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主角是杜舜煌莫槿的小说《浮生散尽爱如初》全文在线阅读免费

主角是杜舜煌莫槿的小说《浮生散尽爱如初》全文在线阅读免费

2019-08-30 15:11:28作者:杜舜煌

《浮生散尽爱如初》是杜舜煌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浮生散尽爱如初》精彩章节节选:她怀着刻骨仇恨,来到他身边,步步为营毁掉他的家族。可他说:即使毁掉我的王国,你也依然是我老婆!她处心积虑,毁掉他坚守十年的爱情。可他说:老婆,我没有小三,请你对我负责!杜舜煌,你当初为什么娶我?从接近他,嫁给他,到爱上他,她全都巧妙算计。可当尘埃落定,她才惊觉,一直被算计的那个人,始终是她自己

主角是杜舜煌莫槿的小说《浮生散尽爱如初》全文在线阅读免费

浮生散尽爱如初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浮生散尽爱如初第011章 惊人的治疗费用

“是啊,所以楚楚爸后来又去找工厂老板,跪在地上求了好久,老板才答应给他预支一年的工钱,这才有了楚楚住院的押金。唉,说实话,也不能怪那老板,毕竟现在工厂效益也越来越差了。”

“当然不能怪人家老板,人家可是帮了大忙的。可是这当妈妈的,怎么忍心这样?”想起卷款跑掉的楚楚妈,莫槿到底心意难平。

“好在,楚楚爸说,就算再穷再苦,就算去卖血卖肾,即使还有一分钱,他都会给楚楚治病的!”

“幸好,她爸爸还是爱她的……”莫槿感慨不已。

楚楚爸端着洗脸水走出来,对着两人又是谦卑而感激地一笑,然后侧着身子走了过去。

莫槿望着他未老却已有些佝偻的背影,不觉有一瞬的失神。

“梁医生!”看见身穿白大褂的主治医生走过来,姚小乔连忙打招呼,“感谢梁医生,帮楚楚安排了病床。只是不知道,她这次病情到底怎样?”

“你们跟我来一下。”

梁医生将他们带到了主任值班室,“这次,有些棘手啊!我们和方院长开会时,讨论过方案。如果再按去年的常规治疗办法,估计效果和预好都不佳。病人也很难多次承受那样的治疗和复发。”

“就是说,你们有新的治疗方案吗?”姚小乔喜出望外。

“没错,我们想尝试一下美国最先进的治疗方法。目前这种办法,在美国的五年治愈率超过90%。”

“真的?”莫槿和姚小乔不禁异口同声惊呼。

“但是,这首先要征得家属的同意。”梁医生神情严肃,“其实最关键的,费用是个很大的问题。”

“费用?如果采用美国那种疗法,大概需要多少费用?”姚小乔问道。

“首期治疗,需要30万。”梁医生道。

“30万虽然不少,但我们想想办法,只要社会各界伸出援手,还是可以慢慢解决的。”姚小乔道。

“可这只是首期费用,那整个疗程,需要多少钱?”莫槿看着梁医生严肃的表情,觉得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

“这也正是我们头痛的问题。”梁医生叹了口气,“首期治疗结束后,紧接着就要进行第二期的治疗,至少需要60万。如果严格按照美国医院惯常的治疗方案,整个疗程一年下来,至少需要准备200万元。”

“200万?”莫槿与姚小乔不禁大惊失色。

“是,主要是涉及到进口药物的问题。虽然方院长答应,尽量想办法联系美国那边的专家,请那边的医院提供药物和手术器材。但是,我们能为楚楚做的也只有这一点。至于200万的治疗费用,只能是由私人来出。我们公立医院,除了尽量为她减免一些必要的基本费用,不可能再为她承担这样昂贵的药物费用。”

“梁医生,我理解,你们医院每天都要面对许多像楚楚这样的病人,也不可能要求你们为每个人都减免费用。”姚小乔无奈地叹道。

“谢谢你们的理解。”梁医生道,“我先把情况跟楚楚的爸爸讲清楚,看看他的选择是什么。你们稍后也可以跟他沟通一下,看看通过媒体的帮助,有什么办法为他们筹到治疗费用。”

“200万元费用,实在是太惊人了。”姚小乔为难地皱起了眉,“去年楚楚这个案例,我写了好几篇特别报道,好不容易打动了读者,才筹到18万多元。现在像这类的求助报道,实在太多太多,不要说200万,就是筹到首期的30万都不容易了。”

“乔儿,我们还可以想想别的办法,比如通过网络募捐、网络众筹等等。”莫槿建议道,“只要能打动网友,筹到首期款应该不是问题。”

“对,槿儿你的公众号现在粉丝越来越多了,你也可以再发动一下的。”姚小乔一时也看到了新的希望。

“好,你们先商量一下吧!楚楚的病情不宜再拖,首期手术必须马上做了。我要先跟她爸爸谈一谈。”梁医生道。

“梁医生,我们去把他喊来。费用的问题,可别被楚楚听到了。那小丫头,实在太聪明了!”姚小乔说完,牵着莫槿的手走出了主任值班室。

楚楚爸听说梁医生找他,连忙把暖水瓶放下,急步走了出去。

莫槿望着他急匆匆的背影,才发觉他小跑起来的时候,右脚竟然有些瘸。

想来他那条腿,以前或因伤留下了残疾,只是平日不太易被人觉察而已。也难怪,他除了在工厂当个仓库保管员,再没法找到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来改善一家人的生活。

如此想着,莫槿对楚楚父女,更生同情。

“楚楚,这个病房好不好,住在这里还喜欢吗?”姚小乔走到楚楚病床前,关切地问道。

“喜欢。”楚楚情绪有些低落。

“哎哟,我们的楚楚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楚楚不是最坚强的孩子吗?怎么今天才输个液,就开始难过了?”姚小乔逗她。

楚楚坐在床上,低下了头,久久没有说话。

莫槿心疼地走到楚楚病床前,抓起她的手,轻轻推按着她手背上因插针输液而开始肿起的皮肤:“楚楚,怎么了?”

楚楚抬起漆黑的大眼睛,委屈地望着两人。

然而,她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问道:“小槿姐姐,小乔姐姐,我妈妈……我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因为我治病,要用很多很多的钱,妈妈就生我的气了,所以她走了,是吗?”

姚小乔与莫槿一时惊得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个聪明的小姑娘,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呢!

“你们可不可以帮我告诉她,我不花钱治病了……请她回来跟我们一起,可以吗?”小姑娘说着,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伤心的泪水就落了下来。

“楚楚,别难过……”姚小乔帮她擦着泪,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楚楚,你的妈妈怎么会不要你?我猜,她一定是去帮你筹集治病的钱了!当她筹到足够的钱,她一定会回到楚楚身边的!”莫槿盯着楚楚的眼睛,认真而笃定地说道。

“小槿姐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楚楚也盯着莫槿的眼睛看了很久,眼神中既有热切盼望,又有些不敢确信。

“当然是真的,楚楚的妈妈,一直很爱楚楚,难道不是吗?”

莫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笃定地说出了这样的话。但是,如果这些话能给楚楚带来一丝安慰和希望,她宁愿用这些善意的谎言来欺骗她。

更何况,她宁愿相信,天下的父母都是爱孩子的。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会选择离开自己的孩子呢?

“嗯,妈妈一直都对我很好。只要我生病,妈妈就会整夜不睡地照顾我。平时只要家里有好吃的东西,妈妈都舍不得吃,全都留给我……”

楚楚轻轻述说着妈妈的好,开始确信妈妈真的沒有抛弃她,而是为了她的医药费,不得不暂时离开,四处奔忙。

莫槿听着,心中酸楚,却不得不在她面前,保持着信任而笃定的笑意。

楚楚爸从梁医生那里回来了。莫槿与姚小乔也到了该告辞离开的时候。

“你们还会来看我吗?”楚楚的大眼睛里,是满满的不舍和担忧。

“当然,我们会经常来看你的。等到你病好了,再接你出院。”姚小乔道。

楚楚没有说话,只抿起嘴唇,弯着眼睛,开心地笑了起来。

楚楚爸将莫槿与姚小乔送到了病房区门外。

“梁医生说,可以给楚楚执行美国常规的治疗方案,但是费用特别昂贵,你是怎么想的?”姚小乔在门囗一角问楚楚爸。

“再贵,只要能救楚楚的命……”

楚楚爸说着,突然双膝一弯,在莫槿与姚小乔面前跪了下来,“求你们再救救楚楚吧!”

浮生散尽爱如初第012章 旧事

莫槿与姚小乔连忙将楚楚爸扶起来:“你这是做什么?治疗费用我们会想办法,我们会尽力发动社会爱心人士,为楚楚捐款的。”

“梁医生说,不用新方案的话,楚楚活不长。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一向不善言辞的楚楚爸激动不已,“她妈妈已经走了,说再也受不了这个苦。可是,楚楚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也不会丢下她不管!”

“我们明白,你放心吧!”两人将楚楚爸劝回去之后,默不作声地回到了车上。

她们心中都不太好受。楚楚还只是个10岁的孩子,却要承受这样的命运。治疗永远是个昂贵的无底洞,可是,她的父亲不愿放弃她,她们两人也同样无法放弃她。

悠扬的音乐铃声响起,莫槿拿出手机,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我是创豪资本的苏航。”电话那头,传来年轻的男子声音。

“苏先生?”刚刚还沉浸在楚楚的事情里,莫槿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对。杜先生有件事,想约莫小姐见面。不知莫小姐明天下午方不方便?”电话那头的苏航开门见山。

“明天下午?杜先生是要接受我的专访吗?”

“莫小姐来了,自然就知道了。”苏航处事是一贯的言简意赅。

莫槿爽快答应:“好。”

“那好,明天周日下午4点,世豪大厦66层创豪资本。”

见莫槿挂掉电话后,还在想着什么,姚小乔不禁开口:“谁约你明天见面?”

“杜舜煌。”莫槿平静答道。

“啊?!”姚小乔惊叫一声,“你真的跟他搭上关系了?”

“当然。”

“槿儿,你这么处心积虑地接近他,大学要读中文系,只为了毕业能顺利进入媒体,可以有机会采访他,接触他,你到底想怎么样呢?”

“我要嫁给他。”莫槿目视前方,面无表情,语气沉静。

姚小乔脸上一阵风云变幻,将惊讶、无奈、同情、心庝……好几种表情都迅速上演了一遍:“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当然。为了我爸爸,怎样做都值得!”莫槿平静得有些吓人的脸上,竟浮起一丝冷酷的笑意。

姚小乔再也无言以对。她踩着油门,启动了吉普车。

晚上,莫槿回到依园小区。她将楚楚半年前寄给她的一瓶纸鹤,从书架上取了下来,放在桌子上,然后趴在桌面上看了许久,也想了许久。

从第一眼看到楚楚开始,她就对楚楚莫名地心生亲切与好感。

她总有种感觉,那个眼睛大大的小姑娘,跟小时候的自己,竟有些相似。

尤为相似的是,当她们无从抗拒地遭遇命运的猛烈重击时,她们都是那样的恐惧、无助。

可是,她们同样怀着一丝希望,倔强地不肯向命运的无情妥协。她们都隐忍地选择了奋起反抗,想用最耐心的等待与坚持,期盼着命运给她们一个满意的结局。

还有一点相似的是,她们都有一个深深爱着女儿的爸爸。他给予女儿最深沉、最无私的关爱,成为女儿生命中,最可依靠最可信赖的温暖背膀。

直到如今,莫槿依然能清晰地记得,爸爸后背的坚实与温暖。

外出玩耍,每当她累得再也走不动,无论妈妈怎么劝说,她都哭着不肯再走动半步时,爸爸总是二话不说地把她高高举起,让她骑在他结实的肩背上,然后一路小跑着向前冲……

她总是记得,自己坐在爸爸肩头上的骄傲、快乐与安逸。

她甚至还记得,阳光下,自己幸福的笑脸、开心的笑声。

有时,她也会意识到,这些幸福的回忆里,或许夹杂了自己的想象。因为,一个人怎么可能看得见自己的笑容呢?

可是,她知道,这一切都曾是她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

在十三岁之前,她的生活是那样的无忧无虑。爸爸努力地为她和妈妈、哥哥,撑起了一个坚固幸福的家。她以爸爸的无所不能为傲,也以爸爸的极端宠爱为乐。

她从来不必在意,哥哥明里暗里的嫉妒。她只是尽情地享受着爸爸的宠溺。她知道,只要有爸爸在,哥哥外表再是冷傲,也根本不敢把她怎么样。

因为,只要她在爸爸面前哭诉哥哥欺负她,哥哥将毫无意外地收获一顿责骂。

幸福时光,曾在没心没肺和肆意快乐中静静流淌,直到那一日的突然到来!

那个可怕的日子,是她此后十年的回忆中,从来不敢轻易触碰的伤口。似乎只要特意忽略掉那一个时刻,心头的痛,就不会那样摧心裂肝。

可是,在这一个夜晚,莫槿抱着那瓶纸鹤躺在床上,却回到了那个尘封十年的惊悚时刻。

刺耳尖叫的救护车和警车长鸣,蓝色警戒线外神色惊恐的人群,警戒线内十几米处,跪在地上哭得声嘶力竭的妈妈,以及妈妈身前一摊殷红的血迹,还有那躺在地上,被好心人临时拿来的棉被遮盖着的人……

她知道,躺在棉被下的,是她最亲最爱最引以为傲的爸爸。

在爸爸被遮盖起来之前,她分明看到了爸爸惨无人色的脸,以及嘴角和头顶的股股鲜红。

爸爸稍稍弯曲的双腿,是那样怪异,与平日看上去的样子完全不同。她后来才明白,那是因为,爸爸的腿骨已经完全被摔碎了。

周围的人说,爸爸因为破产,从公司所在的32层跳了下来……

周边的熟人和警察都死死地拦着她,不让她走上前去,把爸爸看个清楚,也不让她走上前去,安慰妈妈一句。

梦中的她,心痛窒息得说不出一个字。她喊不出爸爸妈妈,也哭不出一滴眼泪,一如十年前真实的情境。

17岁的哥哥,个子已经很高。他冷着脸,将她拉出了人群。

她不知道,她是怎样被哥哥带回家的。

她只知道,连续两天两夜,自己不哭不笑也不说话。甚至,连忍着悲痛办完丧事的妈妈想尽办法劝她,她也不肯吃一口饭。

她第一次哭出声来,是在爸爸去世两天之后。哥哥依旧冷着脸,却红着眼睛对她说:“我们一定要替爸爸报仇!我们一定要帮爸爸夺回他被抢走的一切!”

“爸爸!爸爸……”对着爸爸笑容和蔼的遗像,她终于痛哭失声,泪流满面。

“是杜远怀,他骗走了爸爸的一切。他害爸爸身败名裂,害我们家破人亡!”哥哥咬牙切齿地说道,“只要我们兄妹俩活着,我们就不能放过杜远怀!”

“我恨杜远怀!我恨杜远怀……”

撕心裂肺、恨意弥漫的哭喊声,在她的梦中回荡,久久不息。

浮生散尽爱如初第013章 哥哥是她的骄傲

莫槿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满脸泪痕。而枕头,也被泪水和恶梦中惊出的汗水,沾湿透了。

好久好久,没有哭得这样痛快了。

莫槿猛然意识到,她已经有十年,没有这样哭过了。

惊人的梦魇,惊醒了做梦者,也吵醒了熟睡者。郑巧翠轻轻推开房门,拧开床头柔和的射灯,将满脸泪水的莫槿搂在怀里,边帮她擦着汗,边柔声说道:“可怜的小槿,又做恶梦了吗?”

“干妈,我经常做恶梦吗?”莫槿问道,为何她自己,却从来不知道?

“前几年要多一些,这两年好多了。可是今晚,又是怎么回事呢?”郑巧翠心疼地说道。

“干妈,为什么你对小槿这么好,对哥哥也这么好?”莫槿温顺地靠在郑巧翠怀里,感受着此刻的温暖。

她明白,干妈对她的恩情,她此生都无以为报。如果没有干妈的资助,她和哥哥绝对不会有今天。

爸爸去世后,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人拿去抵债了。如果不是合同规定,爸爸死后所有债务一笔勾销,她和哥哥一辈子,也还不清爸爸欠下的巨债。

这辈子,她同样还不起干妈的情与债。

她只希望,自己和楚楚一样,虽知根本还不起,却要始终谨记恩人的情。

“唉,采薇是我自小最好的朋友,你们是她的孩子,我不对你们好,还能对谁好?我和你干爸,早就把你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现在你干爸也走了,干妈这辈子,就只剩下你们两个了!”

“干妈……”莫槿伏在干妈怀里,双眼微润。

此刻,她不需要多说什么。最浓烈最真挚的感情,有时根本就是说不出口,也是不需说出口的。

……

周日的上午,是莫槿和哥哥莫炽轩约好见面的日子。

哥哥是她最大的骄傲。自小就是学霸的他,只在干妈的资助下读了两年国内名牌大学,就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取了美国GLBY大学的全额奖学金。

短短六年,他顺利拿到了GLBY大家的学士和硕士学位。然后,他又惊人地成功入职GB公司中国总部,成了一位含金量十足的“海龟”,人人艳羡的国际企业金领。

她相信,终有一天,哥哥会成为爸爸真正的骄傲。

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哥哥会赢回爸爸曾经失去的一切,重振莫氏企业。

莫槿走进世纪广场那间消费不菲的法国餐厅时,立即感觉到,现代商城的喧嚣,被抛在了门外。

安静的餐厅内,只有轻轻的钢琴背景乐曲在回荡。三三两两坐着用餐的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老外,说话都尽量地小声,完美彰显着他们的用餐礼仪和素质修养。

莫槿踏着优美的音乐声,才走了几步,就看到坐在靠窗位置,对着她抬手示意的哥哥。

整洁而质地讲究的浅杏色衬衫,修剪得一丝不苟的墨色短发,俊秀五官上明媚如朝阳的笑容……这样的哥哥,该迷倒世上多少女孩子呢?

莫槿脸上噙着盈盈的笑意,向哥哥走过去:“哥!”

“才两周不见,小槿又变漂亮了!”莫炽轩坐在座上,宠溺地笑看着她。

“哈哈!”莫槿开心地笑着,在莫炽轩对面坐了下来,“哥,你这些好听的话,还是留到追女孩的时候,再用吧!”

莫炽轩眼睛带笑,望着她:“先喝些什么?”

“随便。”

莫炽轩又是展颜一笑,转头向侍应招了招手:“点菜!”

手拿菜单的法国侍应走了过来,嘴里说着法语,将大本的菜单,在莫槿面前展了开来。

莫炽轩一边用夹杂着英语的法语,跟侍应交流着,一边又用中文征询莫槿的意见,很快就为两人点好了菜。

“我哥真厉害,还会法语!”侍应走后,莫槿崇拜地说道。

“学过一些,不精通,所以还得要英语搭救。”莫炽轩道。

“反正在我眼里,我哥没有什么是不会的。”莫槿真诚地赞叹道。

“呵呵,小时候,样样都不服我。现在倒样样都觉得我好了?”莫炽轩笑着,眼神中全是宠爱。

莫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说话了。

是啊,小时候,她样样都不服哥哥。哥哥也总是嫉妒她有爸爸的宠爱,两人的关系就如冰火不相容。

可自从她13岁失去爸爸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他们成了命运相依的两个人,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成了他们最可珍贵的东西。哥哥将所有的宠爱给了她,而她,也把哥哥当成了最坚实的依靠。

他们不仅相依为命,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有着共同的人生目标。他们都是爸爸的儿女,他们要共同找出爸爸被逼跳楼的真相,更要帮爸爸取回被人无情夺走的一切。

她永远也无法忘记,爸爸在走上绝路的前夜,曾在她面前温言忏悔,依依不舍:“爸爸什么都没有了,爸爸对不起你和你哥哥!爸爸不能害了你们!”

那一夜,懵懵懂懂的她,完全不明白爸爸的忧伤。

直到后来,她才能越来越深切地品味到。爸爸当时的痛苦、绝望、恐惧与不舍。而越是品味得深刻,她的心,就越是悲痛得不能有片刻安宁!

她也同样无法忘记,哥哥后来给她看的爸爸的绝笔书。爸爸那熟悉的刚劲笔迹,字字是愤怒的控诉:“杜远怀,你是害我失去一切的罪魁祸首!我今生无望讨回,只有去阴间继续追讨!”

这一辈子,如果她和哥哥不能查明莫家破产的真相,不能帮爸爸拿回莫家曾经拥有的一切,他们又怎配做爸爸的儿女呢?

看着莫槿脸上的失神和悲伤,莫炽轩猜她又想起了从前。

他不觉轻轻一笑,有意转移话题:“小槿,等下吃完饭,你陪我去趟商场。我要给干妈买件衣服,她的生日快到了。”

“嗯,好。”莫槿也意识到,自己不应在这个时候陷入忧伤,“不过,干妈更希望你多去看看她。你不知道干妈多操心你,她总是问我:你说你哥怎么总是那么忙,忙得连谈女朋友的时间都没有,眼看着都27岁了,还是个钻石王老五!”

“哈哈!”莫炽轩被逗得朗声一笑。

“哥,你说,咱们干妈咋这么关心你的终身大事?简直是比咱们亲妈,还要上心!”

莫炽轩收了收笑意,道:“其实咱妈,一直以来也很关心我。她只是不擅于表达而已。这些,我都铭记于心!”

“哥,你这说法,咋显得这么官方?外人听着,还以为咱亲妈,不是你亲妈呢!”莫槿一边展开刀叉,享用着侍应送上来的牛仔扒,一边好笑地说道。

浮生散尽爱如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浮生散尽爱如初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浮生散尽爱如初小说全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