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简善慕迟小说by画小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简善慕迟小说by画小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2019-10-09 15:29:36作者:画小

主人公画小是怎么出场的。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精品章节邀你一起欣赏:五年前,她抛弃了他嫁入豪门,狠心绝情,令他狼狈绝望,不知去向。五年后,他强势归来,带着对她满腔的恨,肆无忌惮的报复着她,他说:简善,这一切,都是你欠我的。她有一个善良又美好的名字,叫简善,曾经,他经常温柔缱绻的唤她善善,可她却是他见过的最心狠的女人,狠得让他又爱又恨。他说:简善,我真想掐死你,一了百了。他说:简善,你欠我的,我要你用一生来偿还。他说:善善,别怕,没有人可以伤害你。可他,却将她伤的体

简善慕迟小说by画小全文免费阅读全本完结

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报复和讨债

车厢里没有别人,就他一个,他一身黑色西装,领口扣子微开,此时正手支着下巴靠在那里,似笑非笑的歪着头看着她,那模样肆意散漫勾人心魄。

他无疑是长得好看的,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她最初喜欢的,就是他清俊内敛的模样。

只看了一眼,简善就转过头去没看他,压下心头的浮动和慌乱,简善强行镇定自己,淡声问:“你到底想怎样?”

他轻笑一声,把玩着自己修长的手,漫不经心:“听说你不想接这个项目?”

看来周冲已经转达了她 的意思。

简善抿唇点头:“是。”

“呵~”他突然有些讽刺的哼笑一声,转头看过来,伸手,狠狠地掐住她的下巴,强行把她的脸转过来,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凉薄又冷漠:“简善,你以为你有选择的资格?”

简善一惊,忙要掰开他的手摆脱他的钳制,可他很用力,根本弄不开,她下巴一阵吃痛,倒吸一口气。

他目光轻蔑的看着她,神情凶狠又狰狞,蹦着无限的恨意和厌恶,咬着牙冷声道:“我告诉你,你愿意不愿意都没用,这个项目,你接也得接不接也没接,你以为我在跟你商量么?我给了你,你就只能接受,没有拒绝的资格,少看得起你自己!”

说完,他就狠狠松手一挥,简善身子一歪,有些狼狈的撞上车门,手臂磕到了车门,有些痛,她却咬着牙没吭出声来,只默默地揉着自己的手肘和下巴。

这样的伤痛,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也麻木了,只是以前,那都是沈明川给的,现在,终于轮到他了。

她没看他,只低声问:“为什么?”

他眯着眼没说话。

她又问:“为什么一定要是我?”

程慕迟讥笑反问:“你以为如果不是冲着你,我会找HU做设计谈合作?”

果然是冲着她来的。

简善终于转头看他,却异常平静,是在问,也是肯定:“慕迟,你是要报复我吗?”

他很坦然的笑着,意兴盎然:“不然你以为我找你做什么?叙旧情?”

后面三个字,他咬的极重,有些讥讽。

他们之间,那里还有旧情可叙?

简善苦涩的想着,脸上却是异常坚定,说:“我不会接这个项目的。”

他冷嗤一声:“那可由不得你!”

简善淡笑,眼中氤氲着一抹坚定好的决绝:“是说由不得我?我下午就辞职,只要我不在HU了,谁也逼不了我!”

她很喜欢这个工作,可是只要能不再和他纠缠,她什么都可以舍弃。

何况,她知道他不安好心,如果事务所应下这个项目交给她,后面肯定还会出事,他不知道还有什么阴谋在等着他,她不想拖累事务所和师兄,不想让他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想湮灭自己最后的念想和期望。

程慕迟不以为意的摊手,语气很随意,轻飘飘的,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你可以辞职,但是你最好想清楚了,你要是敢辞职,我就立刻让HU关门大吉!”

简善脸色终于变了,不可置信的看着程慕迟,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狠。

她红着眼,有些气愤,神色激动的说:“慕迟,当年对不起你的人是我,是我践踏你抛弃你,和别人没有关系,你恨我想要报复我就冲我一个人来,不要伤害别人!”

他一听她这话,似乎被刺中了某个逆鳞,脸色骤然变了,目光凶狠阴郁的看她,就像昨天她打了他之后的狠厉,咬牙切齿:“不要再跟我提当年!”

简善也知道自己不该提当年,他不想听,她也不愿去想,那是她这么多年想起来都会痛不欲生的过往。

她抿着唇没说话。

程慕迟见她闭嘴了,阴沉的脸色才缓了几分,淡淡地说:“不过你有句话说对了,当年是你对不起我,和别人没关系,所以我只想和你好好玩玩,不想牵扯别人,你要是不想HU因为你关门,你就最好听话,别辞职,也不要妄想摆脱我,好好接手这个项目,这样,后面的事情才更有趣。”

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意味深长,让简善听着,心里忍不住咯噔一声,有些警惕防备的后退一些,有些不安的问:“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程慕迟勾唇一笑,微微凑过来,眼神冰冷,夹杂着玩弄:“自然是跟你好好算一算,你当年我欠的债!”

她欠他的债……

是啊,是她欠他的。

她先惹了他,闯入他的世界,占据了他整颗心,最后也是她抛弃了他,把他践踏的连尊严都一丝不剩,只留给他一句:她对他,只是玩玩而已……

最后,她嫁入豪门,而他,狼狈离开。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被她玩弄践踏,恨她也好,报复也好都是应该的,

她该承受。

那就来吧,只要是他给的,伤也好痛也好,她都愿意承受。

她想到这里,彻底平静下来,仿佛已经无所畏惧,做好了迎接一切的准备,只是想了想,还是低声说:“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请你不要对付HU ,那是周师兄的心血,我们的事情,跟他没关系。”

当初她嫁进沈家之后,万念俱灰人生迷茫,是周冲找到她,让她进了HU,这么多年对他挺好。

程慕迟眯起了眼,眼中掠过一抹暗芒,然后语气讽刺的问:“你这么护着他?听说他也特别护着你,看来你们两个关系也不简单啊,难道沈家大少这么多年没满足你,让你这么耐不住寂寞……”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简善突如其来的厉声打断了:“慕迟,你够了!”

程慕迟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她有些激动,很愤怒,这是昨天到现在两次见面这么多对话中,她唯一一次情绪那么激动。

好像被戳中心事一样。

他眉梢一挑,笑了起来:“你那么激动做什么?难道我刚才说中你的心事了?”

简善脸色有些难堪,咬着牙,眼神难以置信又有些羞愤的看着他。

他怎么可以?

他怎么可以这样说她?从始至终,她都只有他……

他又凉薄散漫的哼笑道:“也难怪啊,听说沈家大少是个残废,身体也不好,估计不太行,你这么个热情似火的女人,他满足不了,这么多年了,寂寞空虚也正常……”

“啪!”一声刺耳的耳光声在狭小的车厢内响起,程慕迟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又被打了。

第五章:慕迟,你掐死我吧!

程慕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敢再一次打他。

回过神来后,程慕迟气红了眼,就像被惹怒的狮子,张扬着凶狠暴戾的目光,想都没想就倾身过去,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简善打他,是真的被他的话激到了,情急之下扬手就打过去了,打了之后自己也慌了,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还没说出来,脖子就被他狠狠掐住了。

只见他目光愤怒,额头青筋凸起,声音也是愤怒到了极致:“简善,看来你是真的活腻了!”

呼吸一滞,她身子一僵,下意识的抬手要掰开他的手,却不知道为什么,刚抬起来触碰到他的手,就停了下来,任由他掐着,没有挣扎。

相比于他的气急败坏,简善很快平静下来,明明脖子被紧紧掐着,她却没有一点濒临死亡的绝望和恐惧,只有坦然和平静,甚至从她眼底身处,还有那么一丝解脱。

程慕迟的愤怒慢慢退去,他注意到了她眼底若隐若现的那一丝解脱了。

果然,她开了口,很平静的说了一句:“慕迟,你掐死我吧,欠你的,我用命还给你。”

他放开了她,看了她一眼后,收回目光,跟个没事的人一样坐好回去,姿态优雅,只瞥了一眼她语气凉淡的说:“简善,别看得起你自己,杀人是犯法的,你以为我会为了你这种女人知法犯法背负人命?我没那么蠢,何况,你如果死了,游戏就不好玩了,你得活着,好好活着,往后的时间……还长着呢!”

也是,他是学法律的,当年可是法律系的才子,没有人比他更懂法律了,杀了她,她是解脱了,他可就麻烦了,为了她惹上这样的麻烦,不值得。

简善苦苦笑着,垂眸敛目没有说话。

程慕迟莫名有些烦躁,语气恶劣的说:“记住,别妄想摆脱我,不然,我不会放过HU!”

简善一副逆来顺受的顺从姿态,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莫名更暴躁了:“记住就好,滚吧!”

简善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平静的推门下车,随后车门关上,车里的程慕迟看着她一点点远去的背影,眼神更加阴沉冰冷了。

简善以为自己只要等着宜安酒店的项目下来,坦然接受着他对她的报复就好,可是两天过去了,还没等到项目,而是等到了他的一个电话。

她都快下班了,接到了他的电话,也不知道怎么弄到她的号码的。

“下班后来华庭夜总会808。”命令的语气,不容置喙。

简善微微拧眉,实话实说:“我下班要回家。”

沈明川很不喜欢她晚归,她不想惹怒沈明川那个疯子。

他那边语气更加恶劣不善:“简善,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我说……”

没等她再度拒绝,他语气不耐,冷沉下来:“你要是不来,我撤了项目,让HU关门!”

说完,就挂断了。

简善捏着手机,神色略有些挣扎。

去的话,肯定是要晚归的,前两天沈明川已经给了警告,如果再晚归一次,又有罪受了。

简善深吸了口气,抱着手搓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她穿着长袖,一年四季都是长衣长裤,周围的人都说她穿着保守,却没有人知道,她保守的衣服里面,是累累伤痕。

算了,这么多年都这样过来了,也不差这一次了,她怎么都好,HU和师兄不能被她牵连。

简善释怀的吐了口气,收拾东西下班,去华庭夜总会。

作为云城最大的销金窟,华庭夜总会是出了名的奢靡混乱。

简善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她出身不差,简家在云城算是有点名气的富户,经营了一个连锁餐厅,分店十几个,也算是千金小姐,可她从没有来过这种混乱场所。

他让她来这个地方做什么?

她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那天拦着她的那个西装大汉,带着她上了八楼。

808豪华包间内,只有两个人,程慕迟和一个女人。

简善被带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程慕迟慵懒悠闲的靠在沙发上,微微闭着眼,一个女人正在他旁边,曼妙的身子靠着他,正在跟他娇声笑语,笑得风情万种。

而他虽然闭着眼,却一脸纵容。

简善被这一幕刺痛了双眼,脚步就这么顿住了。

她不该来的。

那个女人她记得,是那天办公室里的那个,她后面才想起来,她叫莫雪儿,是这两年很红的一个明星,也是现在辉腾的代言人。

带简善上来的西装大汉上前提醒:“三少,简小姐来了。”

程慕迟睁开眼看了过来。

他身边的女人一脸不高兴的撒娇:“程少,你好讨厌啊,说是约人家来喝酒聊天,竟然还约了别人。”

他只淡淡的扫了简善一眼,就转过头去低声安抚莫雪儿:“乖,只是让她来谈项目的事情,不会妨碍我们。”

“这还差不多。”

莫雪儿满意了,程慕迟才再度看向简善,见她站着不动,脸色还有点丧,眉头皱了一下,语气不耐:“怎么,简小姐是想等我请你坐下?”

简善压下心头的不适,过去坐下。

然后,问:“程总找我来,有什么事么?”

程慕迟没回答,只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看向那个黑衣大汉:“阿泰,你先出去。”

被叫做阿泰的大汉应了一声,出去了。

吩咐了阿泰出去,程慕迟也没理简善,而是坐起来,拿起桌上的酒慢条斯理的倒酒。

见程慕迟没理她,简善拧眉,深深吸了口气,又问:“程总,你找我来这里到底想做什么?”

他没回答,把一杯酒放到她这边的桌上:“喝了!”

简善一怔,然后语气坚定地低声道:“程总,我不喝酒的。”

程慕迟嗤笑:“来这种地方谈工作不喝酒?简小姐,你跟我开玩笑么?”

“明明是你……”把我叫来的!

他脸一冷,语气也冷了,很不耐烦:“你不喝就滚出去!”

他没说,可是简善知道,出去了,这个项目就不用谈了,自然,他也不会放过HU的了。

挣扎犹豫了一下,简善伸手端起那杯酒,一口喝尽。

刚喝完一杯酒,她包里响起了铃声,她拿出一看,来电显示—沈明川。

第六章 你知道后果

程慕迟清冷的目光一扫而过,拿起了酒杯,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红酒。

简善此刻的心情糟糕极了,没有心情再和沈明川这个恶魔纠缠,直接按了静音,不想再受他的威逼和打扰。

简善刚刚挂断电话,耳边就传来了掌声。

程慕迟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眼底森然一片,声音冰冷摄人,“做得好。”

简善惊哼一声,“我自己的事无须程总评价,现在我们可以谈谈项目的事情了吧?”

可是她的心口似乎有种不安,总觉得他不会轻易放过她。

“谈项目?”程慕迟的眼中划过一抹讥讽,要是这么简单就可以谈下项目,那么他分明就是来帮HU的。

“对,谈项目。”

简善坚定的目光看着他,但是她在他的眼中只看到浓浓的恨意。

程慕迟面孔紧绷,抬起手又拿起一杯红酒,推到了简善的面前。

简善微愣,诧异的看着他,“你……”

“你见哪个谈项目这么简单的,不陪我喝高兴了,我不会把项目给你。”程慕迟摆明立场,一定要陪到他喝高兴为止。

简善本身就不胜酒力,气恼的很,“我不能喝酒,你可以换一种方式,就算是让我求你,我也甘愿!”

程慕迟的嘴角勾起一抹戏弄,“选择什么样的方式,那是我的自由,你……只能乖乖照做。”

最后一句话,他故意的提高了音调。

分明就是在报复她。

让她身体难受,同时也摧残她的心灵。

“我不喝!”

她本来就不会喝酒,更不想在她的面前弄的狼狈,更何况,她还要早早的回去,不然不知道沈明川会做出什么变态的事。

“刚刚那一杯是怎么喝的,这杯你就得给我喝下去。”

停顿片刻,冷厉的目光直射过去,“不然,你知道后果。”

他所说的后果,就是让HU关门大吉。

拿着别人的心血威胁她,到头来,一旦公司出现什么问题,她就是千古罪人,对不起端HU饭碗的人,更对不起善待她的老板。

“程慕迟,你能不能干脆些,把别人牵连进来,有什么意思?”

简善还想着他们两个人的事情,私下解决就好,如果牵连到无辜的人,她会于心不安的。

而程慕迟正是掐住了她这一心思,非要这么做不可。

程慕迟眯了眯眸,坚决道:“简善,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你只能照做。”

面对着程慕迟的步步逼迫,简善别无他法,咬着牙说:“好,我喝,我喝不就行了吗?”

他决定了报复,而她只能承受,没有反击的余地。

“那就乖乖喝下去!”

他的声音清冷,听不出任何的情绪,但简善知道他心中的怨恨。

简善抬起了手臂,不甘愿的拿过酒杯,闭上眼睛,一口干了下去,只觉得口中有一股辛辣在蔓延。

她秀气眉头微拧,冷淡的看向他,“这回可以了吧?”

“继续!”

程慕迟笔画个手势,莫雪儿身体俯向前,又到了一杯酒推到了简善的面前。

接着,莫雪儿故意往程慕迟身边蹭了蹭,程慕迟也没有拒绝,而是搂过了她的肩膀。

简善的目光少一些阻碍,就看到了他们两个人亲昵的姿态。

她的眉头微拧,忽略心头的不适,艰难的拿起酒杯。

简善垂眸,酒杯的触感发凉,可对简善来说,却像是一块烫手的山芋。

喝过这杯酒后,简善拿过了酒以及酒杯,陆陆续续的给自己倒了好几杯,通通都闭着眼睛喝了下去。

眼看着这瓶酒就喝没了,简善的瞳孔恍惚不定,身体也跟着飘了起来。

她白皙的脸颊绯红一片,“程慕迟,这回你满意了吧,我们可以谈项目的事了?”

不就是想逼她喝酒,看她狼狈又痛苦的样子吗?

想必,他已经看到了。

但是他还不满足,依旧无法平息他心中的愤怒。

他用手指打了个响,招来了服务员。

“一瓶威士忌!”

很快,服务员把威士忌拿了过来,程慕迟声音清冷异常,“请为这位小姐打开。”

服务员照做,打开了威士忌,并且推到了简善的面前。

“小姐,您的酒!”

炙热的灯光打在简善的脸上,白皙的小脸中夹杂着数不清的红润,长长的睫毛在眼窝处打下了一层好看的阴影。

她迷离的看一下眼前的这瓶酒,心里只有一个意识,那就是一定要喝了它。

就算是毒酒,她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甚至,她还真的希望是一瓶毒酒,这样才能够把他们之间的恩怨化整为零。

想了想,简善嘴角勾起一抹讥笑,毫不犹豫的拿起了一瓶酒,放到自己的口中,咕噜咕噜起来!

见简善不再挣扎反抗,程慕迟的心中竟烦躁起来,眉头紧锁,阴森的目光盯着她。

她大口大口的向下咽,早已被酒精的刺激麻醉了神经,完全品尝不出什么味道。

没过一会,简善把一整瓶的酒全部都喝到了肚子中。

她紧紧的攥着空瓶子,扔到了一旁,倔强的撅着下巴,这回不是拒绝,而是凭着酒气迎难而上:“我还能喝!”

程慕迟狭长的眼眸笼罩着危险的气息,刚想说话,就听到莫雪儿的电话响了。

是她经纪人打过来的。

莫雪儿接过电话,“雪儿,我为你接了新的通告,我想和你谈一谈。”

“好,一会儿见面谈。”

莫雪儿挂断电话,收拾了手提包,抬头看向程慕迟,“慕迟,我有事就先走一步,你们慢慢谈。”

“好。”

莫雪儿离开之后,简善终于绷不住,长长的睫毛微眨,身体瘫软在一旁。

见简善满脸绯红,程慕迟满心厌恶,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臂,“简善,别在这里给我装。”

他的冷厉,带着摄人的力量,命令道:“起来,你给我起来啊!”

简善的身体软绵绵的,任由着他拉扯着。

她眼底醉意迷离,身体仿佛被拖了节一样,带着几分痛苦的呻,吟,“不要这样,不要……”

程慕迟眼眸轻眯,咬牙切齿道:“你不是还能喝吗?继续起来给我喝。”

带着命令和强势,威逼简善。

可这一次她起不来了,身体像是一片柔软的棉花糖,怎么都直不起来。

第七章 这才只是刚开始

见简善不起来,程慕迟愤怒失去理智,又起开了一瓶酒,倒在了扎啤杯中。

他大步上前,揪住了简善的衣领,把酒往她的肚子里灌。

“给我喝下去!”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愤怒到精致的五官扭曲不堪。

曾经,她抛弃他的时候,他不知喝了多少酒来麻痹自己的神经,这一次,他也让她体会一下,他曾经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简善眉头紧锁,一直发出嘟嘟的声音,嘴巴半张着,但他灌下去的酒全部都被吐了出来,从白皙的脖颈流淌到她的胸口,弄得她的衣襟四处都是酒渍。

见她不肯喝,程慕迟紧紧的锁住了她的喉咙,“装什么死啊,给我起来!”

无论他说什么,简善都没有做出回应,原本白皙的小脸布满了红晕,嘴唇一直亲抿着。

简善的秀眉微皱,时而能够听到程慕迟冷漠的话语,脑袋里却回想着当年之事,试图想要解释,“不是的,不是那样。”

她当年是有苦衷的下嫁他人,而并非心甘情愿,就是现在她的心里也无法真正忘记他。

“不是哪样?”

程慕迟听得到简善说的话,冷冷的反问。

酒精已经融入血液,蔓延到了四肢百害,仿佛把她的身体都麻醉了,下一刻,简善就直接昏睡了过去。

见简善身体趴在桌上,不知所以的时候,程慕迟不停的晃悠着她娇小的身子,“简善,你休想跟我逃避,回答我的问题。”

无论程慕迟怎么摇晃,简善还是像刚刚一样,一动也不动的躺在那里。

她只露出了半张小脸儿,白里透红,紧紧的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像一把扇子,格外惹人注目。

见她这样,程慕迟的大手转移到她的头部,轻轻的抚摸着简善的秀发,嘴角勾起了一抹冷意。

简善,这才只是刚开始!

以后,我要你活在我的阴影之中就像我活在你的阴影里一样。

这么多年了,未曾改变。

随后,程慕迟打横抱起了他,朝着外面走去,直到回到了他的单身公寓。

程慕迟把简善放在了他的卧室中,房间简约大方,里面设置的格调和他这个人一样,冰冷冷的。

这里,没有一丝丝家的气息,就像是入住的酒店。

刚刚把简善娇小的身体放在了大床上,她就不自在的动了动,拉过了被子,转到了一旁。

程慕迟危险的眸子紧紧的眯着,若不是知道她不能喝酒,他定以为她是装的。

接着,程慕迟俯身而来,掰过了她的身体,直视着她娇小的面容。

对于这张脸,让她想了五年,恨了五年,如今再见她,他很想把她揉碎。

简善秀气的眉头紧皱着,粉红的嘴唇嘟着,低声的自言自语,“其实当年我也不想嫁给他,我是被逼无奈!”

她说话的声音就跟蚊子叫一样,程慕迟没听清,只是听她嘀咕了一声。

于是,他要拼命的晃动着她的身体,“你在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简善大概是感受到了惊恐,乖乖的闭上了嘴巴,没有在说话。

“简善,你非要折磨我不可!”程慕迟淡漠的唇勾起,目光清冷。

她闭着眼睛的时候似乎没有那么讨厌,睡相甜美,无形中牵扯程慕迟的心。

该死的!

有了这种想法,程慕迟开始烦躁起来,站起了身,走到了落地窗边。

两只手臂怀抱在胸前,脑海里飘荡着他们两个人以前的美好记忆,还有简善曾经带给他的伤痛……

至今为止,无论是美好的还是悲伤的,就像是昨天刚发生的事情一样,一幕一幕清晰的浮现在眼前。

整夜,简善一直沉浸在睡眠中,而程慕迟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无法入睡,这个女人总能够激起他心中的涟漪,波荡着他的情绪。

这是他不可否认的事实。

这一夜,对于他来说,不知是多么的漫长。

清晨,大概七点钟,刺眼的阳光通过窗户的缝隙直射进来,入目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

入目的是一件极其简约大气的卧室,这一看就不是她的房间。

她的意识立即回笼,急忙的坐起身来,抓住了背角,往四周看了看。

接着,昨天晚上的场景一一的浮现在她脑海中。

此刻的她,脑袋还有一些微疼,已然全部都摆脱了醉意。

于是,她立即的掀开了被子,从床上下来,走到了楼下。

想必,这应该是他的住处。

简善伴随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了楼下,只看到程慕迟正襟危坐在餐桌前。

“醒了?”程慕迟轻挑的说。

简善朝着这边走了两步,“昨天晚上喝多了,我现在应该走了!”

说完,简善就朝着门外走去。

她刚刚转过身,就被程慕迟叫住。

“等等。”

简善的脚尖顿住,背脊挺的笔直,听着他的冰冷的声音,她的后背也掀起了一股凉意。

她尽量掩盖急切想回家的情绪,平和的问:“你还有什么事?”

“昨晚你的表现我很不满意,从现在开始,你要努力从我手中拿取项目,不然就等着HU倒闭吧!”

一句话顿时挑起了简善的怒气,她转头看向他,语气有些波澜,“程慕迟,给不给项目都是你一句话的事,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程慕迟嘴角淡漠勾起,“既然你知道,那就最好做些让我满意的事,我或许就把项目给你。”

“神经病,你到底要怎样?”简善急了,气恼的看着他。

程慕迟起身,迈着笔直修长的大腿来到简善身边,声音低沉沙哑,“简单理解为,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简善冷笑一声,“那你让我杀人放火,难不成我也要去做。”

“你说对了,就是这样。”程慕迟冷冷的看她一眼。

简善掉入自己的陷阱,无言以对,“你……”

这时,从外面传进优雅女声。

“慕迟,你在吗?”她的声音优雅动听,脸上带着浓浓笑意。

宋安雅是程洪涛选定的EX妇,希望将来,能够借助宋氏集团的力量,帮助程慕迟继承所有家业。

可没想到一进门,竟然在程慕迟的家中看到一个陌生女人。

顿时,宋安雅脸上的笑意僵住。

“慕迟,她是谁?”

她的脸色很难看,有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荡漾开来。

这么一大早,竟有一个陌生女人出现在程慕迟的家中,昨晚在这过夜不成?

除了这一解释,恐怕她找不到别的说辞。

第八章 我们没有那么熟

程慕迟的面目铁青,并没有想要和她解释的意思。

反而转头看向简善,“记住我的话,不然,后果自行承担。”

又是威胁。

他算是掐住了她的软肋。

简善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掉了。

而程慕迟则是回到了餐桌上,拿起了叉子,慢条斯理的开始吃起早餐,仿若宋安雅不存在一般。

宋安雅被忽视,心中不悦,但又想保持程慕迟心中的美好形象,只好热脸相迎。

她提着保温食篮,从里面拿出几个小盒子,放到程慕迟的面前。

“慕迟,这是张嫂做的早餐,她熬的海鲜汤很好喝,我给你带来一份!”

程慕迟淡漠的目光看着她,“宋小姐,谢谢你的好意,以后不需要这么麻烦。”

当时,宋父和程洪涛安排两人见面,宋安雅一眼就看中程慕迟,可程慕迟却对她的态度一直非常冷淡,犹如陌生人一般。

每当听到程慕迟唤她宋小姐,宋安雅的心里都非常难过。

“慕迟,叫我安雅就好了,你总宋小姐宋小姐的叫我,这样显得很陌生。”

程慕迟的态度依旧很冷漠,“我想我们没那么熟。”

宋安雅心中倍感不适,“慕迟,外界都知道程氏集团有意和宋氏集团联姻,在外人看来我们也是很般配的一对儿,我想我们应该很熟悉才对。”

“宋小姐,那只是大家看法,具体事实是如何,你我心里最清楚。”

宋安雅皱了皱眉,想到程慕迟冷漠的态度,再想想刚刚离开的女人,暗生疑虑。

想必两者之间应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简善回到家,心虚极了,毕竟昨天晚上一夜都没有回来,是她的不对。

刚刚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她往四周望了望,并没有看到别的什么人,然后偷偷往自己的房间走。

可刚刚走到他卧室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轮椅转动的声音。

“简善,你终于回来了。”沈明川阴沉着眸子,眼中带着说不出的冷酷。

简善的眼皮跳的厉害,不自在的抬头看着他,“明川,你怎么在这里?”

沈明川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眼底一片凶残,突然的,他上前抓住了简善的手臂,简善的身体不由得向他靠了靠。

“还好意思问我怎么在这里,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了你一夜?”沈明川额头上的青暴起,大声的对着简善怒吼。

简善吓得一大跳,瘦弱的缩锁骨凸起,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确实觉得很抱歉。

无论怎样,也不应该彻夜不归。

看上他冷漠森严的目光,简善的手指有些颤抖,解释道:“明川,昨天晚上事务所有聚会,后来实在是太晚了,我就去女同事家住了一夜。”

听着简善的话,沈明川猖狂的笑了出来,但是很快的就抑制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暴虐的手段。

他抬起手臂,一把捏住简善的肩膀,毫不留情的把她推了进去,随后关上了门,冷丽森严的眉眼始终盯着简善,看得简善直发麻。

简善娇小的身体不断的后退,看着眼前这个即将发狂的人,她的心里害怕极了。

沈明川不停的转动轮椅,朝着简善走了过来。

简善的身体还在不断后退,大概是心中惶恐,早已经忘记了后面的障碍物。

她娇小的身体倒在大床上,沈明川犀利的眉眼紧盯着她,用手锁住了轮椅。

“简善,你给我过来!”他冷冰冰的叫了一声。

简善见过他发狂的样子,有些不敢靠近,战战兢兢的问道:“你要干嘛?”

沈明川的眸底暴怒,语气却平和的很,“还能干嘛?你过来!”

简善的身体抖了抖,慢慢的用另外一只手支起,试图直起身来。

“你过来,我就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沈家的人,不然大家都知道你一夜不归,想必这对你没什么好处!”沈明川威胁着。

简善自然明白让大家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一旦沈明川告诉沈家其他的人,他总会被人指指点点,甚至还不知道使出什么恶劣的手段惩罚她。

为了封住他的口,简善只好照他说的话去做。

她试图放下了心中的惶恐,慢慢的站起身来,向沈明川的身边蹭了蹭。

沈明川危险的眸子聚在一起,突然抬起手臂,一把抓住了简善的衣领。

简善穿着的还是昨天的衬衫,胸前洒满了酒渍,沈明川冷眼一扫,火气顿时又高涨了起来。

而简善越发的害怕,“明川,你这是干什么?”

眼看着他要发起狂来,她不能硬碰硬,这几年以来,她已经长了教训。

每次他发狂的时候,她必须要细心耐心一些,这样才能够慢慢的化解他身上的戾气。

沈明川的眸底猩红一片,沙哑着嗓子,对简善怒吼道:“一夜未归,还说什么去同事家,你真当我是傻子,我倒要检查检查,看看你昨天是不是风流快活去了?”

简善立即否认:“明川,你误会了,我昨天真的是和同事去聚会,并没有什么男人。”

最后一句话,简善说的声音很小很小,她并不会说谎,因此现在,倒是有一些心虚。

“有没有去找什么男人我要亲自验证一下才知道。”

他的大掌紧紧的抓着简善的衣服领子,衬衫领处的扣子都被他扣掉了一颗,露出了简善胸前白皙的皮肤。

沈明川还是不肯放手,用力的撕扯着,他感受到了简善的抵抗,然后便越发的用力。

“你竟然还敢反抗?”沈明川眉头紧锁,眼中杀机四伏。

简善娇小的身体还在不停的向后退,希望能够避免他的检查。

但是沈明川用了很大的力气,让简善挣扎有些困难。

突然,嘶的一声,一股空气中的凉意从腋下钻了进来。

简善的身体不由得一颤,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沈明川。

但是却不料,沈明川的双臂没有支撑住他的身体,身体摔落在地,脑袋还不小心磕到了床脚上,顿时鲜红的血迹就不停的向外洒落。

简善的身体往后退了退,捂住了唇,那一抹刺眼的鲜红占据了她的视觉。

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豪门囚婚慕少强势宠全部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