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最强狂少在线免费试读孤寂之狼小说全文

最强狂少在线免费试读孤寂之狼小说全文

2019-06-02 23:14:53作者:孤寂之狼

独家完整版小说《最强狂少》是孤寂之狼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了活命就必须靠近女人,这是什么破规矩?唐铮拥有九阳圣体这千年难遇的身体,却不得不吸收纯阴之力才能活命,为了活命,拼了!绝美校花、女神老师、妩媚少妇、傲娇萝莉……形形色色的女人走进了他的生活,令他纵意花丛,笑傲都市!。。。

最强狂少在线免费试读孤寂之狼小说全文

最强狂少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021章 活见鬼

唐大海心急如焚地来到派出所,被一个凶神恶煞的警察劈头盖脸地一顿训斥,说他怎么教育孩子,竟然教出了一个强奸犯。唐大海大呼冤枉,说不可能,要见唐铮,却被拒绝了,说唐铮正在接受审讯,闲杂人等,一律不见。

老人慌了神,怎么也不知道为何会天降横祸,可让他相信唐铮强奸绝对不可能。他又气又急,浑身颤抖不停,忽然,翻了一个白眼,直接晕死过去……

刺眼的灯光让唐铮几乎睁不开眼,他微眯着眼睛,看着灯后的警察刘刚。

刘刚猛拍桌子,恶狠狠地说:“老实交代,你干这个究竟有多少次了,是不是以前做过案子?你不要想隐瞒,我们警察会一件一件地挖出来,你休想心存侥幸。哼,现在的学生怎么变成你这样,你这种害群之马必须清除掉,我们已经通知你的学校了,等会儿老师就会来。”

“什么,你们为什么要通知学校?”一直沉默的唐铮终于爆发了,警方竟然通知了学校,那也就是说爷爷肯定会知道,不知他会怎样担心,他变得焦躁不安起来。

“哼,做了这样的事还怕别人知道吗?你做之前就应该想好后果了。”刘刚鄙夷地说。

唐铮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那女人和警察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否则哪有那么巧,他先前已经一再辩解,自己没有强奸,自己是见义勇为,可警察怎么可能听他的,况且那女人一口咬定他强奸,他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无耻,你们太无耻了!”唐铮咬牙切齿地说。

“哈哈,无耻?小子,你犯了事还说别人无耻,你太逗了,你这种冥顽不化的人我见得多了,不过任你骨头再硬,嘴再紧,我也要让你认罪。”刘刚的脸色变得凶狠至极,猛拍桌子站了起来,威风凛凛地走到唐铮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小子,让你知道警察的厉害。”说着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垫在他胸口。

“你要刑讯逼供?”唐铮脸色骤变,没想到对方这么无耻。

“你可以不说,但我保证等会儿你会像竹筒倒豆子一样通通告诉我。”

砰!

警察一拳打在了书本上,力道透过书本传达到唐铮胸口,他只觉得一阵窒息,不停地咳嗽起来。

“小子,反抗吧,你被陷害了,若是不反抗,你就要被整死了。”天禅子劝道。

唐铮咬紧牙关,不行,若是反抗就遭了对方的道儿,更是落人口实。

砰砰砰……

唐铮连着吃了几拳,胸口发疼,连咳嗽都咳不出来了,他的脸色一阵涨红,忽然,真气从奇经八脉向胸口汇聚,疼痛感消失了,他的脸色恢复了正常。

刘刚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咦,这小子还挺抗打,其他人吃了这几下早受不了了,他竟然挺了过来,看来身体素质不错。

“小子,这只是开胃菜,正餐还在后头。”刘刚冷冷地说。

“你今天对我做的,他日我会加倍偿还给你。”唐铮死死地盯着对方,丝毫不惧地说。

“草,还敢威胁老子,不见棺材不掉泪。”刘刚怒了,猛地挥动拳头,闷响声不绝于耳。

“小子,教你一个办法,把真气布置在胸口,任他打多少次,也不能真正的伤害你。”天禅子见他决心已定,给他支招。

“那你不早说。”唐铮抱怨了一句,连忙运转真气,胸口的力道完全被阻挡在体外,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了,他面色如常,戏谑地看着挥拳如雨的警察,刘刚暗道邪门儿,真是见鬼了,这小子是钢筋铁骨吗,怎么这么抗揍?

“草,不打了,老子手都打痛了。”刘刚气急败坏,狠狠地扔下了书本,气急攻心,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这样是隔靴搔痒治不了你,老子还有其他办法。”他挥动拳头直接朝唐铮脑袋砸来,他已经顾不得留下伤痕之类的,他就要让唐铮跪地求饶。

唐铮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偏头躲开,怒喝道:“你再动手,我可就不客气了。”

“哼,你还能怎么不客气,你双手都被拷住了,难道你还能反抗不成?”刘刚轻蔑地说。

“小子,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若是一味的懦弱,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修者被普通人这样欺负,我都替你害臊。”天禅子激将地说。

嗖!

刘刚又挥拳袭来,唐铮双手无法动弹,但两条腿却是自由的,闪电般地踢出一脚,直接踢在了他的胯下,杀猪般的惨叫声顿时响了起来,刘刚捂着裤裆,直接摔倒在了地上,额头青筋毕露,脸部肌肉更是扭曲到了一起。

“你……你敢袭警。”

“你也配当警察,败类!”

吱呀!

审讯室的门开了,几个人冲了进来,只听一个冰冷的声音愤怒地说道:“你们要是敢伤害我的学生,你们一定会后悔……”

突然,声音戛然而止,来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惨叫的刘刚和坐在椅子上的唐铮,这……怎么回事?

进来的警察也是一头雾水,他们知道要对唐铮上手段,所以万般阻拦,奈何柳轻眉带着一尊菩萨,让他们无力抵抗,连通风报信都来不及,一群人就闯了进来。

派出所所长邓茂才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那就是让刑讯逼供的刘刚背黑锅,可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他大跌眼镜,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唐铮好奇地看着来人,目光落在了柳轻眉身上,她怎么会来了?

“唐铮,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柳轻眉急忙走了过来,在他身上左摸摸,右瞧瞧,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柳老师,你怎么来了?”

“你是我的学生,难道我不能来?”柳轻眉冷冰冰地扫了他一眼。

邓茂才在一旁看的直咽口水,这美女真是极品,一颦一笑都透着销魂蚀骨的魅力,不过他也只可远观而已,虽然没有弄明白她的真实身份,但和她一起来的另外一个人却让他不敢有丝毫造次的念头。

柳轻眉旁边站着一个西装革履,三十来岁的男人。

宋东华,常衡市市长的秘书,代表着市长的意志,他的干预让邓茂才心头打颤,原本以为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毕竟他做这种事已经驾轻就熟了,没想到竟然踢到了铁板,如今只有一条道走到黑,咬牙坚持,绝对不能承认是陷害,否则他这个所长都会被一捋到底。

“所长,这小子袭警。”刘刚艰难地爬了起来,指着唐铮说道。

唰!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唐铮身上,柳轻眉冷眼一扫,道:“胡说八道,他的双手都被铐住了,怎么袭警?”

“他不是用手,是用脚。”刘刚到吸着凉气地说。

大家又看向唐铮的脚,柳轻眉不假思索地说:“你有证据吗?”

“我……”刘刚哑口无言。

“唐铮,他们对你做了什么?”柳轻眉问道。

“他打了我胸口。”

“胡说,我没有。”刘刚立刻否认,阴险地笑了起来,“你说我打了你,你有证据吗?”

“唐铮,你别怕,有我在,他们敢伤害你,我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柳轻眉横眉冷对地说。

宋东华也点头说:“同学,若是他们有任何渎职的地方,你尽管说,我们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邓茂才悚然一惊,狐疑地看了刘刚一眼,似乎在询问究竟唐铮身上有没有伤痕。

刘刚心领神会地摇头,意思是绝对没伤痕,绝对没有证据,让邓茂才放心。

唐铮看了宋东华一眼,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他相信柳轻眉,于是说:“我有证据。”

“笑话,你怎么可能有证据?”刘刚明显不相信,这一招他已经用过无数次了,从来不会留下伤痕,唐铮哪里来的证据。

“你的意思是你真的伤害了他,却故意不留下证据?”柳轻眉抓住了刘刚话中的破绽,争锋相对地问道。

刘刚慌了神,连忙否认:“不是,我从来没有伤害他,他若一口咬定我伤害了他,拿出证据来,否则我要告他诽谤警务人员。”

“唐铮,别怕,快把证据拿出来。”

“他打了我胸口很多拳,很疼,我觉得肯定有伤痕,解开我的衣服就可以看得到了。”唐铮信心笃定地说。

邓茂才狐疑地看着唐铮,他很了解刘刚,知道他做这种事已经驾轻就熟,怎么可能留下证据,可唐铮一口咬定,莫非有变故?

唐铮的手被铐住,不能动弹,柳轻眉直接解开了他的衣服,光溜溜的胸膛露了出来,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啊!

登时,惊呼声响起。

刘刚一屁股坐在地上,活见鬼了!

第022章 他是什么来头?

唐铮的胸口一团淤青,明显是重力打击造成的,证据确凿,刘刚想抵赖都不行。

柳轻眉怒目而视,道:“你们太狠了,他还是孩子,你们竟然都下得去狠手。”

“不可能,我分明是垫着书打的,怎么会有伤痕?”刘刚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你终于不打自招了,垫着书打的,难道这就是你们警察的办案方法吗?”柳轻眉气急败坏地质问道。

“我……”刘刚哑口无言,扭头看向邓茂才,邓茂才脸色铁青,恨死了他。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宋东华的脸色也不好看,不怒自威地说:“害群之马,这件事一定要彻查,任何渎职的人员,绝对不能姑息。”

邓茂才吓的浑身一抖,连忙说:“对,宋秘书所言极是,刘刚这种害群之马必须彻查,来人,把他关起来。”邓茂才深怕刘刚把他给供出来,于是连忙让人把他给带走。

“慢着!”唐铮终于说话了。

胸口的伤痕当然并非因为打击造成,而是他自己制造的,他利用真气在胸口制造了淤青,反败为胜,让刘刚无计可施。

但这样放过刘刚太便宜他了,毕竟唐铮还没有洗脱嫌疑,于是说道:“他刚才打我的时候已经说明这次就是故意陷害我,却没有说谁是幕后黑手,还有那个女人,他们就是一伙的,一定知道谁是幕后真凶。”

柳轻眉赞同道:“对,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绝对不能让幕后黑手逍遥法外。”

宋东华的两道浓眉已经深深地锁了起来,目光不善地盯着刘刚,问:“谁是幕后黑手?”

“我……”刘刚心虚的不知该怎么回答,连忙求助似地看着邓茂才,这一切都是邓茂才交待的,邓茂才被他看的心头一紧,口干舌燥,连忙呵斥道:“刘刚,此事事关重大,你若是信口雌黄,小心罪加一等。”

刘刚凛然,畏惧地垂下了头,宋东华意味深长地看着了邓茂才一眼,邓茂才话语中的威胁味道太浓了,傻子也听得出来。

“邓所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若是敢糊弄我,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宋东华沉声说道。

邓茂才咬紧牙关,不敢松口,道:“宋秘书,我当然知道严重性,所以我会亲自审讯刘刚,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唐铮意味深长地看了邓茂才一眼,直觉认为他肯定与此事有关,但唐铮没有证据,而且与对方素不相识,幕后黑手肯定另有其人,唐铮决定趁热打铁,不给对方糊弄过去的机会。

“那我就在这里等水落石出,不查出幕后黑手,我绝对不走。”

柳轻眉赞许地看了他一眼,附和道:“对,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宋东华狠狠地瞪了邓茂才一眼,道:“听见没,快点审问这个害群之马,给结果,另外,立刻把唐铮的手铐解开。”

邓茂才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亲自解开唐铮的手铐,不停地赔不是,说自己识人不明,用了刘刚这样的败类,害的同学你受苦了。

唐铮冷冷地看着他演戏,这演技真是毫无破绽,不去演戏可惜了,邓茂才被他冷漠的眼神看的心底发寒,转过头不与他对视,然后提起刘刚就想往外走。

“站住,要审问当着大家的面审问,我信不过你。”柳轻眉毫不客气地说。

邓茂才尴尬地站住了,看向宋东华,宋东华冷冷地说:“没听见吗?当着所有人的面问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邓茂才心头发苦,连忙给刘刚使眼色,示意他别把自己供出来,刘刚失魂落魄,但很清楚邓茂才是他的救命稻草,若是自己把邓茂才供出来,那两个都会倒霉,也就没人救他了,于是他一咬牙,说:“这件事是我一个人做的,没有什么幕后黑手。”

邓茂才心头松了口气,刘刚还没有笨到家。

“胡说八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陷害我?”唐铮反驳道,这人不见棺材不掉泪。

“我就看你不爽,怎么了?”刘刚嘴硬地说,眼神渐渐坚定下来。

唐铮冷哼一声,对方的辩解苍白无力,奈何心意已决,他想撬开对方的嘴并不容易了,即便去问那个女人也肯定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

唐铮很不甘心,这件事不查一个水落石出,他如芒在背,寝食难安。

“刘刚,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身为警务人员,却知法犯法,你就等着法律的严惩吧,来人,把他关起来。”邓茂才故作愤怒地说道,让其他人根本挑不出毛病。

“唐铮,我们走,我看着这里的人都生气。”柳轻眉不满地说,几人一起走出了审讯室,邓茂才在一旁陪着小心,巴不得把这几尊菩萨送走,这次的事办砸了,他还要想办法善后。

几人刚走到大厅,就听见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

“有人晕倒了,快叫救护车。”

“快,快,把人抬出来。”

几个警察抬着一个人急匆匆地向外走,唐铮看了一眼,脸色骤变,像疯了一样扑过去,大声疾呼:“爷爷,爷爷,你怎么了?”

唐大海双眼紧闭,被几人抬着,他已经晕倒在房间里许久了,刚才才被发现,根本无法唤醒。

见爷爷没有反应,唐铮急了,这些警察太可恶了,竟然把爷爷也叫来了派出所,爷爷肯定是因为他昏迷的,可现在不是追究责任到时候,救人要紧。

他一把接过爷爷,抱着他健步如飞地向外跑去,大呼小叫道:“让开,快让开。”

柳轻眉见状,吃了一惊,但随即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连忙说:“唐铮,快点上我的车,我带你们去医院。”

她飞快地打开车门,让他们爷孙俩坐进去,转头对宋东华,说:“宋秘书,我先走一步了。”飞快地启动汽车,向医院驶去。

邓茂才脸色苍白,若是那老人家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那他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宋东华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你好自为之吧。”

话音方落,就想离开,却见一辆豪车飞快地停在了门口,一个小胖子急匆匆地跑下来,大呼小叫道:“你们把我老大唐铮关哪里了,快点把他放出来。”

邓茂才与宋东华面面相觑,这又是什么人?

邓茂才擦了一把冷汗,唐铮不就是一个穷学生吗,怎么有这么多人来找他?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又见一辆豪车风驰电掣而来,两个漂亮的身影跳了下来,风风火火地冲来,问道:“是谁抓了唐铮?”

宋东华瞳孔一缩,骇然地看着来人,他认识对方,于是连忙迎了上去,道:“叶夫人,您怎么来了?”

风四娘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认识我?”

“我以前在一次宴会上见过您一面。”宋东华毕恭毕敬地说。

邓茂才暗自咋舌,这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让宋秘书这样敬畏。

“风四娘,我们救人要紧,不要叙旧了。”叶叮当催促道,她得知唐铮被抓的消息后就迫不及待地赶来了,她虽然与唐铮相处时间并不长,但并不认为对方会做出强奸这种事,况且唐铮还救过她一命把他救出来,这算是还了他的救命之恩。

“对,对,救人要紧。”风四娘说着就往派出所里冲。

“叶夫人,唐铮已经离开了,现在正在去医院的路上。”宋东华连忙说。

“去医院,难道他受伤了?这些警察竟然伤得了他?”风四娘诧异无比。

“说来话长,先去医院吧。”宋东华觉得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原本以为唐铮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没想到惊动了叶家的人,他不得不重新审视唐铮了。

这时,叶叮当终于注意到了小胖子冯勇,问:“你怎么在这里?”

“我当然是来救我老大的。”冯勇说,“先别说了,快去医院吧,这件事太乱了,搞的我都糊涂了。”

几辆车风驰电掣地驶向医院,只留下邓茂才惊魂未定地站在原地,许久,他才如梦初醒,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乔少,大事不妙,这次的计划失败了。”

“怎么会失败?”乔飞大吃一惊,气急败坏地吼道。

“这个唐铮不简单,竟然有人为他出头。”

“怎么会,他就是一个穷光蛋,哪里会有人为他出头。”乔飞难以置信。

“乔少,你的信息是不是有误啊?这次为他出头的人不止一个,他已经离开派出所了,我都快自身难保了。”

乔飞沉默了,这个变故超乎他的预料,他原本是借着这次机会彻底让唐铮完蛋,不但要毁掉他的名声,还要让他去坐牢,可他竟然脱困了,他百思不得其解。

“乔少,这次我的仕途会受影响,我们说好的钱呢?”

“事情都没有办好,你还想要钱,哼!”乔飞气急败坏地挂断了电话。

“草,一个纨绔子弟,竟然敢耍老子,老子的仕途受了影响,你还不给钱,你给老子等着。”邓茂才铁青着脸,听着手机中的嘟嘟声,怒发冲冠。

第023章 有妖气

医院,唐大海已经被送进了手术室,唐铮与柳轻眉坐在走廊里,焦急万分地等待着。

唐铮懊悔地把头埋在膝盖里,这次若不是因为他,爷爷也不会变成这样,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柳轻眉劝道:“唐铮,不要担心,吉人自有天相,你爷爷不会有事的。”

唐铮一言不发,默默地祈祷。

忽然,脚步声渐进,叶叮当几人赶来了,关切地问道:“唐铮,你爷爷怎么样了?”

唐铮抬起头看着他们,说:“还在做手术。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刚才去派出所,得知你来了医院所以就赶来了。”

“谢谢你们。”

“老大,不要说谢谢,这是应该做的。”冯勇说。

风四娘点头,道:“你救了我们家叮当一命,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其他人诧异地看了唐铮和叶叮当,不知他们之间竟然还有这件事。

叶叮当看着焦急担忧的唐铮,与那个自信的唐铮截然不同,让人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她刚想说两句安慰的话,却发现一切言语都很苍白无力,恰好这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唐大海被推了出来。

唐铮急忙迎上去,问道:“医生,我爷爷怎么样了?”

“生命暂时保住了。”医生欲言又止,“不过……情况不容乐观,他的心脏原本就有问题,这次受了刺激,病情加重,必须住院接受治疗观察,至于最后会是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敢保证。”

唐铮心头咯噔一下,心痛不已。

“小子,他的生机又流逝不少,只有半个月寿命了。”天禅子忽然说。

“什么,半个月?”唐铮悚然一惊,原本老人还有二十多天的寿命,现在竟然又少了几天,留给唐铮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必须尽快找到天香花,并且要让修为突破到炼气三品,可这几乎不可能,难于登天。

“我一定不能放弃,我一定要让爷爷活下去。”

“小子,人有时候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你不要逼自己太紧了。”天禅子劝道。

“闭嘴!”唐铮失声吼了出来,其他人吓了一跳,惊愕地看着他。

“唐铮(老大),你怎么了?”大家异口同声地问。

“没事。”唐铮岔开话题,说同意住院,然后就去办理住院手续,他身上只有几十块钱,连刚才手术的费用都是柳轻眉垫付的。

“唐铮,住院费用我先给你垫着,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给我。”柳轻眉看出了他的窘迫,连忙说。

“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关键是要治好老人的病。”风四娘表态。

冯勇连忙点头,拍着胸部说:“老大,你爷爷就是我爷爷,需要多少钱,我叫我爸给。”

唐铮看着几人,摇摇头,说:“钱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谢谢大家的好意。”

他知道家里只有两万块钱,这还是爷孙俩这么多年省吃俭用存下来的,可住院就是一个无底洞,这两万块钱也不知能坚持几天,但他不愿接受别人的馈赠,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度过这个难关。

见他心意已决,大家没有再劝,片刻后,唐铮办理好了住院手续,唐大海的麻药效果也过去了,醒了过来,下意识地喊道:“小铮不会犯法,小铮是冤枉的。”

“爷爷,我没事了。”唐铮握紧了他的手,唐大海睁开了眼,惊呼道:“小铮,我这不是在做梦吗?警察说你犯了法,把你抓起来了。”

“爷爷,这都是误会,没事了。”唐铮解释道。

唐大海松了口气,庆幸地说:“我就说我孙子怎么会犯法,一定是搞错了,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咦,我怎么在医院了?”

“爷爷,你刚才昏倒了。”

“我没事了,我们快回家,这医院太花钱了。”唐大海挣扎着想起身,却被唐铮按住了,“爷爷,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医生叮嘱要多住几天观察一下。”

“我身体没事,住院干什么,乱花钱。”唐大海摆了摆手,心疼地说。

“老人家,你就听医生的吧。”风四娘也劝道。

唐大海这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诧异地看着这些陌生人,唐铮介绍道:“爷爷,他们是我的老师和同学。”

“哎呀,真是太麻烦你们了……”唐大海不好意思地说。

“老人家,你好好养身体,不用想其他的,这样唐铮才能安心的学习,对吧?”柳轻眉和颜悦色地劝道。

唐大海犹豫了一下,又看看众人,道:“我真的没事,这都是老毛病了,不碍事。”

“爷爷,这次你就听我的,没得商量。”唐铮坚决地说,唐大海直勾勾地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没有办法,只能妥协了。

“老人家,我们就先回去了,唐铮,有什么需要就给我们打电话。”其他人纷纷告辞。

“小铮,你去送送大家。”唐大海说。

唐铮把几人送到电梯门口,柳轻眉把唐铮拉到一边,说:“唐铮,派出所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想害我的学生,我绝对不会答应,你就放心吧。”

“谢谢柳老师,我想请几天假。”

“可以,你就好好照顾你爷爷。”

送走几人,唐铮回到了病房,他已经有了打算,目前的当务之急是修炼和寻找天香花,所以他才会请假,但不能告诉爷爷,否则他肯定不会同意,他准备利用晚上修炼,白天去寻找天香花。

唐铮回了一趟家,交了住院的押金,然后陪着爷爷聊天,他执意留了下来,等爷爷睡着之后,就迫不及待地练功。

这个病房还有另外两个病人,他要打坐修炼并不方便,正在为此事苦恼,天禅子却告诉他修炼并不一定要打坐,只要平心静气,全身心投入即可。

他大喜过望,坐在椅子上,不一会儿就入定了,修炼起了通天古卷。

常衡山。

唐铮一大早带着绳索来到了后山,望着一眼望不到底的峭壁,他把绳子绑在身上慢慢地向山下移动。

太阳已经升到了天空中央,他没有停歇,仿佛不知疲倦一下在绝壁上搜索天香花的踪迹。

天禅子实在不忍心打击他,这么漫无目的的搜索无异于大海捞针,况且凭他的经验判断这里根本就不会有天香花,除非有奇迹。

呼呼~

山风呼啸,吹的绳子荡了起来,唐铮随风摆动,他连忙抓住峭壁上的石头,稳住身形。

绳子到尽头了,他已经下了三百多米,山下弥漫着薄薄的一层雾气,他只能看见几米远的地方。

夕阳西斜,他重新爬上了山顶,决定明天要带更长的绳子,这是他唯一的选择,他也知道希望渺茫,但他不能放弃,他放弃就意味着爷爷会死,他绝对不容许这种事发生。

他回到医院,刚好碰到冯勇来了。

“老大,你今天没去学校,你不知道学校里闹翻天了,都是关于你的事。”

唐铮皱了下眉头,盯着他的额头上的伤口,问:“你这是怎么了?”

“不小心撞了下。”冯勇支支吾吾地说。

\

最强狂少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最强狂少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最强狂少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