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主角是(苏浅南宫钰)的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柠檬呀

主角是(苏浅南宫钰)的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柠檬呀

2019-08-28 16:55:16作者:柠檬呀

完结小说《穿越之庶女成妃》是作者柠檬呀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浅南宫钰,书中主要讲述了:堂堂第一把手‘影’穿越到有爹没娘的庶女苏浅身上。嫡母叫她勾引渣男为嫡姐铺路?呵,那她便勾结嫡姐敌对派,让她们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且看她如何揭穿心机嫡母、蛇蝎嫡姐的伪善面孔。可……某王爷倾身向前,吻了吻她的唇。苏浅推开他,“王爷,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请自重!”“本王觉得我们可以进一步合作……”某王爷再次欺身向前。

主角是(苏浅南宫钰)的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柠檬呀

苏浅南宫钰小说穿越之庶女成妃推荐章节

穿越之庶女成妃第十四章 偷窃衣服

苏琪一脸无辜,“老夫人只是吩咐我将你带过去,具体是为了什么事,我可就不知道了。

四妹,你还是快些随我去吧,若误了时辰,老夫人可要生气了。”

苏浅沉默了片刻,随即解开裙摆刚打好的结,闲适的走到了苏琪面前,“那就劳烦二姐带路了。”

……

竹园——

这里是老夫人所住的院子,刚走进去,苏浅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檀香味。

根据记忆里的信息来看,这个老夫人应该是姓柳,平日里大半时间都在礼佛烧香,很少去管府里的琐碎事,而她最宠爱的则是王氏的女儿苏琳,几乎纵的她无法无天,对其他几个孙女倒是不怎么上心。

总的来说,这个老夫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今日这一趟,绝对要小心应付。

掀开棉布帘子,苏浅跟着苏琪进了里屋,大概是年纪大怕冷,屋内燃着两个炭盆,暖的如同春日一般。

“孙女拜见老夫人。

”苏琪浅笑嫣然,乖巧的朝着软塌上坐着的老妇人行了个礼。

苏浅眉心微动,跟着跪了下去,“孙女拜见老夫人。”

“你还有脸来!”

刚跪拜下去,老夫人的怒喝声就落了下来,连带着手里捏着的那串佛珠也狠狠砸在了苏浅脚边,“我这侯府里怎会出了你这种不知廉.耻的混账东西!”

苏浅红唇微抿,并未被老夫人的气势给吓到,反而仰起头询问着,“老夫人,不知孙女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惹得您发这么大的火?”

老夫人气的胸.口不断起伏,略显浑浊的双眼也几乎要喷出火来,“昨日夜间,那几件要送去宫中给娇儿的金丝衣裙突然被人偷走,看守院子的丫鬟说看到你夜间鬼鬼祟祟爬墙进去过,你承不承认有这桩事?”

金丝衣裙?

苏浅眸光陡然一沉,下意识的看了一旁的苏琪一眼,却见苏琪低垂着头,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好,好的很,原来所谓的送冬衣过去,只是为了借此陷害,还真是她的好二姐!

“混账东西,说话!”老夫人见苏浅闭口不言,气的用力拍了两下桌子,手都红了一片。

苏琪见此,赶紧站起身,上前寒虚问暖,“老夫人,即便四妹一时糊涂做错了事,您千万别跟自个儿身子过不去啊。”

“一时糊涂?!若非你这个当嫡姐的不好好教导,她又怎会做出这等不知分寸的事来?你们一个个的,真是没一个让我省心!”

平白无故被骂了一通,苏琪脸上笑意也有些挂不住。

这个老东西,眼里只有王氏和苏琳那两个下.贱蹄子,真是该死,不过今日的主角可是苏浅,若是能借着金丝衣裙的事让她身败名裂,也算是没白挨这老东西教训。

“老夫人您说的是,等此事解决,我定当好好教导几位妹妹。”

“哼!苏浅,你且说,那些衣服是不是在你院中。”

苏浅密长的羽睫轻颤,“是,但那些衣服都是二姐吩咐嬷嬷送去的,说是亲自挑选给我的冬衣。”

“四妹妹,这话可不敢胡说,我分明只派人给你送去了两篓子银炭,并无什么金丝衣裙,你可不能平白无故的污蔑了我!”

老夫人狐疑的在两人身上扫了一眼,“苏浅,那衣服现在在何处?”

“就在我房中柜子里,老夫人可直接差人去取回来。”

“自然要取,那衣服一件便抵几百两银子,连用的线都是掺了金丝的,岂是你这种庶女穿得?来人,赶紧去梅苑将衣服拿回来!”

“是,老夫人。”

两个嬷嬷匆匆忙忙走了出去,没一会儿就捧着衣衫赶了回来。

老夫人赶紧起身将衣服接了过去,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什么破损才松了口气,“还好,若是耽误了送入宫的日子,那可就麻烦了。”

苏琪见老夫人怒意有消退的意思,赶紧上前添油加火,“老夫人,既然衣服没损坏,也没有耽搁要事,您就饶恕四妹妹这一回吧,她也是昏了头才会做出这等事来。”

将衣服放置在一旁,老夫人看向地上跪着的苏浅,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在自己家里就敢做出这等偷鸡摸狗的事来,如何能饶恕?我看她是一点儿都不知道礼义廉耻,来人,给我把这个混账东西拖下去,跪半月祠堂!”

一个未出阁的庶女,因为偷窃东西被罚跪祠堂,一旦事情传出去,那她这辈子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往后别说是嫁给世家公子做妾,即便是寻常百姓也未必肯要,这老夫人,分明是丝毫没有顾念祖孙情分。

袖下手指微紧,即便苏浅再想容忍,到了此刻也没法儿再忍下去。

“老夫人,刚刚我已经解释过了,这衣服确实是二姐派人送来的,绝非什么偷窃。”

“那你可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件事与你没有半分关系?!”

苏浅目光冷冽,“自然,刚刚老夫人您说,有人看到我半夜潜入院子里偷了东西,不知可否将那人喊过来,当堂对峙?”

老夫人虽说一点儿都不想在这跟苏浅浪费时间,但这件事关乎侯府颜面,若草草了事难免有些不妥当,思虑之下,还是答允了苏浅的要求,“好,张嬷嬷,你去把那人带过来。”

“是。”

张嬷嬷脚步极快,片刻就将人给带了过来,是个年岁看着极小的丫鬟。

“奴婢,奴婢参见老夫人,参见二小姐,四小姐。”

苏琪轻笑了一声,上前将丫鬟搀扶了起来,“你不必紧张,老夫人让你过来,也不过是想问几句话罢了,你只需照实说就好。”

小丫鬟咽了咽吐沫,紧张的手脚都在发抖,“是,奴婢知道了。”

“我且问你,你昨日是否看到了四小姐爬墙到了院子里,偷窃送给宫中娘娘的金丝衣裙?”

“是,奴婢,奴婢亲眼所见。”

“既是亲眼所见,那为何当时没有喊人来捉拿我?”苏浅沉声询问着。

“因为,因为那院子是不允许下人随便进去的,加上当时又是深夜,奴婢不敢确定是不是看花了眼,所以不敢将事情闹大。

穿越之庶女成妃第十五章 所谓公允

“照这么说,你也不能确定当时进院子里的是不是我,对么?”苏浅语气轻缓,却没来由的让人感觉到了些压迫。

小丫鬟眼睛不断闪躲着,支支吾吾开口,“离得远,奴婢确实没有看的太清楚,但四小姐的身形奴婢还是认得的,应该不会有错。”

“应该?”苏浅冷笑,抬眸看向了老夫人,“老夫人,这小丫鬟自个儿也说了没法确定是不是我,所以她的指控根本不作数。”

老夫人紧皱着眉头,端起一旁的茶盏喝了一口,“那衣服确确实实是在你的院子里,而这小丫鬟也说看到了个跟你身形相似的人进去偷窃了衣衫,种种证据都是指向了你,还有何可推脱的?!”

苏琪赶紧在一旁帮腔,“是啊四妹,你若是直接认了罪,跟老夫人认个错,事也就过去了,何必非要惹老夫人生气?”

苏浅最厌恶的便是苏琪这一副装腔作势的模样,毫不客气的开口:“二姐,这件事刚刚发生没多久,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么多内情,还跟这个小丫鬟联络上,来老夫人这指控我的?”

“四妹,你方才出言污.蔑我也就罢了,难不成到了这会儿还想反咬一口么?这小丫鬟是娘亲派去看守衣服的,她生怕耽搁大事,天刚亮就赶到了我的院子里将事说给了我听。

我即便再顾念姐妹情分,可也总得以侯府的名誉为主,所以就到了老夫人这说了实情,难道这也有错么?!”

苏琪说的声泪并下,铿锵有力,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一般,老夫人听闻这番话,对苏浅的厌恶更甚。

“你二姐平日里待你也算不薄,可你却在自个儿犯了错后倒打一耙,想要将她给拖下水。

苏浅,我看你不但没有好好学礼义廉耻,连人都不配做了,来人,给我把这个小畜.生拖去祠堂,家法伺候!”

两个嬷嬷作势就要将苏浅给带下去,苏浅用力挣脱开,“腾”的站了起来。

“老夫人,既说到了这份上,那我倒有话要问问您和二姐,我再怎么不识数,可这种好东西总归是认得的,即便想要偷衣服穿,也该去偷些保暖的棉布衣衫回去才对,这种金丝衣裙,我即便拿了也不敢穿出去见人,还得整日心惊胆战,生怕被发现,试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旁的小丫鬟听到这话,小声开了口:“许是天太黑,你一时没看清,错把金丝衣裙当做麻布衣衫拿走了也不一定。”

苏浅嗤笑了几声,“我再怎么样也是侯府四小姐,难道连那院子是摆放上贡皇宫宝物的事都不知道么?你是把我当傻子,还是把整个二姐和老夫人当傻子?说,到底是何人指使你诬陷我!”

中气十足的斥责声,将那小丫鬟吓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

苏琪没想到这个丫鬟这么不经吓,正要开口安抚几句,苏浅却再度开了口:“你可否知道,污蔑主子的后果是什么?一旦坐实了,你会被剁掉手脚,再割去舌头,最后丢进后山里喂狼!不过……”

顿了顿,苏浅突然又看向了老夫人,恭敬开口,“咱们老夫人礼佛多年,又生了一颗菩萨心肠,若是你能说出实情,我会替你向老夫人求个恩典,放你一条活路。”

这番话,不但恐吓了小丫鬟,还顺带着给老夫人戴了顶高帽子。

整个侯府里谁人不知的,在老夫人发怒时,只要将礼佛之事挂在嘴边,必定能让老夫人怒气消退大半,毕竟佛家最讲究的就是心平气和。

果然,老夫人刚刚还铁青的脸色却是缓和了不少。

那被苏浅吓得双腿打颤的丫鬟呜咽一声,“砰砰”磕了几个响头,“老夫人,奴婢,奴婢当晚昏了头,现在想想,似乎那潜入院子里偷窃的人跟四小姐的身形并不是很相似,加上离得太远,是男是女奴婢也无法确定,还望老夫人恕罪。”

这话一出,站在一旁的苏琪,脸简直像是吞了一只苍蝇般难看。

这个没用的下.贱蹄子,居然被吓了几句就直接改了话,不过还好没说自己是受了旁人指控,否则今天可真的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老夫人在府里待了这么多年,早就活成了人精。

看这小丫鬟的模样就知道事有蹊跷,想起苏浅刚刚说,是苏琪派人送去了金丝衣裙,眼底划过一抹精光,却并未再多说什么。

用茶盖撇了撇水面上的沫子,老夫人轻咳两声,语气也不再如开始那般咄咄逼人,“看来这丫鬟的眼神实在是不怎么好,眼睛也不太亮堂,张嬷嬷,去,给她几十两银子,送出府去吧。”

张嬷嬷福了福身子,“是,老奴这就去办。”

小丫鬟没想到自己不但没受罚,还平白无故得了几十两的赏赐,高兴不已的跟着张嬷嬷走了出去,可在苏浅眼中,那小丫鬟已经成了个死人。

堂堂侯门世家,怎么能让这种不光彩的事传出去?老夫人吩咐张嬷嬷将丫鬟送出府,摆明了是要将人灭口,至于那几十两银子,不过是殓葬费罢了。

放下茶盏,老夫人揉了揉眉心,神情略显疲惫,“行了,既然衣服已经找回来了,这事便不必再提。

你们二人身为亲姐妹,该和睦相处,莫要因这些事生出嫌隙,闹得府内不得安宁,记住了么?”

苏浅垂眸应了声,“是。”

苏琪还在为没能算计到苏浅不甘心,但老夫人这话都说了,她总不能再纠缠下去,“是,孙女明白了。”

“嗯,都下去吧。”

看着两人踏出了屋内,老夫人拿出帕子掩在唇边咳嗽了几声,一旁的黄嬷嬷赶紧上前替老夫人顺气,“老夫人,这件事明明有蹊跷,你为何不继续往下查?”

老夫人喘着粗气,冷笑着开口:“苏浅自幼是个懦弱的性子,即便借她十个胆也未必敢去偷窃金丝衣裙,既然不是她,那便是苏琪了。

我虽不喜欢苏琪的一肚子算计,可她毕竟是侯府的嫡女,一旦最后查清了,若不罚,我便有失公允,若罚了,丢的不止是咱们的脸,还有宫中那位同为侯府嫡女娘娘的脸,所以点到为止,是最好的解决法子。”

黄嬷嬷了然的点了点头,“老奴明白了。

穿越之庶女成妃第十六章 暗流汹涌

“这偌大的侯府里,表面看着风平浪静,实则一团污.秽,我如今年岁大了,也没那个心力去管,只盼着琳儿能寻得个好人家,安安稳稳一世便足够了。”

“是,老奴明白了。”

……

竹园外,苏浅与苏琪并肩走着,身后一众丫鬟侍从也被遣退了下去。

“四妹妹如今这张嘴是愈发能说会道了,真是让我这个做姐姐的觉得意外。”

苏浅晲了苏琪一眼,“我还以为二姐是个雪中送炭的好人,却不曾想是借着送炭,给我设了个局。”

“四妹这话不知道是从何说起啊?那衣服是从你院子里搜出来的,丫鬟也说了看到你潜入过院子偷窃,如今不过是老夫人心善,不愿把事情闹大,你倒好,竟还想将此事平白无故推到我的身上。”

“二姐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罢,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还望二姐行事多积点阴德,免得百年之后入了阴曹地府,受那十八层地狱的酷刑。”

苏琪脸色顿时一变,“苏浅,你身为庶女,这些话是你能说得的么!”

苏浅笑了笑,“刚刚老夫人不也说了,我是个不知礼义廉耻的人,所以二姐可千万别跟我计较,时候不早了,我先回院子歇息,二姐不必相送。”

一甩衣袖,苏浅脚步轻快的消失在了庭院,苏琪满目怨毒的站在原地,一口银牙几乎要咬碎。

她费尽心思布下了这一盘棋局,却被苏浅三言两语就给破解了,这个贱蹄子,果然跟从前判若两人。

不行,她一定得另想法子除了这个贱.人!

苏琪吃了个闷头亏,这事传到王氏和苏琳的耳朵里,却成了一桩笑谈。

“娘,您是没瞧见苏琪从老夫人院子里走出去时的脸色,跟茅坑里的石头似的,看得我别提多痛快了。”

王氏掩唇轻咳了两声,“你四姐以往不是个软弱性子么?如今怎么也敢在老夫人面前为自己辩解了?”

“自从上一次参加灯会以后,我就感觉苏浅有些不对劲,现在看来,十有八.九是撞邪了,不过怎么样都好,只要她能压苏琪一头,我才懒得去管。”

王氏撑着坐了起来,略显苍白的脸上满是慈爱的笑意,“琳儿啊,苏琪再怎么说也是侯府嫡出,你身为庶女,该懂得分寸,这种话可不能胡说。”

“娘,您就是太好性子了,爹心里最喜欢的明明就是您,那张绣吟若非家世好些,如何能坐上主母的位置?”再说了,反正有老夫人和爹护着,她才不怕张绣吟和苏琪。

说到这件事,王氏神情也有些落寞,“娘和你爹确实是青梅竹马的交情,可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张绣吟为主母,我为妾,琳儿,说到底都是娘没用。”

苏琳眉头一蹙,劝慰道:“娘,这是什么话,您怎么就没用了?论琴棋书画与才学,十个张绣吟也抵不过您一人,爹娶她也不过是为了稳固地位罢了,说到底,您才是爹心尖儿上的人。”

这样露骨的话,让王氏苍白的脸颊上浮现出了两缕云霞,“姑娘家的,嘴上也没个分寸,当心以后没世家公子肯要你。”

苏琳咧嘴笑了几声,“我才不在意这个,对了,爹不是被指派去视察民情了么?明日就要出发,趁着天色还早,我得赶紧送些路上用得着的东西给爹,省的他又要说我不贴心。”

王氏欣慰的点了点头,“你爹待我们母女二人不薄,这些都是应该的,快些去吧。”

“是。”

将备好的狐裘大氅拿上,苏琳急匆匆赶到了苏士林所住的院子,却不想刚踏进去就瞧见苏琪也送了些东西来。

“爹,这小瓷瓶里是些驱虫的药,外面不比家里好,住的地方也未必干净,您歇息时记得洒些在床榻上,睡的也能舒心些。”

“对了,这个是娘特地给您准备的糕点,如今天气凉,您在身边放上几天也不会坏,赶路时用来果腹是最好的。”

“嗯,心意爹都知晓了,东西一会儿吩咐人收拾进包袱里就行,爹不在家的这些日子,府中大小事务就要辛苦你帮着你娘一起打点了。”

苏琪眼眶微红,“这是自然的,爹爹你可要记得早些回来,女儿定会想你的。”

对于这个样貌出众,还冠着京都城第一才女名头的女儿,苏士林是极为满意的,“放心吧,最多一月有余就能回来了。”

“那就好。”

苏琳愤愤然看着这幅父女情深其乐融融的画面,气的恨不得将狐裘给摔到地上去。

这个苏琪,就知道在爹面前装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真是膈应人。

“爹,您眼里只有二姐,我都在门口站这么久了,您都没瞧见我!”

苏琪略带撒娇意味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苏士林侧脸看了眼,朗笑了几声,“你这丫头,来了不知道行礼,竟还抱怨上了。”

“可不得抱怨嘛。

”苏凌迈开步子进了屋内,从苏琪身旁走过时,毫不客气的给了个挑衅的眼神,随即笑意盈盈挽住了苏士林的手臂,“爹爹,您瞧这件狐裘大氅的毛色怎么样?可还喜欢么?”

苏士林往日里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但瞧见苏琪怀中的大氅,眼睛也亮了不少,“这应该是墨狐的狐皮,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苏琳得意扬起了下巴,“女儿一心惦念着爹爹,生怕您在外面受寒,所以托人找到了个贩卖狐皮的商人,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到了这件大氅。”

“你这丫头,爹也算是没白疼,算你有心了。”

不同于面对苏琪时的客套,苏士林在苏琳面前简直就是个寻常人家的父亲,丝毫没有侯爷的架子。

苏琪看着苏琳脸上张扬的笑,怒的袖下手指都有些发颤。

不过一个小小的庶女,竟比她这个嫡女还要受宠,简直和苏浅那个贱.人一样该死!

似乎还嫌苏琪脸色不够难看,苏琳似有似无看了眼桌子上的东西,鄙夷道:“这些都是二姐送的啊?啧,不过都是些女儿家的心思罢了,爹爹身为侯爷,若走哪儿都带着这些,岂非惹人笑话。

穿越之庶女成妃第十七章 前去赌场

“琳儿!这到底也是你二姐一番心意,不可胡说。

”苏士林佯怒的训斥了苏琳一声。

苏琳吐了吐舌头,“我就跟二姐开个玩笑嘛,爹,娘今日起身时又咳嗽了好一阵,您若现在没事儿,就跟女儿一起去看看她吧。”

苏士林确实有些放心不下王氏,索性答允了下来,“那好吧,正好爹也有几句话要跟你娘交代,琪儿,你先回去吧。”

苏琪笑得毫无破绽,“是。”

转身走出屋子,苏琪带着一众丫鬟回了汀兰苑,张绣吟正在翻着账册,见苏琪回来,赶紧询问着,“怎么样?你爹可否有收下东西?”

苏琪没有回答,将屋内所有人遣退,随即几个大步走至桌边,将摆放的杯盏全都拂到了地上。

“贱.人,都是一群贱.人,她苏琳算是什么东西,竟敢给我脸色看,我一定要杀了她!”

张绣吟看着表情扭曲狰狞的苏琪,吓得手里的刺绣都落在了地上,“琪儿,你这是怎么了?可是苏琳在你爹面前挑拨了什么?”

“苏琳送去了一件墨狐大氅,还说我送的东西都是些登不得台面的,娘!明明我才是侯府嫡女,为什么要受一个庶女的窝囊气,我实在是不甘心啊!”苏琪已经气得红了眼,狠狠的瞪着眼,那眼中的火焰一跳一跳的甚是灼人。

张绣吟哪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受气,暴跳如雷的附和着,“王氏那下贱蹄子,能教导出什么知廉耻的东西来。

苏琳敢这般蹬鼻子上脸,不过是倚仗着老夫人和你那个偏心的爹罢了,娘早晚要好好教训那母女二人,为你出气!”

这么一发泄,苏琪心里的怒火已经消退了些,“哼,爹明日便要离京了,老夫人又咳疾未愈,很快这府里就会是我们二人当家,我倒要看看,那些个贱.人还能猖狂几时。”

“说的是,不过琪儿,你怎可借着金丝衣裙去设计苏浅?若那裙子损坏了,我们可如何跟皇宫里交代?!”

苏琪满不在意的嗤了一声,“娘,这衣服是我天刚亮的时候吩咐人送去的,晌午便去老夫人那揭穿了她,苏浅那种寒酸的性子,看到这么好的衣服还不当个宝贝似的供起来?哪儿舍得真的穿,所以根本不可能破损。”

张绣吟还是有些不悦,“这么大的事,你也不知道跟娘先商量商量,若老夫人今日执意要调查下去,你可如何脱身?”

“放心,我既然设下了这个局,便有把握能全身而退,老夫人纵然再不喜欢我,可我到底是侯府嫡出,姐姐又是宫中的妃嫔,她不顾念祖孙情分,也得顾念着姐姐的面子。”

听到这番话,张绣吟才松了口气,“说到你姐姐,琪儿啊,皇帝年迈,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你姐姐靠得住一时,也靠不住一世啊,咱们娘俩儿想要在侯府里站稳脚跟,只能靠你了。”

苏琪柳眉一扬,杏眸中满是傲然,“娘放心吧,要不了多久,我一定会成为二皇子妃!”

她就不信,以自己的姿色和才情,还拿不下一个区区二皇子!

等她坐上了皇子妃的那一日,不论王氏还是老夫人,都要对她客客气气,跪拜行礼!

……

“小姐,还好您今日没事,奴婢担心死了。”

苏浅笑着给浣珠擦拭着身子,“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小姐我可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了。”

浣珠连连点头,“四小姐如今既聪明又厉害,谁人也比不过。”

“啧,嘴倒是挺甜。

”捏了捏浣珠的脸,苏浅从抽屉里取出金疮药洒在了伤口上,“浣珠,那日.你昏迷时,可否有向替你医治的人道声谢?”

“道谢了,小姐,那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替我医治?”

苏浅眸光微闪,“一个云游四处的大夫罢了,我出府替你找药时,恰好遇上了他,那大夫心善,所以就帮了你。”

浣珠了然一笑,“那他可真是个好人,小姐,您之后有什么打算么?”

经历过这几日的事,张绣吟和苏琪一定是恨透了小姐,王氏与苏琳虽说跟小姐没有太大过节,但也绝对靠不住,至于老夫人那就更不必说了,所以这侯府里,小姐根本是举步维艰。

“没什么打算,过好眼前就行。

”苏浅将金疮药放回抽屉,抬手伸了个懒腰,“眼瞧着天愈发冷了,咱们院子里只有两篓子银炭,所以这些炭火得省着些用,至于其他的,我来想办法。”

浣珠有些自责的低下了头,“是奴婢没用,不但帮不上小姐,还拖累了您。”

“行了,跟我不必说这种客套话,你先睡觉,我去外面四处转转,看看有什么吃的。

”从前她吃的东西都是张绣吟吩咐人送来的,虽说大多是剩饭剩粥,但好歹能填饱肚子,现在嘛……恐怕连一口热乎的都吃不上了。

不过也没关系,靠人不如靠自己,她后院里这么多果蔬,还能饿死不成。

在地里转了一圈,苏浅挖了几颗圆滚滚的白菜,切碎与粉条炖了一锅,虽说味道不算太好,但还是和浣珠各吃了两大碗。

在这样的冬日里,或许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了。

转眼间,残月已经挂上了枝头,苏浅给浣珠房间里燃上了个炭盆,自己则换了一身黑衣,戴上斗笠,准备趁着夜色溜出府。

她这院子里,除了两篓子炭,连个过冬的被褥衣服都没有,若就这么耗着,早晚都会被冻死。

听闻京都城内有一家不受管辖的赌坊,来来往往的都是些三教九流之人,身为杀手,她前世也学了些丢骰子玩牌的本事,要是能混进去赢上几把,这个冬日也能好过些了。

敛了心神,苏浅猫着身子潜伏在角落里,确定四下无人,纵身一跃便翻出了墙。

已经入了夜,街上走动的大多都是些男子,苏浅低着头,将脸都掩盖在了斗笠的黑布下,快步赶向了赌场。

聚宝楼——

这家赌场位于京都城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鲜红的大灯笼悬挂在门沿两侧,还未踏进去就能听见数不清的污言秽语。

穿越之庶女成妃第十八章 以身相许?

“哟,这位爷来赌场怎么还挡着脸呢?头一回来咱们这吧?”

苏浅轻咳了两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粗犷些,“是,你这可有什么规矩?”

管事笑的一脸褶子,“没有没有,来者都是客,哪儿能有什么规矩,爷您是要玩大的,还是……”

“自然是玩大的,小爷我有的是银子。”

“是是是,爷您跟我来。”

管家热情的将苏浅带进了一个围着不少人的桌子前,那桌上坐着的是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光是看他手上戴的玉扳指就知道家世极好。

“陆公子,这位爷说他有的是银子,不如您二人玩两把看看?”

那位被唤做陆公子的男人颇为不耐烦的往桌上甩了两沓银票,“既然来了,还费什么话,开始吧。”

苏浅隔着斗笠看了银票一眼,不得不感叹投胎是个技术活。

想她上辈子刀尖上舔血,过得也算是富裕,没想到一朝穿越,居然连吃饭都困难,还真是苦命啊。

“这位爷,您快些坐吧,陆公子是咱们聚宝楼里的常客,输赢都是几百两,保证合您的胃口。”

苏浅应了声,弯身坐在凳子上,“开始吧。”

“等等!”陆铭胖的有些睁不开的眼睛微眯了起来,“你既要跟我赌,为何不先拿出银票下注?”

“呵,在赌场之中,能赢我的人还没出生,陆公子,一会儿我若是输了,便赔你下注的三倍,若我赢了,桌上这些都归我,如何?”

陆铭仰头大笑了几声,“好,好一个狂妄之徒,那我便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的本事,开始吧!”

声音刚落,四周围观的众人便开始起哄。

管事握住骰子,单手不断摇晃了起来,速度之快几乎只能看到一个残影,苏浅合起眼,耳根微动,在骰子最终被拍在桌上那一刻掀开了眼帘。

“买定离手,二位公子该压大小了。”

苏浅轻笑,“陆公子先请。”

陆铭冷哼,“我买大!”

“既如此,那我便买小吧。”

管事看了两人一眼,“二位公子可确定了?”

“确定。”

“好!”猛地掀开手,那骰子正静静躺在桌上,围在四周的人赶紧将脸凑近看着点数。

“小,是小!陆公子输了!”

算不得多大的赌场里瞬间炸开了锅,陆铭脸色铁青的看着骰子,“砰”的拍桌子站了起来,“这不可能,我赌了这么多年,从未输过,你作弊!”

苏浅闲适的抱臂倚靠在凳子上,“陆公子这话就不知从何说起了,这骰子是管事亲自摇的,附近也有这么多围观的人,难不成我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动手脚?”

一些在陆铭手上输过钱的人赶紧附和着,“就是就是,玩不起就别玩,还好意思说人家作弊。”

“闭嘴!”陆铭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样子看着有些骇人,“继续赌!”

“不必了,陆公子不过输了一局就要污蔑我是作弊,我如何能继续跟你玩下去?管事,劳烦替我将银票收拾好。”

“这……”管家有些为难的看向了陆铭。

虽说赢了钱就走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为,但也没有违反赌场内的规矩,他实在没理由去拦人,可陆铭可是太尉府大公子,他哪里得罪得起?

苏浅见管事站着不动,撇了撇嘴,干脆自己将银票塞进了怀里,“时候不早了,在下就先告辞了,陆公子,他日有机会我们再一较高下。”

仿佛没有看到陆铭的脸色,苏浅昂首挺胸的离开了赌场。

管事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颤颤巍巍的朝着陆铭开口:“陆公子,那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的也从未见过,您,您看……”

陆铭脸色的肥肉已经挤成了一团,盛怒之下,一脚踹在了赌桌上,骰子洒落了一地,“你知道我的规矩!”

“是,是,小的这就去办!”

不敢有丝毫耽搁,管事赶紧将后院里几个大汉召集了起来,“看到刚刚那个戴斗笠的男子了么?去将他拦下,银票要一张不差的拿回来,至于人……杀!”

“是!”

……

拍了拍胸口的银票,苏浅嘴角不自觉勾起了一抹弧度。

刚刚管事将骰子拍在桌上时,她明显看到陆铭与管事交换了一抹眼神,之后陆铭便压了大,由此可见,那两人应该是有所勾结。

前世混迹在赌场里时,她也遇到过不少出老千的人,所以今日她特地在袖口里藏了两颗小石子,在所有人将注意力放在下注的瞬间,她偷偷将小石子弹向了桌底,轻而易举就改变了点数。

这一招,恐怕连管事和陆铭也没有料到。

真是没想到,第一次去赌场收获就这么大。

正暗自高兴着,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苏浅拧眉向后看去,却见几个大汉手握弓箭与刀刃,气势汹汹向自己冲来。

苏浅脸色骤变。

该死,那陆铭居然想要杀人灭口!

紧咬牙关,苏浅拔腿就往前面的巷子跑去,那几个大汉见追赶不上,索性拉开了弓箭,霎时间,十几根锋利的箭羽悉数朝着苏浅后背而去。

寒风之中,那弓箭呼啸的声音如同撕裂了空气,苏浅虽说手脚灵活,可在这样狭小的地方,根本没法施展的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箭离自己越来越近。

眼底渐渐弥漫开了绝望,苏浅紧紧攥着手,迅速闭起了眼。

她不是一个喜欢等待死亡的人,但眼下这个情况,站着等死似乎比挣扎会更加体面一些。

“砰!”

电光火石间,一道巨大的罡罩突然围在了苏浅四周,那些弓箭触碰到气罩,竟然软绵绵的都掉在了地上。

意识到了不对劲,苏浅“簇”的睁开眼,还没看清楚到发生了什么,腰间突然被一道有力的臂膀给揽住。

熟悉的寒梅香气,熟悉的紫色长衫,还有那张轻佻却风华绝代的脸。

从死亡边缘被拉扯回来,苏浅喉咙里滚了滚,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怎么?看到本皇子如此俊美出尘,感动到无以复加,决定以身相许了?”

穿越之庶女成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穿越之庶女成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穿越之庶女成妃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