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2019-08-22 20:04:48作者:笒夏

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是一部很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说,I提供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安想。订婚不过几天,未婚夫劈腿闺蜜。好吧,其实那对贱人在更早之前就暗度陈仓了。要解除婚约,渣男不同意,奶奶更不同意。不同意毛啊,这是她的婚姻。离家出走,邂逅极品美男。什么?他就是堂堂韩氏集团首席!不过和她有半毛钱关系?当然有关系!她是他失忆的落跑新娘……

《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第十五章

第二天,裴钰做了令安想意想不到的事情。

 

 

 

安想下楼吃早饭的时候,竟看见客厅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一身笔挺西装带着墨镜的见状男人。

 

 

 

将两人端详片刻,安想不明白这两个看似打手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家里。

 

 

 

一边喝着牛奶,一只手拿着一块烤面包,安想问对面的安心,“姑姑,他们在家里做什么?”

 

 

 

安心正在往面包片上面涂抹黄油,听了安想的话后抬起头来,她用目光淡淡的扫过那两人之后,脸色颇为无奈。

 

 

 

“昨晚董事长和宁泽熙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今天早上就过来了。”与安想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安心都是唤裴钰为董事长。

 

 

 

昨晚,裴钰与宁泽熙谈话的时候安心被赶回房间,所以并不知道两人谈话的具体内容。

 

 

 

但不难猜测,定是和安想有关的,而现在这两个保镖打扮的黑衣人,也定是冲着安想的。

 

 

 

“宁泽熙?”若不是安心此刻提起,安想几乎是忘记昨晚宁泽熙到家里来过了。安想的记忆不坏,但是对难过的事情她却忘记的特别快。

 

 

 

“嗯,本来我是要赶他走的,可董事长把他留下了。”安心朝安想瘪瘪嘴道。

 

 

 

“安儿,你说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啊?”安心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也不清楚……”安想沉思着道。

 

 

 

因为起得晚,两人早餐结束以后已经是上午的十点。

 

 

 

厨房里,佣人顾阿姨已经在准备中午的食材。

 

 

 

安想窜到厨房,准备偷师学艺。

 

 

 

“顾姨。”倚着门,安想笑嘻嘻的看着那忙碌的身影。

 

 

 

“欸,小姐今天不出门么?”顾姨回头朝安想笑笑,手里头依旧没有片刻的松怠。她在剥蒜。

 

 

 

安想上前欲帮忙,顾姨拦下,“这蒜剥了指甲疼得厉害……”

 

 

 

“没事。”安想绕过顾姨,依旧拿了旁边的蒜一起剥了起来。

 

 

 

顾姨在这个家里已经十年多了,几乎是看着她长大的。在这个家里,顾姨就好比她的奶奶,而安心,则像是妈妈。因而安想从来不觉得自己与正常家的小孩少了什么。

 

 

 

“今天午饭做什么?”安想一边熟练的剥着蒜,一边问。

 

 

 

安想从小就喜欢跑到厨房给顾姨帮忙,虽然每次顾姨都拦着她,但她却拗不过她,便只好任由着她了,所以厨房洗菜剥蒜什么的,安想是再熟悉不过的,但是她就是不会做菜,可能是她的八字和厨房犯冲,只要她一碰那些个锅碗瓢盆,那便会是一场世界大战。

 

 

 

中午,裴钰没有回来。顾姨给她打过电话,她说是公司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所以不会来了。

 

 

 

裴钰回不回来安想觉得无所谓,反正她们两个人就算是共处一室也都是习惯忽视彼此的。

 

 

 

不经意的又瞥见那站着始终一动不动的两个黑衣男人,安想心里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感受。

 

 

 

她的奶奶什么时候这样的‘关心’自己了,这样的方式倒真让她感动得要掉眼泪呢。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安想的目光又不自觉的往那笔直的站着的两个黑衣人扫去。

 

 

 

安想腹疑,他们这样站了好几个时辰了就不会腿酸吗?她又不会跑了,没必要那么警惕吧。

 

 

 

今天早上,不管走到哪里安想都能感受到他们两人贴在自己背后的目光。说实话,安想很是不爽,就好像自己是犯人,时时刻刻的被人监视着。

 

 

 

但现在,安想却开始同情他们了。

 

 

 

她由衷的感慨,干这一行可真不容易。

 

 

 

虽然发自内心的不喜欢他们,但由于骨子里的善良作祟,安想喊他们道,“那谁,你们饿了就过来吃点东西吧。”

 

 

 

两人没有回答,墨镜之下,安想看不见他们的眼神。

 

 

 

“倒是敬业,怕我投毒啊。”将两人未动,安想瘪瘪嘴,小声的嘀咕着。

 

 

 

对面的安心却竟然笑出了声。

 

 

 

“姑姑,你笑什么?”安想费解的看着安心,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哪里还是昨晚窝在她怀里的无助小女孩。

 

 

 

“他们啊,还真的是怕你投毒。”安心说着,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安想竟无言以对,好吧,她的好心当做喂驴了,爱吃不吃,由着他们饿死去。

 

 

 

因为不上班,安想的下午依旧无事可做。

 

 

 

已经在房子里呆了近一天了,百无聊赖的安想想出门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可她不过刚靠近门,还没有伸手去拉,那两个黑衣人已经神速般的窜到了她的面前,将她的去路挡了个严实。

 

 

 

安想无奈极了,“我只是出门透透气。”

 

 

 

“不好意思,董事长吩咐安小姐只要呆在家就好。”其中一个男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安想觉得可笑,裴钰这是将她禁足了。

 

 

 

气冲冲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安想嘭的用力摔上房门,那个声音任谁都知道这位大小姐火了,可是楼下的两个男人依旧面无表情。

 

 

 

“啊!”安想几乎要暴走,“气死我了!”

 

 

 

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安想气呼呼的拨通宁泽熙的号码,这个害得她门都不能出的罪魁祸首,他到底都跟奶奶说了什么。

 

 

 

“喂?”电话被接通,宁泽熙的声音懒洋洋的,应该是午睡被她给吵醒了。

 

 

 

“宁泽熙,你到底有完没完!”安想掐着腰对电话那端怒吼道。

 

 

 

“我没明白安小姐的意思?”宁泽熙装聋作哑,安想却听出他语气中难以掩饰的愉悦。

 

 

 

“你昨晚到底跟她说了什么!”此时此刻,安想已经问候了宁泽熙的祖宗八辈儿。她甚至暗自庆幸这,幸亏自己和这个人解除了婚约,她原来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这么个阴险狡诈没皮又没脸的败类中的极品。

 

 

 

“嗯,让我想想。”宁泽熙似乎存心要与安想过不去,安想越是着急,他就越是慢吞吞的不言语。

 

 

 

“我警告你宁泽熙,你早就没有资格干涉我的生活。”安想冷冷道,那语气几乎要把方圆里能触及的事物都结冰。

 

 

 

“我会让你发现,这不是你能说了算的。”宁泽熙丝毫不受威胁,反而啪的挂断了安想的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安想肺险些被气炸。

 

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第十六章

“宁泽熙,你人渣!”安想握着手机怒吼,她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将宁泽生撕成一片一片。

 

 

 

安想是个高傲的人,她可以原谅宁泽熙不爱她,却无法原谅他的诬陷与诋毁。

 

 

 

两人如今已是覆水难收,安想不明白宁泽熙为什么还要苦苦纠缠,处处逼她,他是对她尚存一丝眷恋还是因为太过痛恨。

 

 

 

安想烦躁的将自己的身体扔在床上,眼睛失神的看着天花板。

 

 

 

四周极安静,只听得见楼道上的古钟有节奏摆动的声音。

 

 

 

伸手摸到了床头的遥控板打开电视,安想竟然看见了宁泽熙和裴钰。

 

 

 

他们怎么一起上电视了?

 

 

 

“近日,安氏继承人与宁氏皇太子的恋情受到各方媒体的广泛关注……”

 

 

 

听着电视里播报的声音,安想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视线紧盯着电视里出现的宁泽熙和裴钰。

 

 

 

“安董事长表示,前期女方单方解除婚约是不作数的,那是一气之下的决定,如今双方误会已经澄清,婚期将如期举行。”

 

 

 

看着与宁泽熙表现极为亲近的裴钰,安想浑身冰冷。

 

 

 

裴钰为了安氏什么都可以牺牲,其中当然也包括她向来不用正眼看待的安想。

 

 

 

安氏如今声名依旧,然而内里却已经空亏,从安想父亲发生意外的那一刻开始,安氏就撑不下去了,是宁氏顾及与安家多年的交情一直暗中相助着,否则,安氏不可能撑到现在。

 

 

 

所以,裴钰为了不得罪宁氏打算牺牲她。

 

 

 

安想握着遥控板的手指,关节森白,她眼神冰冷,用力的将嘴唇抿成一条线。

 

 

 

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和宁泽熙结婚的,这辈子都不会。

 

 

 

关掉电视,她猛力的拉开房门。那两个黑衣男人一只守在门口,安想凉嗖嗖的瞪了他们一眼飞奔下楼。

 

 

 

安想的速度多快,他们的速度就有多快,总之,他们很是尽职尽责的寸步不离。

 

 

 

下楼以后,安想冲大门去,那个男人又拦在了她的面前。

 

 

 

“让开!”安想已经在怒火边缘,她不想殃及无辜。

 

 

 

“非常抱歉,董事长……”男人话未说完,安想一个过肩摔将男人扔在地上。

 

 

 

趁此机会,安想以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两个男人对安想穷追不舍,眼看就要被追上,安想十分懊恼。

 

 

 

这个时候,岔路口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驶来,安想索性拦下那车,然后钻了进去。

 

 

 

“快走!”此刻安想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要被抓回去,所以匆忙间,她竟也未认真的看身旁开车的人。

 

 

 

从后视镜里看着那两个黑衣男人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安想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神经极度紧绷又忽然放松以后,安想才感觉长时间缺乏锻炼这一路跑来险些要了她的小命。

 

 

 

“谢谢你啊。”安想扭头对那人说了句。

 

 

 

“安小姐客气了。”萧恒微笑着道。

 

 

 

觉得此人莫名眼熟,安想仍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问道,“我们之前见过吗?”

 

 

 

“见过的。”萧恒说话语气十分恭敬,但安想听来却觉得有些别扭。

 

 

 

“我就说嘛,可是,是在哪里来着?”安想挠挠头作认真回忆状。

 

 

 

这时候,身后有细碎的响动,安想狐疑的回头,被吓了一大跳。

 

 

 

韩孝默不作声的坐在后座,手里拿着一个ipad,神情十分的专注。

 

 

 

“你……你……怎么在这?”安想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用手指着韩孝的同时双眼瞪得比铜铃都大。

 

 

 

韩孝头也眉头,淡淡道,“我一直在,是你没有注意。”

 

 

 

呃……

 

 

 

好吧。

 

 

 

安想悻悻然的收回手指。

 

 

 

车子停在韩氏的大楼底下,萧恒下车,安想便也跟着下车。

 

 

 

可她双脚刚沾地却又猛地缩了回来。

 

 

 

因为她发现自己因为太过匆忙,出门竟穿着家居拖鞋,而且还只有一只。

 

 

 

想来另一只是在路上跑丢了。

 

 

 

“安小姐不下车吗?”萧恒询问,依旧是面带微笑。

 

 

 

“那个……”安想颇为尴尬,看看萧恒,又看看后座的韩孝,脸红到了脖子。

 

 

 

“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安想别扭的开口,脸上的笑容极其的不自然。

 

 

 

“安小姐请说。”萧恒依旧保持着风度翩翩的绅士风范。

 

 

 

“能帮我去买双鞋子吗……我的鞋子弄丢了一只……”安想觉得丢脸极了,一边说着,一边将脚往座位底下藏。

 

 

 

“没问题。”萧恒一边应着,一边替安想关上车门,脸色与之前无异。

 

 

 

这让安想懊恼,是自己过于的紧张了。

 

 

 

“总裁。”萧恒转身到另一边替韩孝拉开车门道。

 

 

 

韩孝收起ipad却并没有马上下车。他将身后的一个公文包递给萧恒,说道,“把这个拿上去。”

 

 

 

萧恒会意的点头,接过公文包重新关上了车门。

 

 

 

看着萧恒转身欲离去,安想眼泪汪汪,和韩孝呆在一起压强太大了,她会没命的。

 

 

 

似乎是听见了安想的心声,萧恒忽然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似说,您自求多福吧。

 

 

 

萧恒走后,车上的氛围十分诡异,安想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韩孝没有反应,再咳……光荣的被口水呛到。

 

 

 

其实安想的骨子里觉得自己挺莫名其妙的,她跟韩孝才见过几面而已,却感觉相识很久,而且面对他会莫名的心虚,就好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似的。

 

 

 

她不能这么怂,安想在心底为自己打气。

 

 

 

当安想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转头去看韩孝,话刚到嘴边却看见韩孝正握着手机与人通话,而且表情严肃。

 

 

 

“处理不好就不用来见我了。”安想听见韩孝对着电话讲,声音不大却威慑力十足。

 

 

 

安想拍着胸口,替电话那端的人默哀。

 

 

 

大概五分钟左右韩孝结束了通话。

 

 

 

安想没敢回头看他,只小心翼翼的从后视镜里窥视着,恐自己会无端变成被殃及的池鱼。

 

 

 

韩孝从后座下来,打开前面的车门在安想旁边坐下。安想用眼睛偷瞄了他两眼抿着嘴不说话。

 

 

 

天知道每次和这个男人相处她都紧张得不敢呼吸。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紧张个什么劲儿,可是就是难以控制。

 

 

 

韩孝稳稳的打着方向盘,车子缓缓驶出。

 

 

 

穿过闹市,车子在一家鞋店外面停下。

 

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第十七章

安想正要下车,韩孝却说,“你在车里等着。”然后自己下了车。

 

 

 

看着韩孝走进女鞋店,安想忽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告诉他应该买什么尺码的。

 

 

 

她朝四周望了望,发现这条街的行人并不多,于是伸手就要开车门,此时韩孝却已经从店里出来,手里还拎着一只袋子。

 

 

 

安想默默的看着韩孝走近,她咬着手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忘记告诉你多大的尺码了……”

 

 

 

韩孝将袋子递给安想没有说话。

 

 

 

安想从袋子里取出鞋子,忽然愣了一下,尺码居然是对的。

 

 

 

“你怎么知道我穿36的鞋子啊。”安想一边弯着腰穿鞋子一边问。

 

 

 

韩孝买来的是一双系鞋带的运动鞋,安想低头系鞋带的时候,车子忽然一震,出于惯性,安想身体向前倾。本以为自己会就这样不可避免的撞上去,胸口却陡生一股力量挡住了她。

 

 

 

可是……那只手的位置好尴尬。

 

 

 

安想脸一红,迅速将身子往后倾。

 

 

 

韩孝却并没有什么反应,他收回手放在方向盘上,稳稳的将车子驶出去。

 

 

 

“谢谢啊。”安想极不自然道。

 

 

 

不知不觉,车子已经在韩氏的大门口停下。

 

 

 

“还没看够?”韩孝忽然作声,安想愣住。

 

 

 

她这才发现自己竟一路上都盯着别人看。

 

 

 

望着韩孝那似笑非笑的神采,安想好想说,其实我不是再看你啦,是你那边窗户的风景比较好看。

 

 

 

好吧,她又在这位大BOSS跟前丢人现眼了。按理说丢脸的次数多了脸皮也就应该厚了才对,为什么自己还要脸红,安想双手捧着发烫的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安想跟着韩孝下车引得不少人的侧目,于是她刻意地低下头,刻意地用手拨开长发遮住脸。

 

 

 

现在是非常时期,她不想再闹出绯闻来,更不想再拉着韩孝上一次头条。。

 

 

 

“韩总,我还有事情要去处理,就先走了,今天谢谢你。”下车后,安想绕到韩孝的跟前道。

 

 

 

韩孝逆光站着,安想抬头看他,他也正看着她。他那双眼睛依旧含着深不可测的光彩,然而安想却从那脸面看见了自己清晰的影子。心头仿佛什么东西被触动,变得柔软了起来。

 

 

 

强迫自己移开目光,安想也不再等韩孝做出回应,只逃也似的窜入人海。

 

 

 

韩孝凝望着她,看她奔入人群,慌慌张张地像受了惊吓,还笨手笨脚的撞了不少路人,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眼底也盛满笑意。

 

 

 

“我说,你这是看着谁傻笑呢?”立扬不知是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边的,听见声音,韩孝眉头皱了起来。

 

 

 

“你来干什么?”韩孝笑意收敛,恢复了一脸的清冷。

 

 

 

顺着韩孝的视线望着,立扬什么也没有看见。但他料定,肯定是那天的那个丫头,也只有她能够融化这座万年冰山了。

 

 

 

“好小子,我都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也从来不见你对我笑过,老实说,是不是谈恋爱了?”从人群中收回目光的立扬一脸坏笑。

 

 

 

“哎,别走啊,谈个恋爱怎么了,还不敢说了啊。”

 

 

 

“是不是那天那个丫头?”

 

 

 

“……”

 

 

 

韩孝没有闲情逸致满足立扬的八卦,在立扬穷追不舍之下,他的大长腿一迈进了电梯,然后赶在立扬跟进来以前摁下了关门键。

 

 

 

韩孝心头还萦绕着安想那张总是爱害羞的脸,想起她每次看到自己惶恐的模样,想起她每次出丑时尴尬的模样。

 

 

 

她,当真一点也不记得自己了吗?真是个薄情的女人。

 

 

 

电梯叮的一声,二十一楼已经到了。

 

 

 

走出电梯,韩孝朝自己办公室去。

 

 

 

办公桌上,有一大堆等着他签字的文件,他在堆积如山的文件面前坐下,神情专注。

 

 

 

“你这人太不地道了!”一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立扬开始控诉韩孝刚才将自己关在电梯门外的恶劣行为。

 

 

 

“有事就说,没事就滚。”韩孝头也不抬地说道。

 

 

 

立扬瘪瘪嘴,兀自的在他对面坐下。

 

 

 

“我确实有事要说。”立扬洋洋得意,连眉毛都上扬了起来。

 

 

 

韩孝停笔,身体靠在椅子上,示意立扬赶紧说,说了就走人。

 

 

 

立扬却故意的要卖关子,“你猜一下。”

 

 

 

作为韩孝多年的好友,他从来不愿意放过任何作弄韩孝的机会。

 

 

 

“猜不到。”韩孝的表情淡淡的。

 

 

 

“随便猜,万一碰上了呢?”立扬不肯放弃。

 

 

 

“你还有一句话的时间。”韩孝面无表情。

 

 

 

“喂,不带这样玩的吧。”立扬抗议。

 

 

 

韩孝不予理会,伸手就要按电话让秘书送客,立扬眼疾手快的阻止,“你小子,我为你操碎了心,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

 

 

 

立扬一边不甚委屈的控诉,一边不动声色的将电话抱进怀里。

 

 

 

韩孝待客方式简直太粗鲁了!幸好自己度量大从不与他计较,否则早就跟他断绝关系了!

 

 

 

立扬在心中数落韩孝这些年对他的种种罪过,越想越心塞,越想越觉得委屈。

 

 

 

那边,韩孝凉凉的声音再次响起,惊得立扬魂飞魄散。

 

 

 

“李莎,立扬现在在韩氏。”

 

 

 

立扬根本没留意韩孝什么时候拨的电话,他的脸色立刻就青了,就像是见了鬼。

 

 

 

“不带你这么坑兄弟的。”立扬一脸气急败坏的模样。

 

 

 

韩孝抿起嘴角,似笑非笑的欣赏着立扬此刻的表情。

 

 

 

僵持不下,终究还是立扬再次的败阵。

 

 

 

“你赢了,你看新闻吧,关于那个丫头的,我得走了。”扔下话,立扬匆忙起身离去。

 

 

 

安想?

 

 

 

韩孝眉头微微的皱起,今天的新闻他确实没怎么留意。

 

 

 

打开电脑,韩孝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

 

 

 

画面跳出,韩孝细看那则报道,脸色一点一点变得阴沉。

 

 

 

关上电脑,韩孝拿了搭在椅子上的外套出门,萧恒正给他泡好了咖啡送来,看韩孝一脸沉郁之色便问道,“总裁,出什么事了?”

 

 

 

“去宁氏。”韩孝背影匆匆,头也不回地道。

 

 

 

“是。”萧恒转身将咖啡递给一个碰巧经过的员工然后快步追上韩孝。

 

第18章开始

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第十八章

韩孝一路直奔宁泽熙的办公室,气势汹汹,秘书拦都拦不住。

 

 

 

工作中的宁泽熙听见有人推门进来微微的抬头,目光落在韩孝脸上时,有片刻的怔忪。

 

 

 

“什么风把韩总吹来了,请坐。”宁泽熙面上带着笑意道,随即起身从办公桌后走出。

 

 

 

“宁总,我依稀记得我们和贵公司有过一个项目。”韩孝慢条斯理的在沙发上坐下,表情清冷。

 

 

 

听这话,宁泽熙神情微怔。

 

 

 

“韩总有话不妨直说。”宁泽熙此时已知,韩孝是来者不善。

 

 

 

“那个项目我预备撤资,违约金按合同履行。”说话的时候,韩孝的神色未有一丝起伏,而那双彰显着睿智的眼睛却清晰的折射出寒光。

 

 

 

“韩总不是与我说笑吧。”宁泽熙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当初与韩氏签订这个合同他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力气,当然了,那时候韩氏的当家人还不是韩孝。

 

 

 

“宁总觉得我像是在说笑吗?”韩孝反问,眼神陡然又冷了几分。

 

 

 

“韩总还是应当好好的考虑才是,那笔违约金可不是小数目。”宁泽熙故作淡定的笑道。

 

 

 

“我说了要支付合同书上的违约金了吗?”韩孝似笑非笑着道。

 

 

 

“你什么意思?”宁泽熙的脸上终究挂不住了。

 

 

 

“我会支付违约金的百分之二十,当然这是私下的,如果宁总想走法律程序,我随时奉陪。”说罢,韩孝慢条斯理的起身,眼神依旧冰冷。

 

 

 

与宁氏的这个项目韩孝早就想了解了,但由于董事会的意见不一所以一直拖到今天。

 

 

 

这个项目怎么说都是不合理的买卖,若非是那个人被宁氏抓到了把柄,又怎么会签订这样的合同。

 

 

 

“韩总这样做是因为安想吗!”宁泽熙也随之起身,在韩孝的身后喊道。

 

 

 

韩孝的步伐顿了一下,没有回答是,更没有回答不是。

 

 

 

“宁氏踩人尾巴用此大作文章的伎俩韩某不忍苟同,仅此而已。”韩孝冷笑着道。

 

 

 

“看来韩总也是明白人。”宁泽熙想着自己手中尚有筹码与之交换,心底陡然而生一股自信。

 

 

 

“既然您也知道这合约背后牵扯了什么人,你就不怕我们公开那件事情对韩氏造成影响吗?”宁泽熙自信满满,他不认为韩孝会冒着两败俱伤的危险解除合约。

 

 

 

“那宁总大可一试。”此生,韩孝最深恶痛绝的便是威胁。

 

 

 

“韩孝,你别太嚣张,你不过就是韩清远的养子,如果要解除合约,你最好让韩清远亲自过来谈。”宁泽熙恼羞成怒,不仅仅是怒韩孝今日的作为,也怒他就是安想闹过绯闻的男人。

 

 

 

背对着宁泽熙,韩孝眼睛微微眯起,满是危险的气息。

 

 

 

他缓缓的转过身来,上下打量着宁泽熙道,“养子?呵,没想到宁总也会听信这些小道消息。”

 

 

 

宁泽熙震了一下,没能完全领会韩孝的话。

 

 

 

紧接着,韩孝又说道,“如果你要找老头子,请便,我无所谓。”然后他转身欲离去。

 

 

 

脚刚迈出去,韩孝忽然又顿住,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转过身道,“对了,忘记告诉你,违约金嘛,我一份都不会付。”

 

 

 

说完,韩孝再不理会身后之人。

 

 

 

韩孝前脚刚走,宁泽熙就怒气冲冲的打了一个电话,大致的内容是要向媒体公布什么。

 

 

 

从宁泽熙的办公室出来,萧恒对韩孝的做法感到忧心,“韩总,这件事老董事长那边……恐怕难以交代。”

 

 

 

“为什么要跟他交代。”韩孝冷着脸,看来是决心下定额。

 

 

 

韩孝从宁氏出来的时候安想正好从一辆车上下来,但她下车后没有立即的离开,而是与司机说着什么。

 

 

 

韩孝走近的时候看到她面色通红,急的都要哭了。

 

 

 

“去看看怎么了。”韩孝对身边的萧恒说道目光却紧锁在安想的背影上。

 

 

 

似乎察觉到身后那道炙热的目光,安想猛地回头,看见韩孝的刹那,她红红的眼睛陡然一亮。

 

 

 

此时萧恒已经到了她的身边,她对萧恒说了句什么,萧恒从兜里掏出钱包递了一张钱给车上的司机,安想这才与他朝韩孝走来。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的?”安想极力的想要掩饰尴尬,但脸上的红云始终任性地不肯消退。

 

 

 

韩孝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没有回答安想的话,而是径直的上前拉过安想的手腕朝停车场的方向去。

 

 

 

萧恒见状,保持着一定距离的跟在两人身后。

 

 

 

“哎……我还有事啊,你带我去哪……”安想话还没说完,韩孝已经将她按进后座,然后关上车门,自己从另一边上车。

 

 

 

“那个,我真的有事。”安想还在试图说服韩孝。

 

 

 

“开车。”韩孝面无表情地对驾驶座上的萧恒道。

 

 

 

引擎发动,安想有些着急,“不是,韩孝,你干嘛这样,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安想还是第一次对韩孝直呼其名。

 

 

 

话说出口以后她才觉不妥,甚至注意到韩孝的脸色阴沉得吓人。

 

 

 

心头锣鼓喧天,安想有些毛骨悚然。

 

 

 

“那个,韩总,我真是有事,你放我下去好不好。”安想双手合十道,那模样可怜兮兮的。

 

 

 

“你就那么想去见那个人?”韩孝冷不丁的回头瞪着她,一脸杀气腾腾。

 

 

 

安想打了一个寒颤,眼巴巴的看着韩孝,呆呆道,“那个人是哪个人?”

 

 

 

韩孝不语,安想却恍然大悟过来。

 

 

 

“嗯,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才行。”一提起宁泽熙,安想的那个气啊就不打一处来,她就没见过这么难缠又不要脸的男人,自己当初到底看上他那点了。

 

 

 

“韩总……”韩孝没有反应,安想伸手去扯他衣袖,韩孝一回头看她吧,她就像是被吓了一跳猛地缩回手无处安放。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韩孝这是在明知故问,驾驶座上的萧恒都快不能忍了。宁氏和安氏联姻在商界闹得沸沸扬扬的他们韩总神通广大非常人能及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关系?”安想怔住。

 

 

 

“没有关系。”安想的脸色沉了下来。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和宁泽熙有任何瓜葛。

 

 

 

“真的?”韩孝用一种将信将疑的眼神盯着安想,脸色却因为安想的这句话而不再那么紧绷着。

 

 

 

“当然是真的,我这辈子都不想和他再有瓜葛!”一气之下,安想几乎是脱口而出。

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第一名媛:首席追缉小逃妻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