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2019-08-05 17:36:25作者:默念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是一部很好看的言情小说,I提供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小说免费全文,小说的主角是姜言承白洛晴。在姜言承的眼中,白洛晴堪比蝼蚁。他恨她,折磨她。他说,这一切都是她的报应。直到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差点葬送了她的性命。他才发现早已爱她深入骨髓“洛晴,我错了,求你回来好吗?”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免费阅读&第15章在线试读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第十五章

“不,言承你听我解释,”白洛雨脸上再次挂上柔弱凄楚的表情:“我只是太爱你才会那么做的。”她必须为自己争取进姜家的机会!

爱他?之前他只认为是白洛晴拆散了他们,现在想想,那时候白洛雨从来没说过要跟他在一起,姜言承冷着脸看她:“但跟我结婚的是白洛晴。”

“她已经死了啊!”白洛雨失控的叫起来:“你不是一直爱着我吗?她死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看着这样的白洛雨,姜言承只觉得升腾起厌恶,之前对白洛晴都从来没有过的厌恶,这时他才终于看清自己的心,里面早就悄悄装进了白洛晴。

于是他上去捏住白洛雨的手腕,低吼道“是你害死了她!”

感受到他的愤怒,白洛雨愣了片刻,低头掉下眼泪,楚楚可怜的模样:“言承,我都是为了你啊,你怎么能怪我。”她在赌,赌姜言承不会为了白洛晴这样一个他讨厌的人而怪她。

“为了我?是为了姜太太的位置吧!”姜言承嫌恶的看她一眼。再迟钝他也感觉到了,白洛雨对他根本没有感情,不然在他跟白洛晴结婚之前,就会跟他在一起。

被一下戳破,白洛雨再撑不住装出来的表情,她赌输了

“是,我是为了姜太太的位置,但我们各取所需不是很好吗?我进了姜家,你有个你喜欢的妻子。”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让你进姜家,”姜言承冷冷看着她,声音沉下去:“我不会跟洛晴分开。”

为什么白洛晴死了,她都还进不了姜家!既然姜言承不会跟她结婚,那她也没什么好隐藏的了,白洛雨突然低低的笑起来:“呵呵,是结婚了这么久,生出感情了么?”

他看着姜言承,一字一顿:“但是,她已经死了!”她不理会姜言承喷火的目光,泄愤般的的说着:“她当时还跟你求救了,你不是也没救吗?我们两个人,都是凶手!”

想到那天的求救声,姜言承心抽痛了一下,他用力捏住白洛雨的手腕,声音气愤又悲痛:“是你说里面没人的!”

白洛雨神色疯狂的看着他,笑意扩大:“我撒过很多谎,车祸是我伪造的,要自杀也是假的,白洛晴也从来没有伤害过我,她一直把我当她的好姐姐,是我一直在挑拨你和她的关系,只能怪你为什么要相信我!”

反正白洛晴都死了,现在说出来让姜言承痛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姜言承果然神色痛苦起来,原来他误会了白洛晴那么久,而她一直承受着他的误解,在努力维持着他们的婚姻,自己却连一个柔和的眼神都没给过她,白洛晴,这个名字在他心里越来越深刻。

他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喃喃自语:“是啊,我为什么要相信白洛雨,对不起,洛晴。”这大概是他回姜氏之后,第一次说出道歉的话。

说完他不再管白洛雨,回了别墅。

到家之后他把自己关进了白洛晴的房间,他好像之前还在房间看到了她的随笔。

姜言承过去打开她的笔记本,里面记录的全是他的一些小习惯

“言承早餐一般吃西式的,很爱花生酱吐司,还有牛奶和麦片。”

结婚后每天早上都会有丰盛的早餐在桌子上,只不过,他从来没吃过。他忍住鼻头的酸涩,想,白洛晴,你回来,我一定会每天吃你做的早餐。

“言承喜欢喝现磨咖啡提神,因为他晚睡。”难怪每天晚上都会有佣人送一杯咖啡进来。

“言承怕安静,没有声音时着要放音乐或者电视。”难怪每次他回的晚时家里的电视都在放。

“言承20号过生日,他喜欢深色的蛋糕,明天买食材。”那天他把蛋糕扔进了垃圾桶,原来是她亲手做的,他总是让她伤心。

“言承不爱关窗,容易吹感冒。”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第十六章

姜言承合上本子放在怀里,甜蜜又难过,里面一点一滴记录的,全是她对他的爱,可是他知道的太晚了,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这样全心的爱着他。

他在别墅里待了三天,抱着那本笔记和白洛晴的骨灰,佣人不敢劝她,只在背后小声议论

“少夫人真是可惜啊。”

“唉,是啊,少夫人在的时候姜总一直对她不好,现在她也看不到了。”

“之前少夫人在他们纪念日的时候还亲自把别墅布置了一下,从早上忙到下午,姜总回来看都没看一眼。”

姜言承愣愣的抱着骨灰盒,纪念日?他想起来那天进门白洛晴激动又期待的看着他,他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就回了自己房里。

以后每年纪念日,我都陪你过好不好?白洛晴,只要你回来。

他意识到自己在疯狂的想她。

想她一早忙碌在厨房给他准备早餐,想她每晚偷偷给他磨咖啡

想她在他回家晚的时候开着电视等他。

其实她早就渗入他生活点点滴滴,只不过他一直没察觉。

脸颊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姜言承伸手去碰,触到满手的泪,

他居然哭了?要是白洛晴在一定会心疼又好笑的说他:“大男人还哭,丢不丢脸?”

心里有个声音在喊,来笑话我啊,白洛晴!

他胡乱的摸了一把脸,点燃一支烟,他平时很少抽烟,但是这几天,他抽的烟蒂已经堆满了烟缸。

他想起他们结婚的那天她也是那样期待又激动地看着他,而他说,他喜欢的是她姐姐,他不用想也能知道她低下头掩藏的伤心失落。

然而那只是开始,后来她还有很多次那样期待又激动的看着他,她说想跟他一起参加宴会,他说,他找了别人一起。

晚上回家时她说我做了菜我们一起吃,他说,我不吃。

第一次她开着电视等他,他过去按掉,说,太吵。

后来她的眼神里不再有期待,有的只是浓浓的悲伤。

她姐姐的那场车祸,她哭着说不是她做的,他说,白洛晴,你怎么这么恶毒。

后来她姐姐再有什么事,第一个指责她的肯定是她,他总是说,你怎么那么恶毒。

其实恶毒的是他才对,他以前就是个混蛋,一次次让她伤心失望,要是可以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那么对她。

那个用了全部心力在爱她的傻姑娘,应该被他好好呵护才对,白洛晴,以后我会对你好的,绝对不再对你说一句重话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他终于明白,他是爱白洛晴的,可是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呢,一定要等他失去她之后才让他看清。

他疯了一样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收在一起,不让任何人碰。他守着那些东西,和微不足道的回忆,后知后觉的陷入失去白洛晴的悲伤里。

他从来没想过他会失去他,也不知道,原来失去,是件这么痛苦的事。

明明那个人的气息都还在,可是你再也见不到她了,还有那双时常充满哀伤看着他的眼睛,要是她活着,他想让她笑。

终有一天管家看不下去,小心的来劝他:“姜总,少夫人已经去了,您该振作点,她也不想看到您这样。”

姜言承从一屋子物品中迈出来,下巴上一圈乌青的胡渣,像变了一个人,声音也哑的厉害:“你说,她希望我怎么样?”

管家噎了一下,斟酌的回道:“少夫人是最不想看您难受的,您要是实在放不下,就查查少夫人是怎么出的意外,也好告慰她。”

姜言承眼眸狭长的眯起来,泛了点危险的光,他怎么忘了,是白洛雨把她害成这样的!

“让司机去开车。”他暗哑的声音带了几分冷冽。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第十七章

管家连连点头,转身擦了擦额头的汗,轻轻叹了口气。

他在车上收到助理回的邮件,那天仓库里的监控录像,处理的更清晰了些,他看着白洛晴被白洛雨拖过去,一直在挣扎着,脸上都是惊慌无助,她是想活着的啊!姜言承狠狠捶了下车窗,无比愤怒。

白洛雨很快被找到,姜言承冷着一张脸看她,保镖自觉将白洛雨制住。

“你要干什么?”白洛雨一脸惊恐的问,姜言承从来没有这样对过她。

“让你把欠白洛晴的,都还回来。”姜言承说。

白洛雨拼命挣扎着,她能从姜言承身上,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你不是言承,他不会这样对我的。”

“之前是我瞎了眼!”姜言承冷冷打断她。他当然不是之前那个他了,被白洛雨骗得团团转,辜负了白洛晴:“带走。”他没有任何起伏吩咐保镖。

白洛雨被带到了一个仓库,保镖拿绳子捆住她时,她彻底慌了:“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言承!”

“打。”姜言承看也不看她,对保镖下命令。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白洛雨脸上,不一会儿,她的那半张脸就高高的肿起来。

她刚要哭喊,连嘴都被堵上,绳子绑的很紧,她稍稍动一下就疼得厉害。

姜言承搬了个椅子坐在能看到她的地方,长腿叠起来,只给了保镖一个眼神,汽油就搬了过来,淋在白洛雨周围,味道浓重的散在空气里。

白洛雨“呜呜”的叫出声,姜言承并不理会她,只对保镖说了一个字:“烧!”

保镖拿开堵在白洛雨嘴里的东西,没有任何犹豫的把火点起来。

白洛雨动不了,火光很快呛得她咳嗽起来:“咳咳,救我,言承,快放了我,求你。”

姜言承在火光外盯着她的挣扎,语气暴戾的传过去:“这就怕了?你把你妹妹困在火里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也会怕!”

就是她害的白洛晴丧生火海,甚至连都挽救的机会都不给他!

“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吧。咳咳。”白洛雨柔声哀求着,火已经烧到了她的衣角,求生的本能让她顺从的认错,手却握紧,白洛晴,死了还要给我惹麻烦!

姜言承根本没打算放了她,只是看着火势大起来,冷声说:“今天就让你经历一遍,白洛晴之前的绝望恐惧!”想到那天的场景,他的心揪起来,白洛雨就该给她偿命!

不断有易燃物扔进去,白洛雨的衣服“兹”一声燃起来,皮肤被烤的刺痛,她一边扭动一边哭:“我真的错了,咳,我不该那样对洛晴,咳咳,放过我,在烧下去我会死的。”

“哼,再烧!”姜言承轻哼一声,丝毫不被她的认错打动。

白洛雨的头发也燃起来,她拼命躲着袭来的烈火,脸上的泪都很快被蒸干,全身阵阵灼痛,她轻轻闭上眼,不想死在这里啊。

就在她的皮肤都被火光舔舐的起皮时,“哗啦”一桶凉水泼下来,火暗了下来,接着又是好几桶水,白洛雨被淋了个透彻,不过周围的火总算灭了。

她微微松了口气,烧伤的皮肤被凉水一淋,说不出的难受,但总归不用被烧了。

“别以为是放过你,只是要留着你的命,继续折磨。”姜言承面无表情的看她。就这样死,太便宜她了,她害的白洛晴那么惨。

白洛雨愣在原地,这只是开始吗?还要怎么折磨她?她看着姜言承迈步离开,只留了保镖守在这里。

她就那样像个破旧物品一样被扔在那里,烧的有些破的衣服湿透,天气很冷,不久她冻得牙齿打颤,她忍着寒意,觉得这样的折磨真是残忍。

回去的路上姜言承打电话吩咐保镖:“看好她,要是衣服干了,就继续烧,我不说放人,不准放走。”

 

第18章开始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第十八章

他到别墅的第一件事就是抱紧了白洛晴的骨灰盒,叹息般的说:“我为你惩罚了白洛雨,你开心吗?你想不想亲眼去看?”他说到这里又停了下来,他怎么忘了,她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气恼的踢了一脚茶几,为什么!他无数次的想问,为什么偏偏死的是白洛晴,为什么那天自己没再坚持一下进去救她,为什么要让他,失去她!

白洛晴,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他在别墅的这段时间,佣人不敢再跟他说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他都很容易发火。

就算只是问一句他要吃什么,都惹得他把手边的东西砸过来,怒喝一句:“说了多少次,我不吃!滚!”白洛晴什么都吃不了了,他为什么还要吃!

管家给他递咖啡,也被他泼了一身,吼:“我不喝咖啡!”从今以后,只要不是白洛晴磨的咖啡,他都不喝。

于是他们想把别墅装点一下,让他换换心情,不要沉浸在痛苦里,只刚刚弄了下电视,又被他一把拆掉:“谁让你们搞这些!”

他记得,白洛晴不喜欢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

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变得越来越暴躁了。

有时候没有任何理由,他也会不顾一切砸东西,砸掉所有他看到的东西,他愤怒的是,他再也见不到白洛晴了,还有,他为什么没能救她,他总是听见白洛晴那天在火场的轻微呼救,一声一声,刀子一般扎进他心里。

只要闭上眼睛就全是她,低下头怯怯看他的白洛晴,困得不行都在打瞌睡了,还在沙发上开着电视等着他的白洛晴。

她的眼底布满哀伤,就像是要诉说什么似得。他想看见她的笑,可脑海中除了她那悲戚的脸庞,就没有多余有关她的东西了。

白洛晴,你连一个笑都没有留给我,怎么就离开我了?

他不吃东西,开始频繁的喝酒,喝的烂醉之后,就能梦到白洛晴,梦里她笑着对他伸出手说:“言承,我带你走。”

他刚要拉住她,场景就突然变换,她含着泪问他:“言承,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啊,傻瓜,他张张嘴想说话,四周又燃起大火,她在大火中绝望的闪躲挣扎,朝他呼救,他去拉她,只碰到一片虚无,他始终救不了她,哪怕在梦里。

接着就是白洛晴面目焦黑的扑过来掐他的脖子,声音可怖:“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我!”

他从梦中惊醒,心痛的无法呼吸,伸手拭了拭眼角,有一滴泪。就算是噩梦,也不要让他这么快醒来啊。

他再闭上眼,陡然间没了意识。

醒来是在医院,他呆呆的看着洁白的天花板,他想,为什么要这么清明的醒来,让他一直癫狂下去也行啊,没有白洛晴的日子,多难熬。

一旁的管家看他醒了,连忙过来,还没说话就在抹眼泪:“少爷,您可算醒了,医生说您太久不吃东西,低血糖了,需要住两天院,您再怎么难受,也要注意身体啊。”

他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出去吧。”他不想见任何人。

管家叹着气出去了。

他就这样呆呆的躺着,护士什么时候进来换的药也不记得,换完药,他想起什么似的,扯掉了针头,下来想往外面走,一阵眩晕又跌了回去。

他只好乖乖躺着,又一个换药时间,护士见他拔掉了针头,嘟囔着又给他重新扎,针刺进皮肉,他已经麻木,反正都比不过心上的痛。

老老实实吊了一天针,他握了握拳,感觉力气回来了一点,再次拔掉针,起身往外走,这次恢复的好了,没有摔回去。

他是回去拿白洛晴的骨灰盒,然后让司机开车去了关白洛雨的仓库。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52nong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爱农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我爱农信文学网公众号