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家财万贯:农女要翻身》小说免费阅读 胡桃沈九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家财万贯:农女要翻身》小说免费阅读 胡桃沈九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2019-10-09 15:33:15作者:赤月猫

家财万贯:农女要翻身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主角胡桃沈九小说免费阅读 胡桃沈九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作者赤月猫是如何刻画的。家财万贯:农女要翻身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讲述了:现代宅女穿越到贫苦农家,偏偏还赶上了没吃没喝的灾年;莫慌,看她如何利用手中的逆天系统,从穷丫头变成富可敌国的大金主!

《家财万贯:农女要翻身》小说免费阅读 胡桃沈九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家财万贯:农女要翻身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九章:大姐胡莱

胡桃趴在炕上开心地看着胡硕欣喜发狂到手足无措的样子,第一次体会到了圣诞老人的快乐——原来看着孩子们收到礼物时的笑容是这么幸福的事情。

胡硕拎着麻袋窜上了炕,声音里满是压抑的激动:“乖乖,山神娘娘给你送好吃的来啦!”

胡桃演戏很认真:“好吃的?”

“对,有馒头,包子,烧饼……”胡硕伸手往麻袋里摸了一回,对山神娘娘的存在十分信服了:“还是热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那只一看就有灵气的小老鼠,实打实地摸到这些珍贵的食物,打死胡硕也不相信鬼神这些事情,他只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看看这馒头,又软又白;包子沉甸甸的,想必馅儿充足,汁水饱满;烧饼更是金黄焦香得可爱,洒在上面的白芝麻是那么的诱人,就像天空里的点点繁星!

“二哥,吃!”胡桃摸出一个菜包,一把塞到了胡硕的嘴里:“小老鼠天天来!”

这次胡硕没有推让,笑眯眯地嗷呜咬掉一大口。

一是确实饿,在孙老头家弄来的贴饼子他一个也没吃,为了省给妹妹;二是心里踏实,有山神娘娘这座大靠山,妹妹想必是饿不着的,他多吃一点,有了力气才能更好地带妹妹不是吗?

再说了,那老鼠儿见了他也不躲,看来山神娘娘也知道,他对妹妹是真好!

麻袋里的吃食每样都有二十个,个头都有成年男人的拳头大小,胡硕居然一口气吃了一半才住嘴,在胡桃震惊的目光中满足地倒在了炕上:“这下子可以睡个踏实觉了!”

好小子,足足吃了三十多个结实主食,这胃口也是厉害…

胡桃在游戏里奔波了一天,除了啃两口NPC给的任务奖励也没好好吃饭,见哥哥吃饱了,她便拿起一个包子吃了起来。

不错,面发得恰到好处,菜馅儿新鲜清甜,咬起来汁水都带着大白菜特有的水润气。一铜钱的玩意儿居然有这么好的质量,良心游戏啊!

原本担心自己挨饿受冻的胡桃顿时对未来充满了信心,甭管这旱灾会持续多久,只要这游戏一天不消失,她就能保证自己和二哥好好儿地活过一天。

游戏里的最基础的日常任务至少有几金,别的买不起,这茶铺子三宝她还买不起吗?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啊。

“小妹,山神娘娘给你送食儿这事你可别往外面说。”胡硕忽然想到了什么,一咕噜爬起来,神色十分紧张:“除了我和大姐,其他人都不能说,知道吗?”

胡桃点点头,她又不傻:“不说。”

胡硕叹了口气:“你是个聪明孩子,像娘,也像大姐。过几天大姐就要回来了,你打小就见她不多,抱一次哭一次,多伤她的心呐。如今你是个大孩子了,可再别认生!”

胡桃用力摇摇头。同时她也十分好奇,二哥口里的大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原主身体对这个大姐的记忆几乎没有,偶尔有几个模糊画面也和黑熊一样可怕,大概是受到了惊吓不愿意去想吧。

小年过后时间便溜得飞快,胡老太太的脾气一天差过一天,谁不小心撞到她的枪口上便会被骂得头昏眼花,并被各种手段折磨得叫苦连天。

大家并不明白老太太为何如此惹不得,唯一能做的只有避而远之,只有胡娇儿知道自己老娘焦躁的根本原因——眼见着姐夫快要上门了,家里却拿不出像样的东西招待,多么丢人呐!

小孩子们盼过年的糖块,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胡老太太却觉得日子快得和梭儿一样。等到除夕前一天的时候,她燎出了一嘴的泡。

好在胡莱及时回来,解救了她的燃眉之急。

“娘,三丫头回来了!”胡娇儿对所有侄子侄女都是横眉怒对高贵冷艳,唯有这个三侄女她不敢怠慢,亲自下炕去开了门。

胡老太太听到这个消息后也稍微振奋了点,对啊,这不还有三丫头嘛,怎么把她给忘记了!

胡莱在胡家孙女辈里面排第三,是个少见的另类。

她从小就沉默寡言,力大无比,干起活来一个顶俩大人。赵氏和胡家老四相继去世后,她成了四房的顶梁柱,为了养活弟弟妹妹,毅然去郭地主家里做了帮工。

郭地主的富有远近闻名,他家的帮工月钱也比别处多着一倍,可他家的活儿的繁重也是远近闻名!

外面都在传言,郭地主把帮工都当畜牲使,恨不得骡马的事情都由人来干。他从不在屋里享清福,而是以身作则带头一起拼命劳作,唯有跟得上他狂人节奏的帮工才能得到他的赏识,被收为亲军,享受郭家的种种好处。

胡莱显然就是他的得力手下之一,在郭家干了差不多三年,每年回来的时候都能额外背回一些年礼。想到这个,胡老太太觉得自己顿时活了,脖子上的绳子也松了不少。

“我苦命的三丫头哟!”她并没有下炕,而是端坐着富有感情地长长哀叹了一句:“辛苦一年,你从郭老鬼那里活着回来啦?好好歇着!叫你弟弟给你倒碗茶,别自己动手!你这一年,累的还少了吗?”

胡莱并没有接她的话茬,而是放下挑着的两个一人高大木桶,对眼睛恨不得穿透木桶的胡娇儿说:“今年过年,郭老爷让我带了些潲水回来,赶紧找几个人收拾收拾。”

胡老太太听到这话,脸色顿时黑了:“什么?!潲水?!他当我们胡家人是猪呀?那个老不死的黑心贼……”

胡老太太还没骂完,前房里就传来胡娇儿欣喜的叫声:“是粉丝!肉皮子!鸡腿!还有好多菜!”

听到这个,胡老太太顿时也顾不上骂人了,慌忙下了炕一起去瞧胡莱带回来的“潲水”。她的眼睛尖,一眼看穿油水下面隐藏的丰富好菜,老脸顿时笑得和菊花一般。

“这个郭老鬼,难得做件好事也不敞亮利落!好好的年菜,干嘛弄得和潲水一样呀?娇儿,你快去叫你两个SZ过来帮手,咱们把菜给收拾出来!”

胡莱没吭声。

其实这就是潲水。郭家置办酒席招待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鱼肉糕点堆得和小山一样,摆了长长几十条桌子,好些东西吃几口就倒了。

郭地主知道她家中困难,也不讲究这些干净不干净的,便特许她头一个处理这些潲水。她挑出了最齐整的菜带回家,只希望奶奶看在这些菜的份上,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对弟妹好些。

胡家的前房热闹得像过大年,胡莱趁着人多走到了弟弟住的那间小房门口,并没有进去,低低问了一句:“小妹睡着了吗?”

“没睡。”这个时候才能和自家的姐姐说上话,胡硕有些激动:“你去看看吧!”

“她怕我。”

“没事,小东西长大了,懂事了!”

胡莱小心地走进房间,结果一眼就看到可爱的妹妹坐在炕上,看到她后头一次没有瘪嘴哭,而是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还伸出了双手:“大姐抱抱!”

胡莱的心轰的一下炸起了雷,眼圈儿也顿时红了!

胡桃也总算明白了原身为何这么抗拒自家大姐。

这个胡莱身形高大,脸挺不错,打扮却是不敢恭维。

她的头发剪得短短的,带着乱七八糟的狗皮帽子,对襟厚大袄,眉眼虽然俊秀却带着浓浓的杀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刽子手或者屠夫,小孩子看了自然哆嗦。

可胡桃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后世的审美眼光让她很欣赏这种英气十足的中性美,第一眼就对这个大姐产生了非常依赖的亲近,伸着手要抱抱。

胡莱小心翼翼地抱起了自己软香的妹妹,泪水哗地流了下来。

俗话说长姐如母,这个一出生就失去了真正母亲的小可怜,在她心里何尝不是亦妹亦女呢?

第十章:潲水

夜间,胡硕低声把小妹和山神娘娘结缘的事情和胡莱说了,胡莱听完后一言不发,沉默地在炕上抽着烟枪,屋内一片烟熏缭绕。

胡硕最了解自家的大姐,尽管对方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也能把她此刻的心情猜个八九不离十——大姐这是在生气呐!

不怪胡莱生气,换做其他人也会心里老大不舒服。

自己拼死拼活在外面挣一家人的嚼用,回头就把她小妹给丢了?这得亏遇到山神娘娘,不然那就是个死!

胡莱不爱说话,心里的主意却不比胡硕少,她敏锐地发觉了一个连胡硕都没想到的疑点。

“好好儿的怎么就病了?”

胡硕也是一愣。对呀,虽然小妹看着瘦不拉几的,可以前从没得过病啊!为什么就在胡老太太抱怨家里粮食养不活这么多娃娃的节骨眼上,莫名其妙地病了呢?

这个猜想背后的东西太可怕,胡硕轰然冒了汗!

“等年后我不去郭地主家了。”胡莱放下烟枪,看了炕上熟睡的胡桃一眼:“你们两个小的在家我不放心。”

胡硕点点头,欢喜之余又有些担心:“可是奶能答应吗?少了这一大注钱,家里不知道又要怎么打饥荒呢。”

胡莱沉声道:“奶那边我有说法,只要我这身子骨一天没废,这家里就还有我说话的地方。”

在乡下地方,力气就是底气!

胡莱抵得上两个壮年劳动力,吃的还是一个人的量,这样的宝贝不管是耕田种地,还是收割打谷那都是缺不得的顶梁柱。

就算不在郭地主家帮工,家里劳动力多了,开春不得多种几亩田地吗?即便是农闲时分,愿意请胡莱去帮工的人家也不在少数,那也是一笔收入!

况且,即便在经济上吃一点小亏,家里有这么一尊女煞神的好处也是看得见的。胡老太太可以少做些专属女眷的沉重粗活,遇到泼皮的妇人腰也能挺得更直些,不怕对方欺负上门来。

谁不知道她家的三丫头好一把力气,一指头推翻一个壮汉!即便对方家的儿子比自家多上那么一两个,那又怎么样呢?耍横之前,谁都得先考虑一下对打起来的后果!

家里的烦恼暂时解决了,姐弟俩人的思绪又转回了山神娘娘之上。

胡硕早早地把馒头包子和烧饼放在炕沿儿上热着,胡莱只咬了一口便知道山神娘娘显灵是真,绝不是什么人装神弄鬼——白鹤原上做不出这样的好吃食。

就拿最近的县城来说,街面上的茶馆酒楼还勉强开着几家,东西也还卖着,价格和质量却不能和往常相提并论。包子皮是面的,紫红的糙米饭里有沙,原本大海碗的青菜面条不再堆得冒了尖儿,稀拉拉几根浸在汤水里,像是湖底的水草。

就这样不堪的东西,还需抢着才能买到,晚些儿就没了。至于那些货真价实的鸡鸭鱼肉之类,只能在富贵人家的饭桌上时常看到,平民小户能吃上干饭就不错了。

“小妹是个有福气的!”胡莱只说了这么一句,胡硕重重地点了点头。

胡莱留在家里,最高兴的当属胡硕。大姐是四房的主心骨,有了她胡硕和小妹就不再是没爹没娘任人欺负的娃,就连胡老太太看起来也多了几分长辈的慈爱与和气。

胡家一共有三间房,其中最大的一间被隔成南北两个炕,分别住着老二胡义与老三胡礼两家人,胡老头夫妇带着胡娇儿住在温暖舒适的小房。

胡莱姐弟仨住着的这间原本是杂物间,炕是后来凑合着随便搭的,常年不烧炕,屋子里散发着一股寒冷潮湿的霉味。

胡莱回来后,胡老太太不好意思再装聋作哑,分了些干草把子和树根给她们,可胡莱并不想用这些烧炕。当初做这屋里的炕时本就敷衍得紧,通风道形同虚设,烧了这些玩意她还怕呛坏了宝贝疙瘩小妹!

她揣着两个大馒头出了葫芦庄,回来时拉着一车结实干柴,把个胡硕喜得差点跳起来。

“这可是禁烧的老疙瘩!”胡硕爱不释手地把这些干柴掂了又掂:“大姐你从哪儿弄来的?”

“回郭家拖的。”胡莱没打算隐瞒:“我把馒头给了柴房的老赵,他帮着搬了一车。”

胡硕有点担心:“要是郭地主发现了怎么办?”

胡莱摇摇头:“郭家有座山头,烧的东西都不记数儿,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

以郭地主对胡莱的看重,别说一车对他而言完全不值钱的干柴,哪怕是一车金贵的粮食也不带眨眼的。

郭地主一直觉得胡莱千好百好,只可恨不是个男身,不能收为义子好好培养。要不是家里那些软脚儿子都十分惧怕胡莱,他早就预定下这个合心的EX妇儿了!有他坐镇,上面又没个婆婆,谁敢欺负她?新奇!

胡老太太并不是没看到胡莱往房间里搬干柴,只是她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厨房里那两大桶潲水上,没什么空闲思考其他东西。

经过连夜的清点,她心中大概有了数。

胡莱从郭家带回来了足足两百多斤的好吃食,只要她不慌不忙,安排妥当,不仅可以置办出一桌灾年罕见的丰盛宴席让姑爷吃得满意,还能换回不少糙粮,一家人直到明年夏天都不用挨饿了!

在胡娇儿的帮助下,胡老太太收拾出三十几海碗的齐整菜肴,严严实实地锁在了自己房中柜子里静候姑爷光临,馋的胡娇儿直流口水却不敢动什么歪心思。她知道母亲就算再疼自己也不能由着自己偷吃,胡爱儿也会生撕了她!

剩下的就是些品相不太好的菜了,胡老太太把稍微大点儿的肉块捞出来,加了盐拌好封在一个大坛子里,预备私底下给胡娇儿开小灶。

至于那些碎皮渣末的,她用笊篱把它们全部滤出来,压成巴掌大小的块儿状,再用蒲苇叶子包成一份份的拿草绳系好,让老实巴交的三儿子挑到县城上去卖了换粮食回家。

这种蒲苇包儿叫盒子菜,专为吃不起肉的穷人发明,原先一包不过几十个钱,现在价值堪比大酒楼里的定席,或许还要更贵重些。

胡礼出发前,胡老太太是这么叮嘱他的:“该换多少粮食你心里有数,少了今儿你就别回来了,听见没有?”

经了胡老太太的手,两个齐人高的木桶被搜刮得只剩下照的见人脸的油汁汤水。这些汤水放在郭家喂猪还嫌寡淡,可搁胡家是极其珍贵的东西,不能随意倒掉。

乡下人难得见油荤,无论是熬糊糊还是炒野菜,只消往里面浇一勺油水,自然能美得众人直倒吸气,这就是过年!

就这样,胡莱辛苦一年换回的两大桶食物,最后留给她和弟妹们的就是几滴残汁腊水,并且没人对此提出异议。

好在郭地主多少知道些胡莱家里的状况,并没有把她的工钱一并发下来,而是连本带息地存在他那里。胡莱当初帮工的时候大家都说得明白:发的两季粮和节礼赏赐她可以扛回家去,工钱谁都不能动,哪怕是胡老太太上门取也不行,那是小妹的嫁妆。

胡礼不善言辞,只认死理,既然母亲和他说一份盒子菜值二十斤糙粮,他就死咬着这个价钱不放,无论想买的人如何说尽好话或者威胁哀求,他都只是沉默地摇摇头,出神地望着脚下的地面。

围着的人没了办法,谁叫今年不同以往呢?而且他们看得分明,这个乡下人的盒子菜实在,不像熟肉铺子里那些掺杂了粉丝面筋的水货,包着的全是货真价实的碎肉,肥油浸透了蒲苇叶儿,把其染成诱人的淡黄色,香得不行。

“唉,要不是家里老娘盼着过年吃顿带肉馅儿的饺子,我也不会这么糟蹋粮食!”一个男人感慨道:“二十斤就二十斤吧,给我来两盒。过年了,哪怕做小辈的饿着,也得让老人吃得高兴啊!”

这个头一开,后面就卖得十分顺利了,没多久胡礼挑着的蒲苇包儿全部变成了结结实实的几百斤粮食,把他喜得呵呵笑。

当然,他也没忘记胡老太太的交代,就手儿在旁边的粮铺换了几十斤细粮和银钱,买了点儿糖块茶叶,小心地压在筐里。

胡礼一大清早出的门,胡老太太一直心神不宁,吃过午饭后更是直接坐在了门槛上翘首期盼。直到胡礼挑着沉甸甸的东西到庄子口时,她才笑逐颜开。

“嗬,真有你的,卖的这么快!”胡老太太查看过东西后,难得地摩挲了三儿子一回:“今儿辛苦你了,叫你老妹儿给你顿壶茶,好好歇歇脚。”

胡礼受宠若惊,连连点头。

在胡老太太的指挥下,胡老头和胡义把东西全部抬进了地窖,糖块儿和茶叶则被她亲手锁在了柜子里。刘氏看到糖块儿后,悄悄地拉了拉丈夫的袖子:“给叶儿花儿带了什么东西没?”

胡礼摇摇头:“手里没钱,能带啥?”

“你不会夹俩糖块儿藏袖子里?”

“那怎么行,娘准备留着招待姑爷呢,老妹儿也要吃。”

刘氏一愣,随即咬紧嘴唇低头回房里去了,胡礼一头雾水,不知道妻子为何生气,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看着满满当当的柜子,胡老太太得意地拍了拍身上的灰,笑得胸有成竹。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等姑爷上了门,十几个海碗的宴席给他吃着,她就不信挣不回亲家太太这个名头!

第十一章:风卷残云

邻村到葫芦庄不过几脚的路程,坐上牛车三晃五晃便到,杜家人却不肯花钱,坚持一大家子亲自走了来。

杜老太太说的很像那么回事:“天儿这么敞亮,又没个风沙的,走几步看看景儿不好吗?常年在家不怎么动,对身体没有好处!”

胡爱儿心里明知她是舍不得两个铜板的车钱,面上还是要摆出恭敬的神色对此表示赞同。她的婆婆并没有什么持家的才能,仅有的智慧全部用在了拿捏EX身上,只要胡爱儿还想继续做她的秀才夫人,势必不能惹这位老太太生气。

按说,女儿回娘家带着女婿和孩子便够了,断然没有捎上公婆与小叔子的道理。杜家人不是不懂这个礼节,只是今年这个年实在没有过好,他们连顿白面都没吃到。

为了表示对EX的看重,弥补往年不曾来往走动的遗憾,杜老太太毅然决定全家上门拜访,连吃带拿,给亲家一个好好表现争取的天大机会。

胡爱儿对此又喜又忧,喜的是公婆肯和娘家来往,她往后的倚仗便多了几分;忧的是她心里实在没底,尽管提前打了招呼,家里是个什么光景她大概看得出,胡老太太真能把自己挑剔的公婆招待满意吗?

胡家的大年初一过得很潦草,饭桌上仅比平常多着一样灰面大饼和带油水的野菜汤,除了胡莱姐弟仨以外的所有人都吃得很满意,好歹可以放开肚子吃饱。胡娇儿更不在意,这几天的小灶吃得她红光满面的,饭桌上的东西对她而言可有可无。

他们不傻,都知道重头戏在初二。炕桌上的人陪客肯定不会多吃,姑爷再能吃吃得了多少,剩下的还不是他们分?

到了初二,鸡叫第一遍的时候胡老太太就起了床,顺带着把家里其他人都叫醒。即便这些人不配插手帮忙,她也不愿意在自己劳累的时候看着他们睡大觉。

胡老太太煮了一大锅粘稠的灰粥,又做了一大簸箕的烙饼,像是慰劳士兵般按着年龄和性别分给了所有人,威严地嘱咐着:

“今儿姑爷上门,除了当家的男人们和三丫头以外,全给我滚回房吃!看牢你们的小崽子,别一个个地窜到跟前来碍事儿!过了晌午,要是姑爷走了你们就出来,若他想留下来打几圈牌呢,我自会叫你们老姑送饭进去,别嚷嚷,饿不着你们!”

被迫进房藏起来的人多少有些不服气,可胡老太太是当家的女主人,她代表着绝对的权威,她们心里再不痛快也不能反驳。

王氏是个胆大泼辣的,她一把拽住自家的儿子胡果推了出来,讨好地笑着说:“娘,叫老四也跟着出去呗!他是个小子,又吃不了多少,大过年的怎么地也得有个小孩子到处跑,才显得热闹不是?”

刘氏听到这话后低下头,她的肚子不争气只生了两个丫头,此时想开口也没有底气。

胡老太太斜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就算要叫也轮不到你家老四,最小的老五还在呢,这席面还是他大姐带回来的!谁说没有小孩子,你把我的亲亲外孙们放哪里去了?等着瞧吧,亲家小叔子准也来!”

这话堵得王氏无话可说,的确,连大功臣三丫头家的胡硕都没能上席,她有什么脸面要求自家的小子上去呢?

不得不说生姜还是老的辣,胡老太太算准了杜家人,心知肚明对方是实在揭不开锅才肯上门。既然都拉下了脸,不拖家带口来狠狠吃他们一顿那就是亏!

处理好上不得席面的人后,胡老太太抖擞精神,开始准备今天的大事儿。

杜家人上门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胡家收拾得干干净净,炕桌上整整齐齐地摆着茶水与点心盘子,每桌上都有一大盘新蒸米糕和一大盘高高堆起的糖块儿,甜美的气息回荡在屋里,惹得小孩大人们不断咽口水,这手笔!

以杜老太太的估计,今年胡家能招待一顿面疙瘩汤便是极限,没想到开门便是这样的震撼。受了这个下马威后,她不得不和和气气地叫了一声亲家太太。

“哎唷,你们可算来了,我们等了好久!”胡老太太的脸上开了花,热情地迎了上去。

熊熊的火盆使得屋子里温暖如春,热得几乎要烘出一身汗来。这让杜家人十分难堪,外面的衣服看着尚且过得去,里面破破烂烂的夹袄怎好意思露出来呢?

厅里靠着厨房的那一面有个大客炕,胡老太太特地拿抹布擦拭得干干净净,吆喝着请了杜家人都上了炕。杜家一共来了七口人,原本有些空挡的大客炕顿时挤得满满当当。

炕上有两个桌子,胡老头夫妻俩带着两个儿子,杜老头夫妻俩带着杜有才夫妇坐上桌,其他人围着挤在下桌前。

作为今天的绝对主角,杜有才的表现有些不尽如意。

他长得有些奇怪,瘦弱矮小的身子偏生了张驴一般的长脸,看起来有些驼背。今儿他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罩袍,干瘦枯黄的手不断朝点心盆里抓去,像是一个多月没吃过饭,这饿痨的模样让胡爱儿有些难为情。

两家的男人们都沉默寡言,另外一桌的孩子们又忙着争夺零嘴儿,话题气氛主要由胡老太太与杜老太太主导,絮絮叨叨地说些家务事。

“亲家太太,你太客气了!”杜老太太吃了瘪,想尽办法找回脸面:“今年家家都揭不开锅,你弄这么些茶食儿实在是太隆重了!待会儿中午别太丰盛,都是一家人,随便弄两个肉菜再做几个素菜就得了,怎好意思让你们家破费呀!我们在家也不缺吃的,就是串串门,透个气。”

杜老太太这话是故意寒碜胡家,谁不知道今年的肉是个什么行情,这胡家打肿脸充胖子把所有力气使在了茶水点心上,岂不是本末倒置让人看笑话吗!

没想到,胡老太太微微一笑,大手一挥:“几个肉菜怎么够?今儿是亲家第一次上门,我要是还拿小盘子小碟子的忽悠人,那不是不把亲家放在眼里吗?全用海碗!”

乡下人饭量本就大,他们的海碗拿到大户人家去可以充作小姐丫鬟们的洗脸盆,胡老太太这话着实惊吓到了杜老太太,怎么,胡家今年是发财了吗?

杜老太太灰头土脸败下阵来,其他的杜家人却是兴奋不已。有海碗装的肉?!今天可以使劲儿撑了!

胡莱冷眼把杜家人的兴奋神色看在眼里,想到自己的弟妹,她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熬到了开午饭的时间,胡老太太和胡娇儿亲自端菜上桌,每端上来一样,杜家人都要倒吸一口气。

拳头大的肉丸子,闪着酱色光芒的红烧肉,红辣辣的猪蹄,金色的烧鸭子……

胡家人事先吃了不少主食打底,再加上身为主人的礼仪,勉强维持住了风度。杜家人就没这么好看了。

桌上没人说话,他们彻底抛弃了所有的矜持与高贵,额头脖子出汗,筷下生风,此起彼伏的一片虎啸龙吟吞咽声。

除了结结实实的大菜,蓬松的白米饭也是管够,一锅吃完了接着煮,还有雪白的白面饼子。杜家吃得最少的是才十岁的小外孙女杜娟儿,可她也狠狠扒了三大碗米饭和五个饼子,直到撑得拿不动筷子才作罢。

胡老太太拿帕子抹了一下额头,心有余悸。她本以为这回准备的菜绰绰有余,没想到居然差点见了底,柜子里只剩下两碗烧肉。

幸好她事先机灵地准备了细粮主食,占去了杜家人相当一部分胃,不然照这势头三十几海碗怕是兜不住啊!

胡义和胡礼也是心凉了半截,他们本以为可以剩下一小半给妻女们吃,没想到杜家人个个都是饿死鬼投胎,完全不知客气为何物,连碗底的油渣都不放过。

眼尖的胡娇儿还注意到,姐夫杜有才自己猛吃就算了,居然还偷偷地把两个蹄子一个鸡腿揣进怀里,大概是想带回去晚上在被窝中独自享受,这一幕气得她牙痒痒!

胡老太太看着精光的碗盘,心中飞速地拨打着算盘。晚上吃什么好呢?原本她想按着中午的份儿再来一席,现实破碎了她的计划,这光景只能做打卤面。

可是,即便把剩下的两海碗肉都下锅做了卤,再添上些杂七杂八的萝卜野菜之类装满一大锅,那点子白面堵得住杜家这些人的嘴吗?面又不是粥,不能兑水哇!

胡老太太闭上眼,过了一会儿才睁开。

“亲家!”她热诚地笑着,像一朵花儿:“你们难得来一回,千万别急着走,晚上也留下吃吧!”

杜老太太哼哼两声,做出点客气的样子:“那怎么好意思呢?哪有吃两顿的。”

“不妨事!中午吃得太油腻,我预备下了清清爽爽的打卤面换口味,晚上管饱!”胡老太太又是猛地一挥手:“下午咱们俩老姐妹好好打一圈牌吧,不玩儿大的,十个钱一局好不好?”

杜老太太脸色猛然一变:“就咱俩也凑不够人啊,有才XF不会玩。”

胡老太太笑得越发热诚了:“没事,我还有俩XF呢,都是十里八乡的打牌好手!都快年节了,咱们做长辈的输了也没什么,就当是给点压岁钱了!”

听了这话后,原本还想赖着再吃一顿的杜家人顿时都坐不住了。

就杜老太太那臭手,一圈十个钱的她能输十两银子!还是走人的好,犯不着为了一顿打卤面赔上一头猪。

“哎,我是真想留下来痛痛快快打几圈,可惜家里事多,得赶紧回去了。”杜老太太感动地握住胡老太太的手:“下次来咱们家,我好好招待你!”

说罢,杜家人一溜烟地全走了……

家财万贯:农女要翻身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家财万贯:农女要翻身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家财万贯:农女要翻身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