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堕尘劫(葛秋秋)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堕尘劫(葛秋秋)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2019-08-30 16:52:18作者:望尘主人

堕尘劫在线章节免费阅读又名,作者望尘主人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堕尘劫小说全文分享,堕尘劫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堕尘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这是一个以道教为主的时代,上古浑天时期 ,魔尊君寂灭不敌清天众神,将自己的全部魔元存入小指,丢入凡尘中,不想其同时还吸收了清天某一殿主神的圣气。圣魔精元相斥,存于她体内,随她成长,日夜发作,心痛难忍。本想一辈子只做他的徒弟,居于高山之上,不问尘世。然而却还是无奈入世,历经纠葛劫难。徘徊于正邪之间。她只想被爱,却一直得不到她想要的爱。入这凡尘,

堕尘劫(葛秋秋)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堕尘劫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五章医者(2)

九天观内。众人就这么看着这个从外地来的所谓“神医”给这观内主持的第三大弟子诊脉。

“大师兄,你说这人能行么?”万子戈悄声对恽青城道。

“看看再说。”恽青城也是一脸严肃,目不转睛地盯着师炀。

“嗯。”师炀诊完脉,又察看了一下洛绫的伤口,掏出他那根宝贝烟管子边抽边思索了一阵,道:“这伤并不是太严重,至少不会危及性命。她中的不是毒,你们就是去问魔界讨解药他们没准儿也没什么能给你们的。”

“那依先生看,这该如何是好?”葛怀秋问。

师炀又抽了一口,随手拿起桌上的纸笔,写了一张方子,递给葛怀秋。“按照这个去抓。”

葛怀秋眯起眼看了那张方子半晌,道:“这些药材,恐怕山下的小药铺里不一定有啊。恐怕要去附近大县城的药庄去抓了。”

“咦,这一味咱罗浮山不是有么?”万子戈站在一旁瞄了几眼,道。

“去大县城多麻烦。”师炀叹了口气。“敢情你们这么大个九天观从来没人生过病么?噢,也是的,道长们平日里就自己修炼仙丹,没有大病自是用不着那么多药材。”

见众人一副沉默的样子,师炀道:“既然山上都有药材,那就不劳烦你们下山去抓药了。明日我亲自去。今日天色不早了,大家也早些休息吧。”说罢,很自然地从万子戈手上拿过那张方子,慢悠悠地离开了。

“这人怎么这么自觉就住下了?”万子戈有些不悦。“真把这儿当自己家?”

“师大夫在平安县行医多年,此次肯放下他在平安县的医馆出诊,已经是一个莫大的人情了。”葛怀秋道。“况且我方才观察了一下他,只觉得此人气宇不凡,深藏不露,还是有些本事,如今我们也没有别的法子,观内炼制的仙丹也只能缓和却无法根治绫儿的伤,也只能相信这个人了。”

夜渐深,九天观也渐渐安静下来。唯有一间房内仍亮着微弱的烛光。青衣的医者盘坐在案边,手里拿着那根烟杆,似在思考什么,不自觉地用烟杆一下一下敲着案几。

“哗!”案上烛台的火焰突然变盛,倒把正专注思考的师炀吓了一跳。只见那火焰越燃越盛,渐渐地,火光中隐约出现一个人影,那人影逐渐变得清晰——竟是那魔界第四座封冥绝!

“进入九天观了?”封冥绝问。

“嗯。”师炀淡淡嗯了一声。

“探查到浩风鼎的消息了吗?”封冥绝问。

“还没。”师炀回答得依旧淡然。“此事急不得。”

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样子,封冥绝甚是不爽,道:“你不急,魔尊可是急得很。”

“哦?”师炀抽了一口烟,蔑笑道:“你找到冰火之狱的位置了?”

“没有!”封冥绝没好气道。

“那就给我闭嘴。”师炀看向封冥绝,眼神突然变得锐利凶煞,跟平日里那个温良的医者完全就是两个人。

少顷,师大夫屋内的烛火也被吹熄,九天观终于进入沉睡。

“唔......!”清晨的清风斋内,灰袍的年轻道姑披头散发地站在院中,双足似涂了了胶漆,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她的手上握着一柄拂尘,那白色的拂尘与另一柄纯黑的拂尘“乌啼”纠缠在一起,不管她使出多大的劲,就是无法分开。而“乌啼”的主人,也是一手握着拂尘,一边坐在院中的一把太师椅上,另一只手上握着青瓷茶杯,悠闲地品茶,任面前的这个女子狠扯蛮拉,手中的拂尘就是纹丝不动。

“怎么......这么紧......”葛秋秋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无奈两把拂尘就是分不开,眼前的恽青城还在那淡定的喝茶,看着就气不打一处来。

“呵!”恽青城冷笑一声,放下茶杯,轻轻一拉,葛秋秋便整个人被拉了过去,跌在他怀里。

“教了你多少次,用蛮力是解不开的。”恽青城低下头看着她,笑道,又轻轻一推,将葛秋秋推开。葛秋秋一个站不稳,跌坐在地上。

“真不知道你那比试怎么赢的。是不是作弊了?嗯?”恽青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才没有!”葛秋秋不服气地站了起来,这一大早的,人都还没清醒,头也没梳就被叫出来比了一把,弄的葛秋秋心中甚是郁闷。

“去梳头吧,我去察看洛师妹的伤势。不许偷懒,不练满四个时辰,中午不许吃饭。”恽青城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冬冬却突然从葛秋秋的背后冒了出来,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不用看了,你主子练不好,你也没得吃。”恽青城漠然道。

 

第十六章医者(3)

清风斋。

恽青城走后,葛秋秋梳洗完毕,又自个儿在院中练了约莫半个时辰,便停了下来,坐在池边。不知怎的,最近只要是师父不在身边,自己练什么都无法专下心来,注意力分散,提不起劲头。

“姐姐你怎么了?”一直趴在她肩头的冬冬见主人不对劲,便探个头来问。

“师父不在,不想练。”葛秋秋回答得简单明了。

“那。。。这样师父会生气的。。。”冬冬担心道。

“哼,你个饿死鬼,我看你就是怕没有东西吃吧!”葛秋秋没好气道。

“师父他也只是去看他的师妹而已,应该快回来了。”冬冬安慰道。

“看个伤势而已,那么久。。。。。。倒是快点回来指导我呀。”葛秋秋嘟起嘴。正纳闷,瞥见门前经过一个青色的身影,葛秋秋立刻三两步走到门前,对着那个背影喊道:“师大夫!”

师炀听到呼唤,回过头来,一见是她,便笑了:“是秋秋啊。怎么了?”

“你去哪儿?”葛秋秋问。

“我去九天观周围采药。”师炀道。“怎么?要一起去么?”

“好啊!”葛秋秋想都不想便应了下来。

“不可以!姐姐,师父回来怎么办?”冬冬吓得立刻阻止她。

“他不是要看他师妹的伤势吗,正好,我帮师大夫采药救她,他还得感激我呢!”葛秋秋心中突然生出叛逆之意,也不顾冬冬劝阻,便跟师炀一起去了。

一路上,葛秋秋跟着师大夫在罗浮山采药,同样对这些花花草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缠着师炀问这问那。这师炀也是颇有耐心,一直不厌其烦地给她解释每一株草药的作用,还给她涂了防止林中蚊虫叮咬的药膏,处处照顾着。

“本来是帮师大夫采药,如今好像成了累赘似的,真是羞愧。”葛秋秋有些不好意思。

“我一个人采药也挺无聊的,你陪我说说话才好。”师炀笑道。“秋秋好学好问,这也是好事。若是我医馆里的那几个学徒能有你这般好问,如今只怕早已出师了。”

“那。。。师大夫觉得好,便好了。”被人这么一夸奖,葛秋秋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这罗浮山,峰峰皆灵境,满山皆甘泉。看来果然是山上长久积累的灵气,让这些花草吸收了去,生得清灵无比。”师炀环视了周围的环境,感叹道。

“那是,毕竟有我们九天观呢。你是不知道,这九天观方圆十里没有邪崇,可是干净得很。草木自然生的好了!”葛秋秋突然变得骄傲起来。

“哦?方圆十里没有邪崇,真不愧是普天第一观。”师炀赞叹道。

“你知道为什么吗?”葛秋秋突然故作神秘道。

“为什么?”师炀问。

“因为我们有神器浩风鼎呀!”葛秋秋道。“听葛爷爷说,浩风鼎可是上古神器,当年为了保证清修之地安宁清静,九天观创始人便将浩风鼎封印在罗浮山,正因为有神器浩风鼎加持,九天观方圆十里才会没有邪崇。”

“原来如此!”师炀恍然。“那这浩风鼎现在在何处?”

“不知道。浩风鼎的位置好像只有历代主持和主持的首徒才知道。”葛秋秋想了想,道。

“这么说,你师父他知道浩风鼎在哪儿?”师炀问。

“他知道呀。但是他是不会告诉我的。”葛秋秋突然有些失落。

“呵呵,等你师父做了主持,你不就是他的首徒了吗?到时候你也就知道了。”师炀笑着摸摸她的头。“我们继续走吧。”

“好。。。。。。啊!”刚踏出一步,葛秋秋只觉得胸口一阵绞痛,该死,偏偏这个时候发作么?葛秋秋痛苦地捂着胸口,整个人痛得蜷缩在地上。

“秋秋你怎么了?!”师炀见状,立刻过来将她扶起,一边替她轻轻揉着心口。“很疼吗?”

“师。。。师大夫。。。我好像。。。。。。要死了。。。”葛秋秋蜷在师炀怀里,她从未如此疼过,仿佛有人在撕裂她的心脏想要冲破她的身体一般。

“说什么傻话,有我在,啊。”师炀安抚道。突然,怀中的人没了动静,吓得师炀立刻去探她的鼻息,终于松了口气,原来竟是被痛晕了过去。

 

第十七章医者(4)

无奈,师炀只得把葛秋秋放在树下,掏出烟杆正打算抽两口,却发现这荒郊野外的没有火。无奈,反正现在没事做,听说附近有条小河,便想去捡些石子打火,顺便取些水回来给这丫头喝。

师炀从背筐中拿出一只竹筒,便去寻那水源去了。

罗浮山这“满山皆甘泉”的说法可不是盖的,在这偌大的罗浮山中,名瀑飞泉就有九百多处,找条河还不简单么。师炀很快便发现了一条清澈的溪流。于是他便蹲了下来,随手拾了两块未沾水的鹅卵石,开始打起火来。

打了半天,也不见有半点火星子儿,师炀这才想起,他一个会法术的人,何必在这憋屈的打火?真是做人做太久,都快忘了自己是谁。想到这儿,师炀丢掉那两块破石头,食指一抬,便有火焰从指尖窜出。刚点了烟,还没抽上几口,师炀突然猛地回过身去,面色黑沉如铁,冷冷道:“谁?”

“不愧是第二座,心思就是比那阴阳人敏锐。”一个熟悉的声音自林中传来。转瞬,一个红发女子不知几时已经站在他面前。

“你。。。。。。”师炀见到那女子后,仿佛猝不及放被捅了一刀一般,愕然站在原地,连手上的烟管都握不住了。

“秋秋?”

他眼前的这个红发女子,竟跟葛秋秋生得一模一样!只不过,除了那一头如烈火般的红发之外,此女比起葛秋秋还多了几分妖娆魔魅之气,眉间还纹了一条血色的小蛇,看着师炀的眼中尽是冷漠凶煞。

“赤蛇?你。。。。你是魔尊的什么人?”师炀的眼中突然兴奋起来。

“我是寂灭的一部分,我叫秋娘。”女子道。“魔尊赋予我生命,我的肉体和灵魂都属于他,只不过我现在受困于葛秋秋体内,不能随时出现。”

“那你是此次现身是为何?”师炀问。

“为了告诉你,你想要找的东西。”秋娘道。“此处依然属于浩风鼎的加持范围,我不能出来太久。我只能告诉你,浩风鼎在幽居洞。”

“幽居洞在何处?”师炀问。

“他们隐藏的太深,我随着葛秋秋在罗浮山生活了二十年,都未曾找到幽居洞在何处。”秋娘道。

“那你说了等于没说。”师炀不以为然地抽了一口烟。

“但是我知道,销魂镜能照出幽居洞的方位。”秋娘又道。

“那销魂镜又在何处?”师炀刚问出口,那秋娘便又消失不见。

“这浩风鼎,果真作用有那么强么?”师炀望着这女子消失的位置,喃喃。

回到九天观,已是傍晚时分。站在清风斋门口的葛秋秋这才有些后悔,甚至不敢进去了。

“怎么了?秋秋?”师炀关心地问。

“这样回去,师父定是要责罚我的。”葛秋秋迟迟不肯进去,站在门边纠结万分。

“要我陪你进去向你师父说明么?”师炀哭笑不得。

还没来得及说好,一袭鸦青迈出了斋房,正好面对面碰上了。

“师父!”葛秋秋吓得立刻行礼。

“哦?知道回来了?”恽青城脸色本来就不太好看,看到站在她旁边的师炀,脸色就更加不好看。“师大夫也在啊。”

“见秋秋关心洛道长伤势,我便带上她一起去采药了,望恽道长莫要责怪于她。”师炀笑道。

“两个人一起去采了一天药是吗?”恽青城脸上又突然挂上了笑容。“真是辛苦师大夫了。”

“不辛苦。比起我,洛道长在病榻上所受的苦可是我的好几倍。”师炀客气回道。“如此,我便先去给洛道长煎药了。”

“师大夫请。”恽青城朝他微微施了一礼。待师炀走远后,恽青城的脸色立刻又沉了下来。

“进来。”

堕尘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堕尘劫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堕尘劫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