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主角是(林修许璐)的小说(全文在线阅读)&风烟净

主角是(林修许璐)的小说(全文在线阅读)&风烟净

2019-09-18 14:50:14作者:风烟净

完结小说《极品护花神医》是作者风烟净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修许璐,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年前,女神秘密走漏事件把我我推向命运深渊……而今,我心有猛虎归来,誓将所有恶人与黑暗踏在脚下!

主角是(林修许璐)的小说(全文在线阅读)&风烟净

林修许璐小说极品护花神医推荐章节

极品护花神医第0014章 跟沈曼坦诚相见

可惜,我的手还没碰到她的肩膀,沈曼就捂着脸发出了啜泣声:“我受够了……我受够了这样的日子……呜呜呜……”

女强人的形象在眼前瞬间瓦解,有的只是如同无助小女孩般啜泣的沈曼。

抱她的念头被打消了,但看着伤心无助的她,我也没有什么安慰人的经验,只是默默的站在旁边等到她啜泣的声音小了一些,才抽了几张纸巾过去!

沈曼抬起哭得跟花猫似得毫无形象的脸庞看了我一眼,似乎觉得自己太丢脸,于是快快的擦干了眼泪,又拿着纸巾发出擦鼻涕的声音,随后才准备站起来,但可能是蹲着哭久了,脚麻痹了的缘故,竟然一个重心不稳,直接惊呼着朝我栽倒过来。

我本来就一直在旁边注意着她,她脚麻栽倒下来的瞬间我就立刻伸出手去稳稳的接住了她,以至于沈曼的惊呼声传出来的时候,其实她本人还是稳稳的落在了我的怀里,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到哪里而受伤!

她自己也是愣了一瞬才回过神来,急忙推开了我,艰难的挪到沙发那边坐下,然后抬起自己的脚丫放在沙发上、纤细的手指糅着小腿肚,尝试快点驱散那种麻痹的不舒服感觉。

我看着沈曼在糅自己的腿,沈曼是那种喜欢穿丝袜的女人,所以没有刻意魅惑的成分在内,但也因为这样,她那白的如玉般秀泽的小腿质感和流畅完美的腿部线条让我的视线忍不住被吸引过去!

一些明清小说里都爱描写古代男子爱足的毛病,我以前也看过一些描写,总觉得那些是带着些变了态的观念,直到看着眼前的画面,沈曼那秀气的足瓣,我才终于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女人的足能够美得跟白莲花的花瓣似得啊?

可能是察觉到了异样,沈曼忽然抬起头朝我看过来,我们的视线猛地对在一起,她的眼眸里迅速的浮现一抹错愕,嘴唇微微张开了……

“你这样不对!”为了化解自己的尴尬,我急忙指了指她糅着的部位说道,“通常腿部的麻痹是因为经脉和血脉短暂的压迫形成,想要迅速的缓解症状,大部分人都会去糅小腿,但其实足底的经脉穴位更多,所以最快的方法是糅足底!”

“什么?”沈曼脸颊上原本已经浮起了一层红云,但听我长篇大论说完后,她却显得有些懵懵的盯着我狐疑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我自信的盯着她说道,反正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窝囊的学生了,现在正好可以无所顾忌的用任何语气跟她聊天了!

沈曼半信半疑,竟然抬起自己的腿来,将秀气的脚丫子翘着反过来,手指的指节顶了几下足底的部位,接着撇了撇嘴嘀咕道:“假的吧,我没感觉啊,还是觉得麻痛麻痛的……”

我看着她的手法笑道:“你这样乱按当然没有感觉,足底有经脉穴位,按对了才有效!”

“嘁,说得跟真的似得,亏我还差点信了你的话……”沈曼显得有些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嗔了一句,然后又把手指移回到小腿肚上准备糅那里!

我看着沈曼那完美而秀气的足弓形状,忍不住伸过手去直接一把抓住了她的脚丫说道:“我给你试一下你就相信了!”

“嘶……”谁知道沈曼却像被烙铁烫了一下似得,咬着唇忽然发出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脸庞在一瞬间涨的通红瞪着我,咬紧着唇角朝我嗔骂道:“混蛋……你在干嘛啊……”

她的话音刚落下,我已经屈指用力,缓缓的朝着她足底的经脉按压下去,并且微而缓慢的以某种频率一松一紧的按着!

“啊……”沈曼蓦地发出奇怪的惊呼声,然后猛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白皙的颈项后仰着,死死的抵在了沙发上,嘴里发出不连贯的呵气声,颤道,“你停、停一下!”

“怎么了?”我停下来动作,但手指的指节却依旧按在她的经脉节点处狐疑的看着她。

沈曼的脸红得厉害,浑身都好像在抖糠一般哆嗦着,牙齿因为过度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都泛白了,她的手指死死的揪着沙发垫子,眸光迷离的盯着我吸了口气道:“别按了!我,我现在好多了,已经不太麻痹了,麻烦你了……”

“这么快?”我略微有些遗憾的放过了她那质感如玉般无暇的秀气脚丫,随后坐回到自己的位置笑了一句,“那你现在信了吧?”

“嗯……”沈曼收回自己的脚丫子用手捧住,脸红红的似乎显得有些坐立不安,然后忽然起身说了一句让我自己坐一会儿,她匆匆忙忙的小跑进了卧室里去。

我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心想难道是我刚才不经过她同意就碰了她的脚,所以她现在是生气了吗?女人的情绪也太奇怪了吧?

足足等了几分钟,沈曼才重新从卧室走出来,整个人的精神和形貌都似乎变得冷静了下来,她坐在我对面自己倒了一杯清茶喝了一口,然后直直的盯着我说道:“你是变得很不一样了,这一点我不再怀疑了,但从昨天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太乱了,我到现在还有些理不清头绪,你能够帮我一起理理清楚吗?比如说你刚才和叶彬的接触交流,为什么让我觉得你们好像没有在敌对似得?叶彬绝对不是那么好相处的人,他怎么会放过你的?”

好奇的女人,也有着一种别样的美丽风韵,尤其是当自己被沈曼这样美丽的女人用好奇的眸子直直的盯着,男人的自尊心会得到极大的成就感。

我本来是不想让沈曼知道这些的,可是就因为沈曼这直勾勾却又显得很坦诚的眼神注视,我犹豫了片刻还是说了出来。

“这件事说来话长,但一定会超出沈老师你以往对于人性的认知,你确定要清楚的知道,并且会做好保密吗?”我表情认真的盯着沈曼说道,“如果你听了这件事而又无法保密的话,只会给你自己惹来更多的麻烦!”

“说得跟我是小女孩似得?”沈曼没好气的瞪着我嗔道,“喂喂喂,你搞清楚好吗?现在我才是你的老师兼前辈,你怎么能用这种看待无知少女的态度跟我说话?”

“我只是先确认沈老师你是有多想要了解这些事情……”

“废话少说,不然我……”沈曼想了想,竟然愣是没想出来不然能怎样,这让她显得有些懊恼的鼓起了脸腮,但看起来竟然有点可爱的小性感。

我想了想,直接把事情的发生经过和微妙的转变告诉了沈曼……

其实叶彬之所以单独来找我是因为他其实并不确定伍建尊出事是不是真的是我做得,但直到后来那一句‘江湖耍勇斗狠最怕独行’的话从我口中再一次说出来以后,他基本上可以确定了!

正因为确定了这件事,所以叶彬对我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叶彬作为一个放黑钱开场子的地头蛇,他的心眼十分灵活,下手也很黑,但就他自己来说,清晨去看过伍建尊的伤势之后,他自认为以他的心狠手辣都难以做到把人打到那种惨不忍睹的地步、而且还废了‘男人的武功’,更何况那个人是伍建尊——叶彬自问自己是没有胆子去动伍建尊的,整个镇上可能也没这样的人敢!

昨晚我跟叶彬赌了一次,当时叶彬还算是疑神疑鬼的态度,但早上发生的事情后,叶彬已经有点心惊胆战的感觉了,因为伍建尊车子后备箱里的那些钱有一部分是叶彬给得……这些我当时并不知道!

叶彬巴结伍建尊是有原因的,伍建尊在镇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叶彬顶多算是社会上的地头蛇,如果伍建尊愿意推他一把,叶彬就有机会也披上一层皮,到那时候叶彬再干那些放黑金的事情,就直接可以无所顾忌了,至少在整个镇区是这样的!

昨晚叶彬跟伍建尊也在深谈这件事,但没想到伍建尊不久后就出事了,而且最后一面见得确实是叶彬,车子的后备箱里那些钱如果真的查起来只怕叶彬也不好逃脱!

不过好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叶彬还没有睡着,他立刻赶了过来,像伍建尊这种人出事一般都会立刻惊动一些伍建尊自己的人脉,加上叶彬这边也立刻动了一些关系,急忙把事情直接压了下去,车子里的那些钱全部想办法解决了!

但伍建尊出事的事情,最终也只能定性为醉酒后的车祸事件,伍建尊醒来之后肯定是完了的,叶彬想要收买伍建尊的那笔钱看似是打了水漂!

不过在伍建尊清醒过来追查这件事之前,叶彬第一时间怀疑到了我,并且立刻找上门来,不过他找我的原因不是算账,而是——合作!

叶彬跟伍建尊不同,属于有点江湖气的地头蛇,而我说给他听的那句话再加上伍建尊出事后的惨状,已经足以让他生出一些别的想法,那就是在伍建尊出事后,镇上肯定要换一些办事人,叶彬想要趁机而上。

但叶彬自问自己现在手下的那批人,还不足够办成这件事情,因为如果他现在的那些人能够办成那件事情的话,他早就上去了!

叶彬思前想后过,他现在真正急需的就是一个能够改变契机的人,从而他自己趁势而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叶彬让你帮他办事?”沈曼瞪大双眸,简直难以置信的盯着我哭笑不得的问道。

我想了一下,摇了摇头道:“严格说起来这不算是我帮他办事,而是我们互相合作,他借着让我去他的场子里打工还债的名义先包庇我,私底下让我去帮他做一些事情!”

“这不就是你帮他办事吗?”沈曼目瞪口呆的盯着我。

“你先听我说完!”我皱着眉继续说道,“叶彬跟我约定的条件是,如果他能趁着伍建尊下来的机会、他趁机上去的话,他就告诉我,谁在背后对付我,而且我这段时间在他那里假装打工,他也可以帮我瞒过一些人的耳目……”

“等等、等等……”沈曼有些回过神来,她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然后足足思考了很久才瞪着我哭笑不得问道,“你的意思是,其实就是你给叶彬来了个杀鸡儆猴,所以现在叶彬明面上要欺负你,私底下他还得保护你、依靠你?”

我耸了耸肩淡笑道:“看起来,似乎是这样的!”

沈曼眼眸直直的盯着我,整个人都是懵逼的:“这……也太扯了吧?”

极品护花神医第0015章 许璐来电

沈曼认认真真的看着我。

我也在直直的盯着她。

两双眼眸就这样静静的对视在一起,竟然没有唐突的感觉,而且沈曼盯着我的眼神,似乎渐渐的从感觉荒谬到终于意识到一切是真的事实了!

“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事情,那你为什么敢告诉我,难道你不怕我泄密吗?”沈曼终于绷不住,眼神微微跳动着问我。

女人真是难以理喻的生物,明明我告诉她这些事情之前就说过了,而且是她强烈想知道的我才告诉她的,可是她竟然又问我为什么说给她听,而且沈曼的眼眸还亮晶晶的盯着我等着真实答案。

“康姆昂——”我显得有些无奈的摊开手对着沈曼苦笑道,“你这样让我感觉自己又变成了你的学生似得,明明是你想要知道,所以我才告诉你的啊?”

“哼,这样就对了!”沈曼自傲的笑了起来,“我本来就是你的老师辈的,不过你可能还没理解我的问题,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我问你,你就愿意告诉我?”

我终于理解了沈曼的意思,她是想知道为什么我相信她?

这个问题有点难,而且沈曼的眼眸还是亮晶晶的在等着我的真实答案,我看着沈曼那隐含妩媚的眼眸和漂亮的脸蛋,忽然笑了笑道:“答案很简单,因为我没有什么朋友,刚见到你的时候你在跟那些混子吵架对骂,而且你压根就不知道隔了几年后回来的我是个怎样的人,就愿意收留我住在一个只有两个弱女子的家里,所以你是个有原则而且心地善良的女人……”

我停顿一下,笑着问道:“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沈曼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这个说法能够接受,但还有一些问题我得问你,你也要以现在这样的语气回答我……”

我顿时哭笑不得,心想沈曼这是真的想重温我当她学生的时光了吗?

接下去的时间,除了她抽空去厨房下面给我吃之外,我们都很友好的在聊着一些话题,她对我的问题没有什么隐瞒,而我对她也没有什么隐瞒,三年的颠沛生活其实也没有对谁倾诉过,沈曼是个不错的倾诉对象,我说的时候她就一直抱着自己圆润修长的双腿蜷缩在沙发里安静的听着,眼眸里偶尔闪过复杂震惊的情绪……

很奇怪的是,跟人对骂时显得凶巴巴像个泼妇的沈曼,会在这时候愿意用温柔的眼神听着我说三年间的一些故事,而且有时候还会不由自主的流露出那种心疼的表情……

我们从从上午聊到中午,俨然变成了熟人似得,直到沈曼发现自己听到饿了,这才又起身去厨房做饭,我想要去厨房帮忙都被她推着赶了出来,说是她做饭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帮倒忙!

坐在沙发里看了一会儿无聊的电视节目,我转头朝着厨房那边看了一眼,沈曼系着围裙正低头在认真的切着菜,一缕过长的秀发垂落在她好看的下巴边上,那美丽的侧脸仿佛渡着一层贤妻的光辉,没有被厨房门挡住的那一半侧影显得凹凸有致……风韵动人。

我竟然有些看痴了,只觉得记忆里有过这样的温馨时光已经是很多年前了,那时候林晚也是这样照顾着我生活的,但一想到林晚,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希望叶彬能够帮我打听到一些南城监狱的事情!

“对了!”

我忽然回过神朝着沈曼没话找话问道:“你说你因为身体不好而病休了半年,是什么问题导致的,现在已经好了吗?”

沈曼愣了一下,忽然‘呀’的惊呼一声,抬起自己不小心被菜刀划破的指头、苦着脸放在唇间吸了吸,然后没好气的转过头瞪了我一眼骂道:“你不吓人会死啊?而且我警告你啊,身为一个男生最好不要打听女人身体的症状和原因,你以为你是妇科男医生啊?”

“噗!”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我只是想起来这件事,而且我会一点医术,如果你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话,说不定我能帮上忙的,这件事不是已经尝试过了吗?”

说起那个,沈曼顿时耳根有些发热的朝我瞪了我一眼,哼哼道:“是!莫非你以为学会了三两招的足底按摩就想从医开馆了啊?真是的,都让你别打听女人的事情了,这些是隐私你懂不懂?”

我哭笑不得,只能尴尬的转过头继续看电视,却不知道沈曼这时候从厨房里偷偷的转过脸来看我,眼神里有着沈曼自己都不知道的异样情绪,其实她平时凶巴巴的,真正被人这样真心关心的时候也很少,想一想连沈曼自己都觉得苦涩,同样是十八岁,为什么雅莉那死孩子就只会气人呢?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这奇怪的寂静氛围!

“我的电话,林修你帮我看看谁的?”沈曼从厨房探出头朝我这边喊了一句。

我拿起她的手机看了一眼,顿时呆了一下,嘀咕道:“只有一个璐字,是你同事还是朋友啊?”

“啊……那是雅莉的同学许璐,你不是知道吗?”沈曼手忙脚乱的朝我喊道,“快帮我接一下,就说我在厨房做饭,把免提打开哈,说不定是雅莉那丫头又跑到她那里去闹腾了!”

呃!

我表情错愕,对于许璐这个名字始终是个难以释怀的心结,所以足足愣了几秒后才终于划开屏幕接通了这个电话。

“喂,是沈曼老师吗?”电话那头传来的,果然是许璐那清脆好听的声音。

我咬了咬牙,终于缓缓的开口:“是我,林修……”

“啊!?”电话那头的声音蓦然一变,变得十分错愕的苦笑道,“是你啊?你怎么会拿着沈曼老师的手机,她人呢?”

“小璐……”沈曼在厨房直接扯着嗓子喊道,“我在做饭呢,是雅莉那丫头又去你那里闯祸了吗?你让她来讲电话!”

“哦不不……不是……”许璐的声音变得有些慌乱的说道,“她没什么事,我只是对昨天的事情感到抱歉,特意跟您说声对不起!”

“哦,那没事,那又不怪你!”沈曼语气复杂的叹了口气笑道,“王伟是个人渣,那种事情你又无能为力的,不过老师劝你一句,不要跟这种人走在一起,能远离这种人渣尽量远离吧,别将来自己后悔莫及了!”

“呃……呵呵……”许璐尴尬的笑了笑,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迟疑着说道,“那个……那没什么事情了,您忙哈……”

“好啊,有空来玩儿,去了大学记得好好学医!”

“好的,谢谢沈老师叮嘱。”

电话挂了,沈曼从厨房里传出一声叹息。

我摇了摇头呵呵冷笑,自始至终我只是个旁听者,许璐的声音就在我的耳边,但她却一句话都没想过跟我多说,人啊……

我正自嘲苦笑着,放在桌面上沈曼的手机却忽然振动了一下自动亮屏了,一条信息提示,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顿时好奇的划开了屏幕……

“林修,你看完这条短信记得删掉,别让沈曼老师担心!雅莉出事了,你有号码吗?给我一下,我跟你私底下在电话里聊吧!”

我瞪着眼睛看完这条消息,心底的情绪竟然有种奇怪的兴奋感,差点就想直接用沈曼的手机回信息过去,但想了想还是记住了许璐的号码,然后用我自己的手机回了信息过去,顺便删掉了沈曼手机上的这条信息。

许璐的电话立刻打了过来,我趁着沈曼还在做饭,悄悄的起身跑到了卧室里把门带上,站在阳台前接了许璐这个让我觉得意外至极的电话!

“陈雅莉怎么了?”

“陈雅莉上午哭着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说是有事情找王伟……”许璐苦笑着说道,“王伟一开始不想搭理她的,但谁知道雅莉却跪了下来,想让王伟念着旧情借她五万块钱,说等她把自己的车子转出去后就立刻还给王伟……”

我脑子里闪过那幅画面,不禁气得有些无语,陈雅莉那个蠢女人,世上还有比她更蠢的女人吗?白天顶撞推开对她最好的女人,但却跑去跟对她最坏的男人下跪,陈雅莉这特么是有多脑残?

“然后呢?她出什么事情了?”

“我也不知道,所以才打电话想问沈曼老师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才会让雅莉这样,因为王伟支开了我,然后开车带着陈雅莉走了,说是去取钱给她……”许璐迟疑了一下,“但我觉得王伟可能在说谎,我担心雅莉会出事!”

我咬着牙问道:“事情过去多久了?”

“已经快半小时了!”

“这个蠢货——”我咬牙怒骂了一句,但心底却闪过无比奇怪的念头,许璐明明是跟王伟站在一起的,她为什么会打这个电话过来给我,而且从她的语气来看,她似乎并不信任王伟,而且还想要避免陈雅莉被王伟欺负,那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你知道他有可能会带她去哪吗?”我紧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许璐无奈的叹道:“我不知道,王伟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我只是感觉上觉得雅莉喝多了酒,王伟这会儿带她出去不是好事!”

“那好吧,让我想想办法!”我显得有些焦灼的准备挂电话。

“哦对了……”许璐忽然喊了一句。

“什么?”我问道。

“算了,没事了……”许璐奇奇怪怪的直接挂了电话。

“没头没尾的?女人真是怪物!”我摇了摇头不由得对许璐的态度感到有些疑惑,但这时候却由不得我去想这些了!

陈雅莉喝醉了、负气离家、而且去跟一个人品败坏的前任男友借钱,现在还被王伟不知道带到哪里去了?这些事情串联在一起,只要脑子稍微理智一点的人都觉得事情肯定会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可是王伟带着陈雅莉去了哪里,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又急又气,急的是担心陈雅莉真的出事,气的是陈雅莉那个蠢女人为什么总是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来?如果不是许璐在电话里说了一句‘借五万’的数字,我压根就不想管这事!

咬着牙在屋内转了一圈,我忽然眼神一亮,然后打了一个电话出去,接着就匆匆忙忙的走出卧室朝着正在往厨房外端菜的沈曼说道:“我有急事出去一下,中午你自己先吃吧!”

“唉你……”

沈曼的声音还在身后喊着,我却已经冲出了大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闪动着,那就是王伟最好不要让我找到他在对陈雅莉做什么恶心的事情,否则……

极品护花神医第0016章 尴尬局面

我冲出去后,在社区外看到了停在斜对面的那辆放下车窗的黑色小车,然后直接走过去拉开车门坐了上去问道:“找到了吗?”

“找到了!”叶彬一边放下车窗,一边转过头来盯着我谨慎的问道,“王伟可是王天野的儿子,你确定你要这么做?”

“伍建尊身后可还有一堆人盯着那个位置,你不也一样还是想要动手吗?”我皱着眉回了一句,显得有些急不耐烦的问道,“他人在哪里?”

“青禾会所,我在那旁边有间酒吧,我的人看到他的车停在了那里!”

“那快点赶过去!”

叶彬迟疑着发动了车子,但还是显得有些忧虑的咬牙说道:“事先说好,如果你他妈的出事了,这件事跟我可没关系!”

“呵呵,如果你不打算帮忙的话,一开始你就不会帮我的!”我笑着说道。

“脑子好用,我没看错人!”叶彬显得有些头疼,“但我为什么有点紧张呢?”

“先别紧张了,如果想我不出事的话,我还需要你帮点小忙!”我皱眉说道。

“什么忙?我这边可不会借人给你啊,我手下的那些人,王伟估计都认识的!”叶彬急忙咬着牙哼道,“我只能帮你找到他的人,至于你要做什么,我完全不管!”

“没那么复杂,简单的两件小事,你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我冷笑着说道,“第一我要找镇上最负盛名的‘野鸡’,第二你场子里肯定有能够把人迷得五迷三道的猛药,给我一点!”

“哦?”叶彬皱着眉狐疑的笑道,“这两样东西听起来就怪怪的,你打算怎么做?”

“王伟盛名在外,如果等会跟他睡在一起的是最出名的‘野鸡’,然后画面又被我给拍下来了,这件事就算解决了吧?”

“可是他怕这个干嘛?”叶彬显得有些不解道,“王伟没有结婚也没有公职,这个貌似影响不了他吧?”

“彬哥你想长远一点,王伟胆敢这么肆无忌惮是因为他自己有本事吗?”

“当然不是,因为他老爸!”

“那不就得了?”我没好气的冷笑道,“这些视频不需要给任何人,只要给他老爸就行了,王伟没有公职,但他老爸有,投鼠忌器,有了这个东西的话,王伟短时间内出了事情找不了他老爸帮忙吧?”

叶彬眼神一跳,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样啊……我说林修,你要不考虑来帮我干吧,我觉得以你的脑子来帮我收债的话,应当会很厉害的!”

“我敢去,你真的敢收吗?”我笑着说道,“我这个人容易得罪人的,如果你真的让我帮你干事的话,只怕不但你护不住我,出了大事还得连累到你,你确定要我帮你去收债?”

“呃……”叶彬顿时苦着脸叹道,“这还真是,我到现在都还无法驾驭你,不过我是真觉得你厉害,敢收拾五哥的人,胆魄不一般!”

一边说着,叶彬一边拿出手机打了电话出去,我想要的东西很快就搞定了,而我们也很快赶到了青禾会所旁边的‘晚八点’酒吧,这间酒吧属于叶彬的!

叶彬坐在车上,隔了一会儿有人从放下的车窗里递了一小包东西进来,叶彬把东西交给我之后说道:“那女人已经进去会所了,只要你打电话给她,她就会到你所说的房间号码去!”

“王伟在哪个包厢?”我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但青禾会所里面只有六个至尊VIP包厢,以王伟的张狂做派,从来不会选择那些普通的包厢的……”

“明白了!”我点了点头,推开车门准备下去。

“记住,出事了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叶彬坐在车里不动,但却一脸肃然的叮嘱了一句。

“谢谢!”

我下车后朝着青禾会所走去,因为现在是白天,所以其实客人不断多,服务员热情的迎上来说我需要订包房还是约好了人?

我直接说约了人,然后问了一句V包的王伟在哪个包厢?

穿着紧身旗袍显得身材玲珑的女服务员一开始还有些犹豫,但当我塞了五百块小费给她之后,立刻眉开眼笑的说道:“在1号的杏花雨厅,我带您过去吧!”

“哦不用了!”我直接笑着说道,“等会我过去后有要紧事情跟伟少谈,跟你们领班说一声,暂时厅里就不要派人过来打扰了!”

“呃……好的!”服务员礼貌的笑着点头,收了钱的效果就是不一样。

我在她的指引下知道了杏花雨包厢在哪,很快就走到了门外,可能是隔音措施太好的缘故,我并不到里面的声音,只能用打火机点燃了自己带来的一根铅笔粗细的空心管尾端,而里面装的是叶彬给我提供的场子里惯用的那种药……

这根空心管是我随身带着的东西,作用其实并不仅此于此,但此时却只能这样用了,只要炙烤空心管的这一头,里面的粉末会因为炙热而从管子的另外一头挥发出去……

时间足足过去了十分钟,我尝试着敲了敲门,里面毫无动静!

试探着伸手动了一下门锁,却发现门锁是反锁着的,我只能转身又找到了刚才那个服务员,故意甩了甩自己打湿的手心苦笑道:“那个……我刚才出来洗了个手,不小心反锁了里面的门,你帮我开一下门,伟少喝多睡着了!”

“呃,好的!”服务员不虞有诈,直接拿卡打开了包厢门,然后站在门口朝我甜美的笑道,“里面有豪华的卫生间的,其实您大可不必到外面来的……”

我晃了晃自己的手机朝她笑道:“主要还是我得出来接个电话……”

“哦,不好意思……”服务员顿时了解,问了一句我还有没有其他的需求,然后得到我的回答后才顺着走廊又离开了!

自始至终,我都站在门外跟服务员交流着没有进去,直到服务员离开我才发了信息让那个女人直接到杏花雨的包间内来!

随后我动了一下手脚,让房门反锁在无法锁死的状态,接着就走到了走廊里的另外一扇门外假装抽烟而等待着!

不到三分钟,那个女人上来后奇怪的扫了一圈,接着推开杏花雨包厢的门走了进去,我立刻犹如敏捷的狸猫一般走过去将门拉上!

里面传出了女人奇怪的呼喊声,但半分钟左右的时间,就传出了重物坠地似得‘砰’的一声,我又等了半分钟,才找出事先准备好的口罩蒙着自己的口鼻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一次,我是真的从里面把门给反锁死了!

我进门后扫视了一圈,果然里面跟服务员描述的一样,奢华的装修、设施应有尽有,厅内名贵的地毯上躺着刚才进来的穿着妖娆的女人,但没有看到王伟和陈雅莉的身影!

我皱着眉走过去才发现竟然里面还有个休息室,而且休息室的门开着,里面的画面现入眼前的瞬间,我顿时愤怒到浑身发抖……

陈雅莉那个愚蠢的女人现在就躺在那里,衣服被王伟撕得差不多了……

如果抛开这个女人愚蠢的智商来说,陈雅莉的身材确实称得上十分傲人了,可是真正让我感到气血难遏的却是王伟那个混蛋即便此时此刻晕倒在陈雅莉的旁边,但他的手心却还死死的抓着陈雅莉的小腿……这明显是某种逞强未遂的画面啊!

麻痹的混蛋!

我咬牙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得摇了摇头,无心在继续欣赏陈雅莉那曼妙美丽的风景,只能飞快的开始把她拉开,随后转身将厅内的那个女人扛进来扔在了王伟的身旁!

接下去的事情几乎耗费了我全部的体力似得,直到摆好了王伟跟那个女人的各种资势并且拍完之后,我自己也也变得大汗淋漓了!

等到搞定这些之后,我才看了看旁边依旧昏迷得跟头白猪似得陈雅莉,刚才解那个女人的衣服时我就已经饱受煎熬了,此时再看着陈雅莉那近在咫尺而且显得无比动人的身体,我下意识的吞咽着唾沫想要伸手过去试一下那种感觉……

但忽然响起的手机铃声直接把我从走火入魔的状态中给惊醒过来,我拿出手机一看才发现是许璐打开的,刚按下接听键就听到许璐声音焦切的对我说道:“林修你在哪啊?我刚打听到王伟在青禾会所,我现在刚刚赶到会所这边问清楚他在的包厢,但是我一个人不敢去,你快来啊……”

我看了看眼前横呈着两个没有穿衣服的女人和糜糜的画面,不由得一时间懵逼了,许璐来了?这下我特么该怎么回答啊?

极品护花神医第0017章 你变了

我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不堪入目却又令人遐想联翩,两道身影一个显得妖娆成熟、一个青春曼妙,这样的画面只怕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难以控制……

我犹豫着要不要跟许璐说实话,还是找个理由将她搪塞着离开这里?

“喂……喂?”许璐的声音惊醒了我,“你在听吗?”

我这才猛然回过神来,想了想回答道:“我在听,如果你现在在楼下的话,那你让那个嘴角有粒痣的服务员带你到杏花雨包间来,就说是事先约好的,到了门口之后你让她不要进来打扰,听清楚了吗?”

“什么什么?”许璐有些懵懵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已经在青禾会所了,那你现在跟王伟起冲突了?”

“先别问那么多了,等你来了就知道了!”我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对准王伟跟那个丰满女人的身躯多拍了几张,再想办法用床单稍微遮掩住了陈雅莉那曼妙的身段,这画面怎么看都显得有些荒唐。

两分钟后,包间的门从外面敲了敲,传来服务员的声音说是有人找,我这才转身到厅外去对服务员说知道了,让她放人进来后自己离开。

在这种地方工作的服务员只怕什么情况都遇到过,所以她也并没有把发生的情况当回事,打开门看着许璐走了进来之后就转身走了!

“你……”许璐进门后,看着我的口罩忍不住惊疑了一下,随即眼神迷糊的扶着自己的额头奇怪的嘀咕了一句,“奇怪……我怎么有点头晕?”

我脸色顿变,差点忘记了屋内还有药物的成分,赶紧示意让许璐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然后拿了一块毛巾浸湿之后递给许璐皱眉说道:“屋子里面有晕药,你用这个捂着自己的口鼻,一会儿不论看到什么都不要惊慌!”

许璐瞪大眼眸,惊愕的看着我,惊疑道:“王伟呢?你该不会把他给……杀了吧?”

我哭笑不得盯着许璐,她在想什么呢?

我让许璐跟我过来,当推开房门看到里面王伟跟另一个陌生的衣不蔽体的女人滚在一起,旁边还躺着同样的形象横呈着的陈雅莉时,许璐的脸庞瞬间涨红,瞪大眼眸显得无比尴尬,慌乱的转开视线盯着我这边,羞窘道:“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并没有隐瞒许璐的意思,直接把王伟想要对陈雅莉用强的事情说了出来,包括我赶过来之后就是这幅画面,然后用药物迷倒了王伟和陈雅莉,接着找了这个镇上的‘交际花’过来,然后伪装成王伟跟这个女人厮混过的场面、拍摄下来……

许璐听得怔神盯着我,足足半晌才回过神来,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叹道:“雅莉那天带你参加聚会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跟以前不一样了,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些……真的都是你做的吗?”

“是我做的!”我迎着她的目光承认道,“如果你觉得我行事手段不光明正大的话,你也可以现在就去举报我!”

“我不会的!”许璐摇了摇头,眼神复杂的盯着我叹道,“王伟本来就不是个东西,我为什么要为了他去害你……”

许璐的话顿时让我震惊不已,我狐疑的看着她,虽然心里有很多话想要问她,甚至在脑子里设想过无数次我们再见面后的画面,但最终还是问出了此时最想问的那个问题:“既然你知道他不是个东西,那你为什么跟他在一起?”

许璐眼神闪烁了一下,盯着屋内那糜靡的景象看了一眼,忽然咬着唇低叹道:“你非要在这种场合问这些吗?要不然还是赶紧想办法处理现在的事情吧,不然等王伟醒了或者是别人发现了这里的事情就糟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心想这也是的,于是急忙让许璐帮忙一起把陈雅莉扶了出去放在外面的沙发里,然后把那个陈雅莉被王伟撕烂的那些衣服找了个塑料袋装了起来,再把那个‘交际花’的衣服给陈雅莉穿上,当陈雅莉那充满青春气息、但却十分丰腴的曲线终于被掩藏起来之后,我和许璐同时松了口气!

“接下去怎么办?”许璐看着我问道。

“我带陈雅莉走,然后你开窗通风,等到这里的空气流通后,你就假装你是赶到这里而意外发现王伟跟这个‘交际花’厮混在一起的……”我教着许璐说道,“至于该用什么情绪,你自己把握,不要露馅,那样王伟就不会想到这是一个局了!”

许璐点了点头,用复杂的眼神盯着我忽然叹息道:“林修,你变了。”

我扶着陈雅莉站起来,看了看许璐说道:“你不也是吗?”

“我……”许璐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但最终却还是摇了摇头对我说道,“你快点走吧,时间拖延下去总是不好的,万一出了变故就糟了!”

“好,你自己小心……”我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什么闪过一抹失落,其实还有很多话想问她,但却还是扶着陈雅莉迅速的离开了青禾会所,然后迟疑着打了个电话让叶彬在附近的酒店帮我开了一个房间。

半小时后,当我用冷水把陈雅莉泼醒后,她顿时就跟发疯似得疯狂的挣扎扭打起来,潜意识应当是还停留在自己被王伟逞强前的那一刻……

“你冷静点!”我坐在床对面的椅子里,冷冰冰的盯着陈雅莉喝了一声。

陈雅莉顿时怔了一下,随即茫然的抬起头扫视着周围,注意到自己穿着的陌生衣服和浓郁到完全不符合自己气味的香水,不由得有些失神,呆呆的朝我惊呼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出在这里?王……王伟呢?”

“亏你还记得王伟,还记得挣扎?”我盯着陈雅莉冷笑道,“我真的搞不懂,该是蠢到什么地步的女人,才会做出那种送货上门的蠢事呢?”

“你————”陈雅莉瞪着我的眼眸里,委屈和愤恨的情绪慢慢盈聚,忽然咬着自己的唇、捧起脸庞低下头去发出了痛苦的呜咽声。

“哭哭哭……除了哭你还会干嘛?”我冷笑着嘲讽。

“不要你管……”陈雅莉骤然嘶声朝我吼道,“你滚啊!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你就是个窝囊废,我让你滚啊!”

“对,我不但是个窝囊废,而且我压根就不该比你更蠢的去把你这个蠢货救出来——”我起身走过去,‘啪’的一巴掌扇在了陈雅莉脸上,眼露怒容瞪着她吼道,“你说对吧?”

陈雅莉被打懵了,呆呆的捂着自己被打的脸庞似乎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你他妈的打我?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不该去救你这个蠢货,而且我打你算什么?这比起你蠢到自己送上门去给王伟用强总要好的多吧?”我冷笑着继续嘲讽她。

陈雅莉可能是被打懵了,泪花在眼眶里萦着,咬牙瞪着我,但人却冷静下来了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啊?”

我把事情的经过跟陈雅莉简单的说了一遍,她听得目瞪口呆,脸颊也慢慢变红,看着我问道:“你的意思是,你看到了……我的?”

“我看到了算什么,王伟差点就把你给强了,跟这个相比,你难道更在意被我这个窝囊废看到了吗?”我冷笑道。

陈雅莉低下头去,脖子都是红的!

隔了很久,她才咬着唇嗫嚅着问道:“这么说真的是你救了我,可是我不明白,你既然敢来救我,为什么昨晚我跟小姨被欺负的时候,你却装成一个缩头乌龟吗?”

我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盯着陈雅莉说道:“成年人的世界跟你这种头脑简单的人想象中的世界是不一样的,你认为那种情况下我冲出去跟五哥大战一场,事情就完美结束了吗?”

陈雅莉一时语塞,呆呆的盯着我:“难道错了吗?你那时候看起来不就是一个孬种?我跟小姨的衣服都差点被他们给那个了,你还无动于衷的……”

“说你头脑简单有错吗?”我恨铁不成钢的盯着陈雅莉摇了摇头苦笑道,“上午你顶撞了这个世界上最在乎你的人跑掉,然后自己送货上门把自己差点给了这个世界上对你最恶心的人,可你难道就没有听到一条消息吗?”

陈雅莉显得有些茫然,一脸懵逼的看着我问道:“什么消息?”

我皱着眉正要把五哥车祸的事情说给他听,但这时候酒店的房门却忽然被人敲响,我下意识的朝着陈雅莉‘嘘’了一声,然后警惕的朝着门外出声问道:“谁?”

“开门,是我!”外面传来叶彬压低的声音,但陈雅莉大概还没有听出来,神色显得无比疑惑而茫然。

我起身走过去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确定来的只有叶彬一个人,这才把门给拉开,当叶彬的身影走进来的瞬间,我听到身后传出‘砰’的一声!

转头看去,陈雅莉吓得跳下了床,瑟瑟发抖的抱着被子裹住了自己朝这边惊恐起来:“怎么会是你?你来干什么?”

叶彬愣了一下,然后才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哈哈笑道:“看样子你还没有把事情完全搞定啊?她还不知道真相?”

“真相……什么真相?”陈雅莉一脸震惊的看着叶彬和我,显得难以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林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极品护花神医第0018章 阴暗的秘密

真相是什么?

其实我也不好说,我跟叶彬的关系没有近到那种地步,但我们又确实在合谋着干一些事情。

叶彬是个赌徒这一点,从他放黑钱的职业和开口随意说出‘赌’字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可以确定了,所以我故意现出一些东西让他来下注!

独臂那家伙说的,‘赌’字从来都是在算计人性,而不是算计筹码或者金钱数字,因为这个字从根底来说,它就意味着人性骨子里的弱点!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洒落进来,陈雅莉呆呆怔怔的盯着坐在那边沙发里平等交谈的两个‘男人’,只觉得眼前的一幕如梦似幻……

一个跟自己十八岁的同龄人、自己熟悉的那个受气包林修,他怎么就突然能够跟三十多岁的地头蛇叶彬坐在那里侃侃而谈呢?

但一切都是真实的,陈雅莉从未觉得人生有什么时候像此刻那么荒唐,她感觉自己更像是才刚刚醉酒,而不是已经从醉酒和一场事故中清醒了过来!

我完全没有注意到陈雅莉的愁绪,只是皱眉跟叶彬交谈了许久,最终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道:“你的意思是,南城监狱那边普通关系都没办法疏通,只有王伟的父亲这条线走得通?”

“是啊!”叶彬自嘲笑道,“我在有的人眼里看起来生意做得大,其实也就是个手套子而已,放贷这种生意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能够决定的,要不然我也不会费尽心机想要到镇上谋一个位置了,小小的江湖里,自己成为了那个圈子里的自己人,才能更进一步!”

我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说道:“不管怎么样还是得多谢你,你想要我帮你的那件事,恐怕还得再等一等才行!”

“时间还有半个月。

”叶彬皱着眉显得有些焦灼的看着我苦涩道,“一旦错过了这个机会的话,到时候就回天无力了!”

“答应了你的事情我会办到的!”我只是认真的对他说道。

“那好吧,我先走?”叶彬朝着坐在不远处的陈雅莉扫了一眼,然后用戏虐的眼神玩味道,“那小姑娘身材不错,脸蛋也水灵,我如果是你的话,就趁机……”

我没好气的看了叶彬一眼苦笑道:“你要走就走,还怂恿我泡妞?”

叶彬带着古怪的哈哈大笑声,起身离去了。

我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筋骨,那边的陈雅莉也终于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然后毫不客气的伸出胳膊肘撞了一下我的后背哼道:“你老实交待,你跟叶彬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我醒过来之后就好像什么事情都变了呢?”

陈雅莉已经知道了一些发生的事情,但我跟叶彬之间的关系转变说来话长,而且也不那么容易说得清楚其中的微妙缘故!

所以我也懒得跟陈雅莉细说其中的微妙道理,只是没好气的瞪着已经清醒下来的陈雅莉冷笑道:“像你这么简单的头脑,我怎么敢把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你呢?”

“你……”陈雅莉气得跺脚,指着我哼道,“你别得意啊,不就是救了我一次吗?你信不信我把你跟叶彬狼狈为奸的消息告诉小姨?”

我再次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盯着陈雅莉,心想莫非‘胸’大无脑这个理论是真的?

“喂喂喂,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看啊?”陈雅莉有些心虚的哼道,“别以为你现在跟叶彬说得上话我就怕你了啊……”

“别傻了!”我伸出手指戳了一下陈雅莉的脑门叹口气道,“你小姨在你顶撞她跑出门之前就知道了我的事情,而叶彬一大清早就去过你小姨家里,你觉得她会跟你一样白痴吗?”

陈雅莉瞪着两眼发愣道:“你的意思是,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你以为呢?”我下意识的扫过陈雅莉那茁壮的胸前,不禁摇了摇头苦笑,看来那个理论是真的!

“靠!”

“啪!”

陈雅莉刚爆一句粗口,我就抬起手指在她的脑门上敲了一个爆栗!

“你干嘛?”陈雅莉怒瞪着我惊呼道。

我淡淡的看着她说道:“事实证明你已经够笨的了,就不要在我面前爆粗口,否则我都会这样教训你的!”

“林修————”陈雅莉捂着自己的额头,跟只发怒的小猫似得瞪着我咬牙切齿,“你凭什么管我啊?你算老几?”

“凭我救了你一命,古人有云,这是如同再造之恩,再说了,你犯错了我打你一两下怎么了?”我笑眯眯的看着陈雅莉说道。

“谁让你救我的,我又没求你!”陈雅莉咬着牙,但眼神里的愤怒却变成了一种奇怪的情绪瞪着我哼道,“而且你跟我年龄差不多,别装大人好吗?”

我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无奈叹道:“真是个叛逆期少女!”

“呸,你有什么资格说我!”陈雅莉骂了一句,忽然伸手过来准备在我脸上也偷袭一下,但可惜的是她伸出来的手却被我敏捷的抓在了手心!

“你……”陈雅莉微微一怔,使劲的往回抽,“放开我的手……”

陈雅莉虽然人刁蛮任性了一点,而且有那么一点蠢蠢的,但是她的脸蛋和身材都很好看,小手摸起来也让人觉得有种软暖的感觉,我不但没有撒手,反而盯着她戏虐的笑着威胁道:“你怎么这么笨呢?连大熊都打不过我,你还想要偷袭我?”

“你放不放开?”陈雅莉挣扎,脸蛋都涨红了。

“你道歉,我就放开你!”

“凭什么?”陈雅莉咬着牙,吃奶的力气估计都使出来了,但她的手却依旧死死的被我抓在了手心里!

我怀疑陈雅莉只会说这一句‘凭什么’,莫非没有父母亲自管教的小孩都会说这句话吗?但仔细想想,我貌似从来没有对林晚说过这句话的……也许是我跟林晚不同吧?

我有些走神,陈雅莉趁机踩了我一脚,我这才回过神来松开她的手,陈雅莉顿时惊呼一声朝着沙发里栽倒下去摔了一个四脚朝天,裙子底下的风光一闪而逝!

“你这个混蛋————”陈雅莉张牙舞爪的瞪着我,好像好像伺机扑上来报仇似得,刚才自己走了光的那一瞬间她应当是没有意识到。

“好了!”我板着脸对陈雅莉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得把你带回去了,要不然沈曼今天只怕会坐立不安担心受怕一整天!”

“要你管……啊……”

陈雅莉再次捂着又被我敲了一个爆栗的额头朝我恼羞成怒喝道:“你干什么总打我,疯了吗?”

“这是教你,做人要懂得起码的礼貌,尤其是在对待对自己有恩的人时……”

“说得一本正经,跟个老人家似得唠叨!”陈雅莉迟疑的望着我,终于是放弃了继续报仇的打算,显得有些懊恼,“喂……”

“嗯?”我疑惑的看着她。

“你变化真的很大唉……”陈雅莉站起来仔细的打量着我说道,“但是我还是奇怪,你敢对王伟做出那种事,你就不怕他发现后报复你吗?”

我再次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陈雅莉,她现在也是怕了我这种眼神,急得跺脚道:“干嘛又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你能不能再聪明一点?”我皱着眉叹息道,“我敢打叶彬的人,敢对五哥下黑手,敢跟叶彬这种豺狼做交易,还敢把这些事告诉你这个白痴一样的家伙,你认为我有害怕王伟的理由吗?”

陈雅莉再次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变得更加好奇的盯着我问道:“那就更奇怪了啊,王伟家世那么厉害,你为什么不怕他,难道你不知道王伟对你一直心怀嫉恨吗?”

“他嫉恨我?为什么?”我皱眉盯着陈雅莉,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不禁问道,“差点忘了还有一件事,你答应过告诉我许璐的秘密是谁泄露的,现在可以说了吧?”

陈雅莉神色复杂的盯着我迟疑了一瞬,忽然咬着唇叹道:“是王伟……从头到尾那只是他的一个阴谋。”

我眼神震惊,但却又很快想通了一些事情,不由得皱眉盯着陈雅莉苦笑道:“难道说王伟陷害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许璐?”

“是的……”陈雅莉脸色忽然变得有些痛苦的说道,“那时候他还跟我在处着,所以有些事情都没有瞒我……他那是私底下是想要追许璐的,可是许璐那时候冷冰冰的谁也不爱搭理,唯独跟你走得近……”

“所以他有一次开车跟踪了许璐,这才发现你跟许璐原来都住在那个红灯楼里……”陈雅莉盯着我难看的脸色停顿了一下,才接着叹气道,“后来他就发现了许璐的妈妈原来是‘干那个’的,所以才想出了那个主意!”

“好毒的心啊……”我咬牙切齿,不禁握紧了双拳沉声道,“就因为这样,所以害我辍学,连累我姐入狱吗?”

“还不止……”陈雅莉咬了咬唇,目光纠结的看着我说道,“还有一件更大的事情,但是林修你得答应我,如果我说出来,你千万不要冲动好吗?”

我疑惑的盯着陈雅莉心想,这女人一向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什么事情会大到让她劝我冷静?

极品护花神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极品护花神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极品护花神医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