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陆北辰陶洛]小说独家)《天师夫君欺上身》在线阅读全文

[陆北辰陶洛]小说独家)《天师夫君欺上身》在线阅读全文

2019-08-08 18:26:53作者:马灵灵

天师夫君欺上身小说在线全文阅读,主角陆北辰陶洛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天师夫君欺上身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马灵灵是如何刻画的。天师夫君欺上身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讲述了:因为贪图钱财,我进入苏州首富陆家,嫁给植物人陆家大少爷陆北辰为妻,本以为可以熬死这个病秧子拿钱走人,不料在陆宅却发生了各种诡异恐怖的怪事!而陆北辰却突然醒来!原来他还隐藏着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随着...

[陆北辰陶洛]小说独家)《天师夫君欺上身》在线阅读全文

天师夫君欺上身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四章吴不知

“吴不知”这个名字,还是从我叔叔口中得知的,吴不知只是一个诨名,他原来的名字太过普通,被人遗忘了而已。

我对叔叔说起吴不知来到苏州的消息,他惊讶得睁大了眼睛,然后准备提上鞋去找吴不知,正好落了我和陆北辰的下怀,我们也要去找吴不知的。

在江湖里,吴不知是一个有怪癖的人,他的怪癖就在于,谁出的价高,他就给谁摆弄风水,假如有下家出的价码比上家还高,那么他就会心狠手辣的做一个新的风水局压过上家,他就是这么见钱眼开,见利忘义,可偏偏,他是国内公认的风水家第一,也是奇了。

叔叔讷讷的同我们到了龙虎观的外面,据说吴不知就下榻在这里。

说起来,叔叔也和吴不知是老相识了,对此我也没有怀疑,叔叔这个人,一向油嘴滑舌老油条,惯爱和人聊天,交一些狐朋狗友,他认识的人也多,也不稀奇。

我和陆北辰站在门口,让一脸没睡醒的样子的游道长拿了路北辰的名片进去,不一会儿,游道长就出来了,手里是空的,他合掌道:“名片收下了,但人不见。”

“为什么不见?”我在门口站得有点着急了。

吴不知的名头不好听,我也不打算怎么尊敬他。

“不知道。”游道长摇头。

“不见就不是不见,见不见的权利在我,怎么,这里轮到你说话了吗?”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我一愣,换了早先,我就叉腰骂起来了,奈何我们是来求见他的。

陆北辰恭敬的说:“吴先生,价钱好说,能不能见一见?”

屋子里沉吟了片刻,道:“不见。”

擦,都说价钱好商量了,还不见?

叔叔一直没有开口,他敲了敲门,道:“吴赖子,别摆谱,别人都开价了,你还不见,想干嘛?”

屋子里的声音停滞了大概五分钟,犹豫的响了起来,说:“陶闻,是你?“

“当然是我。”叔叔又抬手敲门。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屋子里的声音轻快了起来,但是还是没有开门。

“不就是想要几个钱吗?摆什么谱儿!”叔叔咚咚的敲着门:“你比奥巴马还难请吗?”

“呵呵。”

屋子里的人笑了起来,然后说:“等过了这一阵子,我会见你们的。不过不会在这里的。”

不在这里,又在哪里?

“在江西。”屋子的声音带有了些轻快,道:“陶闻,到时候,我倒要好好的会会你!看你退步了没有。”

“江西?”我和陆北辰面面相觑,不懂得他的意思。

叔叔看我的眼神也是一头雾水,只有陆北辰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到他的手攥了起来,随即松开了,他看了看四周,见游道长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提高了声音,说:“难道吴先生,是要去江西,看我们陆家的风水吗?”

陆家的风水?

此时,我看到叔叔对我轻轻的张嘴,做了一个口型。

那口型的意思我倒是看明白了,是坟字。

这一个字让我汗毛倒竖,吴不知的意思是,要去江西刨陆家的祖坟?

“也不是我故意不见你,只是我来苏州,就是为了风水讲座的事。”

屋子里的声音顿了顿,得意的说:“还有,你们家里的那个风水局可金贵着呢,我得好好的研究研究,到时候见你。”

难道……

我见旁边没有外人,就一个游道长还睡得打呼噜起来,于是用力敲着门,道:“难道吴不知先生,你是打算用陆家的祖坟风水来要挟我们?”

“哪儿敢啊!我不过是个风水先生,看见好的风水局就手痒而已,再者,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就看陆先生有没有这个诚意了。”

把要钱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我还头一次见。

恼了就想踢门,被叔叔拉住了,对我使眼色,那意思还是不要惹这个吴不知。

走出龙虎观来,我对叔叔抱怨:“叔叔,你拦着我干嘛?让我一脚踢开门进去揍他一顿得了,他不是什么好人。”

“他不是好人,我当然知道。要不然他的名字叫吴赖子么?”

叔叔无奈的叹口气,看向陆北辰,道:“你们陆家是惹到他了吗?我看他的口气是打算破你们陆家的祖坟风水局来威胁你。”

我扫了一眼在旁边沉思中的陆北辰。

他停止了思索,摇头,道:“我们陆家没有惹到他。只是,他大概是收了陆南星那边的钱罢了。”

哦,呵呵。

“哦。“叔叔苦恼的抓头,道:“那只有两种方法了,一个就是比那个陆南星出更多的钱,另一个就是彻底打败这个吴赖子。让他别打主意。”

“能用钱解决,最好了。”陆北辰慢慢的摇头。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陆南星和陆北辰这两边都出钱,吴不知就坐着抬价,这不是太不厚道了吗?

想到这里,手痒痒的,就想揍吴不知一顿。

旁边的叔叔似乎是看透了我的心思,拉了拉我,道:“陶洛,可别打什么别的主意,吴赖子心眼坏,手底的功夫可不差。”

他这么一提醒,我心里有点不高兴了,说:“叔叔,我知道了。”

后来,我果然为我对吴不知的轻视而付出了相应的代价,那是后话了。

回到家,气得闷闷的,就想到厨房里自己烧点酸梅汤喝。

把一堆乌梅下锅,那三白眼婶婶就走了过来,神情轻松,捅捅我,递给我一个小药瓶。

“婶婶,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解的看着她的手。

“拿着。拿着啊!”

看我不动手,她急了。

我接了过来,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啊……”她笑呵呵的说:“就是让男人重振雄风的东西啊。”

我:“……”。

陆北辰需要这东西吗?或者是说我需要这东西吗?

“谢谢婶婶的好意了。”我抽搐着嘴角把东西放进口袋里。

婶婶一看我的锅,道:“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蠢呢,你这酸梅汤熬好了,把那药神不知鬼不觉的往汤里一放,给陆少爷一喝,不是正好吗?”

不正好,一点儿也不正好,我熬的只有我的份儿,没有陆北辰的,而且陆北辰也不喜欢甜的东西。

况且,陆北辰在外人面前都是拄着拐杖的病秧子,这婶婶弄了春药来,是打算让陆北辰死吗?

我用了药,他死在我这里,我十张嘴巴都说不清楚,我脑子秀逗了才会觉得她是好心。

见我垂头不语,婶婶拍拍我的手,语重心长的说:“这个,抓住男人的心啊,就得抓住他那方面,再说了,你要是想一直都当这个少奶奶,可不得有个孩子什么的?有了孩子,就有了保障!”

看她嘴角的唾沫,我就想问,这安的什么心?

我定定神,发挥我坑蒙拐骗的神技,睁大无辜的眼睛,道:“可是婶婶,我要是不想一直当这个少奶奶,怎么办啊?看陆少爷这个身体,万一哪一天……”

“啊!”我装着自己失言的样子,说:“婶婶,我说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三白眼婶婶眉头一皱,道:“看你说的这话。好了好了,我就是无意间路过而已,我说完了,该回去了。”

她一转身离开了小厨房,还打了一个哈欠。

无意间路过,鬼才信,谁都知道三白眼婶婶梅若华好吃懒做,那厨房就跟男厕所一样,她从来都不来,这会儿就是存心的,就是我的试探没有效果罢了,看来,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蠢。

端着熬好的酸梅汤回了房,陆北辰捧着笔记本电脑,敲击着键盘。

我把碗端过去,道:“喝么?“

“什么?”他看了看酸梅汤的颜色,大概是误认为这个是中药了。

“酸梅汤。”看他皱起脸来,我就知道他误会了。

“不喝,太甜。”

啧,果然不喝。我咕咚就是一口,然后把婶婶给我的小药瓶递给他,道:“喏。”

“什么东西?”他看了看,大概又误解了,道:“我不用鼻烟。”

“婶婶给我的。”我促狭的笑着,举着瓶子,然后凑近小声的说:“说让你重振雄风。”

陆北辰差点没把手里的笔记本电脑给摔到地上去。

他的眉毛都要飞起来了,瞪大眼睛看着我,半晌才冒出一句话来,道:“你倒是手脚麻利,把这都给收下了。”

“哈哈哈哈哈!”看他这副样子,真是好笑,我把瓶子往他手里一塞,道:“还是陆大少你拿着吧。我可没有那个心让你重振雄风什么的。”

“嘘。说起来,倒是该重振一下了。”他放下了手里的笔记本电脑。

“你的意思是?”我看着他的脸。

他忽然冲我促狭的一笑,道:“她送给你这虎狼之药就是个开始,以后,事儿多的很呢。”

他从一旁的书桌的抽屉里,掏出两个剪成的小人。

我看着小纸人儿,嘴角抽了抽,这人还真是恶趣味,剪了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做好了该做的一切,他拍了拍手,道:“这下子,我们就静观其变好了。”

坐在隔壁的房间里,饶是我修炼得脸皮再厚,听见隔壁那放浪的声音也要坐不住了,陆北辰这法术,还能让纸片人带配音的。

第十五章送他们一份回礼

“来了。”陆北辰和我猫在门边,一起数一二三,一下子冲了出去。

那听墙角的人,顿时被我们撞了一个正着,不是下人房里的三喜,又是谁?

“少,少爷……少夫人……”

“原来就是你这个家伙每天在偷窥我们,你这个变态!”

我忍不住,蹦起来给了他一个耳光。

“你们……你们不是……”这仆人指着我们,颤巍巍的又指指陆北辰的房间。

“我们放的录音。”陆北辰面不改色的,从口袋里掏出了跟手腕粗细的麻绳。

他见状不好,掉头就要跑,被我飞起一脚,直接扑倒在地。

“捆起来。”陆北辰递给我绳子。

我把这偷听的人捆了一个结实,但是看了看还是缺什么,随手从脚上脱了袜子,塞到对方的嘴巴里。

“明天就跟夫人说,不仅赶走你,而且还让你把去蹲局子。”

陆北辰笑着拍了拍三喜的肩膀,这语气平和但是实则是重创他的话,让三喜的脸都白了。

我把人丢到房间里,道:“陆少,你不问问他是谁派来的吗?“

“这种听墙根的下作行为,只能是我的那位好叔叔。”陆北辰看也不看被捆得跟粽子一样的三喜,说:“真是感谢他送给我一份大礼包。”

他接着看向我,道:“我们是不是该给他们一份回礼?”

我一愣,回礼?

“明天解决了他再说。”陆北辰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三喜这个听墙角的人当然在第二天就被赶出了陆家大门,当然,陆夫人也不是一个好惹的,直接把人送去警察局了。

用她的话说:“这年头啊,变态就是欠教育。”

晚上,我和陆北辰就热火朝天的就准备给三白眼婶婶还有娘娘腔叔叔准备回礼了。

不是偷听我们吗?挫挫你们的锐气。

看着陆北辰剪成的小人,我来了兴趣,戳了戳那小纸人,道:“陆北辰,想不到,你还会这么有意思的法术。”

我就没有学过。

“这个嘛?”陆北辰笑嘻嘻的放下了手里的剪刀,道:“就是因为好玩,所以学的,能作弄人。”

“那你也教教我吧。”

先前听他承认是云掌门的徒弟,现在总算见他露一手啊。

“好啊。”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那拉钩。”

我还生怕他反悔呢。

用朱砂把符咒写在小纸人的背上,我瞥了他一眼,道:“你是云掌门的徒弟,那我来陆家,你怎么是植物人的模样一直躺在床上?”

很可疑啊。

“你想知道?”他耸耸肩。

“嗯。”看那脸上的死气,他伪装得那么好,连叔叔都骗过了。

“那是因为我正元神出窍去办事而已。所以才会是植物人状态。”

“哦。原来是这样。”

看着他平静的脸庞,我更加羡慕了。

叔叔教给我的茅山术对付小鱼小虾是够了,可是元神出窍这么高级的法术……唉!

“好了,我们走。”陆北辰也带了促狭的笑意。

两个人偷偷摸摸的,走出北辰苑,到了陆国疆居住的院子里。

在二人的房间外面,我们就悄悄的蹲了下来,把纸人一张一张的放了进去。

这种就是传说中的幻术,用民间来说就是障眼法。

吓唬吓唬这俩不地道的!

眼见在窗户上的影子一个一个的膨胀起来,我们两个都憋着笑,听见房间里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互相看了一眼,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看到梅若华的眼睛底下乌青,而娘娘腔二叔陆国疆比她惨,似乎是磕到了下巴,下巴上一块大纱布。

“你们两个怎么了?”陆夫人开口了。

看两个人面面相觑不开口,我和陆北辰在桌子下面暗暗击掌。

“那个,昨晚做了个噩梦。”梅若华心有余悸的说。

“噩梦,还噩梦呢?大嫂,不是我说,这宅子里有鬼!”

陆国疆此时抓起餐巾就擦自己的眼泪,那样子……我见犹怜?

“有鬼?怎么可能呢?”陆夫人不以为然的说。

“就是。”我插嘴道:“这刚送出去一个三喜,说不定是什么人故意装神弄鬼,夫人,不如我们好好查查吧,作弄人是小,闹出事来是大。”

陆夫人眼睛一闪,点了点头。

陆国疆还是用白餐巾擦着眼泪,道:“大嫂,是真的有鬼!不如我们请道士来作法吧!”

陆夫人把手里的勺子一扔,道:“你难道忘记了你大哥最不喜欢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你自己想请,那惹他生气了,后果自负!”

陆夫人的话说重了一些,眼看这边陆国疆一个大男人眼圈就红了起来,跟受欺负的小媳妇一样,看得我一阵恶寒。

陆夫人大概是见惯了这些把戏,于是别过了头,转移了话题,对着陆北辰说:“北辰,这次祭祖,你父亲要去国外谈生意,所以去不了,你现在身体也好多了,不如这次你去吧。”

祭祖?

“好的。母亲。”陆北辰点头,眨眨眼。

“大嫂,我也去!”陆国疆这个时候舍得放下自己手里的餐巾了,忙不迭的说。

“我也要去。”梅若华的声音嘶哑。

陆夫人的眼睛中一闪而过的厌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

这俩说起来还是陆家的人,不让他们去,可真是不合适了。

吃完饭,和陆北辰当走到院子里,就看到他捧起了手机,然后顺手把拐杖递给我,低声道:“吴不知出发了。”

“出发了?”

“对,他已经去江西了。”

他此时,又接过了拐杖,叹口气,说:“看来,我们也得快点出发了。”

没想到,这么快。

出发祭祖,一大家子人浩浩荡荡的包了车。

只是陆国疆为了防止风沙围的那波西米亚风格的围巾,还有婶婶梅若华头上的遮阳帽,怎么看都不像是祭祖,而是出去旅游的。

江西萍乡。

说起来江西也是一个风水大省,因为江西出了风水界一个千古留名的人物,杨救贫。

在山间的别墅里,我们安顿了下来。

这个地方开发的,就是别墅区,掩映在翠绿当中的白色小洋楼,显得格外的气派。

“吴不知。”我正坐在窗前愣神看着外面的蝴蝶,旁边的人却拿了手机递给了我。

在手机的屏幕上,看到他打出来的字:“吴不知也在这个别墅区,要去看看吗?”

我看向他,拢拢头发,说:“当然要去。”

手里攥了攥,说:“我得把叔叔也叫上。”

这个吴不知,不过是有了些名气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陶洛干不过他,我叔叔是茅山派的人物,难道还干不过他不成?

清幽的别墅,我和陆北辰被一个面无表情的人引到了院子里。

早上的风有些寒,我穿了一件风衣,而陆北辰还是照旧穿着他的披风。

“主人说要见你们。”面无表情的仆人对着我们说,然后打开了房门。

我看着那面无表情的仆人远去的身影,说:“怎么看这人直勾勾的,连膝盖都不打弯。跟死人一样。”

“嘘。”陆北辰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我小声一些。

刚走进内室,我头一偏,一个东西就擦着我的头发飞了过去。

惊魂未定之间,也看到那玩意儿像个青花瓷的碗,但是实际上却是镇魂器。

这不就暴露了是他镇了陆楚楚的事吗?

“你干什么?”我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嗯?”吴不知本来坐在写字桌前,他一歪头,眼睛里射出精光,小头小脸的样子,透着精明。

“吴先生,我来……”

“不用说了。”吴不知举手,道:“陆少爷,你能出多少钱?”

“五百万,怎么样?”

五百万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了,但是吴不知只是哼了一声,说:“陆少爷,都知道你们陆家是苏州首富,怎么,就这么打发叫花子?”

五百万做个风水,在富豪大家也是大手笔了。

吴不知摆弄了一下写字桌上的花鸟笔筒,道:“你知道,人家出了多少钱吗?”

“多少?”我抢先问了出来。

“这个数。”吴不知眯起眼睛,伸出五个指头。

“五千万?”我叫了起来。

只有可能是这个数字了。

陆北辰似乎也没有想到这个数字这么大,也愣住了。

“我就不明白了,破了陆家的风水局对陆南星有什么好处,他也是陆家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脑子进水了吧?”我愤愤的说。

五千万?陆南星怎么这么有钱砸?

“NO,人家说的,只是要你陆家长房的风水。”

陆家长房,就是陆北辰呗。

“不过,您要是现在加个价,我说不定就可以收手。”

吴不知脸皮厚厚的说。

陆南星真是用心险恶,为了对付陆北辰,连破坏陆家长房风水的事都使出来了,真是不要脸。

“那你要多少?”陆北辰不动声色的说。

“那,得给我八千万吧。我把这个事给压下去。”

吴不知一张脸上充满了得意,仿佛马上就可以数钱了。

在术法界,在易学,在风水界,见钱眼开唯利是图是大忌,也不知道这个吴不知是怎么混到现在这个地位的。

陆北辰微微一笑,道:“如果我不给呢?”

这次轮到吴不知愣住了。

第十六章人皮稻草人

“小洛,我们走。”

陆北辰也没有和吴不知继续废话,拉着我就要离开。

只见吴不知从写字桌后面跳了起来,大声说:“陆北辰,你可别后悔!”

陆北辰似乎充耳不闻,拉着我继续往外走。

走到了大门处,那看起来奇奇怪怪的没有任何表情的仆人依旧站在门口。

陆北辰却一把伸手拉过了那仆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脖子。

我吃惊的说:“陆少爷,你这是干嘛?“

我看到陆北辰慢慢的把手从对方的脖子上放了下来,有一滴血慢慢被他摁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那仆人顿时就像是被点穴一样不动了。

陆北辰走到他身后,伸手一把撕下了这仆人后面的衣服。

他出手又快又狠,一把就伸进了对方的后背里。

我吓了一大跳,但是随着陆北辰的手动弹,那想象中的鲜血淋漓的场景并没有发生,他的手里拿了一把稻草?

稻草?

我看过去,那仆人背后的身体里,都塞满了稻草!

人皮不过是伪装!

“这是?”

“被利用控制的死人而已。”

陆北辰这么一说,我背后一冷,回头看去,就看到一张人脸迅速的从窗台上缩了回去,是吴不知,无疑。

“走吧。”

陆北辰也不顾那被掏空了身体的假人一下子倒地,道:“走吧。”

“陆少爷,我们不答应他的要求么?”

陆家按说不缺这些钱。

“陆家有这些钱,但是,你没有看见吗?他的胃口太大了。如果我答应了,那么,他的价码只会攀升,他只有贪得无厌。”

对。说的对!

“那,如果他出手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陆北辰叹口气,说:“归根结底,他要对付的人,还只是我。”

我看着他,真搞不懂,这些人为何这么不遗余力的针对他。

我和陆少回到别墅,看到陆国疆和梅若华,正在门口窃窃私语着什么,看我们来,才停止了谈话。

“叔叔,婶婶。”我点头致意。

两个人有些不自然的走了。

我看着两个人的身影,陆北辰的嘴角浮起笑意,道:“看他们的脸色,似乎不怎么样啊。“

“当然了。”最近几天,我们都用剪成的小纸人变成厉鬼,到他们的房间里闹腾,他们能睡好吗?

但是只能说,这俩心怀鬼胎的人,活该。

打着哈欠,穿着练功服的叔叔出现了。他睡眼惺忪的说:“你们两个这么早,去了哪里啊?”

“去见吴不知。”

陆北辰的口气轻描淡写,但是我叔叔就跟被蝎子蜇了一般跳了起来,道:“什么,你们去见吴不知了?”

“是啊。”我想起他那趾高气昂的样子就不高兴:“就一个死要钱的人,气死人!”

“你们答应了他的要求了?”

“没有,而且不会答应他的要求。”

“可是……“叔叔顿了顿,想说什么,被我打断了,说:“叔叔,这个吴不知怎么能这么嚣张的,他真的很厉害吗?比起茅山来怎么样?”

“比起正宗的茅山术来,不怎么样。”叔叔干脆利落的回答:“但是对于这个人,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小人能用的手段,总是出乎你的意料。”

“叔叔,那就多拜托你了。”陆北辰对我叔叔鞠躬道,然后说:“我去准备一下祭祖的事宜。”

“哎,不,不是,陆少爷,陆……”

“叔叔,你不愿意出手啊?”我从自己的口袋里摸了一块糖,慢慢的吃了起来。

叔叔出人意料的摸了摸我的头发,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过看样子也躲不过了。”

祭祖的物品都准备好了。

我们这一行人,陆北辰,陆国疆,还有梅若华,在明显的修葺过的崭新的高坟前面,开始摆供品。

我手里捏着一把花生酥,本来想混在仆人和杂役里面的。

但是却被一个人拉住了衣襟,是梅若华,她眼光闪烁:“这祭祖要开始了,少夫人要去哪里?”

等一下他们要焚香,整个陆家的人要全体跪拜磕头,我可不想磕!

梅若华是陆家的媳妇,可我不是啊!

叔叔拉着一张脸走了过来,道:“小洛,别闹。”

我悻悻的把花生酥一把都塞到嘴巴里。

在我们这些通晓阴阳的人看起来,死比生的事还要大,我这个陆家的媳妇是假的,我可不愿意跪拜跟我没有任何关系的先人。

“小洛!别闹了!”

叔叔又发了一遍话。

我只得咬牙答应道:“好。”

陆北辰在第一排,所以我必须和他并肩而立。

我拿起高香,烧了起来,然后插进香炉里,然后跪在蒲团上拜了几拜。

折腾了一天,祭祖的事结束了。

因为喧闹和折腾,我也有些累了,躺在床上时候就闭上了眼睛,随口问道:“陆少,你说,吴不知会怎么做?”

出人意料的是,陆北辰的回答:“我也不知道。你先睡吧。”

迷迷糊糊的,我睡了过去,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八点钟了。

坐在院子里,和陆北辰一起吃白粥,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

“出什么事了?”外面吵闹得实在是太厉害了,我放下了碗筷。

祭祖,紫桐也跟来了,她匆匆的跑了进来,严肃的说:“少爷,少夫人,外面的人是找孩子。”

“找孩子?”

“是的,据说隔壁的村子里丢了五六岁的小孩。所以他们都吵闹着到我们这里搜人呢。”

紫桐这么说着,挑起眉毛,道:“现在的人贩子,越来越猖狂了,应该下地狱的。”

此时,陆北辰眉头一皱,对紫桐道:“那麻烦紫桐姑娘去打听一下,是丢了几个孩子,具体是男是女?是几岁?”

紫桐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打听这个干什么,我不解的看着他。

碗筷被女佣收拾了,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子,过了五分钟,他站了起来,对守在门口的两个保镖道:“如果村民要进来搜人,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

“陶洛。”他随即转身,道:“你先去休息一下。”

走入房间,陆北辰也跟了上来,脸色相当凝重。

“什么事?”我问。

“希望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我们今晚上可能不能休息了。”

他想象的那样,是什么样?

夜晚降临了,夜深人静。

陆北辰和我,悄悄的出了门。

“去哪里?”他腿长,我尽力跟上他的脚步。

“陆家祖坟。”

这个时候?

在夜晚的笼罩下,陆家的祖坟,有一种诡异的气息。

陆北辰拿着一支超强力的手电筒,对着修葺一新的坟墓上下照射着。

“陆少,你来看!”

我发现,在一处地方,很明显的有湿漉漉的痕迹。是水?

但是似乎不是。

这种味道?尿臊味?

谁在人家坟头上撒尿啊,真不地道!

我嘟囔了一句。陆北辰过来照了照,道:“是尿。”

“嘘。”他把手指头放在嘴唇上,然后从身后的背包中,掏出了一把工兵铲。

他这是要刨坟吗?

一下,两下,我如愿听到了青砖碎裂的声音。

而出人意料的是,那被砸出的洞口,我伸手探过去,却只抓住了软绵绵的东西,心里有一阵诧异,这是什么?拖出洞口,我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我拖出了半个洞口的,是一双腿。

这双腿,属于一个五岁的孩子。

“这是什么鬼啊!”我差点就叫了起来。

我松了手,陆北辰却把尸体拖出了坟墓。

陆家的祖坟的样式,就好像是一只大鸟张开了双翼,两边的双翼保护了主坟,发现了孩子尸体的地方,就是双翼中的一翼。

“陶洛,另一侧。”

陆北辰的话,让我顿时毛骨悚然起来,这么说,不仅仅是这一侧有尸体,而是另一侧,也有!

果然,在双翼的另一翼也发现了尸体。

两个孩子的尸体,一男一女,身上的衣服都被剥光了,没有任何外伤,全部是因为窒息而死。

他们,是活活被塞进里面,缺乏氧气而死。

是谁这么残忍?

“吴不知。”陆北辰喃喃自语。

“居然是他?”我瞪大眼睛:“陆少,我们该怎么办?”

这两具尸体在这里,如果惹起人的注意,就麻烦了。

如果报警,也不妥,让人知道,丢失的孩子在陆家的祖坟里出现,那么,陆家也别想有安宁了。

“我们把孩子的尸体还给孩子的父母吧,其余的,让孩子的父母去做。”

“啊?”

把孩子的尸体还给父母,让孩子的父母报警,可是我们怎么去还?

陆北辰把手指头放在嘴里,吹了一声口哨,我听到空中翅膀扑棱的声音,一只猫头鹰不知道从哪里飞了过来,落在一旁的树枝上,目光炯炯的看着我们。

陆北辰点燃了自己手中的符咒,两个孩子的尸体顿时就像是诈尸一般,从地上顿时蹦了起来,我差点又一屁股坐地上。

两个孩子的尸体就这么直愣愣的站了起来。

陆北辰看了看这两个直立起来的尸体,似乎有些不满意,他把自己身上的披风脱了下来,一撕两半,裹在了两具尸体的身上。

他掏出了自己身上的铃铛,然后双手做剑指,道:“起!”

天师夫君欺上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天师夫君欺上身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天师夫君欺上身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