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盛宠之娇妻至上(舒染简薄言)章节阅读

2019-08-12 12:12:35来源:WXB作者:大懒猫在做梦

主角是舒染简薄言的小说叫做《盛宠之娇妻至上》,作者是大懒猫在做梦,这本小说主要讲的是:她与他的接触全然只因一场终生不可能完成的婚礼,而他在一次次人为的偶遇下爱上了她,一步一步将她宠入天际。她曾爱过一个人,他张扬热烈如朝阳,她便倾尽全力去爱他,她花了整个青春爱他,最后却被他弃之如履。都说爱情是炽热的肆意燃烧,而当激情燃烧殆尽之后,她再无力相拥炽热。冷若寒冬的他却让她明白,爱情,是细水长流的存在。

盛宠之娇妻至上(舒染简薄言)章节阅读

盛宠之娇妻至上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盛宠之娇妻至上第六章 不知道是谁

景御凛皱了眉,双眸里的光太过错综复杂,舒染看不懂。

她知道,他要分手,她说什么都无可挽回,她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让他再多陪她一会儿。

多么可笑。

她跟着他,陪他从炽热若阳光的少年变成手段凌厉让人闻风丧胆的凛爷,他宠她,把她从名不见经传的少女捧成当红小花旦。

可是到最后,只要他一句话,她在他心里就什么也不是了。

“今天是我生日,你说过的,我的生日我最大。”舒染默了默,笑得灿烂,一脸的任性,仿佛那段被景御凛宠着的时光从未结束。

她抱着他手臂,揉了揉肚子撒娇,“你得陪我跳舞,陪我喝酒,还要陪我吃饭,你都不知道,我肚子都饿扁了,你看,它都在咕咕抗议了。”

从开口跟景御凛说话起,舒染就没有再看那个女人一眼,仿佛他身边只有她一人。

景御凛难得为难,看向白色连衣裙的女人,似是询问她的意见。

女人放开了景御凛的手,笑得温文尔雅,善解人意,“难得有人邀请你跳舞,去吧。”

真大度啊。舒染心里想。

她倒是挺佩服这个女人,在情敌面前表现得那么大方,还那么善解人意地亲手把爱人推给情敌。

换做她,她可做不到,她的眼里可容不得半粒沙子。

也不知该说她是真的大度,还是有恃无恐。

舒染笑了笑,恍若未闻,攀着景御凛的手臂,一双大眼睛扑闪着,“亲爱的,我们过去吧。”

景御凛正准备走,却被人叫住了。

“你约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如何左拥右抱?”一直安静地站在一边看戏的简薄言冷冷地开口道。

他依旧是面无表情地站着,挺拔而冷漠,任谁也无法忽略他那强大到压迫的气场。

景御凛抬脚向简薄言的方向走近了几步,一手搭上他的肩膀,笑得邪魅张狂还有那么几分痞气,“我这不是想你了嘛,只好以这样的方式见你以解相思之苦咯。”

简薄言一把拍开他的手,“我很忙。”

两个同样骄傲气场强大的天之骄子面对面而立,一刹间世界都突然安静了下来,舞台中心只剩下这两个光芒万丈的主角。

都知道景御凛与简薄言是至交好友,只是没想到他们相处的模式是这个样子。

景御凛说话虽然有些吊儿郎当漫不经心,但其他人都很识时务,知道他们是有事要谈,都以有事为由离开了那块战场。

舒染也不好留下来,松开了景御凛的手,理了理被她弄得褶皱的衣袖,踮起脚尖在他脸颊落下一吻,“你和简总先谈吧,我去找点东西吃,一会儿过来找你。”

心底有些悲凉,从前他谈生意都会主动带上她,谈的内容也从来不会避讳她,一直都是她嫌无聊不想听找借口离开,可毕竟现在不一样了,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了。

舒染本想了个安静的地方坐着等景御凛,她这幅穿着真的不适合在宴会里待着,可她饿得前胸贴后背,只好去大厅找点东西填肚子。

她吃了几块马卡龙,喝了一杯果汁,胃没那么空了,又喝了几杯红酒,然后端了杯威士忌到外面的长椅上坐着吹风。

她还是第一次喝这么高度数的酒,景御凛向来只准她喝红酒或果酒之类度数不高的酒。

舒染听着宴会上的人有说有笑,突然就觉得心酸,她的人生目标没了,今天之后,她该何去何从?她低下头喝酒,尽力用酒压下心底的苦涩。

“你是谁?”

舒染余光瞥见她面前站着一个粉色礼服的女人正一脸怒色地看着她,仿佛是看见了乞丐混进了皇宫。

她是谁呢?

舒染想起以前,景御凛每逢带舒染出去谈生意时,他总会让她骄傲地告诉别人,她是景御凛的女朋友。

久而久之,她也形成了习惯,每次向人介绍时,她总会说:你好,我是景御凛的女朋友舒染。

因着景御凛霸道的主权宣誓,景城上流社会足够有权势的人无一不知道,景御凛性格乖张桀骜不驯,偏偏对舒染却是呵护备至温柔至极。

这一份特殊的温柔不仅让景城的女人妒红了眼,就连临近几个城市的许多人都在好奇

舒染究竟是什么来历,能够让嚣张的凛爷不惜费尽心思一手捧红。

现在呢,舒染有点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她泯了一口酒,掀了掀眼皮看了一眼说话的女人,没有理会她。

宴会上的女人都是穿着各色各样的礼服,只有她穿的是一牛仔裤加T恤,头发也因为奔波有些凌乱,在这样的宴会上确实显得很突兀,别人会注意到她也不奇怪。

“哪儿来的穷酸鬼,混进我家宴会还那么嚣张!”舒染安静的态度倒是拔涨了那女人的气焰,指着她的鼻子就骂,娇蛮的态度里处处是主人家的口气。

这句话说得很大声,离他们不远的很多人都听到了,转过头好奇地看向了他们这边。

盛宠之娇妻至上第七章 你算什么

舒染轻笑一声抬起头,其他人也就看清楚了她的脸,她跟着简薄言去找景御凛的时候,宴会上很多人见到过她,看她现在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

如今很少有人不认识舒染,毫无疑问面前这个女人也认识她。

“舒染。”粉色礼服的女人眼里闪过轻蔑,“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家没有邀请你吧。”

“这位小姐,难道我就不能作为别人的女伴而来吗?”舒染不紧不慢地回道。

“她刚刚跟简总一起来的。”不知是人群中的哪个女人说了一句,这句话说得很有技巧,很容易让人误会,稍加留意就能听得出来,这句话泛着酸味。

舒染低着的头无奈地摇了摇,下次她一定会记得离那个男人远点,不然她不仅是景城女人的公敌,又得成为堰都女人的公敌了。

以前她在景御凛身边也不泛有其他的女人嫉妒,对她百般刁难,他每次都会将那些欺负她的人踢得远远的,一直都把她保护得很好。

但并不代表没了景御凛的维护她就会任由自己别人欺负,她可不是逆来顺受的小白兔。

“你是简总的女伴?”粉色礼服的女人眼里的妒意一点儿也没有隐藏的意思,直直地剜在舒染身上。

方才舒染来的时候她不在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皎皎,舒染是凛爷的女朋友。”倒是她身边的一个女孩拉了拉她道,“你不知道吗,今天原本是他们的婚礼。”

“婚礼?呵。”方才说舒染是跟着简薄言来的那个女人不屑瞥了舒染一眼道,“云琦,别太抬高她了,婚礼已经取消了,刚才凛爷还跟她说分手了,她现在就是个没人要的破鞋。”

有人嘀嘀咕咕在议论,舒染耳尖听到一句‘难怪她会一个人失魂落魄地坐在这里喝闷酒,原来是被抛弃了。’

有几个风流公子哥看着舒染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如今没了靠山的舒染,他们想动她岂不是轻而易举?

从她们的对话里舒染大概猜出这几个女人的身份,一个林家小姐林皎皎,一个云家云琦,另外那一个她还真不知道是谁。

舒染从不是一个会让自己凭白受欺负的人,她勾了勾唇,笑得轻蔑。

“几位小姐,对我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吗?不过你们能否先告知我一下你们的身份?起码让我知道是何方妖怪在对我指手画脚吧。”

她从不是个好脾气的,加之今天心情糟糕,她根本就不想跟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周围发出一阵哄笑,敢情几个女人嫉妒了人家半天,人家根本就不知道她们是谁。

“你才是妖怪呢!”林皎皎是个沉不住气的,听到舒染骂她,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语气刻薄,“你不知道吗,你才是国民公认的狐狸精。”

舒染觉得这个林皎皎的关注点着实有点奇葩。

不过说到她是国民公认的狐狸精这一点,舒染也表示很无奈,谁让她生来就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呢。

“狐狸精个个都是美艳动人,我很荣幸国民认同了我的漂亮,你若是羡慕的话我回头给你一张我的照片,你拿去医院问问医生能不能给你整一张一样的脸。”

她从容而高傲,微笑着站在那里,满身贵气,不施粉黛的脸颊带着天生的妩媚,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间皆是万种风情,比起在座的任何一位身着华丽礼服的千金小姐都惹人注目。

舒染高高在上的态度让林皎皎的两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长得漂亮有什么了不起,还不就是一个低贱的戏子。”

“低贱的戏子都比你漂亮,你不觉得自卑吗?”舒染向前迈了一步,站到林皎皎半米内,抬手捏住她的下巴,“我看以你的底子想要整成我这样也很难,我给你最好的建议是回娘胎重塑,你确实很有必要从内到外好好重造一番。”

言下之意,林皎皎从内到外都没法看。

周围嘲笑的声音更加肆意了,不带一个脏字的话却让林皎皎觉得比听了脏话还难受。

不等林皎皎有其他动作,舒染已经丢开她抬脚往屋内走。

周围不少公子哥都饶有兴趣地盯着她,像是在衡量如何得到这个惹眼的女人。

林皎皎看她一下子就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更恨她抢了她的风头,愤恨地咬了咬牙,眼底的狠意陡增,带着轻蔑的语气,“知道为什么凛爷不要你了吗?”

舒染捏着酒杯的手紧了紧,她当然知道为什么,为了另一个女人,可是当别人在她面前提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她的心还是忍不住地痛。

任谁能在别人揭开自己的伤疤,将自己血淋淋的伤口暴露在那么多人面前的时候还能无动于衷?

她扯了扯嘴角,装作从容地对上林皎皎嫉妒的眼睛,“这就不劳小姐费心了,至少,今天我还是景御凛的女朋友,你还是想想怎么重塑自己吧。”

“嘴硬什么,我可是亲眼看见凛爷对杜若姐姐宠溺有加,在杜若姐姐面前你算什么!”林皎皎不甘心地继续嘲讽,没来由地她就是讨厌舒染从容不迫的样子。

舒染摇晃着手里的酒杯,目光流转在晃动着的液体上。

杜若,原来那个女人叫杜若啊,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和她的人一样,真的很漂亮。

“怎么着也比你强啊。”舒染丢下一句话,抬眸看见景御凛朝她的方向走了过来,没有再理会林皎皎。

朝景御凛走过去,绽放出甜甜的笑容,用软软的声音道,“谈完了?”

“嗯。”景御凛走到她的身边,从她手里拿过酒杯,“染染,我不是说过吗,你酒量不好,不要喝这么烈的酒。”

舒染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就像当年第一次见他,她就认定了他,不顾家人反对想尽办法毅然决然走到他身边。

她向来不是听话的好孩子,但是偏偏她对景御凛的话就是言听计从,以前他不让她喝她便不喝。

而现在……舒染酸涩地想了想,他不会再管着她了啊,可话终究是没说出口。

“我今天就要失恋了,心情不好,还不准我喝呢。”舒染理所当然地抬起下巴轻哼道,然后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我今天要不醉不归。”

景御凛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有一瞬的愣然,这似乎是第一次,舒染在他面前像个叛逆的孩子。

舒染把酒杯放在背后的花台上,抱住景御凛的胳膊撒娇道,“亲爱的,你是在想为什么就不小心被我抢了酒杯,还是在想为什么明明说了分手却又不自主地关心我?”

盛宠之娇妻至上第八章 我们还有以后吗

景御凛低头看去,女孩白皙的脸颊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酡红,衬得她原本精致的脸更加娇美妩媚。

他忍不住伸手轻掐她的脸颊,无奈地笑道,“走吧,不是要跳舞吗?”

身后的一众公子哥看着景御凛对舒染的态度霎时间锁眉猜测起来,不是说他们分手了吗?可是看他对舒染的态度不像是不喜欢了啊。

就连方才大胆出言说在杜若面前舒染什么也不是的林皎皎也有些看不明白景御凛的想法。

舒染挽着景御凛的胳膊走进大厅,此刻她深深地体会到了她的酒量确实不好,因为她已经感觉到周围在晃动,脚下变得虚浮。

景御凛拦住她的腰妓防止她摔倒,手指轻点她的额头,“让你不要喝你不听,以后可不准再这样了,要是我不在你身边可怎么办。”

以后他不在身边可怎么办……以后?他们还能有以后吗。舒染讥诮地笑了笑。

以前有他宠她,她可以肆意撒野任性妄为,但以后景御凛就不是她的景御凛了。

她顿住脚步,转身倏地环住他的腰,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将他抱得紧紧的,忍不住呜咽,“可是以后你都不在我身边了呀。”

景御凛听她的话也是一顿,他回手轻拍她的肩膀,安慰她,示意她放开,可是她的双手抱得愈发紧。

像极了小孩子做梦时梦见有人抢手里的糖果,害怕被人抢走所以死死抱住不放开的样子。

他就那样任由她抱着,他能感受到他的胸膛上落下的滚烫的水滴,烫得他不忍心把怀里的女孩推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孩像是平静了,松开了他,抬起那张娇柔惹人怜爱的脸,眼底清明,向他伸出手,仿佛刚才躲到他怀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害羞,“亲爱的,我能邀请你跳支舞吗?”

景御凛摸了摸她的脑袋,张扬地一笑,“怎么能让女孩邀请呢,自然是该我邀请你。”

随后他站在她面前做了个绅士的邀请动作,“亲爱的染染,我能请你跳支舞吗?”

舒染把手放进他的掌心,他牵起她的手,向舞池中央走去。

她的心在颤抖,她多想告诉景御凛说,他知不知道,他对她越是温柔,她就越舍不得他。

宠了自己三年的男人突然为了另一个女人抛弃自己,她怎么能甘心,他自始至终也不相信,景御凛是那样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

“今天的一切真的让我猝不及防。”舒染自嘲似的说道,“本以为今天过后我就是你的景太太了,没想到到头来却成了前女友。”

灯光闪烁,他们随着音乐起舞,舞步默契优雅,娇柔的女孩在张扬的男人怀里显得异常娇小,她微微抬起下巴,灿烂明亮的目光落在他坚毅的下巴,嘴角始终噙着甜甜的笑。

她像是几年前那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步子欢悦如林间的鹿饮了溪水,她像是在与情人不舍告别的雕儿,悲伤却高傲。

景御凛微微低头,眸光落在只到自己肩膀处的女孩,幽深似海的双眸有一刹的动摇,里面的星光最终还是沉了下去,“对不起,染染。”

“对不起什么?”

“我答应过宠你一辈子,却要食言了。”

舒染不为所动,双眸平静得近乎沉寂,像是开玩笑般,“如果你觉得对不起我,那就收回分手的话啊,明天我依旧是你的新娘。”

她不是说着玩的,她是真的希望,他真的可以收回那两个字,但她也清楚地知道他是绝对不会收回那句话的。

他说出分手两个字的时候她真的很想大声质问他为什么,但她那可怜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在公共场合失态。

“染染……”景御凛无奈唤她。

舒染停下舞步,挽着他走到一旁,从路过的服务生那里端了两杯伏特加,一杯递给他,一杯自己喝。

“我一直觉得分手的时候问‘为什么’这个问题特别矫情,我看不起那些问这个问题的女人,可真轮到我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非问不可的问题。”她倒了一大口酒进胃里。

舒染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她觉得她是天生高傲的公主,可以爱得轰轰烈烈,也可以走得潇潇洒洒。

可真到了转身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脚那么沉重,她这个骄傲的公主败在了爱情里,败得一塌糊涂。

“你是为了那个叫杜若的女人跟我分手?”

即使她已经猜到他为什么要与她分手,她还是忍不住想要亲自从他口中得到确认。

“对。”景御凛毫不掩饰,大大方方坦荡。

“她比我好?你觉得我不够她爱你?还是你爱她胜过爱我?”舒染的心里早就堵了一口气,这下她索性全部问出来,“为了她你不惜伤害我?”

景御了耐心地解释,“染染,她是我最爱的女人,几年前她突然失踪,后来我的人查到堰都疑似出现过她的踪迹,于是我到堰都寻找她的下落,但我没有找到她,偶然遇见了你,你知道吗,你的眉宇间和她很像。”

她的眉宇间和杜若很像?

舒染自嘲地笑了。所以,杜若是他的真爱,而她就是个替身?

他说他爱杜若,舒染这时候才猛然想起,景御凛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一次‘爱’这个字。

曾经有好几次,他看着她温柔缠绻,却有悠远缥缈,像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的影子,她以为那是她的错觉……

“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是那么一秒钟的念头。”

“没有。”没有任何迟疑的回答。

舒染心底猛然沉了下去,声音也有些有气无力,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还是带着期待的,现在这份期待彻底地烟消云散了。

原来一直以来,是她自作多情地以为景御凛足够爱她,事实上,他确实足够宠她,但他不爱她。

舒染将杯子里的酒全部倒入口中,知道答案她还亲手拿刀在原本还在淌血的伤口再刺一刀,痛的终归只有她自己罢了,她可真是蠢。

她拦下了服务生想要再拿一杯酒,景御凛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挥手让服务生离开了,对舒染沉声道,“染染,你醉了,不能再喝了,我让人送你去酒店休息,明天送你回景城。”

盛宠之娇妻至上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盛宠之娇妻至上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盛宠之娇妻至上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