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漫漫星光在线免费试读席朗小说全文

漫漫星光在线免费试读席朗小说全文

2019-09-11 17:14:12作者:席朗

独家完整版小说《漫漫星光》是席朗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乔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出狱那天,她被地痞调戏,他救她留她娶她,只因当时急需一个已婚男人的身份。他是商场上的修罗,情场上的撒旦,杀伐果断,运筹帷幄。当丈夫带着情妇与她擦肩而过,她不过淡淡唤他一声,“席总。”他深眸微眯,重新审视自己的妻子。。。。

漫漫星光在线免费试读席朗小说全文

漫漫星光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漫漫星光第一卷 谁的年少不轻狂第21章 救我

一阵海风从外面吹进来,撩动着轻盈的纱幔。

凉意似乎钻进了骨血,她猛的一颤,一骨碌从床上下来,“够了,我要走了。”

一条长臂拦住她的去路,简驰并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

她心底一窒,冷声道,“让开。”

他依然盯着她。

半响,修长的手指在她肩膀上轻敲。

一个字一个字的从他喉咙里迸出来,“你越想逃开,我越要把你留下。”

她惊颤,“别忘记我们现在的身份。你是我小叔叔,而我,是你侄……”

不待她说完,简驰一把扣住她后脑,凶狠擒住她的唇,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

嘶的一声过后,她衬衫的两颗纽扣跳到地上。

只觉得重心一倾,她的后背撞到床上。

乔漫彻底慌了,口中充斥满他的气息,突然间似乎天旋地转,脑中竟然莫名的划过一个名字。

从他的吻中抽离,乔漫嘶喊出的第一句话竟是,“席天擎,救我。”

话音才落,她连自己都吓到了。

刚才那一声呼救,完全出于本能。

简驰眸光一痛,“你让他救你?你让席天擎!救你!”

她微微咬住嘴唇,眼底忽然湿润。

简驰极其缓慢的直起身,自嘲一笑,“原来我早就不是你心里的人了。”

她盯着他,眼睁睁看着他寂寥的背影消失于视线。

复杂的情绪一时间汹涌,眼泪哗的流出来,很快就沾湿了她整张脸。

缩在床上,素白的脸埋入双膝,连身子都有点发抖。

“乔漫。”没多久,一声低柔的男音悄然滑过。

她仿佛错觉,一抬头,竟真的看见席天擎英俊的脸。

她不可置信的从床上下来,一步步走到他面前。

“你?你醒了?”

席天擎凝了眼她被凌乱的头发和被狂扯过的衬衫,鹰眸一暗。

抬手,他扭开西装的扣子。

乔漫只觉得肩头一沉,带着淡淡男香味的厚重西装已经套到了自己身上。

“我们回家。”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其它的,竟什么都没问。

车里,他亦是沉默的。

“席总怎么会来?”她暗自咽下口唾沫,忍不住打破这份沉静。

他偏头看她一眼,又很快移开,“你脖子上的项链让我找到了你。”

“什么意思?”乔漫反射般的摸住脖子上的宝石吊坠。

“它的中心按了定位装置。”席天擎淡淡说了句,看不出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她脸色更白,恍然想到赌石那天,有人提出过这条项链是人造的。

“为什么给我带这个?”秀眉一皱。

“席三既然收了干儿子,对家产一定势在必得。他毕竟是我三爷爷,不至于对我这个席家的子孙下狠手……”稍稍停顿,他又补了句,“但你不同。”

这一刻,心里竟然很暖,似乎待在他身边不用操心任何事。

“席总是什么时候准备这个的?”纤细的手指轻轻迂回在吊坠上。

又是云淡风轻的一句,“你挨打之后。”

她轻咬嘴唇,敛眸道,“谢谢席总。”

“不用谢。想保住属于我的东西,你是关键人物,我不能让你有事。”波澜不惊的语调从他嘴里流出来,仿佛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情绪……

暮城的夜从不沉寂,华灯初上,霓虹掠影。

一家幽静的台球俱乐部里,只有一张桌子发出碰撞的声音。

高大的身躯逼近那张桌子。

咚的一声,球径直往洞里窜去。

却在进洞前,席天擎一把按住了红色小球。

简驰抬头,有些意外的眯了眯眼,不禁嘲讽,“这么巧,我侄子也喜欢打斯诺克?”

“的确喜欢。”他松手站定,深蓝色西装的低调中透出不可复制的气质。

简驰冷笑,“看来我们的喜好相同。”

席天擎只是淡淡勾了勾唇,完全看不出喜怒。

“要不要来一局?”

“奉陪到底!”他脱下深蓝色西装,很快有工作人员接了过去。

席天擎在杆架上挑了支北美白腊木的球杆,回到桌前时工作人员正好刚摆好球位。

他先下手为强,对着白球一击,桌上立刻少了四个球。

一路连击,席天擎一个球都没有给简驰留,不过片刻,他收起了球杆看向简驰。

四目相对的一瞬,周围的空气似乎冷凝起来。

良久,他似笑非笑地问,“今天我打电话给你怎么不接?”

“那会有事在忙。”简驰的唇边也滑起了逢场作戏的弧度。

他闻言,一股怒意没来由的在身体里爆炸。眼眸极黑,似乎所有的心照不宣都蕴含在投递的眼神里。

“早上打电话给我什么事?”

席天擎直勾勾看向他,薄唇浅勾,“我老婆不见了,本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我老婆的下落,不过我已经找到她了。”

简驰冷哼,挑了下剑眉,“喔?你老婆不见了该找警察,怎么想到找我?”

两个男人字里行间始终都在周旋。

席天擎笑笑,“说的是。打球!”

第二局,简驰先开了球,他的斯诺克打的也不差。

和席天擎一样一路击破,只是最后一个球的时候有点心浮气躁用力过猛,球在球洞周围滑了一圈又弹了回来。

简驰的脸色微变,偏头问他,“要不要来点赌注?”

他笑问,“喔?赌什么?”

简驰走近了一步,“赌个女人。”

席天擎不置可否,目光不经意落在简驰脖上的齿印上,再也抑制不住,伸手就是一拳重击。

简驰的身子一侧,用舌头抵了抵痛处,邪魅的笑让唇边一抹血色凸显的愈发应景。

“你对她做了什么?”席天擎的声音冷下来。

这次轮到简驰耗他性子不作回答,张了张嘴,速度挥起拳头落向面前的男人。

“做了一个男人最想对女人做的事。”简驰试探。

席天擎找过来目的明显,可他偏偏没有一上来就撕破脸,这不禁让简驰暗暗怀疑席天擎并不清楚早上发生的事。

他的脸色明显阴了阴,顾不得额骨上已经落了青,咬肌一迸,爆了句粗口,“吗的,老子弄死你。”

两个男人扭打成一团,很快有工作人员上来拉开了他们。

简驰冷笑,“你会这么激动,只是觉得自己尊严受损罢了,我会亲眼看你一无所有,然后失去她。”

他略微扯动唇角,淡淡回了句,“你在做梦。”

外头的夜色已经深浓到化不开。

席天擎离开俱乐部的时候在暮城的大街小巷转了好几圈。

好几次快到家的时候,他又将方向盘一转。

来来回回几趟,车子停在别墅门口的时候已经深夜11点了。

乔漫卧室的灯还亮着,她刚准备下楼找点吃的,走到转角就迎面幢进一尊坚实的胸膛。

一抬头,看见席天擎的脸。

他颊骨挂了彩,非但英俊没打折,反倒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血性。

只是他的眼睛太黑了,似墨染,深邃逼人。

乔漫直起身,眉头轻皱,“席总,你的脸……”

她只穿了睡袍,颈下的白皙光洁被他尽收眼底。

席天擎脸上的不悦一闪而过,轻描淡写地回了句,“没事。”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漠然,更准确来说隐匿着愤怒。

下意识的敛了目光,她轻声问,“我……我下楼找点吃的,席总要不要吃点?”

“想吃什么叫管家安排。夜里凉,不用亲自折腾。”

“这个点下人们都睡了,我自己来就行。”

席天擎斟酌片刻,勉强扬起一丝疏离的笑,“多做一份,我先去冲个澡。”

男人挺拔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她抬手敲了下脑袋,喃喃道,“真要吃啊?”

刚才不过客气一句,她根本没打算席天擎会应许,这下丢人丢得不知深浅。

炒个番茄鸡蛋,下点清汤挂面还行,真要张罗几个菜对她来说还是挺有难度的。

以前都是简驰做饭,她负责吃。

要伺候席天擎这样尊贵的人,她的心里发了虚,可话都说了也只能赶鸭子上了架。

估摸半小时后,席天擎一身简单低调的藏青色欧式睡袍出现厨房门口。

他倚在门边,静静看着她浑然不知又手忙脚乱的样子,看了一会竟不自觉的微勾唇角。

她掀开锅,惊呼,“啊……”

尾音还没完全落下,手已经被他牢牢紧握。

“烫了?”他眉宇间隆起极深的鸿沟,低头轻吹她的手,温柔的气息一阵一阵的落在她皮肤上。

她发了愣,心里没来由的悸动了一下,如羽毛掠过轻轻浅浅。

手猛地抽回,她退了一小步,“手没事,菜焦了。”

席天擎的目光往锅子里一挑,黑漆漆的一团已分不出食材原本的面目。

他关了火,眼神在菜锅里停了很久。

“你做的什么?”

“黑椒……黑椒牛排。”乔漫咬住嘴唇,真想找个地洞当场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怎么每次最狼狈的时候总被他见着。

“看上去是挺黑的。”他冲口而出。

乔漫的脸一下子红透了,“其实,其实我不太会做饭。”

席天擎吸了口气,恢复一贯淡淡的语气,“让开。”

“啊?”

“出去。”大手一推,她被轰了出去。

厨房的门砰的一声关上,打出一道门风扫在她脸上。

席天擎难道是要做菜?

他这种含着金汤勺长大的少爷分得清油和盐吗?

她懒得管,索性大方坐在饭桌上等。

香气从厨房里飘出来,勾得她肚里的馋虫不再安分,巴巴望着厨房的方向静等席天擎的‘杰作’。

嘴里正巧积了口唾沫,门开的一瞬,她吞唾沫的动作有点大,恰恰又被席天擎捕捉到眼底。

他有点想笑,却忍住了,看似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把两盘蛋炒饭端到桌上。

她有点震惊,看看盘里最简单的食物,又看看他。

席天擎挑眉,“怎么?山珍海味吃多了,看不起这东西?”

她摇头,起身去厨房拿了两双筷子,一双递给了他。

一顿宵夜在无声的状态下结束。

连续好几天夜里她都莫名会怀念席天擎做的蛋炒饭,可事实上,她或许不是等饭。

隔天一早,乔蔓下楼吃早饭的时候问,“席总昨晚还是没回来?”

管家摇摇头。

四天了,席天擎只是捎人给她送了部新手机,手机里只存了他一个人的名字。

他一直没有回过家,莫非又和过去一样夜夜寻欢?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漫漫星光第一卷 谁的年少不轻狂第22章 给你敢爱的权利

周五,乔漫一进仓库就有人拉住她,“竹水国际要起诉席氏的事你听说了吗?”

“起诉?”她怔了怔。

同事丧气道,“不光是起诉,保不准咱们都得卷铺盖走人。”

明明是简驰搞的鬼,现在又来反咬一口,醉翁之意分明不在酒。

偏偏竹水国际的法人不是简驰,其中利害,何止是席氏违约那么简单?

“是想让我离职吗?”她低低呢喃了句。

同事没听清,只朦胧听见她嘟囔离职,只得苦了脸,“我弟弟妹妹都靠我一人养活,席氏工资高,外头哪还有这么高的工资待遇?这要真辞了我……”

她皱眉,“上头怎么说?”

“还不知道,我打听到的只有这么多,决策究竟怎么下那是席总的事,我这种小角色怎么能知道,哎……”

她眼眸一眯,很想知道席天擎这次会怎么应对。

“对了,我还听说席总三年前就隐婚了。据说总裁夫人在席氏工作,还是个基层,不知道会是谁。我好几个部门都认识人,要是知道是谁说不定还能托托关系让总裁夫人给劝劝。”

她闻言,脸色一白。

知道她和席天擎是夫妻的人不多,和席天擎一直生分,在仓库三年,没人想过她这个看上去清汤挂面的丫头会是席天擎的合法妻子。

“发什么呆啊?想啥呢?”

她回过神,有些为难的笑笑,“喔,没事。”

手机铃声猝不及防的响起。

她定在原地,没有反应过来,完全是因为新手机的铃音太陌生了。

准确来说这部手机从装进兜里开始今天第一次响。

最后还是别人提醒了句,“怎么不接电话?”

“我的?”她后知后觉,从包里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老公’两个字,顿时一个激灵。

她忽然想到之前席天擎的备注是席总,该不会那天简驰丢掉电话前是看见了席总两个字?

同事不经意瞥见来电显示,惊得瞪大眼睛,“你结婚了?我怎么从来都没听你说过?你老公谁啊?”

乔漫只是略尴尬的一笑就躲到墙角接下电话,“席总,我听说……”

“现在来我办公室。”席天擎打断她的话,态度淡漠到似乎从来不曾有任何交集。

电话那头苍白的嘟嘟声钻进耳朵,她垂下手,心莫名慌起来。

乔漫没一刻耽误,立刻出发去了席氏大楼。

暮城的九月底,天气有点凉了,阳光还没完全褪去,毛毛细雨就坠了下来。

席氏大楼和仓库的位置说近不近,说远不远,隔着两条商业街。

雨越下越大,她奔到席氏大楼的时候头发已经从蓬松变得扁趴趴了,蓝白格子的衬衫也被雨点打得有点斑驳。

公司顶楼的窗前,席天擎居高临下。

他看见乔漫,随即拨通了前台的电话,“有个姓乔的女人会来找我,直接带她过来。”

不等前台应允,他已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后,乔漫来到席天擎的办公室门口。

她小心谨慎地敲了敲门。

一门之隔,有道醇厚低沉的嗓音滑过,“进来!”

乔漫的心一荡,手刚覆上门柄动作就停滞了。

“进来!”门后的席天擎又重复了一次。

她推门而入,低头慢慢走进去。

却在抬头的一刹那,视线落到席天擎正被一只纤细的手抚住的胸膛。

沙发上一个气质不凡的女人正倚在席天擎的手臂上。

一条白皙的腿驾在他双腿上,透出一股子荷尔蒙的气味。

席天擎偏头,不温不火的命令身边的女人,“去里面等我。”

女人站起来,走到乔漫身边的时候还故意撞了她一下。

许就是这一撞,一股怒气窜了上来。

“站住!”乔漫一把扯住女人的头发。

女人吃痛,踩着高跟鞋一个趔趄,“呀,你干嘛?疯了!”

“滚蛋!”乔漫瞪了眼沙发上悠悠然喝着咖啡的男人,随即又将目光落回女人脸上。

女人盘着手,在乔漫身边转了一圈,愈发有心逗弄了,“你谁啊?难不成是清洁工?放心,我会和席总说床单不要你洗,用得着发那么大脾气。”

她轻描淡写地问了句,“你确定要和我老公上床?”

席天擎喝咖啡的动作一滞,嘴角勾勒出极淡的笑意。

他站起身,只是摆了摆手,女人就十分会意的离开,关门的一刹,女人似有深意的和席天擎做了番眼神交流。

乔漫冷着脸,“今天叫我来就是找人来羞辱我的?”

他漠然道,“我以前不就这样?你从来都是选择无视,今天何必这么激动。”

乔漫眼眸一提,这才意识到自己确实一反常态。

她的表情很快平静下来,恢复以往的冷然,“现在是风口浪尖,我只是担心席总的风流事迹会被作为把柄。”

“喔?”男人的剑眉轻轻一挑,笑了。

她从他深究的目光里快速抽离,落在那扇半开的房门处。

“不过席总倒真是好兴致,竟在办公室里都安了房。”

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失落,委屈,还是别的什么,竟复杂的翻搅。

却在下一秒,被深深的揽入一个强制的怀抱里。

他的气息落进她耳槽,“这么介意。莫非,你爱上我了?”

席天擎的声音低如大提琴,夹杂着无尽的蛊惑。

“爱上你?我可不敢。”她猛地从他怀里挣脱。

不曾想,他眼底的玩世不恭顷刻间散去,意外冒出一句,“我可以给你敢的权利。”

她一下乱了心湖,这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令她害怕。

“席总找我什么事?”她偏头,转开话题。

席天擎凝着她,右手置进袋子里,“下午把东西收一收,以后就在我办公室工作。”

“啊?”乔漫提眸,有些意外。

他黑眸略深,“我准备把你调过来。”

她轰然一怔,“因为竹水国际的事?”她很清楚,对方制造这次风波的真正目的。

席天擎看她一眼,转身走到窗口。

他没给予任何答案,仿佛健硕胸膛里的那颗心可以隐匿所有的心思。

半响,他转身,淡淡回了句,“不用操心,照做便是。”

席天擎的两指轻按眉间,看上去很疲惫。

她上前一步,抿了抿唇,“那,你会不会开除仓库的其他员工?”

置在眉心的那只手滑下来,他大胆揣测她心里所想,淡淡道,“你担心的,通通不会发生。”

只一句话就让她的心顿时沉静下来。

不得不说,席天擎这个人时不时能给她一种安定的力量……

下午的时候,她按照席天擎说的搬到了顶楼办公室。

席天擎给她在角落了里安了张小桌子,名义上是特助,其实什么工作都没有安排给她。

席天擎认真的时候十分迷人,完全不像他情场上游刃有余的样子。

修长干净的手指握着钢笔,书写的动作看上去很流畅。

她不禁被他专心工作的样子勾引。

席天擎手上的动作一滞,忽然抬头,“预备看多久。”

一下被人戳穿的感觉很不好,她眼神闪烁冲口道,“我,我去冲杯咖啡。”

才走几步,身后响起他的命令。

“等等。”

她一顿,脚步像贴膏药般定在原地。

她听见拉抽屉的声音,缓缓转身,一份文件袋递到了她面前。

“仔细看熟。”

她低头,木讷的接过,抽出文件的时候明显一惊。

这是份属于她的履历,迪拜大学的毕业证书,还有清清白白的人生经历。

她眸光一暗,冷声道,“要是当初你找个大家闺秀做老婆,现在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我都不怕麻烦,你操心什么。”席天擎的嗓音很压抑,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可你明明那么多女人,找个身家清白的做席家的少夫人不是更好?”

席天擎无奈勾唇,没为自己辩解。

良久,他抬手轻抬她的下巴,“我很庆幸,三年前那张婚姻契约是递到你手里。”

“什么意思?”她的心突然慌得紧。

席天擎缄默不语,转身重新回到座位上专心工作。

乔漫泡完咖啡回来,席天擎的正好在接电话。

他虽然只说了只字片语,不过乔漫听的出来应该是和上次那起车祸有关。

挂了电话,乔漫问他,“撞车的事处理好了?”

他双手交缠,“已经解决。”

“喔。”

一阵略显尴尬的沉默过后,她抿了抿唇开口,“席总,我,我有些事弄不明白……”

“说。”

她走近,大胆拉开他办公桌前的那把椅子坐下。

缄默了十几秒的时间,她问了出来,“席三收了简驰做干儿子,简驰又对我的过去了如指掌,而且竹水国际的真正掌权人是谁我想席总已经知道了,可是为什么你们谁都不摊牌?”

席天擎淡淡的笑了笑,“底牌的意思,你真的懂?”

“嗯?”

他的身子向前一倾,眸色深深,“所谓的底牌是一张决定输赢的牌,最强有力的牌。要出其不意才能达到底牌的真正效果。你所说的那些,通通不叫底牌。”

“啊?难道你们是在玩猫捉老鼠?”她惊愕。

席天擎看着她的表情,眼底不经意流转出宠溺的神色,那悬挂于唇瓣的疏离笑意缓缓荡进眼梢。

“商场如战场,对手之间要不停试探,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喔。”她努努嘴,准备起身。

“那天在潞港酒店为什么哭?简驰,对你做了什么?”席天擎突然抓住她的手,话锋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忍了几天实在憋不出问出口。

她再度撞进男人那双晦暗幽深的眼中。

简驰强吻她的那些片段刷刷刷在脑子闪过。

她一阵心虚的避开席天擎的直视,漠然答道,“什么也没有。”

席天擎盯着她,三两步就绕到她身边,忽然一把扣住她的后脑,低低的问,“没有给我带绿帽子?”

不等她被这个重磅问题震住,席天擎已经咬住了她的耳垂,轻一下,重一下,这种惩罚很要命。

她猛退两步,脸通红,一下惊呼出来,“想哪去了?当然没有。”

简短的一句话却犹如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的眼光渐渐变得灼热。

“明明是你自己行为不检,还质问起别人来。”这句话乔漫说的极轻,却还是钻进席天擎的耳朵里。

他心一荡,有种从未有过的愉悦感悄然滑过。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漫漫星光第一卷 谁的年少不轻狂第23章 连遭挑衅

办公室里的光线从他刀裁般的西装上倾斜而下。

落在白瓷地砖上的是一道如他身躯一般完美健硕的黑影。

他一步步向她走来,她却是退,一直退到了角落。

眼前不可复制的英俊,竟让她不争气的咽了口唾沫。

席天擎抬手,冰冷的手温一下覆上她滚烫的脸颊,“早上你看见那个是我同学,也是霍行的同学,大学时候我们三人关系就很好。”

低沉的嗓音宛如淬毒的酒,一点点在空气中蔓延。

她眸光一冷,轻笑了下,“好到可以让你带进办公室卧房那种?”

席天擎不怒反笑,“她是职业按摩师,我叫她进去不是你想的那样。”

还是第一次,他主动向个女人解释这种这些。

她不信,“那女的明明说什么不会弄脏床单,还说我是清洁工。还有,我进来的时候你们挺亲近的。”

席天擎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一条手臂随意的搭在沙发的扶手。

他笑,“司琳向来喜欢开玩笑,她知道你要来,故意逗你的。”

她脑袋里嗡了一下。

席天擎看她这副表情,喉间窜出低低的笑,“你扯司琳头发,还让人滚蛋,估计下次她该拿这个逗弄我了。”

乔漫一听,脸整个红透了。

她轻咳一声,假装若无其事的冷哼,“我,我当时只是演戏,作为一名妻子来说,要是若无其事才奇怪。虽然咱们是假的……”

他似乎有些不悦,突然打断她的话,“什么才是真?”

乔漫一愣。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此刻尴尬的气氛。

两人同时看向门的方向。

“进来。”席天擎的表情是在一瞬间恢复漠然的。

乔漫这才意识到他生气了,是真的很生气。

一个男人推门而入,西装革履,长相很斯文。

乔漫在席氏的网站见过这张脸,他是席氏的法务,专门帮席氏处理一些需要走法律的程序。

“席总,竹水国际我查过了。”

席天擎的眼睛轻眯,“说!”

“于薄琛建立了竹水国际后因为债务关系逃到国外,之前竹水国际其实是个房地产公司,最近才涉及了翡翠原石的加工。”

乔漫静静听着,听完这番对话已是唏嘘一阵。

席天擎刻意看她一眼,女人脸上的素白蕴进他极黑的瞳仁里。

他的目光从乔漫脸上移开,落回男人脸上,“继续。”

“简驰是在于薄琛出事后主动站出来偿还债务,随后接手了竹水国际,而且他本身就创立了一个奢侈品门户网站。网站有入住珠宝买卖的意愿也是最近才开始的。”

席天擎听完在办公室里踱了几步。

大约半分钟后,他波澜不惊的眼底淬出一丝焦躁,“你的意思是就算竹水国际出事,简驰和这家公司也没有实质上的关系。”

“是的,我打听到于薄琛的印章留在了公司,现在合同上敲打的是于薄琛的印章。不过这件事也只有竹水国际的少部分人清楚,一般员工都以为是简驰转走了公司。”

席天擎的眼角挑起倨傲,“私自挪用别人印章是违法的,简驰不可能不清楚,除非,他和于薄琛有一定的交情。”

“席总和我想的一样。我也猜测于薄琛和简驰这几年一定有联系,不然他不可能大胆的挪用别人的印章。”

席天擎坐到办公椅上,轻瞥乔蔓后右手敲击着桌面,“现在他们要起诉我们没有如期交货,应对方案是从印章切入?”

法务叹了口气,“是的,席总。如果抓住对方合同上的印章无效,这件事就很好解决了。”

席天擎沉思片刻,摆摆手,“出去吧,这事就交给你办。”

“是。”

门没多久就关上了。

他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乔漫,“你都听明白了。”

“嗯。”她抿唇。

席天擎薄冷的唇弯出一轮温和的弧度,“今天我们一起吃晚饭,就当庆祝又闯过一关。”

她抬头,“回家吃?”

席天擎摇摇头,“嗯,顺便谈谈婚礼的事。”

她显然有些错愕,“婚礼?你和我的婚礼?”

“不然呢?”席天擎轻轻一笑,“与其防守不如主动出击,举行婚礼是昭告天下最快速的方式。”

她咬了咬唇,心莫名一阵慌乱。

他一贯心思深,俯脸问她,“怎么?简驰一回来,已婚女人的身份成了包袱?”

“我和他早完了。”她辩解的快,可心里却多少有点这层芥蒂。

“最好是这样。你要是无聊就上网查一下哪家酒店的设计风格、婚纱影楼之类是你喜欢的。我还有工作。”

他的语气很平缓,乔漫瞧不出她的喜怒,干脆就不多想了。

乔漫根本没去看什么酒店啊,婚纱啊,阳光照的暖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席天擎停下手边的工作。

一抬眼,阳光下乔漫嘴边的津液闪闪发光,明明熟睡眼睛却露出一条缝,隐约透出眼白,一下就逗笑了他。

他走过去,拿出手机咔咔两下把乔漫这副睡相给记录下来。

她忽然睁眼,见手机摄像头对着自己,一骨碌站起来。

“席总拍了我?”

他收回手,低低笑着,“没有。”

“我模模糊糊的听见手机拍照的声音,怎么没有?”她的脸微微发烫,自己的睡相有多差,她不是不清楚。

“真没有。”席天擎打死不承认,却是笑的意味深长。

她半信半疑,趁他不备一把夺过手机。

屏幕的光黯下来,她看见自己的睡相,只是没看太清屏幕就锁了。

她故作镇定道,“请席总删了。”

席天擎笔直站在她面前,隐藏深邃智慧线的手掌一摊,“还我手机。”

她掩在身后,轻声回了句,“不,不还。”

席天擎淡笑不语,步子向她挪了挪。

她一退,腰部撞上桌角,重心不稳直接贴在了桌上。

席天擎伸手去抓,抓了个空,一下压在她身上。

“唔……”她吃痛,反射般的发出声音。

连痛哼都透出冷淡性子,在席天擎听来着实特别。

他撑起自己的身子,胸膛将她整个禁锢。

他身体里竟窜起一团火。

乔漫一怔,感受到他身体的反应顿时面红耳赤。

“你,你起来。”偏了头,出口的声音竟然有点抖。

席天擎唇边的一抹笑意更加深了些,故意与她贴得更紧,“知道暮城有多少女人想这样被我压着?”

“那是她们。”脸火辣辣的在灼烧,一时半会连看他的勇气都丧失了。

他盯着她,眼光已和之前的三年不再相同,少了分漠然,多了份兴味。

他不再逗弄她,再压下去‘疼’的是自己,干脆直起身躯走到窗边静静吸了根烟。

细细长长的香烟在他指尖燃烧殆尽,席天擎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没办法,只得走到他身后将手机递过去,“有电话。”

席天擎扫了眼屏幕,按下接听键才听了几句,乔漫就察觉他的眉心微微皱起。

挂了电话,她小心试探,“怎么了?”

他迟疑片刻,“珠宝门点那有客人闹事,我去看看。”

“喔。”她轻轻应了声,心中闪过疑惑。

席天擎可是总裁,门店出情况要不是特别严重怎么可能需要他出马。

还在猜测中,一只大手落在她肩头。

“我先走了。”

她叫住他,“席总要去哪家门店?”

席天擎没回头,只是微侧了下脸,“塘青路的,离市区最远的一家。不用等我吃晚饭了,你先吃。”

不等她再说什么,席天擎就拿起西装匆匆离开。

这个点是下班的高峰期,公司出入的人太多,她生怕别人用怪异的眼光打量她,就干脆待了一小会。

出公司大门的时候,乔漫被今天仓库上白班的几个同事给堵住了。

“你们怎么来了?”她愣了下。

紧跟着双手都被扯住,七嘴八舌上来一大串问题。

“总裁夫人是谁?有内幕吗?”

“就是就是,你现在是席总特助,肯定消息比咱们灵通。”

“难道是销售部的公关经理苏荷?整个席氏就她最漂亮了,而且去年席总似乎还带她一起去和客户吃过饭。”

乔漫被扯得哭笑不得。

这帮人明明知道席天擎的妻子在席氏算个基层,她今天被直接调到他办公室,竟没有一个人怀疑她就是席天擎的隐婚妻。

一想到席天擎已经有了尽快办婚礼的念头,她深吸一口气,眸光扫过眼前每一张好奇的脸。

“是我。”淡淡的两个字从她唇间溢出来。

先是一阵沉默,随后大伙都笑了。

“别和咱们开玩笑了,到底是谁?”

她闻言,心中竟然一痛,“我真的有那么差么?”

“也不是差。就是,就是看着不太像。”

她看着眼前一张张仍在质疑的脸,艰难的补了句,“我和席总登记结婚三年了。”

“呦,谁这在吹牛呢?也不撒泡尿自个儿照照。”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

她回头,看见一个身材高挑,长发披肩的女人。

“是苏荷。”仓库有个小伙子眼冒金光的喊出女人的名字。

她心中一窒,原来她就是同事们时常提起的大美女苏荷。

苏荷大眼睛,高鼻梁,身材高挑,女人味十足。

和苏荷比起来,似乎确实不是一般的差距。

苏荷扭捏着打量她,掩嘴笑了出来,“你刚刚说什么?你说自己是席总的……呵呵。你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

乔漫看看苏荷的脸,又看看和她相处的同事始终带有的质疑神情,心几乎沉到了谷底。

席天擎不在身边,竟是这样一种无力感。

她倒吸一口凉气,直面迎击苏荷鄙夷的目光,沉静地开口,“即便不是我,也绝不会是你。”

“切,那你知道席总这会儿在哪?”苏荷扭扭腰,一股子惹人厌的姿态。

“门店。”她答的简单明了。

苏荷笑得更讽刺,“门店?席总这种身份会去门店?哈哈哈。”

苏荷狠狠笑了一阵,又道,“我去和席总吃饭了,你继续做你的总裁夫人的梦吧。”

正好接人的车子来了,苏荷上车前还不忘轻蔑的挑她一眼。

乔漫咬了咬唇,心中竟然有点不甘。

她快速拦下一辆出租车,紧追其后。

漫漫星光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漫漫星光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漫漫星光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