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陆河隐玲珑]小说独家)《娇妃妩媚天成》在线阅读全文

[陆河隐玲珑]小说独家)《娇妃妩媚天成》在线阅读全文

2019-08-08 16:57:43作者:如故

娇妃妩媚天成小说在线全文阅读,主角陆河隐玲珑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娇妃妩媚天成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如故是如何刻画的。娇妃妩媚天成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讲述了:玲珑是南山院里腰肢最细的丫头,从色中饿鬼二老爷手中逃脱后,在小花园里被投了湖。恰遇府里三公子陆河隐,纡尊降贵入水相救。醒来后,三公子发觉自己是个胸脯鼓鼓,腰细臀圆的俏丫头,...

[陆河隐玲珑]小说独家)《娇妃妩媚天成》在线阅读全文

娇妃妩媚天成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四章陆河安

采荷抿着唇,心里想着这贱人日日在书房跟公子打情骂俏还不是在勾引吗!

“你每天都跟公子关着门在书房,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勾引公子。”

她已经服侍公子好几年了,从前这些丫环里面公子最喜欢的就是她,可是如今这玲珑一来,这公子连贴身伺候都不愿意。

她越想越觉得就是玲珑这贱人害的。

采荷怨气横生,陆河隐却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既然你说我勾引公子,那等公子回来问问公子好了。若是真的,我我自己去请家规,若是~”陆河隐扯着嘴角微微顿了顿,“若不是,那你可是知道淮安侯府乱说话的人是什么下场吧。”

说完便也不等采荷的回答,便躺在继续睡他的觉。他知道采荷自然不会答应,所以他今日留这丫头一个面子,让她长个教训,以后少来惹她。

而采荷白了脸,死盯着“玲珑”。她气的拂袖离开,这件事她自然不会罢休,她要想个法子,将这贱人赶出去。

而胖丫头,一看着采荷出去了便也狗腿的跟了出去。

“采荷姐,你别生气,我跟她住一屋,我来收拾她!”胖丫头狗腿的对着采荷笑道。

采荷黑着一张脸,嗤笑道,“你怎么收拾她?”

胖丫头嘿嘿一笑,在采荷耳边耳语了起来。

采荷听完,挑眉笑着道,“你要是做好了,你二弟的进府的事情我自然会帮人办好。”

胖丫头嘿嘿一笑,“谢谢采荷姐。”

采荷哼了一声,就转身离开,她自然是瞧不上这胖丫头的,虽然都是这府里的丫环,可是她是跟着少爷好几年的贴身丫环,这胖丫头能跟她比吗。

而那胖丫头,盯着采荷那傲气的背影,背地里呸了一声,她要不是为了她家弟弟,她至于对这采荷低声下去的吗。

看着背影走远,胖丫头也充充的走了。而这时在床上睡着的陆河隐倒是翻身做了起来,他现在担心起了小玲珑,不知道小玲珑哪边怎么样了。

玲珑坐在老夫人的下首,老夫人坐在首位上,另外一旁的下首坐着一些府里的媳妇们。

老夫人听完她背的君臣赋,直夸他背的文章,背的不错。

而一旁的妇人们听到老夫人这么说,自然的跟着附和道,“三公子这是懂事了。”

老夫人一听也笑着道,“是啊,你以前总爱胡闹,站在长大了也知道懂事了,你就好好学着,以后多多帮你父亲和大哥。”

玲珑坐下下首,用着陆河隐的脸扯着笑容,陪着老夫人和这些妇人们笑了起来,额头上的冷汗也不知不觉的消了下去。心她里嘀咕道,原来就为了读书这事,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呢,幸好不是她被认出来是假的。

而正说着陆河隐的大哥,陆河隐的大哥便穿着一身青衣锦袍,拿着一把折扇,温和的走了进来。

他对着主位的老夫人,笑着道,“祖母,我今日可听说你特意找了三弟来背书,三弟背书这等奇事,我可不能错过。”

老夫人欢喜的叫人给陆河安赐了座,才接着道,“那你可就错过了,三儿都背完了,要不你让你三弟重新给你背背。”

陆河安壮似懊恼的摇摇头,对着玲珑道,“这可真是不凑巧,我来了二弟你就背完了,看来是大哥没福分看三弟背书喽。”

玲珑在扯扯嘴角,无奈的在心里叹气,看来又要重新背一遍了,面上倒是没什么神色,依旧挑眉状似桀骜的回了句,“再背一遍就是了。”

说完便之乎者也的背了起来。陆河安摇着扇子,看着一板一眼正背着书的三弟,有些莫名的想着这还是他混世魔王三弟吗?怎么都开始学的这么乖了。

陆河安将扇子一收,用扇子和手拍了个掌,大声的说道,“背的好!想来三弟你也开始学好了啊。”说完还一脸欣慰的看着他家三弟。

而玲珑只能无奈的看着对面陆河隐的大哥。

她与老夫人和堂里的一众人又说了一会,老夫人的丫环说着老夫人吃药时间到了,老夫人便摆手让他们都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陆河安倒是叫住了她,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就是唠了几句家常,不过陆河安最后神色奇怪的盯着她一阵,这目光盯的她头皮发麻,不过陆河安盯了一会倒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可是虽然陆河安走了,可是玲珑脑子里的一很弦倒是绷紧了。

陆河隐的大哥到底是什么意思?

玲珑挠头思索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所以她回了南山院,便去找陆河隐商量。

此时的陆河隐正百无聊赖的坐在书房里,看着几本军书,若是采荷见着了定要骂他大胆敢坐在主位上。

不过前些日子陆河隐让玲珑跟这院里的丫头,说了以后若是没得公子的同意谁也不准私自进书房,这一是为了好教玲珑,免得外人进来乱打扰,二嘛自然是为了让他能在这院里有个清净之地。

而一见着玲珑回来,上下打量了两番,“看来你去表现的不错。”

玲珑愕然,自己还没说公子怎么就知道她今日表现不错,不过她今日的确得了老夫人的赞赏,而众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今日这一关她倒是平安的过了。

她欢喜的对着陆河隐点点头,“我还没说你怎么就知道了。”

陆河隐盯着玲珑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因为我是神机妙算啊。”

玲珑蹙眉,这公子最近越来越没个正经了。

想着今日奇怪的陆河安,她便有些不安的道,“今天我见着你大哥了,她盯着我的眼神好奇怪,而且还盯了我好久,你说她是不是发现我不对了?”

“我大哥?”说完这句,陆河隐突然了然的笑了笑,“没事,他不会发现的。他就是奇怪你怎么开始看书了,在我大哥的心中我就一混世魔王。”说完还嘲讽的笑了一下。

而玲珑被这笑刺了一下,她莫名感觉有些心疼。

 

 

第十五章陆河贤

她用一双宽大的手,拉起了陆河安那双曾经属于她的玉指,诚恳认真的说道,“公子在我心中不是混世魔王,公子很有才华也很聪明。”

本来莫名有些伤感的陆河隐被她这么一说,便挣脱了手,敲了下玲珑那高挺的鼻梁,“看来你还是有夸我的时候啊!”

玲珑揉揉鼻子,有些委屈的反驳道,“我什么时候不夸你公子,你明明天天都在逼着我夸你。”

“天天吗?”陆河隐揶揄道。

玲珑认真的点头,“有的!”

陆河隐踮起脚又敲了下玲珑的头,宠溺的笑了起来,“傻丫头。”说完便拿起手中的兵书,“这会趁着天还没黑,我教你一些兵法,也不是太复杂的就是一些简单的,这是我二哥去边塞的时候给我的,今天我也教教你。”

陆河隐将兵法书放到书书桌上,然后就做了下来。玲珑看着陆河隐的,笑着点点头,跟着坐了下来。认真的学了起来。

塞北军营的帐篷里里,一官兵正跪在地上,手里捧着一封机密信件。

主坐上坐着军营里的将军,一身黑衣包裹着紧实的肌肉,强壮而又高大英俊。两道剑眉斜拉在脸上,跟着长长的睫毛拉出了一道浓重的黑色,眼眸深邃目光如炬。

将军也就是淮安侯府的二公子陆河贤将信接了过去,当即就拆开一看,看着信件的内容便眉头紧锁,复又无奈叹了口气,拿出纸笔回了信。

而那官兵接了信,便快马挥鞭的回去回话了。

一旁的军师迟疑了一会,才有些犹豫的问到,“将军是宫里出什么事了嘛?”

陆河贤摇头,“不是,皇上要我三个月之内拿下堪阳城。”

“三个月之内?”军师惊呼了一句,这不是为难人嘛。想那堪阳城是这塞北和西域国连通的重要塞道,哪里是说拿下就能拿下了。”

陆河贤蹙紧了眉头,抚额叹气道,“皇上这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啊。”

军师附和着点头,“是难,而且只给了三个月的时间,若是来不及?”军师有些恐惧的抬头看着陆河贤。

陆河贤却只低头思索着回了句,“既然给了三个月,那三个月就要拿下,你去通知军队里,从今日起加紧训练,我们三日后出发。”

军师神色犹豫的答应了,三个月有多难,他是知道的,看着主座上的陆河安,他心疼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将军这是为了江山在拼命啊。

在军师转身之际,陆河安突然叫住了他,“对了最近,三弟有没有来信?”

军师摇头,“没有看到过最近。”

陆河安又问了一遍,“没有吗?”

军师确定的点头,没有看到。陆河安心头一紧,他有些担心想到最近三弟都没有来信,莫非是出事了。这么一想两道剑眉皱的更深,他得要派人回去打探一番了。

玲珑自早上醒来,便见采荷哭着脸跪在她的面前。

玲珑心内诧异,赶紧将采荷扶了起来,采荷却哭着不愿起来,“是奴婢最近没有伺候好公子,才让公子这么嫌弃奴婢的。”

见着拉不起来,玲珑便也没有拉了,而且她见着旁边的陆河隐一直瞪着她,她连忙咳嗽了一声,“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采荷一听哭的更凶了,“公子不说,可是有人告诉奴婢,公子你嫌弃奴婢。”

玲珑见着采荷哭的更凶,便让着婵娟替她擦眼泪,婵娟低着头应了,便半跪在地上拿出帕子替采荷擦了起来,一双眼睛盯着采荷的时候全是凉凉的冷意。

而采荷自然是被这冷意冻的心惊,不过她咬牙既然都做到了这步,那她也不可能往后退了。

玲珑见着她哭的不凶了,便问道,“谁这么说了,我真没嫌弃你。”

采荷的眼泪倒是止住了,不过她还是抽噎着指了指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陆河隐,“玲珑妹妹说的。她说公子你嫌弃我。”

玲珑一听愕然,转头盯着陆河隐,瞧着陆河隐眼里的揶揄,倒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便漫不经心的问了句,“真有这么回事?”

陆河隐垂眸,知道玲珑这是陪他演戏,他今日就要借着玲珑的手治一治采荷这老是想找她麻烦的毛病。

“自然没有这回事,我一向与采荷姐不和,院子里的姐妹们都知道,我平时里那会私下跟采荷姐讲这种话。”陆河隐有理有据,一脸正经的回着道。

玲珑心里笑了起来了,想不到陆河隐装小丫头装的还真像。她面上神色依旧平静,问了句旁边的婵娟,“采荷跟玲珑不和,是这样吗?”

婵娟捻着帕子,刚想回答就见着采荷扯她袖子,眼睛里还是满是威胁。

不过显然婵娟并不把采荷的威胁放在心上,她如实的答了句,“回公子,采荷的确是与玲珑私下有些矛盾。”

见着婵娟这么一说,采荷顿时脸上一百,她本是想诬陷玲珑这贱人,没想到站在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她有些懊恼今日的莽撞。

只是另一边的陆河隐见着网差不多,便在玲珑的背上悄悄写到家法。

这一写玲珑便知道了,陆河隐曾经跟他说过淮安侯府规矩,若是乱传谣言掌嘴二十,再关上两天的柴房,不给吃不给喝,以示惩戒。

玲珑低沉着嗓子,对着白了唇的采荷,说了句,“既然你污蔑玲珑,那便按照家法的规矩来吧。”

说完便冷漠看向一边,一旁的婵娟面色冷静的将人拖走,而这采荷白着脸,想要求饶,可是想着公子的脾性却又不敢。

望着依旧皮笑肉不笑看着她的“玲珑”,她突然有些恐惧的低下头,任由婵娟将她带走。

等采荷跟婵娟一走,玲珑便躁动起来了,她转起来轻轻将窗口戳了个小洞,微眯着眼睛看着便婵娟正招呼着几个婆子对着采荷掌嘴。

 

 

第十六章寄信

这些婆子的手劲一向用力,一巴掌打下去半边脸都红了。采荷抽抽搭搭的哭了,玲珑在房里看着都觉得疼。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陆河隐,而陆河隐正悠闲倒在软塌上,手里还捧着豆子,正没个正形的往口里仍,见着玲珑犹犹豫豫的神色,陆河隐笑了笑,然后才解释道,“给这丫头长长记性,免得总是来找我麻烦。”

“她总是来找你麻烦?”玲珑更有些不解,这些事情好像陆河隐从未对她说过。

陆河隐点点头,这些丫环们背地里的小心思他自然懒得跟玲珑说,若是都说他岂不是跟个娘们一样,是个八婆嘴吗,虽然他现在的确是女儿身。

看着神色担忧的玲珑,他嗤笑道,“这丫头可是一直都很嫉妒你,所以经常来找我麻烦,不过你放心,对付一个小丫头,我还是可以的。”

经常找麻烦?

玲珑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她知道这些都是因为陆河隐占了她的身体才会发生,有些感激的说道,“多谢你公子。”

陆河隐笑了笑,扔完手里的最后一个豆子,便转身做了起来,外面教训采荷的婆子们也早就教训完将采荷带去柴房。

他对着玲珑嘱咐道,“好了,你继续去看书,我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

玲珑自然是好奇是什么事情,可是看着他神色匆匆的出了门,她便好意思问。

便也听了陆河隐的,回书房继续看书。

陆河隐出了门,去了南山院的竹林,这里的竹林他曾经下过命令若是没有他的通知谁也不能过来。

此刻这里不会有人出现,便也方便了她办事。看着高耸的竹林上有一只信鸽遥遥的从远处飞来,陆河隐吹了一声口梢,那鸽子便径直向陆河隐飞了过来。

陆河隐接过鸽子,将信打开,纸上写着的是陆河安关于塞北的事情,还有皇帝吩咐三个月拿下堪阳,陆河安为此很头疼。

看完信上的内容陆河隐蹙眉,他之前就感觉皇上是要针对淮安侯府,如今竟然要求三个月之内拿下,若是拿不下那其中的文章可有的奏了,朝中那些不与他们同一派的少不了拿这件事做文章。

他思虑了一会便回了信,信鸽飞走了他略微松了一口气。

因为和玲珑换了身体,他许久都未和二哥通过信。今日见着这信可是信上的内容又着实让他头疼。

他拧眉出了这竹林,现在朝堂是一切风雨平静,可是恐怕过不了多久这浪就要起了。

他忧虑的望着淮安侯府的一砖一瓦,不知道到时候他们能不能躲过去。

淮安侯府的二爷房内,何氏正黑着脸,将二爷前些日子送给她的如意步摇给啪的一下砸碎了。

步摇是个玉做的,这么大的力气摔倒了地上,一下便碎的四分五裂。

旁边她的贴身婆子翠清顿时心疼的摸起了那这碎玉屑,有些心疼的说道,“夫人不要,也不能砸了啊,这些可是二爷前些日子给你的,你前两天不还是欢欢喜喜的戴着吗,怎么今天说扔就扔了。”

何氏冷笑,“他送我这玩意,我还当他那糟老头子是转性了,怎成想这人还惦记着南山院里的那玲珑,他送我这东西,不过想让我去帮她把玲珑要过来。”

“呸!”何氏冷哼一声,“他就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我为他掏心掏肺,现在还惦记着那小蹄子。”

“也不知是被那小蹄子给勾了魂。”

何氏的最后一句几乎已经嫉妒的吼了出来,一旁的翠清听着了,连手里捡玉屑的动作了都停下了。

见着如此恼恨的何氏,她有些阴深深的说道,“既然夫人这么不喜欢她,不如咋们就让他在府里待不下去,这样也可以断了二爷的心思。”

赶出去?

何氏顿时眨着眼睛,神色一喜,“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把这小浪蹄子赶出去,看她还怎么勾二爷的心。”说完还狠狠地扭着手里的帕子,仿佛这帕子就是玲珑一般,手指都拧的发白,脸上隐隐透着疯狂。

陆河隐回了书房,玲珑依旧在用心读书。这几日学的规矩也学的差不多,陆河隐该教的东西他想了一下似乎也教的差不多。

其他难的,一时半会也学不会,倒也就算了。

看着陆河隐进来,玲珑将手头的书放下,犹豫了一会还是好奇的问了句,“你去哪儿了,这么久才回来。”

陆河隐瞧着玲珑小心翼翼看他的眼神,没由来的笑了笑,他知道玲珑是又想知道可是又怕说了他不开心,不过寄信这事也不是什么太机密的事情,说给玲珑听也无妨。

他便回道,“我去给我二哥寄信。”

“二公子?”玲珑好奇的问道,她没见过二公子自然好奇。不过虽然没见过二公子可是前些日子倒是看见了温润如玉的大公子。

陆河隐叹了口气,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慢悠悠的回了句,“我二哥常年在边关,你没见过倒也正常。”

其实不止是玲珑,他也许久都没有见过他二哥了。他摩挲着手里的杯子,想着上一次见二哥是什么时候。

玲珑见着陆河隐叹了口气,她也跟着叹了起了,见着玲珑一副丧气样,陆河隐倒是觉得有趣,笑着说道,”怎么还没见着我二哥,就喜欢上了?”

玲珑本来丧着张脸,这么一听顿时羞红了脸,有些小脾气的说道,“胡说!我才没有,公子别拿我开玩笑。”

陆河隐瞧着自己脸,硬朗俊秀的面孔慢慢像个女儿家一样羞的发红,这次他看着倒是没觉得烦躁,心里不但不烦躁,倒是起了丝丝异色,瞧着还怪可爱的。

难道是习惯了,陆河隐蹙着弯弯的秀眉,有些脸臭的想道。

见着陆河隐黑了脸,玲珑还以为自己的话说重了,连忙上前拉了拉陆河隐的手,“我……公子我不是跟你闹脾气。”

“闹脾气?”陆河隐不解的看着她,显然不明白是因为自己的脸臭惹的玲珑以为她说错话而生气了。

“那公子你脸那么黑干嘛。”玲珑放开了陆河隐的手,在一旁有些破罐破摔的说道。

“脸黑?”陆河隐摸着玲珑这一张皮肤白嫩的瓜子小脸,有些无辜的眨眼,“哪里黑了?”

玲珑鼓着陆河隐的一双鹰眸,憋了几下才憋出了一句,“你有!”

陆河隐勾起嘴角,一脸坏笑的看着她,“我说没有就没有。”

玲珑气急,心里说了句不要脸,便撇过脸去不理他。

 

娇妃妩媚天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娇妃妩媚天成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娇妃妩媚天成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