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许羡谢临渊]小说独家)《总裁的头号小鲜妻》在线阅读全文

[许羡谢临渊]小说独家)《总裁的头号小鲜妻》在线阅读全文

2019-08-08 16:53:33作者:分我一点牛肉吃

总裁的头号小鲜妻小说在线全文阅读,主角许羡谢临渊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总裁的头号小鲜妻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分我一点牛肉吃是如何刻画的。总裁的头号小鲜妻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讲述了:许羡做了谢临渊五年的地下情人,只为复仇从妹妹手里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对他的五年陪伴,却依然比不上他心中的那一抹白月光,几次的身陷险境让许羡明白,有白月光的男人不能要。许羡好...

[许羡谢临渊]小说独家)《总裁的头号小鲜妻》在线阅读全文

总裁的头号小鲜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四章看到你这副表情我就恶心

许羡以为是谢临渊,没有丝毫查看打开了门。门刚打开就被人大力撞开,许羡本来身上就疼使不上力气,这么一撞整个人直接倒在地上。

“唔!”

许羡闷哼一声,她这是什么命,昨天的伤还没有好,今天又撞到了鞋架的尖角上。

因为实在是太疼了,许羡好久都没有缓过神。后腰就像是针扎一样,带来一阵一阵的疼痛。

不过片刻的时间,许羡就疼的浑身冷汗。

“装什么柔弱,看到你这副表情我就恶心。”单明非看着倒在地上的许羡,慌乱在脸上一闪而过。

他刚才力气是大了点,可是许羡也不会这样简单就被推到吧?

许羡听到声音更是恨的咬牙切齿,这个单明非还是这样混蛋,自己早晚收拾了他!她扶着墙壁站起来,丝毫不理会单明非。

单明非看到许羡脸色苍白,莫名的有些心虚。可是一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又挺直了身子,环顾了一下整个房子冷笑一声:“三哥平时就把你安置在这里?想来也你就这点本事了。”

许羡和谢临渊住处本是个秘密,可是单家二少爷想知道自然不难。

在来之前单明非以为许羡会住在奢侈的别墅中,还是那种装修豪华的暴发户模式,再有几个人伺候她。

可是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里就是普通的小三室,虽然在江城这个地方绝对不便宜,但是比起谢临渊的身家真的是九牛一毛了。

最为关键的是,整个房子装修的出乎意料的——舒服,带着家的气息,单明非不想承认,可是他确实觉得待在这里很舒服。

而此刻的许羡没有了平时艳丽的浓妆,看起来竟然格外的素雅!莫名的他看着许羡没有了平时的不顺眼,反而有些小小的惊艳。

“有话说有屁放!”许羡不想和熊孩子说话,她就想休息。

“你......”单明非气急,“许羡你开个价吧?”他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觉得许羡惊艳。果然就是一个俗气的的坏女人。

“什么价?”许羡坐在沙发上,揉着自己的腰。一歪头,脖子上的伤痕露了出来。

“你脖子怎么回事?”单明非嘴里的话打了个转,说出来的话变了。

“怎么回事?问你的好姐姐白月雅去。”她阴冷的笑了几声,里面的嘲讽让单明非脸色一变:“你果然把什么事情都赖在月雅姐身上,你就说多少钱能把之前的微博删掉。”

“我不要钱。”许羡打个哈欠,她的目标一开始就不在单家身上。

“好了别故作清高,你这样的女人不就是想要钱么?我给你钱你把微博删了。”他联系了不少人,可是那条微博就是删不掉。没有办法只能来找许羡了,他相信只要给了钱,许羡就会乖乖地删掉微博。

真不知道谢三哥为什么会容忍这个女人,要不是照片里面的地方是谢家,他何至于一点都不能反驳。

“好吧,一个亿!”许羡歪着头:“你给我一个亿,我删微博。”

“你疯了?”单明非知道她会狮子大开口,可是却没有想到是这样大的数目。

“那就是没有的谈,你回去吧。”许羡真的是不想和这个熊孩子说话。单明非气的上前一步拉住许羡的领子,将许羡整个人拉了起来:“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三哥现在帮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要捏死你比一只蚂蚁都容易。你再伤害月雅姐,我让你生不如死。”

妈的!这熊孩子得寸进尺,自己疼的不想说话,他就以为自己能上天。

“单明非!你做事的时候能不能睁开眼睛看看事实到底什么样,不要凭着自己的蠢劲犯浑好不好。怪不得你哥被你差点气死!”

“许!羡!”单明非怒吼,单明寒身体不好是他的软肋,这个许羡真的是该死一直用这件事讽刺自己。

“你以为自己不蠢?你不是想知道我的伤怎么来的么?我告诉你,是你的月雅姐叫我去白家,结果被白振业打成这样。”许羡说嗤笑,看着单明非就像是一头蠢猪,“你的好月雅姐有一个当小三的母亲,她和她母亲抢了我外公留给我们的家业,逼死我母亲,让我不得不给人当情人,你觉得我会好好的对她?”

“你说什么?月雅姐她,她不是那样的人......”

“是不是你自己查一查就知道,白振业没有许家的帮助能有今天的地位?你觉得白月雅不世俗,有气质!她是仙子我是俗人,可是那是用钱堆起来的,是我外公留下的,本来属于我的。”

许羡不喜欢和外人说自己的事情,单明非这样一个打手真的是太给白月雅加分了,她需要剪断这个爪牙。

不就是演戏么?白月雅会,她也会!

许羡眼中带出了眼泪:“我昨天回去要我外公留给我的遗物,是你的月雅姐姐教唆白振业打的我,你觉得我不恨她!”

单明非被许羡眼中的泪水吓到了,他似乎被烫伤一般松开手,后退了几步:“你说谎!”

“这些事你去查查就知道了,我会说谎?”许羡苦笑跌坐在沙发上,语气带出了无比的苦涩:“单明非,算我求你给我留点尊严。我不想人看到我这副模样,你走吧,微博我会删掉的。”

说着她哽咽起来:“我就是想逼着白振业把我外公的东西还给我,我没有伤害你们的意思。”

如果一个人总是一副坚强刻薄的样子,那她的眼泪格外的值钱。

单明非觉得,许羡的眼泪比起白月雅还要烫人。

他忍不住后退几步,被人拦住了。单明非回头,看到脸色铁青的谢临渊和苦笑的单明寒。

“哥!”单明非喃喃道。谢临渊把他扔给单明寒,走到许羡身边扶起她。从上到下打量许羡才转过身,没有和单明非说话而是直接面对单明寒:“你什么时候送走他?”

单明寒苦笑,知道这件事是不能善了。谢临渊最讨厌领地被侵占,偏偏单明非这样大咧咧的过来。

“明天!”单明寒保证。

 

 

第十五章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离开谢临渊的住所,单明非都是迷糊的。他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忍不住问:“哥哥,许羡说的是真的么?”

单明寒刚才看着自己的眼神明显是带着失望的。

“明非,有些事你要自己用心去看。不能谁告诉你什么你都怀疑,不是谁的话都毫无条件的相信。”单明寒语调平缓,可是里面的失望却被单明非轻易的捕捉到了。

单明非眼神一亮:“你说的是许羡是骗我的?”

单明寒没有说话,转头看着单明非:“有些事你要去调查,不要所以然,不要人云亦云。也不要轻易给人下了定论。”

单明非不懂了,他坐上车突然想到之前白月雅的咒骂,心中更是泛起了恐惧。

自己一直以为的难道真的是错的。

单明寒却是知道,这件事要想善了给许羡的好处不能少!本来有回转余地的一件事,却被——

他看向自己的弟弟,终究是自己的弟弟,他不忍心太过责备。而单明非却突然想到许羡眼中的泪,他默默的看着自己的手不再言语。

单明非一走,许羡眼泪马上消失不见,她小心翼翼的看着谢临渊,只觉得这个男人脸色难看的厉害。

谢临渊看着坐的直直的,一副乖巧可爱的许羡,定了定自己的心神:“衣服上有药味,去换掉!”

许羡看着自己早上刚刚换好的衣服,哪有药味。不过金主开口她乖巧的应了下来:“好!”

一身新衣裳就这样扔进了垃圾桶,许羡看着衣服陷入了沉思,不是因为被单明非抓过才让谢临渊不高兴的吧!

这是吃醋了还是吃醋了?

许羡弯起眼睛,虽然知道谢临渊是讨厌别人打破自己的领地,可是她就是高兴。

能被谢临渊惦念也是一种本事呢!

谢临渊一直在等许羡,等到她出来给许羡一张单子。

“这是白振业答应还你的东西。”看出了许羡的惊讶,谢临渊耐心的解释。

许羡没有想到白振业这么快就答应了,可是她也知道白振业就算是答应也不会这样贴心的列出一个单子,必然是因为谢临渊。

“谢谢!”许羡真心道谢,她接过单子扫了一眼,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谢临渊早就看过上面的内容,对许羡的变脸毫不奇怪。

“缺什么?”谢临渊问。

“很多。”许羡放在单子,捏了捏鼻梁:“我就知道他不会这样痛快答应我,那一家人贪得无厌,到手的东西吐出来太为难他们了。”

刚说完就想到她的话直接的打击到了白月雅,聪明的闭上了嘴。

“还有什么?”就在许羡以为谢临渊不会问的时候,谢临渊开口了。没有反驳她的话,也没有任何的指责。

看到谢临渊没有为自己的白月光辩驳,许羡胆子大了起来:“股份先不说,两块地皮和一些古董,珠宝首饰之类的,白月雅戴着的许多珠宝都是我外公留下来的。”

许家也算是百年富商,比不上谢家却也一直没有衰落下去,东西自然不少。

只可惜——

许羡也知道让白振业一次突出这么多不容易,可是只拿了一些不值钱的打发她,当她是乞丐么?

谢临渊点头表示知道,他站起身:“我去上班了,晚上回来吃饭。”

“好!”

许羡送谢临渊出门,转身就把谢临渊忘在了脑后。直接把视频发给萧蔷,让她发到网上去。

白振业,你注定我不敢动你是么?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胆大包天。

白月雅真的没有想到许羡会这样步步紧逼,第二天一早白振业刚把清单交给谢临渊没有多久,她就在网上看到了许羡手中的视频。

她还打算找个机会让谢临渊把视频要过来,没有想到许羡直接发了出去。

昨夜手机在许羡的衣兜,虽然有些地方录的不清楚,可是该录的都录了。许羡这次甚至没有任何剪辑,直接就发了出去。

她讽刺苏曼是小三,她问白振业要外公的东西。

视频没有丝毫遮掩,里面的人是是谁,叫什么名字,前因后果清清楚楚。唯一没有的就是谢临渊出现的那段。

本来因为单明非的绯闻而备受关注的白月雅,再一次的受到了瞩目。甚至比当红的明星关注度还要高。

这可是真实上演的豪门恩怨,比那些八点档都好看多了。

除了白月雅的铁粉,有些人开始动摇了。视频中许羡多惨啊,被打成那样没有还手,只是要自己外公的东西。

而白振业呢?

因为镜头离着白振业很近,大家都能轻易的看到白振业那阴冷的气息,那恐惧的想要杀掉许羡的模样。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许羡轻易就得到了大部分人的同情。

没有多久她就接到了白振业的电话:“许羡你到底要做什么。”

“地皮股份我不要,其他的都给我还回来。要不我不介意把当年的事情说清楚。”许羡摸着自己的脖子:“白振业你想清楚,白月雅在国内的发展要个好名声,你的公司也需要好的声誉,可是我不用,我有谢临渊做靠山。就算‘RE’倒了,我照样活得很好。”

“许羡你真的是恶毒。”

“彼此彼此,你好好想想吧!再思考下去我就要去警局了,一个故意伤害罪你是跑不掉的。”许羡冷笑。

威胁,谁怕谁。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许羡一向都如此。

白振业恨恨的挂了电话,而他刚挂了许羡的电话,就接到秘书的报告,谢家有关的合作不论是已经开始的还是没有开始的,都停止了。

白振业这才发现,昨夜谢临渊说的话,并不是说说而已。

他连忙打电话给了白月雅,想让她想想办法:“女儿啊,你说谢临渊又不喜欢许羡,为什么这样帮她。”

“他是帮着自己。”白月雅也反应过来了:“爸,许羡是谢临渊的人大家心知肚明,你打了许羡就是打了谢临渊,他自然不能容你。”

 

 

第十六章她一步一步从地狱爬出来

白振业在白月雅的提醒下也明白过来,他依仗着白月雅和谢临渊的关系是有些肆无忌惮了,他一直觉得那许羡不过是谢临渊饲养的一个玩物,他还能因为一个玩物和自己翻脸?

自己可以他日后的老丈人,老泰山。

可是他忘记了那不是其他人,而是谢临渊。是白家要巴结的对象。

“你都回来了,按道理他也要把许羡这个爬床的贱-货打发掉,他怎么一点动作也没有?”白振业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女儿,在他眼中他女儿只有一个白月雅,许羡不过是许家留下的孽种。

“当年我为了出名不顾一切的出国,是我不对。”白月雅缓缓道,“五年的时间能发生的改变太多,我太自负了。”

那时谢临渊身边没有其他女人,只有她与众不同。当初就算知道许羡爬床,她也没有多想,毕竟许羡和自己差太多。

偏偏——

“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谢家现在还落井下石,怎么办?”白振业头大,早知道他就不打许羡,起码不让谢临渊知道:“还有那些东西,难道真的这样便宜了这个贱种?”

他丝毫不觉得抢了许羡的东西有什么不对,反而许羡现在想抢回去就是大逆不道。

“爸,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我会想办法。”白月雅冷笑。挂了电话白月雅收拾收拾出了白家的门。

白月雅什么动作许羡自然不知道,她现在就处在一个养老的阶段。谢临渊不允许她出门,她要做的就是洗衣服做家务,做饭然后等着谢临渊回来。

莫名的,有一种家庭主妇的既视感。

许羡心中给自己点赞,果然自己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还没有等谢临渊回来,许羡接到了白月雅的电话。

“中心广场!”白月雅发号施令,“半个小时候后见。”

许羡看了一眼手机,确实是白月雅的号!也确实是白月雅的声音。要不然她还以为自己还有一个女金主呢!

这白月雅好大的脸!

许羡毫不犹豫挂断了电话,继续手边没有完成的家务。不过一分钟白月雅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她的声音带着气急败坏:“许羡你做什么?你竟然挂我电话?”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她只想打死白月雅。

白月雅不停的告诉自己要沉住气:“你不想要你外公留下的东西了?想要就过来,过时不候。”

“白月雅,你搞明白现在是你白家求着我!”许羡坐在沙发上,对着月光看着自己修整整齐的指甲,漫不经心的态度让人恨不得打她一巴掌。

“你让我不高兴,我还有更多的消息发出去。我想很多人都会感兴趣当年的事情,例如,我妈妈的死。”许羡吹了吹指甲,眼中狠厉乍然出现。

她等了五年,就是要亲手复仇。

她一步一步从地狱中爬上来,就是要把这些人永不超生。

“明天上午十一点,我们在‘RE’对面的咖啡厅见。”许羡改了时间。

“好!只有我们两个人。”白月雅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

谢临渊打开门就闻到空气中饭菜的香气,听到门声许羡像一只燕子飞到了他身旁,接过谢临渊的外套,帮着他解开领带,拿过拖鞋给他换上。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就差跪在地上喊“欢迎回家”了。

谢临渊眉眼中带上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今天怎么这样贤惠?”

“难道我平时就不贤惠么?”许羡撒娇般控诉。她很多时候下班比谢临渊还晚,除了暖床很多事情不能做,今天自然要好好补偿。

谢临渊坐在沙发上看着许羡进了厨房,拿起一旁自己常看的书。

等许羡端着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眼前这一幕:谢临渊一只手拿着书籍,另一只手划过书页,那手指修长白皙,划过书页的时候明明是正经的不能更正经的动作,在许羡眼中却多了几分的情欲。

似乎那手指划过的是自己的身体,莫名的让她有些口干舌燥。

“吃,吃饭了。”许羡把饭菜都盛好。

桌上三菜一汤,菜色是两荤一素,色香味俱全让人胃口大开。

谢临渊在她对面坐下,许羡给他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尝尝!”谢临渊很给面子吃掉:“不错。”

“喜欢就多吃点。”许羡眼睛一亮,谢临渊很给力的吃了不少。

许羡收拾碗筷换了一身足够风情的睡衣,在谢临渊洗澡的时候偷偷溜进了浴室。她看着水流下完美的身体,擦了擦嘴边的口水。

谢临渊的身材是在东方人中十分难得,比起电视上的欧美男模都不逞多让,黄金比例的倒三角,八块腹肌总是让她忍不住想伸手摸一摸。

穿上衣服就是禁欲系的商业精英,至于脱了衣服——

嘿嘿!许羡凑上前。

脱了衣服就是她的人了。要是谢临渊不是这副模样,她当年无论如何都无法说服自己爬上对方的床。

“谢先生......”甜腻的声音妖娆的身体,许羡整个人像是一条美女蛇缠住了谢临渊。胸前的柔软直接贴在了谢临渊的后背,带出了阵阵酥麻。

“我来帮先生服务。”许羡两只手不安分的滑动,落在了谢临渊的身下。

五年了,她看不清谢临渊,可是却无比清楚谢临渊的身体。果然谢临渊身子一顿,许羡马上感觉到手中的东西渐渐变大。

“让我来帮你。”许羡的气息吹在谢临渊的耳边。

“小妖精。”谢临渊声音低沉,带上了轻微的喘息声。

“是属于谢先生的妖精。”许羡娇笑,一个好的情人自然是要时刻都注意金主的情欲。当然,一个好的情人,也会在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下一刻她的娇笑尽数停在了唇边,落入了谢临渊的口中。

身体相交,唇齿相贴。

“我们去床上......”许羡喘息道。谢临渊却突然推开她:“你出去。”

“谢先生?”许羡诧异极了。

 

总裁的头号小鲜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总裁的头号小鲜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总裁的头号小鲜妻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