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完本)《东隅已逝哲彦非晚》(全章节目录)-东隅已逝哲彦非晚小说

(完本)《东隅已逝哲彦非晚》(全章节目录)-东隅已逝哲彦非晚小说

2019-09-18 14:54:33作者:月伶伶

《东隅已逝哲彦非晚》是一部很好看的小说,I提供东隅已逝哲彦非晚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夏晚庄哲彦。偷吃室友炸鸡被发现,还惊吓过度梗死了。  魂魄穿越到农家女身上,被迫附送吃不饱+穿不暖+人人可欺套餐。  她决定农女翻身把歌唱,打倒旧社会黑恶势力,目标是带着娘亲和妹妹暴富  等等,这位公子,她说的是

(完本)《东隅已逝哲彦非晚》(全章节目录)-东隅已逝哲彦非晚小说

东隅已逝哲彦非晚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东隅已逝哲彦非晚第七章讨回嫁妆

夏老夫人从来就不喜欢三房的一对女儿,长得与江氏像不说,一在她面前晃悠,就想起江氏这个小贱蹄子。再说了,凭着夏建明秀才的条件,想找个什么样儿的后妻找不到?

但她老婆子虽说是夏家长辈,可在夏家家族长老面前,却没有什么话语权。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她抬头就看见,自家那不成器的丈夫,一只手提着鸟笼,佝偻着身子,见屋里人站满了人,还不由得搓了搓手。

"今儿是怎么了,家里好生热闹。"夏大吉将笼中的鹦鹉放在桌上,有些疑惑的看着众人,"村长,表兄,今日来我家中,所为何事?"

夏老夫人气啊,这事儿都快说完了,怎么这老头子才回来?她一想到这老头子指不定又去哪家下棋了,家中大小事务都是她在操持,气就不打一处来。

"老爷,你回来得正好。江氏今日被休了,但她一双女儿,自幼便被宠得无法无天,不知礼义廉耻的东西,留在我夏家,恐会侮辱家中门庭。"

夏晚微微咂舌,怎么什么锅都往她们背上扣?明明是这一家子奇葩,待不得江氏,却偏偏说成是她的错。努力搜寻了一下她穿越过来前,夏晚的记忆。发现夏晚并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与她娘一样,整天唯唯诺诺的,哪里是被宠坏了的样子。

"啊?"夏大吉还有些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啥,休妻?还要带我孙女儿走?不可不可,建明膝下薄弱,怎能无子。"

他看向夏晚的眼神,却带着几分危险。夏晚心里一发毛,想起如今这具身体已经十六了。再过几日,她就及笄了,到了该嫁人的时候。

如果她这时候从夏家离开,对夏家这贫穷的家庭来说,无疑是少了一份收入。可她如果不尽快离开,恐怕真要被卖了。

夏老夫人一被丈夫点醒,神色便缓和了下来。她沉重的点点头,对江氏说道:"是这个理,江氏,既然已经休了,你便早些收拾行囊,离开吧。将来我这个做奶奶的,自然会好好为夏晚寻一门好亲事。日后建明娶了后妻,我也不会让她亏待夏月的。"

"不要,我要和娘亲在一起!"夏月坚定的抱住了江氏的大腿,后一秒却被夏建明抱开。

"江氏,还不赶紧拿着你的休书滚出夏家?"夏春如见她被休,早就掩盖不住得意的神色,眉飞色舞的想要赶走她。

江氏脸色苍白,想要说什么,但嘴唇微微蠕动,又说不出来。

夏晚拉过江氏,低声说道:"娘亲放心,我会带着妹妹走的。"她声音小,又见江氏隐隐约约要哭出来的样子,还以为她在跟江氏道别。

"既如此,烦请爹娘将我的嫁妆还与我,自此便可与夏家恩断义绝。"江氏说道,她相信夏晚有办法脱身,但嫁妆本就是她的东西,自然得拿回去。

夏晚才知道,原来古人离婚后,女方还可以要回嫁妆。这样也好,至少江氏还有钱财傍身,不至于饿死街头。

夏老夫人当即脸色一变!

 

 

东隅已逝哲彦非晚第八章被砸得七荤八素

她甩袖说道:"你这妇人好不讲理,你在我夏家多年,吃穿用度哪样不曾花钱?就你那点嫁妆,还不够你三个月的开销呢。"

夏晚敏捷的捕捉到夏春如一个微小的动作,她将手垂在腹前,有些动作,却又不太明显。不光是夏春如,就连大娘和二娘,也在偷偷的摘下发髻上的金簪和玉耳坠。

她早在三天前就觉得不对劲了,夏家不是很穷么。那这些女人身上的金饰玉石又是从哪儿买的,还有那夏老夫人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怎么看都不像是她有钱买的。

什么不够三个月的开销,明明是这几个女人偷偷瓜分了她娘的嫁妆!

夏晚微微皱眉,假意才看到似的,指向了夏春如的头顶:"咦,五姑,你头上怎么戴着我娘的发簪?"

夏春如脸色突变,摸着发髻,直到摸到那根束发的木簪,才发觉被夏晚耍了:"我,我怎么可能戴着她的首饰。"

"那,五姑手上那个玉镯是从哪儿来的,怎么与我娘陪嫁那只这么相似?"夏晚说道,"大娘头上的金簪怎么突然不见了,还有二娘的耳环,也一起掉了吗?"

几个女人都恶狠狠的看向了夏晚,她们戴着江氏的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平时这娘俩连个屁都不会放。怎么一到今天,就像是被妖魔附体了一样。

大伯看着大娘手背到背后,手里握着的那根金簪。成色不错,抵他出去打猎好久。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给别人呢,他是长子,自然该是他们这一房的。

"侄女莫要胡说,这是我自己买的,什么时候与你娘挂上关系?"大伯冷冷的说道,"当年买这簪子,我可是记忆犹新。想要拿家中东西,也得分清楚什么能拿,什么不能拿吧。"

夏晚不知他们脸皮能厚到这种程度,心中不免郁结。但她心下一动,便说:"那大伯便说说,这个金簪是你何时购买,又是在何处购买,多少两银子,与小二杀价几许?"

"你想知道便知道,我凭什么告诉你?"大伯冷笑一声,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开玩笑,他哪里知道这金簪值多少钱,反正看起来很值钱就对了。

"此蝴蝶金簪,乃是当年我爹亲自去锦玉阁打造的。重一两三,蝴蝶翅膀上还刻着锦玉阁三个字。我在锦玉阁乃是老顾客,故此,此簪子当年售给我时,只花了二十六两白银。"

江氏在一旁说道,大伯和大娘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人家都把金簪的来历说出来了,这下他们可下不了台了。

夏晚心中得意,挑衅的看着二娘和夏春如:"怎么,还需要我娘一样一样的说出来什么东西是什么价,重多少吗?"

她们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本以为赶走了江氏,她们好幸灾乐祸。谁知,竟还要让她们将吃进去的东西又吐出来。

长老和村长面子上真是挂不住,这些家长里短的事儿,本该是夏家关起门来私底下解决的。但如今江氏已经是外姓人了,夏家人再这样霸占着别人的东西,此事传出去,是在对夏家整个家族脸上抹黑啊。

当即,长老轻咳一声,对这夏大吉说道:"大吉表弟啊,既然江氏已经被休了,那些东西本也是她的,这样占着也不是个道理。若是传扬出去,夏家整个家族都将为此蒙羞啊!"

夏大吉是个贪财的,他本不愿意将这些个好东西奉出,却又不得不听从家族长老的命令。他微微皱眉,看着自家婆娘手上的翡翠扳指,心痛的说:"赶紧把该还的都还了,以免落人口舌。"

此话一出,四个女人气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东隅已逝哲彦非晚第九章赶走

但又没有办法,只能回去,将当年霸占了江氏的东西,一一拿了出来。

而江氏也趁此机会,与夏晚回去收拾衣裳,还拿着当年的陪嫁礼单。

进了三房的屋门,此刻屋里只有母女二人,江氏不免悲从心来:"晚晚,是为娘没用,不能带你和月儿脱离苦海。不过好在你已经及笄了,再等几个月,让你爹与你说一门好亲事,嫁到夫家后便好了。"

夏晚紧皱眉头,说道:"娘,你还会觉得,他们会为女儿寻一个良人吗?娘,你放心,我自有办法离开这里。我听说村口吴大婶一家正在卖掉房契,打算搬到县里去住。你看,可否买下那里的房屋,也好有个栖身之所。"

"嗯,为今之计,也只好这样了。"江氏愁苦的说道,又将刚才几个女人交还给她的金簪玉镯递给夏晚,"为娘也没有什么东西给你,又担心给你留多了,她们又要来抢。你将这三样东西藏好,日后出嫁也好有一套得体的首饰。"

夏晚看着这些东西,只要一想到被那些女人戴过这么长一段时间,她觉得心里膈应得慌。她连忙摆手:"娘,你留着吧。"

她推辞许久,江氏这才收好。

不看不知道,原来当年江家给江氏的陪嫁品足足有一大箱。绫罗绸缎,古董字画,金银玉器,应有尽有。但江氏懦弱,人人可欺,竟将她的这堆好东西都瓜分了去。

除了四姑夏紫菱以外,夏家其他女人气得咬碎了一口银牙。江氏搬不动这箱东西,夏晚便说要去送送江氏。

离开了夏家,夏晚就觉得心中依旧沉重。心中一口闷气终于算是出了一点,现在就等她想个法子,让夏家人将她和夏月,光明正大的脱离族籍,做个自由人。

到了村口,正巧碰见吴大婶端着一盆玉米粒,在喂鸡。二人说了来历,吴大婶便说道:"这屋子有些破旧,但好歹还能住几个人。十两银子便卖给你吧,见你往后孤身一人,怪可怜的。"

这价格,连当年在江家做大小姐的江氏的一根金簪都比不过,可以说,吴大婶人心肠很好了。

但吴大婶的儿子明日才会来接他们夫妇去县里,故此,吴大婶就先安排了客房给江氏。等明天她儿子来了,在做房屋地契的交接。

夏晚一回去,就看见夏老夫人那张活像是吞了十只蟑螂的脸色,臭得令人发指。

一回房,夏建明就单独找了她说话:"晚儿,今天爹也是被逼无奈。你娘是自愿离开夏家的,再说,奶奶的话,爹不得不听。若是不听,便是不孝。希望你别怪爹。"

说着,目光停留在夏晚脸上的红肿,叹了口气:"今日都怪爹鲁莽,可还疼?"

夏晚微微一笑:"爹说的哪里话,娘离开夏家,本就是娘亲的自己的决定,何来怪罪爹爹一说?"

夏建明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他是清高的读书人,身上怎么能有污点呢。再者,他也想试探一下夏晚的心意,担心夏晚身在曹营心在汉。

"你能这么想,爹很欣慰。"夏建明嘴角微微勾起,"你也大了,家里的事能分担一点是一点。明日,你就去把剩下的麦子割了吧。"

看看,刚解脱一个免费劳动力,这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压榨她了。

夏晚忍住心中的恶寒,才没有怒怼夏建明。这还是亲爹吗,气走了妻子,现在又过来压榨女儿。

"爹,女儿今日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夏晚低下头,表现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夏建明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放夏晚离开。毕竟一个孩子遭遇这么大的事情,也着实需要消化消化。

第二天,夏晚一大早就领着夏月,背着箩筐,带着镰刀走了。夏老夫人欣慰的想,好在走了个江氏,还有一个夏晚,否则这秋收的季节,田地里这么多农活谁来干?

小夏月非常的不高兴,昨晚哭了一宿,就是想要妈妈。一离开夏家,夏月就甩开了夏晚的手:"姐姐为什么要赶走娘亲,我不喜欢姐姐了!"

她还只是个6岁的孩子,哪里会想出赶走这种话。

夏晚眼睛危险的一眯,蹲下身来,问道:"是谁告诉你,是姐姐赶走了娘亲的?"

夏月噘着嘴,既生夏晚的气,打心眼里又喜欢姐姐,纠结得不得了:"夏萝堂姐跟我说的,她说姐姐想要换个娘,所以就把娘亲赶走了。"说着说着,还悲从心来,两只小手不停的抹眼泪。

 

东隅已逝哲彦非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东隅已逝哲彦非晚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东隅已逝哲彦非晚小说全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