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主角是云倾挽的小说《嗜血医妃惊天下》全文在线阅读免费

主角是云倾挽的小说《嗜血医妃惊天下》全文在线阅读免费

2019-09-29 17:08:49作者:三两小胖哞

《嗜血医妃惊天下》是三两小胖哞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嗜血医妃惊天下》精彩章节节选:我云倾挽发誓,有朝一日,定让那些负我的,欺我的,辱我的,践踏我的,凌虐我的人付出血的代价!前世,她一身医术生死人肉白骨,悬壶济世安天下,可那些曾得她恩惠的,最后皆选择了欺辱她,背叛她,凌虐她,杀害她!睁眼重回十七岁,前世神医化身铁血修罗,心狠手辣名满天下。为报仇雪恨,她孤身潜回死亡之地,步步为谋扶植反派大boss。谁料,却被反派强宠措手不及!云倾挽:我只是随手灭虫杀害,王爷不必记在心

主角是云倾挽的小说《嗜血医妃惊天下》全文在线阅读免费

嗜血医妃惊天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嗜血医妃惊天下第一十一章 妒火中烧,飙演技

司徒明愣了一下,眉峰微微蹙起,眼底厌恶一闪而逝,换成阳光般和煦的笑意,道,“本殿很荣幸能够得到七小姐的喜欢,其实……”

他顿了顿,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本殿也很喜欢七小姐。

七小姐长得像眀澜夫人,虽然受了伤,依旧是美人坯子,只要治好了脸上这伤,说是楚都第一美人也不为过。”

这笑,这话,和前世几乎一模一样。

云倾挽的心境却早已不复当初。

前世她听了这话羞赧了,心中萌生期待,希望自己早日治好脸上的伤口,成为他口中所谓的楚都第一美人。

所以,当丞相夫人的人请来她的师尊给她治伤的时候,她一改之前在药王谷的态度,也央求药王帮她治好脸。

彼时,药王私下对她说,若有朝一日,遇上一人不嫌她丑,一心一意的对她好,他就帮她治好脸上的伤。

那时候,她以为司徒明就是那个人。

可谁知道……

此时此刻,司徒明故伎重演。

云倾挽看上去和前世一模一样的天真眼眸中,却埋藏了谁也看不懂的邪佞算谋。

她伸手抚上自己脸上的疤痕,失落的道,“这伤口,怕是治不好了。我们那里,十里八乡的大夫都说,这伤口太严重了,不能治。”

说着,眼底闪过浓浓的悲伤,似乎要哭了。

司徒明一边想着自己的宏图大业,一边柔声道,“你不要担心,你们那里的大夫治不好,不代表别人治不好。”

他把一只手搭在云倾挽肩头,似是安慰,“听说你从小住在乡野,那必定是没钱请药王谷的人前来医治,你放心,既然你已经回来了,本殿和你父亲都会帮你的。”

“那就多谢殿下了,殿下可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云倾挽笑的一脸花痴,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

司徒明拍拍她的肩膀,道,“好了,本殿先去看看你大姐,听说她伤了。”

“我可以一起去吗?我也想看看大姐……”云倾挽乐的前去凑热闹,也乐得气死云倾染。

她在说话间,已经挽住了司徒明的手臂。

司徒明恶心的要死,却还因为他的宏图大业不得不摆出一脸温和笑意来。

云倾挽把衣服上的灰尘和手上的脏东西往他身上蹭,一点都不知道自卑是什么。

管家的眼底几乎已经冒火了,沉声道,“七小姐,你把二皇子殿下的衣服弄脏了。”

这话,他已经很隐忍了。

云倾挽扭头来,丑陋的脸上双眸灿若星辰,“二皇子殿下都没有嫌弃,你多管什么闲事!”

“……!”管家的气的瞪眼,恨不得上前一巴掌拍死那个丑八怪。

司徒明隐忍的笑,“无妨,衣服而已嘛。”

而后,竟然看着云倾挽笑道,“挽儿好不容易才回来……”

那嗓音里,温润气息夹杂着几分宠溺,情窦初开的女子哪个承受得住?

管家只能帮腔,“二皇子殿下仁慈。”

云倾挽随着司徒明往中院去,心寒如铁。

仁慈?

仁慈的话,怎会如此待她?

转眼,两人已经来到了云倾染的房间门外,司徒明轻轻推她,道,“里面还有旁人,先松开本殿可好?”

呵!是怕云倾染看到后伤心吧?

云倾挽嘴角扬起一抹隐晦的冷笑,搂紧了他的手臂,委屈道,“殿下,里面人多,我害怕!”

司徒明蹙眉,想要一把掀开她。

手都落在了她搂着他的手臂上,却生生隐忍住了。

这个丑八怪无可替代,她是相府唯一一个从小养在外面的野孩子,只有她有机会混进霆王府。

他已经用二小姐云倾心试探过霆王了。

霆王油盐不进,反倒是云倾心自己搭进去了。

深吸一口气,司徒明压下了心中烦躁,就那样任由云倾挽缠着,走进了云倾染的房间。

“臣妇拜见二皇子殿下……”

大夫人见礼,抬头看到司徒明和云倾挽手挽手的时候,银牙都要咬碎了。

这个杂I种!

低咒一声,她努力扯出一抹假笑来,“二皇子殿下,这七小姐是?”

“二皇子殿下说他喜欢我,”云倾挽率先说话,看向司徒明,眸若星辰,“是不是呀殿下?”

奄奄一息的云倾染挣扎着扭头,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脸色煞白。

妒火腾起,压都压不住。

司徒明为什么这么快就和那个丑八怪走在了一起?

云倾挽不用看,也知道她们什么表情。

她就一脸痴迷的盯着司徒明,等司徒明的回答。

司徒明眸子微微眯了眯,顺从道,“当然,本殿的确很喜欢挽儿。”

“咳咳咳——”

云倾染一阵咳嗽,嘴角溢出血迹来,衬的一张脸越发苍白。

司徒明眼底一片心疼,死死地隐忍着,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云倾挽权当没看到。

大夫人生怕这么下去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给气死,赶紧道,“二皇子殿下,您是来看染儿的吧?”

司徒明点点头,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问,“染儿怎么伤的如此严重?太医怎么说?”

大夫人赶忙道,“就是中了两剑,太医说治不了,得请药王谷的人来……

明浩已经在路上了,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晚上药王谷的人应该就能到。”

云倾挽听了无声冷笑,一脸骄傲期待的说,“二皇子殿下,既然药王谷的人要来,是不是我的脸也要被治好了?”

大夫人闻言面色顿时一僵。

云倾染惨白着一张脸,盯着司徒明,明知道司徒明在演戏,还是心如刀绞。

以前她和司徒明在一起的时候,也只是私下里亲近。

平常在外人面前,都是不敢显露分毫的。

可云倾挽这个丑八怪,刚来第一天就缠上了司徒明,还可以挽着他的手臂,成何体统!

而且,司徒明这么快就打算给云倾挽治脸了吗?

在自己伤成这样的时候,他居然还记得云倾挽的脸!

还记得巴结那个丑八怪!

云倾染脸上温柔贤淑几乎保持不住,司徒明却不得不道,“嗯,这一次药王谷的人来了,就让看看你的脸。”

“如果挽儿成了楚都第一美人,一定报答二皇子殿下的大恩大德……你是世上对挽儿最好的人了!”

她开心雀跃,脑壳蹭着他的手臂。

大夫人和云倾染几乎呕血。

大夫人皱了皱眉,忍不住在丫鬟绿织耳边说了句什么。

嗜血医妃惊天下第一十二章 颠倒黑白,郎情妾意

绿织飞快的离开了。

很快,二夫人带着搀扶着云倾心气冲冲的走了进来,进门就嚷嚷,“云倾挽你给我滚出来!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倾心好心好意去看你,你看看你把她打成什么样子了!”

云倾挽瞳仁微微缩了缩,扫了一眼大夫人。

所以,大夫人是叫绿织去喊二夫人和云倾心过来,好从侧面告诉司徒明,她云倾挽不是个好东西了吧?

果然,大夫人配合的很默契。

在二夫人带着丫鬟扶着云倾心进来之后,她就震惊的看向鼻青脸肿站都站不稳的云倾心道,“这怎么回事?倾心怎么也伤成这样了?”

而后,又不失礼貌的道,“还不拜见二皇子殿下!”

二夫人和云倾心这才像是大梦初醒,赶紧跪下来,“臣妇\/倾心拜见二皇子殿下!”

紧接着,二夫人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丧,“今儿个下午,我叫倾心去看看七小姐,可谁知道七小姐非但不领情,竟然还纵奴行凶,把倾心给打成这样了!”

紧接着,看向大夫人,“大夫人,你可要替倾心做主呀!”

大夫人完美的当了圣母婊,“你们先起来……七小姐刚刚回来,不懂事也是正常的。”

“母亲偏心!”云倾心演戏演的异常逼真,“她刚来的就可以为非作歹呀,这样的粗野丫头,比府上的仆妇都还不如,如何当得起相府千金的称号!简直丢脸!”

云倾挽就看着她们演,一声都没有辩解。

云倾心忍不住看向司徒明,“二皇子殿下,你怎么和那丑八怪在一起呀,你可得小心一些,那是条疯狗!”

“二皇子殿下……”云倾挽眨巴眨巴眼,仰头看向,泫然欲泣,“我真的像她们说的那么不好吗?我只是不想被人欺负……”

“……”众人无语。

这颠倒黑白的本事……

之前,究竟是谁在欺负谁呀!

司徒明没辙,只能道,“挽儿当然没有那么不好,以后不要随便动手就是了……”

“二皇子殿下不喜欢挽儿了。”她失落的垂眸,仿佛受到了天大的伤害。

前世,司徒明一边将她送往霆王府,他深知中毒的霆王需要她身上可解百毒的血,将她当成棋子利用,一边又在她这边甜言蜜语不断,制造一种他心中只有她一人的假象。

他演的那么像,以至于过去那么多年她都没发现。

那么这一世,既然他那么会演的话,那就好好演吧!

只是,这难度怕是不止前世千百倍,她倒要看看,他们都能把演技飚到什么程度!

一会儿,等云泓回来了,大家一起继续演。

云倾挽的反应,让司徒明深深蹙眉。

他隐忍的看了一眼云倾染,然后伸手,揉了揉云倾挽脏兮兮的头发,“挽儿别闹,本殿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无论你做了什么,在本殿心目中,你都是个质朴纯粹的好姑娘。”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

二夫人和大夫人对视一眼,竟是有些无语了。

云倾心气的不行,突然像是得了失心疯,猛地扑向了云倾挽!

云倾挽“吓”的一声惊叫,躲在了司徒明身后。

云倾心撞在司徒明身上,司徒明蹙眉,一把掀开了她,“成何体统!”

他有点生气了,没想到相府乱成这样。

云倾染见状,忍不住的在司徒明面前刷存在感,“倾心,你干什么啊!挽儿刚刚回来,有些礼数不懂也在理,毕竟她遗失在外这么多年,我们相府本就亏欠她……”

“咳咳……”她掩唇轻咳,虚弱的像是下一刻就要死了一样,“挽儿可是我用命护着回来的,你这样,我就生气了。”

这话的说的,那叫一个完美。

这样的心机婊前世她竟然没早点发现,云倾挽只恨自己当年太蠢!

果然,司徒明眼底的心疼瞬间就凝聚了起来,扭头看向云倾挽,“挽儿,你是你大姐用命救来的,日后要跟着大姐好好学习礼仪,不要辜负了她对你的护佑。”

为了这场所谓的不辜负,云倾挽前世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

今生今世,她又怎么会真的再犯蠢?

“好呀,我以后会和大姐好好学习的,不过挽儿天生向往自由,这些礼仪怕是学不进去。”她老老实实的回答,但那嗓音当中,却总给人感觉噙着某种别样的东西。

正说话时,云泓回来了。

在看到司徒明的瞬间,云泓眼底闪过一道慰藉。

终归,他还是第一时间来看云倾染了!

“臣见过二皇子殿下。”云泓上前抱拳,目光落在云倾挽脸上的时候,眸色深了几分。

“丞相大人免礼,我来看看……”他瞄了一眼云倾挽,隐忍道,“大小姐的伤。”

“傅太医已经来看过了,臣已经命人前往药王谷,请药王谷少主出面医治。”云泓言简意赅的道。

“嗯,如此甚好,若是药王谷少主来了,便将挽儿的脸也治一治吧,一个姑娘家,这样总归不好。”司徒明说完这些话,心里竟是轻松了几分。

毕竟,这是要送往霆王府的棋子,这么丑陋的容颜怕是不好接近霆王。

光是她身上可解百毒的血,怕是不足以靠霆王太近。

而且,在登上皇位之前,他为了牢牢控制住这枚棋子,必须要和她保持密切的联系。

鬼知道这还有多长时间?

他可不想每天面对一个丑八怪!

云泓和司徒明交换了眼色,云泓道,“臣也准备让药王谷少主帮忙医治,倒是和二皇子殿下想到一起去了。”

“嗯,至于诊金,本殿会承担一半。”司徒明又拍拍云倾挽的肩膀,“先回去吃饭吧,身体好才能撑得住治疗过程中的损耗。”

“谢谢二殿下,挽儿真是……”她忍着恶心,道,“真是太喜欢你了!”

云倾染气的双手颤抖着攥紧了被褥,冷汗沁出掌心,却不得发作。

云倾挽瞥了一眼云倾染,丑陋的脸上笑容异常明媚,“姐姐也是蕙质兰心呢,挽儿有姐姐庇护,日后定然不会再受欺负了。”

说完,转身离去。

云倾染嘴唇发抖,恨不得上前咬死她。

云倾挽冷笑:你不是圣母么?不是白莲花么?不是会演戏么?

那就好好继续啊呵呵!

而云倾挽前脚刚刚离开,云泓就让二夫人带着云倾心走了。

紧接着,司徒明迫不及待的来到云倾染床边,牵住她被冷汗浸透的手,握在掌心里,眼底涌起浓烈的心疼,“染儿,你怎么样?刚刚对不起,你知道的……”

嗜血医妃惊天下第一十三章 她怎么敢!蹊跷

云倾染心里慰藉,泪流满面,“染儿都知道,为了成就你,染儿可以承受一切。”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伤势究竟有多严重。

丞相夫人哪敢把胞宫重伤这么可怕的事情跟她说?

云倾染根本承受不住!

司徒明俯身紧紧拥住云倾染,心疼不已,“染儿真傻,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你只要好好的就好了……今天在外面究竟怎么回事?”

说着,扭头看向大夫人,“不是说都是自己人吗?”

大夫人想死的心都有,“的确是自己人啊,可不知为何,那些人竟然瞎了眼的真的伤了染儿!”

还伤的那么重,这分明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大夫人终究不敢跟司徒明说云倾染胞宫受伤的事情。

司徒明眯了眯眼,“查,本殿今晚要见到刺客!”

……

云倾挽回去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眠述和怜栀两人等在一旁。

“好丰盛啊,不错不错!”云倾挽笑着坐下来,“一起吃吧。”

主仆三人围着小破桌坐下,开始祭五脏庙。

“厨房的人,应该已经去告状了吧?这么多东西都到了咱们这里,有人该饿着了。”

云倾挽斟酒,嘴角笑意邪肆。

“主子,来尝尝这人参汤,听厨房的人说,是大夫人吩咐下去,炖给那位病恹恹的大小姐吊命的呢!”

怜栀笑意潋滟,盛了一碗汤给云倾挽。

“干得好!”云倾挽接过人参汤来,慢慢的搅动着。

这东西她并不稀罕,但是她很乐意让云倾染心里不高兴,身体不舒服。

此时,刚从厨房回去的绿织哭丧着脸,对大夫人控诉道,“夫人,那个丑八怪真不要脸,她竟然纵容属下把给大小姐炖的人参汤抢走了,还有您和老爷的晚饭……”

“这贱蹄子!气死我了!”大夫人拍案而起,“她怎么敢!”

云泓脸黑的锅底一样,转身便吼,“早让你们给她安排衣食住行,和大小姐一样规格,你们干嘛去了!”

“奴……奴婢……”绿织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她只想给那个丑八怪一点颜色看看,谁知道最后竟然……

那根本就是个野蛮人,真不知道相爷和夫人将她接回来干什么!

二皇子蹙眉,道,“我身上正好带了人参,一会儿给染儿服用便是。”

“谢谢殿下。”云倾染气若游丝的道,脸上腾起一抹不正常的潮I红。

傻子都能看明白她对司徒明的倾慕,司徒明又怎会不知?

两人情意相投,一时间郎情妾意满屋。

但大夫人和云泓心里却是挥不去的忧愁。

傅太医只说是这伤怕是要请药王谷少主,可能不能治好还是两码事。

若是有朝一日二皇子知道云倾染是个不能生育的,还会如此在乎她吗?

而且,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如何成为皇后母仪天下?

云泓不由想到丞相府的未来,一时间目光复杂起来……

……

深更半夜,云泓的随身侍卫冷挚匆匆归来,跪在二皇子、云泓以及大夫人面前,道,“动手之人和负责人都已经带回来了,等候二皇子殿下和相爷处置。”

“在哪里?”司徒明豁然起身,眼底怒意毫不掩饰。

“关在私牢里面。”冷挚道。

“带路!”司徒明率先出门,云泓随后跟上,往私牢方向而去。

大夫人握着云倾染的手,“今天的事情,你要学会坚强,染儿,你要记住,任何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知道吗?”

云倾染有些不明所以,苍白的笑了笑,“女儿知道了,谢谢娘。”

“嗯,二皇子殿下心里的人还是你,你切不要被旁人乱了阵脚……”

“我知道的娘,这么多年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云倾染无力的眼神闪过一道锐芒。

母仪天下,那是她从小的目标。

为了这个目标,她已经努力了这么多年,丞相府选定的二皇子司徒明已经深深的爱上她。

这条路已经走到了一半,她怎么可能会放弃?

大夫人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你告诉娘,今天你受伤是不是那个小贱人故意害你的?”

这件事情蹊跷极了,大夫人怎么都不相信,自己亲自派出去的人竟然会把云倾染伤成这样!

云倾染回想着之前的桩桩件件,摇摇头,“也不是。当时那个刺客像是疯了一样扑了过来,云倾挽那个蠢货还试图给我挡剑,可不知为何,那刺客却将她丢出去了,并没有伤害她……”

大夫人闻言紧紧蹙眉,不可置信的道,“你的意思是说,那刺客盯上你了?”

“嗯,我左肩受伤之后,他又不顾一切的往我肚子上刺了过来。”

云倾染想起那一幕,就觉得毛骨悚然,吃力的看向大夫人,“母亲,你找的刺客当中,可是混入了什么人?当时那刺客出手之后,他们的首领也特别意外。”

“这就说不好了。”大夫人沉沉的吸了一口气,“你爹和太子殿下已经去审了,是谁的人,应该很快就有结果。

只是我不明白的是,这些年你在楚都待人接物都温和有礼,也没的罪过什么人,会有谁想要对你下此毒手呢?”

大夫人百思不得其解。

云倾挽凝眉,道,“会不会是二皇子殿下的政敌?”

大夫人摇头,“不应该。

天下人都知道你有母仪天下的命格,皇上那几个皇子都恨不得削尖了脑袋想要娶你过门,他们不可能出手的。”

削尖了脑袋么?

云倾染不由想到了霆王,垂眸道,“霆王就不想娶我。”

“他已经是个废物了,你何须记挂在心上?”大夫人立即反驳,“一个残废,是没有资格继承皇位的。

眼下,东宫太子已经病的快要死了。

南楚自从建国以来,都是立长不立幼。

一旦太子病死了,二皇子就是皇位的继承人,他霆王有算个什么东西?我和你爹若是看好他,又怎会叫那个小杂i种回来?”

大夫人说的咬牙切齿,好像和云倾挽有着深仇大恨一样。

云倾染说起霆王,也只是因为不曾得到霆王的爱慕而觉得有点失落罢了。

她很快就道,“母亲说的是,他终究是要死的人。”

嗜血医妃惊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嗜血医妃惊天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嗜血医妃惊天下小说全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