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完本)《谁留深情付余生》(全章节目录)-谁留深情付余生小说

(完本)《谁留深情付余生》(全章节目录)-谁留深情付余生小说

2019-09-18 14:59:13作者:图图不图

《谁留深情付余生》是一部很好看的小说,I提供谁留深情付余生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白慕云盛景廷。白慕云上辈子是一个傻白甜,被骗得团团转还乐呵呵的,得罪了最大的金主还得意洋洋直到被软禁,被折磨,被毁得一无所有,才悔不当初被渣男渣女撞死之后,意外回到了三年前……爸爸还活着,渣男还没上位?呵呵,一切还

(完本)《谁留深情付余生》(全章节目录)-谁留深情付余生小说

谁留深情付余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谁留深情付余生007实习

她知道那个女人是白长明的心头朱砂,轻易不可触碰。她微微眯了眼睛盯着不远处的白子云,这个女人倒是很会抓住保命符。

白子云在屋内不停的砸着东西,家里的花瓶也被她砸的粉碎。

"我没病!是你!我妈等了你一辈子,到临死都没有等到你!"白子云把自己的手机摔了个粉碎,转过头恨恨的看着白长明。

白长明刚想说些什么,欲言又止,摇摇头,给家里的佣人说了几句。

"是,是老爷,好,我一定会看紧小姐的。"

"什么?好的,老爷,我照办。"

白子云没有闲着,她听到了佣人和白长明的对话,只是含糊不清的,于是她神经质的把耳朵贴到了门上,却还是听不清楚。

白长明这个老头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白子云却因为一时冲动砸了自己手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自己没有手机,只能每天无所事事的在家里面打转,那天她发怒砸了家里很多东西,家里的佣人收拾了整整一个晚上才恢复正常。

这一天佣人三番四次来敲门,她不耐烦的打开了门。

佣人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白小姐,这是老爷吩咐给你做的饭。"

白子云感到不对劲,三下五除二打开了饭盒。

"你,给我站住!"白子云一下子把饭盒砸到了佣人的衣服上。

"你给我吃剩菜?你信不信我告诉我爸,让他开除你!"白子云觉得不解气,又把饭盒拿了起来,重重的敲打了一下佣人的头。

佣人本来是唯唯诺诺的站在一边的,直到看到白子云居然用饭盒敲自己的头,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你哪来的自信,现在老爷把你关在房间里,根本对你不闻不问!给你吃饭已经很不错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白子云上前一步,给了佣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佣人捂着脸,决定破罐子破摔。

"老爷那天跟我说,白小姐吃的一切从简,这饭,是昨天中午慕云小姐吃剩下的!"

白子云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佣人。

"还有,老爷特别交代了,你不能走出门房一步!你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家里的监控会一五一十的记录下来,你没看到吗,你的头顶。"

白子云顺着佣人所指的方向看去,却发现自己房间的灯饰上,竟然有一个小小的摄像头!

她立马回想起了白慕云的肮脏手段。

"啪"佣人重重的带上了门。白子云觉得不可理喻,她不停的敲打着门,

"你他妈给我说清楚,给我把这个摄像头拆了!听到没有!"

白子云整整敲门敲了五分钟,门外的人却不为所动,直到这时候,白子云才稍微恢复了思考能力。

那个死婆娘说的没错,按照自己现在的情形,别说报复白慕云了,连走出房门都是问题。

她第二天一改平时的泼辣本性,给另一个佣人塞了两百块钱,并嘱咐她自己有话要对白长明说,佣人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白子云如愿见到了白长明。

"爸爸,"白子云泪光闪闪,"女儿知道错了。"白子云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甚至上前一步,拉住了白长明的衣角。

白长明感到有些惊悚,上一天还疯狂的砸着东西的人,下一秒竟然对自己撒娇,下意识的退让了一步。

白子云察觉到了白长明的心理,只好放出了大招,撕心裂肺的哭了出来,

"爸爸!难道你忘记妈妈生前,妈妈跟你说过什么话你忘了吗。"

白子云尽情的释放着演技,双肩不停的抖动,她故意重复着这句话,提醒白长明。

白长明想到了刘淑仪,楞了一下,这个女人曾经待自己不薄,用自己的全部生命在等待着自己回来,却耗尽了自己全部的生命和青春。

白长明心中泛起一丝酸楚,他盯着白子云,却依稀看到了刘淑仪的模样。

"好吧,我答应不再软禁你,不过,你不能处处为难你姐姐。"

白长明没工夫理会白子云感恩戴德的样子,径直走出了房门,心中的酸楚却依然不能平静,对不起,白长明默默的想着,只不过你永远也听不到了。

白慕云偶然听到了父亲与助理的对话。

原来白氏集团最近正在考虑融资的事情,这件事另白长明不甚其扰,焦躁的跟商量着,甚至下意识的掏出了早已戒掉的烟。

白慕云走到父亲跟前,父亲看到白慕云,尴尬的停住了打火的动作。

"小张,你来啦。爸,你不是早戒了吗?"

白慕云顺势接过父亲的烟,丢到了垃圾桶。

白长明深深叹了口气,拉女儿坐到了沙发上,无奈的向她倾诉公司遇到的困难。

白慕云仔细的听着,不时点点头。

她想到自己前世对公司不闻不问,一心扑在高泽铭那个垃圾身上,被他迷的神魂颠倒,就连父亲也因此气的身体一蹶不振,公司也落入了白子云手中。

白慕云想到这里,暗自咬紧了牙关。

"爸,女儿也想帮你分担,这样,你安排我进公司先熟悉公司业务,让我帮帮你,好不好?"白慕云心疼白长明,亲昵的靠在了白长明的肩膀上。

白长明听到这话大为所动,他没想到女儿竟然如此的听话和懂事。他宠爱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发,心头却闪过一丝疑惑,女儿之前对白氏企业的管理毫无兴趣,怎么突然会?

"姐姐,爸爸,你们在说什么呢?"白子云的声音却不合时宜的响起。

白慕云看到解除禁闭的白子云,微微转过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轻笑。

"公司有些困难,你姐打算去公司帮忙。"

白子云却双眼放光似的,一屁股坐到了白长明另外一边。模仿着白慕云靠在白长明肩膀上的样子。

"爸,既然公司那么困难,那让我也去吧,刚好我和姐姐一起,有个照应。"

你能跟我有什么照应?白慕云听到这句话,心里生出一丝恶心。

"子云,不要胡闹,公司的业务,不是那么简单的。"

白子云听到这句话,头立马从白长明的肩膀上移开,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凭什么白慕云可以,我就不行?说到底,你就是偏心!"

白长明刚想发作,助理却在旁边轻咳了一声,他这才看到助理因为尴尬,脸色已经泛红。

白长明久久没有说话,半响,他才简单的开了口。

"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不准胡闹!"

白子云的目的达到,她挑衅似的看着白慕云,却发现白慕云根本没有理自己。

白总两个女儿进入公司实习的消息很快在白氏企业中传开了。

集团的人看到白慕云和白子云,总是对她们非常客气。

白慕云却悄悄拉来主管,告诉主管说不要给自己特殊待遇,希望自己跟其他普通实习生一样,从基层做起。

白子云却十分享受这种差别待遇,在上班第一天某个同事不小心打翻了咖啡在白子云身上,旁边的同事发出一声惊叹。

白子云盛气凌人的看着那位同事。

"你知道我这件衣服多少钱吗?你给我赔,不过,你好像赔不起。"

白子云猖狂至极,身旁的同事都悄悄捏了一把汗。

"对不起,对不起,白小姐,我不是故意的。"犯错的同事头上已经冒出了密密的汗珠。

白子云听到白小姐这个词,意识到自己刚来公司,不能太过于张扬,反正下马威已经给到了。于是瞬间换了一副脸色。

"没事啦,我跟你开玩笑的呢,呵呵呵,你看你吓得。"白子云伸出手拍了拍同事的肩,却把同事吓的一个激灵,逃也一般的走了。

自从咖啡事件起,公司里人人都知道白家二小姐白子云不好对付,连公司的主管都对她礼让三分。

相对于白子云的高调惹眼,反而是白慕云的低调从容,不卑不吭,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赢得了一波好人缘。

 

 

谁留深情付余生008代理权风波

白子云和白幕云在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后,白长明看着两位女儿进度不错,随即稍微放下了心。

在银天集团新品手表SR的发布会上,白长明也派了两位女儿前去。

银天集团最近炙手可热,近年来势头正猛,历年来的发布的产品中,风评甚好,受到了消费者和媒体的广泛好评,SR的发布会上,更是来了许多媒体记者争相报道,场面热闹非凡。

白子云走进发布会现场,不由自主的被人来人往的热闹场面震慑到了,场面的热闹和繁华,不亚于贵族举行的宴会。

白慕云却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看到了盛氏集团的营销总监的脸,她心里忽然一沉。

没想到盛氏集团对这次的产品代理权也有兴趣。

营销总监也看到了她们,端着酒杯走了过来。

"这两位一定是白氏集团的千金吧。没想到白氏集团也对SR的手表感兴趣,不过代理权,可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哦。"营销总监笑眯眯的,给白子云和白幕云倒了两杯酒。

白慕云听出了话中的玄机,随即报以微笑,把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白子云却只是稍稍抿了一口。

"这个老鬼头是来挑衅我们的吗!"

白子云看着营销总监走远后,暗暗的骂了一句。白慕云心里翻了个白眼。

但是今天的发布会至关重要,她压着性子提醒了白子云一句。

"你没看出来吗,这场发布会盛氏集团势在必得。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白子云觉得白慕云简直软弱无能,根本跟自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白子云悄悄走到了角落,给高泽铭打了电话。

"泽铭,你知道盛氏集团这次打算投多少吗?"白子云开门见山。

高泽铭大为意外,他没想到白子云打电话给他竟然是为了这种商业机密。

"这属于公司的高度机密,被查到就完了。"那边的高泽铭压低了声音。

"高泽铭,我真是不知道要你这种废物有什么用,你忘记是谁把你从监狱里弄出来的吗?"白子云料到高泽铭胆小怕事,于是拿出之前的事情善意的提醒他。

"这件事情真的不能。"

"你忘记了吗,那天从警局出来的时候,你说要跟我一起对付那个贱女人,现在,机会来了。"白子云按捺着自己的怒气,决定再次提醒高泽铭。

"对不起,爱莫能助。"

高泽铭却直接挂了电话。

"喂!喂!"白子云大声的叫着,声音过大吸引了到场嘉宾的注意,他们纷纷投来了奇怪的目光。

白子云感到心烦意乱,"看什么看!"她带着怒气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不行,她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证明她能力比白慕云强过百倍!

白子云环顾四周,目光落到了营销总监身上。

不管对方出多高的价格,她都一定能碾压过去!反正,白氏集团也不差那点钱。

白子云想到白氏集团雄厚的家底,稍微松了一口气。

开始喊价了,另白子云大为意外的是,喊的价格简直低到离谱,她暗自高兴,没想到来场那么多来宾,出手却那么吝啬。

"两百万!"

"两百一十万!"

喊价声还在此起彼伏。节奏却十分缓慢,好像有意谦让一般。

白子云本来想喊一个高价震慑一下他们,顺便给白氏集团立个威名,不过听到喊价进展如此的慢,她自作聪明的选择按兵不动。

白子云转头看到了白慕云,却发现白慕云若有所思的样子,双手的手指不停的摩擦着,不过,却完全没有喊价的意思。

真是懦弱至极!想到这里,白子云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三百万!"

白子云回头,发现这一声是盛氏集团的营销总监喊出来的。

就是现在!白子云激动的站了起来。

"四百万!"

现场一片哗然,众人纷纷转过头来看着白子云。本来喊价的节奏十分缓慢,没想到现场突然冒出一个女孩,竟然大大拉快了喊价的节奏。而且,这是盛氏集团的主场。

白慕云觉得自己丢脸丢到家了,她没想到白子云那么蠢,居然伸出头去当枪头鸟。

白慕云伸手拉了拉白子云的衣角,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她不要冲动。

白子云却一把甩开了白慕云的手,迟迟没有坐下,洋洋得意的看着在场的各位,不过另她奇怪的是,现场却突然沉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接近十秒钟,现场没有一个人讲话,还是主持人迅速救场缓解了尴尬。

"啊,大手笔,四百万!还有比四百万更高的吗?"主持人努力挽回场面。

白慕云觉得一切都被搞砸了,她自知拉不住这个疯狂的女人,心有不安,转过头看了盛氏集团的人一眼。

果不其然,盛氏集团的人脸色已经变得阴沉至极,他察觉到白慕云在看着自己,并不像刚才那般客气,而是有意的回望了一眼。

白慕云迅速收回了目光。

现场的人一言不发,只剩下主持人在不断的活跃气氛。不过,他稍微留了一个心眼,不停的在询问现场有没有加价的人员。

"四百二十万!"

不知道过了多久,盛氏集团的人再一次缓慢的起身,一字一句的报出了价格。

"四百三十万!"又是白子云。她甚至给出了公司的最高价格。

盛氏集团的人选择了直接离场。

白慕云只想尽快逃离这个监狱一般的地方。

白子云顺利拿下了代理权,正在洋洋自得的时候,却接到了白长明的电话。

她高兴的拿出手机,打算给白长明汇报这场发布会的顺利进展,还没开口,却听到白长明怒不可遏的声音。

"白子云,你是想害死我吗?"

"什么?害你?我帮你拿到了SR的代理权。你现在居然来怪我?"

白子云摸不着头脑,觉得白长明凭什么责怪自己。

"白子云,你听好,这个场子有盛氏集团的人在场,现在我们彻底得罪他们了,你不是害我,不是害我,那是什么?"

白子云感觉电话那头的白长明已经掀案而起,因为情绪剧烈起伏,说话甚至都断断续续的。

 

 

谁留深情付余生009难道他对自己还是有所觊觎

白子云只好悻悻的回到了白氏集团。

白长明一看到白子云,脸被气成了猪肝色,上前几步,手已经举到了头顶。

"你,白子云!你可真是,太厉害了!你不知道前几天我还低三下四的去求盛总给我们白家融资吗?你是失忆了?这下好了!"

白长明已经气的喘不过气来,一只手扶着胸口,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

"爸!"白慕云见状,担心的扶住白长明。

"怎么?我给你拿来了代理权,你还想打我吗?"

白子云却不为所动,满脑子都是她的丰功伟绩,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白慕云做什么都是对的,而她,就算努力表现自己,也会被人指责!

"好,好啊!看来你的翅膀是越来越硬了!"

白长明的呼吸骤然加速,脸色也变得有些红紫。

白慕云看得暗暗心惊,她知道爸爸向来有心率不齐的毛病。

"白子云,你少说几句!"

白慕云忍住想把这个妹妹推下楼的冲动,温言劝说白长明:"爸爸,她是不懂事,以后让她少管公司的事情也就是了,您犯不上气到自己。"

她一边说着,一边引着爸爸往办公室走去,余光瞥见白子云那张不甘心的脸,心情蓦然畅快。

白子云立在原地,手微微收紧,目光露出几分恨意。

次日,白子云照常来到公司,办理好业务后准备直接签字的时候,却被主管拦住了。

"稍等一下。"

白子云不解。

主管略带歉意,"白总的意思是以后是白小姐以后都没有权利单独签字了,需要我们几个部门主管共同签字。"

白子云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显然是昨天的事情让白长明十分不满,以至于收回她的权利了。

这代表她以后在这个公司里面就跟一个普通实习生没有区别!

她暗暗咬了咬牙,心有不甘。

敷衍的回答了几句,用力挤出一个假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白氏大楼顶层,总裁办公室。

"慕云,今天让你来,是想让你去给盛氏集团赔个不是。另外,"白长明按了按太阳穴,"以表诚意,希望你向盛氏集团表明我们可以让出代理权。"

白长明的话让白慕云有些意外,父亲居然为了给盛氏集团台阶下,做出那么大的让步!公司为了争夺代理权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此刻却要拱手让人。

白慕云回想起那天营销总监冷的像冰块的脸,还有背后那个男人,那个有仇必报数次为难她的盛景延。白慕云感觉到有些头痛。

可是自己上辈子没为父亲分担过公司的一星半点业务,此时父亲着急的样子更是让她心如刀绞,白慕云咬了咬牙,答应了。

来到盛氏集团之后,白慕云想直接见发布会上见过的营销总监,没想到却迎面撞上了盛景延。

前方就是大楼电梯,白慕云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盛总,好久不见。"

盛景廷脸色淡漠,没有回应,似乎当她是空气一样。

白慕云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个记仇的男人,真不好惹。

见他没有说话,她只好继续笑道:

"今天来是代表白氏集团给贵公司赔不是的,另外,希望能把代理权让给盛氏集团以表诚意。"

"哦?"盛景延挑了一下眉毛,很是不屑的样子。

白慕云沉默,盛景延看到白慕云低头不语的样子愈发生气了。于是他上前一步,狠狠的揪住了白慕云的衣领,白慕云不得不抬头与他对视。

"白小姐,我告诉你,我盛某从来不需要这种施舍般的让步,凭盛氏集团现在的实力,想要什么,"盛景延逼近白慕云,说话的口气一阵一阵喷到了白慕云的脸上,白慕云下意识的想躲开,"还怕得不到吗?"

白慕云自知白氏集团自以为的让步再次激怒了狂妄的盛庭延,于是只好开口再次给盛景延赔不是。

"对不起盛总,是我妹妹初来乍到不清楚盛氏集团的威名,我在这里一一向您道歉,实在对不起。"

白慕云后退一步,与盛景延保持安全距离,低下头深深的向盛景延鞠了一躬。

盛景延楞了一下,此刻白慕云低三下气给自己赔礼道歉的样子,实在不像两年前盛气凌人质问自己的白慕云。

盛景延依稀记得两年前的宴会上,白慕云不管不顾,冲到自己面前,大声质问着是不是他偷走了她的项链。

害他在那场宴会上颜面尽失,连走路都有人对他指指点点。

没想到当时飞扬跋扈的任性千金,此刻也会为了公司对我俯首称臣。盛景延虽然心有疑惑,可更多的是鄙夷。他并不打算就此放过羞辱白慕云的大好时机。

"没想到白慕云白大千金也会有如此低三下气的时候啊!"盛景延脸上带着一丝轻笑,戏虐般的试图激怒白慕云。

我倒想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没想到白慕云丝毫没有动摇,依旧放低了姿态给盛景延道歉。

盛景延决定换一个方向。

"我盛某其实对这些代理权没什么兴趣,倒是对眼前的东西,更感兴趣。"盛景延直勾勾的盯着白慕云,视线下移,移到了她的胸部。

白慕云怎么会察觉不到盛景延盯着自己的胸看!白慕云感到自己手心已经沁出了汗水,她默默捏了捏拳头。忍住!白慕云时刻叮嘱自己。

"盛总,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盛景延彻底没了兴趣,没想到任自己如何羞辱,白慕云都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心烦意乱,挥了挥手,表示不想看见她。

白慕云刚走出盛氏集团,抑制住想砸东西的冲动,迅速给自己买了一瓶冰水,大口大口的喝着,逼自己冷静下来。

白慕云明白自己的一再忍让躲过了盛景延的羞辱,可是白氏集团跟盛氏集团结下的梁子并没有解决。

刚才盛景延盯着自己的胸看,难道他对自己还是有所觊觎的?

自己是否可以利用这一点。可是,白慕云再次回想起了上辈子委身于盛景延的场景。

想到这里,白慕云感到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于是迅速回公司,给白长明报告近况。

当然,白慕云隐瞒了盛景延对自己趾高气扬的羞辱,而是简单的说盛氏集团并没有意和解。

"呵!这个盛景延,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吧!"白长明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白慕云说,

"不过,你曾经得罪于他,这个人,你还是要小心为妙。"

白慕云怎么会不知道盛景延的危险!她回想着在事件发生后的一两年后,盛氏集团已然成为许城的顶尖企业,达到呼风唤雨的地步,趁这个时候盛氏集团还没有发展到如此地步,白慕云明白要抓紧此刻的时机。

 

谁留深情付余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谁留深情付余生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谁留深情付余生小说全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