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修晓羽陵越]小说独家)《BOSS脑子有坑》在线阅读全文

[修晓羽陵越]小说独家)《BOSS脑子有坑》在线阅读全文

2019-08-08 17:48:02作者:白马笑西风

BOSS脑子有坑小说在线全文阅读,主角修晓羽陵越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BOSS脑子有坑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白马笑西风是如何刻画的。BOSS脑子有坑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讲述了:穿越捉妖师攻克世家少爷的傲娇少男心!怪力美少女和腹黑病美男的搞笑日常,谈谈情,说说爱,打打怪,一宠到底!恋爱之余,顺便拯救世界殊不知,终极BOSS如影随形!...

[修晓羽陵越]小说独家)《BOSS脑子有坑》在线阅读全文

BOSS脑子有坑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四章爷爷来了!

这天吃完饭没多久,陵越就接到电话,神情都紧绷起来!

修晓羽小声问女佣:“怎么回事啊?”

“老太爷要来了!”

“不就是陵越的爷爷吗?干嘛弄得这么紧张啊?”

“你不知道吗,最近少爷和老太爷的关系闹得很僵,少爷电话里都发了不止一次脾气。”

“为什么啊?”

还不是因为你!

不过这话,女佣可不好意思当着修晓羽的面说出来,修晓羽上次在浴室里整人的是每个人都知道了,要想平安活命还是管住自己的嘴。

女佣说了句:“老爷子来了就知道了。”然后就继续干手上的活去了。

天色渐黑。

一辆黑色宾利轿车驶入翠悦山庄。

司机先行下车开门,恭恭敬敬的迎接一个身穿白色立领上衣、黑色长裤的老者下车。

老人虽然拄着拐杖,可是背脊却挺得笔直,走路速度丝毫不亚于年轻人,后面还跟着两个助理,步履生风的来到大厅。

陵越穿了一件丝质衬衫,一条剪裁合体的灰色长裤,坐在沙发上,边上是修晓羽。

老爷子一进来,风风火火的瞧着两个人,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陵越站起身来喊了一声:“爷爷。”

“哎,乖孙!”爷爷扶着陵越的手臂展颜一笑:“坐,坐,让我好好瞧瞧,气色好像好了点嘛!”

“说完老爷子又看了看修晓羽:“哟,孙媳妇,赶紧让我瞧瞧!”

“爷爷。”修晓羽腼腆的喊了一声,只觉得这个满面红光的老头儿看起来好亲切,和陵越冷冰冰的气质完全不同!

但,孙媳妇,这称呼,让她心里有点毛毛的,忍不住瞥了一眼陵越,他脸上却一点表情也没有,完全看不出喜怒。

“哎!乖孙媳!真是越长越好啦!这模样俊俏的!”说完对身后的助理道:“阿彪!”

阿彪立刻心领神会,从口袋里掏出了红包,陵越爷爷接过去放在修晓羽手上:“拿着!”

修晓羽顿时脸红了,连连摇头不肯收:“爷爷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红包我不能收。”

“为什么不能收?给你你就拿着!”爷爷将修晓羽的手往里面推了推,修晓羽更加不好意思了。

“爷爷让你拿着就别客气了。”陵越淡淡道。

修晓羽腼腆的微笑道:“谢谢爷爷!”

老爷子又问:“对了,玉佩收到没有?”

“什么玉佩?”

爷爷马上把目光调转向陵越:“你交给晓羽了没有?”

“还没。”

“小越这就是你不好了,这玉佩本就是一对,是陵家祖传之物,你还不拿赶快出来?”

修晓羽一听到爷爷喊小越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陵越顿时丢了一个眼色给她,她赶紧收敛起笑容,这一切都被爷爷看在眼里,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好。”

没一会儿,玉佩就被佣人拿来了,爷爷亲自打开,将龙形玉佩给了陵越,凤形玉佩给了修晓羽,并嘱咐道:“晓羽啊,你一定要收好啊。”

看着手中雕工精美、白色莹润的玉佩,修晓羽忽然有种心跳加快的感觉。

好奇怪!

“来,孩子。”爷爷将玉佩放进修晓羽手中,交代:“你可要好好保管了。”

修晓羽瞬间觉得压力很大,陵越的爷爷是很和蔼慈祥没错,可是一见面就送红包又送玉佩,也未免太客气了,再说他还不知道其实现在的修晓羽已经换了个人,如果知道了还会对她这么热情吗?

“小越!你的也收好!”

陵越有些不情愿的将玉佩放好,道:“爷爷,有些事情我想单独找你谈谈。”

“好好,等会去你房间。”

半个小时后。

三楼,陵越房间。

茶几上放着上好的绿茶,热气袅袅中,老爷子神情严肃道:“这么说,你还是要坚持解除婚约?”

“是。”陵越点了点头。

虽然现在第二人格的修晓羽没有之前那么讨厌,可是这不足以动摇他要解除婚约的决心。

再说,如果哪天修晓羽又变回可怕的第一人格,他的黑暗日子是没得尽头了。

“可是,我看你们刚才相处的很好啊。”爷爷并不死心,语重心长道:“小越啊,乖孙,你要相信爷爷的眼光,这个修晓羽也许不是最好的,却是最适合你的。”

“适合我?我还真没看出来。”陵越耸了耸肩:“这两天她确实比以前好了一点,我才勉强给她点好脸色看——可是这并不是喜欢,更不是夫妻之情。”

“这说明一切都在好转不是吗?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更何况那孩子还年轻,还没有定性,再给她点时间吧。”

爷爷站起身,微笑着拍了拍陵越的肩膀:“我和你奶奶年轻的时候也拌过嘴,我也嫌她不够温柔贤惠,可是到后来不是很好吗?”

“这不一样。”

“别太早下定论。”爷爷意味深长道,接着变转了话题:“对了,你最近身体怎么样?工作还吃得消吗?”

“嗯,还好。”

“那就好,”老爷子说着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老头子赶了一天的路,都快散架了,也要好好舒缓一下筋骨。”

陵越还想说什么,爷爷已经打起了哈欠捶起了腰:“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老爷子这是在和他打太极呢!

陵越的唇角抿成一条直线,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夜色。

外面有轰隆隆的响声,大片的乌云在疾风下迅速涌动。

一场雷雨即将来临。

陵越低下头用手指抚了抚眉心。

就在这时候,响起敲门声。

“进来。”

陵越眼皮也没抬一下,他睡前有喝牛奶的习惯,每天这个时候女仆都会端一杯牛奶上来给他。

但是今天,端牛奶给他的不是女佣,而是修晓羽。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修晓羽已经站了有半分钟。

“你怎么来了?”

“是爷爷让我送上来的。”

陵越眸光一动,抬眸看了看修晓羽:“他还说了什么?”

修晓羽摇摇头。

陵越看了看牛奶,拿起来一口喝完,将杯子还给修晓羽:“你可以出去了。”

“哦。”修晓羽也没有多待的意思,刚走到门口开门却发现锁住了!

“怎么回事啊?!”修晓羽开了半天也没反应:“是不是坏掉了啊?!”

就知道老头子不会平白无故让修晓羽送东西上来!

陵越脸一沉,这次他没坐轮椅,缓步往门口走去——幸好这门还设置了指纹系统,扫一下也能出去。

然而,他刚走了一半,忽然天际一道雪亮的闪电打下来,紧接着房间的灯就熄灭了!

黑暗迅速占领了房间。

陵越停住脚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修晓羽本来站在门口,黑暗来得猝不及防,她并没有再试图打开门,而是朝陵越走了过去。

一步,一步。

很慢。

很轻。

陵越感觉到一个呼吸朝自己靠近,仿佛只要一伸出手指就能触碰到。

黑暗中响起修晓羽低沉却笃定的声音:“你,是不是什么也看不见?”

 

 

第十五章看不见又怎样?

“看不见!”似是从鼻腔中发出的声音,陵越声音冷冷的、甚至带着几分敌意:“又怎样?!”

果然……

上次,修晓羽就发现陵越在黑暗中有些异常,这次她更加确定了!

门外。

刘管家嘴角抽搐着看着凌家老太爷。

老爷子耳朵贴着门,却还是听不清楚,小声埋怨道:“这隔音,也太好了吧?”

这样置少爷于黑暗之中真的好吗?万一少爷发病怎么办啊?

刘管家抬头抹汗:“少爷他……”

“嘘。”老爷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这是我好不容易制造的机会!你吩咐下去,谁也不准打扰!”

刘管家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老爷子为了撮合少爷和那个奇奇怪怪的女人,也是够拼了。

少爷……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黑暗中。

丝毫光亮都没有。

陵越的呼吸渐渐加重。

他抬手捂住胸口,用力喘息着,就连身体也开始微微发抖。

“你怎么了?”修晓羽马上觉察出他的不对,上次在黑暗中,他的呼吸也有些不正常,但是没有这次那么明显,他似乎——已经快要站不住了?!

胸口闷得无法呼吸,陵越咬着牙忍着,额上冷汗都冒了出来。

修晓羽听到陵越呼吸中的啸音,马上伸手扶住他:“你哪里不舒服?我扶你坐下?!”

陵越没说话,却毫不领情的弹开修晓羽的手,自己踉跄着往回走,可是他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整个人毫无预兆的摔了下去!

“你——”修晓羽没辙,倾下身体要拉他,可是陵越的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困难,他试图靠自己的力量重新站起来,可是身体一阵阵的颤抖和眩晕,肺部的空气像是被抽走了,他低低的呻吟一声,艰难的说:“药!”

“药?药在哪里?!”

“在,床头左边的柜子里,第二个抽屉,蓝色的那瓶,快!”

修晓羽按照他的指示飞快的找到了药,飞快的给陵越递过去,陵越甚至连打开瓶子的力气都没有,勉强的开了好几次才旋开瓶盖,倒出三四颗药,一股脑吞下去!

“你小心噎着啊。”

修晓羽话音未落,陵越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修晓羽暗自埋怨自己怎么那么嘴霉,一边帮陵越拍背顺气。

这个女人,是要咒他死么?

陵越咳了一会儿,一口气终于缓过来,摆了摆手。

“我扶你到床上去吧。”虽然在黑暗中,修晓羽也看得出陵越的状态很差,他的身体似乎有很大问题。

陵越坐在地上没动,也没说话。

铺天盖地的黑暗,他如同在虚无的洪荒中,在失重的宇宙中,没有方向,没有尽头,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不能掌握。

他讨厌极了这种感觉。

连同身边的人,也是非常抗拒的。

“你走吧。”他声音虚弱的说。

“门锁了,我出不去。”

“你可以去按铃。会有人帮你开门。”

“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看不见,还有,你得的是什么病?”

“不用你管!”陵越不耐烦的说:“你是我什么人?我什么病与你有什么关系?!”

修晓羽的好心被当作驴肝肺,心里很不痛快,提高声音道:“不管怎么说,我刚才也救你了!你就这种态度对待救你的人吗?”

陵越没吭声,肺部仍然有些压抑,过了一会儿才声音粗重的说:“我就这种态度,我一直都是这样对你的,你是真的忘了还是在装傻?!”

“你这个人!简直莫名其妙!”修晓羽火大了,她早就告诉他她不是原来的修晓羽,可他就是不相信,现在简直像只刺猬一样!

虽然他对她态度一直不怎么好,但是像现在这样还真是让人感到生气,她索性也不管了,反正山庄里有那么多人,就算他生病也轮不到她来救!

“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就走了!”修晓羽站起身,问:“你说的呼叫铃在哪儿?”

陵越告诉了修晓羽,可是她按了半天也没反应。

“这个是不是坏掉了啊?”修晓羽研究了一会儿,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她哪里知道,不是铃坏掉了,而是有老爷子在,没人敢应啊!

陵越嘟哝道:“都是一帮废物!扶我起来!”

修晓羽折身回去扶他,可是陵越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竟然一下子没成功,反而自己也跟着摔了下去,而且,还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

咚咚咚!

心跳好快!

好急促!

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

黑暗中,修晓羽羞得满面通红,整个脸颊都在发烫,幸好陵越看不见。

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这样亲近,她的耳朵贴着他的胸口,可以清晰的听到他的肺部有奇怪的声响,以及加速的心跳……

陵越被修晓羽压在身上,一时间竟愣住了!忘记了推开她!

他惊异于她身体的柔软——这让想起上次在医院她昏倒在他身上的时候,那时候,他心里充满了错愕与厌恶,并没有注意她的身体原来是这样柔软!

她身上还有种说不出的混合着沐浴乳和少女身体的清香,这味道让他的心猛然一悸!

随即回过神来,他的手在地毯上用力撑了一下,修晓羽赶紧抬起身体,连连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小心!”

陵越嘴唇动了动,过了几秒钟,摒出一句:“你想压死我?!”

修晓羽面红耳赤道:“我不是故意的。”也顾不得男女之嫌,用力将陵越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总算将他沉重的身体扶起来。

站起来的陵越顿时感到一阵头晕心慌,站在原地没动。

修晓羽也没有马上动,似乎正在等他适应。

过了一会儿,她说:“你跟着我慢慢走,能走吗?”

“能。但是要慢一点。”

陵越的胳膊搭在修晓羽身上,他现在完全就是个盲人,没有她人力量的借助寸步难行。

然而他又是那么高傲,那么矜持,明明身体还虚弱着,却仍然挺直起脊梁,步履缓慢而沉重,短短的几米像是几百公里,像是没有尽头,走了好一会儿才到了床前。

他伸手按了按床沿,才坐下来。

修晓羽也跟着坐下来:“还有哪里不舒服么?要躺下么?”

 

 

第十六章月下的睡美男

“不用。”陵越有些吃力的按着呼叫铃,也没人应。

他低咒一声,缓缓躺倒在床上。

就像过去每一次一样,五脏六腑都像被人用力碾压揉碎扎过一遍,疼得他呼吸困难。

修晓羽站在床边没走。

在黑暗中,借着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她能够看清楚陵越的脸色非常难看,几乎可以说是惨白的。

她想起以前受伤的时候,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师傅去帮她采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那时候特别害怕,害怕自己还没等到师傅回来就死去。

“你在这里干什么?”陵越虽然看不见,但是他感觉得出,修晓羽并没有走开。

“我没地方去。”

“你去坐到沙发上,或者随便哪里,别杵在我边上。”

修晓羽撇撇嘴,这家伙的脾气可真差,明明身体都动不了了,还一如既往的清冷傲慢。

她走到沙发旁,双手抱膝,静静的什么也不说。

感觉到空气中的寂静,陵越反倒是有些不习惯了,轻哼道:“你到沙发那边了吗?”

“是啊。”

“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要我说什么?”

“随便说什么。”

“我想知道你得的什么病?”

“别问这个,说别的。”

“那你知道那个玉佩的来历吗?”

“爷爷不是说了,祖传的。”

“你家祖先是做什么的啊?”

“修晓羽,你在调查户口是不是?!”

修晓羽再度撇撇嘴,要她开口说话,他自己说出来的却没有一句好话!

见修晓羽不说话了,陵越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陵家是个古老的家族,在J市还没有形成城市的时候,陵家就已经在这里了。祖先据说是宇文氏,就是古代当过皇帝的那个宇文氏。”

“这么厉害,没想到你还是皇族后裔呢!”修晓羽笑了笑,宇文氏她是没听过,不过没想到这片时空以前也有皇帝,不禁十分好奇:“然后呢?”

“什么然后?”

“你的祖先不是当皇帝的吗?后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姓陵,不姓宇文?”

“改朝换代,前朝的皇族到了后朝就成了禁忌,改名换姓是常有的事。不过,也有说法是为了躲避仇家才改姓的,那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谁也不知道真相。”

“但是,我却觉得很神奇呢……那块玉佩就是宇文氏传下来的吧,我看到它有种奇怪的感觉,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就好像,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一样……唉唉,你在听吗?”

因为药物的关系,陵越渐渐有些犯困,他能听见修晓羽叽里咕噜说着什么,具体是什么却变得模糊起来,到后来,他支持不住闭上了眼睛。

“陵越……”修晓羽刚被吊起了兴趣,就发现对方没声音了,有些不满的走到床前看他是不是睡着了,结果……

她看到了一个月下的睡美男。

他的脸朝着她,身体侧着,头发微微有点乱,有几丝垂在额头上,睫毛长长的,投下弧度美好的阴影,挺直的鼻梁,嘴唇轻轻抿着,安静得像是一座雕像。

修晓羽目光朝下扫了扫,发现陵越修长的双腿随意搁着,鞋子还没脱。

她想了想,帮他把鞋子脱下来,展开被子盖好,才重新回到沙发上。

夜,不知不觉的深了。

修晓羽打了个哈欠,虾米一样的蜷缩在沙发上,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

一丝明亮的光线照射进来,修晓羽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感觉腰酸背痛,果然睡沙发没有睡楼下的大床舒服。

然后,她忽然觉察到了什么!

定睛一看,果然是陵越已经醒了,正看着她!

尽管他周身还是秉持着清冷又固执的气息,但是那目光却深沉难懂,像是有一把利刃在其中,想要看透她、刺穿她,甚至叫人有点不寒而栗!

修晓羽下意识的站直身体,声音低低道:“早。”

“昨晚你一直在这里?”

“是啊,我本来想等你好点了帮我开门的,结果你睡着了……”

陵越本来想说我睡着了你不能叫我吗,但是忽然惊觉,他昨晚竟然睡了个好觉,没有失眠也没有做噩梦,一直睡到天亮!

想到这里,陵越没有多说什么,看了看修晓羽皱巴巴的衣服,道:“既然起来了,就去洗漱一下。”

“哦。”修晓羽起身,忽然想起什么,她洗漱的物品都在楼下呢,本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已经有些奇怪的了,推辞道:“我还是回自己屋子弄吧,你现在能起来了吗?可以的话帮我开个门?”

陵越皱了皱眉,昨晚按铃居然没反应,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事,到底是这系统出了问题,还是——有人故意不应?

他又试了一次,这次很快,刘管家就答应了:“少爷您早,请问有什么吩咐?”

果然……有猫腻。

“把门打开。”

“是,少爷。”

刘管家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平静,可是内心那个忐忑啊!

刚才少爷居然没有问他昨天的事,这才是最可怕的,他情愿他大发雷霆一通!

果然,打开门之后,少爷脸上是诡异的平静!

而修晓羽则是衣衫略有不整,仔细看似乎还有点——脸红?!

刘管家脸上掠过一抹惊讶之色,难道说老太爷昨晚的生米煮成熟饭的计划成功了?!

修晓羽打了个招呼就溜出房门了,跑得比兔子还快,管家咽了口口水也想撤退,却被陵越叫住:“老头子呢?”

“老太爷一大早就起来锻炼去了,这会儿应该还在外面吧。”

陵越淡淡道:“刘管家,你在我们当了二十年管家了吧?”

“少爷记性真好,今年是第二十一年了。”

“当了这么多年管家,还没有拎清到底谁是你的主人么?”

刘管家吓得冷汗直冒:“少爷恕罪!昨晚我真不是故意的,是老太爷要给你和修小姐制造机会,所以才……”

“这种蹩脚的理由,你也不用说了,等会我会和爷爷好好谈一谈,你以后该听谁的,自己心里清楚!”

陵越其实没有发很大脾气,只是稍稍警告一下,可是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威仪早已超越了他的年龄和孱弱身躯,令人不得不惊惧,不得不臣服!

刘管家战战兢兢道:“是!是!少爷!我一定谨记在心,再也不会犯糊涂!”

————————————————

 

BOSS脑子有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BOSS脑子有坑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BOSS脑子有坑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