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厌尔》小说免费试读&《厌尔》最新章节目录

《厌尔》小说免费试读&《厌尔》最新章节目录

2019-08-28 16:18:11作者:仅允

热门小说《厌尔》是仅允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喜向径,文中的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过去的腌臜,我替你洗净。] 1 “小喜儿,你愿意保护我么?”  “当然啦。” 2  这世上最傻的事莫过于自欺欺人。”  “那你呢,你会吗?”  如果是你,那么我想

《厌尔》小说免费试读&《厌尔》最新章节目录

厌尔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向径要做什么,姜喜阻止不了。

她害羞的脸蛋红通通,煮熟的小虾米都没有这么红。

过一会儿,他抱她进了房间。

姜喜不太高挑,被向径抱着,就小小的一只。

她皮肤嫩,他轻轻一捏,胳膊上就是红红一片。

姜喜缩了缩,小声的抗议:"阿径,不可以呀。"

他喝醉了,到时候会后悔的。

向径当然置若罔闻,再有动作,她伸手挡了挡。

这个动作,让他冷了脸色,向径坐起来,不轻不重的说:"不愿意么?"

这会儿的向径有点可怕。

姜喜微微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说话,她现在的确是有些不愿意的,但就只是因为他不够清醒,怕不是他最想要的选择。

他低下头,咬她,力道不重,但跟头野兽似的,凑上来说:"不是说喜欢我么,这么点小事都不愿意?"

向径说:"最后一遍,真的喜欢我?"

她又点头,怕他不信,姜喜伸手小手做发誓状,视死如归道:"我要是不喜欢阿径,我就变猪。"

向径听后,嗤笑一声,不觉得这个誓言有多少诚意。

但他继续刚才没有继续下去的事,她不安分,他警告强迫的镇压了好多次,再抬头欲亲她的小嘴,却看见她眼睛湿润润的,弱小无助。

他或许该告诉她,这模样,更能激起男人的破坏欲。

向径低头,唇快要相贴时,听见她小心翼翼的问:"阿径,那你很喜欢我吗?"

他神色未变:"喜欢。"

几乎一个月要回答几次,他早已习惯。

"那你有多喜欢我呢?"

向径看着她期待的眼神,突然就没了兴致,小姑娘就是这么难缠,脑中也清醒过来,才意识到他刚刚差点做出什么大错特错的事。

他竟然生出了要睡姜喜的念头。

怪不得说喝酒误事。

向径眼神阴鸷,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撤去,道:"很喜欢。"

姜喜见他躺到一旁,闭着眼,以为他不舒服,急急忙忙起身,去给他倒水,她严格控制了水温,怕他烫着。

"阿径,要不要喝口水?"

她的水没有人喝。

没有人应她。

向径应该是很累了。

姜喜顿了顿,把水放在床几上,也掀开小被子上去睡觉,今天扛向径回来可不容易了,她也很困啦。

……

向径等姜喜呼吸均匀了,才将埋在他怀里的她推开。

姜喜翻了个身,继续睡得甜。

向径起身,这会儿他全身上下都是她的味道,让他的眼神有些冷。

他去洗了澡。

结束时,联系许紫一,问她在哪。

许紫一刚回来,看到消息后秒回。

向径约她去了酒吧。

两个人一起去了"慕途",没想到这么巧合,黎江合也在。

他看了眼许紫一,朝向径挤眉弄眼:"女朋友?"

向径没答。

"看到姜喜没有?"黎江合又问。

这回是许紫一开口:"阿径,你认识姜喜呀?"

"她是向径亲戚,怎么着,你也认识?"黎江合道。

"我同学,一个专业的。"

许紫一想起来,怪不得那天姜喜要问她男朋友是不是向径,原来他是她自家人。

向径皱眉,什么都没有说。

许紫一去拿酒时,黎江合挤眉弄眼道:"既然刚刚还跟你女伴在床上,怎么这会儿又起来了?体力这么好?"

他没认可许紫一女朋友的身份,黎江合自然就归为女伴了。

向径听了,满鼻子似乎又飘来一股若有似无的奶香。

小姑娘是个好姑娘。

就可惜了,是姜家人。

厌尔第12章打火机

姜喜醒来时,向径不在。

此刻凌晨两点。

她愣了愣,不知道他睡得好好的,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走。何况,他喝了酒应该头晕的。

姜喜原本想给向径打电话,可突然又放弃了。

她的心头突突跳,总觉得有事要发生。从向径为什么好好的就喝醉那会儿起,她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姜喜正想着,门锁响起。

向径进来,两人四目相对。

他不动声色:"楼下转了转。"

姜喜放松下来,看着他走近,向径弯下腰想亲她一口时,被她躲开了。

"怎么了?"他盯着她,眼神中有不可察觉的锐利,看她有没有异样。

但姜喜只是皱了皱眉,满脸的不喜欢,说:"身上还有酒味,我刚睡醒,闻着太刺激了。"

向径放下心来,"那应该还有烟味,我刚刚抽了两根,我先去洗澡。"

她躲开,就是因为莫名其妙的烟味,可向径都解释通了。

他把烟盒随意的丢在桌面上。

还好回来时,他怕她醒,将黎江合的烟抢了过来。

姜喜看着他脱下外套,目送向径进了浴室。

她起来,翻他衣兜裤兜。

脸色一变。

向径说出去抽烟了,可是没有打火机。

这个点可能有路人来往,但都警惕,不可能随便叫住别人借火。

那烟味哪来的?

姜喜惨白着张脸,一个可怕的答案占据了她的脑海。

向径骗了她。

他的借口已经很好,只是大概没想到,烟都有了,她竟然会去纠结一个打火机。

姜喜躺在床上,难受得厉害。

……

向径出来时,姜喜已经躺平睡觉了。

没有睡衣,他直接光着躺上去。

这算是严格意义上的,他第一晚跟姜喜同床共枕。

向径一向不喜欢跟人靠得太近,于是只占了个小角落,但姜喜也没有过来黏着他,这让他有些意外。

于是他凑上去搂住她,感觉小姑娘僵了僵。

原来没睡着。

向径警觉的回想他在进浴室之前跟姜喜的对话,并没有漏洞,"有心事?"

姜喜翻身缩进他胳膊底下,头发随意的铺开,眼睛在黑夜里亮晶晶:"没有,就是不习惯跟你一起睡呢。"

"刚才不也一起?"

"刚才你酒没醒呀。"

向径在她头发间嗅了嗅,散漫的说:"睡吧。"

他抱着她。

姜喜软绵绵的,抱着手感不错。

她在睡觉之前往他耳边凑了凑,小声的说:"阿径,你千万不要这样抱着别人,不然我会难受的。"

他沉默了片刻,"嗯"了一声。

姜喜慢慢的从他怀里撤走了,抱着被子,眼睛睁得大大的。

她在第二天六点,就离开了住处。

姜喜没有闺蜜,于是给姜母打了电话,把昨晚的事都告诉了她。

姜母听她话里的意思,了然,惊讶向径还没有碰过她。

"一个男人要是没有跟你走到最后一步,那说明还不够亲近,没有交心,还不是一家人,有事瞒着也正常。"她顿了顿,说,"但我觉得,对你来说是好事。"

姜母道:"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觉得你跟向径合适,他那个人要耍点什么心思,你玩不过。"

姜喜紧紧的握着手机,呐呐道:"可是,我喜欢他啊。"

"小喜儿,他不一定喜欢你。"

姜喜有些无措,但坚持说:"他说他喜欢我的。"

姜母冷嘲了一声:"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姜喜哑口无言。

"既然你们还清白着,你最好再想一想,向径他真的喜欢你么?"

她下最后通碟:"要是没有,就分开吧,妈这里有大把大把的男人,都比向径好。"

厌尔第13章小小喜儿

姜喜没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但姜母的确是对她影响最大的人。

姜喜有些犹豫的开口:"可是我真的感觉得到,他是喜欢我的。"

"你成年了,自己的事自己看着办,我不强迫,反正你的路,要你自己走。"姜母叹口气,道,"但我提醒在这,你长个心眼。"

……

许紫一在学校门口见到姜喜时,想到了向径跟她的亲戚关系。

她原本要上来说说向径的,但是想到他说跟她不太熟,就放弃了,只简单的打了个招呼。

那边窸窸窣窣,是各支球队撤人的声音。

姜喜一眼看到衢大的队伍,向径跟段之晏并排走,可这次她偏了偏头,没有热情的扑上去。

段之晏扫了眼跑开的背影,道:"昨晚和她呆在一起?"

"嗯。"向径懒懒散散的。

他扫一眼他脖子上的红痕:"做了?"

"没。"向径无所谓道,"留给你们,你和黎江合,自己去争。"

段之晏笑了笑,道:"真好奇,你心底到底藏着位什么样的女人,让你能这么守身如玉。"

向径眼神变得有点冷。

看来是触到禁忌了,段之晏没再多问。

……

姜喜从那天以后,再也没有联系过向径。

向径也没有联系过她。

她想了想,似乎每次都是她主动,不然两个人之间就没有交流。

姜喜有点难受,眼睛红红的,她决定要离向径远远的试一试,至少她不会主动找他的。

还有一周就是学期结束,姜喜决定其他事都不管,就好好复习。

那边向径在已经完成了本学期的最后一天,整理东西时,听见黎江合说:"向径,你那个妹妹真可爱,我无意中转了个少儿不宜的视频,她还要羞答答的叫我撤回去。"

向径微顿,扫了眼手机,"你们经常联系?"

"天天聊。"

姜喜已经有三天没有主动找过他,连微信的报备都没有。

这不正常。

向径在回姜家前,去了趟姜喜学校,他人脉广,要到她室友电话。

室友支支吾吾,"姜喜不在学校。"

一边又惊讶,姜喜跟向径什么关系。

这两人,明明八竿子也打不着。

向径听到这个回答,眯了眯眼睛。期末的时间,他可不觉得姜喜会乱走。

回想起那天在小公寓的事,眼神有点冷,然后轻蔑的勾了个笑。

……

向径在晚上九点左右,就在姜喜楼下等着。

许紫一下来拎外卖时,正好碰到他,眼前一亮:"阿径,你怎么在这儿?"

他漫不经心的抖抖烟灰:"等姜喜。"

"你们关系不是不好么?"她有些犹豫的开口道。

向径没答,只随口道:"还有,我们之间,断了。"

许紫一在一瞬间宛如晴天霹雳,她只开心看到他,没想到顺带会有这种结果。

她脸色惨白:"你……不喜欢我了么?"

向径嗤笑一声:"我什么时候喜欢过你。"

许紫一脸色更白,他没亲过她睡过她,连拥抱都少,她在他身上没吃一点亏,也无从留他。

她甚至觉得,向径是未雨绸缪,好在这一天快刀斩乱麻。

"好。"她只能这么说。

许紫一僵硬的去拿外卖,又僵硬的上楼。

向径还挺满意她的会来事,只是姜喜出了问题,他和她身边人的关系,总要肃清,以防被发现。

提起姜喜,那显然是比许紫一要麻烦的主。

向径有一刻的不耐,但随即给姜喜发了微信:"下来。"

没有得到回复,又打过去:"下来。"

姜喜犹犹豫豫的换好衣服,在走廊时,看见许紫一不知道为什么,无言的哭得伤心。

她没来得及安慰,她已经走掉了。

姜喜带着满脑子疑问到了楼下,看见向径正站在寝室大门口。

他的腰板很直,所以身材版型很好看。

她站着没动,向径像是跟她有心灵感应似的,朝她看过来,目光沉沉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将烟头丢进垃圾桶,张开双臂。

姜喜几日的委屈烟消云散,立刻朝他扑了过去。

向径紧紧的搂着她,撸她的小脑袋,沉声道:"忙到现在才有空来找你,小喜儿,我是不是做得不好,让你不高兴了?"

姜喜埋在他胸前掉眼泪,怎么样都不说话。

向径顿了顿,没什么语气的说:"你理黎江合,却不给我发微信,我真的挺不高兴的。"

厌尔第14章当然

向径的语气很淡,说真也真,说假也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姜喜却满是愧意,因为这几天她的确是故意不理他的,她急急忙忙道歉:"阿径,对不起啊。"

向径亲亲她的嘴角,拉着她往外走去。

"这么晚了,你要带我去哪呀,明天还要考试呢。"姜喜说。

他保证考试之前会送她回来。

姜喜还是有点犹豫。

"我从来没有带人去过的秘密基地,你去不去?"向径反问道。

姜喜就不好意思拒绝了,说不想去,那肯定是假的。

……

姜喜下车时,看见的是老旧到不能再老旧的地段。向径带着她走上其中一间屋子的楼梯时,她甚至有些担心房子会倒了。

木制的楼梯,踩上去吱呀作响,到了顶楼三楼,向径拿钥匙打开了一间屋子。

里头有腐朽的气息,显然很久没有人住了。

姜喜疑惑的看向向径,后者神色如常:"这是我从小生活到大的地方。"他顿了顿,"这是我第一次带人来。"

她立刻就将屋子打量了个遍,很小,家具什么的都很差,姜喜一直知道向径条件不好,无父无母,很小开始就一个人生活。但她还是很心疼他,但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紧紧的握住他的手。

另一方面,姜喜又很开心他能向她敞开心扉。这点不好的心思让她羞愧。

向径倒是没有任何的反常,他去铺了被子,今晚显然是要住在这儿。

他又下楼在车上拿了罐酸奶。

姜喜喝饱了,就去小小的浴室洗个澡,然后躺在向径怀里跟他聊天。

她穿着向径的T恤,白白的腿搭在他身上,听他讲他小时候的故事。最后听见他问:"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几天冷落我么?"

他这个词,用的很微妙,心虚的姜喜怎么听怎么都是无声的指责。

她嗫嚅道:"就是那天你说你下楼抽烟了,可是我却没有在你身上发现打火机。"

姜喜没有直接的说出攻击性很强的"欺骗"二字。

向径眸底微沉,他果然没有猜错,问题还是出在那天,看来他下次得想的更周全些,并且这次和许紫一断了,也是正确的选择。姜喜的观察力,其实还是不错的,并不是一般人认知中的傻白甜。

他转了思绪,低声哄她:"谁告诉你打火机一定要放在口袋里的,那天我进门时放在了鞋柜上,第二天早上带走的。"

姜喜愣了愣。

向径:"以后有什么问题,你当面来问我,这样误会了多伤感情,你说是不是?"

姜喜咬咬唇,发誓:"我以后肯定不这样了。"

回答她的是向径的吻。

以前向径并不喜欢亲她,可这段时间却有好几次了。

不过一如既往,没有再做深入。

她闭着眼睛,看不见他的阴鸷。

……

第二天,向径果然早早送她到学校。

姜喜才想起,向径已经可以开始实习了,问向径,他却平静道:"几家公司录取了,还没确定去哪一家。"

她肯定想他去自家公司,但清楚现在她和向径没有领证,爷爷还没有完全信任向径,也希望他可以在外练练手,自然不会主动提起要他去公司。

但姜喜想,只要自己求求情,爷爷会答应的。

"回家里吧,你能力肯定好。"

"可是爷爷那边……"向径皱眉。

"我去说。"她保证道,又赶紧下了车,"我去考试啦。"

向径看着她的背影,轻轻的勾了勾嘴角。

很简单的办法,不是么?

……

姜喜考完旅游英语出来,才听见同学都在猜她和向径的关系。

室友说:"你昨天在向径一起过的夜?"

姜喜说:"对呀。"

"你们什么关系?"

姜喜不喜欢把感情拿出来说,于是没正面回答,"反正是很好的关系就对了。"

回到宿舍时,向径已经替她把行李搬好了。

她上车,两个人准备回姜家,"对了,我跟我爷爷打过电话了,他说好。"

姜喜说得简单,但其实姜老爷子一直没松嘴,直到她拿考试威胁他,老爷子到底拗不过自己孙女。

向径在她头上亲了亲,"小喜儿,谢谢你。"

到了姜家,姜喜先上楼,留下向径一个人跟老爷子对视。

后者叹口气:"你很有能力,你要对小喜儿好,姜家以后自然都是你的。"

话中有话。

向径弯腰搀住他,漫不经心的说:"你放心。"

姜家以后,自然是他的。

厌尔第15章复杂

七月中旬,向径进恒央。

八月,房地产项目连中两标,成绩斐然。

姜老爷子惊讶,他本来就挺看重向径,实习期就能有这能力,他不得不重新考虑。向径给公司带来的收益显而易见,或许他没必要太过提防他。

于是破格提升为副总。

公司好多个副总,虽然不算稀罕,但也是对向径的肯定。

大四,他边学习边工作,依旧破了公司的一项销售记录。

这一年,向径有了实权和股权,名声浩大,成为衢大楷模。

姜喜则是读了大三。

黎江合在这一年中跟她走的挺近,两个人应该算是很好的朋友。

当然,这只是她以为,黎江合并不想单纯的跟她当朋友。

向径来学校接她的时候,姜喜正和黎江合待在一处。

姜喜看到他,眼前一亮,因为她有一个多月的时候没有碰到过他了,她使劲挥了挥手:"阿径,我去拿包包,你等我一会儿。"

黎江合眯了眯眼睛:"今天怎么过来了?"

这一年,姜喜跟向径之间的那点事,他都一清二楚了,不过后者明确告诉他,他没兴趣跟她抢。

黎江合哪不知道他看重了姜家的实权呢,两个人这就达成了共识,向径为表诚意,几乎不跟姜喜见面。

任凭姜喜怎么求,他都有借口拒绝。

今天来,也是有事。

向径扫黎江合一眼,"姜家晚上的庆功宴,你也可以来。"

"你现在还真可以,姜家二把手了都,老爷子一退休,就是你的天下了。"

向径神色慵懒,没有说话。

黎江合不动声色,向径这一年气场强了可不止一星半点。他的野心又大,以后恐怕连朋友都不好做。

姜喜很快就过来了,原本是想跟向径要抱抱的,可他就是没反应,她只好放弃。

一直到了车上,向径才主动朝她伸出了手。

姜喜扑过去的同时,向径就把她抱到了自己腿上,视线才对视上,他就朝她亲过去。

向径太欲。

姜喜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头。

"阿径,这一个月我可想你啦。"

向径微顿,低头奖励再亲一下,道:"我也想你。"

他的手在她下巴上轻轻的滑动,像在哄小狗。

两个人到了家,开始准备晚上的庆功宴,一向不对外开放的姜家当了场地。

结果黎江合也来了。

他跟姜喜闲聊几句,就去找向径。

此刻向径正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边,西装衬得他越发挺拔。

听到响动,他侧目,漫不经心的说:"今天,我把姜喜彻底送给你,怎么样?"

黎江合一顿。

向径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走远。

几个小时的正宴,他看见向径的指尖朝姜喜的杯子里洒了些什么,没一会儿,小姑娘就喊不舒服,向径便扶着她去了房间。

黎江合惊的猛地灌了几口酒。

后来,向径返回,连连敬他酒,眼神料峭。

而他发现,从来不用男士香水的向径,今天竟然是跟他一样的味道。

"看你把不把握机会了。"他冷酷的勾着嘴角。

几大杯下去,他微醉,又找别人喝了几杯,醉意更浓。

最后醉了,找房间休息。

没有人注意他进了哪间房。

向径似乎也没有。

……

姜喜晕乎乎当中,似乎感觉有人在亲她,那人满身酒气,可她认真一闻,发现是向径。

她挣扎了一会儿,就懒得挣扎了,因为她太想睡觉了。没过多久,她倒真是沉沉睡去。

……

姜喜是被吵闹声给吵醒的。

她揉揉脑袋,发现自己光.溜.溜,一偏头,看见黎江合躺在她身侧,跟她一样。

姜喜在一瞬间脑子都快要炸了,急忙盖好自己。

下一刻,向径和姜老爷子聊得愉悦,推开门:"小喜儿就在这儿休息。"

两人抬起头时,谁也笑不出来了。

向径冷冷的,看着姜喜。

他的眼底,情绪复杂。

有一丝难过,几分痛苦,还有不易察觉的厌恶。

厌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厌尔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厌尔小说全文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