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重回八零追夫忙(苏半夏秦立恒)章节阅读

重回八零追夫忙(苏半夏秦立恒)章节阅读

2019-08-30 16:41:44作者:凌铛

主角是苏半夏秦立恒的小说叫做《重回八零追夫忙》,作者是凌铛,这本小说主要讲的是:重回豆蔻年华,苏半夏才不会犯同样错误。上辈子的她识人不清,为渣男牺牲一切,却换来凄惨下场。这辈子绝不会重蹈覆辙,坚决要把日子过美满。踩渣男,斗极品,撕绿茶,发家致富轻松万元户。可谁能告诉她,上辈子对她痴心不改的暖男,这辈子高冷又难追。刚毅俊朗的男人将她按在门板上,目光灼灼的瞅着她,霸气十足道:“苏半夏,是你先来招惹我的,休想半途而废。”

重回八零追夫忙(苏半夏秦立恒)章节阅读

重回八零追夫忙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重回八零追夫忙第六章 靠读书改变命运

“闺女,你想通了?”苏二根激动的身形颤了颤,拍手道:“读书好啊,读书有出息,读书也是改变命运的最直接方式。

可你都两年没拿过书本了,那会上学的成绩也不是最拔尖的,这可咋办?”

他心想着是要从高中重新读吗?可闺女都十八了啊,这样的青春年华,差不多该找对象了,可不能因为这没把握的事,把终身大事给耽误了。

董翠兰一听这话,脸色也暗了暗,家里穷得都快啃野菜了,这上学的学费怎么出?这又是个难题,但只要闺女想上学,她咬咬牙,想办法也给供上。

“半夏,只要你好了,爸妈都支持你。”

“还有我,姐姐,我也支持你。”小萝卜头不甘示弱道。

家里人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让半夏心口热乎乎的,对于上辈子自学拿到大学文凭的她,这重拾起书本也不算什么难事。

更何况她有重生这个金手指,开起挂来,自然比一般人有优势的多。

“爸妈,半青,谢谢你们,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行,只要你有出息,爸妈怎么样都成,明日就跟你奶说说。”

苏半夏眸中泛着信心,上辈子,她被人安排着人生,却又因为所谓的爱情叛逆了一次,这一辈子,一定要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不留下遗憾。

说服好父母后,苏半夏合上门,准备回屋睡觉时,就看见出来倒水喝的大堂姐苏珍珍。

她拿着个搪瓷的杯,杯子掉了不少漆,但印有红旗图案还依旧鲜明。

她喝了几口白开水,就这么优雅地靠在柱子边上,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高高在上的金凤凰样子,显得这间破屋都跟她格格不入。

“半夏,听说你想要考大学?这是真的吗?”苏珍珍话说到一半,就跟以往一样,装作知心大姐姐般的劝慰:

“半夏,难得你有这番雄心壮志,姐姐真为你高兴,但是考大学,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因为光辉的事受了刺激,想要发愤图强,你是想把他抢回去吗?

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可我想说,我跟他是真心相爱的,你知道的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

不等她话说完,苏半夏就不耐烦的打断了她:“够了,苏珍珍,喝了水就赶紧回屋,我考不考大学,跟你何关?”

上辈子她就是被她这副美丽的外表给欺骗了,用了一辈子的悲惨,才认清她的真面目。

相对于她的软声细语,苏半夏的声音冷的结冰。

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跟苏珍珍当面对峙。

果然是水火不容,针尖对麦芒。

这也是她第一次,这么仔细的打量苏珍珍。

她真的是很美,身材高挑,凤眼细眉,一双迷人的双眼顾盼神飞。

她穿着米色的外套,里面穿着白色的的确良,一头乌黑的头发扎成了两根麻花辫,不仅美貌无比,也青春逼人。

一身都是全新的衣服,这在当下的年代,算是很流行的服饰了。

是啊,她苏珍珍是苏家的宝,什么时候穿过旧衣服了。

只有她苏半夏才会穿她不要的衣服,一直穿,一直缝缝补补,直到耗尽衣服的最后一丝价值。

美貌,学历,嘴甜,当真是无往不能的利器。

那时候的苏珍珍真的很优秀,不仅是村里飞出去的金凤凰,还是所有青年争相学习的对象。

这就是人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也难怪自己输得彻底。

别人总会说:“你瞧瞧苏家的大孙女……”

苏珍珍嘴甜会做人,更是会收拢人心,那时候的她只会生闷气,只会暗自落泪,备觉得委屈。

想来也是好笑,活了一辈子,重生后,她才明白了这个道理,看清了人情世故。

苏珍珍一双美丽的眼睛落在她的脸上,有些诧异,这是苏半夏第一次这么大声的跟她说话。

她表情顿变,哭笑不得道:“半夏,你别误会。我是你姐,自然也是盼着你好的。你想考大学,这是好事。

只是这中间你落了两年的知识,也不是短时间能补上的。你放心,只要你想考,我会帮你的。而且我相信,只要你坚持,总有一天会考上的。”

瞧吧,她总是这样,表现的这么落落大方,知书达理,让苏半夏一点都没有提防过她,以至于被她捅了无数刀,还对她感激涕零。

这样可亲的姐姐,比极品的奶奶还要恶毒。

苏半夏笑笑:“是吗?听起来你好像挺关心我的,可你跟王光辉联合起来戏弄我,这又怎么说?”

苏珍珍脸色僵硬了下,继而拉住她的手解释:“半夏,你还生气呢?这件事是光辉说话没注意分寸伤到你了,你放心,我一定会说他的。”

听她说话,苏半夏只觉得恶心想吐,尤其是她这副故作亲昵的模样,让她实在是没办法陪演了。

当即挥开了她的手道:“够了,我不想听。”

这一挥手的力道根本不大,可苏珍珍却还是硬生生的被手里的瓷缸泼了一脸水,她委屈道:“半夏,对不起。”

苏半夏一头雾水,这会有间卧房的门被一阵风似的掀开,一个苍老的身影健步如飞的冲过来。

伸手就是推了苏半夏一把,苏奶奶的声音骂骂咧咧的响起:“苏半夏,你脑子烧糊涂了吧,敢泼你姐姐,小贱人,你活腻了。”

苏半夏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原来玩的这么一出呢?

这些戏码,苏珍珍早就玩的炉火纯青,就见她细声细语道:“奶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这瓷缸是我刚刚没拿稳……”

欲言又止的模样,无疑是给苏半夏定了罪。

苏奶奶的眸光一下就如刀锋一般的扎在苏半夏身上,一个是捧在手心上的宝,一个是踩在脚下的泥,帮谁还不是一目了然。

她不停的指着苏半夏骂:“小贱人,不学好,还敢泼你姐姐,我倒要问问老二是怎么教女儿的。”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你们全都给我出来,家里要翻天了。”

“吵什么吵,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了?”苏爷爷率先出来,他点了一根旱烟啪嗒啪嗒的抽着,也算是提提神。

重回八零追夫忙第七章 白莲花开始装

各个房间的人,都闻讯出来,一个个哈欠连天的。

农村人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再说家家户户刚装了电灯不久,各个都是为了省钱,吃了晚饭,洗了脸,就早早入睡。

算算时间,也不过是晚上八点的样子。

“珍珍,这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一脸的水?”姚梅第一个跳了过来,抓住的女儿的手,嘘寒问暖道。

其他人都还处在半睡半醒间,一个个强打精神看情况。

苏奶奶叉着腰肢道:“诺,就是半夏这个死丫头,泼了她姐姐一身,简直无法无天,老二家,瞧瞧,你们也不管管。”

被点到名,苏二根刚想说话,就见董翠兰抢先道:“妈,这都是孩子间的打闹,一定是误会。您看这么晚了,还是让大家歇息吧,明天都还有很多活儿要干呢?”

“呸,什么误会,就是苏半夏嫉妒她姐,这才找珍珍的麻烦。”

苏奶奶只相信眼前看到的事,抓着苏珍珍的手又是换了一副和蔼模样:“珍珍,你好好说说,你放心,奶奶会给你做主。”

被这么多双期盼的眼睛看着,苏珍珍抓了一下衣角,轻咳一声:“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半夏想要考大学,我想帮帮她。可能半夏误会我瞧不起她,这才……”

听了这话,董翠兰先是眼皮一跳。

这件事她原本想等二老心情好的时候说,就这样被苏珍珍的说出来,那味道全都变了。

可能这孩子是好意,但别人听了会怎么想?

果然,先炸毛的是苏奶奶。

她火冒三丈:“苏半夏,你是真傻还是装不懂?家里可谓是穷得响叮当,供一个大学生多么不容易?

当初不都是说好了,家里能上大学的名额就一个,你学习不如珍珍,自愿把这个机会让出。

怎么滴,现在干了两年农活,吃不了这个苦了?要搞什么幺蛾子了?

我告诉你,只要我一天不死,你休想上大学,你根本不是那块料,浪费那钱做甚?”

更重要的是,这少了一个人干活,就少挣一些钱。

闻言,大伯母姚梅也是阴阳怪气的附和:“老二家的,你们是吃饱了撑着吧?半夏都离开学校多久了,这会想起来要考大学,发梦呢?还是高烧还没退呢?”

苏二根跟董翠兰被怼的哑口无言,正酝酿说辞时,三婶施慧君接道:

“可能是半夏想通了?这女孩子家,多读点书也是好的,若真能考上大学,就有分配工作的,这样老苏家也多了个盼头。”

“施慧君,你什么意思?站着说话不腰疼呢?这多一个人读书,需要多少开支你知道吗?像珍珍这样的,学习好,也值得老苏家投入。

就苏半夏这样的草包,纯粹的浪费钱,你若是觉得我说话难听,你可以去补贴她。反正我们大房不管。”姚梅尖锐着嗓音刻薄道。

“你……”施慧君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也觉得这是不太可能的事,但半夏想读书这个想法是好的,作为家人就不该去扼杀。

“你什么你,大房不出钱,你们三房也不出钱,小姑子有钱吗?”姚梅神气的扫了家里人一圈,眸光落在看好戏状态的苏丽华身上。

“看我做什么?我哪有钱?”苏丽华轻哼了一声,打了个呵欠。

“呵,都没钱支援。施慧君你刚不是要当好人吗?可以把你的压箱底的嫁妆钱拿去卖啊。”

姚梅冷嘲热讽着,就见面前一张放大的精致脸庞,顿时吓了一跳。

苏半夏张嘴顶了过去:“大伯母,还真是偏心,你家孩子能上学,我怎么就不能上了?”

啪的一声,桌上被苏奶奶啪的脆响,她冒着火道:“死丫头你长能耐了是吧?还不死心呢?不让你上学,是我们一大家子的人决定,现在你听清楚了,趁早绝了这个念头。”

董翠兰看到闺女被欺负了,咬咬牙硬着头皮道:“婆婆,这件事我们家都说好了,让半夏去上学。”

“什么说好了?你们凭什么这么决定?咱家有几个钱不是挺清楚的吗?都要去读书了,这田地没人料理,是要喝西北风吗?”

伴随着苏奶奶气急败坏的声音,所有目光都聚集在董翠兰身上。

他们扫视着这对母女,眼里流露着厌烦,为了这个家的利益,全都跳了出来。

苏半夏就这样冷眼瞧着她们,这就是她所谓的亲人,将她当免费无偿的劳动力。

“婆婆,您先别生气了,半夏的意思是,她自己挣学费上学。至于她的那些农活,我跟二根多做一些便是了,并不影响什么?”

董翠兰声音虽然颤抖,但带着底气。

她虽然性格包子,任劳任怨惯了,但舍不得自己孩子吃亏。

“你开什么玩笑,就她能挣什么钱?她什么料你们不知道吗?不管管还任由着胡来,造孽啊。”

苏奶奶越想越气,随手将桌上那口缺了口的瓷碗,往这边扔了过来。

董翠兰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护住苏半夏,后者则是反应迅速的拉她一旁。

看到瓷碗落在地上,破碎成无数块,苏半夏眼底发冷,这若是砸在了身上或是头上,非要出个血窟窿不可。

苏二根看见这一幕,脸都白了:“妈,你讲讲道理行不行,别动手动脚的,这若是砸到了人,得上医院。”

这上医院得要钱,钱就是老婆子的命根子,一听这话苏奶奶这才甩了个白眼,消停了下。

气氛就出现短暂的沉默。

末了,苏爷爷敲着旱烟杆,轻咳了一声道:“既然不耽误事,那就任由着她去吧,省得外头说苏家人偏心。”

女孩子家最多初中毕业就不得了,就看苏半夏这年纪,也不像是能上大学的。

不耽误事,就任由着折腾,若是耽误,那就得回来干活。

苏爷爷就是这个意思。

当家人都这么说了,其他人哪还有什么意见?

这件事解决了,大家都哈欠连连的散了。

各人回各房,苏珍珍走在最后,就被苏半夏给喊住了:“姐,你等一下。”

重回八零追夫忙第八章 假惺惺

“半夏,还有事吗?对了,恭喜你,终于能上学了,说不定努力一番后,你能考个本科呢?你放心,作为姐姐,我一定会辅导你功课的。”

“假惺惺。”苏半夏嗤笑一声,这就是苏珍珍的,手段了得,凹人设十分完美。

“半夏,我知道你是因为光辉的事,还在怪我,但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他不喜欢你,你气我也没有办法。好男儿多的很,你以后一定会遇见的。”苏珍珍面上这么安慰着,心中越发的得意。

像王光辉这么好的对象,谁还不紧紧抓住。

苏半夏空欢喜一场,心里也埋怨也是正常的。

她突然说要读书,还不是为了有文化一点,好让王光辉回心转意呢?

“姐,不说这个了,我有样东西想还给你。”

“什么?”

就见苏半夏眼底掠过一丝冷笑,她走到桌子旁,到了一碗白开水,对着她的脸泼了过去。

“姐,你瞧仔细了,这碗水才是我泼的。”说着,就将碗往她怀里一塞,人就往房间里走去,留下脸色铁青的苏珍珍。

她美丽的眸子一沉,颇有点心里发毛的感觉。

这个苏半夏是不是鬼上身,往日对她大声说话都不敢,今日却敢顶嘴爷奶,还拿开水泼她。

难不成她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坑过她的吗?

不可能……

苏珍珍将她这一切的异常,都理解为她失恋的反常举动。

以前的苏半夏可是不敢跟她大声说话的。

但是等后来,她越来越发现苏半夏是真的变了,不是她能掌控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次日,董翠兰起早准备做饭时,却发现苏半夏已经在围着灶台忙碌了。

锅里煮着白粥,正汩汩的冒着气泡。

她过去想帮忙,就见苏半夏道:“妈,你帮忙烧一下火,我这快好了。”

她昨夜想着挣钱的事,翻来覆去睡不着,刚想到一点思绪就天亮了。

干脆就起来做早饭,顺便也让爸妈尝一下她的手艺。

横梁上挂着那袋白粉面,是苏家人都不舍得吃的,一直放着,都快发霉了。

苏半夏秉着不能浪费的原则,就想烙饼。

按照比例倒了水,已经揉成了面团,至于里面的馅料,简单的很,就是用野菜跟竹笋剁在一起。

这笋若是直接剁在一块,肯定是有味儿,苏半夏先把笋热水里泡一泡,再捞起来切片,剁成碎末跟野菜混合在一块,洒了一点盐,包裹里面粉团里,贴在涂了一层油,烧热的大铁锅里,听着声音滋滋的响。

董翠兰瞧着,有些狐疑的问:“闺女,这能行吗?这笋可是有味儿的,别糟蹋了这些面粉。”

糟蹋了面粉,苏奶奶一会又要跳脚。

“妈,你放心,这馅料看起来很不起眼,但做出来绝对好吃。”

苏半夏说着,边在想,村里人都不知道怎么给竹笋去味,以至于这么好的东西,都给糟蹋了。

她可记得后来这竹笋卖的可贵了,一般都是卖几十块一斤,做菜的时候放点这个,味道可鲜美了。

董翠兰完全是出自于对孩子的信任,就任由着她折腾。

闺女的厨艺很一般,若是能折腾出好厨艺来,以后嫁人也能给婆家留个好印象。

这些都是小事情,重要的是她今个得去借点钱,先把半夏的学费给解决了,至于半青也到了要上学的年纪,肯定得缓一缓。

这一个要上学,家里都像打仗一样,若是半青也上,还不掀翻天了去。

饼子被烤的两面金黄,苏半夏盛出来,让董翠兰帮忙把这些吃的全都端进去

小小的屋子里,就着昏暗早晨昏暗的光,一张大圆桌上,摆了香气四溢的食物。

凉透的白米粥,一朵朵就像盛开的花朵。

金黄的饼子香脆酥嫩,看着就让人有食欲,但是想到里面添加了竹笋,董翠兰的心就有些忐忑。

苏家人起早都十分统一,屋里也没有时钟,凭借外面的天色,估摸着六点半的样子。

十几口人围在一个大圆桌上,按照排名坐成一堆。

由于拥挤,吃饭都得打架。

尽管如此,这些人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那叫一个眼疾手快。

“爸,妈,你们吃啊。”苏半夏叫唤着,先是给弟弟拿了一块饼。

苏半青早就饿了,这会抓住饼子,直接咬了一口,很脆香,有青菜的香味还有竹笋的鲜味。

“好吃,太好吃了。”苏半青嘴里塞满了东西,含糊不清的喊道。

苏半夏笑笑,怕他噎到,递了一碗白粥过去:“慢着吃,都有份的。”

她做的特意多了点,省得每回二房都吃不饱。

“嗯,好吃,姐,你的厨艺变好了呢?”苏半青夸道。

“你这小鬼,挺会说话的,赶紧吃吧。”苏半夏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看着一旁还发愣的父母,笑道:“爸,妈,赶紧吃吧。”

“哎,好。”苏二根一口咬下去,没任何反应,在他看来能吃上饼子就不错了,哪里还管什么味道。

家里穷,这白面,还有白米都不经常,更多的是以红薯,土豆饭来饱腹。

董翠兰就不一样了,她是个家庭主妇,围着灶房打转了二十来年,这咬得第一口,就知道这味道如何了。

像是不相信嘴里那鲜香的味道,她又重重咬了一口,眼睛亮了亮,一点涩味都没有,也不知道半夏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围着桌边的人多,她也只得将这份夸奖暗暗的藏在心里。

其他人倒是没说什么,只觉得今早的早饭特外的好吃。

只有苏奶奶嘀咕一声,这么好的白面,实在奢侈,平日里只有过年过节才拿出来呢?

苏半夏说明了原因,这才让这个老太太没有再唠叨了。

更多的是美味堵住了她的嘴,让她暂时消停。

看着自己做出的饼还挺受欢迎的,尤其是爸妈跟弟弟,已经吃出了幸福感。

苏半夏心里十分感慨,这辈子她一定要挣大钱,让家人吃好,穿好,过的好。

饭后,苏家人都扛着农具去田里干活,董翠兰在刷洗碗筷,看着一旁的苏半夏忍不住问道:

“半夏,今个的笋怎么没有一点涩味?这东西,村里人都不吃的,除非是家里实在是穷的揭不开锅了。”

重回八零追夫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回八零追夫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回八零追夫忙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