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2019-09-13 17:50:04作者:飞云冉冉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是一部很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I提供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宋茗微允祀。那个晚上我看到了我的未婚夫吃人。我逃跑拒婚,险象环生。为了活命,我缠上了佛门高僧。我以为拜了他为师,我便安然无恙,却没想到他的弟弟也缠上我。我一碰上他,便会不由自主地贴上他。他一边舔舐我的脖子,一边道:“娘子,你的血好甜。”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第十五章

按理说,阁老府悔婚,两府是交恶的。

可大公主不计前嫌,态度这般大度自然,就会再次将两个府邸联系在一起。

大公主在谋算什么呢?

“原是我那次误会了世子,世子把两姐妹认错了,后来来到了阁老府才知道心上人是当姐姐的。”

大公主话一落,宋茗雪当即就愣住了。

宋茗微抿紧了唇。

那次盛怀安来府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曾氏有所怀疑,但是人家大公主都这么说了,看茗雪的样子几乎是喜极而泣,她也不想泼冷水。

宋茗微想到了盛怀安被师父所伤,必定要大补一次。

这次,难道看中了宋茗雪?

宋茗微不敢想,她怕自己想简单了。

声东击西也不是没有的,如果这是一个圈套呢?

到底如何,她只能静观其变。

在宋茗微思虑之时,两家竟然欢欢喜喜地订了亲。

宋茗雪喜上眉梢,目光流转对上宋茗微微微蹙着的眉头,不免心生得意。

“茗微,你这些日子参佛,可明白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宋茗雪粉面含春,那样的春风得意,满面红光,宋茗微不想自讨没趣。

“恭喜大姐姐了。”

“谢谢妹妹了。”宋茗雪拐过回廊,留下宋茗微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东珠气地捶胸顿足。

“小姐,你别理会大小姐,那是捡你不要的东西。雍亲王玄亲王哪个不比世子强……”

宋茗微闻言一怔,不由得想起了师父的那句一辈子都是师徒的话。

她猛的喝了东珠一句。

“往后莫要胡言乱语,师父也好,玄亲王也好,都莫要再提。”

话落,宋茗微的胸口便是莫名地钝痛。

东珠不敢多言,一路跟着宋茗微回了屋。

宋茗微只吃了一两口饭菜,就拿起桃木剑练习了起来。

但她神思不属,双眸迷蒙,莫名地就陷入了幻境之中。

“大姐姐,那世子你不能嫁。”

大红花轿在阁老府外停着,锣鼓喧天作响,赤红的鞭炮炸裂开来。

宾客往来,小童们讨喜地要了喜糖欢欢喜喜地穿梭于院门前后。

宋茗微抓住了宋茗雪的手,脸色煞白。

“宋茗微,你是嫉妒我吧?为什么不让我嫁入镇国公府,你倒是说啊?”

宋茗雪一身红衣妖冶如火,但落在宋茗微的眼中就是丧服裹身,一身鬼气。

众人逼视着宋茗微,老夫人气的猛敲拐杖。

曾氏恨不得用眼神剜了她。

宋茗微顿住了。

半晌,她放开了宋茗雪的手。

翌日,宋茗雪的死讯传来,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曾氏痛哭不已,没几日也去了。

宋茗雪的鬼魂却回来缠着宋茗微。

“为什么在我出嫁前你不告诉我,我是你姐姐,你竟看着我去死?”

宋茗微苦笑,她被逼得退无可退。

“如果我当时说了,你会信吗?你们只会把我关禁闭,然后你照样义无反顾。”

宋茗雪凄厉一哭,终究魂飞魄散。

幻境陡然一变,宋茗微扯住宋茗雪的手。

“他是恶鬼,你不能嫁给他。”

宋茗雪甩开她的手,毅然上了花轿。

宋茗微被关了禁闭,一杯毒酒灌入喉咙。

宋茗微看着自己的魂魄离体,被一只恶鬼牢牢地掐在手心。

“姐姐,你终于落入圈套了。”

宋茗微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从幻境中出来之时,已经汗湿衣襟,魂不附体。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发了这么久的呆,我都叫你好几回了,你都不理我。”

东珠将一张湿帕子递给了宋茗微,宋茗微擦了擦额头,双眸闭了起来。

这两日,宋茗微都称病不出。

阁老府热热闹闹的,曾氏忙地脚不沾地。

管事们也都出入府中,为了将宋茗雪的嫁妆凑足,个个都忙着盘算账本。

宋茗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绣着她的嫁衣。

东珠看宋茗微这两日神思恍惚,就把听到的消息一一说给宋茗微听。

“我看那国公府也不是很看重大小姐,他们都没送嫁衣来呢。 好歹咱们还收到了那上好的凤冠霞帔。”

宋茗微眼眸微微一闪,继续念起了清心诀。

东珠见宋茗微有些反应又继续说了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亲事也是定地这样急,婚期就定在后日,好似世子有多等不及似的。”

宋茗微数着佛珠的手指僵硬地顿了下。

终究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竟是念不下清心诀了。

仿佛这个秘密成为了她的心魔,她到底要如何选择?

宋茗雪是她的亲人,虽是任性孤傲,性子不是很讨喜。

但,宋茗雪并非大奸大恶之人。

宋茗微有些茫然,便起身出门,让东珠去准备马车,她要去找师父问问。

相国寺门前的栀子花正开地香浓,几朵零落在行人肩上,许是檀香相随,竟是让刚踏入门阶之人宁心静气了起来。

金漆的大佛慈眉善目,拈花一笑,宋茗微跪在下方,突然听到了几声窃窃私语。

“看,就是她。”

“真是笑话啊,没想到之前竟是镇国公世子看错了眼,这下,她可够我笑一个月的了。”

“许是人家早看上了雍亲王,才不在乎世子爷呢。”

两三个女子对着宋茗微指手画脚。

宋茗微对他们并不理会,但被人群围着,她便有心想走。

不想被两个女子挡住了路。

宋茗微抬眼看去,两个女子盛装站着,凌厉而高傲地盯着她,看她的目光极为轻蔑。

这两人,恰好是宋茗微为数不多见过的贵女中最为醒目的。

一个是端妃娘娘的外甥女谢学士的孙女谢芷蕙,另一个是端妃娘娘的侄女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五营统领的嫡亲女儿容蓉。

这二人,据闻都是端妃娘娘为玄亲王准备的,玄亲王妃必定是这二人其中之一。

宋茗微想到了玄亲王那人,根本不愿意同他那后院起争执,身子灵活一绕,在二人呆滞的目光中,悠悠走开。

“怎么,有了靠山了就不做那卑躬屈膝之事了?你当真是迷上了雍亲王,没脸没皮到这个地步了吗?”谢芷蕙看着宋茗微走向后院,当即喝道。

宋茗微并不理会。

“我听闻,你那姨娘当初生地倾国倾城,也是个不安分的主。后来被你爹骂地险些自杀,你没有你娘亲的容貌,却有你那姨娘的狐媚本事,到底是青出于蓝。”

谢芷蕙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眼宋茗微的脸,到底是紫藤的横空出世,京中众多才子都悄悄留下画作。

谢芷蕙有一次在书房见到了那张画像,便被那惊人的美艳容貌瞠地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少女与画中女子有三四分像,姿容自然是不容置喙。

然而,她还是嘴上不饶人,一句句难听的话脱口而出。

“啪。”

谢芷蕙被宋茗微打地一懵,她愕然于宋茗微的大胆,更是恼怒她的无畏。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第十六章

几个小厮奴仆冲了上来,将宋茗微围了起来。

宋茗微冷声一笑,自是将所学的招数用上。

容蓉闪在一边看着,见不少人都在这指指点点,她聪明地退了出去,任由谢芷蕙作威作福。

那谢芷蕙看众人目光都朝她而来,眼中的神色越发怨毒。

她与容蓉针锋相对,斗的你死我活,谁曾想到,前日玄亲王于那湖边醉酒,口中无意念出的名字,让她心惊不已。

这才按耐不住要来看看这个庶女,到底有什么本事竟连玄亲王也给迷了。

几个小厮哪里知道宋茗微一个姑娘家,下手贼黑,专挑骨头软的地方打,几个回合下来,他们一个个都软了腿脚,却见谢芷蕙怒目而视,又都龇牙咧嘴地朝宋茗微而去。

宋茗微到底是女子,学习武功的时间又短,不一会儿就看到一个拳头迎面而来。

宋茗微往后一闪,一股子热气骤然游遍全身,这莫名的熟悉让她浑身一僵,打出去的手一顿,眼看着就要被一个小厮抓住。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双木屐。

白色的袜子上绣着蓝色的云彩,宋茗微抬眼看到了赤红的袈裟,那些小厮一见到雍亲王,话都不敢多说,撒腿就要跑。

“谢姑娘,在寺庙内打架斗殴,破坏佛门清修,还请给允稷一个说法。”谢芷蕙一见到雍亲王,当即就想脚底抹油溜走,听闻这句话,手一抖,却还是道:“打架斗殴的又不止是我,宋茗微下手可不轻。”

雍亲王平静的目光看向了那些看戏之人,他们纷纷道:“是他们好多人围殴一个姑娘。”

也不知道为何,雍亲王身上一直文正平和,但被他看这么一眼,却没人敢对着干。

谢芷蕙气急,最后道:“我多添一笔香油钱。”

说着,谢芷蕙掏出了两百两银子,有人倒抽了一口气,两百两够寻常人家花半辈子了。

谢芷蕙偷偷觑了雍亲王一眼,见他不为所动,可自己已经拿出了钱,再肉疼,也不能收回去了。

待小和尚一脸笑容地将那钱财拿走之后,雍亲王却道:“还请谢姑娘道歉。”

“道什么歉,她凭什么让我道歉。”

“既如此,明天我请你父亲来寺里下棋,想来你父亲是乐意的。”

谢芷蕙脸色大变,蓦地对宋茗微道:“对不起!”

话落,她直直地盯着宋茗微的脸。

“我娘会原谅你的。”宋茗微微微扬唇。

“你!”谢芷蕙气地脸色铁青,宋茗微却没有理她,转身离去。

她的脸色十分难看,额上虚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她不敢想象,如若方才她没有停下来,是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的那两条尾巴就会一跃而出!

“师父……”

允稷手持佛珠,看着跪在自己眼前一脸茫然的小徒弟。

她是那样地彷徨,仿佛被围困在铁笼子里的幼兽。

他平静的眸子里骤然起了一丝涟漪,右手伸出摊平在她的眼前。

宋茗微愣了下。

师父的手有着薄薄的一层茧,指头纤瘦,骨节分明,那手很大,足足是自己的两倍。

宋茗微知道自己的手放在上面怕是丢脸地娇小。

她几乎是小心翼翼地将手放了上去,温热的气息传入她的指尖。

宋茗微只觉得手指微麻,神情恍惚地跟着允稷朝清心阁走去。

到了清心阁,允稷将手抽出,道:“可是遇到了什么?”

宋茗微看了眼自己孤独的手,点了下头。

“师父,那恶鬼就要娶我大姐姐,我明明知道他的身份,可我不能说。就因此,我好似生了心魔,无心练功了。”

允稷闻言,低头看了眼宋茗微。

对上宋茗微的清丽眸子,他道:“你说了可会有用?”

宋茗微摇头。

“已经注定的结局,你改变不了,便无需困扰。”他这话说得有些幽远,仿佛是说给他自己听似的。

宋茗微低下头来。

“听我弹一曲吧。”允稷话落就落座下来。

古琴在他面前,琴音犹如数个音符跳跃在宋茗微面前。

宋茗微看到眼前的景物陡然一变。

瀑布之上,几只鲤鱼逆流飞跃,两只巨熊一口就咬断了鱼身。

另一些鱼则是逃过了这一次厮杀,在上游继续繁衍生息。

天空突然乌云密布,暴雨砸下,几株枯木的枝叶碎裂掉落,也有几株参天大树越发挺拔苍翠。

大树底下陈枝腐烂,却换得了更多的花草新生。

宋茗微的脑海里忽然闪出了一句话。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天地对谁都不仁慈,何尝不是一种仁慈?

不偏爱,只看个人能不能承受。

就如有些人如那枯枝烂叶,有些人就如那苍天大树。

宋茗微眼眸闪过一丝清明。

说到底,宋茗雪是心甘情愿嫁入国公府的,她不能干预。

这一瞬,她心有所感,之前功法上有所制约的地方竟松动了起来。

宋茗微笑了起来,她眉眼弯弯,心思一动,就道:“师父,我想吃鱼了。”

允稷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我养了一些在后院的池塘里,你能钓多少就都带回去吧。”

宋茗微扯了下唇角。

师父不应该说,阿弥陀佛,出家人四大皆空吗?

于是乎,东珠兴高采烈地带着一桶子活蹦乱跳的鱼回府了。

宋茗微方一回到阁老府就被请去了慈安居。

宋茗微进去之时,见曾氏脸色不善,老夫人神色莫辨地看了她一眼。

东珠正提着水桶,那水桶里头的鱼一下子就跳出水面。

“去买鱼了?”

老夫人诧异地看了那水桶一眼。

“刚去相国寺一趟,问了师父几个想不通的佛理,师父见我有慧根,就让我在后院小池塘那钓鱼。”

老夫人狠狠抽了下嘴角。

住持知道吗?

这丫头钓鱼回来,不会是为了放生吧?

“我打算一会儿弄点烤鱼来孝顺祖父祖母。”

老夫人呛了一口气,这会儿是真不怀疑这孙女当真是有些痴。

“方才大公主派人送来了一个礼盒,算作是世子认错人的赔偿,后日你大姐姐出阁,别忘了戴上。”

宋茗微警惕地看了那礼盒一眼,不动声色地念着清心诀,接过了礼盒。

曾氏见了她心烦,就让宋茗微下去了。

宋茗微回去后将那礼盒打开。

那是一支翡翠雕花镂金流苏簪。

宋茗微拿起并没有觉得有任何奇怪,只不过柄子细了些罢了。

但为了以防万一,她将师父给的符纸点燃,绕这簪子三圈。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第十七章

成亲这日,宋阁老与朝中同僚聚在一起。

府外舞狮子讨喜,府里头就算是最下等的粗使婆子都要头戴红花,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

宋茗微早早就被叫来陪在了宋茗雪身侧,几个与宋茗雪交好的名媛贵女见到了宋茗微,无不是神情鄙夷,冷嘲热讽。

宋茗雪倒是不想让人看宋她的笑话,便让宋茗微去外头透透气。

宋茗微方要出门,曾雨柔叫住了她。

曾雨柔是曾氏的侄女,乃是兵部侍郎的孙女,自小就与宋茗雪亲厚。

她盯着宋茗微头上的簪子,吃吃一笑。

“姑母怎么给了你这样贵重的簪子?也是,你大姐姐成亲,你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首饰,没个撑脸面的,还是姑母想的周到。”

宋茗雪脸色一沉,点头道:“娘一向宽厚。”

几个贵女不禁都看了看宋茗微头上的簪子,眼眸子都亮了起来。

那首饰过于精美了点。

待宋茗微出去了,曾雨柔就冷笑了声。

“茗雪,你这个妹妹这样不安分,可要看紧着点。”曾雨柔是不信宋茗微会舍弃掉世子这样的人物。

不知道宋茗微在打着什么主意呢。

宋茗雪双唇紧抿,她自然会看牢。

出了房门,宋茗微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伸手摸了下头上的簪子,这样扎眼的东西才一戴上就惹来了他人的不平。

到底,她就是个庶女。

宋茗微有心将这簪子收起来,又想到了这簪子都过了祖母和母亲的眼,又是大公主吩咐的,没得惹人猜疑。

她心神不宁地走着,忽然听到了几声争执,脚步一顿,看了过去。

假山之后,争吵不停的竟是父亲和母亲?

“亲事定地这样急,不知道的以为我要将嫡亲的女儿送去冲喜。我说了几遍了,与镇国公的婚事早在茗微退婚之后就罢了,你怎么还这样执迷不悟,难道我们宋府出的女儿一个个的都要嫁到镇国公府去?”

宋以臣怒目而视,这亲事从一开始他就是反对的。

奈何娘却一脸赞成,曾氏更是巴不得上赶着将女儿嫁去镇国公府。

宋以臣不想在这样的日子与曾氏吵,但曾氏这几日对国公府的表现,惹得他极为不快。

他不由得想起了唯一的妹子宋倩。

宋倩是温婉贤淑的女子,嫁去镇国公府一个来月就传出了喜讯,然而在临盆之际就这么去了。

他心中有一个模糊的念头,那镇国公府不是个干净的地方。

曾氏不想在这样的日子与他争执,惹得旁人侧目,就妥协道:“这亲事已经是板上钉钉,难道还要退镇国公府一次婚?老爷,您就放宽心吧。”

“爹,娘。”一个俊秀的少年站在花园入口的拱门处,他有些诧异地看着二人,眉眼微微一拧,就笑道:“喜轿来了,你们在这说什么悄悄话。”

“茗墨,快劝劝你爹,这样大喜的日子别摆脸色。”

宋茗微见着宋茗墨,撇开眼去,缓缓地离开。

一抹轻粉落在了宋茗墨的眼中,宋茗墨看向那晃动的美人蕉,脸色一沉。

“爹,儿子还有事。”他提步朝那美人蕉后走去。

宋茗微坐在了回廊的座椅上,她倚着栏杆,目光幽远,神情看不清是悲是喜。

原来父亲这样不喜欢与镇国公结亲,可她定亲那会儿,为何从没有见过父亲这样的神情。

她到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若说嫁出去,不如说是送出去。

她想不明白,既然父亲半点都不在乎姨娘,当初怎么就想要纳了她?

或许,他在乎,只因为自己的出生要了姨娘的命,才惹得他根本不愿意与她多话。

宋茗微胡思乱想,眉头轻轻蹙着,这一副模样落在宋茗墨的眼中,便被解释为对镇国公世子的不舍,对宋茗雪的嫉妒!

“怎么?后悔了?”

听得宋茗墨的声音,她立刻起身,转身欲走。

打小,这个兄长是府中最不待见她的。

“你别以为今日能破坏茗雪的婚礼,我会紧紧地盯着你,不让你有丝毫机会。”

宋茗微注视着这唯一的兄长,“你尽管盯着好了,镇国公世子,我这一辈子都不想要再见他。如若不是祖母和母亲让我参加婚礼,我宁可呆在家里看佛经。”

佛经?

宋茗墨皱起了眉,她当真要做女僧人?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别妄想了。”

“哎哟,我说少爷二小姐,你们快些吧,这轿子就要起了,大舅子可要背着新嫁娘坐轿子呢。”

王嬷嬷好不容易找到这二人,也不让他们多说,急急忙忙地就让宋茗墨走了。

宋茗雪跟在二人身后,出了大门就上了马车。

大梁京中名贵的婚事是在夫家先办上一日,过了三天回门,再在娘家办一次。

为了两家子更加亲厚,娘家人这日都要去夫家吃一顿喜酒,反之亦然。

曾氏皱着眉头看宋茗微这一身行头。

宋茗微一贯穿着土黄色衣裙,往常曾氏见了也没觉得什么,今日这样的衣裳真真是上不得台面了。

到底是阁老家的孙女,怎么穿得这样寒酸。

倒不如不要那发簪,反而不那么突出。

老夫人道:“就没有别的衣裳了吗?”

宋茗微看了眼自己的衣裳,笑了笑。

“还有的是暗绿色和黑色,这样的大喜日子这两个颜色怕更不能穿了。”宋茗微的衣裳并不多,她微薄的月例是支撑不了她买多少绫罗绸缎胭脂水粉。

老夫人沉沉地看了曾氏一眼。

作为嫡母,就算再怎么苛刻,也要顾及阁老府的颜面,宋茗微这样子穿出去,丢的那是阁老府的颜面。

曾氏暗暗地咬了一口牙,不甘道:“不是有月钱吗?怎么不去买点像样的衣服?”

宋茗微扯了下唇角。

“好看的衣服经不起做活,像劈柴扫地做饭这样的事一不小心就把衣服弄脏了。更何况,那些钱还得用来买点米面蔬菜。”

老夫人闻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压制住自己险些爆发的脾气。

她好好的孙女,养地像个低等的下人。

阁老府的孙女竟还要自己劈柴做饭,还得把月钱省下来买菜?

 

第18章开始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第十八章

这些,她就不信曾氏不知道。

宋茗微见老夫人变脸,脸上的神情不变。

“祖母,到底母亲给了我月钱,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到底没让我嫁给镇国公世子……

曾氏的脸涨成了猪肝色,这个庶女又在老夫人面前给她狠狠地上了一次眼药。

下次,抓住机会,一定要将她彻底打压。

“既然你那些伺候的人不尽心,曾氏你就把他们发卖了吧。只是你的贴身侍女东珠难道也不干活不成?”

宋茗微见老夫人有意要发卖东珠,立刻道:“东珠身子壮实,她帮我去跟大厨房的人打架,能抢来一些柴火的。”

老夫人的嘴角抽动地更厉害了。

曾氏瞠目结舌地看着宋茗微。

这些她不是没听说过,只不过她一度压下不发,没想到却在今日被宋茗微给打了脸。

老夫人最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明日起,我那拨一些人给你。前面就到了轻衣阁,你带着我的牌子进去,让他们给你换最好的衣裳。莫再给我丢脸。”

话说到这份上,曾氏默默地垂下头去,想来往后的大厨房是要整顿一番了。

宋茗微被王嬷嬷亲自送去轻衣阁,当她被大掌柜一脸热忱地推荐了几件衣裳过后,就选了一件清丽的白衣,外头罩着一件红纱。

红梅绣上,斑斑点点。

如云中红霞更像是皑皑白雪上的落梅点缀。

王嬷嬷见到宋茗微的那一刻,眼眸微闪,几乎是愣了好一会儿,暗暗道:“二小姐之前到底是被埋没了。这样好的姿色,活脱脱地与她那已故的姨娘如出一辙。”

眼前的二小姐乌发如云,小小的鹅蛋脸,大大的杏眼上长睫微颤,她那眉眼极黑与她那乳白的肤色相映衬,几乎一看就能夺人心魄。

“嬷嬷?”

王嬷嬷对上宋茗微直直看来的目光,那眸子漆黑地仿佛让人能勾出人心底所有的秘密。

王嬷嬷猛地咳嗽了声,笑道:“二小姐桃羞杏让,月貌花容。”

宋茗微看了眼镜子,越发地谨言慎行了起来。

待宋茗微回到了马车,就听到了两声重重的提气声。

她弯腰朝不住点头的老夫人道:“茗微多谢祖母。”

曾氏的脸色彻底黑了。

到底是那个贱人生的,这容貌……这容貌!

竟是一日胜过一日。

曾氏的面目狰狞了一瞬,宋茗微察觉到了冷厉,转头看去,曾氏只是浅浅地笑着。

宋茗微垂首,心中越发警惕。

当马车到达镇国公府之时,喜轿也落了下来。

宋茗墨背着宋茗雪从轿子上下来,就直直到达前厅。

朱红的绸子绕梁而过,喜庆的红灯笼高高挂起,每个门上都贴着喜庆的双喜剪纸。

宋茗微跟着老夫人进门,入目的就是这大片大片的朱红,犹如鲜血涂红了这个府邸。

宋茗微深吸了一口气,听得喜婆大声喊着,“一拜天地。”

她抬眼看去,目光落在了宋茗雪的身上。

朱红的喜帕,正红的嫁衣,秀美精致的金色牡丹花,富贵繁复的五福图。

这一切多么正常,她没有看到丧服,也没看到半点灰黑色。

然而,当她的视线对上盛怀安的时候,总是能感觉到逼人的寒凉。

那是一张清俊的脸,众多女子掩面而泣,有人更是目露嫉妒地盯着宋茗雪。

突然,人群中一阵骚动。

“三皇子来了。”

有人低声说着,其他人都哀叹了起来。

老夫人拉着宋茗微后退了一步,似乎那迎面而来的三皇子是什么瘟疫似的。

“可惜了,人都说妻贤夫祸少,三皇子这样好的苗子,都被周氏给害了。”

宋茗微看了三皇子一眼。

那是一张并不出众的脸,然而他的目光清明,素白的衣衫透出淡淡的清雅气息。宋茗微看着不由得想起了一年前京中的大事。

三皇子当时是有封号的,堂堂的济北王,因为自身能力出众,以及妻子周氏乃是定远侯的亲妹妹,在朝中破有人气。

谁知,一年前周氏被发现暗中施以压胜之术,诅咒太子,虽没有查到三皇子明确参与,但是当时的济北王被圣上厌弃,褫夺封号。就连定远侯也被降罪,令其非召,不得回京。

三皇子算是彻底毁了前途,这才被京中贵族抛弃。

但,这人似乎不知道似的,哪里有热闹他便去哪儿。

镇国公盛长卿与乐阳大公主一道给三皇子行礼,三皇子笑着答应了声,就自己找了个地喝酒去了。

其他所有人也都见怪不怪。

“雍亲王,玄亲王到。”大总管高声叫唤,惹得京中贵女个个伸长了脖子。

京中三美可都齐了。

人群自动地散了开来,分开了一条道。

只见雍亲王一身赤红袈裟,双手合十,手掌中一串佛珠垂坠下来,他神情淡然,目光直视前方,淡淡地朝镇国公点了点头。

盛长卿笑着,迎了上去。

“我已经给王爷特地安排了一个位置,请了最好的厨子做了斋菜。还请王爷不要嫌弃。”

能让盛长卿这般另眼相看,这世上怕也只有雍亲王了。

盛长卿掌管两万京畿卫,深得皇上信任。

乐阳大公主下嫁给他,本按照大梁国法,驸马是不能在朝中为官的,然而皇上特许,盛长卿倒也没出什么差错,盛长卿就一直掌管大权。

“多谢镇国公。”

宋茗微双眸带笑,目光追随着允稷,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发现她在这里。

允稷却始终没有回头,只跟着人去了另一边被屏风隔开之处。

宋茗微有些许失望。

老夫人一直盯着宋茗微,宋茗微的所有神情都被她收入眼中,不觉得皱了皱眉头,想着过些日子得把这丫头拘着,等到及笄就给她选一个好的,别真生了什么女僧人的心思。

宋茗微虽有些走神,到底知道这镇国公府不是寻常地方,又立马打起精神来小心应对。

抬眼见到玄亲王允祀一身黑色长袍,他不与任何人打招呼,轩昂自若地走来。

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半卷,勾出他极为俊美而冷酷的五官。

宋茗微听到了身后女眷的抽气声,不觉得撇了撇嘴。

“这样大喜的日子,他怎么还穿地这样丧气……一身黑衣,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曾氏有些恼恨道。

曾雨柔听到了曾氏的话,似乎有些不平。

“据闻七皇子玄亲王从来只穿黑色衣服,当初皇上震怒,命他换一身,没想到他就干脆没穿衣服出门。气地皇上罚了他关禁闭好些天。到底是宠爱最小的儿子,没两天,就放了他出来,这之后就更不可能让他穿其他颜色的衣服了。”

曾雨柔谈及此,红了脸,眼眸子微闪着看了允祀一眼,见他朝这里看来,飞快地低下头去。

曾氏恹恹地闭上了嘴。

不让玄亲王穿黑衣,难道还让他脱光了来参加婚礼吗?

到时候那画面……曾氏后背发凉,神情麻木。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