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孙烟李牧]小说独家)《锦绣农女是娇娘》在线阅读全文

[孙烟李牧]小说独家)《锦绣农女是娇娘》在线阅读全文

2019-08-08 17:01:26作者:秦歌

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在线全文阅读,主角孙烟李牧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锦绣农女是娇娘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秦歌是如何刻画的。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讲述了:重生前的一个敌人闻风丧胆的顶级特工,一朝穿越,变成了古代一个乡野丫头不仅如此,她还爹不疼,娘不爱,爷爷一心只想把她卖掉于是乎,她只得和极品家人斗智斗勇,嫁个帅气老公,走上人生巅峰!...

[孙烟李牧]小说独家)《锦绣农女是娇娘》在线阅读全文

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四章有点可爱

两个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性格内向,原主是真的憨厚,但是这个苏莫,是个实打实的白莲花。特别喜欢在别人面前装柔弱,心里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现在来,八成是没什么好事儿,“孙烟,你明明知道我喜欢李牧哥,你为什么还要嫁给他!”果然,不出孙烟所料,这个苏莫来兴师问罪了。

孙烟侧过脸,细细打量苏莫,长得那是个娇柔。

孙烟在脑海里仔细搜寻了几遍,没有任何关于她知道苏莫喜欢李牧的信息。

“别给我扣屎盆子,你喜欢谁,我并不知道。再说,我知道了,你又能怎么办?”今天她就要成亲了,她倒好,作为朋友不祝福反而过来质问她。

孙烟这么想,苏莫却觉得孙烟在给她炫耀她的得到了李牧哥。

眨眼的功夫,苏莫就眼圈泛红,梨花带雨的,有点像是《红楼梦》里的林妹妹。

苏莫的小算盘孙烟一清二楚,只想看她继续演,她其实挺期待接下来的剧情。

李牧听到哭声,就过来看一眼,一门心思的关心孙烟,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梨花带雨的姑娘。

“娘子,宾客都来齐了,我们去敬酒吧。”李牧小心翼翼的搀扶着孙烟,视苏莫为无物。

苏莫咬着嘴唇,捏着嗓子唤了声李牧哥,谁知道李牧连个眼神都没给她,拉着孙烟,径直走了出去。

外边的桌子上坐满了宾客,他们两个成亲很有排场。每个桌子上都是几大盘荤菜,这和孙家孙老头给孙烟的那点肉末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李牧为了今天,连着打猎,捉了好几头大野猪还有好些野鸡,都是村子里少有的肉食。村子里的人哪里见过这么多肉,平常连油水都少见,今天看到那么多肉,眼睛都直了。

小孩子和大人们都是放开了肚皮吃,那肉吃的是有滋有味。

村民们看到李牧来敬酒,都是笑脸,都是祝福,也不得不感叹孙烟这丫头有福气,嫁了个这么好的夫君,以后的日子有的是时候享福。

柳姨看到孙烟和李牧,心里头也高兴,顾不得儿子和儿媳妇的劝阻,连喝了许多酒。

走了个过场后,李牧就带着孙烟上山回家。

“就……就这样走了?”孙烟没想到这么快结束,那些吃的多开心啊。

“我们先回去,等到他们吃的差不多了,我再下来,帮着收拾。这里太热闹了,我有点不习惯。山路也危险,走的太晚,我担心你的安危,而且,我们还要收拾屋子。”

说着,李牧回头看了眼小十三,他还在喝酒,而孙烟也终于知道这个小家伙叫李沐阳,是李牧的弟弟。

“嗯?”

“收拾什么?”这刚结婚第一天,就收拾东西?

李牧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脸上还有些红晕。孙烟没有见过这样的神情,她并不了解李牧。

孙烟想要问明白,李牧结结巴巴的说不清楚。

孙烟只觉得李牧幼稚,反正她早晚都会知道,就是早晚的事儿。

孙烟不禁加快了步伐,很快就走到了李牧的房子。

看了一眼院子,那叫一片狼藉。地上到处都动物的毛发,还混杂着血,还有些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碎肉堆在地上。

孙烟吸进去的空气都带有血腥味。

她眼睛瞪圆了看向李牧,“你……这是到底干了什么?不会……肢解尸体了吧。”

李牧清了清嗓子,“就是……那个……野猪,太大了,村民都不会处理,我就想自己处理好,就是时间太赶,我……来不及收拾。”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就像是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这可真是她的好夫君,孙烟做梦都没到,自己大婚第一天,就要让她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估计她是有一个人也是最后一个。

她看了看自己的喜服,就准备去屋子换身衣裳,方便打扫。

李牧给的聘礼很多,给的那些钱,孙烟买了点衣裳还有被子,又买了些喜糖还有饼子给柳家,还送给柳姨一个红包,算是感谢她的恩情。剩下的提前都放到了房子里。

李牧看着孙烟一声不吭的进了屋,还以为她生气了。

他沮丧的垂着头,新婚第一天,就让她看到这么乱这么血腥的院子,一会儿要这么哄她开心?

这些异样的情绪,李牧并没有注意到。

很快,孙烟就穿了身简陋的衣裳出来,她看到李牧呆愣的表情,还有那委屈的表情,不由得乐了,“我没有生气,就是去换个衣裳。”

这么大的个子,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还别说,有点可爱……

可爱……

孙烟立刻绷着脸,拍了拍脑袋瓜子,这是什么鬼想法,她怎么会这么想。

“你怎么了?”李牧的关心,让孙烟一时有些局促,身子不自觉的热了起来,“我……我没事儿啊,还是快点收拾吧。”

李牧还在庆幸她没有生气,却没有注意到孙烟脸颊上的一抹红晕。

两个人干活很快,不过一会儿,院子里的血迹还有动物的毛就收拾干净了。

孙烟瘫在椅子上,揉了揉脖子。

看到孙烟这么累,李牧有些心疼,“我自己也可以收拾,下次这事儿你别干了,再累坏你了。”

他刚开始有些自责,害怕孙烟生气,没有想过让孙烟来帮他收拾。

孙烟伸了伸胳膊,“我嫁给你,就是你的夫人,就是你的家人。有什么事儿,我当然要和你一起分担,这才是我这个夫人应该做的事情。”

孙烟知道李牧心疼她,心里也很暖,虽然是形式上的夫妻,但是她也算是嫁给她了,只要是夫妻关系,她就不会把事情扔给李牧一个人。

女人并不比男人差,孙烟认为,真正的夫妻是患难与共,而不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李牧认真的看着孙烟,她的话让他很是震惊。他知道的是,男人要顶天立地,要保护自己的女人,却不知道女人也可以和男人一起扛着天。

“我去看看水烧好没有,等会,我在屋里洗澡,你在院子里,等我洗好了,让你进去了你再进去。”

李牧还没有答话,孙烟一溜烟就钻进了屋子里。

李牧盯着孙烟瘦弱的背影,突然觉得心里空着的地方被填上了些东西,。

 

 

第十五章你被嫂子赶出来了?

孙烟既然同意了嫁给李牧,那么心里自然是承认了这个人。虽然眼下的情况,一来是情势所迫,二来也是因为孙烟想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有句话怎么说的,

觅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生儿育女,享乐天伦。

可孙烟想归想,情感上的节奏还比较缓慢。

她是觉得李牧不错,但是两人相结识的时间尚短,并且这段姻缘之中还存在相互利用的关系。

让孙烟骤然之间马上将自己的身体交托给李牧,她还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忙碌了一天,孙烟躺在浴桶之中。热水洗去了她一身的疲惫,难得的舒适让她的心情和精神非常的放松。

此时此刻,孙烟觉得,其实跟李牧成亲也不错。

至少李牧孑然一身,孙烟不需要跟太多的极品亲戚周旋。

例如孙家那一大家子重男轻女到恨不得吸她血啃她骨头的渣滓。

在这件事上,孙烟的考量很简单。利用李牧从孙家出来,况且家里有了个男人,也比较容易让孙家的人死心。

李牧是村里有名的猎户,长得也好看,自己嫁给他并不亏,至少生活上,能够稳定。

另外,现代还是有很多好东西可以发展到古代来,帮助她更好的生活。

孙烟在浴桶里舒服的眯了眯眼,自己对吃食一向比较挑剔,以前的特工生活她一直天南地北的做任务,风餐露宿的日子并不好受。

幸好自己之前出任务的时候学了不少东西,若是以后跟李牧的日子过不下去了,还能开个餐馆什么的,一日三餐温饱不能问题。

一趟澡的功夫,孙烟想通了很多事。心情也越来越放松,半眯着眼泡在浴桶里,仿佛置身于温泉,舒服得差点睡过去。

孙烟洗澡时间长,可苦了在院子里等候的李牧。

院子已经被他收拾得干干净净,只留了一条凳子坐在正中央。他红衣明艳的模样,与平时冷酷漠然的形象大相径庭。

李沐阳从房间里出来,一眼便瞧见李牧正襟危坐在院子中间闭目养神。

“七哥,你不去洞房花烛,杵在院子里做什么?”李沐阳年纪不大,但是对娶妻生子也是见了不少。

夫子曾说过,人生有四大得意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其中洞房花烛就排第一,又称为小登科。

这世间任何一个男子都不愿错过的风月,怎么七哥一点都不积极呢?

李沐阳狐疑瞧着李牧,脑子里猛然间蹦出个大胆的想法。

李牧自是不知道这个弟弟脑子里绕过的弯弯道道,难得透出柔光的眼睛微微睁开,撇了他一眼,淡淡道:“夜已深,你还不睡?”

在李沐阳看来,自己这个哥哥就是在岔开话题,他本身也是个憋不住话的人,一下将心里的想法脱口而出:“七哥,你该不会是被嫂子赶出来呢吧?”

一边心惊这山野村姑的七嫂好生厉害,竟然连当今七皇子都敢赶出来。同时也感慨,七哥真的变了好多,以前若是有人如此无礼,别说在外面乖乖坐着,恐怕里面的人都死了不知道几回了。

听到李沐阳的话,李牧的脸色瞬间变了。他头疼的看着自己这个十三弟,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莫管他人瓦上霜,睡你的觉去。”

李牧的语气并不算好,他那副皮笑肉不笑的神色,看在李沐阳的眼睛里,有那么一点恼羞成怒的意思。

虽然自己的七哥变了很多,但是李沐阳一点也不敢去招惹他,因为李家的男人骨子里总存在着一股血性,一时的蛰伏并不代表这股血性的消失。

七哥此时看上去是一个毫无特点,甚至有一些鲁莽的山野村夫,但是李沐阳自己知道,他永远是自己那个最厉害的七哥。

李沐阳也不想拆自己七哥的台,但是以他对七哥的了解,恐怕对方还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女人相处。索性他这个做弟弟的,曾经跟自己的伴读和一些比较投缘的同龄公子们有一些深入的探讨,倒是很乐意与自己的七哥分享一下讨女人欢心这方面的心得。

清了清嗓子,李沐阳语重心长对自己七哥道:“七哥对女人你不能那么粗鲁和冷酷,你得温柔。特别是七嫂这种凶巴巴的女人,你不能跟她硬碰硬,你得软着来。”

李牧上下打量着自己这个弟弟,见对方背着手,一副老神在在颇有心得的模样。不禁半眯着眼,问道:“我不在的时候,你倒是对跟女人相处研究颇深。怎么是打算给我找一个十三弟妹吗?”

“我年纪还太小了,暂时用不上这些点子。反倒是七哥你,那么大能耐居然搞不定一个七嫂。其实女人很好哄的,给她们一点浪漫,时不时送点礼物讨好一下,就会变得很乖很温顺。”

李沐阳的神色之间有一些自鸣得意,这些成果可是不少皇子伴读们试验了多次才得出的结论。

李牧听得哭笑不得,不过心中也对李沐阳的教学问题产生了一些不满。他的脸色稍微冷了下去,并不因为李沐阳的话有所振动:“少跟你口中那些狐朋狗友厮混,学些不三不四的无用之论。”

李沐阳听到很不高兴,他撅着嘴巴想要反驳,可是自家七哥眉头一皱,他就不太敢说话了。

“这么凶干嘛?你自己还不是还怕是害怕七嫂……”李沐阳口中嘀咕着,见李牧的面色越加严肃,连忙脚底抹油溜回自己的房间。

恰好此时已经洗漱完毕的孙烟推门出来,水蒸气令她的脸颊粉红,媚眼生波。狐疑四下看了看,她疑惑看向李牧问道:“我刚才似乎听见你弟的声音,怎么没见着他人?”

“我让他回去睡了。”李牧拎着椅子,跟在孙烟身后进了屋。

孙烟洗澡的时间并不短,不过洗到后来趴在浴桶当中小憩了一会儿。想着李牧还在外面等,所以孙烟头发都没擦就出来开门了。她的头发湿漉漉贴着头皮滴水,水顺着她的肌肤滑入衣领内,浸出一团水渍。

李牧看了一会儿,转身去到里面拿了一块软布出来。撩起孙烟的头发,一边擦拭一边道:“这么晚了,头发不擦干睡觉,以后容易头疼。这么大人了,怎么照顾不好自己呢?”

虽然两人已经成亲了,不过这突如其来的亲近,让孙烟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她没有拒绝李牧体贴给自己擦头发的举动,既然已经决定要跟李牧好好的生活。那么在以后的日常生活当中,这一次次的亲昵也必将要习惯。

李牧帮她擦头发的时候,孙烟不禁抬起头细细的打量着李牧。

这男人的五官生的极其耐看,有些人好看,但是不耐看。乍一眼的惊艳,随着一次次的细看,许是因为审美疲劳的原因,便会觉得那种好看越发的平庸。

但是李牧的俊美并不一样,她的五官比例非常完美,剑眉星目,挺鼻薄唇。虽然是东方人的面孔,却有深邃的轮廓。

“你真好看。”冷不丁的孙烟突然开口夸赞李牧。

他愣了愣,手上替孙烟擦拭头发的动作情不自禁顿了顿。如有流光的眼眸低垂,视线轻轻从孙烟的脸上划过。

眼前的少女由于长时间的营养不良,看上去虽然清秀,确实连以前他身边的丫鬟也比不过。

但是李牧却能从这女子那双独具坚毅智慧的眼睛里,看到不一样的东西,而这股特殊和神秘一直强而有力的吸引着他。

 

 

第十六章床榻了?

“你也很好看。”李牧最后凝视着孙烟的眼睛。他说的是实话,孙烟的眼睛似有星光璀璨,在烛火摇曳中熠熠生辉,特别是那股不服输的劲儿,尤其令人心动。

自己长什么样孙烟心里有数,听到李牧的回应只是置之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李牧将孙烟的头发擦至半干状态,便将那块软布放到孙烟的手上:“时间不早了,剩下的你自己擦干,我先去洗漱。”

明天一大早他想带着孙烟去市集一趟,结婚以后孙烟所有的家当都带到了李牧家。李牧注意到这姑娘完全没有一个姑娘家该有的物件,别说是首饰头面儿,便是一件好的得体的衣服也没有。唯一那件能够穿出去的嫁衣还是李牧给孙烟置办的,所以得带孙烟去市集上置些日常用品。

孙烟闻言,连忙接手剩下的工作,目送李牧去洗浴。

房间里只剩下孙烟一个人,喜字下的红烛燃了一半儿。蓦然,盯着大红喜字的孙烟整个人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似得,僵在了原地。

她诡异的视线看向房间里,唯一一张床,意识到了什么。

孙烟面色咻然变得严肃起来,当李牧出来的时候,自己新讨的媳妇儿正一脸神秘莫测的表情端坐在床边。她坐姿极其霸道,居于床的正中位置。不管李牧是坐在她左边,还是坐在右边,都会浑身不得劲。

眼眸动了动,李牧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了孙烟的意思。

他唇角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故意戳到孙烟想要逃避的点,男子声音低沉而磁性,故意为之的低音炮苏得孙烟耳根子一阵发软;“娘子,夜已深,咱们歇息吧?”

“咳咳!”没料到李牧竟然是个如此主动的男人,孙烟连忙躲开他伸过来的手。心中甚至尴尬和纠结,她眼神游移着,小声道:“我还没准备好。”

她向来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人,当然在特定的场合也会说些言不由衷的话。不过既然嫁给了

李牧做妻子,自己内心的想法一定要与他说透。

对未来的生活,孙烟有了新的展望,以至于对两人的关系,她并不想急于一时。

只是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什么想法?

李牧能够很轻易的就明白孙烟的意思,不过他认识孙烟这么久,刚才还是第一次瞧见这女子露出窘迫的情绪。印象里,这女子很能演,也很会装。不过那戏剧性之下,藏着她独有的狡黠。

这偶然探寻到的情绪,倒是引起了李牧想要逗弄孙烟的意思。

他故意一脸惊讶和委屈道:“娘子这可是嫌弃为夫的意思?洞房花烛夜,你与我如此生分,让为夫好伤心。”

“额……”孙烟头大的瞧着李牧做戏,她自己也觉得洞房花烛夜不做点啥,是有点对不起花那么多钱娶了自己的男人。

但是话又说回来,娶亲是你情我愿。床上,又另当别论了。

半眯着眼,孙烟注意到李牧眼眸之中一闪而逝的精光和挪愉。顿时怔住了,她狐疑观察着眼前的男子。对方面容上虽然写满了自责,语气也是一副伤心之意,可那双眼睛里藏不住戏谑,显然是在拿她逗乐!

孙烟这人吃软不吃硬,更不会让人看笑话。

她心知李牧故意为之,话锋一转,笑道:“夫君这说的哪里话?你娶了我,我便以你为天,事事想着你。只是你看我,身无二两肉,别说伺候夫君了,你就是抱着我睡,恐怕还得搁着。为了考虑到夫君的生活质量,所以我才提出缓一缓。我这事事为夫君打算,你怎能如此误会我呢?”

好个巧舌如簧的丫头!

李牧一贯知道这女子口舌之争离开,但他偏要不能信个邪,继续道:“我既然娶你,自然不嫌弃你身材贫瘠。再者,稚有稚的好,夫君不嫌你。乖,替夫君宽衣。”

好不要脸的男人!

孙烟听得眼冒火光,简直想扇李牧两个大耳刮子。而她也是毫不客气的将李牧推了出去,后者早就已经有所准备。

既然敢挑逗她,就要承受她火爆的性子。

只见李牧借着孙烟推自己的力道,翻转了几个圈儿,一脚不小心将一张凳子踩破了。这动静声音不小,李牧继续意味深长打趣儿着孙烟:“娘子这厢实在太热情了,这动静只怕是扰得四邻难安。”

有没有扰四邻不知道,但隔壁的李沐阳是生生的被这动静吓了一跳。

他竖起耳朵细细聆听,又不再到什么动静。

可刚才那一声响。来得突兀。这大半夜怎会有如此动静?

包裹在被子里的李沐阳猛地瞪大眼,一脸不可置信想到:莫不是七哥太兴奋,将床给弄塌了?

李沐阳这箱想入非非,而孙烟却对新上任的老公有了新的认知。

这厮,脸皮忒厚。

瞅见孙烟脸色都变了,李牧深知收放自如,不宜逗得太过。否则真见火光了,还不好哄。

他笑了一下,从衣柜里再抱了一床棉被出来,走到一旁的摇椅上。

李牧的行为使得孙烟冷静了下来,她沉默不语盯着对方。

感受到孙烟的视线,李牧已经盖着被子舒舒服服在摇椅上躺下了,随手拈起桌上的花生朝着桌上的蜡烛飞去,瞬间房间被黑暗填充。

光明的泯灭,导致孙烟闭上了眼睛,耳畔却响起了李牧的声音:“再不睡,我就当是你在邀请我咯。”

这死男人……

孙烟唇角抽搐,所幸翻身睡了。

许是太久没闻到自由的味道,又许是房间里多了一个大男人让她不自在,孙烟这一觉睡得极其不安稳。

李牧躺在摇椅上,能够感受到床上的女人翻来覆去。

黑暗之中个,他不由得幽幽叹息一声,低沉声音很轻缓,温柔道:“睡吧,你不同意,我不会动你。”

这一保证,对孙烟来说就像是强心剂,很快便沉沉睡去了。

次日一大早,听了一晚上墙根儿的李沐阳,忍不住跑到自家七哥面前兴奋道:“七哥,昨晚

你可真行啊!弄出那么大动静,可吓了我好一跳。”

这小子说话,也没避着点孙烟,后者听到李沐阳的话。饶是她脸皮再厚,也忍不住有点臊得慌,恶狠狠瞪了一眼李牧。

她对李牧不算体贴的态度,后者竟然有点也不生气,甚至还笑了起来。

李沐阳差点看呆了,只觉得七哥在这山野之中生活了太久,活得都不像以前的自己了。

“少瞎说些让你嫂子害羞的话,去准备一下,跟我去镇上赶集。”这次也特地带上十三弟,山野之地不方便,得早些把这个弟弟送回去。

眼底掠过一道精光,李牧可不想因为十三弟过早的暴露自己的行踪。

“你要去市集?”孙烟听到李牧的话,心里有了些想法。她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还没去过市集。女人对逛街,总是很莫名的缺少抵抗力。

李牧点点头,他从自己的衣柜最下面,拿出了一套款式和料子都很不错的衣裙,递给孙烟:

“你把这个换上,我带你一起去。”

“你这里,怎么有女人的衣服?小情人的?”挑眉,孙烟接过衣服,一边打趣儿,一边观察。这衣服很新,看上去没穿过几次。

李牧摸了摸鼻子,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道:“娘子这是吃醋了?放心,为夫向来洁身自好。这衣服是以前为夫去市集找裁缝做衣服时,店家那大娘子非要塞给我。为夫想着丢掉也是浪费,便留了下来。这不,正好给娘子用上。”

 

锦绣农女是娇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锦绣农女是娇娘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