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寂夏》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寂夏》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2019-09-13 18:35:25作者:殷仲辰

寂夏是一部很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I提供寂夏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殷仲辰欧阳寂夏。如愿以偿考进理想的大学,却遭遇另一半单飞。叛逆地沉沦下去,终于在那个五月逃跑。意外相遇,差一点被骗走,半月后她却成功拐来男朋友……殷仲辰:“他是谁?”成浩:“夏,回到我身边吧,我回来了……”殷仲辰:“欧阳寂夏,听着他的表白高兴吧,等了三年终于等到头了,我这个替补是不是要一脚揣开了!你说过,我们要做陌生人。好,我答应你……”欧阳寂夏:“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反正不是因为爱……”殷仲辰:“……不知道……好奇和心疼吧……好像,成了

《寂夏》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寂夏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寂夏第十五章

“韩广厦小弟弟,你这样子真丑!”寂夏至今记得韩广厦给的那个眼神,很认真也很理解的眼神。

“谁是你弟弟?!我比你大。”

“证据!”寂夏朝韩广厦摊开手,“没有证据,你就比我小!”

“靠!哎呀……”韩广厦真是遇上克星了,“莫名其妙的女人……一见面就认亲戚……”

“你才莫名其妙!你……”

“干嘛呢?这么热闹。”凌涛从外面回来,还没进屋子就听见韩广厦和一个女人大呼小叫,争论不休。

“没事没事。”韩广厦喘口气,朝凌涛投去一记感激的媚眼。

“仲辰。”凌涛挤开韩广厦,往寂夏旁边一坐,直接勾起欧阳寂夏的脖子,“这谁呀,也不介绍一下。”

寂夏错愕地看着他,总觉得好像是哪里见过他,在哪儿呢?

殷仲辰斜睨着他,拧起眉毛:“松手。”

凌涛缮缮罢手,正眼看向欧阳寂夏时一顿失神。学生妹?

“你上次不是见过了,还用得着介绍了……”

“嗯?”寂夏混沌了,他们真的见过?脑子里把陌生的面孔一个一个过滤,想到什么似的,指着凌涛,“你是那个liumang!”

靠!凌涛紧蹙眉头,一肚子恼火。

liumang?韩广厦忍俊不禁,看着凌涛一脸坏笑。

无语……殷仲辰抚额,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三个男人表情各异,登时无奈了……

“你们……”寂夏来来回回看着他们仨,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们怎么了?”

“他,他是liumang?”韩广厦指着凌涛,直接笑喷了,“凌涛,你什么时候非礼她了,殷仲辰的女人也敢碰?!”

“我是liumang?!”凌涛顿感头顶飞过一群乌鸦,黑着一张俊脸,无奈道,“你上了liumang的车。”

“……”殷仲辰不帮腔,抱臂在一边看凌涛笑话。

“车上……”她费劲地想,灵光一闪,拍手道,“啊,你是那天在轿车里的人!”

可算想起来了……

“我叫欧阳寂夏。”因为是殷仲辰的朋友,寂夏也没什么畏惧,大大方方地做起自我介绍,“在C大上大一。”

“你是不是在花影喝酒的女孩子?!”没见欧阳寂夏之前,他一直以为殷仲辰的女人肯定又是浓妆艳抹、风情万种,哪会想到她会是那个素面朝天、娃娃脸、小短发的学生妹……

“你见过我?”寂夏又疑惑了。

“你们俩到底认不认识?”韩广厦也满腹狐疑。这俩人怎么神神叨叨的。

寂夏、凌涛同时摇头。

韩广厦半信半疑地打量寂夏,转而看看凌涛,又看看殷仲辰。

殷仲辰浅笑,留给韩广厦一个不咸不淡可供揣测地眼神。

“咦?殷仲辰?”寂夏转身,抱过殷仲辰的胳臂,仰头贴着问,“你那天也在车里?”

“……”不置可否……

“你在车里就认出我了?”

“你又没看见我。”

“好吧……”是她太粗心了……

殷仲辰抽出手臂,环起她,“以后别再这么心不在焉了,你这要是上了贼船,谁都救不了你。”

寂夏瘪瘪嘴:“我已经上了你这条贼船了……”

“寂夏,你真是C大的呀……”是C大的还不认识臧硕?!

“废话,这还有假。要不要我把学生证拿出来给你看看。”

“算了……”韩广厦抓过鼠标,不死心地又问,“臧硕……”

“臧硕?号称千杯不醉的校董事的儿子?”她一顿,爆料似的,神神秘秘地说,“还外号千杯不醉呢,瞎吹。”

韩广厦一听,兴趣来了。臧硕这酒量一般人可比不上,但不外露呀,莫非这小丫头还有一番见解?!“说说看。”

“上次在盛世大酒店小聚,喝了半瓶啤酒就脸红脖子粗,满嘴胡话。中途想去厕所,一溜歪斜地进了女卫生间,硬是被服务员请了出来。”臧硕可是C大的风云人物,有钱有势,他的事迹可以写部史记了。但是呢?名不副实哦,佳话多多,笑点更多。寂夏的嘴角挂着一抹嘲笑。别人不知道真相,都被他蒙得团团转呢。

凌涛看着寂夏流利不打弯地吐出这些话,不知是惊讶还是什么……上次小聚的时候,没见过她啊……

殷仲辰狐疑的凝视她。他们明明不认识呀,她还那么怕他……

“你们很熟?”韩广厦不懂了……上次还怕成那样,这才几天就透露秘密了……

“不认识……”寂夏搂起殷仲辰的臂膀,“听说的。”

韩广厦又半信半疑地点点头,秘密越来越多了……

 

寂夏第十六章

殷仲辰吊着嘴角淡淡微笑,托起寂夏的脸,抚摸着她黑红的头发:“你的头发染了?”

“没啊,怎么了?”寂夏茫然,伸手去抓殷仲辰的手。

“这一缕怎么是红的?红得发黄……”她的头发很软,发丝很细,抓着很舒服。

“是不是做头发的时候弄坏了?”她抓着那一缕企图拉到前面看看,“不用染发了……”

“傻样。”殷仲辰咬唇,细细打量她的眉眼,看到她,他的嘴角总是不自觉地上扬。

寂夏有所察觉,拉起脸,装作生气,双手捂着殷仲辰的眼睛:“你看我干嘛!不给你看了。”她就怕殷仲辰越看越觉得她丑。

“过来坐下。”她越挡他越想笑,就像个小孩子,让他忍不住想放进怀里逗弄。

“NO!”寂夏挺身,退后一步,像膏药一样黏着沙发靠背。

殷仲辰无语,腾开位置:“我起来你坐下行不行。”

“……你不玩了?”欧阳寂夏半信半疑地挪过去。

“你替我玩。”

“我不会,我给你聊QQ吧。”她正点开主页板,瞥见上面的分组,“瀚海……你跟那里什么关系??”

殷仲辰身手敏捷,一把抢过鼠标把QQ关了,然后扯开嘴,笑嘻嘻道:“没了……”

韩广厦看看寂夏眼里的求知,冲殷仲辰摆手。

殷仲辰转过身,把耳朵靠过去,知道他嘴里没好话。

“她还不知道你在那儿的事吧?”韩广厦笑里带着一丝挑衅,清晰地刺扎殷仲辰的双眼,他冷着脸不说话。

见状,韩广厦笑得更深更得意:“她要是知道了会怎样?”

他们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重,殷仲辰眸光闪烁,狠狠地盯着他:“你敢告诉她。”

让殷仲辰紧张,才是他的最终目的,果然,他没让人失望。韩广厦婉然一笑:“大哥知道你们的事吗?”

又上当了,韩广厦总是给他下套,可他一紧张就往下跳。殷仲辰生气地垮下脸:“……这不是你该问的。”

看着他们背着自己窃窃私语,欧阳寂夏顿时没了网聊的兴致。她不懂他们之间的神秘,那个午夜的事窜出脑海,油然而生一份警惕。她还是个局外人,像个傻子,害怕被骗仍要强装着坚强。

“夏。”殷仲辰察觉旁边人的心不在焉,瞪一眼韩广厦叫他闭嘴后,又来招呼寂夏。

“嗯?”她不敢抬头看殷仲辰,不敢泄露内心的惶恐不安。

“听歌。”殷仲辰托起寂夏的脸,给她戴上耳机,细腻地将一缕头发别到耳后。

“仲辰,声音怎么调啊?”欧阳寂夏摸索着两个听筒,不知道怎么调小,“有点大。”

“我看看。”殷仲辰深吐一口烟,将燃着半支烟使劲撇向一边,生怕烫着寂夏粉红的小脸,左手拖着她的脸,右手食指指腹划着下面的开关,“这样行不行?”

寂夏仰头看着这个细心的男孩子,眼角弯着一抹满足的笑,双眼明亮,对着他含烟的俊脸:“再小点。好了。”近看殷仲辰,其实,真的挺好看。

殷仲辰摸摸寂夏的腮:“你先听歌。”

寂夏瞪向一边乐载载地看他们亲昵的韩广厦,便扭过头去。

“大哥要是知道你因为她推掉今天的事,是不会放过她的。”他的话像是调笑,又像是好心的提醒。

殷仲辰挑衅地看着韩广厦:“我猜他已经知道了……”

韩广厦狂放不羁地提着嘴角:“你就不怕他……”

殷仲辰的寒眸一闪,耸肩,释放突然生起的紧张:“算了,没事,她不会有事的。”

韩广厦也放松地躺回去,看看欧阳寂夏:“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不太相信殷仲辰会藏得这么深,明明是只不吐骨头的恶狼,怎么会扮小白羊扮得那么像!!

“仲辰,仲辰。”寂夏在后面拉他的衣服,“不好听,没找到好听的歌。”

“笨死了……”仲辰推她脑壳,俯下身子要给她找,“想听什么?”

“你坐下玩吧。我不会玩,没意思了。”他们背着自己说话,她真的恐惧极了,握着鼠标的手发紧,扫来扫去,也不知道往哪放。心里备受煎熬,她受够了这种不知该不该存在的恐慌。

“咱们出去?”殷仲辰的手指又滑着欧阳寂夏的脸蛋。

韩广厦灵机一动,兴致勃勃地径自站起来:“咱们唱歌去。”

“去哪?”寂夏也站起来,问殷仲辰。

“金莎吧。就在对面。”回答的是韩广厦,“凌涛,咱们唱歌去。”

“不去行不行?”欧阳寂夏犹如惊弓之鸟,小心翼翼。万一他们是坏蛋,去唱歌不是深入龙潭虎穴是什么?!

“可以。你们先走。”殷仲辰知道她心里有些防备,他低低身子,耐心道,“那你说咱们去哪?”

 

寂夏第十七章

寂夏低下头,慌忙挡下自己的惊疑:“……我不知道。”

他拍拍寂夏的头,安慰似的:“没事,走吧。”随即站起来将桌上的两块手机装进口袋,拉着寂夏去外面。

“走了。”殷仲辰朝二楼下来的男人打招呼。

欧阳寂夏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没多话,贴着殷仲辰的耳根:“我在外面等你。”她的声音很冷,又变成了一只刺猬,浑身是刺,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殷仲辰抬起环着寂夏的左臂,目送她走出去,有些惆怅,扭头又跟男人说话。

门口台阶上站着的人深呼一口气,努力平静狂乱的内心,太紧张的欧阳寂夏不会保护自己……

“走吧。”殷仲辰皱皱眉头,有些无措,把她揽进怀里。

寂夏抬头,扯出一丝笑:“哪有金莎啊?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地方。”

“那不是嘛。”殷仲辰抬手一指,“你以为只有西三街有啊。”

“殷仲辰,你是猪。”

“快点,你们俩磨叽啥呢。”韩广厦不耐烦地扯开嗓子喊,催促他们赶紧过来,“给我钱,没烟了。”

要钱怎么还这么强势?!寂夏皱眉看着韩广厦走过来。

殷仲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红牛交给韩广厦:“别给我装穷!”

韩广厦瞪他,撇一眼殷仲辰怀里的人,没好气地回答:“没现金。”

殷仲辰看着他们去了对面,低头发现欧阳寂夏眯眼,迷茫地看着右前方的人……

是个男生,只有背影。可她看的很入迷,眉头不自觉地又皱了起来,像是竭尽全力看清,像极了那天在车站,一眨不眨地看着一辆出租车开远。

心头一紧,殷仲辰有些恼怒地掰过欧阳寂夏的身体,看着她恋恋不舍地收回迷茫的眼神,笑道:“怎么了,脸这么臭。”

他安慰似得表情,让寂夏渐渐回笼心神。她在心里打打气,尽量放松自己,告诉自己那个人只是与成浩有些相似。

“跟我在一起这么不高兴……”他压下嗔怪,说的像是玩笑,眼睛却有些恼怒地对着那个背影又瞄了两眼。

“哪有啊。”尽管心里还是有些沉闷,她不想殷仲辰发觉。

“就是有。呆会儿我送你回去。”

“大哥,二少跟三少、韩少从艺佳出来之后又去了金沙国际。”

“哦?”赵刚两眼一眯,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就他们三个?”殷仲辰会为了玩乐推掉工作?

“额……”保镖犹犹豫豫,不知道接下来自己的话会带个另一人怎样的遭遇……

“说。”赵刚厉声命令,威严的嗓音让人不禁战栗。

“还有一个女人,跟二少的关系不一般。”

“怎么个不一般?!”赵刚倒要看看,什么样的女人会有这么大的能耐,让殷仲辰敢违背他的命令。

“二少……两个人搂在一起……”

挂掉电话,阿楠接过手机,挺拔地站直,看着赵刚拧起的眉头,他知道,赵刚必须要做些什么了……

殷仲辰推开玻璃转门,寂夏跟着他走进玻璃墙面五彩斑斓的大厅。头顶上一盏大灯昏黄,越往里,光线越是昏暗。

“包了吗?”殷仲辰问韩广厦。

“还没,等你们两个呢。”韩广厦站在大厅中央,“几个小时?寂夏几点回去?”

“最晚六点吧。”她看看这么华丽又昏暗神秘的环境,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行,那就两个小时。”韩广厦转身,“殷老板付账吧。”

殷老板?寂夏心里犯嘀咕。还老板?!这殷仲辰是干嘛的?韩广厦叫他殷老板?他是个老板?

殷仲辰狠狠瞪他一眼,走去柜台,又拿出四个上午取出的红色毛爷爷。

“找您二十。这边请。”

“走吧。”凌涛和韩广厦前面带路,殷仲辰中间,欧阳寂夏最后,她一点积极性都不敢有。

“仲辰,我看不清。”楼梯间全是暗红色灯光,幽暗深邃,打在脸上,让她一阵惊悸。

殷仲辰拉过她的手,放在手心握着:“没事,慢点就行。”

走进三楼的包间,韩广厦和凌涛抢夺着挤到操作器前,寂夏和殷仲辰则在门口边坐下。手搭在寂夏的肩膀上,殷仲辰倚在沙发背上休息,脑袋轰轰直响,他快烦死了。

寂夏抚着殷仲辰的脸,给他舒展眉心。“感冒了吗?“

“有可能。”殷仲辰抚摸寂夏的小脸,嫩嫩的,特有手感。

“不吃药,也不打针,就知道乱跑,真是折腾人。”这殷仲辰,到底是个什么脾气!

“过来看看,这东西怎么使呀?”韩广厦吆喝他。

殷仲辰不耐烦地摆手:“你自己弄就是。”

“不是,你看呐,手触不灵。”

殷仲辰撑着寂夏,走过去,摆弄两下也道:“不大中用,不灵。”

 

第18章开始

寂夏第十八章

“我试试。”寂夏一屁股坐到殷仲辰腿上,随便滑了两下,真是奇怪,一到欧阳寂夏手里这操作器这么乖。“这不是挺好使嘛。你们唱什么,我给你们找。”

“找六哲的。”韩广厦吩咐道。

殷仲辰一听不乐意了。“你过来自己找。”他向后坐,让寂夏坐里面,“过来坐下。”

“怎么了?我给找就是。”看她一副执著的样儿。寂夏把歌手名录翻了不知几遍也没找着六哲这个人。

“不可能吧。”韩广厦不相信,又坐过来。

寂夏往后坐,赶紧给韩广厦腾地方。殷仲辰趁机从后面抱她,握着寂夏的手,乱捏。

从过了春节,她就一直出没在这种地方。只不过,这一次,她不再是和朋友,不再看着别人拥抱,她孤身一人坐在一边。这一次是跟她不太熟的男朋友,她是被拥着的那一个。

“我想起对你的要求了!”

“要求?哦……”他也想起来了,上次他问的,“说说。”

“你答应了我再说。“

殷仲辰不去理她:“你想得美……想占便宜可没那么容易。”

“……”寂夏瞪他,看他实在没有妥协的打算,悻悻然开口,“第一,不准骗我。”寂夏说的咬牙切齿,意有所指。

“我没骗你。”殷仲辰还不懂她的意思吗!!幼稚!!

他真懂啊……真丧气,话没说出来,反而被他揭穿了。她一耷拉脑袋,表示失望,抬头时马上又恢复小魔女一样难缠的架势:“我还没说完,你急什么急。第二,要疼我爱我。”最好看穿我也不要揭穿我,嘿嘿……

“小儿科……”殷仲辰笑着抓起寂夏的两只小手,紧紧握在手心,“你就是用来疼的。”

“……花言巧语。”寂夏满意地撇撇嘴,垂下眼帘,盖住羞赧,“你嘴里的话都这么腻歪。”

害羞的模样真有意思,殷仲辰心头欢畅:“不信算了,还有吗?”

“有有,第三个,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好。”

“嗯,说吧。”她那么认真地望着他,殷仲辰知道她接下来要说的不是假话。

“有不顺心的事你要跟我说,不准自己憋着,我要跟你一起承担。”寂夏盯着殷仲辰慢慢垂下的眸子,心头升起些别扭。以为殷仲辰不愿意相信她……

“嗯。”殷仲辰沉沉地点点头。没有一个女人跟他说过这些话,他在心里默默记下了,却告诉自己要一辈子疼她,绝不让她去分担。他是个男人。这是个男人应该做的……下定决心一样,他嬉皮笑脸道:“还有吗?”

“没了。不管怎样,反正我说了,你也答应了。哼哼……你不说也得说。”

“这么点?机会只有一次。”

“你说只有一次就只能有一次?!你说的不算数!”

“你是老大啊。”殷仲辰深情地望着腿上坐着的小女人,抚着她的短发,越加疼惜地爱她。

“没错。”寂夏摆出一副女王的架势,“我就是殷仲辰的老大!”

殷仲辰笑出声:“……至于这么兴奋吗……”

寂夏看着他的眼睛,两眼眯成一条缝:“至于,至于,非常至于。”

殷仲辰咬着嘴唇,默不作声。寂夏学他,慢慢睁大了眼,也咬起嘴唇。很自然的,两个人玩起瞪眼。只见欧阳寂夏的眼由小变大,由大变小,一会儿笑,一会儿做个恐怖的表情。殷仲辰面不改色,偶尔嘴角上扬但很快忍住,眼睛始终一眨不眨地瞪着欧阳寂夏。

“亲爱的,你快认输吧,我坚持不了了。”寂夏都快被自己笑趴下了,可见这殷仲辰的耐力真是不一般。

“不和你瞪了。”他把寂夏的脸拨一边,“你老招惹我。”

寂夏哼哼地笑:“我就是想让你认输。”

“你跟谁学了这一套?”殷仲辰掐死烟头,吐口烟。

“不告诉你。”这是寂夏的骄傲,是她自创的分神计。

“傻样。”

“就傻……”殷仲辰一口吞掉她的话,把她挤到墙边,整个人覆过去,手托她的脸,双唇纠缠她的上唇。

寂夏呆呆瞪大了双目,不敢相信,殷仲辰会用这个方式抢走了初吻。欧阳寂夏缩在狭小的缝隙里,盖着殷仲辰的影子,惊慌得丢掉了呼吸,大脑空白一片。她慢慢闭上双眼,任他肆意吮吸。从来没有人教过她接吻,更头痛的是该怎么应对他的舌头?舌吻又该怎么来?!

到现在她从发现自己多么无知、幼稚。

殷仲辰停下来,像小人得逞似的看着欧阳寂夏,一双眼贼坏。原来欧阳寂夏的接吻史一片空白啊……这更增加了他的欢快。

寂夏被看得心虚,感觉他就像在嘲笑自己啥都不懂,歪嘴鼓起腮帮子,瞅着这个干坏事的家伙,一张脸却烫得她再也不敢抬头……

殷仲辰双臂搭在寂夏肩上,吊着嘴角观察她害羞的模样,然后慢慢捏起她的下巴,要是能看清,他猜欧阳寂夏红了脸。

寂夏仰头,眯眸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眼睛,咬咬嘴唇:“这是我的初吻……”半天竟然挤出这么一句话,一出口她便后悔得要死。疯了,真是疯了……

寂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寂夏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寂夏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