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极品鬼医(杨彦东)章节阅读

极品鬼医(杨彦东)章节阅读

2019-08-30 17:00:05作者:刘绵绵

主角是杨彦东的小说叫做《极品鬼医》,作者是刘绵绵,这本小说主要讲的是:乡村医生意外跌落古墓,获得上古神器药王鼎与药王诀——遇吾触人通感知,寿限十年尽而终。欲解魔咒寿限令,需达异能到顶峰。

极品鬼医(杨彦东)章节阅读

极品鬼医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极品鬼医第六章 名利双收

“治当然是有办法治,只不过......”

我佯装脸上犯难,故意让杨兵更加紧张。

显然我的话戳中了杨兵的命脉所在,他所表现出的关切态度,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

“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那就不是事儿。我辛苦赚钱,为的就是享受。”

杨兵拍着胸脯,摆出来他暴发户的嚣张姿态。

我一看杨兵着架势,完全是伸出脖子让我宰一刀的节奏。我不狠狠的敲他一笔,也出不了自己胸中的这口气。

“我祖上有个对症的方子,就是这这药材贵的离谱,怕你接受不了。”

我扯了扯唇角,脸上堆上了敷衍的笑容,让他也有个心里准备。

“多少钱不重要,关键是有效果。否则......”

杨兵听了我的话,立刻警觉起来,威胁警告的话也是丝毫不加遮掩。

“五万,无效退款。这药材,我这里也不多,本来是我留着自己以防万一用的。”

摆出一副爱要不要的姿态,拿起旁边医药书籍佯装无聊的翻阅起来。

“我还以为多少呐,才五万?这里是两万五,你先给我药,有效果我杨兵保证给你结算尾款。”

杨兵一听,立刻拿出包工头的生意套路,从随身的皮包里拿出两打整齐的红票子摔到了桌子上。然后,又从钱包里抽出了五千,摊开了摆在我的面前。

我嘞个去,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随便就能拿出我身家几倍的现金来,看到钱我心里已经是乐开了花,多少是够啊?两万五已经不少了。

“好,杨总果然是爽快人。就冲您这个态度,我现在就给您拿药去。”

我满脸堆笑的收好了钱,利落的拿来取药的梯子,最上面一层布满尘土的药柜里。其实都是些没用的兽骨,龟壳,冷门的配药。

拿了一堆,包好递到了杨兵的面前。交代他禁欲十天,一日一次,煎药服用。杨兵的脸上也是喜笑颜开,屁颠屁颠的拎着药材,呼啸而去。

“你给他弄得什么呀?要那么多钱?”

吕瑶雪一脸不解的看着我,眼中尽是质疑的神色。

“嗨——这家伙,两个女人一天都不闲着,肾亏体虚。休养几天就好了,吃什么都一样。”

我捧着红丫丫的钞票,已经是笑的合不拢嘴啦,也没有想那么多。

“你这是骗人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吕瑶雪满是鄙夷的指责,让我有点猝不及防,鼎灵也是一脸幸灾乐祸的神色。

“我只是替你出口气,你没看见那家伙恨不得把你吃了的眼神啊?”

我有点委屈的强调,为自己贪财的本性开脱。

“哼,那也不是你骗人的借口。”

显然吕瑶雪觉得我的解释不可信,并且她很反感我的这种做法。

我也是很奇怪,干嘛在意她的情绪,可是我的意识却偏偏就是那么不争气。她的只言片语,已经让我没有了丝毫喜悦激动的心思。

这时前来参加集资动员会的村民,已经开始在村委会门口的广场上聚集。在村委会隔壁的我,当然很快发现了这个情况。

吕瑶雪,也兴致勃勃的出门看热闹。我灵机一动,决定硬敲杨兵的这笔钱,给自己的形象搬回一票。

村支书人不错,再说这是关系村民切身利益的好事。村民孟响应的速度也很快,村委会门口的广场上很快就人满为患。

就连我的诊所门口,都占满了人。我已经打定了注意,所以索性关了诊所的门,挤到广场上看热闹。

村委会的广场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搭好了台子,上面桌椅音响摆放的颇有架势。

看人都来的差不多了,文质彬彬的村支书拿着稿子阔步走上了高台。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

支书的意思就是说,村里的路太窄,村里能用的土地都在村子后面。想要让村名享受到开发区带来的土地福利,必须有一条通往村东的大片土地的公路。

而现在公路的造价高昂,村里也没有什么像样的支柱产业。所以,村里向上面提交了拨款申请,现在已经批下来一笔启动资金。

但是,距离保证公路质量所需的资金,还差不少。村里已经在想办法,但是希望村民们也能贡献一份力量,毕竟路修好了福利是大家共享的。

村里剩下的常驻民,都是务农为主,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个现钱。所以,一说要出钱,脸上都露出了难色。

村里混的好的,纷纷表态,十万八万的带头捐款。

我早就盘算好了,用敲杨兵的钱,挣个口碑。所以,众人都在犯难的时候,我已经挤到了台前。

“我捐两万。”

我举手的同时,已经成功吸引了村名们的注意力。

趁着,众人诧异的时候,我阔步走到台上。把红刷刷的钞票,递到了会计的面前。

“看看,看看杨医生真是我们村里的楷模呀。人家捐了两万现金,这可真是难得......杨医生,你跟大家说说,你此刻的想法。”

村支书显然对我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村医,有这样的举动非常意外,惊喜之余把我当成了正面宣传的典型。

我本来是得了便宜卖乖,没想到还能得到这样的称赞。那我也不能说,我是拾得麦子磨的面,只能台面上的漂亮话说一下。

“乡亲们,村里办个事儿不容易,修路更是功德千秋的好事情。作为本村的村医,都是村民照顾。所以我必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报你们的恩德嘛......”

面对台下的数钱村民,我一下子发掘出自己居然也是个说谎的天才。

“哗——”

台下掌声雷动,会计的面前一下子排起了捐款的长龙。

我嘞个去,榜样的力量果然很强大呀。村民们赞许的声音中,走下台的我已经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两万,嘿!我还剩五千,享受一把受人爱戴的感觉,爽翻了。

“傻瓜!你以后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呐!”

沉浸在快乐中的我,突然听到了鼎灵嘲笑的声音。我嘞个去,真会煞风景。

还真是人多力量大,听说最后凑到了三十多万。我已经把全部的功劳美滋滋的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就连走路都是昂头挺胸的。

回到诊所门口打开门,吕瑶雪不一会也走了进来。没有了先前的鄙夷,倒是多了几分敬重的恭维。

“怎么样?这下算是物尽其用了吧?”

我眯眼含笑得意的等待着,吕瑶雪的称赞夸奖。

极品鬼医第七章 久旱逢甘霖

“你呀!要是能把剩下的五千也捐了,那才算物尽其用。”

吕瑶雪掩口一笑,回敬了了我一个白眼,坐回座位继续翻弄着电脑。

虽然没有得到她的称赞,不过总不至于有刚才对我那种鄙夷的神态。目的达成,我的心情一下子也舒缓了许多。

“杨医生——”

一个让我浑身酥麻的悦耳声线传入耳中。

我抬眼看向门口时,杨寡妇恰巧掀开帘子走进来,微微玩去的脊背让她胸前的沟壑展露出让人屏息的诱惑。

“杨姐,怎么啦?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

我慌忙起身微笑相迎,恭维讨好的神态。即使是尽力收敛着,也是让我自己都觉得不妥的夸张表现。

“没事儿——姐就不能来看看你了吗?”

杨寡妇媚眼朦胧的扭动着腰肢,坐到了我的旁边。

“呦——你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啊?”

杨寡妇看了一眼吕瑶雪,声音中似乎有着颇有寓意,却只有她和吕瑶雪明白。

“哼!”

吕瑶雪瞥了一眼杨寡妇,恨恨的把头扭向一边。

我不敢把吕瑶雪对杨寡妇的态度,理解成她在吃醋。她的态度,一定是有其它的原因促成。

“杨姐,别跟我开玩笑了。你那里不舒服,直接告诉我,我好对症下药。”

我知道吕瑶雪不待见杨寡妇,所以尽量压制自己对杨寡妇丰盈身躯的幻想渴望。并且,尽可能的用自己的行动证明,自己和杨寡妇之间只是普通的医患关系。

“瑶雪——”

吕母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竹帘被掀起的瞬间,吕母看到杨寡妇却把自己的脚步停在了门外面。

“妈?怎么来了?”

吕瑶雪对她母亲的到来,显然很意外。

“家里有点事儿,你跟杨医生请个假,回去帮我一下。”

吕母的声音里有些怯懦的意思,吕瑶雪却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就跟着她的母亲离开了诊所。

我隐隐觉得杨寡妇和吕瑶雪的家里,一定有什么瓜葛。

杨寡妇看诊所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就起身关了门窗,扭动着杨柳般柔软的腰身渡步我的身旁。

“杨姐,你——是不是胸口又疼了呀?”

我当然知道,她这明目张胆的的引诱,是什么样的节奏。

她的一个媚眼,就让我魂牵梦绕,更不用说这样明显的挑逗。精力爆棚的我,早就渴望着这样的宣泄。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我的每一根神经都渴望着异性的润泽。

“别这么一本正经的,你想要什么,就拿什么。别跟姐在这里,瞎客气......”

杨寡妇极具魅惑的眼神,缓缓的逼近。她缓缓抬手,轻解衣扣的动作,更是让我痴念丛生。

“杨姐,外面都是人,咱们到楼上我给你把把脉。”

我拉着杨寡妇的手,把她带到楼上。肌肤触碰的瞬间,我已经读取了她的身体感触,和短暂记忆。

显然,她这几天,并没有和异性交欢。身体也是渴望恩泽的,欲念蔓延。可是,她意识里,一个我拿着两万块钱,放在会计面前的场景。却占据了她进来记忆的,深刻地位。

原来,她只是为了钱。也好,这样我就可以毫无负担的享受她的身体,宣泄自己的火焰。

等不及,走到楼梯尽头的房间,我的手掌已经开始想要肆无忌惮放肆一番。

而此时,她身体反馈的清晰兴奋感觉,让我能够恰到好处的掌控抓握的力度。因为,她身体的反应,正丝毫没有保留的传递到我的感知中。

杨寡妇手扶着楼梯的栏杆,舒展脖颈扭动水蛇一样灵活的身躯,配合着我想要的角度。不得不说,她懂得男人对她身体的渴望,更懂得主动挑逗引导男人让她得到快乐。

我已经很久已经就没有做过男女之事,但这突如其来的爽感还是忍不住的让我有万分舒爽的感觉。

我爽快的不能自持,身体已经感觉到无法控制。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手如鱼得水般自由畅快。在我蛮力的抓握中,逐渐释放。

“杨姐,你可真是让人不舍的毒药。”

穿好衣服,我意犹未尽的端起她的下巴,脸上露出满足的痴笑。

“呵呵......小屁孩儿,你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

杨寡妇整理着衣衫,不削的白了我一眼,直接切毫无杂质的索要让我心里没有了丝毫的负担。

她应该是听腻了男人的花言巧语,更看重现实的意义。我当然懂她想要什么,从抽屉里取出五百块,塞进她的文胸里。

杨寡妇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不错,这才是你成熟的节奏。别想太多,别自责......我只是为了钱......”

杨寡妇离开时,回头扔下一句话。大概她从我的眼中,看到了怜悯的神色。

我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开始揣摩她的心态。她风华正茂,又那么漂亮。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沦为男人宣泄的对象。

他想说吗?说实话,刚才并没有类似的感知。单单为了钱?似乎,有太多的地方,可以让她获得更多。

我扭头看了看一言不发的鼎灵,她就静静的呆在旁边,闭着眼睛一副凌驾万物之上的高傲姿态。

“和异性交欢,能够提升你的异能水平。别在乎我的存在,我只是一个灵媒。”

鼎灵幽幽的开口,像是随时可以洞穿我的思想一样。

好吧!好吧!让我冲个凉冷静一下。

我刚想上楼冲凉,吕瑶雪掀开竹帘走进来的脚步,已经清晰的响在耳边。

极品鬼医第八章 午夜铃声

我扭头观望的瞬间,对上的却是她满是愤怒的双眼。

我嘞个去!你这是要搞哪样?你不是名花有主了吗?难道,你对我有意思吗?

“你......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和公狗一样?能上的都不放过?”

吕瑶雪面红耳赤的质问出声,声音的颤抖已经说明了她此刻的愤怒心情。

“什么?这是正常需要好不好?我未婚,她未嫁,你情我愿的事情嘛。”

我被吕瑶雪莫名的愤怒,搞得一脸茫然。虽然,她的突然返回,让我颇感意外。但是,我犯不着为她愧疚什么。

尽管,我在乎她对我的看法和感受。

“告诉我,我在你这里。你是不是也经常有龌龊的想法?”

吕瑶雪已经抬高了声音,有些歇斯底里的冲我咆哮着。

我能说什么呐?没有吗?大概她也不会相信。沉默,此刻才是最好的表达。但是,我总是忍不住想要为自己辩解的冲动。

“那是男人的正常需求好吗?难道,你的男朋友,没有对你有冲动的行为吗?”

我觉得吕瑶雪莫名其妙的圣母婊,对我的指责,已经让我超出了隐忍的范畴。

真是的,我有说我是圣人吗?你要是我的女朋友,这样的质问也算是能站住脚。可惜,她明明不是。

“说了你不信,就是没有。就是和你们不一样!你知道吗?我父亲就是因为那个不要脸的杨寡妇,闹着和我母亲离婚。你知道你都和谁,共享一个女人吗?真是好笑。”

吕瑶雪冷冷的说完,恨恨的转身离开。只剩下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没有风我的思绪却同样凌乱到无法整理。

天呐,这是什么情况?吕瑶雪的父亲?那是多大的年龄啦?吕瑶雪的话,一下子然我了然了杨寡妇口中小屁孩儿的寓意。

更加明白了,吕瑶雪心里的愤怒到底来自哪里。

“切——关我什么事儿!反正十年的时间,什么该不该的爽完了再说。”

我无力挽回什么,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唉!主人啊,你没救了......”

鼎灵摇头换脑的一阵唏嘘,然我顿时怒火中烧。

这也不是我想要的,我有什么办法?

“天阴血,你有吗?”

我邪笑着盯着鼎灵,冷冷的出声。

“主人,你......你太不像话了。我可是和你的祖宗年龄一样大......”

鼎灵气鼓鼓的甩给我了一个巴掌,虽然力量不大,但是扎心的效果一点不差。

唉!这是闹哪样,本来名利双收的美好一天。就这样狼狈的收场,遭遇了这样的打击,我实在没有心情打开门继续做生意。

关了诊所的们,倒头睡了一天。感觉自己的心情,不会在好了。

本以为吕瑶雪,再也不会到诊所来,所以第二天我一下子蒙头睡到十点多。打开门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吕瑶雪依旧等在门外面。

“瑶雪,我以为你不会原谅我了。”

我激动的脱口而出,却忘了自己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的事实。

“切,我犯得着跟你这样的禽兽生气么?”

吕瑶雪眼都没有抬一下,径自走进了诊所。

弄得我尴尬至极的站在原地半天,才缓过神来满心落寞的回到诊所里。看到吕瑶雪不时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我已经意识到一定会有事情发生。

果然十一点半的时候,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稳稳的停在了门口。吕瑶雪立刻兴奋的迎了出去,车门一开一个戴着眼镜,面容俊秀的男人潇洒的钻了出来。

我嘞个去!这不用问就是吕瑶雪的男朋友。怪不得,昨天她生那么大的气,今天还会到诊所来。

原来只是为了,让她的男朋友,看到她从诊所里走出来。

我的自尊心瞬间坍塌一地,莫名的自卑心从心底涌起。天呐我在妄想什么,她怎么可能放弃这么优秀的男人,和我这样的穷屌丝在一起。

隔着竹帘,我望着车子离去的背影,心里的失落感顿时把我整个人淹没。

我甚至有了落泪的冲动,后悔自己昨天精虫上脑,做了让她不高兴的事情。现在,一切都晚了,就算是天阴血过了今晚估计也没有了。

我苦笑着有摇头,耻笑自己的不自量力。

拿出纸和笔,写下了一行字——杨彦东爱上了吕瑶雪。

才几个小时看不到她的身影,我已经被折磨的痛苦不堪。我无法理解,仅仅相处了几天,话都没有说上几句。

我是哪里来的这份痴情,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情毒吗?

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这一天,自己是怎么过的,倒到床上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还是我。

梦中,我和吕瑶雪牵手齐肩而行。畅谈心事,好像如胶似漆的情侣一般。

“叮铃铃,叮铃铃......”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陡然响起。

从美梦中被吵醒的我,满心不甘的揉了揉眼睛。生无可恋的抓起手机一看,我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是吕瑶雪,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钟。

这个时候,她打给我,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情。我不假思索的接通了电话,里面却传来了让我心碎的声音。

“杨医生......我不知道该打给谁......你能到县城接我吗......”

吕瑶雪抽泣的声音,让我的心都在滴血,她经历了什么成了我心中最大的问号。

“你在哪里......等我......”

挂断了电话,我不管不顾的穿戴整齐,打开诊所的门推出了我已经半年没有骑过的摩托车。

踹了半天,摩托车却没有丝毫要点着的意思。

虽然我知道,能够蹬着的希望不大,但是它是我唯一的希望。凌晨一点多,我已经不可能去寻找其它的交通工具。

汗水不觉滴落脚下,对吕瑶雪的担忧,成了我唯一的动力。

“黑次次......咕咕——”

摩托车的发动机被点燃的瞬间,我有种欣喜若狂的喜悦感,喉咙不觉呐喊的出声。感觉,世界上这是最美妙的声音。

迎着夜风,一路飞奔,到达市区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凌晨两点钟。

县城不大,我也并不陌生。虽然,没有去过吕瑶雪口中的酒店,但是大概路段我还是心里门清。

当我在酒店门口的树下,看到衣衫不整狼狈不堪的吕瑶雪时,我的心都碎了。

极品鬼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极品鬼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极品鬼医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