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2019-08-23 10:07:45作者:傲娇小公举

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是一部很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I提供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苏西晨陆项霖。陆总一直跟着我,会让人误会你爱上我了,尤其是……话未说完,苏西晨已经被人抵在墙上,接着,他的唇便重重的压了下来。唇齿之间,苏西晨依稀听到,我会证明,这不是误会。苏西晨心里一酸,脸上却依旧笑的明媚:陆总这样说,我可是要当真了陆项霖无声叹了口气,有着事情无法挽回,但余生那么长,我一定用命来爱你!

《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第十五章

声音突然停止了,话说到一半被硬生生地给掐掉了。

从别墅的大门外,二楼那个亮着灯的房间里窗户处拉上着薄纱的窗帘,却一点不影响里面的人看外面的动静。

一身高大的身影站在落地窗的不远处,眼神不受控制地朝着外面正在大声喊叫的女人看。

陆项霖一直留意着苏西晨的声音,几年来让他不知多少个夜晚想念到失眠的声音,让他怎么也不舍得放下。

在陆项霖的印象中,苏西晨从来也就不会说这么大的声音,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明明一直以来都是女孩娇得不行,只要大声地讲话,嗓子很容易哑。

这个原因让他很多情况下都不舍得跟她生气,生怕两人生气让她发火吵架,让她的嗓子受伤。

“苏西晨,你可真的是个大傻瓜,他那样恨你,你难道就指望他会帮你吗?”苏西晨站在别墅的外面,自嘲地对自己说道。

“天夏在这些年来一直都被你藏着掖着,明明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你难道就不能再撑一次吗?”苏西晨一想到刚才差一点就把女儿的事情跟陆项霖全盘托出,她就后知后觉的害怕。

她的心里想到,陆项霖这样狠的人,要是被他知道天夏是他的女儿,他一定不择手段地把她从我的身边给抢走。所以,苏西晨打起精神来,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说出来,就让它跟我一起进坟墓吧。

楼上房间中,陆项霖没有再听到苏西晨的声音,心里面开始毛躁起来,“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真心的,来求人就这个态度?”

他心中的火气很旺,而且有着越来越强烈地趋势,心里开始怨恨着这个女人,你被她欺骗地还不够惨吗?这些年她都没有出现过,一旦有事才会找你,除此之外,你在她的心里面什么都不是。

“苏西晨,你够可以,我要是以后还会再相信你的话,我真的就去死。”陆项霖原本插在口袋里的手,在看到桌上的摆件的时候,他立刻就伸了出来将上面的东西全部都给扔在地上。

苏西晨依旧站在富丽堂皇的别墅外面,她的心凉透了,开始向全身散发,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

她站了这么久,双脚依旧开始麻木了,背后开始冒着凉风,没一会豆大的雨点便打在她的脸上。

“下雨了……天真冷,只是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一个孩子呢?我的女儿还那么小,她还没有感受这个世界其他美好的事物,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跟她一起去完成,她真的不应该受这样的苦啊。”苏西晨觉得老天真的总喜欢跟她开玩笑。

她仰着头看着天空,雨滴毫不吝啬地落在她的脸上,强烈地撞击感在她的脸上,却让她丝毫不觉得疼痛。

“要是你真的觉得我不配拥有幸福的话,那么就让我来替她承受这份罪好了,不要让我的女儿难受啊。”苏西晨真的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原本以为是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原本她以为再厚着脸皮会让陆项霖帮助她,她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如果不是因为女儿,她真的不愿意再跟这个男人有什么牵扯,她真的也很恨啊,心里想着,为什么你总是想到自己痛了,你可以恨了,你怎么就想不到我也很痛,我也好恨啊。

苏西晨的嘴角留着一丝对自己嘲讽地笑容,“是啊,我没有钱,我没有地位,我没有权利,但是我有恨的权利,痛的人不只是你一个人。”

“为什么你会这样狠心,她还那么小,就算是你恨我,难道你不能就当做是做一件善心的事情帮一帮我们吗?”苏西晨已经没有那份力气对着二楼喊了,只是小声地说道。

只是世间中的事情,从来都是事与愿违。

别墅的佣人看着外面下起大雨,出去查看院子有什么要收拾的东西,结果就看到了苏西晨站在大雨中,“天哪!”说着她立刻撑着伞回到别墅中。

“管家,那个之前进来的苏小姐还没有走,外面下着大雨,我看她没有带伞就站在雨里面,全身上下都湿透了。”佣人也是会看眼色的,她能猜得到苏西晨跟陆项霖之间的不一样的情绪,权衡后还是立刻跟管家报告。

“真的?你没有看错?”管家也是注意着外面的事情,听着外面的声音没了,以为苏西晨已经离开了,却不曾想到她还在外面。

“千真万确,我看的很清楚。”佣人很是笃定地说道。

管家走客厅的落地窗前朝着外面看到,果然见到外面站在消瘦的女人。他不敢耽搁,立刻朝着二楼走去,对着陆项霖所在的房间敲门。

里面,陆项霖的火气还没有消散,听着敲门的声音后,原本差不多散掉的火气,在这个时候又被激起来了,“给我滚。”

管家听着陆项霖的声音被吓得不轻,他这些年来还真的没有见过他这番生气的模样。

他抬手送了一下领结,放自己放松下来,心里想到,看来这个苏小姐真的对少爷很不一般,竟然会让他发这么大的火气。那现在到底是硬着头皮跟少爷说呢?还是就这样算了?

“算了算了,既然这位苏小姐对少爷很不一般,那还是跟他说一声吧,不然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我这条老命可就要倒霉了。”管家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了决定。

管家没有再敲门,直接开口说道,“少爷,外面正下着大雨,那位苏小姐被人发现正在别墅的大门口站着,她的手上没有带伞,家里的人没有您的指示,也不管轻易地去给她送伞。”

陆项霖原本在管家开口的时候,他就有种想要发火的意思了,只是当她一听到“苏小姐”的时候,火气一下子就下来了。

“这个死女人不是走了吗?怎么现在还站在外面淋雨?”他的心里很是不相信,但是还是快速地走到落地窗前朝着外面看去。

 

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第十六章

落地窗上早就布满了雨点,雨水的流线在上面快速地流淌着,雨滴在别处的声音很响。

陆项霖没有想到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竟然会下这么大的雨,更是没有想到那个狠毒的女人竟然会傻到在雨中傻傻地站着。

这一刻,他那份对苏西晨的怨恨全部都化为灰烬,有的只是对她的担心。他转身朝着门口走去,猛地将门打开。

管家站在门口还不知道陆项霖是什么意思,他只好在外面等着后话,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猛地冲出来,被吓得不轻。

“少爷,请问有什么吩咐吗?”管家努力地淡定下来,跟着陆项霖走。

“给我准备一把大一点的伞。”陆项霖看了他一眼,冲着管家说道。

“是,我这就去。”陆项霖的强调不像是发火,于是他就明白自己这下跟他报告的事情是对的,于是应声后朝着楼下小跑。

管家将伞提前准备好,陆项霖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就拿着伞站在那里等着。

“少爷,给您的伞。”管家看着他走过来,先是将门打开,然后上前一步把伞给他。

陆项霖换上鞋后拿上伞后便朝着大门走去,走了几步后,保安便给他开了门,这一下子,他能够很是清楚地看到正在淋雨的苏西晨。

只是,他很快就蹙起眉头,盯着苏西晨湿透的衣服,全身都被紧致的包裹着,心里面很是不满意。

“这个死女人,知不知道你那穿的什么衣服,全部都贴在身上,就连你那黑色的内衣都被看的一清二楚,就连你的胸都能看的出来是什么样的形状。”陆项霖朝着苏西晨走过去的时候,小声却有生气地说道。

苏西晨的目光不在他走过来的方向,并不知道他正在向自己慢慢地靠近,脸上的表情只有落寞和无奈。

路边暖色的灯光打在她的脸颊上,上面的雨滴能够被看得一清二楚,却又更像是泪水一般。

“怎么?想赖在我家这里不走了?你在这里淋雨生病了想要赖在我的头上?”陆项霖走到她的身边,开口就是这句话,让人听着没有任何的感情,更像是在羞辱别人。

苏西晨听到声音,立刻抬起头来朝着他看了过去,看到来的是陆项霖,心里面还是很诧异,毕竟她觉得就算是死在这里,这个男人也不会有心去多管她的事情。

听着陆项霖对着她说的这番恶毒的话,她的心里更加地发冷,像是坠入了冰河一般,冷到骨髓。

“如今你大可不用在我的面前装可怜,陆项霖已经不是七年前的那个他了,或许在那个时候他会心疼你,但是现在他根本就不会,你这招对他来说根本就没用。”

“我劝你要是识相地话还是管好自己,毕竟最后也只是一场空。”陆项霖没有等她开口,便接着说道,话语间满是对她的不屑。

其实陆项霖说出的这些话跟他现在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他想的是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赶紧回去躲雨,穿着被雨水打湿贴在身上的衣服在这个大晚上实在是不安全,只是他也弄不懂的是说出来的话就变味了。

“其实我真的不是为了惹你的同情站在这里,我只是想要跟你表面我的心意,她还那么小,还没有看够这个世界,我作为她的妈妈为了她连这点苦都受不了还算什么?”苏西晨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等他竟然被他认为是在耍心机。

“又是你的女儿?在我的面前,你除了她以外还能说些什么?”陆项霖现在听到苏西晨提到她的女儿就很是心烦,明明做错的人是她,为什么还能够理直气壮地在他的面前祈求着他帮忙治疗那个孩子。

陆项霖对于苏西晨不是个大度的人,他要的只有她,她女儿的存在分明就是对两人感情破裂最好的证明。

“她是在就是我的全部,为了她哪怕是要了我的命,我也心甘情愿。”苏西晨如今只在乎苏天夏,谁也比不上。

陆项霖从没想过苏西晨会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心里面满是苦涩,是啊,你的全部都是你的女儿,那我呢?根本就不舍得给我半分在你心里的位置是吗?

头顶的雨伞早就趁着苏西晨不注意的时候,被他撑在两人的头顶,分明靠得这么近,他却觉得和她隔了太远的距离。

透过两人之间被路灯照射的光亮,陆项霖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很是苍凉,心里很累,有时候觉得我真的很可恨,明明是你先离开我,恨你的同时却又想着你能够再回到我的身边,如今你回来了心里却早就没了我。

突然间,陆项霖的双眼变得很是阴鸷,冷冰冰地说道“好,既然你为了你的女儿连死都不怕,那么我就帮你。”

苏西晨在听到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以为是耳朵出了问题,心里却燃起了希望,我……我应该是听错了吧?陆项霖说要帮我?怎么可能?他不是说恨死我了吗?不是说根本就不会管我的死活的吗?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她抬起头来对上陆项霖的目光,语气中充满了兴奋。

“你真的会帮天夏治病吗?”苏西晨睁着充满希冀的双眸,手也是不自主地拉着陆项霖的衣角。

陆项霖感受到上衣的下摆被她拉住的力度,瞄了一眼她那双闪着光的眼眸,心底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

他又想到多年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光,那时候她贪吃想喝奶茶的时候就是这样对着他。

心开始疼死了,陆项霖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是啊,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你还指望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会在心里面有你吗?她还会这个样子都是为了那个不知道跟哪个男人生下的孩子?忘掉吧,不要再被这个狠毒的女人给骗了。

苏西晨太过于高兴了,根本就不知道陆项霖心中的想法,就连他的眼神都没有顾忌到,依旧高兴地等着他的承诺。

 

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第十七章

伞外的雨下得越来越大了,地上也开始有了积水。

苏西晨脸上带着明媚的表情越发地刺激着陆项霖,他好像快要沉寂在她的喜悦中了。

不过,他又想到那个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孩子,他的心脏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了。

他猛地闭上双眼,逼着自己在心底狠下心来,不能心软,这个女人都是装出来的,她对着我的笑脸都是为了她的女儿。

苏西晨看着他这样不同寻常的举动,心里开始发虚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不是真的愿意替天夏治病呢?

“你……你真的会给天夏治病的对吧?”苏西晨带着很是虚无的语气,里面满是不确定。

“没错,我会给你的女儿治病。”陆项霖说得很是笃定,只是接下来的话让苏西晨想都没有想过,“但是,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商人,从来就是不会做亏本的买卖,给她治病,我有个条件。”

苏西晨前一秒心里还很是欢喜,在听到他说道下半句的时候,她就开始害怕了,到底他会有什么条件呢?

“好,你有什么条件就说出来吧,只是只要不伤害到天夏,我都会愿意答应你。”苏西晨的底线就是天夏,要是他要求的条件不是很过分,她都会愿意答应。

陆项霖嘴角带着一丝不觉其意的弧度,看着苏西晨,没有任何的犹豫地说道,“我会给她找最好的医疗团队,给她安排最好的医护人员,但是等她的病好了以后,就把她送走。”

“送走?什么意思?”苏西晨真的听不明白陆项霖说这两个字的意思,不过与其说她不懂这个意思,不如说是她不愿意相信这个意思跟她想象的意思一样。

她的心开始突突地跳动着,苏天夏自从出生以来都在她用心照顾着的,从来就没有真正意义上地离开过她。

她怎么可能会舍得将女儿送走,这些年来很多快要压着她活不下去的时候都是女儿在支撑着,要不是因为女儿,她或许都不能活到现在,又怎么可能说把她从自己的身边去除。

“怎么?听不懂?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把她送走,以后你就不是她的妈妈。”陆项霖冷冰冰地说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想都不要想,我是不会把天夏送给别人的,她是我的命,要是她不在我的身边,我会活不下去。”苏西晨猛地将陆项霖的伞一挥,对着他吼道。

她从来就不敢想这样的场景,她恶狠狠地看着陆项霖,凭什么你要决定我的女儿去向?若是哪一天你真的有这个机会知道她就是你的女儿,对于今天你说不要她的话,你会痛吗?

陆项霖任由苏西晨将手中的伞给打落在地,雨变小了很多,但依旧没有半分吝啬地落在两人的头上。

“我的条件就是这个,要是你不实在是割舍不下你的女儿,那么不好意思,这个忙我是不会帮的。”陆项霖保持着一惯的冷漠,对于苏西晨的反应他是预料到的,但是他就是要逼着她做出决定。

“我不要,不行,你不可以这么狠毒,她还只是个孩子啊?她已经没有爸爸了,难道还让她没有妈妈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啊?”苏西晨的眼泪在这一刻绷不住了,她实在没有想到陆项霖会把她逼到死路上。

泪水和雨水混合在她的脸上,让人根本就分不清到底是什么。

“你不用这么着急着拒绝我,现在除了我以外,还有谁会愿意帮助你?”

“都这么大的人了,有的时候说话前,你是一定要动动脑子的,毕竟谁都不喜欢说话不好听的人。是不是?”陆项霖突然改变了冷漠的样子,变得很是温柔地将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拨到一边,像是之前的话语根本就不是他说的一样。

苏西晨立刻抬手将他的手打掉,满腔的怒火对着他看着,“不用你假好心。”

“有没有说过女人在该服软的就该服软,不然的话,你没有好果子吃的。我给你三天的时候考虑,这几天里我不会催促你,给你充分的时间衡量一下利弊。时间到了我会找你要答案的。”

“雨下得大了些,我让司机送你回去。”陆项霖对着不远处的门卫使了个眼色,他立刻会意,便联系家中的司机。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离开。”苏西晨现在一刻都不想看到这个不停将她逼到绝境的男人。

陆项霖没有去管她的不情愿,依旧让司机过来,司机的动作很快,不久就将车子开了出来来到两人的身边。

他亲自帮苏西晨打开了车门,然后不顾她的打闹将她塞进了后座,随后跟着她一起上车。

“你为什么要上来?”苏西晨看着坐在身边扣住她手的男人,心里很是冒火,没好气地问道。

“谁叫你是个不听话的呢?我要看着你回到住处,不然中途从我的车上跳下去,到时候警察会找我算账的,为了避免这样的误会,我还是提前做好准备。”陆项霖不为所动地说道,越发将苏西晨挣扎的手扣地死死的。

苏西晨太过于了解这个男人,他从来都是说道做到,要是敢违背他的意思,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啊嚏……”大概是刚才在雨中淋得时间久了,车子里面的温度不是很高,整个人都冷得不行。

坐在她一边的陆项霖瞬间地反应就是从后视镜里给司机递眼色,示意他把空调的温度给调高一些。

接着他又从车子里拿出毛巾,一把丢在她的头上,“给我好好地擦擦,我的车子很贵,别给我弄脏了。”

说着,他也拿着一条毛巾给自己擦水。

苏西晨现在是拿人的东西手短,不管多说话,只要认命地用一只手擦着水。

车子里开始很长时间的沉默,司机将车子停在苏西晨的住所,等到她下车后,车子被开走后都是没有一点声音。

苏西晨拖着一身的疲倦向前走去,脑子里面早就乱成一团浆糊。

她疼我也疼

 

第18章开始

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第十八章

雨还在下,路上早就没有人,一个个都在温暖的地方避雨。

苏西晨的手上拿着陆项霖粗鲁地丢给她得雨伞,有气无力地撑着向前走,她的心里实在是太乱了,更是憋得很是难受。

在这一刻,她真得恨不得立刻死掉,不要再受到难以让她做出决定的事情,解脱掉。

她的脑海里却又出现了白天女儿在医院里的小小身影,是那样的可爱,她舍不得,实在是舍不得。

苏西晨回到家中,那个有着跟女儿一起幸福生活得轨迹的地方,她疲倦地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

不知不觉她保持着这个姿势好几个小时,带着满身地困意睡着了,夜晚她没有知觉地说道,“好累啊,真的好累。”

“天夏,你放心,妈妈一定会把你给治好的,以后我会带你去很多地方,我们要一起玩很多没有玩过的东西。”睡梦中说出的话是苏西晨最为真切的想法。

第二天一早,窗外没有了昨晚下雨的痕迹。

苏西晨睁开惺忪的双眼后的第一反应便是头疼、喉咙也疼,稍微动了一下身子,整个人都要往一边倒去。

她狼狈地趴在地上,整个人都是晕乎乎地,歇了一小会,她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把女儿昨晚一个人丢在医院里,“我这是什么脑子啊?怎么会笨到把天夏丢在医院里,一个人回家呢?”

说话间,她立刻伸手抓住一旁的手机,拿到后就拨打了医院的电话,很快电话就被接通了。

苏西晨焦急万分地对着电话里说道,“你好,请问您是苏天夏的主治医生对吗?我是她的妈妈。我昨晚有点事没有去医院,我想问一下她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

“你好,我是苏天夏小朋友的主治医师,我刚去给她昨晚检查,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边护士也很好地照顾她,昨晚值班的医生检查过她的身体跟我报备过,目前看来她的状况还是不错的。”

苏西晨在接听这个电话,心里面紧张到不行,好在听到医生说她没有任何问题,让她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好的,谢谢医生,我现在就赶到医院。”说着,苏西晨就立刻从地方爬了起来,只是她脚步有点有些发虚,却在强大的意志下站了起来。

身上昨晚被淋湿的衣服早已经干了,但是黏黏的感觉让她觉得很是不舒服,她收拾贴身衣服去浴室冲澡,很快就走了出来。

心里面挂念着孩子,她做什么事情都尽可能地缩短时间。

拿上一些东西,关上门,连早餐都没有时间吃就找了一辆出租车向医院赶去。

刚下车,她猛地拍了一下头,抱怨自己说道,“差点忘记给天夏买早餐了,我真的是越来越糊涂了。”

说着,她又转身去了一旁苏天夏爱吃的粥铺,买了南瓜粥。

刚走上医院的护士站,跟苏西晨熟悉的护士喊住了她,“你好,你来看天夏吗?”

“是的,我昨晚有点事情,忘记过来了,刚才跟医生联系过了,他说天夏的状况还不错。”苏西晨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感,挤出苍白的微笑对护士说道。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看你像是发烧的样子,我先给你个体温计吧?”护士的年纪有些大了,平时看着苏西晨一个人照顾着孩子觉得她很是不容易,对她比较地照顾。

苏西晨听着护士这么说,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是有些问题,要是平时她或许会强撑着,但是她今天要去陪天夏,身上带着病毒对孩子很不好。

她不敢耽搁,等着她点头说,“好的,麻烦你了,但是能不能麻烦你门帮我先把早餐给天夏送进去呢?我昨晚跟她一起吃完饭后,她就一直没有进食了,她现在应该饿了。”

“没事,我刚好去查房,我给天夏送过去吧。”护士站的另一个护士主动地跟苏西晨说道。

这个人,她还是挺信任的,比较一直以来这些护士们一起帮着她照顾天夏,她的心里在此刻变得暖烘烘的,努力地挤出微笑,“谢谢你,麻烦你跟天夏说一下我很快就会去找她。”

看着护士将她买的粥带进天夏的病房,她才心安了。

“发烧了,38.5°。”护士将温度计拿出来看了以后,脸上带着对她的关心说道。

“苏小姐,我先给你开点退烧药,尽快降温才好,这样的高烧身体会让你很不舒服。”护士说着就给她拿了退烧药。

“谢谢,麻烦你了。”苏西晨就着护士给她的温水将药吃掉了。

“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好好把自己照顾好才是,要是你的身体不好的话,又怎么好好地照顾天夏呢?”护士看着她很是心疼,真心觉得她很是不容易。

苏西晨听着她的话,点点头,在心里对自己说道,是啊,如今我要是再不好的话,那么还有谁会照顾我的女儿呢?她只有我,我一定要振作起来。

吃了药,药效还没有发挥作用,她又不敢带着病毒去苏天夏的病房,只好听护士的话去一旁休息。

公司里,陆项霖一早就来工作,昨晚他根本就没怎么睡着,心里一直挂记着到底苏西晨会不会同意他的要求。

躺在床上心烦意燥,明明应该是他占据主导地位,给苏西晨三天的时间,只是经过了一个晚上,他就先是熬不住了。

他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不会乱想,顶层的员工们的眼里那个几天不见的工作狂总裁再一次出现。

“完蛋了,才上班,我就知道今天不会是个好过的一天,晚上又该加班了。”

“任命吧,谁让我们拿着比别人多的工资呢?”

病房里,苏天夏小朋友一直安静地在病房里等到中午也都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原本总是挂着笑容的嫩嫩的小脸蛋在这个时候却是苦着个脸。

她已经好多个小时没见到妈妈了,早就想死她了,心里很是难受,护士阿姨不是说了妈妈会很快来陪我的吗?

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傲娇总裁爸比是恶霸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