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倾城夜色恰如你》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倾城夜色恰如你》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2019-09-13 16:35:30作者:知道我厉害了吧

倾城夜色恰如你是一部很好看的虐心言情小说,I提供倾城夜色恰如你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郑端钟绾。求之不得,无坚不摧,决然不复,这是属于帝王的时光洪流。数年前,郑端尚且是醉卧美人膝,手握杀人剑的快意王爷,而如今,他脚下白骨累累,垒出一条通往帝王之位的坦途,可是再回头望,山河依旧,却终究失去了那段与她一起的时光,与此生挚爱之人。

《倾城夜色恰如你》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倾城夜色恰如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倾城夜色恰如你第十五章

钟绾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境纷杂缭乱,她漂浮在空中朝下看,兜兜转转,如同事不关己的走马观花。

她朝前走,恍惚间看见五岁时候的自己,在大街上跟野狗搏斗,与乞丐争食,为了一块馒头被打得头破血流。

后来,李桀用一串冰糖葫芦把自己骗回了将军府,当男娃似的,养了三年,成日扎两个冲天髻,拖着一把鼻涕,跟在李子丞屁股后头狐假虎威,觉得自己厉害得一匹。

八岁的时候,遇见了甚合口味的小王爷郑端。

那次成功的假摔,她一摔成名,跳进了郑端的怀里,也跳进了天家富贵,跳进了四方天儿的深宫,跳进了一场永远没法回头的轮回。

小王爷生得好看,明眸皓齿,漂亮得雌雄莫辩。与那些野狗、乞丐、烂馒头、李桀、李子丞,都有所不同。

年少的钟绾觉得他就像一串刚甩好的冰糖葫芦,糖稀薄薄裹了一层,舔化了,里面就是酸甜可口的山楂。

年少青葱时,三人偷着拜把子,躲在天井里,把李桀埋的女儿红挖出来喝。

郑端红着脸,朝她手里塞了枚黑亮的陶埙,手把手教她吹一曲山河怨。

她喜欢那曲调,也喜欢轻柔的握着自己手的那个人,他的眼睛明亮,看着自己时专注又温柔。

可是年少时她不敢明目张胆的看他,只当那是定情信物,拼着醉酒一腔孤勇亲吻了他,小王爷红了脸蛋,真好看。

后来钟绾苦练女红,想着绣个荷包回礼,奈何手艺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鸳鸯生生绣成了鸭子,被李子丞嘲笑许久。

慕少艾之中,她做了许多小心翼翼的试探,迂回婉转,探听那人的心意,想着他,想着他红得好看的脸颊和掌心柔软的汗,想着那个触动心肠的吻。

以后,就嫁给他吧,每天亲亲他,他可真好看。

可是时光荏苒,摧枯拉朽地推着他们朝前走,小王爷终究当了皇帝,她绣过了整个青春的那只鸭子荷包,到底也没能送出手。

他当了皇帝,身份尊贵,该有很多荷包了罢,她想,也会有很多人,争着抢着想亲亲他。

李桀战死沙场,终落得马革裹尸的下场,李桀死的那一日,是李子丞十七岁生辰。

他一夜间长大了,之身撑起李家,为小妹遮风挡雨,隔年子承父业,被郑端封为翱鹰大将军。

又过了几年,瓦剌犯边,翱鹰将军挥兵西征,以八千精兵,退敌三十余里,捷报传来,举国欢庆,那日郑端喝醉了。

郑端并不温柔,急切的,炙烈的,闯进来时,疼得她打哆嗦,那么疼,却舍不得拒绝,那是她爱了许多年的少年,她咬着嘴唇,硬生生将疼痛熬成欢愉,熬成一个誓言般的秘辛,关乎整个青春,像暖风过境一样温吞。

“绾儿,做我的皇后。”他说。

遥远的天边突然升起一道白亮的穿云箭,在夜色之中格外乍眼。

后来,后来怎么样了呢……

钟绾觉得头痛欲裂,后面的场景却怎么也看不清了,似乎罩在一层灰蒙蒙的雾里,令人心烦意乱。

我做皇后了么?

嗯……我一定是皇后了吧,端哥从来不会对我食言的。

可是我做了皇后,为什么……还会死呢?

“你没死。”一个小孩儿的声音说。

没有死为什么醒不过来呢?

“你已经醒了。”

可是为什么醒了周围还这么黑呢?

“因为你瞎了。”

“额,你就不能委婉点。”她费力动了动手指头,想感受一下活着的身体。

“别动,”小孩儿说,“你的筋骨全部断裂,眼下还在重塑当中,可千万别乱动,一动就长歪了。”

钟绾静静躺了一会儿,感觉到微风拂面,听见林间的风吹树叶,传来沙沙声响,脑筋才勉强开始运转。

“你是什么人?”

“我是岳神医。”

“撒谎,”钟绾呵呵一声,无情戳穿,“你不是岳神医,小孩儿撒谎被狼吃。”

“好吧,我暂时还不是神医,”小孩摊摊手,“国医圣手岳神医是我师父,我以后肯定会比我师父更厉害,所以你可以提前叫我神医。”

“这是哪里?”

“我和师父隐居的忘生涯,是当朝天子郑端带你过来的,他说,嗯……要找我师父瞧病的。”

“瞧病?谁病了?”

“你病了,不,确切的说,你中毒了,”小孩一本正经的说,“送过来的时候,已经都死了两个时辰了呢。”

“哇,”钟绾恭维道,“起死回生,你师父真神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师父来的。”

“……”

这小孩儿话痨的很,话匣子一打开根本停不下来,竹筒倒豆子似的巴拉巴拉说个不停,“当时的情形可真是悬了,你中这个毒,名字叫做生生造化,邪门儿的很呢。我听师父说,中毒之人会慢慢蜕化五感,失明,失聪,失语,继而七窍流血,全身骨骼尽碎,气息全无,痛苦万分,外观与死人无异,但其实五脏功能尚在运作,一切如常,人往往是被疼死和饿死的。”

“这也太毒了吧!”钟绾心有余悸,不知给自己下毒的人到底多大的仇怨,“那我现在,怎么没什么感觉?不觉得饿,也不觉得难受?”

“哦,我师父怕你饿坏了,帮你把胃摘掉了。”

“啥玩意儿?”

把啥摘了?!

“就像你听到的那样,”小孩儿打了个响指,“你的胃,摘了。”

 

倾城夜色恰如你第十六章

“哇你真好骗,你不是个大人么,怎么别人说什么你都信呢,”小孩嘿嘿笑了几声,“怪不得郑端让我别欺负你。”

钟绾用全身唯一能动的眼睛翻出个白眼,而且藏在纱布之后没有被看见,接着问道,“他人呢?”

“跟我师父上山采药去了……哦说到药,你可得好好谢谢他,生生造化的解药第一味,就是阳气充沛之人的心头血。”

钟绾心中咯噔一下,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翻上来,心脏像被锋利的猫爪子勾住了,连血带肉扯下来一大片。

小孩全然不知,继续巴拉巴拉说,“真是厉害呀,我还是头一次看见这么不怕疼的人,二话都没说,直接照着心口戳了一刀,用三棱刀子放还一个劲儿问够不够……诶你怎么哭了呢?是不是饿了?现在不能吃东西哦,诶诶诶你别哭了么。”

小孩正焦急,郑端已回来了,他褪去一身龙袍,只穿着粗布衣裳,依然身材修长挺拔,唇珠温润,眉如墨染,俊朗逼人。

把背篓解下,立在墙根上,郑端朝那小孩道,“今日山上新出了些松茸,你去将炉子支上,一会儿烤了吃。”

“诶诶,你回来的正好,”小孩说,“你婆娘哭了,你自己哄……”

郑端登时楞在原地,八尺男儿像个孩子一般手足无措,下意识在衣服上蹭了蹭掌心的泥。

“端哥?”钟绾唤了一声。

半晌,那边动静全无,她心中纳闷儿,却听那小孩轰然一声爆笑,“哈哈哈你你怎么也哭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子,真不知羞!”

“洛风,”一个老者的声音道,“不得对圣上无理。”

“师父,”小孩立即收了玩闹心思,恭恭敬敬道,“徒儿去架炉子。”

“再煮些药汤,”岳神医道,“让钟姑娘多泡一泡,骨头愈合得快些。”

“是。”

岳神医又说,“姑娘不必着急视物,生生造化这毒,自双目开始侵蚀人体,且要等将毒完全逼出,视力才能逐渐恢复。”

“多谢神医搭救,”钟绾道,“我是个闲散人,倒是不急,只是端哥国事繁重,朝廷那边恐怕……”

“无妨。”

她感到额头突然被什么温软的东西触了一下,从头顶至脚尖,登时传过一道过电般的酥麻。

“再叫一声。”郑端在她耳边吹了口气。

“叫什么?”

钟绾明知故问,“神医?”

郑端亲了一下她的耳朵尖,温柔蛊惑,“快叫。”

浑身一哆嗦,忙叫了两声他想听的,嘟囔说,“不是一直都这么叫么。”

岳神医干咳一声,朝院里扬声问,“谁叫我?”

“我没叫您啊师父。”洛风边扇炉子边回答到。

“那我怎么好像听见谁叫我呢,我出去看看。”

“师父您别走远了,”洛风担心地念叨,“万一是山里的美女蛇呢,把您引去,吸了您的精气好修炼。”

岳神医面色发红,训斥道,“没大没小的,你师父多大岁数了,还当为师是小年轻呢?能有多少精气可吸?我说你呀,平日里多背背医书,少看那些个没用的话本儿,满脑子怪力乱神。”

洛风毕恭毕敬应了,抬头往屋里瞧,岳神医又说,“好好扇你的炉子,做一事,就该专一事,莫要东张西望,三心二意。”

“哦。”洛风应道,垂下头继续扇炉子。

 

倾城夜色恰如你第十七章

自钟绾醒过来,郑端成日陪在她身边,有时亲一亲,两个人凑在一起,像小时候那样,小声咬耳朵,说说悄悄话。

说起儿时有趣的事,莫过于两人合伙儿骗李子丞吃羊粪蛋那回,他们骗他那是枣,后来李子丞落下了病根,一见黑枣就吐。

又说起三个人曾经偷喝了李桀珍藏的女儿红,喝完之后,又给灌满马尿,再埋回树下去,那坛子马尿李桀没来得及喝,到如今不知还在不在。

那些无伤大雅的馊主意,从来都是她来出,他去做,两个人淘气得如出一辙。

“其实那坛子女儿红,本来就是李桀为我酿的,”钟绾仰躺在他怀里,亲昵地蹭一蹭,说,“子丞哥哥说李桀一直想要个女儿,奈何夫人早亡,就只能捡一个来养。”

她眯起眼,“从捡我那年起,他就埋了这坛酒,想着到女儿出阁,刚好十五年。”

女儿红,盼女逢,李桀没能等到她出阁,也没能亲手挖出那坛女儿红,给他最疼爱的小姑娘做嫁妆。

山中无日月,每天晨钟暮鼓,日子过得安逸又舒心,如此过了几日,钟绾终于能下地走路了,郑端一直在左右扶着,护着,生怕磕着碰着,像捧着自己的眼珠子一样宝贝。

“如果我真残废了,再也走不了路了……”

“那端哥就背着你走,走一辈子。”

“那你现在就背我。”

“又想偷懒?”

“不是不是,你快背我。”

郑端无奈地伏xiashen,让她爬到自己脊背上来。

钟绾策马扬鞭,一巴掌打在天子屁股上,“驾!快跑!”

“敢把皇帝当马骑,”郑端偏过头狠狠吻她,浅浅地笑起来,“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可惜我没有九族,光棍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唯独剩个傻哥哥,还是你最得力将军,你可舍不得杀他。”

郑端浑身一震,猛地僵住了,他转过头看她的脸,欲言又止。

洛风在门外枣树上打枣,树影晃动,枣子哗啦啦落了满地。

“怎么不跑了,驾!”

“又想马儿跑,又不给马儿草,”郑端回过神,促狭道,“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回头我让小洛风给你薅把草。”

“不干,”小孩奶声奶气地提醒,“没好处,不干。”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郑端亲了亲她的嘴角。

钟绾不敢吱声了。

郑端双臂一收,轻轻巧巧把人从背上转了个圈,反手搂抱在怀里,用下巴上新生的胡茬蹭她的脸,言语之间尽是深情宠溺,“怎么不说话,累了?”

“说话会被……草。”

“……”

郑端被她无意识的,稚拙的妩、媚撩得浑身火气,小腹血液直冲下去,猛将她扑在竹榻上狼吻。

眼前依旧漆黑,蒙眼布隐隐透过一点光线,钟绾只得揽着他的脖子,唇舌柔软火热,黑暗让人更加敏锐,她听见郑端极力压制的喘息,也感受到他小心翼翼的动作。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郑端在害怕,可是他在害怕什么,钟绾不知道。

“别怕,”进入的时候,她轻轻亲吻他的额头,又亲亲嘴角和脸颊,像儿时那样,不断在他耳边低声低喃,“端哥,不要怕,我在。”

“再叫。”

“端哥。”

“再叫。”

“端哥,端哥,端哥……”

火热的唇不断往下,她放心地将自己裸承交付,仿佛只要在这个人身边,就安稳,就暖和,就什么都不用怕。

“绾儿,我想你。”他说。

炙热的,契合的,如星空温柔的光芒铺展满山谷,离家已久的驳船停靠在港湾,他在干涸中行走了太久太久,烈阳炙烤,蚊虫叮咬,翻山越岭,终于寻找到久违的水源。

洛风把枣叶搓成两个小球儿,塞在耳朵里,继续打枣。

 

第18章开始

倾城夜色恰如你第十八章

晚来天欲雪,山里冷下来了,才察觉已是腊月里,就快过年了。

洛风用簸箕陷阱捕了只黄嫩的肥鸡,用佐料喂好,上屉蒸着。

岳神医令钟绾坐在笼屉边上,借喷出来的蒸汽熏眼睛。

不过半个时辰,水雾翻滚,鸡的香味儿汩汩升腾,她肚子里馋虫被勾上来,摸索着要掀锅盖。

“别动。”郑端拍了下她手背,“烫熟你。”

“要,要……吃鸡。”

“等一会儿,一会儿还有鱼。”

“端哥,”钟绾咕咚咽了下口水,“鸡,想吃,现在就想吃。”

未几,洛风抱着柴回来,正见郑端把鸡腿举着,边吹边送到她嘴里,忙大喝一声,“住口!偷鸡贼!”

“接着,”郑端把鸡腿朝她嘴里一抛,转身一把抱住张牙舞爪的小洛风,钟绾啊呜一口叼住鸡腿,口齿不清,“拦住他,端哥,你先拦住他,呼呼好烫。”

“你,你们太过分了!”洛风眼泪汪汪,“鸡腿和鱼眼是给师父留的!”

“不是还有一条腿么,给你师父留着。”

结果那晚,另一条鸡腿也毫无悬念地进了钟绾的肚子,郑端喝一口温酒,默默朝洛风扬了扬拳头。

小孩委屈巴巴,把即将出口的话咽了。

“钟姑娘尚未痊愈,”岳神医道,“多进补也是应当。”

这话一出,钟绾反倒有些脸热,默默放下了鸡胸脯。

郑端又提箸去挖鱼眼,送到她嘴里,“怎么不吃了,饱了么?”

钟绾伸出三根手指,艰难晃了晃,“三,嗝,三分饱。”

“师父,”洛风几乎要哭了,“她,她就是个饭桶,徒儿饿了。”

“给你吃这个,”心虚地夹了一块,颤巍巍递过去,“你在长身体,别饿着了。”

洛风哇一声哭了,“我不吃鸡屁股!”

“我……我又看不见是啥。”

“你就是故意的!”

一大一小吵吵嚷嚷不可开交,你来我往,尽是尘世蓬勃的烟火气,郑端弯了弯嘴角,默默剔一块鱼腹上的细刺,又递到钟绾嘴边,温柔得像一个深情而专注的丈夫。

岳神医看在眼里,两人目光交错,又心照不宣地错开目光。

入夜,哄着钟绾睡了,郑端信步走到院里,月光如水,给外宁静,树影斑驳摇曳,郑端把手背在身后,抬头去看月亮。

岳神医正蹲在廊檐上喝酒,瞧见他出来了,信手扬了扬酒坛子。

“来。”

郑端朝后错两步,右腿蹬住墙壁,轻轻提气,一个鹞纵,无声无息翻上屋顶,衣袂哗啦啦翻飞,他坐下来,接过酒坛来仰起脖子灌了一口。

几滴酒珠子划过喉结,有种成熟男人的绝妙魅力,出奇性感惑人。

“想必圣上心里清楚,”岳神医说,“钟姑娘似乎失了一钟记忆。”

郑端颔首,良久不语,又仰头去望月亮。

岳神医接着说,“在以往病患恢复之中,这种情况从未出现过,老臣自诩医术造诣颇深,却无法保证,能够令她完全想起那段记忆来。”

“有没有办法,”郑端低声道,“永远不要想起来……”

“圣上此话何意?”

“没甚,”郑端苦笑,“治罢。”

自怀中取出那枚陶埙,呜呜试音,埙声低沉悠扬,随着清冷夜风飘得很远,正是山河怨最后一阕——

烽火城西百尺楼,黄昏独坐海风秋。

更吹羌笛关山月,无奈金闺万里愁。

倾城夜色恰如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倾城夜色恰如你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倾城夜色恰如你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