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邪王专宠小毒妃(南宫夭夭司马煜)章节阅读

邪王专宠小毒妃(南宫夭夭司马煜)章节阅读

2019-08-13 11:16:22作者:云九

主角是南宫夭夭司马煜的小说叫做《邪王专宠小毒妃》,作者是云九,这本小说主要讲的是:她是将门嫡女,也是狼族最后一人,倾尽全部,助心爱之人登上帝位,换来的是心爱之人与亲妹妹的背叛,连自己的亲生儿女也惨死。一朝重生,回到十四岁,继母亲妹恶毒无情,渣男故技重施,她欲单枪匹马斗恶人。但是,那七皇子,天生桃花眼,迷倒万千少女,腹黑纨绔,却偏偏钟情于她。且看二人携手,如何颠覆万里江山?“要娶我容易,江山为聘。”“好,天下归你,你归我。”

邪王专宠小毒妃(南宫夭夭司马煜)章节阅读

邪王专宠小毒妃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邪王专宠小毒妃第六章 处斩

司马煜点点头,露出狡猾的笑容,“我就知道大人是开玩笑的,我也相信大人一定可以将此案秉公而办,毕竟,我会将大人的今日言行如实上报给我父皇。”

“是,殿下。”县太爷擦着汗,重新落座,开始审案。

原本,他以为司马煜爱出风头,便将得罪南宫夫人这件恶事推给司马煜去做。

没想到的是,司马煜反将了他的军。

“南宫小姐,你方才说的陈管事虐待你这件事,可有人证?”县太爷问。

南宫夭夭道,“庄子上的其他人都可以作证,还有梅子村的百姓,他们经常看到我上山打柴,下地割猪草,临河捕鱼,在溪边洗衣裳,而且,还有几次,我都因为饿晕了倒在路边,还是好心的村民救的我。”

“南宫小姐说的话,我可以作证。”一村民道,“我家娘子还说过,南宫小姐一个千金小姐过得如此辛苦,我娘子还曾给南宫小姐一个窝窝头。”

“大人,我家大小姐说的话是事实,陈管事不仅苛待大小姐,对我们这些下人,也是时常打骂的。”说话的是庄子的一个婆子,长期被陈管事欺负。

“陈管事,你还有何话可说?”县太爷问陈管事。

陈管事是个不讲理的人,无理也要闹三分,“大人,奴婢冤枉啊,南宫夭夭将他们收买了,他们都是坏人!”

“大胆恶仆,还不说实话!来人,上刑!”县太爷一声令下,很快有捕快上刑罚。

陈管事承受不住,终于承认了自己不敬主子,虐待南宫夭夭。

至于陈管事与王二私通一事,是有多人目睹,她绝无脱罪可能。

最后,便是关于陈管事丈夫的事。

县太爷道,“殿下,由于陈管事的丈夫已经死去多年,如今再调查取证都有些困难,下官决定先将陈管事打入打牢,等收集齐证据,再行审理,殿下认为如何?”

司马煜道,“我就知道大人会这么说,所以这件事,我已经替大人办了。”他朝着门口大喊一声,“陈安,带人证!”

陈安带着一灰衣中年男子上堂。

县太爷目瞪口呆。

“大人,这人就是当年卖毒药给陈管事的人,至于其他的,大人知道该怎么办。”司马煜笑容依旧,只不过在南宫夭夭的眼里,他的笑容从始至终都是冰冷的。

县太爷不明白游手好闲的司马煜为何要管此事,难道真的是闲得无聊?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县太爷再不敢有半点偏私。

陈管事看到灰衣男人的时候,就知道,她的死期到了。

县太爷下令,陈管事因为不敬主子,不守妇德,毒杀丈夫,打五十大板,并打入天牢,于一月后处斩。

王二打一百大板,与陈管事同时行刑。

“南宫夭夭,你害我!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陈管事被拖出去的时候,恶毒的诅咒者着。

南宫夭夭安静地站着,微微笑着,一身媚骨皆如霜,让人望一眼,便觉得浑身都似浸泡在冰块里,让人窒息。

她最后跟村长道了谢,在准备返回途中,司马煜叫住了她。

“南宫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司马煜眉眼弯弯。

南宫夭夭,“多谢殿下帮忙。”

“南宫小姐打算怎么谢我?”司马煜笑容灿烂,眸子中一闪而过的亮光,是黑夜的星辰。

南宫夭夭道,“殿下,具体来说,我们是两不相欠。”她行了一礼,然后就往前走了。

司马煜朝着南宫夭夭的背影大声喊道,“南宫小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南宫夭夭背影孤清,决然,在司马煜的眼中渐渐变得模糊,直至消失看不见。

“爷,南宫小姐好像并不想搭理您。”陈安凑了过来,站在司马煜的身边说,语气里充满了同情。

司马煜道,“滚!”

陈安识趣地闭嘴,但是,才过不去不久,他又忍不住开口,“爷,传闻,南宫小姐是妖怪,邪气得很,属下认为,您还是不要接近她为好。”

司马煜眉目一挑,邪魅一笑,“我可是魔王,还怕什么妖怪,再邪气的人,能邪气得过本皇子?”

陈安一愣,苦笑道,“爷,这也是值得自豪的事么?”

“那你以为呢,整个京城,能找得出第二个像你爷我这样的人么?”司马煜问。

陈安如实回答,“自然是找不出来的,不说是整个京城,爷,整个朝天国,也绝找不出像爷这样的第二人个人来。”

“嗯,不错,这话我爱听。”司马煜拍了拍陈安的肩膀,主仆二人出了县衙。

县太爷赶紧唤来师爷,“快点,快点,我要写信到京城去。”

南宫夭夭回到庄子上的时候,才一进门,就见马小四举着刀等她。

“南宫夭夭,你害了我娘,我要杀了你!”马小四怒视着,一脸仇恨,他已经明白,南宫夭夭利用他来对付他娘。

他没有去县衙,觉得丢脸,于是专程在此等候,他要报复南宫夭夭。

小茴立刻护在南宫夭夭面前,“马小四,你敢动大小姐试试?”

马小四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举着刀就向南宫夭夭砍来。

南宫夭夭一个灵巧转身,手脚并用,成功将小茴护在身后,并且将马小四踢飞。

“你娘是咎由自取,她犯的罪,就是死十次也不为过。”南宫夭夭语气冷淡,又不失威严。

“都是你害的,南宫夭夭!你这个贱人!”马小四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辱骂。

南宫夭夭用眨眼功夫就到了马小四的身前,伸手掐住他的脖子,恶狠狠地说,“找死!”

马小四脸色瞬间变得青紫,不停地拍打着南宫夭夭的手。

南宫夭夭道,“我有千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马小四,你的账,我会慢慢和你算!”

她放开马小四。

马小四摔到在地,双手捂着脖子,大口喘着气,眼里满是惊恐,不停地往后退缩。

南宫夭夭不予理会,如今,陈管事一死,庄子上顿时成为了一锅粥。

南宫夭夭召集齐众人,她已经吩咐严婆子,也就是在县衙里替她作证的婆子,将陈管事的财物都拿了过来。

邪王专宠小毒妃第七章 我们以前就认识?

“今日将大家都召集起来,是有事要说。”南宫夭夭前世是即将成为母仪天下的人,那威仪之态,拿捏的是恰到好处。

她快速地扫了众人一眼,那些人神色各异。

“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人曾经为难过我,但是,你们都是听命于陈管事。如今,陈管事死罪难逃,你们也不必再迫于她的威胁而再做坏事,而我也不会再追究过去。”

方才脸上带着恐惧的人闻言,神色放松下来。

南宫夭夭继续说,“但是,如果有人还是不知悔改,要继续针对我,那陈管事便是她的下场。”

众人又开始紧张。

南宫夭夭示意严婆子将东西拿上来,她说道,“这些都是陈管事的财物,我知道她经常克扣你们的工钱,如今,你们将她的这些东西拿去,能当多少银子,便都是你们的。”

众人感恩戴德。

南宫夭夭恩威并施,暂时安抚了大家的情绪,至少有小部分人还是感激她的宽容。

“从今以后,只要你们敬我,踏实干活,不惹事生非,银子自然会塞满你们的荷包。”

“多谢大小姐。”众人道谢。

南宫夭夭觉得严婆子做事泼辣,因为性格豪爽正直,没少挨陈管事的打压,如今陈管事走了,她便让严婆子暂时来管理庄子。

“小姐,今夜我们明明可以去住陈管事的屋子的,严婆已经将那屋子收拾干净了。”小茴看着坐在一旁发愣的南宫夭夭,好奇地问。

南宫夭夭自从重生过来以后,没有睡过一天踏实的觉。

她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闪现的便是司马玄和南宫绾绾狠毒的嘴脸,还有她的一双孩子,最后连“娘”都没有来得及喊一声,便惨死了。

所以,哪个屋子都她都无所谓,反正,她都没有打算睡觉。

“小茴,要不然,你去那个屋子睡,我一个人在这里就行。”南宫夭夭道。

陈管事以前住的屋子,是整个院子里最好的,而南宫夭夭住的屋子,连风都挡不住。

她倒是无所谓,但是,不能让小茴跟着她受苦。

“不要,小姐!奴婢自从懂事,就一直跟着小姐的,小姐在哪,奴婢就在哪。”小茴态度坚决。

“小茴。”南宫夭夭淡淡地喊了一声,这样对她忠心耿耿的小茴,前世的时候,她怎么会轻信南宫绾绾的话,以为小茴真的偷了南宫绾绾的东西?

也是她轻信她唯一的妹妹,南宫绾绾,才让小茴被南宫绾绾给活活打死了。

“小姐,其实这里也挺好的,只是到了冬天,这里太冷,小姐的腿会疼。”小茴心疼地说。

有一年冬天,南宫夭夭出去干活,在冰天雪地冻了三天,险些冻死,就留下了每逢冬天腿就会疼的后遗症。

“小茴,今年冬天,我们会在京城。”

“啊!”小茴无比惊讶,“小姐,您是说将军和夫人会来接我们回京城去?”

南宫夭夭点头。

“太好了,将军和夫人终于想起小姐了,等小姐回到京城,就再也不会受苦了。”小茴兴奋道,随即,她神色一暗,觉得有些不对,“小姐,您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将军和夫人来信了?”

“他们是被迫来接我们的。”南宫夭夭轻笑着。

“被迫?”小茴不明白。

南宫夭夭道,“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的。”

主仆二人的话,一句不落的落入到屋顶,那黑衣少年的耳中。

黑衣少年,便是司马煜。

他只是好奇南宫夭夭回来以后,会如何收拾这烂摊子。

显然,南宫夭夭的能力已经超出他的预料。

正当他准备离开时,他发现有一人鬼鬼祟祟地朝南宫夭夭的屋子靠近。

与此同时,南宫夭夭也发现了外面的人,同时,她还发现屋顶有人。

显然,屋顶的人不知道何时到来的,武功不再她之下。

她示意小茴大声说话,然后轻轻打开房门,飞身上了屋顶,看到的是司马煜正准备对院子里的马小四动手。

“南宫小姐,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司马煜笑脸盈盈,丝毫没有因偷听别人而被发现的尴尬。

南宫夭夭眉目一皱。

司马煜在说话的同时,手中的瓦砾已经飞向了马小四。

马小四惨叫一声,然后飞快逃走了。

“我帮了你,你也不说声谢谢?”司马煜一副邀功的模样。

南宫夭夭盯着司马煜的瞳目,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纨绔皇子,怎么也无法和她记忆中,那一身铠甲,英姿勃发,不灭强敌誓不归朝的七皇子相重合。

“我并不需要你的帮助,还请不要插手我的事。否则,我的嘴不牢,说不定就将给殿下包扎伤口的事说出来了。”

“南宫小姐这是在威胁我?”司马煜笑着问。

南宫夭夭一本正经,“是的。”

司马煜一愣,随即笑得更灿烂。

据陈安查到的消息,南宫家的大小姐天资愚钝、笨拙鲁莽、胆小懦弱。

但是,眼前的南宫夭夭,胆子大得很,竟然敢威胁他,无所畏惧,行事却很谨慎,从她的言行看出,她将自己的情绪掌控得很好,这样的女子,哪里是天资愚钝,简直就是聪慧过人。

“南宫小姐,我知道你不会说的,因为南宫小姐是个聪明人。”

南宫夭夭看着司马煜突然认真的模样,夜风吹拂着他的披风,漆黑的夜色也掩盖不了他的风华,那桃花眼里的邪魅,仿佛能看穿她的心思。

她知道他话里有话。

南宫夭夭道,“多谢殿下夸奖,但是,我敢做,便敢当,与是否聪明无关。”

司马煜道,“南宫小姐,京城的复杂远远超过这个小小的庄子,甚至是梅子村。南宫小姐回到京城可能就没这么幸运了,那里可没有正直无私的村长相帮。”

南宫夭夭神色一寒,司马煜果然是早就到了,且还听到了她和小茴的说话。

她嘴角微勾,如一块冰飞入水中,溅起水花。

“殿下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

司马煜一怔,他觉得南宫夭夭已经看穿了他的伪装,那种感觉,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便是如此。

“南宫小姐,我们以前就认识么?”司马煜问。

南宫夭夭已经转身,准备下屋顶了,她闻言顿足,“不认识。”

司马煜一阵失望,但是,眼前那娇小的人儿已经消失在夜色里。

“南宫夭夭。”司马煜轻声唤了一句,然后抿嘴一笑,转身离开。

南宫夭夭躺在床上,听着夜风穿过屋子产生的哭泣声,一夜无眠。

司马煜的话固然是没错的,但是,他又怎么会知道,她不过是一缕刚从京城天牢里面重生的怨魂。

邪王专宠小毒妃第八章 回京

前世,她十五岁被接回京城,半年以后,嫁给司马玄,花三年时间,成为司马玄的利剑,用两年时间,帮司马玄登上帝位。

她在京城生活五年有余,早已对京中局势了如指掌。

今生,她前世的经历就是她最好的武器。

不过,为了做更充分的准备,她还是需要去买一些必备的东西。

过了数日。

南宫夭夭在庄子上受仆人虐待的事情已经在安平县传开了。

京城里,南宫将军府,南宫夫人听着奶娘说着外面的传言,道了一句,“这小蹄子有如此能耐?”

“是的,夫人。我认为,不如我们去将她接回来,放在眼皮子底下,看她还能闹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奶娘说道。

“中秋团圆节到了,就说我们想她了,将她接回来过节。”

“夫人想得真周到,我这就去安排。”奶娘道。

“不,你亲自去,这样才能显得我对她的重视,于外人而言,我还是一个慈母。”南宫夫人道。

“是,夫人。”

梅子村。

南宫夭夭自从重生以后,没有睡过一夜的安稳觉,她必须养足精神,和她的仇人斗争到底。

她没有银子去买药,便欲去山上自己踩些草药。

此时,原本晴朗的天空,骤然乌云密布,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她拿着草药,正准备返回,就在这时,她看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马小四,正举着一根木棍,向她狠狠地打来。

“南宫夭夭,你去死吧!”马小四大声喊道,一脸狰狞,他生性嗜赌,又好色,如今,他没有了娘,便没有银子去赌,去嫖,他恨毒了南宫夭夭。

南宫夭夭猝不及防,身体微微一侧,那棍子还是与她的臂膀擦过,那是敲碎骨头一样的疼。

这一疼,就激起了她内心压抑的仇恨,像是被司马玄砍掉四肢那样,她眸子一红,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孩子倒在了血泊里。

马小四见南宫夭夭样子的很可怕,内心的恐惧加上仇恨,驱使他再次举起棍子,向南宫夭夭打去。

南宫夭夭借用巧力,握住棍子,并反手打在马小四的身上,马小四当即尖喊一声。

“马小四,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南宫夭夭道。

她没有忘记前世因为马小四欺辱她,她去找陈管事告状,陈管事反而将她暴打一顿的事。

她每次上山干活,马小四几乎都要尾随她,上一次便是如此,以至于让她摔下土坎,险些摔死。

今天,如果她再如曾经一样无反抗能力,马小四一定会活活打死她的。

“南宫夭夭,今天遇到我算你倒霉。我看,你不如从了我,这样等我玩够了你,再给你一个痛快,这样你还可以多活些时日。说不定,你将本大爷伺候得好,本大爷还可以不杀你。”

马小四见南宫夭夭站着不动,以为她是被吓傻了,便一步一步紧逼。

南宫夭夭眯着眼睛,满瞳染霜,杀意顿显。

这时,空中一道惊雷突响。

南宫夭夭望着马小四身后不远处的万丈悬崖,她抿嘴一笑,朝着那悬崖处跑去。

马小四不明原因,立即掉头就追,并喊道,“想跑,没门,南宫夭夭,你逃不出本大爷的手掌心!”

南宫夭夭不快不慢,让马小四不至于追不上。

最后,她停留在悬崖边。

“贱人,你跑啊!”马小四双手撑着腰杆,“你越是跑,我越兴奋,哈哈……”

南宫夭夭静静地站着,微微笑着,那是死亡之笑。

马小四觉得南宫夭夭太美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危险就在眼前,立即朝南宫夭夭扑去。

南宫夭夭早就将她站的地方的石头弄松了。

马小四扑过来,她顺势一让,松动的石头垮掉,连同马小四一起带下去。

南宫夭夭望着不见底的深渊,回荡着马小四的惨叫声,露出诡异的笑容,她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

暴雨突至,雷电交加。

南宫夭夭任由雨水泼在她的身上,她仰着头,闭着眼,她觉得天地间独她一人。

她如浩瀚海洋里的浮萍,却想要把那身在皇宫里的司马玄杀死,她得加倍努力,如履薄冰,谨慎行事,绝不能出错。

庄子上的事情处理完了,她也该回京了。

按照时间来推算,京城里来接她回京的人,也应该快要到了。

她将回京的时间提前了,还打乱了很多事情的轨迹,今生,京城又是怎样的一番诡异风云?

突然,她觉得雨停了,抬头一看,头上已经多了一把油纸伞。

当她正准备看向那递油纸伞给她的人时,对方已经离去,只留下一个模糊的青衫背影,背上还背着箱笼,像是进京赶考的学子。

今年科考的日子快要到了。

南宫夭夭记住了那背影,她就要回京了,兴许还会碰到这个人。

她方才杀人的事,也许也被那人看见了,不知道回到京城,是否会遇到此人。

“小姐,吴嬷嬷来了,你算得真准。”

南宫夭夭回到庄子上,小茴在庄子门口等着她,确定她没有受伤以后,才欢喜地说道。

“小茴,从现在开始,你一定要少言,慎言,遇到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南宫夭夭叮嘱道,“这个世界上,目前除了我,其他任何人,你都不能相信。”

“是,小姐。”小茴拍着胸脯保证道。

南宫夭夭点头,她在心里头对自己说,今生有她在,她绝不允许任何人再欺负小茴,这个陪她前世今生的人。

“大小姐,您这是去哪里了?浑身都湿透了?”吴嬷嬷,也就是南宫夫人的奶娘,她一见到南宫夭夭,就心疼地说。

其余的仆人的态度都很恭敬,看来南宫将军府,还是重视南宫夭夭的。

小茴也闪着亮晶晶的眸子,以为她们主仆的好生活就要到来了。

南宫夭夭不着痕迹地将吴嬷嬷的手拿开,“嬷嬷有事?”她是明知故问。

吴嬷嬷道,“大小姐,这庄子发生的事,夫人已经知道了。夫人太心疼了,说没想到大小姐在这里受了那么多苦,特意吩咐我来接大小姐回京去。”

南宫夭夭轻轻一笑,无比的讽刺。

谁不知道,陈管事是南宫夫人的亲信,如果没有南宫夫人的授意,陈管事哪里来的胆子敢这么对待她堂堂一个将军府的嫡小姐?

“好,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南宫夭夭问。

她早已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京城去,去见与她有杀子大仇的南宫绾绾和司马玄。

她要成为他们二人的噩梦,将他们碎尸万段,慰藉她一双孩子的亡魂。

“等雨停了就出发。”吴嬷嬷说道。

邪王专宠小毒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邪王专宠小毒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邪王专宠小毒妃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