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主角是贺川柏白芷的小说《情芷于心》全文在线阅读免费

主角是贺川柏白芷的小说《情芷于心》全文在线阅读免费

2019-09-29 14:58:48作者:青鸾

《情芷于心》是青鸾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情芷于心》精彩章节节选:一场劫难,让我的婚姻变得千疮百孔。老公出轨,家暴成性,是他把我从水火中救起。这个叫贺川柏的男人,疼我爱我宠我,把我捧上天后,却又狠狠地将我按入地狱

主角是贺川柏白芷的小说《情芷于心》全文在线阅读免费

情芷于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情芷于心第一十一章 女儿奴

“我怎么会心疼他?我是有多闲,才会心疼他?”

“我还以为你真有受虐症呢,继续跟着他,要么死,要么残,还是跟着我比较安全。”贺川柏说完,站起来径直向卧室走去。

我不知他要做什么,急忙跟了上去。

见他走到床边,弯下腰,动作很轻地抱起小玖,还不忘拿个小毯子盖在她身上。

“贺川柏,你要做什么?快把小玖放下!”我劈手就要去夺,他把食指放到唇边“嘘”了声,轻声说:“别吵醒她,你收拾一下,我先去下面等你。”说完抱着小玖就出去了。

我抢不过他,只能快速收拾东西跟他走。

下楼后,看到下面果真停着一辆黑色豪车。

贺川柏抱着小玖坐在后面座位上,我拉开副驾的门坐进去,司机发动车子。

车子驶了四十多分钟,来到一处叫作“望江苑”的别墅区,最后停在一栋三层的独栋别墅前,司机下车帮贺川柏拉开车门,我也紧跟着下了车,从后备箱里取出行李箱,随他一起走。

开门进屋后,我四下打量了一眼,房间又高又大,挑高八米,客厅正中间垂挂着长而华丽的水晶吊灯,处处装修得精致豪华又大气,散发着金钱的味道。

贺川柏抱着小玖上了二楼,来到一间卧室,卧室装修得又粉又嫩,满满的公主风,显然是儿童房。

贺川柏把小玖轻轻地放到床上,又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眉眼间皆是温柔。

小玖睡得很沉,这样折腾了一番也没醒。

贺川柏抬头看向我,“以后这儿就是你的家了。”那张英俊的脸上还残存着对小玖的温柔。

这种话,吴青峰以前也对我说过类似的,所以贺川柏再说的时候,我也就听听算了,不敢真当回事的。

贺川柏抬腕看了看表,吩咐道:“不早了,你去隔壁房间睡吧。”

我打量了一下小玖睡的这张床,有一米半宽,说道:“我跟小玖一床睡就好。”

贺川柏脸上露出戏谑的笑,“怎么?就这么怕我?放心好了,你去隔壁睡,我回自己房间睡,不跟你睡一床。”

说完他走了出去,我急忙跟上去,低声问:“小玖真的是你的女儿?”

贺川柏扬了扬眉,“不然呢?我吃饱撑的吗?”

“你做过亲子鉴定了?什么时候做的,为什么不事先跟我打声招呼?小玖为什么会是你的女儿?为什么身为当事人的我一点都不知情?”

面对我一连串的发问,贺川柏忽然有些不耐烦,扬手道:“你怎么这么多为什么?好了,去睡吧。后天下午五点钟,我抽出时间带你去选个婚戒。”说完他扔下我,去了最东边的一间房,“啪”地把房门关上。

这男人还生上气了,也不知道生的啥气。

我来到他指派给我的房间,一推门吓了一跳,房间里一片素白,白得有点瘆人。

窗帘是极淡的米白色,床上用品是雪白色,床、梳妆台和梳妆椅是珍珠白,衣柜是纯白色,木地板是白桦色,上面还铺了大块的羊毛地毯。

我想起初相见时,他拿了一套白色职业套装让我换上,看来这男人对白色的东西情有独钟。

我又去洗了遍澡,才敢睡在这张洁白如雪的床上,生怕给弄脏了,再惹贺川柏生气。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找小玖,推开门看到有两个女佣人正在帮小玖穿衣服。

小玖有点怕生,瞪大一双眼睛看着她们,表情怯怯的也不说话,看到我来了后,急忙向我伸出手,闹着让我抱。

我走过去对佣人说:“我来吧。”

年龄大点的那个佣人说:“少夫人,您下楼去吃饭吧,柏少吩咐了这种事以后由我们来做。”

“少夫人?”我对这个称呼有点接受无能,以前在那种民国剧里经常听到这种称呼,没想到有一天竟然落到我身上。

小玖不愿意,“我只要妈妈给我穿。”

“好,来,妈妈给你穿。”我拿起那两个女佣帮小玖准备的衣服,帮小玖穿上,是一套雪白的公主裙,还有配套的白色长统袜和白色镶珍珠的公主鞋。

小玖原本就是大眼睛,白皮肤,一头长卷发,长得像洋娃娃,这样一打扮后越发像个小公主了。

两个女佣人把小玖好一顿夸。

我领着小玖下楼,看到贺川柏正坐在餐厅里吃饭,看到小玖来了,朝小玖拍了拍手,小玖就乖乖地跑到他那边去了。

贺川柏把小玖抱到自己怀里,问她想吃什么,小玖说要吃蛋糕,这男人便拿了刀叉把蛋糕切成小块,一块一块地喂她吃。

我看不惯了,好不容易才把小玖培养成自己吃饭,这男人又给惯回去了。

我说道:“你这样会把小玖宠坏的,让她坐好,自己吃。”

贺川柏抬头睨了我一眼,“我自己的女儿我愿意宠,碍着你什么事了?”

我哭笑不得,这男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女儿奴”吧。

小玖朝我飞了个得逞的眼神,奶声奶气地对贺川柏说:“叔叔,我要吃那个披萨,还有提拉米苏。”

贺川柏听到“叔叔”二字,微微蹙了蹙眉说道:“小玖,以后我就是你的爸爸了,是不是该改口叫爸爸?”

“爸爸?可是我爸爸在那个家里啊。”小玖一时有点儿接受不来,但看到贺川柏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为难地说道:“那,这样吧,你是这个新家的爸爸,我叫你新爸爸好吗?”

我有点看不下去了,这男人也太着急了,便说道:“贺总,你别急,小孩子要慢慢来,太急了反而会起反作用。”

贺川柏微微颔首,看向我时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悦,“你这称呼是不是也该换换了?”

我有点惊讶,“我?我也要换吗,换成什么?贺先生,还是川柏?”

“贺先生?”男人嗤笑,“不应该叫老公吗?”

“老,老公?”怎么叫着这么别扭呢?

贺川柏大概也觉得别扭,摆了摆手,“算了算了,还是跟着他们一起叫我‘柏哥’吧,”

“柏……哥?”我还是觉得别扭,叫不顺嘴,可是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合适的称呼。

吃过饭后,佣人带着小玖去玩,院子里有秋千,有滑滑梯,有各种小孩子爱玩的东西,小玖很快就爱上了这个新家。

而我又过上了以前那种“相夫教女”的家庭主妇生活,虽然这个“夫”来得有点莫名其妙。

小玖有保姆照顾,我也有更多的时间去医院照看我爸了。

我妈看我每次都是一个人来探望我爸,忍不住问道:“小吴怎么好长时间不来看你爸了?”

情芷于心第一十二章 婚戒

我不该如何回答才好,有心想告诉她,我跟吴青峰已经离婚了,可又怕她原本就脆弱的神经接受不了,只能用善意的谎言瞒着她。

能瞒一天是一天,实在瞒不了的时候再说。

后天下午五点钟,贺川柏果真提前回家,要带我去商场挑选婚戒。

我不想去,婚戒是爱情的承诺,我和贺川柏哪来的爱情?没有爱情要什么承诺?

可贺川柏见我不去,捏起我的左手,盯着我的无名指冷冰冰的来一句,“你是不想要婚戒,还是不想要我送你的婚戒?难不成这手指要戴你前夫送的戒指,你还想着和他再续前缘?”  

一提到吴青峰,我就忍不住冲动,“别提那个浑蛋好不好?”

“那就乖乖跟我走。”贺川柏表情冷傲,语气不容抗拒。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我不去,就说明心里还有吴青峰。

为了证明我对那个渣男早就死心了,只好不情不愿地跟着贺川柏去了。

来到江城最大的百货商场,在一楼卖首饰的柜台,我看中了一只一克拉的钻戒,造型简单别致,我刚要柜台小姐拿出来给我试戴一下,没想到贺川柏却不满意。

他扫了一眼饰品柜里的戒指,目光落到柜台最中间的展位上,那个戒指上面镶嵌的钻石足足有单颗花生那么大。

贺川柏让柜台小姐拿出来给我试戴,柜台小姐小心翼翼地帮我戴在左手无名指上,不停地夸我的手长得好看,戴上这个戒指好适合,就像量身为我打造的一样。

女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虚荣心,她的夸赞让我很受用。

不得不说钻石大的戒指戴在手指上就是漂亮,闪亮的钻石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璀璨夺目,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鸽子蛋”了吧。

我悄悄瞄了下价签,吓得一咂舌,“太贵了,买那个一克拉的就行。”

“你懂什么?那种碎钻不值钱,你戴出去丢我的人。”

贺川柏让柜台小姐开好票,从钱包里抽出卡要结帐,刚走没几步,注意力忽然被远处扶梯上的一个女人吸引住了。

我循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只见那女人一身白衣白裤,身形高挑纤瘦,原本目光正若有若无地朝贺川柏所在的方向瞟,看到我抬头忽然回眸冲我笑了笑。

我怔住了,这女人正是那日找我买衣服的林歌。怎么这么巧呢?到哪都有她。

不知怎的,我心里怪怪的,对这女人实在喜欢不上来。

林歌冲我笑完收回目光,又似装不经意地朝贺川柏的方向望了一眼,这一眼欲语含羞,像有千言万种要诉说似的,在我这个女人看来都觉得勾魂,更别提男人了。

果然,贺川柏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复杂。

林歌此时已经走到扶梯顶端了,她曼妙身姿轻轻摇曳着往商场陈列的衣服那儿走去,因为今天是周末,人比较多,没多久林歌就隐在了人群中。

贺川柏头都没回,迈开两条长腿就追了上去,没多久他也跟着不见了踪影。

我的自尊心碎得一塌糊涂。

我结婚证上的另一半,却为别的女人失魂落魄,为了追她,把我扔在这儿不管不顾,估计没有人比我更丢人的了吧?

柜台小姐显然看穿了一切,看向我的眼神充满惊讶和同情,甚至还有轻蔑,但她还是极有礼貌地问我:“女士,戒指您还要吗?”

我默默摘下无名指上的钻戒还给她,苦笑道:“不要了,不好意思。”

走出去好远,都觉得后背上好像有芒刺扎着一样难受。

我硬着头皮走出商场,来到路边拦了辆车回到望江苑,看着这装修奢华的房子,心里冰凉。

这儿不是我的家,不过是个做戏场地。

只是做着做着,我竟然想当真了,真没出息。

我简单收拾了下东西,抱着小玖回到了我妈家。

进屋后看到家里乱糟糟的,自打我爸生病后,我妈天天待在医院里照顾我爸,白扬一个男孩子又不会收拾家务。

我让小玖自己先玩着,我开始打扫卫生,收拾完卫生后,又简单炒了几个菜等白扬回来。

白扬回来后,我们一起围在桌子前吃饭。

白扬问我,吴青峰那个浑蛋还打我吗?我告诉他我和吴青峰早就离婚了。之前我搬去颜妍家住,甚至换了手机号码,白扬以为我是为了躲吴青峰。

后面我和贺川柏领证,以及搬到他家住,我没让白扬及我的家人知道。因为连我自己都觉得荒唐,像做梦一样,反正是梦,总有醒的时候,等以后再说吧。 

吃完饭后,我让白扬陪着小玖去卧室里玩,我去厨房刷碗,刷到一半,有人敲门,白扬去开的门。

门外传来个男声问:“白芷在家吗?”

我听到是找我的,就脱下围裙从厨房走出来,看到门口站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男人一身黑衣,脸色微沉,正是贺川柏。

我有些惊讶,这男人真是神通广大,竟然连我妈家都能找到。

我叮嘱白扬回卧室把门关上,看好小玖,别让她出来。

等白扬回屋后,我才问贺川柏,“你来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自然是来找我的妻子和女儿。”贺川柏说完径直进屋,走到沙发上旁若无人地坐下,一双长腿互相交叠着,神态颇为自然,像进自己家里一样随意。

我跟上去冲他说:“那你找错人了,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贺川柏眸色暗了暗,“谁惯得你这种臭毛病,有事没事就回娘家!”

我冷笑,“我又没卖身给你,你凭什么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至于假扮你的妻子,不过是做戏罢了,既然是戏,就有落幕的时候!”

贺川柏见我生气,反而勾唇淡笑,“你,这是生气了?”

我垂下眼没说话,我再怎么着也是有自尊心的人,他在商场那样做,让我太丢人了。

贺川柏看到我气鼓鼓的模样,觉得好笑,浓眉轻抬,“说说看,你为什么生气?”

我为什么生气?明知故问么,还不是因为他,我白了他一眼,寒着脸不说话。

贺川柏从身后拿出个奢华精致的首饰盒,扔到我面前的茶几上,“女人就是麻烦,拿去吧。”

好奇心驱使我拿起来打开,首饰盒一开,只觉得眼前一亮,钻戒上大而闪的钻石在灯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正是下午在商场里他要给我买的那个大钻戒。

先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可惜现在这枣变味了。

我把戒指放回首饰盒,还给他,依旧气呼呼地说:“我不要,这东西原本就不属于我!”

“气性这么大,那你要什么?你不是最爱钱么,这东西可值不少钱的,足够你卖一百次了。”贺川柏眸子里闪过一丝戏谑,他拿起那个钻戒放到手里把玩着,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这男人就爱动不动地揭人伤疤,我气得差点吐血,半天憋出一句话,“戒指这种东西不能乱送的,只能送给爱的人。贺总爱的人,好像跟我不沾边吧?”

贺川柏眸子里的笑意愈浓,“你这是吃醋了吗?”

“我才没有,我怎么可能吃醋?我是就事论事!”

贺川柏没说话,站起来朝我走过来,男人身形高大,气势迫人,我不由得往后退了退,颤声问道:“你要做什么?”

贺川柏把戒指硬塞到我的手上,“你是我结婚证上的另一半,戒指是必备道具,做戏要做全套,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我很少哄女人的,给你台阶你就下,别挑战我的忍耐性。”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很有威慑力,让人不敢抗拒。

贺川柏说完这些话后,走到门口,抬腕看了看表,“我在楼下等你,给你十分钟时间,十分钟后如果不下来,后果自负!”

我自然知道他的手段,吴青峰那么无耻的人都被他逼出了江城,更何况我呢?我连吴青峰都斗不过,怎么可能斗得过他?  

情芷于心第一十三章 恩人

我只好听话地回卧室收拾东西。

白扬走过来问我:“姐,这男人怎么看着那么眼熟,是不久前在警察局帮我的那个人吗?他来我们家做什么?我听到你们刚才说‘妻子、结婚、做戏’什么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件事说来话长,等以后有时间我再慢慢跟你解释吧,总之先别告诉爸妈。扬扬,你要好好上学,好好吃饭。如今咱家不比从前了,爸爸得了癌症,姐姐现在也自顾不暇,你要照顾好自己。”

白扬点点头,“我会的,姐姐你有什么困难就对我说,如果谁敢欺负你,我帮你打他!”

我笑了笑,“我弟弟长大了呢,知道保护姐姐了,只是有些事情单单用拳头是解决不了的,还得靠脑子。以后遇事不要冲动,多用脑子,听到了吗?”

“嗯,我知道了。”

我给白扬留了一笔生活费后,抱着小玖下楼,白扬提着行李箱送我。

贺川柏的车就停在不远处。

白扬帮我把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后,对我说:“姐姐你保重,有事给我打电话。”

我点点头,拍拍他的肩头,“没钱了跟我说,姐姐给你打。”

弟弟走后,我抱着小玖上车,看到贺川柏坐在后座,他从我手中接过小玖,望了我一眼,“你们姐弟俩感情还挺不错的”

“当然了,弟弟是我的亲人,为了他,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

“亲人。”贺川柏不知为何重复了一遍,“以后,我也是你的亲人了。”

我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不知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反驳道:“你不是我的亲人。”

贺川柏不悦,沉下脸斜睨着我,“小玖是我的女儿,你是小玖的妈妈,我不是你的亲人吗?”

小玖听我们这样说,忽然抱住贺川柏的脖颈,奶声奶气地说:“新爸爸是小玖的亲人,也是妈妈的亲人。”

小玖可爱的表情,再配上软萌的娃娃音,一下子把贺川柏那张冰块脸融化了,他宠爱地捏捏小玖的下巴,对我说:“看,两岁多的小孩子都比你实识务。”

我微微一笑,“你是我的恩人。帮我摆脱了前夫,要回了房子,所以接下来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帮你做的,你放心好了,我这人知恩图报。”

“算你识趣。”

回到望江苑后,贺川柏当着我的面吩咐家里的佣人,以后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私自带走小玖,我知道他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把行李放回房间后,我和佣人一起帮小玖洗澡,哄她上床睡觉。

等小玖睡着后,我看到飘窗上又新添了一堆洋娃娃,橱柜里还加了一些小孩子的衣服,一水的甜美公主风,下面放着配套的公主鞋,也不知贺川柏何时买的。

这个男人对小玖确实很好,超乎寻常的疼爱,比吴青峰好多了。

洗好澡后,我回屋睡觉,刚脱掉衣服,忽然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

“谁?”

“我。”

是贺川柏。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么晚了他来做什么?匆忙爬起来把衣服套好,这才回道:“我睡下了,有事明天再说好吗?”

“明天晚上我带你去贺府吃饭,你准备一下。”末了他加一句,“去买身贵点的衣服,别给我丢脸。”

怪不得今晚急着要把我弄回来呢,原来是明天有场戏要我配合。

我顿了下,应道:“好的,我知道了。”

第二天起床后,贺川柏早就走了,佣人梅姐递给我一张卡,“柏少让我把这张卡给您,让您买衣服和首饰。”

我接过看了看,是一张信用卡,想想最近确实挺需要钱的,便收下了。

等小玖醒后我们一起吃了早餐,吃完后我想带着她出去逛街买衣服,却被梅姐拦住了,“柏少吩咐过除非有他的允许,否则您不能私自带着小玖出门。”

“我是去买衣服晚上去贺府穿,贺川柏知道这件事,又不是带着小玖离开,也不行吗?”

“少夫人您别让我们为难,要不您就给柏少打个电话?”

“算了算了,小玖交给你们看一会儿,我去去就回。”

跟小玖交待了几句,我便出去了,路上打电话叫颜妍陪我逛街,她对那些奢侈品牌比较了解。

我平时总在家里带孩子,衣服大多在淘宝买,怎样舒服就怎样穿。我的衣服大多几百块一件,很少有超过一千块的,所以那天被唐丝瑜质疑了。

颜妍直接带我去了她常去的那几家奢侈品店,刚开始帮我选的是一件黑色的深V晚礼服。

我试了一下就脱下来了,前露胸后露背的,下摆开叉都开到大腿根了,穿上像个交际花似的,要是被贺川柏看到,他能埋汰死我。

我告诉颜妍,是家宴,穿得大大方方的就行,没必要太性感。

可颜妍走的一直是性感风,帮我挑的要么露胸,要么露背,要么露大腿,反正多多少少都要露一点。

后来我干脆自己挑了一件简单的高定礼服裙,颜色是素淡的米色,款式也不夸张,长度及踝,平时也能穿出去,又配了个同色系的包包和鞋子。

颜妍帮我挑了配套的项链、手链和耳饰。

刷卡结账时刷得肉疼,裙子加鞋包和首饰,区区六样东西,十几万,幸亏刷的不是我自己的卡。

买完后,颜妍帮我拎着大包小袋地往外走,看我要打车回去,干脆开车送我。

来到望江苑,进屋后,她四处打量了一遍,艳羡地说道:“行啊,这才几日,你竟然混上豪宅了。以前真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你才是深藏不露的那一个。唉,你说一个离异妇女都混得比我好,那边刚离,这边就钓上个金龟婿。白芷,你可得好好感谢感谢我这个媒婆啊。”

我拿出方才买的那个手链递给她,“我平时不爱戴手链,这个送给你吧,改天再请你吃大餐。”

颜妍接过手链套到自己的手腕上,左看右看,喜滋滋地说道:“谢了啊。”

她玩了一会儿才走,她走后,我开始梳洗打扮,等我收拾利落的时候,贺川柏的电话打了过来,特意叮嘱让我把那个钻戒戴上。

也是,做戏要做全套么,婚戒是必备道具。

情芷于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情芷于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情芷于心小说全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