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深渊里的童话在线免费试读夜解意小说全文

深渊里的童话在线免费试读夜解意小说全文

2019-08-27 10:52:38作者:夜解意

独家完整版小说《深渊里的童话》是夜解意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慕渊临童阮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逃了四年,刚回国,孩子就被恶魔抢走!“女人,看你这次往哪逃,乖乖跟我回家!”“混蛋,把孩子还给我!”他是掌握经济命脉的帝国总裁,她是惨遭毁容,被驱逐出豪门的落魄千金。四年前,一场阴谋,他娶她为妻。当真相揭开,她被伤的体无完肤,带着肚子里的宝宝伤心逃离,却没想到四年后刚回国,便遭到他疯狂拦截。某个小可爱气呼呼的掐着腰,奶凶地指着慕渊临,“大坏蛋,不准欺负我妈咪,不然宝宝画个圈圈诅

深渊里的童话在线免费试读夜解意小说全文

深渊里的童话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深渊里的童话第21章 自讨苦吃,就别怪我

他知道岳薇雯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雨馨不一样,雨馨是善良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别人会恶毒的伤害雨馨,他的雨馨绝对不会伤害别人!

似乎为了遮掩什么,慕渊临紧握着拳,愤怒道:“童阮阮,既然你记得这么清楚,看来每件事你都做过,所以印象深刻!”

“是!”童阮阮忽然激动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声嘶力竭地大吼:“我就是做过,不光这样,还有很多,多的我都数不清,是我自己自作自受,我作茧自缚,所以被赶出家门,活该受这么多年的罪!慕渊临我告诉你,我巴不得童雨馨死掉,她天天都在诅咒那对母女死无全尸!她死了才好,我绝不捐肾!我就是想让童雨馨不得好死!”

童阮阮的嗓子都喊得沙哑,不满泪水的脸上狰狞的可怕,柔弱如她,此刻的目光却是那么凶狠,充斥着浓烈的恨意!

“童阮阮!”慕渊临的怒火终归是到了极限,就像火山爆发般的汹涌而出,他高大的身子扑上前,将童阮阮压在床上,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咬牙切齿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本来,他还对她有那么一点怜惜,可是现在,这一点也不剩下了,只有浓浓的怒火和恨意!

谁敢伤害雨馨,就是跟她慕渊临作对!

他格杀勿论!

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用力,甚至下一秒就可以掐断她的脑子!

童阮阮嘴角勾起凄惨的笑容,眸中流转的泪珠滚落而下,她的脸上被惨烈的悲鸣所覆盖!

她一把抓住了慕渊临的手,咬着牙说:“有种你杀了我,我死也不捐肾!我巴不得童雨馨快点死!每时每刻我都会诅咒她!”

她什么也不管不顾了,对她而言,慕渊临误会她是恶毒女人,还是把那对母女曾经对她做的事情,误会成了她对那对母女做的事情,全都不重要了!

她不屑向这个欺骗她感情的男人解释一切!

如果这男人掐死了她,倒是给了她一个痛快!

本来,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希望了,早就活够了,直到慕渊临出现,给了她希望,将她从地狱拉出来,她嫁给他,是那么的幸福,她幻想着未来美好的生活,甚至是他们的孩子。

可是,当她发现这一切都是骗局的时候,她崩溃了,比曾经还要痛苦!

给了希望之后的绝望,才是最痛苦的,她宁愿什么都不要!

慕渊临腥红的眼睛狠辣的几乎要滴出血,他怒的青筋暴跳,狠狠地掐着她的脖子,越来越无法控制的力道,很快就要抽走她的生命。

童阮阮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虽然要死了,可是却一点也不怕了。

对她而言,或者比死更痛苦……

慕渊临,下辈子,就算我宁愿做猪做狗,都不愿再遇到你!

我和你生生世世,永不相见!

世界,陷入一片黑暗,童阮阮嘴角勾起残忍决绝的笑容。

……

翌日。

童阮阮睁开眼睛。

光线刺的她眼睛有些疼。

这里依然是熟悉的房间。

她……没死么?

脖子那里很痛,她伸手摸了摸。

忽然,她想到什么,立刻下了床,冲到了镜子前。

镜子里的自己,两只眼睛是肿的,头发凌乱,脖子上还有一道青紫的掐痕。

自己真的没死。

呵,她冷冷一笑。

慕渊临还不是担心她死了之后,没人能给童雨馨捐肾。

曾经,她整个人都是一文不值的,谁都能看不起她。

可是现在,她的肾可值钱了,甚至值一个慕家少夫人的位置。

在这个功利的世界,人们不是自私就是歹毒!

而慕渊临他们,两个都占了。

坏人活得好好的,可是好人呢?

她从小到大没有做过一件坏事,可是却落到这步田地。

果真是人善被人欺。

童阮阮想到自己承受的一切,想到母亲的死,忽然,她愤怒地大叫一声,一拳狠狠地砸向镜子!

砰——

镜子瞬间裂了很多条缝,童阮阮的手上全是血!

她发抖的拳头紧贴在镜子上,碎裂的镜子倒映出了她很多张愤怒的脸,她都不认识自己了。

砰地一声,门被踹开,慕渊临走了进来!

看到碎裂的大镜子,还有童阮阮正在滴血的手,他立刻冲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怒道:“你疯了吗?”

他着急的将童阮阮抱了起来,放在床上,然后拿了药箱为她处理手上的伤口。

童阮阮一句话也没有说,痛也没有吭一声。

伤口处理好之后,慕渊临合上药箱。

仆人已经进来清理精致的碎片,小心翼翼的全部清走。

管家走了进来,他身穿黑色的西装,目不斜视,直径走到慕渊临面前,说道:“少爷,您的助理送来一份文件。”

慕渊临将文件接了过来,冷漠道:“下去,把门关上。”

管家退了下去,不卑不吭。

啪一声,慕渊临将文件甩在了床上,冷声道:“这是捐献同意书,立刻签了!”

他的声音透着冷漠的命令,残酷的就像恶魔。

管家合上门的一瞬间,听到了这句话,他目光沉了沉,安静的离开。

童阮阮瞥了一眼穿上的文件,嘴角勾起冷笑,“有种你杀了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谁也别想割我的肾!”

“童阮阮!”他俯下身,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狠厉道:“你别不识抬举,签了文件,我给你一大笔钱!你要是不签,我真会杀了你!”

“……”

童阮阮的目光,已经是生无可恋。

不过,她还是拿起了文件。

慕渊临冷冷地勾起刀刻般的嘴角。

没人能抵挡得住金钱的诱惑,上面给的数,她一百辈子都挣不到,别说买一颗肾了,就算买一万颗肾都绰绰有余。

忽然,童阮阮冷哼一声,脸上尽是不屑一顾,她直接将手里的同意书撕毁!

哗啦一声!

她毫不犹豫地将纸屑扔在了慕渊临的脸上!

破碎的纸片顺着他的脸,掉在床上、地上。

童阮阮怒吼道:“慕渊临,就算你把慕家所有钱都给我,也别想割走我的肾!”

慕渊临本就深沉的脸色此刻更加晦暗,他隐忍着怒火,说道:“很好,童阮阮,你自讨苦吃,就别怪我!”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深渊里的童话第22章 折磨

他迈着长腿愤怒的离开了房间!

童阮阮朝他的背影喊道:“有种你杀了我,我连死都不怕,没什么好怕的了!”

吼完之后,她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只剩悲哀,她倒在床上痛哭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童阮阮被关在房间里!

慕渊临几乎每晚都来折磨她,逼迫她捐肾。

她不愿意,他就伤害她,将她压在这张大床上肆意欺辱。

折磨直到半夜,算是他大发善心了,一整夜直到天亮,才是他的正常手段!

童阮阮生不如死。

每一次折磨结束,慕渊临都会给她灌药,防止她怀孕。

他只会和童雨馨要孩子,绝不会让她童阮阮怀了他的孩子。

“啊!”一阵惨叫声划破夜色。

童阮阮疼痛的吼声十分凄惨。

“慕渊临,我恨你!!”

身上的男人对她无情无情的折磨,让她在崩溃中苦苦挣扎。

这惨叫,一直持续到了天亮,直到她再也叫不出来。

天亮之后,他照常下床洗漱,换上衣服便出门。

童阮阮再也喊不出来了,她睁着眼睛,纤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身体不停地抽搐。

她的眼前,放着一份捐献同意书!

她不记得慕渊临给了她多少份,也不知道她撕掉了多少份。

可是现在,她撕不动了……

薄薄的几张纸,她也没有力气拿起来了。

忽然,房间门被打开了一条缝儿。

管家站在门外,视线落在床上的女人身上。

斑驳的痕迹遍布了整个后背,可见她受到了如何的对待。

每天夜里,她的惨叫声,都让别墅里的每一个人战栗。

这里,就行是一个魔鬼掌管的地狱!

慕渊临是魔鬼,而他们,都是魔鬼的帮凶。

……

书房里。

哗啦一声!

慕渊临将书桌上的东西一扫而空!

贵重的古董花瓶也碎了一地!

慕渊临一怒,很多求古董而不得的收藏家都会哭。

管家端着冷饮走了进来。

“少爷,喝杯冷饮吧。”

这个男人是要降降火气才行了。

慕渊临微眯着眼睛,冷冷地问:“你是新来的管家?叫什么?”

“我叫韩清风。”他优雅款款的回答。

“你看起来很年轻。”慕渊临打量着眼前的新管家。

韩清风淡雅道:“业务能力和年龄没有必然关系,您年纪轻轻,不照样是慕氏集团总裁,掌握经济命脉。”

“你倒是挺会说话的。”慕渊临端起了冷饮,喝了一口。

忽然,他皱了皱眉,刚刚平息的怒火再次暴躁而出。

啪的一声,他摔了手里的杯子,怒道:“你被辞退了。”

“好的,我现在就离开。”韩清风很淡定,他转身就走。

慕渊临眼中闪过一丝狐疑,“站住!”

韩清风停下脚步,转过身,依然挂着淡淡的微笑,“少爷,请问还有什么事?”

慕渊临冷冷道:“这杯冷饮又涩又苦,你什么意思?”

他的行为,成功的挑起了慕渊临的注意。

韩清风瞥了一眼地上碎裂的杯子和泼洒一地的水渍,他平静的回答道:“区区一杯苦饮,都能让少爷无法接受,发这么大的火。那童小姐所承受的,是否更加令她无法接受?”

“……”

死寂般的安静笼罩而来!

慕渊临的目光越发深沉,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知不知道,得罪我的下场是什么?”

“慕先生,我也是为了不浪费食材,只能稍微委屈一下您了。而您为了救童大小姐,也只能委屈一下童二小姐了。我们的出发点都差不多,不过不同的是,您有权有势,仅仅给了您一杯苦涩的饮品,你都可以要了对方的命。可是换做那位童小姐,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承受别人给她的一切。”

韩清风的声音始终是淡淡的,就如他的名字一样,清风素雅,他也改变了对慕渊临的称呼。

本来,慕渊临满腔的怒火,此刻,却是忽然被泼了冷水一样。

他仿佛挨了狠狠的一耳光,打在了他的心上,撕碎了他的可笑和残忍。

他冷漠的目光似乎在遮掩什么,冷冰冰的说:“一颗肾救一个人命,如果是你心爱的人,你也会和我一样。”

“慕先生,我们是不同的人,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不可能一模一样。我没有资格成为您这样优秀的企业家,我也不想成为您这样的人。”

好一个一语双关!

在承认慕渊临能力优秀的同时,又批判了他这个人有问题!

慕渊临讥诮一笑,“你在不屑?”

“慕先生,我已经不是你的管家了,我有权拒绝回答你的问题。我收拾东西离开了。”

韩清风转身要走。

慕渊临坐在了椅子上,他垂下眸,声音没有了刚刚的戾气,沉声道:“继续留着吧。”

韩清风脚步一听,他淡淡一笑,并没有说太多,只是说了一个“是”,然后就离开了书房。

……

深夜。

童阮阮那个地方很疼,流血了,她跌跌撞撞的起身想去浴室将血洗掉。可是刚走了两步,她实在是没力气的倒在了地上。

都是慕渊临,他不是人!

童阮阮咬着牙,刚要从地上爬起来,忽然,她的身体被抱了起来。

熟悉又令她憎恨的气息和怀抱笼罩而来,童阮阮下意识的反抗,“你放开我!”

慕渊临不顾她的挣扎和撕扯,将她放在了床上。

童阮阮吓得抓着被子,将自己的身体紧紧裹住。

慕渊临注视了她一小会儿,幽冷的目光让人看不清。

童阮阮的目光十分惊恐,就像看到鬼一样。

慕渊临转身去拿了药箱,来到床边坐下,抓住她身上的被子要掀开!

“你滚开!别碰我!”童阮阮被吓坏了,这几天,她被他逼得都快精神失常了。

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之下,她几乎要发疯。

慕渊临不顾她的阻拦,硬是将她身上的被子掀开了。

“啊!”童阮阮一阵尖叫,连滚带爬的要下床。

慕渊临长臂一拉,轻而易举的将她拽了回来,压在了穿上,警告道:“你要是再乱动,我就再要你到天亮,就像前几天那样,听明白了么?”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深渊里的童话第23章 把你的脚缩回去

童阮阮整张小脸吓得煞白!

她一动也不敢动了,整个人都僵硬了。

慕渊临打开了药箱,然后拿出了一些药放在床上,最后分开了她的腿,给她上药。

看到触目惊心的血迹,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该死,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这血,刺痛了他的眼睛,让他一瞬觉得,自己正在为她上药的双手都变成了禽兽的爪子。

童阮阮的两条腿不停地发抖,每上一下药,她的身子就抽搐一下。

即便是已经很小心,可是依然不能避免弄疼了她。

“唔……”童阮阮咬着手指,疼的流下眼泪。

慕渊临有些憎恨自己,他放下了手里的棉签,说道:“我带你去医院!”

他说着,要将她抱起来!

“不要,不要!”童阮阮失控的尖叫了起来,“我不去!我不去!”

她不要去那种地方,不想让人看到她遭到了慕渊临这样的对待,然后遭到他们鄙视她的眼神!

童阮阮情绪太过激动,慕渊临也不忍强迫她了,于是再次将她放在床上,“好,不去,我给你上药,你忍一忍。”

慕渊临第一次对她如此有耐心。

他又开始为她上药,这一次,更小心。

童阮阮咬着牙,用力揪着被单,忍耐着火辣辣的疼。

终于,上完了药。

一开始是疼的,可是渐渐地这种痛感消失了,舒服了很多。

慕渊临躺在了童阮阮的身边。

童阮阮吓得往旁边蜷缩成了一团,就像受惊的小白兔。

慕渊临搂住了她的腰,贴着她,在她耳边呢喃道:“睡吧,我不碰你了。”

童阮阮松了一口气,身子也抖得没有那么厉害了。

可是,这个男人是什么意思?狠狠的伤害了她之后,再对她稍微好点,给她一颗糖吃,这是他的策略吗?

肯定是!

把她逼迫的崩溃,然后又假惺惺的来拯救她,为她上药,慢慢的对她进行潜移默化的改变,让她精神失常,最后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慕渊临,你真是好算计!

童阮阮痛苦的闭上眼睛。

她爱了十五年的男人,却成为了伤她最深的男人。

正是因为这份深爱,她才痛苦的恨不得死去。

“阮阮,把同意书签了,我什么都答应你,也不会跟你离婚,好么?”他柔软的声音透着一股浓浓的痛苦。

话刚说完,感觉到童阮阮的身体抖得更加厉害了。

慕渊临撑起身子,将她的脸转了过来。

她满眼的泪水,眸光讽刺到了极限。

这个男人,软硬兼施,以为这样能让她屈服吗?

在她知道真相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不将他当成丈夫,她巴不得和他离婚,他以为他在对她做出这种事情之后,她还能稀罕他吗?

“……”

安静的环境中,传来男人一阵叹息声,“睡吧。”

他躺在了她身边,闭上眼睛,抱着她睡了过去。

可是,却始终无法入眠。

……

三天后。

伊琳娜将精致的黑色盒子推给了对面的男人,微笑着说:“慕总,既然您出了最高价,那么这条水之星现在就是您的了。”

这条项链,全球只有一条,伊琳娜为了提高自己的名誉,将这条项链进行拍卖出售,之前也联系了媒体大肆炒作。

最终,慕渊临用一亿的价格买到了这条刚刚上市不久,但是仅仅只有一条的项链。

伊琳娜炒作的很成功,加上这条项链被慕渊临买走,她顶级设计师的地位,谁也无法撼动了。

十万块买童阮阮的设计图案,真是太划算了。

慕渊临将盒子里的项链拿了起来,放在指尖轻轻摩挲着,目光迷离深邃。

这条项链的设计,他一见倾心,所以不惜砸钱购买。

他要送给阮阮,补偿一些她受的苦。

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脸上,他完美的就像天神。

伊琳娜不禁看呆了。

这样一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他。

如果可以,她真想做他的情人。

伊琳娜的红唇忽然勾起一丝妩媚的笑容。

桌子底下,她细长的腿往前伸过去,高跟鞋的鞋尖,轻轻磨蹭着男人的西装裤,上下左右,极具魅惑。

多少优秀的男人,都拜倒在她这招之下。

慕渊临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他的目光一直在盯着手里的项链,看的入了神。

伊琳娜皱眉,有些不悦。

她更加卖力的在桌底下蹭着他的腿。

“把你的脚缩回去。”慕渊临冰冷的声音如酷暑中忽然降临的寒冬,冷的让人发颤。

伊琳娜吓了一跳,她脸色有些尴尬,立刻将将缩了回来,不敢再动。

慕渊临冷冷地瞥了她一眼,说道:“设计的不错,下次可以继续合作。不过你得管好自己的脚。”

说完,他站起身,高大的身体带着冰冷的肃杀和凌冽的霸道,转身离开。

伊琳娜想要送她,可是刚走两步,忽然想到刚刚的尴尬,她有点胆怯了。

不过,慕渊临跟别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居然这么能稳得住。

他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她勾引的男人。

独一无二的男人,总是让人着迷的。

伊琳娜端起了刚刚慕渊临用过的咖啡杯,轻轻的顺着他喝过的地方吻了上去。

……

慕渊临开着车,准备回别墅。

可是车上,他接到一通电话。

“慕先生,童小姐已经醒过来了。”

即便还剩下几分钟就要到达别墅,可是接到医院的电话之后,慕渊临还是临时调转了车头,将车开到了医院里。

童雨馨的确是醒了,看起来状态是不错的。

她的父母童泽华和岳薇雯也都接到了电话,赶到了医院里。

“雨馨。”慕渊临走进病房里,脸上有些焦急。

童泽华和岳薇雯看到慕渊临进来,立刻让开了一条道。

“慕总,你来了。”童泽华的声音十分客气。

可是岳薇雯一想到之前慕渊临扇她巴掌并且警告她,心里还有些胆寒,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渊临哥哥。”童雨馨柔美又苍白的脸上满是激动,她的容貌和童阮阮有些相似,可是比气童阮阮,童雨馨看起来更加柔弱。

深渊里的童话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深渊里的童话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深渊里的童话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