很得陈亦云的喜欢。

  陈亦云一时没回过神来,下意识的答道,“什么?”

  “药材呀。”小曹提醒道,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师父您刚刚给那个姑娘的药材根本就没有避子的,补气还差不多。”

  陈亦云叹了一口气,这个小子跟了自己不久,医术进境倒是一日千里,刚刚不过是瞥了几眼,就已经将药方的功效猜个七七八八了。

  “就你机灵。”他避重就轻的说道。

  “师父你从不骗人的。”小曹不依不饶,接着说道。

  陈亦云常常说医者仁心,仁既是仁善也是诚信,没想到今日竟是他自己先犯了规矩。

  “她不一样。”陈亦云沉默了半晌后轻声道,“用药的小姐身子不好,用不得避子药。”

  天底下没人比他更了解卫映彤的身体状况,甚至包括卫映彤自己。

  她身体虚弱,常年靠药物维持,本就不好生育,擅用避子药的后果很可能是她此生都不能再有自己的孩子。身为宫妃,不能生育是万万不行的,陈亦云不知道卫映彤到底打了什么算盘,但她如此不顾自己的身体,陈亦云绝不同意。

  小曹说的没错,自己刚刚拿给令歌的只是补气血的药物,和避子根本就搭不上边。

  “唔。”小曹颇为敷衍的应了一声,见师父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也就没有继续追问,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落霞宫。

  卫映彤依旧在和穆淩尘对峙。

  穆淩尘额头上青筋暴起,竭力压制着自己的音量,“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走。”

  卫映彤一步不退,只希望快些解决眼前的这个麻烦,“你说。”

  “你过得好么?”穆淩尘一字一顿,死死的盯着卫映彤的双眼。

  卫映彤不禁屏住了呼吸,向来坚定的目光忽然有些闪烁。

  她过得好么?

  大婚之时连前去拜堂都要被宁瑾冷嘲热讽,名正言顺的新娘却要靠威胁姐姐才能喝上一杯合卺酒。

  大婚当晚阴差阳错的得到了皇上的宠幸,第二日却不仅不能承认,还要竭力将事情掩盖,甚至……要去宫外求一碗避子汤。

  自己过得好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卫映彤甚至不需要思考。

  可她不能说。

  “我很好。”卫映彤开口,声音低沉,咬字极重,似是要用这样的方式证明自己说的不是假话,骗过穆淩尘,也骗过自己的心。

  “是么?”穆淩尘咬着牙冷笑一声,目光中半是嘲弄半是心疼,复杂得连卫映彤都险些读不懂,“骗子。”

  

第七章 自欺欺人

  “我来的时候见到了别人宫中的样子。”穆淩尘的声音中满是意难平,“明明你才是皇后,可你看看你住的地方,比最低阶的宫妃都不如!”

  卫映彤别过脸去,不愿对上穆淩尘灼热的目光。

  “我没见过东宫,但我猜,和你这里相比说是天壤之别都不过分吧。”穆淩尘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上前一步,面容冷峻,“宁瑾根本就不会对你好,宫中的每个人都会欺辱你!”

  “够了!”卫映彤全身发抖,厉声低喝,“你现在就走,滚出去!”

  穆淩尘的话足够直白真实,仿佛一把尖刀恶狠狠的将卫映彤竭力包裹在心中的伤口挑开,露出里面的丑陋伤痕,鲜血淋漓。

  穆淩尘摇了摇头,固执的说道,“我不走,我要留下。”

  他不放心卫映彤的处境,虽然这个方式着实有些不妥,但他绝不会轻易离开。

  “穆淩尘你听我说。”卫映彤刚刚的情绪过于激动,早上的疲惫一股脑的涌了上来,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抽空了一般,一只手死死按着桌角才能稳住身形,“你想进宫我不拦你,但光明正大的方法有的是,你想不出办法我帮你想,但现在……你先走。”

  穆淩尘知道她身体不好,此时见她面色惨白,自知先前的话的确说得太重,浓重的愧疚之感涌上心头,“抱歉,映彤,我……”

  “快走!”卫映彤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连他的道歉都不愿听完,冷声打断道。

  她的直觉一向准得可怕,如此压制不住的不安……一定预示着什么。

  “映彤你等我,我一定能再想办法进宫,你照顾好自己。”穆淩尘见状,实在没有办法再固执的留下,只得答应了一句,举步走向宫中小门,悄声离开了。

  卫映彤心中一块大石落了地,扶着桌角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虚弱的倒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穆淩尘离开后不久,卫映彤甚至还没有恢复精神,便听到宫门前传来一阵骚动。她最厌恶吵闹,尤其在现在这种心情不大好的时候。

  卫映彤皱了皱眉头,站起身向殿外走去。

  她步至门前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景象着实有几分混乱。

  几名大内侍卫拥在宫门前,大声呼喝着什么,一众宫女竭力将他们挡在门外,两边争吵不休。

  “怎么回事?”卫映彤冷声开口。

  她虽然不受圣宠,但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傲气还在,教训起下人颇有几分不怒自威的气势。

  “娘娘,这些人不讲道理,非说咱们宫中进了外男,要进来搜查。”一名宫女回禀道,语气中很是委屈,“分明就没有旁人进来,他们摆明了欺负人!”

  卫映彤心中先是一惊,片刻后面上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看来穆淩尘闯宫的时候的确没有做到悄无声息,只不过留下的线索太过细微,那些侍卫查了这么久才追到落霞宫来,此时穆淩尘都已经走了。

  不过……事实虽然如此,但若是换了别家娘娘的寝宫,这些侍卫绝不敢这般无礼的要求强行搜查。

  “让他们过来回话。”卫映彤今日受得气已经够多了,并不打算再纵容下去。

  “是。”宫女恭声答道。

  宫门前的喧闹终于停了下来,数名带刀侍卫立于卫映彤面前,各个面上都没有半点尊敬之意,为首的侍卫行了一礼,硬声说道,“臣等方才巡查之时发现有人闯宫,多半是躲进了娘娘的寝宫,臣斗胆请娘娘将那人交出来。”

  卫映彤袍袖一抖,“本宫是谁?”

  “西宫皇后。”侍卫首领虽然不知她为何这么问,还是开口答道。

  “见了皇后为何不跪!”卫映彤的声音陡然抬高,语中含冰。

  侍卫们互相看了看,这才慢吞吞的一个接一个跪了下去,丝毫没有他们参见皇上时整齐划一的样子。

  “本宫问你。”卫映彤居高临下,望着侍卫首领,目光中锋芒毕露,“说有人闯进落霞宫,你可有证据?”

  “臣等是追查至此。”首领答道。

  “本宫要证据!”卫映彤厉声截口。

  “娘娘让臣等进去查一查,证据自然就有了。”首领并不将卫映彤的怒火放在眼中,漫不经心的说道。

  能在宫中做带刀侍卫的人,很大一部分武功极高,为人刚正,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出色人物,但还有一部分却是世家贵族的花花公子。

  这世上胆敢闯宫的人到底不多,带刀侍卫虽然责任重大,但也算是京中最清闲的美差之一,既不劳碌又有面子,不少世家会将自家没什么本事的子弟送来挂这个闲职,也算谋个差事。

  此时正与卫映彤对峙的几人显然就是这类子弟,一个不受宠爱的挂名皇后,又是卫家不受重视的庶女,自然不会被他们放在眼中。

  “放肆!”卫映彤面冷如霜。

  今日听了穆淩尘的话,她越发觉得自己委屈,满腔怨忿之时又被这几个纨绔子弟羞辱,只觉肝火上升,这口气她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娘娘,您这么怕我们搜宫,莫不是那男人就是您叫进宫来的?”首领带头站起身来,掸了掸自己的衣袖,语气中满是讥讽,“您这才刚刚入宫,虽说皇上还没有宠幸您,可您这般饥渴难耐,着实让臣等涨了见识。”

  听了这等粗鄙之语,他身后的几人不但没有觉得不妥,甚至低声的笑了起来。

  “大胆!你们竟敢如此羞辱皇后娘娘!”站在卫映彤身后的宫女气得涨红了面颊,厉声说道。

  “若臣说的不对,娘娘您就让臣进去搜一搜啊。”首领抱着手臂淫笑道,“怎么,您的男人……长得不好看?”

  御花园。

  “皇上,您今晚可不能再不要臣妾了。”宁瑾带着卫珍珠同游御花园,卫珍珠心花怒放,身子软软的依偎在宁瑾怀中,声音娇媚得几乎能滴出水来。

  宁瑾虽然并不喜欢卫珍珠这般做作的样子,但他只要转头看到怀中女子的容颜,就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第八章 颜面扫地

  像,真的太像了,一颦一笑都像极了,他几乎觉得自己难以忘怀的陈姓宫女就是卫珍珠本人。

  可是卫珍珠口口声声说自己独守空房,东宫的皇后娘娘也的确不会深夜跑到御花园中喝酒散心,况且……那女子身上的气息是清冷的,绝不是卫珍珠这般浮华艳丽的样子。

  “好,今夜朕就到凤霞宫安眠,不会再辜负你了。”宁瑾开口答应着。

  卫珍珠笑意更甚,得寸进尺道,“皇上不要来的那么晚,不如……晚膳时就来吧,臣妾亲手给您准备晚膳。”

  宁瑾的公务还没有处理完,不过想到皇后刚刚进封,自己的确该和她多多亲近,纵容几次也不是不行,“也好,那朕就等着尝珍珠的手艺了。”

  两人正说着话,忽见远处有些吵闹,似是一群侍卫聚在一起说着什么。

  “那边怎么回事?”卫珍珠好奇的望着。

  “过去看看。”宁瑾面色微微一沉,吩咐道。

  “参见皇上,皇后娘娘。”一众侍卫正谈笑得开心,一见皇上和皇后来了,心中皆惊,连忙规规矩矩的行礼道。

  “你们不好好巡查值守,这是在做什么?”宁瑾皱着眉头沉声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沉默了片刻后,有个机灵的人开口回答,“回皇上,巡查的兄弟发现有外人闯进宫中,疑似躲进了落霞宫,但西宫娘娘不准搜查,我们正在……商量对策。”

  这自然是信口胡诌的。

  落霞宫传出私藏男人的谣言,他们聚在一处肆意谈笑,无非就是在等着看卫映彤的笑话,哪里是在商量对策,此时被皇上问起,干脆直接了当的将这件事供了出去。

  此话一出,事情的焦点顿时就从侍卫不顾大内规矩变成了落霞宫私藏男子。

  “落霞宫里有男人?”卫珍珠诧异的道,不过她根本没有替卫映彤担心,而是巴不得她栽个大跟头。

  “她竟敢做出这等事。”宁瑾的脸色阴沉得令侍卫大气都不敢出。

  他虽然对那个又丑又胖的女人丝毫不感兴趣,但此事事关皇家颜面,她一个皇后竟然如此不检点!

  “我这不让人省心的妹妹,竟然……”卫珍珠看着宁瑾的脸色,添油加醋道,“皇上,我这就去教训她。”

  “摆驾落霞宫。”宁瑾冷声吩咐,“朕倒要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有多下贱!”

  “皇上驾到!”太监尖细的嗓音传进落霞宫中僵持不下的几个人的耳中。

  “皇上来了,娘娘您自求多福。”侍卫首领笑容满面,他知道皇上最重颜面,这种时候绝不可能偏向这个本就不宠爱的女子。

  卫映彤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没什么力气,今日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耗费了太多的心神,但宁瑾来了她只得迎接。

  “臣妾参见皇上。”她跪倒在地,声音听起来便有几分虚弱。

  卫珍珠与宁瑾并肩而入,卫映彤一见便知麻烦上门了。

  “妹妹,你做出这等丑事,还不快些向皇上赔罪。”宁瑾还没开口,卫珍珠抢先说道,声音虽然有几分焦急,但卫映彤知道她心里必定欣喜得不得了。

  “回禀皇上,姐姐。”卫映彤咬着牙说道,“臣妾不知自己错在何处。”

  “卫相为人刚正,门风严谨,怎么生出你这般丢人现眼的女儿。”宁瑾似是觉得多看她几眼都污了自己的眼睛,嫌恶的说道。

  一句话直直的戳在了卫映彤的痛处,她猛的抬起头,“臣妾什么都没有做错,皇上何必如此羞辱臣妾?”

  “回禀皇上,臣等追查闯宫之人的踪迹至此,皇后娘娘说什么都不准搜查。”先前羞辱卫映彤的侍卫首领开口道,“臣向皇上请旨,搜查落霞宫。”

  “不行!”卫映彤守着自己的底线,“毫无证据,凭什么搜查皇后寝宫!”

  搜宫仿佛是她身上最后的一块遮羞布,今日若是一个空口无凭的侍卫都可以请来搜宫的圣旨,她这个皇后就真的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半分尊严都没有了。

  站在宁瑾身后的卫珍珠端详着自家妹妹的神情,见她面上只有恼羞成怒,没有半点慌张,已经明白她是被冤枉的,不过……顺水推舟雪上加霜的事情,她很乐意做。

  “妹妹,你这是何意。”卫珍珠打定主意,开口道,“侍卫搜查只是以防万一,你心中若是坦荡,便让他们搜一搜,若是真的冤枉了你,姐姐帮你讨公道就是。”

  这出姐妹情深的戏码直令卫映彤恶心。

  “搜吧。”沉默了半晌的宁瑾开口,简短的两个字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

  卫映彤身上最后强撑着的那口气力在一瞬间耗尽了,她连跪着的姿势都维持不住,整个人狼狈不堪的跪坐在了地上。

  侍卫们从她的身边走过,兴冲冲的走进她本就堪称简陋的寝宫,连一个愿意扶她起来的人都没有。宁瑾与卫珍珠一同站在不远处,卫珍珠面上胜利者般的嘲笑格外刺眼。

  “娘娘,您没事吧。”熟悉的声音响起,是令歌回来了。

  令歌虽然平日看着一副傻傻的样子,做起事来倒是机灵的很,她刚一回来就听说落霞宫的事情,硬是赶在宁瑾和卫珍珠之前回到了落霞宫,只不过当时情况特殊,她不好直接站出来,便混在了宫人之中行礼,直到此时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出来扶起自家娘娘。

  “令歌,你回来了。”卫映彤声音低得令歌都险些听不清。

  “娘娘,到底出什么事了?”令歌只觉得自己出宫一趟,回来就天翻地覆了一般,明明自己离开的时候宫中平静和谐,怎么忽然就出了私藏男子的谣言?

  卫映彤摇了摇头,没有立刻解释。

  “回禀皇上,没有发现外男。”此时,侍卫回禀道。

  “臣妾冤枉!”卫映彤竭力抬高声音,可是她着实太虚弱了,半点气势也撑不起来。

  “娘娘您拖延了那么久的时间,即便有人也早就逃之夭夭了。”侍卫不依不饶道。

  

西宫有喜皇上慢走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西宫有喜皇上慢走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西宫有喜皇上慢走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