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卫若衣厉珏)章节阅读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卫若衣厉珏)章节阅读

2019-08-13 11:09:17作者:萌c

主角是卫若衣厉珏的小说叫做《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作者是萌c,这本小说主要讲的是:前世,她错爱小人,为他背弃夫君,窃取军情,机关算尽,最后却落得个暴尸荒野,遗臭万年的下场。重活一世,她发誓要报仇雪恨,怒斩负心狗!还有就是,好好回报那个被她坑了小半辈子的耿直将军。”夫君“”下去“他沉声道。”夫君~“她勾住他的脖子,喊的更欢。他终于忍无可忍,翻身将人压倒,决定好好振一振夫纲!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卫若衣厉珏)章节阅读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第五章 招兵买马

这边,他们因为这些暗器而心生震动,而临郢关将军府中,卫若衣也没闲着。

她命人准备了笔墨纸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写写画画,熬了足足一个晚上,才终于长长地打了个哈欠。

虽然身体有些疲累,可是她整个人的精神却很是亢奋。

卫若衣把自己写好的东西细细地卷了起来,用油皮纸包得严严实实的,塞进了一根小竹筒里,然后,对着窗外吹起了一声口哨。

她有些紧张,原本只是试一试,却没想到,那道黑影当真似一阵风似的直冲而下,落到了她的臂上。

卫若衣轻抚它的脑袋,“云端,谢谢你还认得我。”

云端歪着脑袋“呱”了一声,算是回应。

怕被人听见,卫若衣赶忙把小竹筒牢牢绑在它的腿上,然后拍了拍它的肩,在它耳边吩咐,“去,把它交给厉衡。不要告诉别人是我给你的,知道吗?”

她边说着,一边往它嘴里塞事先准备好的肉干。

海东青飞快把肉干啄掉,然后“呱”了一声,然后一瞬冲入黑暗,消失了去。

卫若衣看着漆黑的夜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云端送去的,除了一封信,还有一张图,那封信所写,那张图所画对初见之人而言可谓匪夷所思。

因为她所书,是能令雪团燃火之法,而需要用到的,只有特定造型的铜皮桶,还有临郢山下被所有人当做废物的废油。

特定造型的铜皮桶,按照特定的方法,废油加入其中蒸烧,得出来的清澈的油,撒在雪地上,一片雪地都能燃起来,哪怕雪团变成了水,那滩水也能熊熊燃烧不止。

前世,师父把它称之为“鬼火”,她之所以能知道得这般详细,也全都因为师父。

有这“鬼火”在手,即便是鞑子胆敢来犯,即便厉珏和主力军不在,却也不会让他们像前世那般,轻易大开杀戮,险些屠城。

卫若衣几乎不敢去想前世那惨烈的情形,既然,她今生回来了,她便要竭尽所能,替厉珏好好地把这临郢关守住,叫那些蛮夷鞑子,再不敢来犯!

因为昨天自己在城门前那堪称惊世骇俗的壮举,原本就不待见她的折枝觉得她玷污了她的好将军,对她就更不待见了。

听雪对她倒是依旧恭敬,但是归根结底,也都是浮于表面的表面功夫罢了,不管怎么说,她的身份还摆在这里。

卫若衣也不在乎她们对自己的态度,日久见人心,她们终归会对她信服。

春桃那丫头,根本就不是个安分的,见天儿的到处溜达躲懒,卫若衣刚好不想让她在自己跟前晃悠碍眼,索性就更放纵她,她见卫若衣这样,更是没有半分丫鬟的自觉,索性放开了玩忽职守。

卫若衣脑中一遍遍搜寻前世的记忆,酝酿计划,一边也在想着,厉衡看到云端送去的信,不知会作何反应。

事关重大,他们不会置之不理,但是也正因为事关重大,所以他们才会更加慎重,不会轻易相信,势必会亲自查证。

总之,厉衡不会无所作为,他只要有所作为,一切便都好办。

只是,她却不想被这般束手束脚难以成事,但她的身份尴尬,厉珏的人不信任她,她没有立场,没有身份光明正大地去做很多事。

她究竟该怎么办?该怎么把自己知道的传递出去呢?

而这时,她的脑中忽而闪过了一个人。

当天晚上,卫若衣换了一身便衣,趁月黑风高之时,躲过了侍女,悄悄地溜出将军府,轻身一跃朝着奴隶营方向而去。

奴隶营中关着她想要的一个人,这个人,大有用处。

卫若衣来得巧,刚巧碰上护卫换班防守最为薄弱的时候,卫若衣声东击西,把守卫引来,然后趁机溜了进去。

潮湿黑暗的奴隶营透着一股森冷的寒气,迷药吹入,原本的有些异样声响尽数变成沉沉鼾声。

卫若衣凑近那些浑身脏污之人,掰过他们的脸一一查看。

忽地周身出现杀气,卫若衣侧身敏捷一闪,躲过来人一计手刀。

“谁?”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卫若衣只觉一阵冷意从脚底涌上头顶,然后一招招凌厉招数朝她袭来。

卫若衣前世武功超群,今生却终究输在了这副身子上,刚交锋几次便力有不逮。

“文卿。”卫若衣下意识喊了一声,凌厉袭击骤停,果然是他。

“你是谁?”粗嘎的声音再次传来。

卫若衣不答反道,“做笔交易。我带你离开这里,帮你杀了鞑子首领腾施日勒,而这段时间,你为我所用,替我办事,如何?”

漆黑之中,卫若衣能看到文卿那双湛蓝的眸子微微收缩,紧盯着卫若衣,那是猎豹紧盯着猎物的眼神。

卫若衣迎着他的视线,眼神中满是不畏,“我既然敢开口做出这样的承诺,便是心有成算,若是我做不到,你到时候再杀了我也不迟。”

文卿眸色幽沉,半晌,他才收回自己逼视的目光,声音比方才更冷,“记住你的承诺。若你敢食言,形如此鼠!”

只见角落里,正偷食的老鼠吱地一声倒地,没了声音。

离开了奴隶营,卫若衣直接扔给他一瓶药,“凝血丸,对你的伤大有益处。”

这是她在将军府药房里顺来的。

方才交手时她便已经嗅到了文卿身上浓郁的血腥味,这也就是文卿会被困在这里的原因,但卫若衣知道,他被困在此处,也不过是暂时罢了,就算没有她,他也能轻易离开。

文卿接过那瓶药,湛蓝的眼眸顿时又更幽深了几分。

“现在你便需替我办件事,替我到几户人家偷些东西。”卫若衣说完,又看了他一眼,语气略带怀疑,“你现在,行吗?”

那略带怀疑的语气果然引得文卿一声傲然冷哼,“哪些人家。”

卫若衣微不可查地勾了勾唇角,语气平淡道:“兵马指挥司张庭生,千夫长林浩,参将何潇天。”

“偷什么?”

卫若衣吐出两个字,“偷信。”

前一世,那几人便是朝廷的眼线,与朝有书信来往,一直在为朝廷偷偷汇报厉家军的情况。

厉家军被朝廷所忌惮,后来几次被朝廷设计中伤,其中便与他们脱不开干系,厉家落难之时,他们却是节节高升。

这一世,她既有机会重来,便断不会让这样的蛀虫再有可趁之机。

文卿根本没有迟疑,只留下一句话,“明晚这个时辰,在这里拿信。”

说着,那道黑影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第六章 强兵之计

文卿的执行力很强,有了他这个助力,卫若衣便如虎添翼。

第二天晚上,卫若衣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同样让云端把东西尽数送给了厉衡,这,算是她给厉家军送去的第二份厚礼吧。

紧接着,她要送上第三份厚礼了,只是这份厚礼要怎么送,她却还要好生思考一番。

卫若衣想了一天,心中有了主意,当天晚上,她又找了文卿,让他为自己采买了一批东西,给他一天的时间去办。

这一次,她没打算再瞒着他自己的身份,直接让他把东西送到她的房中。

交待好了之后,卫若衣安然入睡。

第二日,卫若衣主动提出要上街,折枝和听雪互相对望了一眼,折枝暗自咕哝了一句“不知道又要搞什么花样”,她说得很小声,可卫若衣的耳力不错,却也是听到了,卫若衣知晓折枝的脾性,便只微微一哂罢了。

她们最后还是给卫若衣添了一件挡风保暖的雪色暖裘,与她一起出了府。

朱雀大街作为漠北城中的主干道,青石铺就的路面平坦开阔,两侧买卖经营的店铺,鳞次栉比,其中往来的人群,丝毫不因今日的飘雪天气有所减少,如常的熙熙攘攘。

卫若衣默默看着与上辈子经历几近屠城祸事之后满目疮痍截然不同的热闹街道,心中对于要好好守护这里的决心更为牢固。

观察到街道上负责巡城的将领已经更换了新的人选,她暗暗表示满意。

看来厉衡的动作相当快,确认她匿名的举报不假之后,已然开始着手布局。

那么,她也可以开始进入下一步了。

探身和紧随身侧的春桃淡淡吩咐几句,她静静看着对方不耐烦地转身融入人流离开。

这个丫头不老实,她不想让这丫头跟着。

同行的队伍,只剩下听雪和折枝,她往前两步走在前面,默默主导领路,一路往前。

听雪不解她的意图,委婉地开口询问,“夫人,不知道有些什么想要添置的?”

卫若衣灵动有神的双眸朝她掠过去,“我只想到处走走瞧瞧。”

话落,继续方向不移地朝着朱雀大街的尽头走去。

直至在巍峨的护城墙前止住脚步,她仰头扫着面前的高大建筑,神色中浮起一丝难掩的黯然。

一路过来,唯有这里和上辈子经历战祸之后的漠北一样,仍是坚固恢弘,将偌大的漠北城紧紧守护。

一晃眼间,她看到了上面的一个身影,卫若衣眼眸微动,看来今天的运气不错。

转身走向旁边的登楼阶梯,她不做二话,准备等上城墙。

听雪和折枝见状,匆匆交互一记会意的眼色便立马闪身在楼梯口将人堵截。下意识的,她们对于卫若衣的不信任演变成戒备的警惕。

“夫人,要去哪里?”听雪率先开口。

“上城墙看看。”

“夫人请留步。”保持着尊卑身份,她恭敬建议。

卫若衣不打算改变初衷,“我想上去看看。”

“这里不是夫人该来的地方,这上面更不是夫人该去的!”折枝拧起眉头,直视卫若衣的目光蓄满戒备。

饶有兴致,卫若衣脱口反问,“哦,这漠北,还有我不该去的地方?”

听雪不答反而下着驱逐令,“夫人,请回吧!”

卫若衣平静得仿佛没有将她的说话看在眼内,复又问,“如果我拒绝呢。”

听雪和折枝不约而同横出一手,堵截卫若衣的去路。

逐一望向两人绷紧的神色,卫若衣五官精致的脸上,眉宇现出一抹不容冒犯的坚韧,淡淡道,“你们,要拦我?”

“夫人,请回吧,漠北还有很多值得看的好地方,听雪可以带你到其它风景更为怡人的景观。”

卫若衣表示明白地轻轻颔首,顿了顿,人却突然腾空跃起,利落绕过听雪和折枝的联手阻拦,将身影稳稳落在二人身后的阶梯上。

难以置信刚刚瞬间发生的异状,折枝和听雪震惊不已地转过身去,背后阶梯上,卫若衣居高俯视,璀璨黑眸闪烁着慑人自信的亮彩。

“你……”折枝恼怒得顿时语塞。

“夫人,执意要上去,不要怪小的不客气!”直接由建议改为警告,听雪第一次对卫若衣没了一开始的忍耐和包容。

折枝和听雪都不傻,卫若衣此番出行,目的明确,几乎没绕任何弯路便直朝此处而来,眼下不顾阻拦强行登楼,分明就是故意要踏足城墙,她的目的,似乎远超想象。

折枝附和进来,亦是疾声道,“对,不要怪我们不客气!”话落,摆出一副准备动手的大动作。

正了正神色,卫若衣不置可否,绝艳的容颜凝神中现出一副高位做主的凌冽态势,厉声质问道,“这就是将军府调教出来的人?以下犯上,目无尊卑?”

“明明是你……”折枝挺身反驳,但是话到一半,又戛然语塞。她心中对卫若衣存有浓烈的不信任,但是碍于两人尊卑身份,她不能毫无根据地凭空捏造不当的说辞。

“我如何?难道,你们俩还胆敢干涉我的事情!”说话间,卫若衣不容置喙的语气,竟隐隐将居于下方的两人压下去。

听雪闻言,眉头拧得更紧。卫若衣刚刚越过阻拦时展现的身手,卓绝而令人惊艳,纵使她与折枝联手强行阻拦,也未必真的能够将人拦下。

与其这样硬碰硬无果,她不如静观其变。

暗暗扯了扯折枝的衣袖,示意对方冷静下来,她委婉地躬身低头,恭敬妥协道,“听雪逾越,万望夫人海涵。”

见状,折枝气愤地咬了咬下唇,挣扎半响,才躬身低头伏低,“折枝鲁莽了,希望夫人不要责怪。”

没有继续多言,卫若衣转身拾级而上,挺直的背影落入听雪的视线,一丝与近来寻死觅活排斥嫁给将军截然不同的气度,微微让她分辨不清,面前的卫若衣,是否是她认识的那一个。

城墙之上,护栏边连串的戍守卫兵抬头挺胸站得笔直,卫若衣顺着连绵蜿蜒的城墙扫视,目光由近及远,一直延伸到尽头的拐角处,再缓缓收回来。

这些就是他手底下训练出来的士兵,站如铁,动如雷,力敌千钧,是保卫国家最为铿锵有力的利剑。

可是,这些都还不够,她要他们变得更优秀,把他们武装得更强大,以抵挡住接下来的重重难关。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第七章 巧言设局

缓步走到最近的一个士兵身侧,视线越过护栏,远眺城外远山,未几,她随意地转过头来,目光落在士兵身后背负的弓箭上。

卫若衣直接伸手,出其不意地把那弓箭抢到了手中,拉弓,搭箭,瞄准,射出。

只听“嗖”一声,出其不意的,那在空中飞过的一只飞鸟被射中,坠落。

她的一系列动作做得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方才那一箭,更是迅捷凌厉,气势万钧。

他们看着眼前这个身手不凡的美貌之人,皆是彻底愣住。

就在大家不明其意的时候,卫若衣却是把手中的弓箭往地上一扔,神色不屑,语气轻漫,“漠北的兵将竟然用着这么糟糕的弓箭,当真叫人大开眼界。”

卫若衣轻蔑的话顿叫众人咋舌,折枝的火气再被点起,可不待她开口,一把清亮有力的女声抢在她之前打插进来,“放肆!什么人竟在这里对漠北军出言不逊!”

卫若衣闻声转过头去,但见一位身穿战甲劲装的女子在三五随从的伴随下大步过来,身形挺直,英姿飒爽。

再看她的脸,浓眉圆眼,秀气逼人,神色肃厉,不是凤岚歌又是谁?

方才,卫若衣可就是看到了她才特意上来的。

那日在城门送行,卫若衣也看到她了的,只是,当时,她满心满脑所想,都是如何替厉珏守城,却是根本无心与她撕扯,这才视若无睹。

凤岚歌是厉珏的表妹,上辈子一心倾慕厉珏,然却求而不得,被她这个程咬金横插一脚。凤岚歌对厉珏的真心求而不得,上辈子的卫若衣却弃如敝履,不知珍惜,凤岚歌为此更恨她。

况且,凤岚歌上一世的结局还那样凄惨,其中难说没有她的缘故。

今生再见,卫若衣对凤岚歌说没有丝毫愧疚是不可能的,何况接下来她要做的事,可能会让凤岚歌想揍她。

虽然卫若衣也不想这样,但此时,凤岚歌却是她执行计划的最关键之人。

卫若衣脸上挂着轻挑不屑的笑,目光带着毫不尊重的审视,在凤岚歌全身上下扫射,成功地把凤岚歌惹毛了。

那日,这女人当众亲吻表哥,她当时就想直接冲上去给她一顿暴揍了,现在,这女人见了她竟然还不知道绕路走?还敢自己往上凑?

嫉妒夹杂着怒火在胸中焚烧,凤岚歌肃容怒道:“你既然不懂,便在房里绣花逗鸟便是,何故来此不懂装懂,大放厥词?”

卫若衣淡淡反问,“凤副将言下之意,是认为我刚刚说的这弓箭说错了?”

“当然!”

卫若衣却不见半分羞恼,反而依旧云淡风轻的语气道:“这木弓,弓身设计,确有略施匠心,选取了适宜的发力弧度。但是制造之法,却是最为就简单的揉木为耒,技艺粗糙单调,未能真正发挥弓箭手的实力。再且,配上这些糟糕的箭矢,简直就是浪费材料。”

听到这等贬低之言,凤岚歌心中更是恼怒,开口之言字字掷地有声,“众所周知,漠北厉家军骁勇善战,所向披靡,手中利剑,弓矢,皆是御敌良器,足够让敌国闻风丧胆,不敢随意侵犯。但是,你却口出狂言,指说这些良器,皆是浪费材料之作,你以为你会拉个弓射个箭就什么都懂吗?你这分明是在散播谣言,误导军心,恶意污蔑漠北军,其罪当属叛国!”

凤岚歌义愤填膺,其他众人看着她也都满腹恼怒,然她却一直神色淡淡,语气更是轻漫而随便,“可我说的都是实话啊,我做出来的弓箭,都比你们这些所谓御敌良器要精良不知多少倍呢。”

此言一出,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可谓触了众怒。

凤岚歌冷笑一声,“军中工匠日以继夜苦心钻研,才研制出来的优异弓箭,射程远达百步之外,杀敌无数。夫人今日这般口出狂言,便不怕闪了舌头?”

任凭凤岚歌如何满腔激愤,卫若衣却依旧岿然不动,四两拨千斤地反问,“我若真实践了我的狂言,你待如何?”

凤岚歌被她的话怔住,一时没反应过来。

卫若衣唇角勾笑,又淡淡问了一遍,“我若真的做到了,凤统领又待如何?”

“你,可敢与我一赌?我若做出了比之更精良的弓箭,凤统领便答应我一个要求,我若做不出来,我便来此当众下跪,向诸位弟兄们为今日所言道歉,如何?”

凤岚歌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名之为自信的光,耀眼而璀璨,分外灼人眼球。

不知为何,凤岚歌心里更像是被堵住了一般,十分的不舒服,她对这个女人的不喜和反感,又添了几分,这种感觉,便好像是集聚了几辈子的恩怨纠葛一般。

凤岚歌锐眸凛然,当即便毫不犹豫地开口应下,“好!”

卫若衣唇角微勾,露出一抹粲然的笑,顿时又是一片众生颠倒。

她看着凤岚歌,像那些调戏姑娘的浪荡公子一般头给她一记妩媚的眼神,“那你可要小心些哦。”

说完这些,她便像来时的那般,施施然地款步而行,在一众人呆傻惊愣的目光中下了城楼。而凤岚歌,早已经气得脸色一片涨红。

接下来的几天,卫若衣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一直到第三天,她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整个人神采奕奕,不见半分倦容。

她的装扮也很是轻便,头上没有梳任何繁复的发髻,而是高高束起,插着一只紫檀木簪子。身上是一件紫色窄袖夹袄锦袍,腰间束着一方琥珀色的革带,黑裤黑靴,整个人显得分外利索,不见半分臃肿。

而她的手里,赫然便拿着一把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弓箭。

听雪和折枝把她带到了演练场,不演练场上围满了人,一看到她,原本还有些嘈杂的现场顿时便安静了下来。

凤岚歌大马单刀地站在演练场中间,前面,便是几十个远近不一的靶子。

她的脸上一派肃容,见到卫若衣之后,脸上神色不觉更冷了几分,眸光往她手上一扫,“要怎么比?”

卫若衣随手指了指身后那群围观的人,“我们点兵点将,任意挑出将士分别用两把弓箭比试,比十轮,哪一组的射程远,命中率高,便是谁赢。”

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